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

[都市言情]

小武傳奇 作者:混世VS魔王 (連載中)

複製鏈接
line
avatar
11400 46 1
小說簡介:

主人公小武,因為一次「神乎其神」的經歷,走上了一條原本與他絕緣的道路。

美女?自然不能缺少!財富?通過奮鬥他也站在了眾人之巔!權勢?良好的人緣讓他在官場橫行無阻!人擋殺人,佛擋殺佛!

輕鬆,刺激。這將是一本能為人在一天的緊張之後帶來一絲清涼的書,希望能與眾位共享……

正文 第一章:開學
    「小武,到N市了」。一大叔使勁推著旁邊一男子

    「啊?」,男子摟摟眼,好像還沒睡夠,「這麼快啊。」

    「別囉嗦了,快點!」中年大叔似乎很不耐煩

    小武趕緊起來,發現車窗口上到處是他的口水,趕緊汗了一個,「怪不得剛才下車的人都怪怪的看著我呢,原來不是我太帥了……」

    小武下車的時候,大叔已經拿好了行禮。小武趕緊過去拎住兩包,誰叫他是俺爹呢。

    「N市,老子終於來了……」,小武很想大聲喊出來,不過為了不進稀有動物園坐坐他還是克制住了自己。

    「怎麼樣,N市還行吧,幾乎可以比上咱們H市了,難怪是歷史名城。」大叔在一旁感慨著。「額!!」小武差點摔倒,「平時怎麼就沒見爸這麼厚臉皮呢,難道媽就是這麼被騙的?」小武暗暗想著,不過嘴上卻附和著大叔「是啊是啊,高見!」誰叫他掌握著鄙人的生活費呢。

    「是你個大頭鬼,」大叔很熟練的拍了下小武的頭,「你這小子什麼心思我還不知道,不就是想哄我開心多拿幾個生活費嗎,沒門!」「怎麼每次拍馬屁都會拍到馬腿上啊,看來我到底不是拍馬屁的料……是被拍的料,唉~痛苦,」小武一邊厚顏無恥的想著,一邊說「爸,我說的句句真心啊。天地可見,日月也一起見。」

    「好了好了,N市也不錯。不過好像就是暗了一點。」大叔也不開玩笑了,開始正色道。

    小武這才打量起N市來,「TMD,老子拚命讀了一年就是為了來N市啊,那高中,真不是人過的,大學不會讓我失望吧」小武美美的想著。印入眼簾的是一排灰色的建築,大街上很吵雜,街道兩旁的樹似乎也「痿」著,低低的站著。「不是吧,N市就這樣。難道歷史厚重點的都這樣?」其實也不能怪小武,小武很少出去玩,長這麼大出的最遠的地方也就是H市,儘管小武是H市人。

    「好了,快走吧,不然來不及了。以後有的是時間看。」大叔說了一句,就拉著小武走了。

    「爸,通知書上說會有校車來接的,我們去找找吧。」小武想起人生地不熟的,還是找到組織為上。

    「是不是那輛?」大叔問道。「果然是我爸,那麼遠都能看道。」,小武習慣性的送上糖衣炮彈。

    「那是,想當年在干校的時候……」大叔有點飄飄然,小武一見勢頭不對,立即喊道「爸,校車要開了……」說完立即遁走……

    「等等我,你個兔崽子。」

    來接待他們的是一中年女人,戴著副金邊眼鏡,厚厚的鏡片下眼睛咪成一條線,仔細打量著這兩位,似乎想要發現點什麼驚人的秘密

    「你們是來DN大學報道的嗎?」中年女人開口問道。

    「是啊,老師,我是從Z省過來的。」小武答道。

    「那好,坐那校車走吧。」中年女人似乎沒發現讓她驚喜的秘密,頓時也失去了興趣,無精打采的說道。

    「什麼鳥樣,老子欠你錢了啊。」小武恨恨的想道嘴上卻甜甜道:「謝謝老師。」

    說完就上了校車。

    車上已經坐了不少的人,都是一大一小的搭配。放好行禮後,小武就和大叔徑直走到最後的位子上坐下。小武看了一眼車上的同學,有喜有憂。喜的是車上的男孩都沒她帥,且一臉稚氣,似乎都成熟,憂的是車上的女的都「面黃肌瘦」,「不是吧,大學裡的女孩怎麼都長成這樣,我可怎麼活啊!!」

