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返回列表
»

[玄幻奇幻]

[玄幻] 魔獸領主 作者︰高坡 (已完結)

複製鏈接     關閉
line
avatar
2549620 817 266
本帖最後由 sagar 於 2010-9-8 18:52 編輯

第一卷 特拉斯森林  

第一章 滴血馴化

    “從萬年苗疆古墓挖出的玉塔,大家走過路過,不要錯過啊!”下班時刻,一名苗民打扮的黑臉中年人站在公交車牌下聲嘶力竭地大喊大叫,迎來一片白眼。

    “多少錢?”楊凌本想擦身而過,但見所謂的玉塔做得還挺精致,不由得想起了整天纏著自己要玩具的小佷子。

    “不貴,兩百八十塊,可以保佑你和家人身體健康,工作順利,萬事如意”

    “五塊錢!”楊凌松松脖子上繩子般的領帶,打斷滔滔不絕的騙子,“不賣拉倒!”

    剛找到畢業後的第一份工作,工資還不知猴年馬月才能到手,楊凌現在是真正的月光一族。也許從明天開始,吃五塊錢一頓的路邊快餐是不錯的選擇,如果還不行,那就只有白開水送饅頭了

    一番討價還價後,楊凌以十塊錢的價格買下了玉塔,還要求附送了一個標價八塊錢的帆布袋。他一臉輕松,苗民則苦著臉嘟囔幾句,這玉塔幾年都賣不出去,連收破爛的都嫌重,無奈之下只好跳樓大甩賣了。

    下班時刻,公交車簡直就是一大瓶人肉罐頭,人們腳踫腳,彼此緊緊地擠在了一起。為了趕上姍姍來遲的公交車,為了早點到家,白天小資般的淑女們也顧不了那麼多了,不惜和眾多汗流浹背,或高或矮的臭男人們緊緊地擠在一起。

    擠在楊凌面前的,是一個身穿黑色套裝的精致女人。臉上畫著淡妝,眉毛細長,但從他的角度看下去,可以看到一絲絲若有若無的修刮過的痕跡,當然,還有一道若隱若現的乳溝。天氣炎熱,女人們都穿得很少,春色無處不在,何況是在肉貼肉的公交車上。

    不知什麼時候,楊凌感覺手里的玉塔散發出了一股股熱氣,湊巧的是,塔尖不偏不倚,剛好頂在了前面那個女人高翹的屁股上。他本人沒什麼,但很快,套裝女人就感覺到了異樣。

    隨著有公交車的顛顛簸簸,套裝女人感覺屁股上傳來了一股股熱流,似乎有一根硬邦邦的家伙在死死頂著自己。要命的是,自己艱難地往前移一寸,那東西也跟著頂進一寸,並且越來越燙。那種感覺,就像是

    回頭瞪楊凌一眼,見他裝作若無其事,套裝女人又羞又氣,滿臉通紅。想罵又不知該如何開口,忍又忍不下去,偏偏躲又躲不開。背後那根東西越來越燙,撩得她心如鹿撞,羞愧難當。

    萬一流出來怎麼辦?

    套裝女人踹揣不安,感覺下班前剛換的‘護舒寶’幾乎就要被後面那根東西捅出一個洞來。她今天只穿了一條薄薄的套裙,萬一流出來,絕對一染一大片,把人羞死。

    羞恥、焦急、恐懼、憤怒、無助

    套裝女人百感交集,雖然下一站就到家,但她感覺就像度日如年,號稱豪華空調車的速度比蝸牛還慢。後面那根滾燙的東西的尺寸,讓她想到了一頭驢,一頭特大的變異驢。

    “小姐,你沒事吧?”無意中看到套裝女人臉色通紅,不時回頭看著自己,楊凌還以為她抓不到扶手,被人群擠得渾身不舒服,好心地說道︰“如果不舒服,那你到後面來,我到你前面試試!”

    到前面試試?

