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返回列表
»

[玄幻奇幻]

[奇幻] 小妖傳奇 作者:貴竹工作室之四捨五入 ( 連載中 )

複製鏈接
line
avatar
36508 97 6
第一章 高智慧的骷髏


雷克記得三天之前他還只是一堆毫無生機的白骨,只是因為一顆意外落在他身旁的晶體改變了他的命運,晶體的能量被他盡數被吸收後,雷克覺得自己全身充滿了無限的活力。

獲得了晶體的精能的雷克將這堆散了架的白骨最合理的組合在了一起,於是一個沒有血肉,搖搖欲墜的人形骷髏就這樣誕生了。

晶體的精能被耗光之後,雷克如一攤爛泥一般癱到了地上。他無力地望著冥界那深不可測且漆黑一片的天幕,又開始了一番翻天覆地般的冥想。

在這個世界裡,骷髏、幽靈、殭屍這類低級的妖魔鬼怪是根本就不可能具有思想的,因為他們雖然有靈魂但是這些靈魂根本就缺乏獨立思考的智慧,偏偏雷克這個比起骷髏怪還要低一等的白骨怪卻擁有了這等獨立思考的能力。

憑這點可以斷定雷克的前世為人的時候一定是個極富思想的人,所以死後才會殘留這麼多思想和意識。而就是這些殘存的思想和意識足已使牠成為一個聰明的骷髏,一個傑出的妖怪。

「雷克……我為什麼叫我自己是雷克,我前世是人麼,如果是的話,我是個怎樣的人呢。這裡是冥界嗎?我現在是什麼呢?是魔鬼,還是妖怪呢?我以後該作什麼呢?」一系列的疑問在雷克的腦中迴旋。可惜的是這些疑問單憑目前雷克那片段的思想是無法解釋的。

「嗚……」的一聲腦後襲來的一陣惡風打斷了雷克的冥想。

一股強大的力量將雷克的左臂從後拍得粉碎,左手骨掉落在了地上發出「咯--登」的一聲。

雷克的骨架憑著那塊晶體的力量得以重新組合,但是被冥界的魔風妖雨長時間侵蝕已經破敗不堪搖搖欲墜了,所以對手看起來很輕鬆地就破壞了他的手部骨骼,這也不是什麼奇怪的事情。

好在剛剛的冥想讓他恢復了一些力氣,讓變故中的雷克能夠用力前躍之後轉身還算從容地面對著襲擊自己的物體,一個渾圓結實的骷髏正揮舞著手臂朝著雷克逼近。對於骷髏來說沒有肉體神經所以即便是失去了一隻手也沒有什麼感覺,但是對方這強力的一擊顯然是不僅要打斷自己的一隻手而是要毀滅自己的全部。

在這個世界裡雷克不知道什麼是對的什麼是錯的,但是對手想要毀滅自己的行為是不可以容忍的。世間萬物都愛惜自己的生命,螻蟻尚且偷生,何況是擁有不平凡智慧的骷髏雷克呢。

雷克不斷地向後退著,躲閃著對面骷髏怪的攻擊,但是自己失去了一支胳膊身體的平衡性遭到了破壞,在靈活性上遠遠不如對方,好在對方的攻擊是有規律的只憑著雙手亂掄,雷克躲閃起來也不是非常的困難。

大概躲過了對方五十多次攻擊,雷克漸漸的疲倦了,對手具有的力量不是自己這個剛剛從骨頭怪升格為骷髏的妖怪對付的了的,可是對面的骷髏卻好像擁有使不完的力氣。

危機中雷克右手暗暗聚力,發覺晶體的精能在自己的身體裡面還殘存著一點點。

「看來只能用這點力氣賭賭了。」雷克心道。

「奇怪,賭是什麼意思呢,我為什麼要這麼想呢?」雷克自己問自己。

一愣神的工夫,對方的右手再次拍打到了自己,胸腔左邊上的三根肋骨就此報銷了。

先後兩次被擊中,雷克眼睜睜地看著粉碎的左臂以及那三根肋骨,雷克明白了自己和對手的弱點根本就不是身體,身體的破損除了會讓行動變的有些不方便以外根本就沒有任何實質性的傷害。

