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返回列表
»

[遊戲競技]

[競技] 我踢球你在意嗎 作者:林海聽濤 (已完成)

複製鏈接   關閉
line
avatar
18824 53 3
正文 第一章 夏天結束了
    暑假很快就要結束了。這個夏天發生了很多事,有些事張俊沒搞清楚或者還沒有完全搞清楚,這個夏天就結束了。時間過的真快,兩個月的暑假,就那麼一眨眼…… 太陽很變態的在天上炫耀它的熱量,現在正是正午時分,路上行人很少。張俊就這樣站在太陽底下,一動不動的想心事,他似乎對著炎熱熟視無睹,但是……

    「報紙一塊二一份。你到底要不要?」賣報的老太婆不耐煩的問他。

    張俊這才回過神來,付了錢走人。

    回到家,發現楊攀正在屋裡等他。楊攀是張俊從小玩到大的好好朋友,他們兩人在一塊從來都是無話不談的,當然談足球最多,「臭味相投」嘛!但是今天有些不同,只聽見楊攀在說,平時話很多的張俊卻沉默寡言的。楊攀也感到了這異常的氣氛。「你怎麼了?」

    「我要轉學了。」張俊盡量讓自己的聲音聽起來很平靜。

    「轉學?」楊攀可一點也平靜不下來,他叫了起來。「我們剛剛還在一起拿了個全國冠軍呢!開拓的校史陳列室裡還擺著冠軍獎盃呢!你卻說你要走了?!」

    「我也不想,可這是我媽決定的,她說學校離家近,方便。」

    「球隊怎麼辦?你說過的話還算不算數?」

    張俊彷彿又回到了今年夏天,他和他的隊友們在青島獲得了全國初中生足球錦標賽的冠軍。晚上,興奮的他對他最要好的幾個朋友說:「我們高中還在一起,一起去拿高中的全國冠軍!」

    「說得好!去拿高中的全國冠軍!」朋友們高聲和著。燈光映著每個人的笑臉,是那麼的清晰。

    但現在才一個月不到,就成了這麼一種局面。說過的話還在耳邊迴響,是誰違背了諾言?

    張俊痛苦的搖搖頭:「我不知道!」

    好半天,楊攀才說出一句話:「哪所學校?」

    「曙光高中。」

    「好吧,既然都決定了。我會常去看你的。」楊攀起身要走了。張俊把他送到門口。「明天我找你踢球,別放我鴿子!」楊攀甩下這句話走了。

    張俊看著學校,到處是花園,樹林,如果在放點小動物啊,遊樂設施之類的啊,就可以買票作遊樂場了。真不愧是庭院化的學校。這就是他將要呆上三年的學校,體育場很一般,只有一面三層的看臺,和一個低矮的主席台,連遮雨棚都沒有的。張俊歎了口氣,好好學習吧!還要考大學的啊!

    教室在主教學樓的第二層東頭,教室外面圍了不少學生的家長。張俊的父母沒有來,媽媽要做生意,爸爸成天不知道在幹什麼,到現在了,還沒有一個固定工作。好在媽媽生意很好,家裡還不至於成為每年春節領導看望的困難戶。

    教室裡坐了不少人,這些就是以後他要相處的同學們。他隨便挑了一個座位坐下,門口進來一個年輕人,年齡大約在二十八,九歲的樣子。來人走到講台上,拍拍桌子,底下就靜了下來。「我是你們的辦主任。」

    台下的人端正了姿勢。

    「我姓梁,叫梁柯,教體育的。很高興可以做大家的班主任。下面大家都做個自我介紹吧,認識認識。」

    於是,同學們就一個接一個地站起來坐自我介紹。論到張俊了,他站起身來:「我叫張俊,來自開拓中學,愛好踢足球。」

    休息時,梁柯一邊回答家長的提問,一邊不時的瞟向在不遠處的張俊。


正文 第二章 轉校生
    折磨人的軍訓終於結束了,高中的學習生活開始了。新老師,新同學,新課本,新的三年,張俊和所有人一樣對高中懷著期待。

    曙光中學,是個環境比較寬鬆的學校,這裡的人好像都受了著花園式環境的影響,都很好相處,加上張俊不是一個內向的人,很快他就有了不錯的朋友。

    「張俊!」一個大胖子叫道。

    「阿彪?!」阿彪是這個胖子的外號,他本名叫劉琪。他業餘是學鋼琴的,張俊只要一想起186cm,108kg的劉琪坐在鋼琴前面彈鋼琴,就會覺得好笑。而鋼琴界有一個很有名的鋼琴大師,叫理查德·克萊德曼,因此張俊就給劉琪起了一個「理查的·克萊德彪」的外號,後來嫌太長,就直接叫「阿彪」了。當然,劉琪本人是反對這個外號的。