    套裝女人差點當場暈倒,這個男人看起來眉清目秀,但實在是太無恥了。在自己身後頂了半天,現在居然大言不慚,要到自己前面試試!莫非,現在的公車色狼都升級為公車流氓了?

    “嘟”

    公交車一個急轉彎,整輛車瞬間往左一傾,在慣性的作用下,人們擠得不可開交。套裝女人感覺身後那根東西像錐子般刺進來,死死頂住了海綿般的‘護舒寶’,鮮血一點一點地滲透了出去。

    “你這個色狼,卑鄙,無恥,下流的大色狼!”感覺身後那根東西像熊熊燃燒的火把般越來越燙,套裝女人實在是忍不住了,恨不得找把剪刀用力剪下去,讓身後可惡的楊凌做二十一世紀第一個太監。

    卑鄙,無恥,下流的大色狼?

    套裝女人這麼一叫,別說身旁的男男女女,就連開車的司機都好奇地回頭看過來,差點就把一個闖紅燈的老女人撞飛出去。

    我是色狼?

    看看淚盈滿框的套裝女人,再看看擠得無處可放,剛好頂在她屁股上的玉塔,楊凌搖搖頭。本來只想買個玩具,現在倒好,鬧出了這麼一個天大的笑話。

    “小姐,你是說這個燙乎乎的大家伙麼?”在人們的注視下,楊凌把溫度異常的玉塔舉起來。

    燙乎乎的大家伙?

    親眼目睹楊凌把玉塔從套裝女人屁股後舉起來,人們恍然大悟,隨即哄堂大笑。至于氣憤的套裝女人,霎時間臉色比豬肝還紅,恨不得車上有條縫鑽下去,剛到站就像逃難般跳下車門。

    順利洗脫色狼的罪名後,楊凌對燙手的玉塔好奇不已,一到家就放到破爛的二手電腦桌上仔細觀察。

    玉塔通體漆黑,雖然只有筷子般長短,但表面刻滿了圖案。有匍匐在地上,篤誠祈禱的祭祀;有舉手吶喊,狀若瘋狂的苗疆土著;還有許多凶猛的野獸,其中就包括了幾條張牙舞爪的五爪金龍,全都栩栩如生。

    此外,塔尖上還有一絲絲血跡,散發出一陣陣淡淡的血腥味。想起羞愧不已的套裝女人,想起她那染了片片血跡的短裙,楊凌隱約明白了怎麼回事。想起她高翹的臀部和若隱若現的乳溝,心中不由得一蕩。

    “嘖嘖,比菜刀還硬,這到底是什麼玉石做的?”用切肉的菜刀刮幾下後,見沒有絲毫劃痕,楊凌不可思議地看著神秘的玉塔。失神之下,菜刀一不小心在右手食指上劃了一下。

    “說什麼保佑身體健康,媽的,真晦氣!”

    楊凌搖搖頭,準備把玉塔放到一邊。不料,帶血的右手剛按上去,玉塔就發出一道耀眼的亮光,通過傷口瘋狂吸收他體內的鮮血,像強力PU膠一樣死死粘住他的右手。更詭異的是,眨眼就憑空出現了一道肆虐的龍卷風。

    被卷到半空後,楊凌驚恐地發現四肢僵硬,渾身麻木,緊跟著腦袋一陣撕裂般的劇痛,瞬間就失去了知覺。湊巧從門外路過的房東大叔目瞪口呆,看著猶如黑洞般吞噬楊凌,卻不卷走其余物品的龍卷風,‘啪’的一聲摔到不知多少年沒洗過的走廊上。

    朦朦朧朧中,楊凌做了一個古怪的夢,夢見一名古老的祭祀在原始森林中四處游走,眉心處有一塊奇怪的塔形印記。

    剛開始的時候,每遇到凶猛的野獸,祭祀就咬破食指滴血在猛獸頭上,馴化張牙舞爪的猛獸;到後來僅僅捏一連串手印就隔空降服猛獸,手印越來越快,也越來越玄奧。最後甚至呼風喚雨,上天遁地,像傳說中的神仙一樣強大無比。