「弱點,自己和對手的弱點在哪裡呢?」雷克心道。

雷克還不知道他自己正在困境中的思考以及剛剛的那些疑問讓他的思想、意識以及智慧正慢慢地成長起來,一個後來讓神魔兩界都為之膽寒的魔王就是這麼一點一點地積累智慧的。

「啪--」一聲清脆的骨頭斷裂的聲音,雷克的肋骨又有兩根報銷了,失去了五根肋骨的左胸再也無法支撐住雷克的身體,整個骨架不禁向左半部傾斜了過來。

對面的骷髏見到雷克傾斜的身體,那看上去空暗無物的眼孔處突閃出一絲亮光。亮光雖然一閃而逝卻讓雷克清晰的把握到了。

「靈魂,腦子裡面的靈魂,就是這個。」就是這一瞬間產生的念頭,救了處於絕境中的雷克,讓他押對了這一寶。

對面的骷髏用盡了全力攻擊雷克的一剎那,雷克亦聚集了身體裡面所有晶體能量。揮出右手在對面骷髏即將攻擊到自己之前的一瞬朝著牠的腦殼全力捅了出去。

「撲通……」骨頭破碎掉落的聲音響起,雷克的身體從中而斷,對手拍斷了牠的胸骨以及脊椎,雷克的半截脊椎連帶著下面的骨盆和大腿都掉落到了地上。

但是雷克的上半身的骨架卻牢牢的附著在對手的身體上。

此時雷克的右手已經掏進了對手的頭顱裡面。

「嗚……」隨著一陣淒慘的哀鳴聲,對手整付骨架慢慢地攤倒在了地上。

「僥倖,太僥倖了。」雷克暗道。

憑借雷克那脆弱的骨頭根本就破壞不了對手那麼堅硬的腦殼,若是沒有那剩餘的晶能力量的話,恐怕他非但絲毫傷不到對方相反地自己的手還會被撞壞。

即便是這樣,剛剛雷克那借助了晶體能量的一擊亦讓他右手的四根手指從中而斷,此刻正殘存在對手的頭顱之中。

就在雷克為剛剛的戰鬥後怕不已的時候,一股源源不斷的力量從那具被毀滅了靈魂之火的骷髏骨架中傳了出來,雷克覺得這股力量正慢慢的轉化成為熱量侵蝕著自己脆弱不堪的身體,自己的靈魂正在逐漸和那具失去了靈魂之火骷髏骨架相融合。

那股融合的力量讓雷克的靈魂無法承受,強大的灼熱感讓他的靈魂之火暫時消失了,隨之大腦的意識和感覺也暫時性的短路了。

不知道過了多久,雷克如熟睡後的嬰兒般甦醒了,他發現自己的身體變成了一個白色的肥嘟嘟的"蠶蛹"。

而就是這個肥嘟嘟的"蠶蛹",此時正在不受自己控制地蠕動。

剛剛那股力量也正在隨著他自己每一下蠕動而被慢慢地被消耗著,隨著每一下蠕動,雷克白色的身體都在逐漸變深。

白色-珍珠色-象牙色-奶油色-黃油色-枯葉色。顏色由淺變深,而且本來是光滑無比的表皮也出現了越來越多的褶皺。

最後,當這只「蠶蛹」的表皮變成了如深秋白蠟樹的蔞葉般枯黃發黑的顏色且還佈滿了如蜂巢般緻密褶皺的時候,牠終於停了下來不再蠕動。

一股強大的力量迫使雷克如蝴蝶破繭般的從禁錮中鑽了出來。

當雷克全身都鑽出來的時候,雷克發現他自己的靈魂已經換了一個新的軀殼--一個嶄新的隱隱泛著光芒的白色骷髏。

雷克用力地攥著手骨發覺自己新的身體比起剛剛被自己扼殺的那具骷髏還要強硬有力。身體的各個部位的組合都是那麼完美,這讓他控制起來靈活且有力無比。

雷刻苦苦地思索著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最後依然是無法解釋剛剛所發生的一切,但是他卻發覺自己不僅繼承昇華了對方的身體,還接收了對方一部分的意識。

靠著剛剛被吸收的意識,雷克總結出了這個自己未知的冥界的一些經驗:首先是這個世界力量代表一切。,得力量的最有效也是唯一的途徑就是消滅其他的妖怪再吸收他們的力量。

不僅如此雷克通過剛剛的融和還從那個骷髏的殘存的意識裡面領悟到了自己作為妖魔後的第一個個技能「能量吸收」。

魔界的能量吸收技能是魔界骷髏以上級別的妖魔必備的技能,當殺死或者徹底制服另外一個妖怪的時候使用這個技能以吸收對方身體裡的能量,而被吸收的能量會被迅速的轉化成自身的力量。

滿佈死亡氣息的冥界神秘而又詭異,在這個死亡的世界裡任何的物體都顯得沒有生機,黑色與白色成了這個世界最主要的色調。

天幕、大地、沼澤甚至是樹林都是充滿了死亡氣息的黑色,讓人琢磨不透的黑色。而在這個以黑色為背景的世界裡,白色的骷髏、淡褐色的殭屍還有那些說不好顏色的幽靈隱藏在其中,說不定什麼時候就跳出來偷襲你致你於死地。

要想在這個世界裡生存,不僅需要強大的力量還需要時刻保持足夠的警覺。

雷克的力量強大了很多,自從那次融和之後雷克不僅得到了一個新的軀體,更重要的是讓他明白了怎樣做才可以獲得力量而讓自己變得強大起來。

那個剛剛掌握不久的異體能量吸收技能,雷克在短短幾天的時間便用了三次,兩個骷髏和一個殭屍都成了他的獵物,成了他盤中的「美餐」。

幾天來的戰鬥雷克瞭解到了很多也從中學習到了很多東西,他的三個獵物不僅帶給他力量,更讓他獲得了他們的一些殘存意識,一些這個妖魔主宰的世界裡的常識,他知道這個世界裡作為一名骷髏怪還分很多的等級。