    失了興趣之後,小武就開始看窗外的景色了。說實話,N市的玄武湖還真有點味道,小武看了之後總算找到點了安慰。心裡盤算著以後某個星期日帶著某個MM一起來划船,那日子,真他媽滋潤!想到這兒,小武愁眉一展,美美的笑了……

    這時車上走上了一對父子,男的也是一臉稚氣,不過穿的很清爽,一身PUMA很合身,一副白色眼鏡搭在小小的鼻樑上,那雙眼睛充滿著光彩。只見他緊緊拉著父親的手走了過來,車上已經沒座位了,小武一看,「算了,本想著邂逅一位美麗的女子,然後把自己交給她的。不過看看車上的,這男的已經不錯了。」

    剛坐下,大叔就開始和她搭上了。小武聽他們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著,對這兩位互相吹噓各自兒子的厚臉皮大叔實在無語,就找上那羞澀的男孩聊起來。

    「你也是DN的學生吧?」小武實在找不到開場白,因為以前的那些都是對女孩量身定做的,於是找了這個連自己都覺得蠢的話題開始。

    「是啊,我是外國語學院的,你呢?」那男孩紅著臉答道。

    「臉紅,不是吧。」小武差點笑出來,不過為了不被那黑臉大叔扔出窗外,小武明智的忍住了。「陳武陽,經濟管理學院。很高興認識你。」小武打開了話匣子。

    「哦,我叫李剛。我也很高興認識你。」被小武那貼有全球獨家商標色狼牌的眼睛盯著,小剛同學順理成章的低下了頭。

    「你是外國語學院啊,你以後可爽了,我可聽說外國語學院就是因為美女多而出名的啊,嘿嘿,你該不會就是衝著這去的吧~」小武忍不住調侃起這位青澀男生。

    「不是的不是的,我從小對外語感興趣而已。不是為了美女。」果然,小剛急忙爭辯道。

    看著他那誠實可愛的樣子,連小武都不好意思再調戲他了。

    「小剛啊,我不是跟你說了嗎,到了大學不能再這麼內向了,好好跟小武學學。」黑臉大叔對小剛說。

    「哦。」小剛羞答答的應了。

    「瞧你說的,我看小剛著孩子就挺好,不像我家的這兔崽子,我每天都要替他擔心。」大叔及時出來調解。

    「各有千秋,嘿嘿,各有千秋。」小武恬不知恥道。

    哈哈哈哈……插曲過後,又各自聊起來了。

    「小剛,你是我認識的第一個同學,我可把你當哥們了,以後有我的就有你的。我們留個號碼吧。」小武貌似很熱情的湊過身去。誰都不知道小武這是為了以後在美女群中安插一個特務來著。

    小剛涉世未深,果然被小武的熱情感動了,心想第一天就碰上了這麼好的同學,激動的報了號碼。小武也留了他的號碼。

    車子慢慢的走著,時常還遇到紅燈停個一兩分鐘,小武和小剛就這麼聊著,漸漸的熱絡起來,還真成了朋友了。從小剛口中得知,小剛是FJ省的理科生,以優異的成績考入了DN大學。

    經過近兩小時昏昏欲睡的旅行,校車終於來到了學校。那中年女人說了聲「到學校了」之後就下車了。小武伸了個懶腰,對小剛打了聲招呼就興致勃勃的下來了……

正文 第二章:不好,學校是工地

    下車後,小武興奮地東張西望,印入眼簾的是一撞撞白色的建築物。小武很開心,「果然比高中大的多了,不知道那美女們都住哪兒?」

    「同學們,這裡就是DN大學的教學樓群。你們一直走去找到各自學院的報名處,那裡會有學長學姐們帶你們完成各項報名的。」中年女人一推金邊眼鏡,用「標準的」女高音喊道,可憐學生們一下車早已一哄而散了。

    「爸,我們快走吧~」小武拉著大叔也加入了人流。

    「小武你慢點,來的及。」大叔不溫不火道。可小武哪會聽他的,早拉著他使勁往裡鑽。

    費了好大勁,終於在已個不起眼的某處角落,小武找到了傳說中的「經管學院」

    「爸,我怎麼瞧著經管在DN的地位很低啊,剛問了那麼多人,全不知道,這接待處竟然還在角落,我這種人才是不是太委屈了……」小武不滿道,就因為剛才成千上萬的人都不知道經管學院在哪兒。

