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返回列表
»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混混異界奇遇記 作者:高樓大廈 (連載中)

複製鏈接
line
avatar
122789 98 7
正文 第一章 干掉了教皇

    “醒了﹗快看他醒了﹗”“這人命還真大……”“是啊是啊……從天上摔下來都沒死,命……”“﹗_#¥%……─”
    俺昏昏沉沉的睜開眼睛,看著眼前眼前這些身穿粗衣粗布奇裝異服的人,心裡一個勁的奇怪︰‘這些家伙是誰啊?老子怎么會在這裡?’想到這裡俺本能的想坐起來,誰成想“哎喲﹗”咱的小腰提出了嚴重的抗議,一陣鑽心的疼痛讓咱這剛坐起一點的人又倒在了床上。
    “你醒了?別亂動,你傷的可不輕,要多休息。來先吃點稀飯填填肚子,你已經昏迷了一星期了。”一個看樣子十八九歲,頭扎兩個麻花辨,身穿花布棉襖,模樣俊俏的小妞端著一碗熱氣騰騰的稀飯來到咱面前。
    靚妞阿﹗模樣可以跟前段時間網路上那個‘神仙姐姐’有一拼。小妞拿著勺子舀了一勺稀飯在嘴邊吹著,樣子別提多迷人了。咱的小弟弟……哎喲﹗疼啊﹗
    俺的小弟弟剛想有點反映,突然那裡也傳來一陣疼痛,這地方可不比別的地方,咱的臉都給疼綠了。‘不會是把這裡也摔壞了吧?俺以後還靠這裡吃飯呢。’
    “別著急,稀飯要吹涼了才能給你喝,你看看急得臉都綠了。”靚妞看到咱臉色變綠還以為咱是急得,趕忙對咱勸解著。身后那幫大叔大嬸也紛紛點頭稱是,一個個臉上都樸實的不能再樸實了。
    “來……涼了,嘗一口吧。”靚妞吹了半天后把勺子遞到了咱嘴邊。
    俺乖巧的張開嘴巴享受著美人的伺候。只可惜這樣的福祉沒有兩秒鐘就結束了。“噗~~~~”稀飯剛到咱嘴裡,就發出一股腥臭的味道。對于咱這個在城市吃慣了大魚大肉的小混混來說,這東西無異于毒藥。俺噴出那口所謂的稀飯立馬暈了過去。
    “他怎么又暈了?不會是稀飯還熱吧?”“哎﹗可憐啊……剛醒來又暈了,會不會是回光返照阿?”眾人看到咱再次昏迷七嘴八舌的議論了起來,靚妞更是為自己沒有吹涼稀飯傷心的哭了起來。
    那哭聲讓咱這假裝昏迷的人幾次想睜開眼睛安慰她,可是咱一想不行啊﹗醒了還要喝那難喝的東西,而且如果再吐出來,估計這些人就要問咱為什麼蹧蹋糧食了,看看他們那比咱小腿還要粗壯的胳膊,還是暫時裝暈的好,順便也讓咱仔細回憶一下咱怎么會到這裡來。
    奧﹗俺想起來了﹗我是被個老頭給炸暈的﹗
    那天晚上,俺在外面跟人打群架,一不留神把刀子捅進了別人的肚子裡。雖然咱打架無數,可是殺人這玩意咱還是第一次接觸,看著眼前的人帶著扭曲的表情倒在了地上,嚇得我一松匕首轉身就逃,什麼都顧不上了。
    俺騎上機車一口氣跑回自己那間在郊區曠野上的平瓦房,然後用兩把大鎖將房門反鎖了起來,背靠著房門大口大口得喘著粗氣。
    就在俺驚魂未定的時候,轟隆一聲俺的平瓦房上開了一洞。房子裡立刻帶起了一陣灰塵。
    “咳……咳……。”我一邊用手在鼻子附近不停的搖著,一邊小心翼翼的來到了掉落物體的地方一看。