一個骷髏怪根據自己的力量和形態可以分為:骷髏人-骷髏戰士-骷髏勇士-骷髏骨將-骷髏將軍-骷髏王。

現在被一身堅硬的白骨覆蓋手裡那握著一截骨棒的雷克已經勉強算是個骷髏戰士了,但是雷克所擁有的智慧恐怕是連骷髏王都望塵莫及的。

雷克庸懶地坐在一處突起的土丘上昏昏暈睡,在外人看來不僅沒有什麼力量而且還缺少必要的警惕,此時的雷克不正是一個容易得手的獵物嗎?

果然沒過多久就有妖怪發現了庸懶的雷克,看來有怪物中計了。

悉悉簌簌的聲音在雷克的腦後響起,雷克立刻判斷出這是殭屍遁地而行的聲音。

雷克故意擺出一付掉以輕心的摸樣目的正是為了拿自己作誘餌來捕捉這些貪心的妖怪,雷克的做法顯然是那些只有一部分智慧和意識的怪物無法理解更是無法識破的。

雷克在判斷著對手的實力,殭屍根據能力和等級可分成:無頭殭屍,半身殭屍,全身殭屍,吸血殭屍,屍巫以及屍王。

殭屍怪在冥界的能力與地位都要比骷髏高上一籌,像屍巫,屍王這種具有土系魔法和高深智慧而且還修煉出人形的怪物已經不屬於雷克這個低級妖怪的世界了。

對於雷克來說面對面光明正大地戰鬥,他是不可能戰勝骷髏勇士或者完整殭屍這個級數的對手的,對於能力強大的對手雷克盡量採取規避的態度。

這個世界有那麼多低級的骷髏無頭殭屍、半身殭屍自己幹嘛非要去和實力於自己相近甚至強於自己的對手戰鬥呢,這樣的戰鬥即便勝利了,最後的結果也會入不敷出,安全、效率、結果這三點才是聰明的骷髏怪雷克所追求的。

憑借對那微微的破土聲的分析,雷克可以肯定對手是個無頭或者半身的殭屍,因為像完整殭屍那個級數的殭屍在施用土遁術的時候是不會發出任何聲音的。雷克心中一陣竊喜,獵物正一步步地掉進自己設下的陷阱之中,看來自己又將獲得新的力量啦。

「十米,八米,五米,三米……」雷克心無雜念,聚精會神地根據對手發出聲音的大小判斷著對手與自己之間的距離。

當雷克的骨盆感覺到了地面因對手在土中的遁行而產生的震盪的時候,他知道對手已經近在咫尺了,接著地面發出了一陣某種破土而出的聲音。

雷克猛的回頭,地面上已經露出了一個乾癟枯乾的頭顱以及殭屍的半個肩,雷克右手的骨棒迅猛準確地擊在了對手剛剛探出的脖頸上。

頭顱與身體就此分離,黑色的魔血從中迅疾地湧出。

快、準、狠,這三點是殺招的訣竅。

雷克沒有絲毫的遲疑,立即仍下了手中的骨棒,將對手帶著魔血的頭顱抓在了手中。

雷克掌握了殭屍的身體後,一直在不停撲騰掙扎的殭屍身體立刻停止了所有的動作。

雷克吸收著殭屍頭顱中靈魂的力量,當殭屍靈魂所蘊涵的力量被搾盡的時候,又有一堆靈魂之火就此熄滅了。

而雷克顯然還意猶未盡,接著用自己身體裡的剛剛得來的能量緩緩地釋出流走於殭屍的頭顱中,探查著對手大腦的秘密。當對手的意識以及大腦的結構都被雷克探察清楚之後,雷克毫無留戀地將牠仍在了一邊,雙手又將土中殭屍身體拉出,故計重施,用同樣的手段探察著半身殭屍身體上的秘密。

當雷克將這具半身殭屍的秘密盡數探清之後,雷克毫不憂鬱地拋棄了這個已經沒有任何油水可撈的獵物,向著遠處那塊魔界植被茂密的黑色樹林走去。

在樹林深處一棵不太起眼的魔樹的樹幹之上,雷克利用剛剛吸取的能量改造著自己的身體,剛剛對半身殭屍身體的研究顯然給了雷克很多啟示,殭屍身體的結構比起骷髏有很多的優點。

不過以雷克現在的實力還不能創造出血肉,再怎麼改造也不過擺弄自己身上的白骨罷了,即便如此就是這看似不起眼的改造卻讓雷克上半身的結構更加完美。

完成了這次身體改造的雷克感覺力量又增強了。

剛剛對上半身的改造給了雷克足夠的信心,雷克決定冒險賭上一賭將自己的腦殼也進行一番改造。

自己之前對身體的改造只是停留在骨架之上,雷克從未對自己的大腦做過任何的改動。

腦殼作為骷髏們靈魂的居室,他決定著骷髏們的意識和智慧,對於每個妖怪來說都是致關重要的,貿然的改造的結果是雷克無法預料的。

聰明的雷克自然也清楚這一點,但是雷克對自己這個腦殼並不滿意,雖然他在腦殼上附著了一層由最好的骨骼化成的保護層,這樣使得腦殼堅固無比,腦殼之中的靈魂也獲得了最大的保護。

