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返回列表
»

[都市言情]

[都市] 一路彩虹 作者:月關 (已完成)

複製鏈接   關閉
line
avatar
245501 204 41
[簡介]
  一個被時代浪潮拋棄,擱淺在生活灘塗上的年輕人,無意間抓住了那個飛速發展時代中的一個小小契機,由潮底翻上了潮頭,本以為從此將踏上的是一條五彩繽紛的快意坦途,卻不想這只不過是一張「名利狩獵場」的入場券。
  一番番酸甜苦辣,一次次博奕殺戮,一路路風雨伴彩虹……

1045962.jpg

第一卷 世事如棋此為始 第001章 生活自來多磨礪


  「你究竟有幾個好妹妹,為何每個妹妹都那麼憔悴,你究竟有幾個好妹妹,啊~~為何每個妹妹都嫁給眼淚?啊~~~我的哥哥你心裡頭愛的是誰……」

  馬路對面的髮廊門口的音箱,反來復去不斷地質問著每一個路人,那路人便如霜打了的茄子,來去匆匆,沒有人停下來回答一聲。

  天氣實在是太熱,道路兩道高大的楊樹都無精打采地垂拉著葉子,偶爾有一絲風吹過,才懶洋洋地擺動幾下,這是九五年的夏天,今年的夏天顯得異乎尋常的悶熱。

  張勝坐在樹蔭下,和對面一個中年男人正在下棋。張勝穿著樸素,上衣看起來像件破舊的電工服,頭髮比較長、一根根倔強地挺立著,相貌長的挺帥,可惜那衣著和髮型把這唯一的優點都給遮住了,使這剛剛二十四歲的年輕人顯得有點邋遢。

  對面的中年人四十多歲,高大身材,大背頭,肚腩溜圓,一身價格不菲的服飾,上衣口袋裡插著一枝派克,手裡搖著一把畫滿銅錢的紙扇,彼此的身份看起來頗有差距。

  旁邊是一家小飯店,熱熱的天,沒有顧客登門,一個半禿的胖子坐在門裡邊,毫無形象地岔著腿,有一下沒一下地拂著蒼蠅,一副昏昏欲睡的表情,再裡邊坐著個系圍裙的小姑娘,一看就是鄉下來的,黝黑的皮膚,臉蛋上總帶著兩暈健康的深紅。她手裡拿著面小鏡子,正在臉上東按西摸。

  張勝是這小飯店的老闆之一,另一個老闆就是正坐在屋裡犯困的郭胖子郭依星。兩人原來都是三星印刷廠的職工,廠子被外商兼併大裁員時,兩人都下了崗,於是便用安置金合夥開了這家小飯店。

  張勝對面這個中年人叫徐海生,是三星印刷廠主抓財務工作的副廠長,旁邊停的那輛桑塔納就是他的座駕。今天他辦事路過這裡,見到老棋友,便下車和他敘敘舊,殺上一盤。

  「喏,來根煙!」徐廠長笑瞇瞇地給他遞過一根七匹狼。

  「哎喲,謝謝廠長!」張勝連忙兩手接過:「我這煙不好,吉慶的,沒好意思給您敬,呵呵,還抽上您的煙了,謝謝廠長、謝謝廠長。」

  他接過煙嗅了一下,夾在耳朵上,繼續和老廠長下棋。兩人是棋友,原來在一個廠時,徐廠長一得閒便把他提溜過去陪自己殺上一局,彼此還算熟絡。

  廠裡裁員時,張勝也曾想過走走徐廠長的路子,興許能把自己留下來。但轉念一想,自己除了陪徐廠長下下棋,還真沒有更深的交情,徐廠長那邊未必能把自已這麼一個小工人放在心上,那時的張勝性格靦腆、太過敏感於自尊,還不像現在經過生活的掙扎和磨練成熟,於是便理所當然的成為一名下崗職工了。

  兩人下棋時日已長,彼此都熟悉對方的套路。徐廠長下棋喜歡大開大闔,勢如泰山壓頂,獅子搏兔,攻勢凌厲,但凡起棋,必定雙炮先行,善攻。

  反觀張勝則截然不同,第一步必跳相,第二步必出馬,對方的『軍』都攻進大本營了,他可能尚無一子過界河,但是自已這一方必定是佈置的滴水不露,防守極嚴,然後才步步為營,逐步反攻。

  張勝的打法和徐廠長截然相反,張勝屬於那種未慮勝、先慮敗的人,而徐廠長的自信心顯然比他強得多。此時徐廠長雙軍一炮已經逼近他的老帥,但是張勝也已暗伏殺機。

  他的一隻炮架在了老帥旁,看住一側,前指對方,過了界河的只有一隻馬,一枚小卒。可是徐廠長急於進攻,他的防線存在著許多漏洞,只要他再急著攻一步而不是嚴密後防,那麼張勝臥底一將就能逼出他的老帥,這時那枚過河小卒就起了必殺的作用。

