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返回列表
»

[玄幻奇幻]

[奇幻] 超級大當家 作者:周無名 (連載中)

複製鏈接
line
avatar
75913 270 22
1.jpg

楔子

  這片原始之地仿佛被下過詛咒,茂密的森林蔽蓋,溝渠縱橫交錯,即便外面豔陽高照,當中依然顯得陰氣森森,寒意泛漾。

  巨樹參天,雜草灌木叢生,藤蔓糾纏的怪石匝地,毒蟲野獸的巢穴遍佈,這是個與世隔絕的地域,是個遭受遺棄的蠻荒場所。

  也不知是黃昏還是清晨,一陣異響打破了林子的寧靜。枯枝脆折聲、野鳥撲騰聲,不絕於耳,卻只見密林間有個人影在倉皇地奔逃,不顧灌木扯爛了衣裳,不顧垂懸的藤條劃破臉龐,他像是一隻受驚的野兔,慌不擇路。

  噗哧――噗哧――噗哧――

  沉重的呼吸像是一部破舊的抽風機發出聲息。

  周治感覺肺部的空氣仿佛被抽空了,劇烈的奔跑消耗了他太多的能量,心肺在這一刻不由自主地陣陣抽痛。天知道他已經跑了多久,即便他曾經是學校中公認的長跑健將,也快將力竭虛脫了。

  現在他的情況不是用一個狼狽所能形容,除了身上的衣褲已經支離破碎,腳下也只剩下一隻耐克球鞋,那只赤腳不僅被帶鋸的草葉割得鮮血淋漓,而且還受到了輕度扭傷。

  然而最要命並不是這些,而是追蹤在後面的那些噩夢般的東西。

  這一路狂奔,已經令他的腳脖子傷上加傷,鑽心的疼痛變成了麻木,腳步越來越沉,雖然恐懼讓他不敢停留,但最終他還是一頭紮倒在地,耗盡了體力的他掙紮著卻起不了身。

  翻轉過來,背靠著一株大樹,胸口急遽起伏,滿眼儘是絕望之色。

  他知道自己再也躲不過去了,面對自己的不僅僅是死亡這麼簡單,那些可怕的傢夥將會生生地剝開自己的皮,然後將他的內臟揪取出來,用漆黑的鐵棍插入自己的肛門,放在燒紅的鐵板上炙烤。

  如果他不知道這些就好了,不知道這些就好了!

  周治希望這只是一場噩夢,就算在自己死在病榻上,也比這樣的死法要好上許多。

=================================================================

第一章        撕裂空間

  “加油!加油!加油!”

  W市的新建的體育館中聲音鼎沸,可容納二萬人的主體建築竟座無虛席。

  這裏正在舉辦一場全國大學生運動會,數十高校的體育健將濟濟一堂。

  此刻,百米跨欄的比賽正進行的如火如荼,隨著一聲槍響,十來名學生運動員如同開閘猛虎,迅速沿著規定的路線跨越道道障礙。

  其中一名身穿紅色運動裝的學生很快引起了眾人的矚目,他正以極其標準的跨欄動作,飛躍在跑道中,對手很快被他拉開了距離,矯健的身姿看起來像是一團跳動的火焰。

  坐臺上的學生們無不指指點點議論紛紛。

  “哇,好快。他是誰?”

  “好帥,除了劉翔,就屬他最帥了!”

  “他的動作很專業啊,喂,你們發什麼花癡,是我們學校的麼?怎麼從來沒見過他?”

  “連他也不知道,S大的十項全能,公認的體育健將,而且聽說學習成績還十分的優異,S大居然出了這樣一個人才,他們的校長簡直拿他當成寶了。”

  “這麼牛逼?”

  “可惜不是我們學校的,否則我定要死追他。”一名帶著厚厚眼睛的女生說道。

  “追你個頭啦,他可是有名的古怪,平時除了運動就知道讀書,大三了也沒少女生向他暗送秋波,結果送給他的情書被原封不動退了回去,竟連拆封看看的興趣也欠佳,高傲孤僻到連個朋友都沒有呢。”

  “他不是有毛病吧?”