但是雷克不滿意的地方是內在的而不是外在的,通過對獵獲的獵物們的腦殼的研究,雷克發現每個自己所獵獲的獵物的大腦結構都同自己的有著很多細微的差別,雷克想要根據這些細微的差別改造自己的腦殼,因為他知道一個完美的腦殼必然會令他具有更多的意識,會讓他更加的聰明。

雷克考慮了半天,最後終於下定了決心對自己的腦殼下手了……

這一切進行之時,雷克靈魂的火種再次暫時熄滅了。

當雷克再次醒來的時候,發覺自己的視覺聽覺更加清晰,眼前的世界也明郎了很多,剛剛對大腦的改造並沒有讓雷克失去任何意識,相反還回憶起了前世做人的時候的一些記憶,很明顯雷克這次押寶又押中了。

這次對大腦的改造無疑是非常成功的,牠讓雷克回憶起自己的前世好像是個商人,一個成功的,兢兢業業卻又工於心計的商人,最為意外的是他回憶起了自己前世的一個最為拿手的技能物體的構造之術。

雷克現在雖然不清楚這個技能的作用是什麼但是他卻清楚地知道就是這個技能讓自己在人類的世界裡成為了一個富翁。

雷克將身旁的那把骨棒握在了自己的手中,幾天前他結果了一個骷髏的性命,搾取了他的能量和意識之後,雷克發覺獵物的屍骨中右腿的腿骨既堅硬又修長,於是這截腿骨便成了雷克趁手的骨棒。

雷克握著他的骨棒之後非常機械地唱持著咒語。

之後雷克覺得身體裡剩餘的一股能量竄動到了自己握住骨棒的右手之上,手中的骨棒也迅速的被這股力量所覆蓋,一陣耀眼的白色光芒閃過,骨棒竟然變成了一把明晃晃的骨質單刀。

這個變化讓雷克欣喜若狂,雷克興奮地從樹幹上跳了下來,從如此的高度跳下產生的震盪讓雷克的左腳腳底產生了一個小小的裂痕,但是雷克也顧不上修補了,用力地朝著身邊的一棵碗口粗的魔樹就是一刀,魔樹從中而斷。

雷克興奮的想要大喊,但是作為骷髏雷克是無法發出任何聲音。

「魔力,妖力」這兩個詞語迅速地在雷克腦中來回的激盪,最後雷克得出一個結論,對於自己作為妖魔的時候具備的妖力是可以代替作為人類的時候所具有的魔法的。

雷克想通了這點,興奮地一陣手舞足蹈,之後,雷克如黑夜的精靈般消失在了夜幕之中。

看來又將有一批可憐的妖怪要從這個世界消失了。

第二章 殭屍山洞


全身泛著淡黃色光芒,右手舉著骨刀,左手執盾的雷克在其他的妖魔的眼裡已經算是一個骷髏勇士了,可是以目前雷克的實力和那些骷髏骨將比起來亦毫不遜色,而且毫不誇張的說,雷克現在的力量已經超過了那些骷髏骨將。

只不過雷克的物體構造術還無法創造出骷髏骨將們手中諸如長矛、大刀、巨斧之類的長兵器,他手裡的骨刀雖然闊刃厚背鋒利無比,但是卻不比那些長兵器的賣相那麼拉風罷了。

雷克其實還不知道,自己在這個只有低級妖怪的世界裡是多麼的與眾不同,他僅僅不過十幾天的努力就大概抵得上別的妖魔如骷髏、殭屍之流幾十年、幾百年的修煉,別的妖怪獵殺之後吸取能量是為了維持自己靈魂之火的能量,這就好像人類要攝取食物充飢一般,對於其他的妖怪來說,吸取其他妖怪的能量是為了維持自己的生命,但是雷克卻是在不斷自我改造而大幅度地加強了自己的實力。

目前雷克具有三個別的妖魔不具有的天賦,第一,就是他高深的智慧。因為這個高深的智慧,雷克每次狩獵都會事先計劃好,之後會做的滴水不漏,而獲取獵物對於雷克來說就好像人類脫衣穿衣般輕而易舉。

就是因為雷克高深的智慧,於是他便創造出整個冥界甚至魔界都獨一無二的能力,身體的探察與改造,再如源自雷克前世記憶的物體構造術。

第二、第三個特別的天賦就是雷克這兩種獨一無二的能力──身體的探察與改造物體的構造術。

冥界妖怪們加強自己力量的方式有融合以及修煉,融合術所融合的是晶體的能量,在冥界由於晶體珍貴程度比起人類世界裡黃金的貴重程度高至少一百萬倍,所以冥界妖魔不像魔界妖魔可以肆意地融合晶體的能力來增強自己的實力,冥界的妖魔只能通過長時間不停地自然成長來提高自己的力量。