    「怎麼會呢,估計剛才的都是新生吧,所以不知道。」大叔訕訕道。

    「嗯,一定是,否則我這種人才怎麼會在冥冥之中來這兒呢。」小武這麼一說也就不在意了,向經管學院新生招待處走去。

    「美麗的學姐你好,我是經管新生,來這兒報道了。」小武找了一個最好看的學姐說道。

    那學姐長的其實一般,不過很乾淨,一身白色的連衣裙把本來就很白的皮膚襯托的很好看。不過這學姐的眉毛很有味道,細細長長的,和眼睛搭配的很完美。

    一天的枯燥工作本來使這位學姐感到很乏味,聽到小武獨特的馬屁後小臉一紅,朝小武微微一笑,「這位同學先是新生吧,你把通知書給我一下,我登記下級然後帶你去把另外的手續辦了。」她也不知道為什麼會親自去幫他辦手續,要知道,這一天下來,小武可是唯一的一個,可能是小武的馬屁終於沒拍到馬腿上了吧。

    「我的神啊,看他人長的一般,笑起來砸這麼好看,跟劉亦菲有的一拼了,額,我的美好大學生活啊,偶來了哦。」小武被弄的一恁,隨即就釋然了。

    「爸,你也累了,你在這兒休息下,我一個人跟著學姐去好了。」小武難得一臉正氣道,不過老子怎麼還能不知道小子的心思,用他的話說「你兔崽子腳趾頭一動我就知道你要說什麼了」,然後曖昧一笑,還對小武眨眨眼,說「那你快去吧,我看著行禮。」

    「額,難道又被他看穿了?果然是我這人中之龍的爹。」小武全然沒有被揭穿目的的慌張,顯然是經驗豐富的老手了。

    美麗學姐很快就登記完了,然後熟練的帶著小武走進其中一撞教學樓。

    「我聽你父親叫你小武,我也可以叫你小武嗎?」學姐轉過頭對小武說。

    「當然可以了,學姐,你叫什麼名字啊?」小武趕緊乘勢套學姐的第一手資料。

    「呵呵,我叫賀解思。你要是不介意可以叫我思思。我大二了,很高興認識你哦,小武。」學姐今天似乎特別高興。

    「賀解思?不解寄、一字相思,幸有燕歸來。賀鑄的望緗人?」知道美女都喜歡詩詞歌賦的時候,小武10歲,不過自打那兒之後,小武對語文課就充滿了熱情,終於打下了不錯的基礎,想想都快10年了餓,真苦了有心人了。

    果然,思思不可思議的看著小武,小武努力使出這輩子最純潔的眼神回望著她。不一會兒,思思就不好意思的低下頭。「小武,你真厲害,你是第一個說出我名字的出處的男生哦。」思思不好意思道。

    小武暗捏了一把汗,「這擺純潔的眼神真費勁啊,再堅持一秒我就要露餡了,這年頭色狼也不好做啊」。「那是,不是我跟你吹,就我這文學造詣,當下專家見了我都不敢說自己念過書。」小武理所當然道。

    「不知羞,給點顏料就開染房。」思思似乎很開心。

    「那我能叫你思思嗎?」小武趁熱打鐵道。

    思思小臉一紅,又輕輕點點頭。

    大約半小時後,小武終於搞定了全部的手續,手裡還多了張被褥的領單。

    經過這半小時的同甘共苦和小武的辛勤耕耘,小武成功地把二人的關係拉近了N大步,已經升級到好朋友的地步了。思思也很喜歡和這個幽默的新生聊天,真的很少碰到第一天就這麼放的開的新生。

    「思思,真是太感謝你了,要不是你,我都……不說了,大恩不言謝,我請你吃飯吧。」小武找了個很好的和美女進餐的借口。

    「小武,你還是快去先領被褥吧,去晚了可就沒的領了,不過我記得了,你欠我一頓飯,我可是不會忘的哦。」思思很體貼人。

    「嗯,那好,改天你打我電話。我先去了,88」小武也想起了先溫飽再淫慾的原則,就也不堅持了。

    「我會的。88。」學姐道。

    回到了接待處,大叔就拎著包過來了,「你小子,泡妞泡那麼久,是不是忘了還有和老爸在這兒等你了啊。」大叔不滿道。

    「哪能啊,我就是忘了我姓什麼我也忘不了親愛的老爸啊,這不是人多嗎,排隊排的我頭昏眼花腿抽經,對了,你不是給我買了不少維生素嘛,拿出來我補補。」小武怎麼會笨到承認剛才確實把老爸拋到九霄雲外去了呢。