    聽見張俊叫他的外號,劉琪加速向張俊撲來。

    張俊向旁邊一閃,躲開了。「什麼事?這麼興奮?」

    「聽說咱們班下午要轉過來一個新生!」

    「那又怎麼樣?」

    「你怎麼糊塗啊?全班就剩下我旁邊還有一個空座位了。如果轉來一個美女的話,肯定坐我旁邊。那我不久爽呆了嗎?哈!上課時我們聊天,放學了我送她回家!」劉琪開始陷入美好的憧憬中了。

    「就你那樣?是美女都沒你嚇跑了!」

    「你說什麼?」劉琪向張俊撲來,卻被張俊靈巧的閃開了。

    「別想逮到我,我可是踢球出身的!」

    「你說,咱們學校為什麼就出不了美女呢?」劉琪趴在走廊欄杆上向下望,「剛入校時我就把這學校的女生都偵察過了,結果令人慘不忍睹!尤其是咱這一屆。」劉琪憤憤地說。

    「你會不會有失誤呢?比如漏掉了一些。」張俊指著樓下走出來的一個女生說。劉琪瞟了一眼,不屑地說:「身材好的女孩滿大街都是。如今的女孩是:後面看想犯罪,側面看想越會,正面看得……」

    他正說著,那個女孩轉過身來,劉琪馬上就閉嘴了。

    一會兒,那女孩子走了。「我收回我剛才說過的話!」劉琪興奮地說,「她是美女!千真萬確!」

    張俊也呆住了,那個女孩,在陽光底下站著,好像渾身都在發光,簡直就是仙女!他們倆就這樣一直站著發呆,直到上課鈴打響。

    中午放學,劉琪摟著張俊的脖子,神秘兮兮的對他說:「我幫你打聽到了,那女孩是樓下高一·二班的,叫蘇菲。很像外國人的名字吧?」

    「幫我打聽?」

    「我知道你對她……有那個!是吧?」

    「不是,我……」

    「你聽我把話說完!蘇菲決定當咱學校足球隊的經理人耶!聽說學校很多社團都在搶她,沒想到讓最爛的足球隊搶走了。很多社團都不怎麼服氣呢!你想啊,哪個社團要是有她的參加,那人還不都瘋了的報名?會員費不就大大的了嗎?」

    「聽你說的,學校好像都鬧翻天了,我怎麼不知道?」

    「你那種對社團活動不關心的態度,怎麼會知道這些社團內部機密?我還是托一個夥計忙我打聽的。」

    「問題不在這。你為什麼說是幫我打聽的她的消息?我看是你對她有……那個吧?」

    「你認為這有可能嗎?」

    「怎麼不可能!這身材,多有安全感!現在女孩子就喜歡有安全感的男孩。你正合適,哈!」張俊拍拍劉琪的大肚子,笑道。

    「開什麼玩笑?!我知道你對她有意思。我是誰?我能看不出來?所以我就送個順水人情給你。別說你不要噢!」劉琪指著張俊張開的嘴巴。

    張俊又把嘴閉上了。

    下午上學時,張俊見劉琪顯然是有備而來的。頭髮精心梳過,還打了摩絲,板褲,襯衫,還有擦得可以當鏡子使的皮鞋,還真有一點「理查德·克萊德彪」的架勢。

    班裡有不少人都聽劉琪說了下午要來一個美女,現在又見劉琪穿成這樣,說法自然得到了證實。所以,預備鈴一打,班裡就靜了下來,男生們都在期待著。班主任梁柯終於來了,劉琪興奮的在座位上東張西望。

