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返回列表
»

[都市言情]

[現代都市] 遭遇史前文明 作者:往事 (連載中)

複製鏈接
line
avatar
27291 155 3
[ 內容簡介 ]
  在地球漫長的文明發展史中,曾存在一個科技高度發達的人類文明。在這個文明的最鼎盛時期,科學家預測到了一場足以毀滅整個地球人類的太陽風暴,為保存地球的文明不致於完全毀滅,地球聯盟派出了四艘太空探險船,探險船攜帶了地球當時最先進的文明,進入茫茫宇宙尋求適合人類的另一處家園。四艘探險船在經歷漫長而又危險的宇宙航行後,只有一艘僥倖到達了一顆與地球環境類同的水星,水藍星,並創造了比當時地球科技更為先進的人類文明。幾萬年後,一場毫無徵兆的宇宙大風暴席捲了整個水藍星所在星系,在得知整個星系的人類無法逃脫噩運時候,水藍星統治者在最後關頭開啟了由最初創造水藍星的人類建造的「返程」計劃,由智能電腦攜帶水藍星的文明記憶,返回地球。找到一個適合的人類進行記憶移植,然後智能電腦退出銀河系不再幹擾地球文明的發展。而這個人選恰好是……
**********************************************************************************************************************************************************************
第一卷 年少 第一章   傷心暑假

  下午,天突然的暗了下來。

  要下雨了吧,我從小倩家的小破屋瘋狂地跑了出來。

  天哪,小倩死了,她真的離開了我,自己走了,怎麼會這樣,醫生不是說截肢後最少也能堅持五六年嗎?為什麼連一年不到,她竟然就離開這個世界。

  趙倩,我從小指腹為婚的妻子。『指腹為婚』是我們這個偏遠農村的古老習俗,社會發展到現在,大家也可以稱其為陋習了。

  隨著外界思想對這裡的慢慢衝擊,這些年指腹為婚並不是那麼絕對了,兩家孩子長大後即便走不到一起,家長之間也沒有太多怨言。所以這風俗慢慢越來越淡,甚至只成為大人們之間的一句玩笑話了。

  可是我跟小倩卻不同旁人,我們從小一起長大,一起上學,一起放學,人人都說我倆是一對金童玉女。雖然我小時候我不懂媳婦是什麼,但我知道小倩對我好,我也對小倩好。

  小倩十二歲的時候,她父母隨鄰村人出外打工,春節返鄉的路上出了車禍,送到醫院不久就雙雙去世,留下一個妹妹趙雪與趙倩相依為命。

  老爸與小倩父母是兒時的玩伴,如果不是這樣,也不會在我與小倩還沒有出世的時候,就訂下這門親事。那時候不可能提前知道腹中是兒是女,只能約定:同性結為兄弟或姐妹,異性則結為夫妻。

  小倩父母去世後,老爸老媽不斷接濟姐妹兩人,再加上村裡一些好心人的幫助,姐妹倆還能讀上書,可是一年多前趙倩發覺自己左腿一直疼,到後來疼得實在忍受不了,在老爸陪同下,去醫院做了檢查,驚天霹靂啊,小小年紀竟然是骨癌,而且還是晚期。賣掉了我們倆家所有值錢的東西,終於給小倩做了截肢手術,誰知道這才一年不到啊。

  賊老天,你睜睜眼吧,一個如此年輕的生命,你就這麼輕易帶走了,「天理何在啊!」我仰天大叫。轟一聲雷聲,豆大的雨滴落下了來。

  我跑出了村子,根本沒有聽見從後面追來的老媽呼喚,在我的生命裡第一次親眼目睹自己身邊親人的離去,這讓年少的我無法接受。原本還好端端的一個人,這會兒變成一具冰冷的屍體,特別這個人與你生活了長達十多年之久。

  雷聲不斷,雨滴不斷,臉上不知是淚水還是雨水,我跑到田間,撲通一聲跪在了地上,大喊道:「小倩,你不要走啊!」

  我自己也知道,趙倩的病之所以這麼快就又惡化,其實是我們沒有錢去做後期必須的治療,這個世界沒有錢還能幹什麼呀。

  為了幫趙倩治病,老爸老媽把家裡的糧食基本賣光了。老爸在鎮上一個小木工廠做個副廠長,一個月三百來塊錢的工資,(這已經算是我們鎮上不低的工資了,經濟落後沒有辦法)他把周圍能借出錢的同事都借了一遍。在我們這樣偏遠的山區,沒有太多的經濟來源,一切只能靠地裡出,即便我們如此努力,也沒有湊足錢去給小倩做化療。我知道爸媽已經盡了最大努力,這也算沒有辜負趙倩爸媽臨終的託付了。

  想到不久前,趙倩含著淚將妹妹趙雪託付給我,這一情景令我的心痛得像針扎一般。賊老天,你已經讓我們一貧如洗了!沒有錢我們不怨你,你不該讓我身邊的親人離開啊!