    我日﹗這年頭天上有掉下流星的,也有掉下飛機的,更有掉下太空梭的。我這回碰上的更絕﹗天上掉下個人來﹗可惜掉下的不是什麼林妹妹,而是一個身穿金袍,頭戴金冠手上帶著貓眼大小珍珠戒指的西方老頭。
    老頭躺在地上出氣多進氣少,身上更是到處是傷口,鮮血跟小溪似的不停的流著。一看就知道快要掛掉了的樣子。
    我真~~~我~~﹗今天我是走了什麼運,先是一個人被我失手給干掉了,剛逃離現場。老天就給咱又送來一個塊翹辮子的老頭,而且還扔在我家裡。這下我就是渾身長滿了嘴巴,看來也說不清楚了。
    “小……小伙子……”老頭蠕動著嘴唇說著生硬的漢語,那只帶著大珍珠戒指的手顫抖著向我伸來。
    小伙子?小你個頭﹗我今天失手殺人,跑路本就成為必然的事情了,你個老頭還來給我添亂﹗看我不……。俺越想越氣,抬起腳就要踩老頭那張老臉。
    月光透過屋頂的洞照射在老頭的戒指上,一陣亮光閃起讓咱停止了  人的慾望。
    對阿﹗這年頭跑路是要路費的﹗就這個戒指怎么也能值個不少錢吧?想到這裡俺一把拽起老頭的手,使勁的往下擼那個戒指。
    “你……你……你……”老頭被咱突如其來的舉動給氣呆了,你了半天之后終于說道︰“大膽,我乃教皇﹗上帝在人間的……”
    “上帝?你要是上帝的什麼?能摔成這個鳥樣?看起來上帝也不怎么樣嘛~”俺正為擼不下戒指著急,聽到老頭胡言亂語煩躁的諷刺了他幾句。再說了,咱可是拜關二哥的,關你上帝鳥事。
    “你~……”
    媽的﹗看來這個戒指是擼不下來了,不如直接把這個手指頭切下來算了﹗俺轉身從桌子上拿起了平時只用來裝飾用的菜刀。
    “你……﹗我乃教皇﹗怎么受此侮辱﹗”老頭看著咱舉起了那明晃晃的菜刀準備把他手當豬蹄子剁下來憤怒的喊了起來,那張本來就滿臉捐血的老臉此時更是紅的發紫。
    看來這老頭腦袋有點毛病,口口聲聲吆喝自己是教皇。他也不想想人家教皇同學不舒舒服服的躲在梵諦岡摟著小妞睡覺,會沒事玩什麼空中飛人?而且還玩到自己離著見上帝不遠的地步?
    “啊~~﹗”老頭的一聲慘叫,他那帶著大珍珠戒指的手指硬是被我給剁了下來,鮮血頓時噴了咱一臉。
    既然戒指得到了,老頭也就沒什麼用處了。我隨手把老頭的胳膊一扔,再次使勁的擼起了戒指。
    噗﹗戒指沒被我給擼下來,那個大珍珠到是由於承受不住力量從戒指上彈了出來。彈出的珍珠飛上了空中,在月光的照射下散發出無比柔和的光芒。
    “哇~~”看到如此的景象我情不自禁的張大嘴巴贊嘆道。
    飛在空中的珍珠忽然之間彷彿有了靈性,沒有按照物體的自由落體定律向下墜落,而是突然一個沖刺飛進了我那張開的嘴巴中。
    “嗯~~”珍珠鑽到我嘴裡的時候正是我咽唾沫的時候,一下子。這顆我剛得到的珍珠就這么被咱吞了下去當作美容護膚品了。
    “你居然……你居然把聖珠……不可饒恕﹗”老頭髮瘋的喊著,整個身體猶如吹氣球般漲了起來。
    我看著老頭的表情,心裡多少有些發虛的問道︰“什麼生豬?”
    “跟我一起見上帝吧﹗”老頭說完這話整個身體漲到了極限,此時我的肚子也發出一陣強烈的白光,黑暗的小屋一下子如同白晝一般。
    轟隆﹗一聲巨響,我的眼前一陣紅光過后,就徹底的暈了過去。
    回想到這裡,俺終于意識到了一個問題。‘我不會是像網路小說裡的主角一樣,來到了落后得異世界吧?’

正文 第二章 上門女婿?