而冥界妖魔手裡的武器也如他們的主人一般,需要經過無數次戰鬥的洗禮才能不斷地進化變得更強。

雷克對身體探察和自我改造的能力讓他狩獵之後從獵物身上吸取了絕大部分的能量,同時亦探知了獵物們身體上的優點,隨之再利用吸取的能量對身體進行改造,如此修煉,效果比起其他妖魔自我成長更好、更完美,更重要的是在時間和效率上是自然成長無法比擬的。

而雷克的物體構造之術巧妙地移花接木將妖力的能量轉為魔法的能量,使得雷克的武器在很短的時間裡就有了質的飛躍。

就是目前的三個天賦讓雷克用不了多久就擺脫目前這個了無生趣毫無生機的世界,轉到更為適應妖魔生長修煉的魔界之中。

依然是那片魔界樹林,還是那棵不起眼的魔樹的樹幹,雷克再一次完成對大腦的改造,在這之前類似的改造雷克還進行過三次,現在雷克已經記起了前世很多的故事,前世百分之八十的思想意識都已經恢復了。

雷克記起了自己本來是一個帝國最有勢力的商人,自己生前從一個小的魔法裝備商人作起,到最後成為了一個染指各種關乎國計民生的大買賣的巨商,自己的勢力甚至可以影響到帝國王位的繼承權。

隨著前世意識不斷恢復,雷克前世時狠毒潑辣、做事周密的行事風格再次駕臨到了這具骷髏之上,雷克甚至不自覺按照一個人的標準看待自己。

野心、能力、性格都開始慢慢顯出和這個孱弱的世界格格不入,顯然雷克需要一個更為廣闊的舞台來充分發揮自己的能力。

雷克用左手輕輕的擦拭著骨刀和骨盾,擁有了這兩樣武器以及完美骨架和力量之後,雷克改變了以前誘敵的方式,改用更為直接的手段獵獲妖怪。

每次雷克遇到其他的怪物,雷克首先是事先研究對手的實力,當對手比較孱弱的時候,雷克會毫不猶豫攻擊對手以吸取對手的能量,而對手的實力是自己無法取勝的時候,雷克則會毫不遲疑地退去以尋覓新的目標。

越來越為完美的身體讓雷克在身體的靈活性和機動性方面罕遇對手,無論追擊或者逃跑,主動權全都掌握在雷克自己的手中。

看似平淡無奇的擦拭,其實裡面有很大學問,雷克靈活的左手灌注著妖力,結果雷克擦拭後的骨刀和骨盾立時鋒利堅固了很多。

良久,雷克才跳下那棵魔樹的樹幹,向著魔樹林的東面奔去。


從一個殭屍殘存的意識裡,雷克得知在魔樹林東面五十里遠的一座死火山之中,存在著一個聚集了各種殭屍的殭屍洞,這個山洞對雷克來說無疑是個充滿吸引力的大獵場。

想起殭屍,雷克就一陣陣興奮,他通過研究幾具殭屍的身體以及殘存的意識,已經初步的得到了一些關於殭屍們所特有的土系魔法──土遁術的一些意識的片段。目前這些殘破的意識片段還無法讓雷克破解土遁術的秘密,但是雷克堅信只要再讓他研究幾具殭屍的身體,他就可以獲得這個特別的術法。

在死火山附近方圓十幾里的範圍充斥著殭屍特有的氣味,周圍的環境寂靜,乾燥、荒蕪正是殭屍類妖魔感覺最舒適也最為心儀之地。

殭屍們與骷髏怪不同,骷髏孱弱的智商使得他們根本就沒有同類和異類之分,骷髏們對於任何妖怪都抱著蠶食的殺戮之心,管你是骷髏還是殭屍或幽靈呢!

而殭屍則不同,一般情況下殭屍很少去殺戮同類,即便自己再怎麼需要補充能量也很少向自己的同類們下手,這也許就是為何魔界普遍認為殭屍類比骷髏類高級的原因吧!

雷克還從沒有像現在這樣走過這麼遠的路程呢,如此長距離的步行對於雷克骨架之上沒有皮肉保護的關節來說是個考驗。

好容易雷克終於看到了那座無名死火山那龐大的身軀,此時雷克的關節以及和它們親密接觸的骨骼都到了報廢的邊緣,那些沒有肉和筋的保護的關節就像沒加機油的軸承一般易損易耗。

作為一個骷髏能行進如此遠的距離已經可以算的上是一個創舉了,而雷克能夠一口氣行進這麼遠的距離全都應該歸功於他自己對身體不斷的改造,不僅全身的結構合理,而且骨骼硬度亦是其他骷髏無法匹敵的。