  錢,都是因為錢,我將來一定要掙很多的錢。又想起醫院裡那些醫生對我們的另眼相看,不理不睬,而對高幹病房裡的相反景像,我沒來由地氣悶。

  金錢和權利我都要,將來我要擁有花不完的金錢,至高無上的權力,我向天大喊,我要統治……『地球,』(剛想說統治牛不嶺鎮,我們這個小鎮的名字,有點怪,其實就因為我們這裡一座最高的山峰名叫牛不嶺——牛都上不去的山。轉念又想,靠,真是沒見識,既然要統治就大點)這一喊,我使出了全身的氣力,簡直把嗓子都要扯斷了,我誓要與天鬥!

  嗓音剛落,只見一個巨大的閃電轟地一聲向我劈來,閃光中我隱約見到了一個盤子狀的東西,像我從鎮上小書店裡,看的過期雜誌上的東西,「UFO?不明飛行物?」

  這幾個字才從腦中反應出來,未待叫出,眼前白光一閃,大腦開始模糊,接著什麼都不知道了。

  ***********************

  迷迷糊糊中,頭痛欲裂,口乾舌燥,拼了命地想睜開眼睛,卻發覺除了意識可以由我支配之外,我根本指揮不動身上任意一個部件。我這是怎麼了,難道我掛了,不就罵了幾句天,它用得著劈死我啊。不待我想得太多,一陣倦意湧入腦中,又昏睡過去了。

  當我再次有意識的時候,這次有了支配自己身體的權利了,我睜開眼睛,咦,這不是睡在我自己的床上嗎?一切都是那麼的熟悉,看看窗外,剛有絲絲亮光。怎麼回事,我自己覺得不正常,可是又說不出那裡不正常,這種感覺怪死了,讓我覺得心裡好難受。

  「媽,媽,」沒有人應聲,「爸,爸,你們在哪兒呀,我頭好痛啊。」我揉著腦袋,走出自己房間,來到客廳。

  「鬼呀,」只聽一聲尖叫,抬頭一看是小雪穿著一身睡衣,一臉恐怖地站在家裡客房的房間門口。這時候爸媽可能也聽到聲音,從外面跑了進來,爸媽住西廂房。

  「天翔,天哪,真是你,你回來了,你這是上哪兒去了啊,你嚇死爸媽了,那天你下著雨跑出去後,就沒有回來,你知道爸媽有多麼擔心你啊,你要有什麼事,可叫媽怎麼活啊。」老媽哭著抱住我。

  老爸則是一臉怒容,「小兔崽子,一跑就是一個星期,你還知道回家啊。」

  「什麼」,我腦子更疼了,「什麼一個星期,媽,爸,我的頭疼得厲害,我什麼都不記得了。」

  「天翔哥,」一個怯生生的聲音,是小雪——小倩的妹妹,「你怎麼跑出去那麼久啊,你知不知道大家有多擔心你啊,要是我姐知道你這樣,她肯定會不高興的。」

  「小雪,我知道的,可是我爸說的什麼一個星期啊。」

  「天翔哥,我姐去世那天,你冒著雨跑了出去,隨後媽就出去找你,可是沒有追上你,然後你就一直沒有回來,我們大家都找了你一個星期了,你要再不回來,我們就要報警了。」

  「什麼,什麼,」對了,那天我好像罵了會兒老天,接著被雷劈了一下,然後就什麼都不知道了。可是我醒來時,怎麼會又回到自己床上呢。我對所謂的自己失蹤一個周,一點印象都沒有,越想頭痛得越厲害。