    事情果然跟我想的一樣,當我再次假裝醒來強忍著嘔吐吃完了那碗稀飯之后,問清楚了自己所在的地方。
    這是一塊叫做瑪特蘭雅的大陸,在這塊超級龐大的大陸,住著玄幻小說裡才有的半獸人、精靈人、還有什麼魔人、海洋人之類的。人類只不過是這個大陸上的一個種族而已。大陸上三天兩頭出現各樣征戰。在這個劍與魔法的時代,各種生物為了生存組成各樣的俑兵團、俑兵隊、賞金獵人工會。
    當聽說這裡是一個劍與魔法的時代,俺的精神立刻興奮了起來。劍與魔法啊﹗玄幻小說裡的主角們只要來到這個地方,沒有一個不牛比轟轟,個個都是魔法天才、武學天才。整個大陸的美女見到主角沒有不忘上朴的。
    可惜俺的熱情沒有持續上幾分鐘,就被給咱喂飯的小妞幾句話給打擊光了。據她所說我目前所在得地方叫做遺忘的山脈,之所以叫這個名字是因為這裡幾千平方公里到處都是高山森林,魔獸跟城裡路邊的大白菜一樣滿地跑。只是這些魔獸從來不出這片遺忘的山脈,也很少攻擊山脈裡的原著民。不過若是原著民四處亂竄,這些魔獸同樣也會毫不客氣的吃掉他。
    聽說當年有個狂人想把這塊山脈劃入自己的版圖,帶著強大的軍隊屠殺山林裡的魔獸,最後這個狂人跟他的軍隊全部成了魔獸們的食物。狂人的地盤也被其他國家給佔領了,此后遺忘的山脈除了偶爾有俑兵隊來這裡混混,已經很少有人進入這塊地方了。
    小妞這么一說不是明擺著告訴咱︰哼哼﹗小子,你給老娘乖乖的呆在這裡傳宗接代,出去鬼混想都別想。
    哎﹗看來這年頭並不是所有來到異大陸的人都能混出人樣的,比如咱﹗看情形只好當一輩子種田人了。
    不知道為什麼,自從我醒來以後,身體的復員速度快的幾乎可以說是嚇人。才七天的功夫,我身上斷掉的骨頭全部長好,傷口也完全愈合不說,更誇張的是咱身上居然沒留下一個傷疤,就連以前在街頭打架留下的老傷也完全消失不見了。
    正在我無聊的坐在床榻上看著門外時,給咱送飯的小妞愛絲莉_瑪特端著一盆水走了進來。“給你,傷既然都好了,就洗把臉吧﹗”愛絲莉說完之后紅著臉看了咱一眼轉身匆匆離開了房間。
    哎﹗說來也是,自從受傷倒現下我還真沒洗過臉。俺站起身來走到臉盆前面俯身一看。我靠﹗水中的影子真的是我?什麼時候我變得這么帥了?用帥到掉渣來形容我,也就只能形容出我容貌的二分之一吧?若是憑我這張小白臉回到自己的世界進軍影視界,想不紅都難﹗退一步來說,若是可以走出這片遺忘的山脈,進城做個小白臉被個富婆包養,我想也能過的十分舒服吧。
    “孟德,既然你身體復原了。那就要勞動,去﹗把那堆柴火用斧頭劈出來。”愛絲莉的父親經過我房間門口的時候一下子看到在yy的咱,立馬扯開他那大嗓門喊了起來。
    靠﹗俺才身體才剛復員兩天就讓我干活,你這老頭真把我當你們家長工啊?不就吃了你家幾頓難以下咽的破飯嗎?
    想歸想,活還是要干的。看著這堆小山般的木頭樁子俺就頭疼,用咱手裡這把鏽跡斑斑的純鐵斧頭要砍到哪年哪月才是個頭啊?幸虧老頭沒說砍不完不準吃飯之類的話語,要不咱還以為自己進了舊社會黃世人的家裡呢?