    不知過了多久,楊凌感覺一陣冰涼,慢慢地睜開了眼楮。

    湛藍的天空飄著幾朵時聚時散的白雲,清澈見底的小溪蜿蜒曲折,從參天大樹蜘蛛網般的根部流過,附近不時傳來幾聲“嘎、嘎、嘎”青蛙般的叫聲。顯然,這里不是附近進門就得兩塊錢的破公園,更加不是出租房後面那個養雞的小山坡。

    看著周圍的參天大樹,楊凌不可置信的揉揉眼楮,雖然老家的山上到處都是針葉松樹,但他從沒見過這麼高大的松樹。樹干卡車般大小,估計十幾個人也無法環抱,裸露在地面上的樹根像蜘蛛網般密密麻麻,隨便一根就比自己的腰身還粗。

    “西雙版納原始森林?”在大腿上掐一把後,楊凌明白這不是自己的幻覺,也絕對不是在做夢。

    回過神後,楊凌搖搖頭,蹣跚地走到清澈的小溪旁。剛想洗把臉,突然渾身一震。只見自己的眉心處不知何時多了一塊塔形印記,跟夢中的祭祀一模一樣。再仔細一看,塔尖上有一丁點若有若無的血跡,似乎正是從苗民手上殺價買來,差點讓自己成了一個大色狼的玉塔,只是縮小了十幾倍而已。

    見鬼了?

    就算神經再大條,他也不由得目瞪口呆,不明白塔形印記從何而來,也不知道怎麼會被黑洞般的龍卷風卷到這個古怪的地方。隱隱約約間,感覺一切似乎都與所謂從萬年苗疆古墓挖出來的玉塔有關。

    百思不得其解之下,楊凌捧起清澈的溪水洗了幾把臉,精神一振後听到一陣若有若無的嘶叫聲,同時,還聞到一絲淡淡的血腥味。好奇地趕過去一看,立馬就頭皮發麻,只見一群拇指般大小的變異大黃蜂正圍著一頭犀牛般的巨獸肆意撕咬,一口就咬下一大塊肉。

    劇痛之下,犀牛瘋狂地四處亂撞,像推土機一樣撞倒一棵棵幾人環抱的參天大樹,無奈可怕的大黃蜂像吸血的蒼蠅一樣緊追不放,怎麼都甩不掉。

    大黃蜂頭上長了一只鋒利的黑角,每次從半空中俯沖下去都像刺刀一樣在犀牛身上扎出一個洞。緊跟著鋒利的牙齒一咬,就連皮帶肉撤下一大塊,痛得犀牛聲嘶力竭地大聲哀嚎。

    慌不擇路之下,犀牛筆直地沖到了楊凌藏身的灌木叢前。就在他擔心會不會被瘋狂的犀牛踏成肉泥的時候,這頭拖拉機般大小的猛獸‘ ’的一聲摔倒在地上,再也沒有力氣站起來。

    定神一看,楊凌身上的汗毛一根根全都豎了起來,只見犀牛前腿關節的肌肉不知什麼時候已經被大黃蜂啃光,露出一大截慘白的腿骨。

    接下來,楊凌目睹了毛骨悚然的一幕。只見密密麻麻的大黃蜂緊緊地撲到犀牛身上撕咬,‘ 嚓、 嚓’的聲音此起彼伏,不久,就把龐大的犀牛活活啃得精光。除了一灘鮮血,連根毛都沒有留下。

    非洲食人蜂?

    大驚之下,楊凌趴在地上緩緩後撤,小心翼翼,唯恐引起大黃蜂的注意。退出十幾米後,剛想站起來狂奔而去,不料‘啪’的一聲輕響,一不小心竟壓斷了一根拇指般大小的枯枝。

    “不好!”楊凌大驚,抬頭一看,只見一只斥候般的大黃蜂像陣風一樣撲了過來,鋒利的牙齒清晰可見。

    死無葬身之地?