    「好了好了,別來這套,你手續全辦了吧,接下來幹什麼,我可是累了。」大叔道。

    小武一陣無力,好歹我在辦手續的時候順便泡了下MM,那可全是體力活,你休息了這麼久竟然說累了。不過嘴上小武可不會這麼說,「接下來去領個被褥找到寢室就沒什麼事了,不過我想先參觀下學校,爸,要不你去領被褥吧。」

    「想的美,老爸去幹活兒子去旅遊,還有天理沒,算了,我也好多年沒去過大學了,趁這次機會好好看看。」大叔也不笨,識破了小武的偷懶計劃。

    小武訕訕一笑,朝大叔豎了下大拇指。

    於是兩父子拎著幾帶行禮,逛起了大學校園來。越逛越不對勁,因為,學校是工地!!!

    「爸,我們是不是迷路了啊,我怎麼瞧著來到哪個工地了啊。」小武汗了一個。

    「是啊,我也瞧著不對,你不是有地圖嗎,拿出來瞧瞧啊。」大叔也正納悶。小武趕緊拿出上車後那中年女人發的校區地圖,研究了起來。「看這路標,這是南工路,在這兒,是學校啊,沒錯啊。怎麼會這樣。」小武的左眼皮瞬間做起了某種機械運動。

    「不會吧,有沒有看錯啊,我來看看」大叔一把奪過地圖,研究起來。很長時間後,大叔歎了一口氣,放下地圖,「兒子,經過我仔細研究,我們——沒迷路」

    左眼皮停了下來,末日降臨。

    「兒子兒子,你怎麼了?」

正文 第三章 受不了了

    好久,小武緩過神來。

    「爸,能轉學嗎?」小武問了句白癡話。

    「唉~兒子,你還是節哀吧。其實在哪兒不是學呢,這兒也挺好的,我看你們也是第一屆搬過來的,載入史冊應該沒什麼問題。」大叔安慰道,哦,不,連作者我都看出來了這算不上安慰,不過我也找不到什麼詞兒了。

    唉~小武歎了口氣,「走吧,去寢室吧。」

    找到了寢室,小武興致又高起來了,畢竟就要看到要一起生活四年的哥們了,不過一進寢室,迎接他的卻是蟲子。

    「呸呸,怎麼這麼多蟲子啊,誰家養的啊,快領回去。」小武發起了牢騷,也難怪,小武被工地一搞心情本來就不是很好,現在這蟲子又頂風作案,唉~~

    「你也是這寢室的同學吧,很高興見到你,你可真有趣。我姓寧,單名一個強,以前大家都叫我小強,你也可以這麼叫我。」這時一個黑黑的小伙子走過來打招呼。

    小武看著他,這傢伙皮膚黑黑的,臉上菱角分明,175左右,笑起來一口白牙,十分耐看。小武頓生好感,也做起介紹,「陳武陽,Z省人,Nicetomeetyoutoo。呵呵」

    小強恁了下,想不到這傢伙突然來了句洋的,隨即哈哈大笑起來。「你還沒領被褥了吧,快到桃4去領吧,我領的時候不多了,你抓緊時間吧。」

    「哎,好的。」小武放下行禮,對大叔說:「爸,那你坐一會兒,我去領被褥。」大叔點了下頭。小武拿著領單走了。

    「什麼,沒了,那我們的孩子晚上怎麼辦?」剛到桃4門口,小武就聽到裡面大聲嚷嚷著。「沒了?真他娘的倒霉!」小武只能在心裡罵學校。

    「各位各位,我們也沒想到今天會有那麼多學生來報道,今天的被褥確實已經被領完了,新被褥在明天才能來。我剛打了電話問過,在梅2那兒還有被褥,大家不如去那兒吧。」一中年發福男子對人群喊道。眾人拿他沒辦法,心想拿到被褥才是正事,就打聽了具體位置散了,小武跟隨著人流去領被褥。

    「七月七日晴,忽然下起了大雪,我不敢睜開眼,希望是我的幻覺……」一陣手機鈴聲響起,眾人一恁,望向源頭——正是小武同志。

    小武雖然臉皮有一點點厚,但被這麼多人盯著還是第一次,不禁臉色微紅,對眾人微微一笑,接起了電話。眾人一看是個學生,心想可能這是自己孩子的同學也說不定就沒對他說什麼,繼續趕路。