    我砍﹗轟隆﹗
    隨著我一斧頭砍下去,豎起的木頭被我一下劈成了兩半,手裡的斧頭也深深的劈入了地裡,發出一聲不小的聲音。
    “什麼聲音﹗?什麼聲音﹗?”剛轉到前院的老頭聽到咱製造出來的聲音,扛著鋤頭跑進了院子東張西望的喊了起來。周遭幾家鄰居也紛紛被聲響給吸引了過來,
    ‘我什麼時候有這么大力氣了?還是這斧頭是傳說中的神兵’我傻傻的看著手中這把長柄大斧頭一時間愣在了原地。
    “哇~~~~”“神力啊~﹗”眾人看清楚了事情的緣由之后紛紛發出贊嘆之聲,讓咱這從沒受到過表揚的小混混心理好一陣得意。
    哼哼,俺聽到這話一邊把砍到地裡的斧頭使勁的拽了出來,把斧頭抗在肩頭做出一付昂首挺胸的樣子,一邊yy著自己若是進了城市,就憑咱這猛男的身體那肯定可以讓不少美女拜倒在咱得石榴褲下。陽光從咱的側面照來又給咱平添了幾份威武之氣。
    眾人看到咱這么威猛,紛紛朝身邊咱目前的房東老頭投去羨慕得眼神。其中有不少人更是對老頭提前祝福了起來。“馬特好福氣啊﹗揀了一個這么好的上門女婿……”“是啊……是啊……”“恭喜你啊馬特”
    聽到眾人這么一說我才想起來,這裡是遺忘的山脈,就憑咱現下這鳥樣肯定是出不去了,什麼大俠,什麼泡城裡的美女還不是沒咱什麼事。哎﹗看來以後咱也就是個摟著老婆孩子熱炕頭的莊稼漢了。
    “我看﹗干脆今天就把曹孟德這小伙子娶了吧﹗”“對阿對阿﹗”“﹗_#¥%……7”
    聽到這些鄰居七嘴八舌的議論,我差點當場暈倒。這什麼跟什麼嘛?居然說要娶我~~,這些與世隔絕的莊稼漢還真不是普通的純樸,居然就詢問過一次咱是怎么到這裡來的。被咱一串謊話給蒙了過去才幾天的時間啊?這些家伙就打算娶咱這個大男人了。
    看著這些興奮的人們,俺還能說什麼?畢竟這個小妹妹模樣俊俏,而且這裡又是遺忘的山脈,若是逃婚估計咱也只能是給魔獸當一頓宵夜。
    結婚這個東西,對于咱這個地球上二十一世紀的社會青年來說,那根本就是天方夜譚。現下倒好,一轉眼的功夫我居然成了人家的上門女婿。
    瑪特大叔一人樂呵呵坐在家長位上,看來今晚老頭下巴脫臼是一定的了。簡陋的小院裡到處懸燈結彩,雞飛狗跳,狗撕貓咬。
    而我~~~此時正穿著霞衣,頭戴鳳冠,腦袋上蓋著大紅蓋頭,一付小女兒出嫁的模樣站在門外。哎﹗郁悶啊﹗誰讓咱是倒插門呢?

正文 第三章 村裡來人
    深夜,熱鬧的婚禮終于安靜了下來。我靜靜坐在新房的床上等待著小妞的到來。要不是為了今夜這激情時刻,估計現下我早就呼呼大睡過去了。
    吱嘎~~~~~~。
    年久失修的木門慢慢的被推開了,一陣熏天的酒味迎面撲來,就連我這個隔著一層紅蓋頭的人都差點被熏個跟頭。
    “嘿嘿……小伙兒~~,來﹗給大姐頭我笑一個……”愛絲莉穿著新郎的紅袍子,手裡提溜著一個陶瓷酒瓶子,掀開我那紅蓋頭,一付比我還流氓的樣子看著我。
    看著眼前這個醉妞,我終于知道了酒后亂性的可怕了。這個平時溫柔善良,端莊賢慧的小妞,喝了一點黃湯后居然變得比我那世界的太妹還要囂張。
    不過人醉了也有醉了的好處,我面帶微笑的站起身來,雙手輕輕的摟住對方的小細腰柔聲說道︰“老婆~~,笑一個有什麼意思?我知道更好玩的事情,不知道你想不想玩?”
    醉醺醺的小妞瞇縫著她那小醉眼盯了我半天說︰“嗯~~,好啊。”
    “那么,首先我們要……然後…………”我溫柔的行動著(﹗__##¥%………………─*,以下是少兒不宜節目,請未滿十八歲的朋友在家長的陪同下觀看,若是已經年滿十八歲未到二十歲的朋友,請不要一男一女單獨在一起同時觀看。觀看頻道請轉換到《阿裡不達年代祭》……。警察︰“掃黃﹗誰敢違反規定?”)