  “誰知道呢。”

  “你們這就不知道吧,我聽說他家非常貧苦,那些小山村出來的都是這樣,哪里像你們,將大學視為遊樂場,他們拼命讀書是為了有朝一日能擺脫貧窮。”

  說話間,突然全場安靜下來,隨即紛紛發出驚呼聲。

  “怎麼了?怎麼了?”

  “不知道,他突然暈過去了。”

  賽場內,之前成為眾目焦點的那學生運動員暈倒在終點線上,全身不斷抽搐著。

  ***************

  死亡等於幻滅,等於和周圍熟悉的一切永別,這是任何一個人都害怕發生的,當然其中也包括周治。

  有所不同的是,對於周治來說,死亡是可以預見的,並不是他擁有什麼特別的能力,而是他患有腦癌,醫生告訴他,他的生命只剩下幾個月了。

  於是,他決意將不幸獨自承當,沖著父母居住的北方磕頭,然後背起行囊,踏入了深山老林。

  他希望遠離塵世的煩囂,孤獨地遊弋在山野,以自己的方式等待死亡。

  他苦笑著來到了一處斷崖,看著下方深不可測的溝渠,默念了一句:如果有來世,請老天別再這樣作弄我,讓我轟轟烈烈地活一回吧!

  閉上眼睛,縱身跳崖,身影刹那被下方的迷霧給吞噬。

  出乎意料的是,雖然他被摔的七暈八素,卻沒有死去,清醒過來後,摸摸身體也沒缺胳膊斷腿,甚至毫髮無傷。

  就在這時候,耳邊聽到一陣皮鼓聲隱約傳來。前面有人!他心中有些迷惘,邁開大步就往前而去,這才發現前方原來是個凹地。撥開厚厚的草簾,頓時陽光刺眼,好一陣才適應過來,向下望去,這才知道自己已經到了森林的邊緣,外面是塊好大的沙地,而更遠處則是一望無際蔚藍色的海洋。

  細柔潔白的砂子乍看之下宛如雲雪,當中生長著幾株筆直的黑色樹木,枝杈如劍似戳,看起來極不協調,而加讓人目瞪口呆地卻是沙灘上那座座高聳的巨型海螺殼,每個都有數米之高,周治相信天底下再也找不出比這些海螺還大的貝殼了。

  這裏是哪里?難道我是在做夢麼?

  墨綠色的海螺殼在陽光下反射著晶亮的光澤,這些海螺擺列成圓形的圈子,在圈子內有數十個綠色的影子在忙忙碌碌,由於相隔太遠,看不清楚模樣。

  繞過幾座貝殼,靠近那中心地帶,從其中一座海螺後探頭朝外望去。

  他沒想到的是,這一眼竟差點將他嚇得魂飛魄散,他更沒想,到這一眼竟會成為他這生的轉捩點。

  巨型海螺聳立的中心空地處,此刻正彙聚著一群難以言狀的人形怪物。

  說是人形是因為他們同樣有眼有鼻,同樣擁有雙腿雙腳;說是怪物,則是它們的體型雖然比尋常的人類要矮小,大約一米左右,可各個都是肌肉虯結。

  尤為可怖的是那身墨綠的的皮膚,上面滑黏黏掛著一層液體,這些傢伙仿佛天生患了佝僂病,彎曲著站不直身軀,又仿佛是故意而為,像是猛獸捕食蓄勢待撲的刹那姿態。

  此刻這些怪物圍聚在一個大鐵架跟前。他們倒不是一絲不掛,大多數的怪物下體都圍繞著一塊獸皮,唯獨站立在架子上的那個體態雄壯的怪物下身圍著一張晶光閃閃的裙甲,像是某種金屬製品,其半裸的身上還背著一部形狀怪異的弓箭。

  這些怪物均有著一隻長爪銳利的右手,也不知道天生如此,還是安了什麼爪型手套,看起來陰毒煞氣。

  無論換成任何人,乍一見這樣奇形怪狀的生物都會驚恐不已,何況這樣的東西有幾十個之多。而讓周治亡魂大冒的還不是因為這些怪物的形態,而是它們之所以聚集的原因。

  在那個鐵架子中央處有著一塊鐵板,下面則堆放了燃燒著的礦物,青紅的火苗早讓他鐵板變得發紅,而就在鐵板上面放置一排漆黑的鐵棍,起先周治並不知道這些鐵棍是作何用途,因此沒有太多感想,直到不久之後,他才得知那幾乎讓他在很長一段時間為之噩夢連連的鐵棍被稱為通心棍,是很有名堂的某種道具。