    「喂,小剛,什麼事啊?」小武一看是小剛的電話就問道。

    「小武,我爸爸說我們一起吃個飯吧,以後也好有個照應。」電話那頭傳來小剛的聲音。

    「恐怕不行啊,我被褥還能領呢,桃園沒了,我現在去梅園領,你都弄好了嗎?」小武歉意道。

    「這樣啊,那你先去領吧,我都弄好了,下次我們再一起吃吧。886.」

    「嗯,886,啊——等下」

    小剛剛想掛,卻又傳來小武的聲音,「還有什麼事啊,小武?」

    小武壓低聲音:「小剛,咱們好兄弟,你看過你的同學沒?」

    「看過了啊,有一個是SD的,還有一個SC的,還有一個就是J省的,怎麼了?」小剛顯然沒想到小武竟然還記得關心下他的同學,頓時心裡一陣感動,暗想這朋友果然沒交錯,以後一定要多親近。

    「我哪是問你那些大漢啊,我是說,你們班的女同學,當然,別的班也不要緊。」小武也沒想到小剛竟然聽不懂他的潛台詞。

    「還……還沒見過呢,你怎麼了?」小剛十分納悶小武怎麼這麼熱心連女同學也一起關心了。

    「哦,沒什麼,好奇,只是好奇,你別亂想,那我掛了啊,886.」說完小武就掛了電話,想到:「我也太急了,自己班的都沒摸清楚就去搞侵略擴張了,太不對了,得改啊。」說完得改的時候小武就忘了剛說過這話

    來到沒梅2,找到了接待員,又得到噩耗:被褥又沒了。小武連退五步,扶住牆壁,勉強沒倒下,「蒼天吶~我做錯了什麼!」小武實在找不到理由來說服自己這是他的報應

    「各位,我先向大家道歉,不過這兒確實沒被褥了,你們桃園的其實不歸我們管,不過既然你們來了,我們就會負責的。」一位大媽向眾人道。

    「怎麼負責,晚上怎麼辦,你們要是不解決,我們就向學校反應了。」一家長大聲說道,頓時一呼百應。「是啊是啊,給個說法。」

    「這樣吧,梅8或許還有,你們過去看看,不多了,大家快去吧,要再沒有,我們會想辦法的。」大媽說道。

    大伙本還想爭辯,但一聽不多了就趕緊散了。

    小武又跟著大伙去了梅8,這次是一個青年男子,大概30歲左右,一聽這夥人是來領被褥的,那臉黑的,唉~估計連包青天見了都要羞愧的想「我怎麼這麼白呢」。

    眾人一看他臉色,頓時又吵鬧起來,小武想插幾句都沒機會。N分鐘過去了,終於,那男子領著大家來到一儲存室,打開房間,說「現在全校就只有這麼點被褥了,你們領吧。」

    小武擠啊擠,擠啊擠,終於趕在前頭擠進了儲存室,拿起被褥撒腿就走,留下眾人傻眼「這孩子,也忒強了吧」。

    背著幾十斤重的被褥回到桃一111(鄙人的寢室)已經快6點了,趕不上說什麼,小武就整理起床鋪來。全部完全弄好後已經後已經快7點了。

    「也不知道食堂還有沒有飯了,爸,我們去吃飯吧。」小武現在連說話都懶洋洋的。

    「走吧。」大叔起身走出1111,來到食堂,果然沒什麼飯菜了,隨便挑了點吃完後,正好7點半了,二人會到寢室。看見四張床鋪已經全滿了,小武是最後一個了,訕訕笑道:「大家好,我叫陳武陽,大家叫我小武吧,以後大家可都是一個窩的了,多多指教啊。」

    這時小強和另外一位男孩走過來。

    小武雙手抱胸,身體後仰,做驚恐狀:「不是要劫色吧。」

    小強還好,對小武已經注射過疫苗,也不在意,而另外一位則格格笑起來。

    「那是我弟弟,寧濤,高三了,今天過來跟我看看大學啥樣子。那是我爸媽,今晚就住這兒了。」小強介紹道,說完看向另一位。

    「你可真幽默。胡斌孫。SH人。很榮幸認識你。」小胡伸出手和我握了下。「認識我榮幸,到底是SH人啊」小武暗忖。「我也這麼覺得,呵呵。」小武說完打量起他來。比小強略高點,跟我有的一拼,眉清目秀的,眼睛很亮,很給人提神。上身是UMBRO的T桖衫,下身一條白白的緊身牛仔褲,腳上是一雙耐克的運動鞋。