    看著越來越近的大黃蜂,楊凌冷汗直流。連皮粗肉厚,力大無窮的犀牛都不是對手,自己就更不用說了。打不過又跑不掉,怎麼辦?

    生死關頭,楊凌突然想起了夢中神秘祭祀的動作,鬼使神差地咬破食指,死死按在撲過來的大黃蜂頭上。剎那間,大黃蜂身上銀光大作,浮現了一個個神秘的符文,然後在他的手臂上乖乖地停了下來。

    雖然僅僅滴了一滴鮮血,但楊凌感覺全身的精血仿佛瞬間就一泄而空,筋疲力盡,頭暈腦轉。與此同時,隨著一股炙熱的感覺透體而入,眉心處的塔形印記一燙,緊跟著腦海里就多了一段陌生的記憶。

    模模糊糊中,楊凌感覺來到了一個神秘的空間。一座高聳的巨塔面前,異變的大黃蜂正在歡快地上下翻飛,看到自己的身影後興奮地飛了過來。

    巨塔的大門上方刻著“巫塔”兩個龍飛鳳舞的古字,塔身刻滿了各種圖案。有神秘的祭祀,有凶猛的野獸,全都栩栩如生。尤其是頂部那幾條張牙舞爪的五爪金龍,更是呼之欲出,甚至還能隱隱听到它們雷鳴般的咆哮。

    好奇之下,楊凌輕輕推開玉塔的大門,身後,馴化的大黃蜂興奮地跟了進來。大門後面大霧彌漫,隱隱約約看到一塊一人高的方尖碑,上面刻滿了蝌蚪般的古漢字。

    “混沌巫塔,得天地之造化,奪日月之精華…”楊凌竭力辨認方尖碑上的古字,“混沌巫術,以精血為引,奪魂煉魄”

    當年,為了追一名中文系的校花,他背誦了無數古詩,順帶認識了不少七拐八彎的古漢字,沒想到現在卻派上了用場。

    方尖碑前面是一段解說,接著是一段玄奧的口訣,最後是一幅幅動作古怪的浮雕。一眼看上去,楊凌就有一股似曾相識的感覺,似乎跟夢中祭祀馴化猛獸的動作差不多,

    仔細辨認半天,楊凌大概明白了怎麼回事。原來,方尖碑記載了一種神秘的巫術,共分血巫、靈巫、地巫、天巫、神巫、魂巫和巫神七重境界。巫力越深,馴化野獸的速度就越快,能馴化的野獸的數量和等級也跟著越高。修煉有成後不僅可以馴化各種猛獸,還可以吸取它們的能量和煉化它們的靈魂,甚至可以像夢中祭祀那樣呼風喚雨。

    沉思片刻,楊凌明白自己得到巫塔後無意中成為了剛剛入門的血巫,雖然離強大的巫神就像天和地那麼遠,但畢竟跨過了修煉巫術的門檻。不僅僥幸地逃過一劫,還鬼使神差地用鮮血馴化了一只蝗蟲般的變異大黃蜂。

[ 本帖最後由 遙控骰子 於 2008-8-21 03:01 編輯 ]
  • 3評分人數

  • +22經驗值

  • 評分理由
avatar   練邪真 +10 08年早期的穿越種田文 先祖傳承好棒棒的外掛碾壓異界 一路順暢的無腦龍傲天流.
avatar   gene33221 +4 和招喚千軍很像
avatar   david91776 +8 嘴角不爭氣的上揚

查看全部評分 我要評分

加入屬於你的卡提諾

line

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卡提諾論壇
加入好友
長篇小說
加入好友
言情&BL
加入好友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文章推薦

一篇5苦勞值,上限50苦勞值 (請先登入)

問你喔

你覺得網站好用嗎?
邀請您填寫網站易用性調查 快速填寫>>

返回列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