    「今天,咱們班轉過來一位新同學。」

    底下的眼睛充滿了期待。

    「下面讓他和大家見個面。」梁柯揮揮手,一個男孩背著書包走了進來。

    「我叫楊攀。從開拓中學轉過來,喜歡踢球。希望能和大家做個好朋友。」男孩說道。

    台下先是鴉雀無聲,緊接著就爆出巨大的哄笑聲,所有人都在扭頭看坐在後面的劉琪。而劉琪在哄笑聲中把頭越埋越低。

    張俊沒有笑,他驚訝的看著講台上的楊攀,楊攀正衝他眨眼。

    「你就坐在劉琪旁邊吧。」梁柯指指教室的一角。教室裡又是一陣笑聲。

    楊攀坐在位子上,劉琪馬上抬起頭來,伸出了手:「你好!我叫劉琪。愛好彈鋼琴,籃球。我們很快會成為好朋友的。」

    「為什麼要來這兒?在開拓好好的不呆。」張俊問楊攀。

    「咱倆從小學到初中都在一起,高中怎麼可以分開?所以我決定轉學。來這學校時,我問他們張俊在哪個班,他們說你在三班。我就來了。」

    「那劉鵬和袁剛呢?他們會希望你走?」張俊問。

    「當然不願意了!他們三天兩頭來找我,問我是不是忘了當初咱幾個人說的話了。我就說,張俊那小子先跑路了。現在三缺一,有我沒我還不一樣?」

    張俊覺得有些心痛,他一個人的離開,卻導致了四個人的夢想成了碎片。

    楊攀接著說:「他們不願意也沒辦法了,我轉學手續都辦好了。開拓的教練還想留我。被我拒絕了。我問他:『當初張俊走的時候,你為什麼不留他?』他就無話可說了。而且了,這學校離家確實很近。聽說球隊爛了點,不過不要緊。我來就可以了!」楊攀說的激情澎湃,張俊卻一言不發。

    「你真的不想踢球了嗎?」楊攀問張俊。

    「偶爾踢著玩玩還可以,可要我加入校隊,天天訓練,打比賽,恐怕……」

    看見張俊的樣子,楊攀深深歎了口氣。


正文 第三章 集合
    曙光高中不是寄宿制的學校,因此中午放學之後,校園裡就會很靜。此時的校園在綠樹紅花的環抱下,還真像一個公園。就連廁所都在那從中笑。

    很安靜的校園裡突然傳出來一聲慘叫。一個人跌跌撞撞的從廁所了跑出來,狼狽不堪的逃走了。

    在他身後又出來一個人,此人一身怪異服裝,嘴裡還叼著根煙。「真不愧是庭院化的學校!連廁所的空氣都這麼新鮮!」他在花壇前伸了個懶腰。

    懶腰還沒伸完,花壇中突然跳出幾個身強力壯的老師,如神兵天降般出現在他眼前。這一幕把他驚呆了,他還沒明白過來這是怎麼回事,就被按倒在地。

    「好小子!剛開學就打架!」

    「還抽煙!」

    「按緊點!別讓他跑了!」

    ※※※

    政教處。

    「任煜地!」一個四十幾歲樣子的老師板著臉盯著剛被送來的學生。

    「你讓我怎麼說你?開學才幾天?你就又打架,又吸煙!上課不聽講,頂撞老師。還穿得這樣怪模怪樣的。你看看你,還有個學生的樣子嗎?要不是我和你爸爸是老朋友,你犯的這些錯,可以讓你被開除好幾回了!喂,你有沒有在聽啊?」

    任煜地隨便哼了一聲。但政教處主任溫久成接下來的話卻讓他精神一振。

    「期末考試的時候,要是有三門以上不及格的話,就要留級,這是誰也沒有辦法的事情。但是,學校為了推廣素質教育,還有一個針對這個的規定:如果該生在其所參加的學生社團活動中表現突出的話,以上規定可以無效。如果其在市一級的活動中取得前四名的成績的話,高考可以加分。到底怎麼辦,你好好考慮一下吧!」

    任煜地是滿懷著希望走的。真不愧是老爹的好友,把話說得這麼明白。

    溫久成站在窗口前看著任煜地走遠了。

    「真的能行嗎?」

    「一定可以的,政教處主任說的話,又那幾個不相信的?」梁柯不知什麼時候站在了溫久成身後。

    「我不是說他。我是懷疑球隊真的可以進四強嗎?」

    「……」梁柯愣了一下,然後連忙說到:「不會有問題的!」

    「那麼……姑且相信你吧!」

    「喂喂,對手下有點信心吧!」

    ※※※

    楊攀已經加入了足球隊。每天下午的最後兩節自習課,他都不在教室。而是在球場上訓練。教室裡很亂,因為班主任梁柯就是球隊的教練,他要負責球隊每天的訓練,自習課就沒法在這裡監督了。張俊在讀書,一張紙條傳了過來:「別裝樣子了!大哥!過來聊會兒。」是劉琪寫的。「哼!還說我!有事不會直接叫我嗎?寫什麼紙條子?」他回了一張:「不,我要學習。」