  站在鐵架上的那名綠膚怪物此刻似乎已經訓完了話,舉起那種有著長長利爪的右手向著下方一指。周治這才看到鐵架子下竟跪著幾個全身赤裸的生物,待看清他們的樣子,心中不由咯噔一下,這些全身赤裸的居然全是人類,有男有女。

  隨著那怪物首領的手勢,下方立刻沖上幾個怪物,毫不客氣地抓起其中一對男女,那兩人顯然早受了很重的傷,奄奄一息,在怪物手中沒有半點反抗能力,分別被抓住了四肢成大型張開。

  其中一名怪物裂開蛤蟆似的嘴唇,喋喋獰笑,從鐵架上抽出一根被炙烤成暗紅的黑鐵棍,對著那這個人類的下體就這麼捅了進去,嗤地一聲響,那赤身男子猛地掙扎起來,可惜根本就無濟於事,隨著口中謔謔作聲,那鐵棍直沒體內,很快就從男子的嘴巴透了出來,上頭還帶著一堆內臟。

  白煙嫋嫋,周治仿佛聞到了那股皮肉的焦氣,幾乎要驚呼出聲來,這是他所見過最殘忍的事情,他全身冷汗如雨而下,襯衫都快被濕透了。

  事情卻沒有結束,怪物右手爪子一探,極其熟練地劃破赤身男子的皮膚,隨後,就像是對待香蕉一般,層層剝離表皮。那個被鐵棍串透的男子很快被架在了鐵板之上,在下方熱氣的熏烤下,裸露的肌肉不住有油脂凝聚滴落,發出輕微的爆裂聲。

  很顯然,鐵架下的那些男女都被嚇壞了,驚慌失措地劇烈扭動身軀,張開嘴巴像是要尖呼,只是它們似乎受到了什麼的束縛,根本無法動彈,嘴內的舌頭亦被割去,只是發出模糊不清的啊啊聲。

  片刻之中另外一名黑髮女子也被如法炮製,用鐵棍串到鐵架上了,雖然相隔遙遠,周治卻還是看見那名女子扭曲的臉孔以及驚恐的眼睛,他身體無法克制地顫抖,他想轉過腦袋,偏生整個人石化了一般。

  無論這是不是幻象,都已經超出了他心理的承受能力。

  隨著人形串燒在鐵架被炙烤得吱吱作響,下方的怪物醜陋的臉孔上露出如癡如醉的神情,興奮之際開始仰天長嘯起來,陣陣尖銳的咆哮,直震得周治耳膜嗡嗡作響。

  眼前一幕分明是野蠻部落的某種儀式,說不得是聚餐前的活動,周治遍體寒毛聳立,內心出於極度驚懼中,可畢竟還存有幾分理智,從僵硬的狀態中恢復過來,明白自己陷入了空前危機中,如果不即刻離開,一旦被發現了行跡後果不堪設想。

  趁著這些怪物群情亢奮,他開始抖抖瑟瑟往後退去,由於心情緊張,轉身之際腳下絆到什麼,身體踉蹌,嘭地一聲,額頭重重地撞在一堵貝殼牆面上。

  周治兩眼直冒金星,還沒反應過來,只聽貝殼內暴起一陣啼哭聲。

  他原本以為所有怪物都集中在前面空地了,沒想到貝殼內還會有別人,那啼哭奶聲奶氣,卻又尖銳嘹亮,極大可能是個怪物幼崽,他心中一緊,如今只能祈禱沒有引起那群怪物的注意。

  眼光瞥處,遠處那群怪物正陷入激昂的狀態,似乎對哭聲沒有在意,他正松了口氣,誰知那站立在鐵架上,身穿金屬裙甲的怪物陡然轉過頭來,寒光泛漾的眼睛閃電般向他站立的地方射來。

  糟糕!被發現了!霎那,周治魂飛魄散,連思考都停滯了,唯一能做的就是急遽轉身,奪路而逃。

  果不出其料,那首領只是稍愣了一下,口中立刻快速地吐露一串音節,下方那群怪物頭腦顯然比較遲鈍,還弄不清楚狀況,那首領自鐵架上一躍而下,左手一揮,將前面一個猶自亢奮咆哮的怪物給打飛出去,滿地的怪物這才安靜下來,滿臉疑惑地望著他們的首領。