  可徐廠長顯然沒有注意到這個危機,或者說他太熱衷於進攻了,張勝這半壁江山中,他可以至少有四套精妙的組合殺法吃掉張勝的老帥,這局棋太讓人興奮了,他拈著棋子只想著怎樣漂亮地贏這一局。

  或許,張勝的那招殺棋他已經看到了,因為張勝注意到他的目光一度曾停在自已那匹看似孤軍毫無殺傷力的馬上,但他最後還是一笑移回了目光。因為張勝始終不曾看過那匹馬一眼,他緊鎖著眉毛,一直盯著自已眼前的棋面,似乎在苦思解圍之道。

  徐廠長就算看出了那步棋,他也不認為張勝自已看出來了,低估敵人有時會犯大錯,當徐廠長提軍準備進將時,他終於嘗到了輕敵的滋味,一匹臥槽馬、一枚過河卒、一隻海底炮,任他千軍萬馬,都來不及救援了。

  「行啊,小子!」徐廠長哈哈大笑起來:「上當了,上當了,上了你小子的大當了,你這小子,夠陰的啊,裝的夠象,連我也瞞過了,哈哈哈……」

  張勝笑嘻嘻地道:「不裝象不成呀,廠長的棋下的太好,不偷襲我可贏不了。」

  徐廠長笑著擺手道:「願賭服輸,願賭服輸。」

  他抬起手腕看看那只歐米迦金錶,說:「哎呀,不行了,不能再下了,我去前邊證券交易所看看行情,然後還得趕回單位去。」

  他站起來,走過去打開車門,又回頭道:「小張啊,我先走了,哈哈,看我下次怎麼收拾你小子!」

  「好啊,廠長有空常來!」張勝客氣地站起來道別。

  郭胖子打了個哈欠,掀開簾子從裡邊走了出來,張勝正在那兒撿著棋子,郭胖子在他屁股上踹了一腳。

  「我靠!」張勝立即跳起來追殺。

  郭胖子身材肥胖臃腫,別看他身寬體胖,卻是個多愁善感的男人,他身體不好,心臟經常偷停,據他自已說,有時午夜心臟偷停,忽爾醒來,望著淡淡月光,想像萬一自已一睡不起,嬌妻就要改嫁別人、寶貝胖兒子就會給後爹欺負,經常想著想著便會黯然淚下。這樣的男人雖不至感時花濺淚,恨別鳥驚心,一如林妹妹那般情緒化,做為男人也夠敏感了。

  他見張勝跳起來和他鬧,忙笑道:「別鬧別鬧,我站著就嘩嘩淌汗,可受不了!」

  張勝笑道:「不行,犯我菊花者,雖遠必誅!」

  「靠,要誅隨你,這個月的房租你一個人付!」郭胖子使出了殺手鑭。

  一聽房租,張勝頓時便蔫了。兩個毫無經商經驗的人,腦門一熱便跑來開飯店,守著這醫學院的後門,學生倒是不少,可吃的簡單吶,頂多一個炒麵、一個土豆絲。逢到有球賽這裡邊才熱鬧些,學生們一直坐到球賽結束,一人一碗麵條。

  唉,三室一廳的房子,光是房租就兩千,大廚一千二,水案八百,兩個服務生一人五百,開業半年了,每個月把帳一結算,贏利勉強夠支付這些費用,合著兩人是來義務打工的。

  這個地方開飯店,啥時才能賺錢吶?想起目前的窘狀,兩人都換上了一臉的愁容。

  郭胖子沉默半晌,說道:「勝子,其實我一直在核計,咱們這飯店,是鐵定不賺錢了,聽說醫學院年底要開二院,調走一批學生,那時就更完了,你說呢?」

  張勝歎口氣,問道:「郭哥,咱倆有話直說,你啥打算?」

  郭胖子苦著臉搖搖頭:「咱們是倆愣頭青啊,當初咋就鬼迷了心竅聽人忽悠呢?得,粘在手上了,想脫手都不行,我一想起來就心急火燎啊。咱們倆月以前就貼出兌店告示了,可就是盤不出去。人家做買賣都猴精猴精的,派了家裡人蹲咱們口數顧客,看吃啥,計算一天的交易額。咱請了親戚朋友來扮顧客,人家都看的出來,我是沒轍了。」

  他一拍大腿說:「店盤不出去,開著只有賠錢,咱倆一天家都不回地忙活,可總這麼著也不是辦法,我核計……要不咱停業吧,東西賣吧賣吧,只要回本就成。」

  張勝經歷了一次次生活的挫折,已經不像當初那麼天真幼稚、做事衝動了,小飯店的窘境其實他早就想過,只是未到最後一步,他總是抱著一線希望,盼著能把店兌出去,盡量挽回損失,可是出兌告示貼了兩個月了,根本無人問津,反倒影響了生意,實在是沒有辦法了。