    一會兒,又過來一張:「我服了你了!足球隊在訓練,不去看看嗎?楊攀今天上午給我說的,他有必殺,要在今天下午的訓練中使出來。」

    張俊知道楊攀所說的「必殺」是什麼。他回道:「看過N遍的了。別在打擾我了,我要學習!」

    過了一會兒,又扔過來一張:「最後一句:你去死吧!」

    張俊把紙條揉掉,重新做那令他頭疼的數學作業。

    ※※※

    球場上。

    楊攀剛才那一腳驚呆了在場的所有人。守門員站在原地動都沒敢動一下,球門在不停的輕微晃動著。

    「三十米的遠射……有這樣的威力……他真的是高一學生嗎?」梁柯在心裡問自己。

    所有人半天沒說出一句話來。

    看著楊攀,一個大膽的念頭突然在梁柯腦子裡冒了出來。

    ※※※

    體育課上。梁柯突然宣佈今天這堂課不上了,大家要按照他所說的來做。於是張俊奇怪的看著班裡的女生不停的在練習喊一個人的名字「楊攀!楊攀!」。他搞不懂這是什麼,這個任務也沒有男生的份,所以他就拿起一個球獨自顛起來。「張俊!」劉琪在喊他,「看我的轉身投籃!」球砸在籃筐上,彈了出來。「XX的!這籃筐是歪的!」

    張俊把足球顛得很高,球落下來的時候,他用腳背一搓,足球畫了一條弧線,飛進了劉琪剛才投球的那個籃筐。空心!

    劉琪看傻了:「不是吧?這樣也行?」

    「蒙的。」

    ※※※

    「張俊,有人找!」一個同學在門口大聲喊道,那人的面部表情非常豐富。

    張俊走出去,發現是蘇菲。一身淺色的校服,猶如在人海中亭亭玉立的荷花。

    蘇菲轉過身來,看見張俊,衝他一笑,從身後拿出一封信:「我代表足球隊來給你送這封信。」

    張俊沒有馬上接過來。

    「他們……噢,不!是我們!」

    蘇菲用手捂嘴的動作讓張俊笑了起來。

    「我們需要你加入曙光中學的足球隊。我們需要你!」她說此話時的表情,讓張俊根本不會想到這句話蘇菲練了多少遍。

    「下午有訓練,來參加啊!」蘇菲看著張俊的臉說。

    「……」

    「不說話就是默認了哦!默認了就得要來哦!」蘇菲帶著完成任務的輕鬆轉身欲走,卻被張俊叫住了。

    「我想問你個問題,可以嗎?」

    蘇菲疑惑的點點頭。

    「這個學校的球隊很爛,你為什麼要去當經理人呢?你能得到什麼快樂嗎?」

    蘇菲愣了一下,然後笑道:「不為什麼。因為我喜歡足球啊!」

    ※※※

    下午的體育課上,梁柯帶著男生上球場打起了分隊比賽。張俊和楊攀被分開了。兩個人的表現也大為不同。楊攀表現得很活躍,憑借自己的速度和技術,頻頻威脅對方的球門。張俊則顯得心事重重,放不開手腳,好幾次關鍵的時候都出現了失誤。

    楊攀因為入選了校隊,顯然成了隊裡的核心人物,隊友有球都傳到他腳下。初中全國大賽的助攻王卻成了攻城拔寨的射手。相反,張俊一連幾次失誤,一付衰像,讓人覺得他是說的比踢的好,漸漸的球就不怎麼傳給他了。一開始,他一個人孤零零的站在對方半場,到後來,他乾脆到後面當了後衛。於是,初中全國大賽的最佳射手淪落到了當後衛的地步。

    楊攀一次勁射先的一分。他恰恰是晃過了張俊。失球的一方很懊惱,雖然是是踢著玩的,但輸了球總是很沒面子的事,所以大家一致指責張俊。

    球傳到前場,再倒進禁區,被後衛解圍到了禁區外。張俊突然迎著球衝了上去,大喊一聲:「我的!」那氣勢震住了所有人,連楊攀也是好久沒見到張俊有這種表情了。

    抽射!

    守門員做出了撲救的動作,卻沒見球過來。

    張俊的腿掄空了。

    楊攀是最先反應過來的,他接到球,帶著高速向對方的球門衝去。張俊一方的人都傻了,眼睜睜的看著楊攀第二次把球送進自己一方的大門。這下人們都不知道該是笑還是哭了。張俊自己都覺得很沒面子,他一個人就站在場地中間,好不尷尬!