雷克停下來將那些受損的關節以及骨骼從自己身體上取了下來,一通構造術之後又完好如新地安裝在了骨架之上,之後這才緩過神來仔細的觀望著對面龐大的死火山。

死火山自山腳到山頂不過百米的高度,但是面積卻非常的龐大,方圓數十平方公里的範圍都能算是它的山體。

「如何去尋覓山洞的洞口呢?」雷克不禁為這棘手的問題犯了難。

所謂山窮水盡,柳暗花明,就在雷克彷徨不已之時,突然聽到了他非常熟悉的窸窸窣窣的殭屍土中遁行所發出的聲音。對大腦的幾次成功的改造,雷克的視覺、聽覺、感覺都遠遠超過了其他的怪物,甚至還出現了一絲嗅覺,骷髏怎麼會有嗅覺呢?是呀,一般的骷髏是不可能有,但是雷克就是這樣一個集太多不可思議於一身的怪物。

察覺到有殭屍在迫近,雷克迅速的閃到了一個低窪之地藏好。慢慢地,一個半身的殭屍在向著雷克隱藏的地方靠近。在對手沒有知覺的情況下,雷克本可以毫不費力將對手變成一份殭屍大餐,但是雷克又怎麼可能因為一棵樹而放棄整個森林呢!

當殭屍毫無察覺地從雷克身旁掠過之後,雷克相當穩健地跟著這個毫無察覺的殭屍緩緩地向前山頂走去。

終於,在半山腰一個相當隱蔽的角落,雷克發現了殭屍洞的洞口。

在發現洞口之後的一剎那,雷克迅速趕到了遁行的殭屍的跟前,骨刀用力地插向了地面,雷克的這個免費的嚮導就這樣被結果了,雷克費力地從地下將殭屍的屍首掏出。

吸收、探察、丟棄,是雷克處理獵物的三部曲,而這個殭屍的能量足以填補雷克跋山涉水這一路所消耗的能量。

雷克萬分小心地靠近那個洞口。

在洞口前,雷克那在冥界算得上敏銳無比的眼睛透過洞口無盡的昏暗,發現山洞裡佈滿了來回徘徊的殭屍。雷克試用探察術想要瞭解這裡究竟存在著什麼秘密,能夠吸引這麼多的殭屍,最後卻發覺這個山洞竟然是由冷卻後的堅硬熔岩構成。

面對如此眾多的殭屍,雷克顯得無所適從,雷克不清楚如果自己貿然闖入的話,後果會怎樣,如果這麼多的殭屍群起而攻之,那麼自己很快就會從狩獵者轉變成眾殭屍的獵物。雷克雖然吸取了幾個殭屍殘存的思想意識,但是對於殭屍們的習性方面的常識還是知之甚少。

雷克彷徨在洞口附近苦苦思索著如何將滿洞的殭屍安全地逐個的擊破,最後全成為自己的獵物,不過一番絞盡腦汁的深思熟慮之後依然沒有任何收穫。

此時的雷克好像一頭面對著一群比盧斯野牛的雄獅一般,雖然心裡垂涎三尺迫不及待了,但是卻因為害怕被受了刺激的牛群反衝過來的牛蹄所吞噬。

雷克無奈地朝著四周瞟了瞟,剛剛被他拋棄的那具殭屍的屍體映入他的眼中,雷克頓時計上心來。

雷克跑過去將殭屍屍體上的皮膚用骨刀小心地割了下來,這些殭屍的皮膚經過雷克構造術的加工之後,被雷克如穿衣服般地套在了身上。

不過只有半身殭屍的皮膚自然是無法覆蓋住雷克整個身體的,還有將近一半多的地方都露著雷克白色的骨骼,看來只得從殭屍屍體的剩餘部分想辦法了。

在將殭屍的膿汁以及血液塗抹在自己的身體上之後,雷克看起來已經算是個殭屍了,不過這個殭屍卻是好像剛經歷一場大戰一樣,全身傷痕纍纍千瘡百孔。

雷克對自己這個新的打扮非常滿意,最後雷克將自己手裡的骨刀插進了覆蓋住身體的殭屍皮下,而盾牌則沒有辦法隱藏,只好暫時丟在洞外了。完成了這些之後,雷克學著其他殭屍走路的樣子緩緩地朝著洞口走去。

滴滴答答的水聲以及那些殭屍們低沉的吟叫聲傳入了雷克的耳朵裡,讓他不寒而慄的同時,胸中產生出一絲絲的涼意。本來雷克身處的這個妖怪世界,到處都是黑暗,只是這殭屍洞內卻是徹底的黑暗,山洞裡根本難覓一絲一毫的光線。

山洞裡瀰漫著火山灰的刺鼻味道,這味道和剛剛的寒意讓雷克感覺到了強烈的死亡氣息。這氣味對於絕大多數妖怪來說都應該是甘之如飴的,但是對於雷克這個有著其他骷髏們不該有的超高智慧的骷髏怪來說卻是充滿了厭惡。