    翻雲覆雨一夜過后,我才發現自己的能力絕對比以前大了不知道多少。以前咱號稱xx種馬,人送外號一夜五次郎﹗現下……哼哼﹗咱已經達到一跑到天明的境界了。
    看著熟睡中的愛絲莉,已經床上的那些處女血。我的心裡也得到了極大的滿足。以前在地球上,咱也只能花錢叫雞,現下咱也可以……。
    清晨的村莊一般都是安靜的,可是今天﹗當我剛要準備補上晚上這一覺的時候,村莊裡突然熱鬧了起來,到處人聲嘈雜。不少少女還發出非常興奮的尖叫。
    好奇心的驅使下,我匆忙穿上老頭給我準備的粗布衣服跑向了尖叫的方向。
    到了現場一看,咱終于明白為什麼少女們會尖叫成這個鳥樣了,原來是村口又來了兩個滿身鮮血的男人,這兩個人身穿著跟村民們風格類似的衣服,只不過材料上要好上不少。而且兩人手裡都拿著一把血跡斑斑的寶劍,看來這兩個人應該是經過一陣殘酷的殺伐才來到這裡的。
    我還沒看清兩個男人長得什麼模樣,幾個少女已經七手八腳的將這兩個男人抬了起來,歡天喜地的向村裡唯一懂得治病布蘭克大叔家走去。
    布蘭克給兩人檢查了半天后抬起頭看著幾個表情緊張的少女說︰“這兩個男人身體非常強壯,應該沒有什麼生命危險,只是勞累過度加上飢餓難耐才會暈倒。
    “好啊﹗”女聲聽到布蘭克的回答,一個個興奮的尖叫著。一比三的男女比例也難怪讓這村莊的少女如此興奮的尖叫。
    這裡這么荒涼,怎么會有人冒著生命危險沖進這危險的遺忘山脈呢?在我們地球只有萬不得已跑路的時候才會去神農架。難道說眼前這兩個家伙在外面?我一邊想一邊趁著診所混亂來到兩人放物品的地方,翻開他們的包袱研究了起來。
    經過詳細的監測之后,我更加確定了自己的判斷是正確的。這兩個包袱裡面裝滿了各種花花綠綠的寶石跟翠綠色的金屬。雖然不能完全確認他們是這個世界的流通貨幣,但出門只帶這些玩意,那肯定不是一般的好東西。
    這兩個人會是搶劫犯還是殺人犯呢?看他們手中的寶劍應該是殺人犯的可能性比較大一些。我悄悄的把包袱弄回了原樣,離開了房間。
    這個小山村突然來了他們這么兩個能沖進遺忘山脈,實力怎么也不會太弱。要是等他們傷好了,恢復體力了。估計這個村就輪到他們說了算了。雖然這個村莊的死活跟我沒多大關係,可是畢竟目前咱暫時還要在這裡混。
    心裡打定主意以後,我趕忙跑回家裡叫起還在睡懶覺的嬌妻。
    “干什麼啊?再讓我睡會~~”愛絲莉被我推醒,睜開眼睛看了我一眼后再次把被子蒙在了頭上。
    哼哼﹗別說你賴被窩,當年老子在地球上混得時候,有段時間專門去那些賴賬的人那裡收賬﹗何況你賴個小被窩。“老婆~~~起來了,跟我去找前幾天你給我帶來的那種小白花。”我一把掀開了蓋住愛絲莉小妞的被窩。
    這以前去別人那裡收賬,都是掀別人的桌子。掀被窩咱這還真是第一次掀﹗這被窩一掀開,愛絲莉那婀娜的身形,白嫩的皮膚一下子呈現下了俺的眼前。
    血脈膨脹﹗血脈膨脹﹗像俺這樣自製力差的人,看到如此的情形。什麼跑路殺人犯,什麼要去找曼陀羅花,一下子被我給拋到了九霄雲外去了。
    “我來了﹗”一聲大叫,我整個人撲到了床上。床上的被子立刻蓋住了我們兩人。屋裡那張不知道用了多少年的老木床,再次發出吱嘎吱嘎的聲音。
    我坐在床上背靠著床頭看著天花板說︰“這次可以跟我去找那棵小白花了吧?”