    蘇菲的那句「因為我喜歡足球」在張俊腦海裡轉來轉去。他覺得自己踢了快十年的球了,對足球的熱愛還比不上一個女孩子。真丟人!張俊越想越氣,對著地面踢了一腳。卻大叫一聲,捂著腳坐在了地上。他眼睛死死盯著他剛才踢過的地方,那裡,有一塊磚頭從地下冒了出來。

    ※※※

    在高一·五班的教室裡。

    「安柯,學生社團報名的名單我下節課就要交上去了,你還沒有什麼打算嗎?」班長問一個坐在窗邊的高大男生。

    「班頭兒,跟你說過很多遍了,我不想加入任何社團,不想!」安柯不耐煩的說。「你怎麼老來問我啊?班裡不是很多人都沒報名嗎?」

    「我只是覺得你這身材不去參加什麼籃球隊,足球隊的太可惜了。」

    「不需要你關心!」

    「這麼說,今天下午的足球隊訓練你也不去了?」

    「那是……你告訴我這個幹什麼?」

    ※※※

    今天早讀時,梁柯告訴班裡的學生們,下午自習課時全都到球場上去。

    下午第四節課,球場上的女生的加油聲很遠就可以聽到。足球隊的訓練正在進行。

    安柯在走向球場的時候,還在不斷的安慰自己:「我不是去看什麼足球隊訓練的,這是去看美女哦!不要誤解了!」他站在人群後面,他188cm的身高,即使不擠進去,也可以將場內的情況看的一清二楚。

    球隊正在進行射門訓練,不管用什麼方式(當然,犯規不可以。)把球射進球門。

    「楊攀!」梁柯喊道,「該你了!」

    楊攀舉了一下手,很瀟灑的走向球。幾乎是同時,場下的女生開始了招牌一般的尖叫:

    「楊攀!楊攀!」

    此情此景,在一個自稱「花蝴蝶」的人心中,是多麼的傷自尊啊。安柯不屑的說道:「他算什麼?」

    這一句,很輕,可確是讓那些正在喧鬧的女生們聽見了。他身邊的幾個女生馬上轉過身來,把機槍的槍口對準了安柯。

    「你才算什麼東西呢!看這就傻!」

    「就是,尖嘴猴腮的,一看就不是什麼好東西!」

    「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那德行!」

    ……

    可憐的安柯。一群女人在一起的聲音,可以讓一頭健壯的牛口吐白沫而死;或是讓觀音菩薩動了殺人之心。連《大話西遊》裡的唐僧都要跪在她們面前說:「我對你們的敬仰猶如滔滔江水連綿不絕!又如黃河氾濫一發不可收拾!所以,我求求你們,不要再說了!!」

    安柯何時受過這種氣啊!平時他在女生們面前都是表現的微笑從容,風度翩翩,游刃有餘的。現在怒火燒掉了從容,恨意遮蔽了心志。他衝出女人堆,大喝一聲:「楊攀!」

    所有的聲音都消失了。

    楊攀轉過身來,面向安柯。

    「我和你一對一!我防你攻!輸者聽勝者的!怎麼樣?有膽接受嗎?」安柯指著楊攀大聲說道。

    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向了楊攀。

    楊攀微微一笑:「聽起來似乎不錯啊!」

    這一笑讓女生興奮起來,一時間,尖叫如潮。

    安柯換好衣服,戴上手套站在了球門前。

    「挑戰書是你下的,規矩就由我來定。我射門,你守門,直到你把我的射門牢牢抱在你懷裡,或者我進球,這才算結束。有什麼意見嗎?」楊攀說。

    在女生的「射死他!」「給他點厲害瞧瞧!」的喊聲中,安柯早已怒火沖天,喪失了理智。「隨便你!廢話少說!來吧!」

    兩人對視著。

    憤怒歸憤怒,當安柯站在門前時,他還是表現出了一個優秀門將所應有的一切素質。冷靜,沉著,良好的判斷力,對敵人的震懾力以及隨時準備撲出去的反射神經。

    楊攀沒有射門,而是轉身向中場帶球,快距離球門有三十米才停下來。

    坐在看臺上的張俊知道楊攀要遠射了。

    楊攀把球一趟,然後加速助跑,一腳力大勢沉的遠射。球如出膛炮彈般向球門呼嘯而去!