  媽媽摟著我,「兒子,回來就好,不管怎樣人死不能復生,趙倩已經燒了頭七了,你今天到她墳前燒張紙吧。趙倩這個孩子,命真苦啊。」

  我抱著媽媽大哭了起來,也不管自己已經是大小伙子了,忽然我想起了小雪對我媽的稱呼,止住哭聲後,問小雪:「小雪,你剛才叫我媽什麼。」

  媽媽不待小雪回答,對我說:「天翔,我已經收小雪做干閨女了,以後小雪就住我們家,這也算是我和你爸,幫你趙叔和小倩最後一個忙吧。小雪歲數還少,你這做哥哥的可不准欺負她,不然我可不會輕饒了你。」

  「嗯,」我答應道,同時心中想:「小倩,我會照顧好小雪的,我不會讓賊老天再從我身邊奪走任何一個人了。」想完這些,我有些害怕的望瞭望外面的天,還好,沒有陰天不會打雷了。

  接著又去想剛才令我頭痛不已的事,「聽媽媽和小雪的意思,我失蹤了一個星期的事應該不假,可是我自己怎麼卻毫無知覺,一點印象都沒有啊,既然失蹤了,那為何我自己又突然出現在自已家裡的床上呢,想不通。」

  這時候老爸偷偷擦了擦自己的眼睛,我看到了,哎,這些天老爸也一定沒有安穩過吧。「兒子,回來就好,你可是個男子漢,還有幾天就要上初中,趕緊振作起來,還有很多事兒要你去做,你可不要辜負小倩對你的希望,她可不想你一蹶不起啊。」

  老爸文化水平雖然不高,可好歹也是個小鄉鎮企業的副廠長,也知道要讓我振作起精神來。

  我擦乾了眼淚,輕輕對老爸說:「爸,我沒有事了,你放心吧。一會兒我讓小雪陪我到小倩墳前祭拜一下吧。」之所以要小雪陪我去,因為我還不知道小倩埋在什麼地方。

  這忽然醒來,心愛的人已經不在,連屍骨都不能讓我看到,只有一個黃土堆。心中覺得空蕩蕩的。

  我邊燒著紙錢,邊嘴裡唸唸叨叨,邊抹著眼淚:「小倩,你安心走吧,我會照顧好自己的,以後我也會好好學習,一定不會偷懶了。我也會照顧好小雪,明年她要考初中,我會幫她複習好,不會讓你操心的。你在下面要是寂寞的話就托個夢給我,我陪你聊聊天,說個話什麼的。你缺什麼東西也托個夢給我,我給買。以後我會來看你的。」

  我這邊念叨著,小雪那裡早就放開聲哭了,一個小姑娘,失去了父母不久,現在連自己唯一剩下的姐姐也都不在了,能不傷心麼。

  我與小雪絮絮叨叨,哭哭停停,一會兒抱著黃土堆哭,一會兒想起小倩在的時候兩人的情景,又幸福得想笑,未待笑出,又變成了哭,快響午了,我倆才慢慢吞吞地相伴著回了家。

  路上小雪悄悄地問我,「天翔哥,我叫你聲姐夫行嗎?」

  我一愣,隨即明白了小雪的意思,她知道姐姐早就指腹為婚許給了我,雖然這可能是兩家大人當時的一句玩笑話。但她知道她姐的心意,小倩是真的喜歡我,將來也會嫁給我。我也是喜歡小倩,將來肯定會娶她。當然這一切現在已經不可能了。她這樣叫我,也算是了一個姐姐的心願吧。

  「行,」我毫不猶豫的答應了。看到小雪一臉的淚痕,不由得也心疼起來。這個小雪與姐姐僅差一歲,與姐姐簡直是一個模子刻出來的,一樣的漂亮。只是她的性格與姐姐比有些內向了,不大愛說話,我靠近了一點小雪,拉住她的手,兩人相伴著回家去了。

[ 本帖最後由 ashworld 於 2008-8-9 20:08 編輯 ]
  • 1評分人數

  • +2經驗值

  • 評分理由
avatar   basty311 +2 好像很有趣..失蹤7天不報警 XD

查看全部評分 我要評分

加入屬於你的卡提諾

line

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卡提諾論壇
加入好友
長篇小說
加入好友
言情&BL
加入好友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文章推薦

一篇5苦勞值,上限50苦勞值 (請先登入)

問你喔

你覺得網站好用嗎?
邀請您填寫網站易用性調查 快速填寫>>

返回列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