    “單憑夫君吩咐……”愛絲莉愛絲莉乖巧的躺在我的懷裡,抬起頭來看著我說。
    “那還等什麼?還不快點……?”我趕忙從床上爬了起來穿起衣服催促著愛絲莉。
    我跟愛絲莉剛穿好衣服,就聽村莊裡響起了一陣嘈雜的聲音。中間還伴隨著大叔大嬸們的喊聲︰“打﹗打死你們這不識好歹、忘恩負義的東西﹗”“他們在這裡……”“大家快來啊﹗_#¥%……─*”
    嘈雜的聲音立刻勾起了我的好奇心,正在我剛想推開門看看發生了什麼事情的時候。房間那不結實的木門被人一腳給  開,兩個渾身沾滿血跡的男人沖了進來。
    “是你們?”我看清來人之后吃驚的問道。眼前這兩人就是那兩個暈倒的男人,沒想到這么一炮的時間,這兩個男人就這么生龍活虎了。
    這時候村裡的大叔大嬸紛紛拿著種地的鋤頭,擦地的拖把以及各種農活器具沖進了院子虎視眈眈的盯著這兩個男人。
    “不許動﹗我們手裡有人質﹗”兩個男人手拿寶劍背靠背站著,一個緊張的盯著我跟愛絲莉,一個盯著尾隨而來的兩百村民。

正文 第四章 招供
    人質?按照電視劇裡的劇情發展,這時候人質應該挺身而出,大喊什麼不要顧忌我之類的話。不過那只是電視中才會出現的白痴劇情,人在這時候應該~~~﹗
    “揍扁這兩個混蛋﹗不要顧忌我們﹗”我剛想開口的時候,身邊這位愛絲莉小姐也不知道是不是言情小說看多了,居然脫口喊出了如此激勵人心的話。
    愛絲莉這么一喊不要緊,剛安靜下來的純樸村民立刻遵從了愛絲莉的話語,紛紛扛著農活工具就要往上沖。
    我日﹗你們這些家伙﹗是不是愛絲莉讓你們去死你們立刻全體自殺?就在我剛要開口抗議的時候,兩把鐵  ﹗兩把被當作標槍射出的鐵  直撲兩個男人的面部。為求自保兩個男人紛紛用手中寶劍去擋鐵  。
    憑著多年在街頭斗毆的經驗與直覺,在兩人用寶劍擋鐵  的瞬間。我突然一個前沖,使出傳說中的雙龍出海。(也就是兩個拳頭同時向前推去。)完美的命中兩人的背部。
    我那自從來到這個世界后的天生神力再次顯出了它的不凡,一個雙龍出海硬是把兩人打飛到村民人群之中。
    兩人被我擊中頓時站不起來了,周遭憤怒的村民慢慢的將他們圍成了一個圈。六十多歲的村長大人手拿一把鋤頭說︰“你們……”副村長接著說︰“該……”最後由布蘭特大叔作了總結陳詞說︰“覺悟了吧﹗”
    隨著布蘭特大叔的總結陳詞,幾十把農家武器齊刷刷的打在了這兩個倒霉蛋子身上。人群裡頓時傳出了比殺豬還要可怕的慘叫聲。
    看著暴怒的村民,我慢慢的走到一個,努力了半天也沒有擠進去爽一下的村民旁邊問道︰“哥們,這兩個家伙怎么混成這樣?”
    這村民聽咱一問沮喪的表情立刻沒有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付大學教授的神情對咱說道︰“這兩個痞子,一醒過來看到咱們這裡窮鄉僻壤,馬上宣佈我們都是他倆的奴隸了﹗還說誰要是不服立刻宰了他﹗”
    “噢~~原來是這樣啊。該揍﹗哥們,幫我那一份一起揍上。”我點了點頭,對這仍然躍躍欲試的哥們鼓勵了一把向后退去。
    這兩個家伙,也不想想~~﹗在這么個雞不生蛋,兔子不拉屎,野狼來了都得哭的地方。這個村居然可以存在,那民風一定彪悍的不得了。而且由於交通不便的緣故,這裡估計誰跟誰家都得有點親屬關係。居然傷還沒好利索就想當老大,真是~~~。
    “大家住手。我有話要問這兩個家伙﹗”隨著我一聲吆喝,暴揍運動暫時停止了。眾人自然而然的給我讓出了一條通道。兩個人經過一小時左右的暴打之后,居然奇跡般的活了下來。估計這時候就算是他們最親的人見到他們,也會問句whoareyou吧?