老天讓骷髏們身處在這個黑暗的世界裡,同時也給了他們一雙黑暗的眼睛,雖然這雙眼睛沒有肉體上的實質,但是卻如靈魂之窗一般透視著這個黑暗的世界,黑暗的靈魂讓骷髏們透過眼眶洞察著黑暗世界的一切。

殭屍洞裡所有的殭屍似乎都在躁動著,沒有目的地躁動著。其實不然,殭屍類與骷髏類比起來有著太多的不同,殭屍具備的智慧是高於骷髏的,他們有同伴的意識,所以你很少會看到殭屍們因為飢餓而互相殘殺,就是這種同伴意識,使得在這個由近千殭屍聚居的殭屍洞內有著簡單粗陋的社會性。

殭屍們的社會性基本上是由殭屍間的力量與等級維繫著的,根據殭屍們的力量劃分等級以確定其在這個族群中的地位。在殭屍中愚笨遲鈍的無頭殭屍算是殭屍社會中等級地位最低的,在他們之上的是那些擁有腦袋卻缺少半個身子的半身殭屍,再之上則是全身殭屍直至吸血殭屍了,至於屍巫和屍王則一般不會出現在雷克所在的這個相當低級的冥界之中。

此前的一番精心打扮,雷克現在在殭屍們眼中已經可以算是一個擁有完整身體的全身殭屍。雖然這個全身殭屍看上去傷痕纍纍漏洞百出,但是在殭屍等級劃分森嚴的世界裡,擁有一個完整身體就是身份的體現,那些低階的無頭或是半身殭屍們哪個又會敢對雷克殭屍的身份有什麼質疑呢!

雷克緩緩地走在這個充滿殭屍的山洞,身前的低階殭屍們紛紛閃開一條通路讓他通過。此時雷克在猶豫、在彷徨,自己以前雖然獵取過很多殭屍的力量,同時也吸收了他們很多的思想和意識,但是雷克無法確定自己在目前的狀況下攻擊其他殭屍會發生什麼事情、會產生什麼樣的後果,這麼多的殭屍一起圍攻自己的話,可以肯定自己用不了多久就會被撕成碎片的。

不過雷克越往山洞的深處走,就越發對自己自信,這些低階的半身或者無頭的殭屍們是那麼的馴順和恭敬,在這種對方沒有任何戒備的狀況下,雷克有信心能夠毫髮無傷地幹掉三四個殭屍,但是在目前如此眾多的殭屍的眼皮底下,雷克自然是不敢輕易進攻的,他在尋覓機會,尋覓一個能夠和其他殭屍獨處的機會。

漸漸地,雷克走到山洞的中腹,他忽然聽到了陣陣低沉的嘶叫,這聲音像是在呻吟,像是在抱怨,更像是在發洩。

雷克身旁的殭屍們聽到了這低沉的嘶叫都不禁有些微微的戰慄,這聲音引起了雷克的好奇,他不理身邊發呆戰慄的殭屍們,循著發出聲音的方向趕了過去。

越接近發聲源,雷克就越疑惑,雷克感覺自己正朝著一股強大的力量靠近。

那股強大的邪力迫使雷克逐漸地放緩了行進的速度,距離山洞中心的地帶已經沒有那些無頭殭屍和半身殭屍在游弋了,山洞中心的這股力量讓這些低階的殭屍不能靠近,而聚集在這裡的殭屍無一例外的都是全身殭屍。

雷克以前從沒有和全身殭屍戰鬥過,不過他瞭解一隻全身殭屍的實力絕對不比一隻骷髏勇士差多少,而且全身殭屍身上蘊藏著的秘密對於雷克來說也頗具吸引力,雷克目前要想獲得解開殭屍們土遁術的秘密的鑰匙可能就在這些全身殭屍的身上。

進入了這個全身殭屍的領地後,雷克明顯感覺到了這些全身殭屍與那些低階殭屍的不同,這些傢伙們的身上不僅散發出一股股低沉強大的力量,而且他們都毫不例外注視著自己,顯然是在分析自己這個奇異的殭屍造型。

這些全身殭屍不再像剛剛那些低階殭屍那樣馴順恭敬,那些懷疑的目光讓雷克一陣陣心虛。雷克在猶豫自己這次冒險的狩獵行動是否正確,自己最後的結果到底會是一個勝利的狩獵者,還是徹頭徹尾掉進了不復的深淵,成為這些殭屍的獵物。

「嗷……」嘶鳴聲大盛,山洞中心地帶的全身殭屍們顫慄、顫抖著。

雷克循著聲音望去,山洞中心之地一隻體格壯碩的鮮紅色殭屍正在用手擦拭著自己的嘴唇,嘴唇之上滿是黑褐色的液體,而這隻怪異的殭屍腳下有一具失去了體液和活力的乾屍正傾倒在地。

在距離這隻鮮紅色殭屍五米遠的地方,雷克停下了腳步,雷克不清楚這個奇怪的殭屍到底是什麼,這裡又發生了什麼事情。

對面的紅色殭屍意猶未盡地舔食沾在自己嘴上以及手上的黑褐色液體,雷克不知道那些黑褐色的液態物質究竟是些什麼,只是發覺附近的殭屍們無一例外的顫抖著、顫慄著,紅色的殭屍每舔食一下,其他的殭屍顫慄的程度就會加劇一分。