  那首領仰天咆哮,利爪向著周治逃跑的方位一指,幾十名怪物這才意識到有外人闖入,這些怪物頭腦雖然比較愚鈍,可是動作卻極其靈敏,唰唰唰,頃刻間各自分散開來,向著首領所指的方向包抄過去。

  他們的視線大多被巨型海螺遮擋,並不知道對方此刻早已狂奔至來時的懸崖邊,等包抄過去卻撲了個空。

  周治沒有半絲猶豫,手腳並施,疾速往懸崖上攀登,半途他扭頭回望,卻見數十隻怪物從巨型貝殼後蜂擁而出,其中有的已發現了自己的行蹤,正迅速移動過來。

  這些東西奔跑的姿勢非常怪異,幾乎是跳躍和奔跑結合,偶爾還伏身利用左手輔助奔行,總而言之這些如同跳蚤般的傢伙行動異常迅速。周治自問奔跑的速度不慢,可是如在平地,這點距離只怕不要多長時間就會被毫無懸念地追上。

  只要進入森林就好了!只要進入森林就好了!

  周治已經沒有時間去思索事情的合理性,他知道自己必須借助這片茂密的森林來躲避追殺,他不怕死亡,但是剛才的一幕實在太過震撼,身為一個接受文明教育的人類,這已經是在挑戰他精神底線了。

  他剛剛攀上崖頂,耳畔就聽到咻地一聲,一隻箭矢幾乎貼著他的臉龐飛過,釘在了眼前一株大樹上。難以置信的事情發生了,那株大樹被擊中的瞬間,圍繞著箭矢處頓時泛起一層冰霜,並極速蔓延開來,隨即無數雪白的冰屑迸裂飛濺,喀嚓一聲,腰口粗細的樹木中段爆裂開來,就在他跟前攔腰折斷。

  周治如遭電亟,轉頭看到石崖下方那名怪物首領正矗立在一座海螺殼背上,引弓搭箭。

  一定是幻覺!一定是幻覺!

  這簡直太匪夷所思了,這哪里是冷兵器所具有的威力,只怕堪比火箭筒毫不遜色了,不對……火箭筒也不可能達到這樣的效果!

  他心中大駭,崖下傳來陣陣喧囂,就在他失神之間,那些怪物已經沿著石崖往上疾竄,他們手中的利爪輕易地切入岩石,攀登起來毫不費力,看起來不消片刻,不用那威力巨大的箭矢將他射殺,這些怪物也會把他撕成碎片。

  這一刻他像是驚弓之鳥,向著密林深處奔逃,身後隱隱傳來那些怪物的咆哮聲,他們彼此展開了追逐,這些怪物似乎很擅長密林追蹤,無論他怎樣改變路線,都被死咬不放。

  周治忘記了自己身患絕症,也忘記了自己的目的,他只想擺脫這些噩夢般的存在,為了減輕負擔,連背包都拋棄了,只顧發足狂奔。

  途中,他一腳陷入泥坑,拔腿之時不僅丟了鞋子,還扭傷了腳筋,他沒來得及查看傷勢,因為稍有停頓,後邊傳來的斷枝折木的嘈雜就會逼近一分。

  即便是精疲力竭,他都不能停下來。可惜恐懼帶來了潛力,同時也帶來了慌亂。

  跌跌撞撞中,他終於還是重重摔倒在地。

  騰地一聲,前方灌木間躍出個綠膚怪物,和周治面面相對,森林內的光線雖然幽暗,不過這般距離倒還清晰可辨,怪物四肢粗壯,腦袋長有一對尖尖豎立的招風耳,臉部皮膚褶皺層疊,當中鑲嵌著扁塌的鼻子,沒有眉毛,眼睛就像是岩石縫隙,又狹又長,當中泛漾出銀白色的寒光。

  怪物裂開寬嘴似乎得意地笑了笑,嘴巴內居然有兩條鮮紅的舌頭分別舔了舔上下唇,看起來說不出的噁心猙獰。

  周治見這東西步步逼近,知道不可善終,也不知道哪來的力氣,隨手抓起一塊岩石,搖搖晃晃站立起來,大吼道:“過來啊,過來啊!你不是想吃掉老子麼?老子和你同歸於盡,你這雜碎!”