    「SH人果然精明啊。」這是小武對小孫孫的第一印象。不一會兒,小孫孫就和小強出去超市買生活用品了,由於小武在家就買好了這些就不和他們出去了,自己一個人呆在了寢室,那大叔和小強的爹也不知道去哪兒了,寢室就只剩下小武一個人了。小武只能一個人無聊的坐在書桌前玩手機。

    這時走進了一中年大叔(不好意思,又是中年,這年頭流行中年沒辦法),小武一看,陌生人?但還是擺開標誌性的微笑。

    「請問您有什麼事?」小武難得的客氣。

    中年人看上去很憨厚,至少小武就這麼覺得。中年大叔說道:「我是這個學校的老師,我是來賣電話卡的,如果你是N市本地人就不用買了,因為這時我們專門為外地學生準備的,一百元一張。」

    「這就是DN的老師?怪不得那麼風度翩翩,簡直快趕上我了。」小武一邊YY一邊掏出一張毛爺爺遞過去,「嗯,這卡可以上網嗎?」那大叔接過後點點頭就走了。小武訕訕一笑,「算什麼事嘛」。

    不多久,幾人都回來了,小武向眾人說起這事,眾人用一種複雜的眼神望著他,「怎麼了啊?」小武不解的問。

    「小武同學,本人鄭重的告訴你,這是一個簡單的騙局。那人根本不可能是學校的老師,還有這張電話卡最多值20元。」小孫孫一本正經道。

    本書主人公小武同志兩眼一黑,雙腿一伸。倒了……

    盛夏的夜晚特別的難睡,而小武他們的初夜更是如此。一是因為太興奮了,畢竟這是大學的第一夜啊,二是天實在太熱了,那個老爺牌的電扇根本一點鳥作用也沒,三是,蚊子實在太多。

    「爸,蚊子怎麼還能進來啊,這蚊帳也太假了吧,竟然搞起了形同虛設,沒把您放眼裡啊」小武忍不住道。

    「小武,你那兒也多啊,我這兒也氾濫了,到底是工地,聽別人說這地方兩個月之前還是雜草地。」小孫孫透露了一點獨家內幕。

    「啊?不是吧?」小武無語了……

    「這兒蚊子確實多了點,我也睡不著。」小強是老實人,一聽這話小武就這麼把小強定性了。

    「啪!」「第三十八隻,」小武說道,「我這麼善良的人,現在弄的雙手滿是鮮血,這世界……唉,說什麼好呢?」

    「哈哈,小武。你看我,我從自己家裡拿毯子蓋,我現在全副武裝,蚊子盯不到,哈哈哈哈。」小孫孫自欺欺人道。

    「騙誰呢,就那一層皮,還不夠蚊子半根管子的呢,就算盯不到身體,你的頭呢,明天想做豬頭嗎?」小強毫不猶豫的揭穿了小孫孫的謊言,看到小孫孫一臉憋屈,大家樂了起來。

    「這野戰軍到底厲害啊,頗有當年解放那會兒中國人民解放軍的風範。」笑了一會兒,小武感慨道,「算了,盯不死老子,明天老子就買殺蟲劑!」

    「哈哈,我也買,一定要徹底剿滅它們!「小孫孫小強都附和。

    一陣沉默……

    「啪!」「唉~這日子沒法過了」,又是小武。

    「小武,這是第幾隻了,該不會是它們來報仇了吧?哈哈」小強笑問道。

    「我這輩子最大的錯誤就是剛才竟然把小強當做老實人處理。」小武想道。「七十八。」小武的話裡完全沒有往日的風采。

    哈哈哈哈哈哈哈……

    「九十八!!,日,我跟你們拼了!」

    「一百二十三!!!,沒天理啊啊,蒼天啊,開眼吧!!!」

    「一百六十二!!!!不是你死就是我亡,來吧!!!狗日的!!!!」

    「一百八十八!!!!!我錯了……放過我吧。」

    「兩百!!!!!!!我受不了了!!!!

    「小武,鬼叫什麼,快睡覺!」大叔回過頭來,道。

    「我也受不了了!!!」

    ———不是我叫的,是整撞樓的其他同志叫的! 本帖最後由 huahua88 於 2014-10-9 15:21 編輯

加入屬於你的卡提諾

line

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卡提諾論壇
加入好友
長篇小說
加入好友
言情&BL
加入好友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文章推薦

一篇5苦勞值,上限50苦勞值 (請先登入)

問你喔

你覺得網站好用嗎?
邀請您填寫網站易用性調查 快速填寫>>

返回列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