  他坐那兒想了半天,歎氣道:「其實我也想過,唉,越想越洩氣,要不……下午把房東請來,炒幾個菜喝頓酒,和他商量商量,咱……不幹了!」

  生活就像是在走迷宮,你永遠也不知道下面會發生什麼,就像你不知道你最後能不能走出迷宮,又或者這個迷宮根本沒有出口。命運就像是一盤棋,如果已經走成死局,那麼除了擲子認輸另起爐灶,還能怎麼辦呢?對這兩個難兄難弟來說,他們現在就是一局死棋。

  「那可不成!咱們一碼是一碼,兩位弟弟,大哥我不是難為你們,咱們是親兄弟明算帳,對吧?咱們簽的合同是兩年,你們這才幹了半年,你說不干就不幹了,我這店怎麼辦吶?你們要是兌得出去,照原合同給我交房租,我二話不說,可你們停業……不行不行!」

  房東葉知秋三十五六歲年紀,個頭不高,黑瘦油骨的模樣,額上頭髮稀疏,只用幾綹長髮從側翼撥過來,蓋住那紅潤肉頭連髮根都看不見的前額頭皮。他滋溜一口酒,吧嗒一口菜,吃的挺歡實,可不管兩人說的多可憐,就是不鬆口。

  郭胖子急了,氣的直喘:「我說葉哥,你這麼說太不地道了吧?我們哥倆這半年是白替你打工你知道不?我們賠的稀哩嘩啦的啊,我們也有老婆孩子要養,你這房子還是你的,你有啥損失?做人可不能太絕!」

  葉知秋「啪」地一摞筷子,冷笑一聲道:「二位,我也沒逼你們吶,咱們的合同白紙黑字在那寫著,你們實在要停業我也管不著,不過房租得照繳,不然就是違反合同,就得賠我違約金一萬元,這可是早就訂好的。」

  郭胖子氣急敗壞地道:「哪有你這樣的啊?噢,合著我哥倆必須賠錢幹兩年,白替你打工?我不幹了,把房子賠給你都不行?天下哪有這樣的道理,你這不是逼良為娼嗎!」

  張勝沒說話,他在一旁冷眼旁觀,想摸清房東的底線,盡可能的勸他解除合同,可是房東的話讓他心裡一沉,這房東……不是善碴兒啊。他也不說別的,繞了半天,只拿那一紙合同說話,什麼人情全然不講,這還怎麼談?

  說起來,論為人處事、社會經驗,他倆怎麼跟人家比呀?要有這房東一半精明,他倆剛下崗的時候也不會被這個姓葉的忽悠的兩眼冒金星,生怕別人搶了風水寶地似的訂合同租房子了。

  葉知秋微微一笑,絲毫不在意郭胖子的態度,很冷靜地說:「什麼道理?咱們一切按法律辦、按合同辦,這就是道理!」

  他按著桌子掃了二人一眼,說道:「二位不知道吧?我小姨子可是政府官員,以前還學過法律,我這合同就是小姨子幫我起草的,保證合理合法滴水不漏,你有脾氣就去打官司,看看誰贏!」

  郭胖子發了半天怔,一屁股坐了下去,壓得那椅子吱呀一聲,他側過身子,耍賴說:「葉哥,你還別拿這些事壓我,我就是幹不下去了,你愛咋咋地吧!」

  葉知秋輕蔑地看了二人一眼,淡淡地道:「咱們兄弟平時低頭不見抬頭見的,這半年下來怎麼也算有點交情,太絕情的話我還真說不出來。

  可你們這態度,耍潑扯皮到我頭上了,那可是你們不仁,怪不得我不義。實話告訴你們,我小姨子一個電話,就能叫工商局的來封了你們的店門。看你們這一臉奸相,要是不偷稅漏稅,誰信呀?」

  房東說著,拿起那塊黑磚頭似的大哥大,按了幾個號碼,很親切地說:「焰焰啊,我是姐夫,嗨!你能有幾個姐夫啊?我是葉知秋,對,對,你在哪呢?哦?要去市政府辦事,現在到哪兒了?太好了,你順道拐到老房店面來,有人想找碴呢。」

  「對,我也在這兒呢。是這麼回事,租我房子那倆小子想毀約不幹了,法律上的事你比我明白,對!就是這樣,好,我等你!」

  葉知秋放下大磚頭,神氣地瞟了兩個可憐蟲一眼,伸手撥拉了幾下頭髮,把額頭正前方那彷彿開了光似的頭皮蓋住,然後提起筷子,夾起一塊九轉肥腸扔進嘴裡,又抿了一口五十六度的高梁燒,自顧吃了起來。

  張勝看著那張為富不仁的笑臉,忽然有種一拳把它砸成紅燒獅子頭的衝動!

[ 本帖最後由 huro 於 2008-12-22 09:33 編輯 ]

加入屬於你的卡提諾

line

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卡提諾論壇
加入好友
長篇小說
加入好友
言情&BL
加入好友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文章推薦

一篇5苦勞值,上限50苦勞值 (請先登入)

問你喔

你覺得網站好用嗎?
邀請您填寫網站易用性調查 快速填寫>>

返回列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