  怪物幾步已經來到他的面前,周治揮起石頭就朝對方的腦袋砸下,愛好運動的他長得也是人高馬大,足足一米八幾的個頭氣勢不凡,看起來一米多高的怪物就像是小孩子,然而不等他石頭砸落,怪物左手猛地揮起,一股極其強悍的力量立刻將他撞開老遠。

  周治跌落在地,腦袋還出於眩暈狀態,眼前影子晃動,怪物矮小的身軀竟已彈跳過來壓在他的身上,周治眼睛餘光見到那泛漾寒光的利爪高舉,毫無置疑下一刻就會搗爛他的腦袋。

  就要死了麼?霎那,他反而平靜下來,輕歎一聲閉目等死。

  鏘!金屬交擊聲響起,周治等不到利刃刺下的痛楚,疑惑地睜開眼睛,只見除了身上壓著的那只怪物,旁邊不知道什麼時候又多了幾個,其中一個正用彎弓架住了刺向自己的利爪。

  他認出那個手持彎弓的是怪物們的首領,這刻他沒有半絲逃過一命的慶倖,反而生起了更大的恐懼,這個怪物不打算現在殺死他,那將意味著什麼……

  他不敢想下去,此刻早存了死志,根本不在意眼前又多少個怪物,反膝猛踢,壓在他身上的怪物沒有防備,怪吼一聲撅起屁股,垂下了腦袋,周治用盡全身力氣,將手中那塊石頭狠狠砸向對方的臉龐,怪物頓時被打得牙齒碎裂,身軀一晃,跌了開來。

  他還待繼續將石頭砸向旁邊,那首領持著長弓朝他的胸口一點,頓時有股冰冷刺骨寒意席捲過來,全身麻木,動彈不得。那被岩石砸了腦袋的怪物竟然沒死也沒暈,吐了口鮮血站了起來,怒衝衝地想要撲來,卻被首領一個手勢止住了。

  周圍怪物像是在恥笑被周治砸傷的同伴,指指點點,轟然怪笑。

  那首領冷哼一聲,俯下身體,用左手翻開周治的嘴唇看了看牙齒,又伸出利爪脫下那只剩下的耐克鞋,好奇地瞧了幾眼,抬頭快速地說了幾句,幾名怪物點點頭,上前各自抓住周治手腳,就這麼將他抬了起來。

  周治被那股寒氣給封住了氣血,除了眼睛還能轉動,身體不聽任何使喚,只能任由處置,面對著發生的一切,他意識到另外一種可能的存在,也許之前他錯了,這並不是幻象,他沒有發瘋,而是在他身上發生了難以解釋的事件。

  這座神秘的森林,這些殘忍的怪物,以及那詭異的海灘貝殼,這些都決不可能發生在他那個世界裏,也許他早就不存在那個世界裏了,也許這裏只是死後的世界,也許這裏就是個地獄。

  可是既然我死了,為什麼還會饑餓,還會受傷,為什麼還會痛苦,還會恐懼?難道地獄就是這樣?他突然想到了關於十八層地獄的神話記載,那些被抽筋、剝皮、下刀山、滾油鍋,不都是怪物們所幹的事情麼?

  他不甘心,他真的不甘心,自問從來沒有做過任何出格的事情,也沒有過任何褻瀆神靈的舉止,這樣的懲罰怎麼會降落在自己頭上,二十來歲就患有腦癌已經何其不幸了,死了還不放過他,上天還要折磨到他什麼時候?

  他實在太疲憊了,一路自憐自哀,也不知道什麼時候迷迷糊糊昏睡過去。

[ 本帖最後由 bradshaw 於 2008-8-22 03:42 編輯 ]

加入屬於你的卡提諾

line

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卡提諾論壇
加入好友
長篇小說
加入好友
言情&BL
加入好友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文章推薦

一篇5苦勞值,上限50苦勞值 (請先登入)

問你喔

你覺得網站好用嗎?
邀請您填寫網站易用性調查 快速填寫>>

返回列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