    安柯看見球從一個小黑點,突然變成一個近在咫尺的球,讓他吃驚不小。但守門員的本能讓他伸出了手。

    全場都聽得見那一聲巨響。安柯被打進了球門,但球卻彈了出來。張俊有些吃驚,楊攀的球打中了門將卻沒進門,這還是第一次。

    安柯還在地上躺著,球向楊攀飛去。楊攀衝到球的落點,一腳毫不留情的抽射,安柯眼看著這球進門,卻毫無辦法。

    儘管是第二次看見楊攀的射門,梁柯仍然感的到那種壓迫力,他再次相信自己的眼光不會錯,楊攀是個了不得的天才,他以後一定會成為曙光高中足球隊的核心!楊攀走到安柯面前。

    「我輸了,隨便你怎麼辦吧!」安柯有些沮喪的說。

    「那好。歡迎你加入足球隊!」楊攀伸出了手。

    「?」安柯不解。

    「是你自己在賽前說的:輸者聽勝者的。我的要求就是你加入足球隊。這麼多人都可以當見證人。」楊攀指指周圍圍觀的人群。

    「我好像有點上當的感覺。」安柯看著那些人們說。

    「可不許耍賴啊!」

    「就是,別耍賴!我們可都看著的!」圍觀的人們大聲喊著。

    「誰說我要耍賴了?加入就加入,有什麼大不了的?!」安柯站起來。楊攀終於露出了笑容,他一直擔心安柯會反悔。安柯甩著被球打疼的左手。

    「傷者了?」

    「開什麼玩笑?!力量還太小,再練練吧!」

    「我給你介紹我們的隊友!」楊攀拉起安柯向一直在旁邊看熱鬧的隊員們走去。安柯的身高在隊員們中間引起了一陣小轟動。很多人都問他是不是以前打過籃球,還有怎麼才可以長這麼高之類的問題。

    梁柯看著他們,心裡在想:「現在可就缺你了,張俊!」他抬頭向看臺望去,上面已空無一人。

    ※※※

    張俊把鞋脫了下來,腫起來的大腳趾已經消腫了,稍微彎曲了一下,沒有明顯的疼痛感了。

    「好了?」爸爸問道?

    爸爸張衛國,目前沒有正二八經的工作,自稱是攝影家。張俊從記事起,就記得爸爸經常扛著照相機到處跑,家裡的照片幾乎都是他拍的。

    「不清楚。」張俊不敢用勁。

    「你呀!都踢了快十年的球了,踢著磚頭弄傷腳這還是第一次。」爸爸繼續給他抹著紅花油。在家裡,爸爸是個鐵桿球迷,當初就是他讓張俊去學足球的。

    「張俊,你還打算繼續踢球嗎?」爸爸突然一本正經的說。

    「踢呀。這步還把腳給踢傷了嗎?」張俊笑著說。

    「說正經的!」

    張俊沉默了,這段時間他經常這樣沉默。

    「你真的喜歡踢球嗎?」

    張俊點點頭。

    「所以你心裡拿不定主意,是嗎?」

    張俊又點點頭。

    「張俊,你從小到大沒讓我和你媽怎麼費心過。但你有時太在意別人的想了。」

    「沒有啊!我怎麼會……」

    「別打岔!我是你爸!我會不瞭解我的兒子?太在意別人的想法的話,就只能傷害自己。所以,自己想做什麼就去做什麼吧!」爸爸拍拍張俊的頭走了。

    張俊用未受傷的左腳試著顛了顛球,感覺還不錯。他想起很久以前,第一次去學踢球的時候,教練對他們十幾個四五歲的小孩說:「要踢好球,就要把足球當作你的情人。」還很小的他們,都不知道情人是什麼意思。現在張俊才發現原來他是這麼的用情不專。

    ※※※

    「我給大家介紹一個新隊友。」梁柯對所有隊員說道,「張俊!」

    「大家好!」張俊向大家打招呼。

    隊友們中間響起了掌聲:「歡迎!歡迎!」

    張俊發現蘇菲站在梁柯身邊衝著他笑。

[ 本帖最後由 aa0120u 於 2008-10-1 20:54 編輯 ]

加入屬於你的卡提諾

line

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卡提諾論壇
加入好友
長篇小說
加入好友
言情&BL
加入好友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文章推薦

一篇5苦勞值,上限50苦勞值 (請先登入)

問你喔

你覺得網站好用嗎?
邀請您填寫網站易用性調查 快速填寫>>

返回列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