    來到兩人面前我興奮的發現,自己從被警察經常傳喚的小混混,搖身一變變成了審訊者。
    哼哼﹗以前在局子裡呆的時候沒少領教警察同志的招數,這時候咱也照本宣科的讓人搬了一張凳子讓咱坐下后說道︰“說﹗你們到底是什麼人?為什麼會來到我們遺忘山脈﹗告訴你們﹗我們的政策﹗那就是坦白從寬﹗抗拒從嚴﹗頑抗到底﹗死路一條﹗”
    爽﹗一口氣把平時聽來的話教訓別人,那感覺~~~爽﹗
    周遭的群眾被我這慷慨激昂的話語立刻調動了起來,一個個擼起胳膊上的衣服袖子,紛紛配合著咱吆喝了起來。眼前這兩個倒霉蛋子,也不知道被我如此熟練的問話給嚇呆了,還是剛才被揍的還沒緩過勁來,一時間居然愣在了那裡說不出話來。
    看來不論在哪個時空,刑訊逼供裡面讓犯人清醒這套技術,看來都是一樣的。剛才一直想揍人卻沒有擠進去的家伙,主動的端著一盆涼水潑在了這兩個人臉上。
    “我說﹗我說﹗我什麼都說。”兩人男人顯然是被周遭的群眾給嚇怕了,立馬爭先恐后的交待了起來。
    “我們是火鳳凰佣兵團的佣兵,在執行任務中迷路了,所以……”
    聽著這個謊話初級水準都不到的家伙,我一抬手打住了他繼續說下去對著周遭幾個熱血青年說︰“這位兄台顯然是還沒有清醒過來,你、你、你﹗把他拖下去好好開導一下他。”
    “我招了~~~我招~~﹗再給我個機會吧英雄﹗”這位說謊話的同學兩手努力的抓著地上的雜草,被兩個孔武有力的青年一人拖著一條腿,帶出了院外。隨后的十分鐘裡院外慘叫不斷。
    我溫柔的微笑的著,身子稍微向前一探,輕輕的一揚自己的下吧說︰“哥們﹗假如你想說謊話,我可是十分歡迎。你看看周遭人們的興奮表情,擺明了希望你說謊話。說吧,說吧。”
    歷來威嚇這種東西,其實比真正動手更加可怕。人只要動起手來,就很少會感到恐懼。反而是沒有動手之前,這種心理壓力會把很多心理素質比較差的人給壓垮。這位屁股下面一灘散發著臊臭味黃湯的家伙,顯然就屬于心理素質不好的那一類人。
    “我招,我全招。我們真的是鳳凰佣兵團的佣兵。前段時間,我們在遺忘山脈外的洛克城,酒后強奸了一名少女。誰城想這女人居然是城主的女兒,城主下令緝拿我們二人。洛克城主可是出了名的虐待狂,若是被他抓去那真是生不如死。所有城門全部戒嚴,由於北門連接遺忘山脈,所以……為了活命我們只好進入遺忘山脈。”
    “真的只是強奸?”我瞇縫起眼睛來,帶有疑問口氣的問道。身后那幫村民也非常配合的摩拳擦掌,大有再次一擁而上的態勢。
    “奸殺……是奸殺……”膽小的家伙被我一恐嚇立刻小聲的說出了實情。
    “殺了這兩個敗類﹗”“燒死他們﹗”村民聽到這裡紛紛大聲喊了起來,這時候那個說謊的伙計也再次被托了回來。若不是托他回來的這兩位年輕人我見過,我還真不敢認這伙計就是剛才被拖走的那個。
    眼前這兩個家伙的能力並不強悍,居然可以活著走到這裡。奇跡這個用在他們身上分量顯得太輕了。畢竟奇跡這個東西可以出現一次,能讓他們活到這裡,奇跡?我是不相信,肯定是這兩個家伙很運氣的走了一條魔獸出沒較少的路徑。
    這么一推斷,說明我有機會離開這個只有幾百人的小村落了﹗“大家靜一下……”我興奮的大叫著。

加入屬於你的卡提諾

line

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卡提諾論壇
加入好友
長篇小說
加入好友
言情&BL
加入好友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文章推薦

一篇5苦勞值,上限50苦勞值 (請先登入)

問你喔

你覺得網站好用嗎?
邀請您填寫網站易用性調查 快速填寫>>

返回列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