此時雷克心中已經滿是謎團了。

當那紅色的殭屍感覺自己手上、嘴上再無任何味道的時候,那帶著詭異力量的低吟聲再次從他的口中發出,這次就連雷克都禁不住哆嗦幾下。在吟叫的同時,紅色殭屍的左手抬起,朝著對面的一隻殭屍勾了勾食指。

那隻殭屍顫慄著,充滿著恐懼地朝著紅色殭屍走去。

紅色的殭屍像是可以控制另外那隻全身殭屍的心念一般,隨著紅色殭屍的手指的動作,那頭全身殭屍在緩緩地靠近。

一隻褐紅色的手臂迅疾地向著靠近了的殭屍襲了過去,牢牢的掌握住了殭屍的頭顱,隨後鮮紅色的殭屍用力將其抄到自己面前,最後張開他那滿是紅色獠牙的大口,緊緊的咬住了全身僵屍的脖子,貪婪地吮吸著全身殭屍那黑褐色的血液。

現在雷克明白了剛剛那頭鮮紅色殭屍舔食的液體是什麼了,那根本就是這些全身殭屍的血液,雷克可以肯定自己對面的鮮紅色殭屍是一隻吸血殭屍。

見識了吸血殭屍的力量與手段,雷克不免同其他的全身殭屍一樣顫抖了起來,以目前自己的力量是無法同吸血殭屍抗衡的,吸血殭屍要比自己高出兩個等級,在這個妖魔的世界裡,吸血殭屍在殭屍族的地位相當於骷髏王在骷髏族中的地位。

這樣的對手對於雷克來說是難以面對的,且不論自己是否有能力打敗對手,即便是對方任自己處置,自己都不一定有能力吸取對手的力量。對自己的身體以及自己所掌握的力量吸收技能來說,吸收如此強大的力量,一個不小心就會因為無法駕御如此強大的力量而被反噬。

想到這裡,雷克不禁打起了退堂鼓。

全身殭屍的血液正迅速的被吸血殭屍吸取著,一瞬的工夫,剛剛還歡蹦亂跳的殭屍瞬間變成了一具乾屍癱倒在地上。

吸收殭屍的血液之後,吸血殭屍的身體變的更加鮮紅,嗷嗷的嚎叫聲再次從他的口裡嚷出。這次雷克不禁和那些全身殭屍們一起顫慄了起來,原來成為獵物的滋味是這麼地讓人恐懼,這麼地讓人難以忍受。

吸血殭屍注視著對面的這群殭屍,一隻殭屍要想從無頭殭屍修煉成吸血殭屍是需要經過千難萬險的,自己從無頭殭屍修煉成半身殭屍用了五十年,而從半身殭屍修煉成全身殭屍用了自己一百年的時間,從全身殭屍修煉成吸血殭屍用了八十年的時間。而只要自己再進一步修煉成屍巫,就可以離開這個骯髒鄙陋的世界去真正的魔界,那個豐富多采花花綠綠的魔鬼世界。

今天已經吸食了三隻全身殭屍的魔血了,作為吸血殭屍來說,自己蠶食同類的行徑雖然殘忍,但同時亦是修煉的捷徑,以目前這種修煉速度,只要再堅持十年就可以成功修煉成屍巫。

想到這裡,他深深地瞄著每一頭殭屍尋覓著今天最後一個犧牲品。通過一陣掃視之後,他將目光鎖定在了雷克身上,目前他已經感覺快要接近自己可以容納的極限了,雷克搖搖欲墜的樣子看上去弱小平庸,正適合自己目前的需要。

當吸血殭屍的手指指向雷克的時候,雷克驚愕了,他第一次感受到被毀滅是這麼的可怕。

在這麼多殭屍的注視下,雷克別無選擇,雷克暗罵這些殭屍們都該死,因為雷克分明感覺此時不僅吸血殭屍在給他壓力,而且那些同為被獵食者的全身殭屍也在給他壓力,那些殭屍們都抱著僥倖、催促的態度注視雷克。雷克犧牲了,那麼獵食者更滿足了,自己就可以躲過這一劫難。

恐懼、憤恨、輕蔑各種滋味湧上了雷克心頭,雷克發誓自己要成為最強大的,不僅自己的命運要自己把握,而且還要掌握別人的命運,任何人都無法讓自己服從他,讓自己引頸受死。

想到這裡,雷克的手緩緩的伸進了肋下,緊緊的握住了那把鋒利無比的骨刀。

加入屬於你的卡提諾

line

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卡提諾論壇
加入好友
長篇小說
加入好友
言情&BL
加入好友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文章推薦

一篇5苦勞值,上限50苦勞值 (請先登入)

問你喔

你覺得網站好用嗎?
邀請您填寫網站易用性調查 快速填寫>>

返回列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