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返回列表
»

[懸賞重發]

穿越之我成了丫環 作者:彦紫陌 (連載中)

複製鏈接   關閉
line
avatar
28056 44 10
第一章 穿越
     腦子里亂轟轟的,似被無數車馬踐踏過般,好難受。下意識的想睜開眼,卻被突來的光剌激得立馬閉上,想舉手遮住那一時無法直視的光線,才動動指尖,鉆心似的痛意立刻傳自本還混沌的意識中,這似乎激活了什麼資訊,全身上下的知覺都開始恢復,共同傳達一個資訊——痛。我不由自主的呻吟出聲。

    發生了什麼事,意識點點回籠中。我不由為自己拘一把同情淚。常聽人說流年不利,禍不單行,自個猶自鐵齒不信邪,可這短短一個月,發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怎一個衰字了得!先是相戀了八年的男友終於結婚了,不過新娘不是我,而是他們公司總裁的千金。偏偏男友還一臉深情:“我是真的愛你,名份並不重要。我們以后還是可以在一起。”我只能冷笑著呼了一巴掌作為回應。為八年感情划上句號。八年啊!抗戰都能取得勝利,自己卻連一段感情都經營不好。怎一句傷心了得。

    接著是自己工作了六年的公司美其名曰倡減員增效。原來做服裝設計做得順風順水的我榮幸的雀屏中選,在我的追問中,上司私下一臉為難告訴我“你其實很優秀,只不過你那個位子被副總的三姨媽的遠房大哥的六兒子看上,你看這樣行不,我為你在她手下安個助理職務行不,反正我想他也一定要人幫忙的?”為了僅剩的自尊斷然拒絕后,我便大踏步邁進龐大失業大軍隊伍中。

    金錢與權力,現代社會的兩大致勝法寶,何其不幸,自己與之接連相逢,丟盔棄甲。除了感嘆流年不利外,還能說什麼呢?

    失戀加失業的雙重打擊下,自己仍試圖振作。咬咬牙用原來省吃簡用,原計划用來結婚的錢報名參加旅行團,試圖以此轉換心情。結果遇上傳說中的黑導,一路上如畫風景草草而過,倒是大力推銷所謂名優土特產、特超值廉價、走路路過錯過會后悔三生的美玉珠寶之類。在全團忍無可忍的抗議聲中,一臉心不甘情不願的導游終於帶我們來到一座山腳下,坐高空纜車上山,說是去感受一攬眾山小的美景。然后呢?只聽著一路吱吱作響的纜車在冒出火花之后,終於壽終正寢,應驗眾人上車前的擔心,決然斷裂,一時只覺天懸地轉間,如坐上雲霄飛車,再后來,自己什麼也不知道了。

    有了先前的教訓,不敢亂動,緩緩的睜開眼,以適應光線的改變。開始是模糊的影子在眼前晃動,漸漸的,視線變得清晰起來,是頭頂上掛的布幔在眼前晃動,布幔上成層層疊疊的補丁使人看不出其原來花色。輕輕拉開布幔。一盞在都市生活中早已絕跡的油燈散發成微弱的光茫,成為唯一的光源。旁邊一張缺了角了八仙桌上擺著面看不太清人影的銅鏡、兩條高低不齊的凳子,和自己身下硬邦邦得咯吱人的木床,是屋內所有家當。那空空如也的木窗格上根本沒有玻璃的存在,原本糊在其上的窗紙碎片正隨著灌入的寒風嘩嘩作響。更別提整個屋內隱隱彌漫的霉味。

    看到這明顯與落伍與二十一世紀,可以進入博物館作擺設的具件,真不知道這是到了哪?難道那個無良導游看到出了事,就把我扔到這種破屋里讓我自生自滅了。

    因為自個無親無故,在孤兒院長大的,這翻失蹤,連個尋找的人都不會有。越想越心寒。拼命掙扎著想坐起來。卻換來哀號連連。可卻沒有半個人進來看看。越是這樣,我越發心驚。欲拼命起身。下一秒,視線定格於眼前揮舞的那只短小粉嫩的手掌,這哪是我的手,這一驚非同小可,顧不得痛,一下子坐了起來。仔細打量自己,也是身著一身打著補丁,但很干凈的古裝粗布衣衫。原來一米六五的身材一下子變成一米二三,整個縮水了一小半。反手摸摸頭上,原本刻意剪短的頭發變成兩條長長的麻花辮盤在頭頂成兩座小山包。湊到鏡前,模糊的鏡面映出個眉細如黛,眸似夜星,眉宇間有股掩不住的清靈氣質,現卻一臉痛苦神色的陌生女孩對著我大小眼中。

    這,絕不是我,腦子嗡的似炸開了鍋,不知所措中。

    一陣細碎腳步聲向門口走來,“吱呀”一聲,門開了,進來位同樣布衣荊釵素的婦人。

    這是怎麼回事?都說否極泰來,莫非老天開眼,也讓我趕回潮流,要說這近年來,穿越絕對算是流行了。不論男女老少,只要是能成功穿越后,到了另一個世界都絕是聲世顯赫,英明神武,呼風喚雨,牛B的不行。想不到,正走背字的自己終於也有轉運的一天。

    不過,仔細打量眼前的一切,跟富貴是一點也扯不上關係,當然,這不是重點,英雄不論出身啊,重點是要搞清楚自己穿到了什麼朝代什麼人身上,按以前穿越的規則,一般都是將相王候之家。古代有名的女子不少,鐘無艷,顯赫是有,但太丑,無鹽女一個;慈禧?寒噤一個,千古罵名啊!一代女皇武則天,威風是夠了,可人家堂堂節度使的家,也不至窮成這樣啊?趙飛燕、楊玉環,雖然結局比較慘,倒也算瀟洒一回。保況憑自己一個未來人對曆史的認識,未必不可以改變曆史,笑傲風雲。

    我一面暗自猜測,一面打量著眼前的婦人,雖說穿著麻衣素服不施脂粉,可那股從骨子里透出的文雅清貴的氣息,卻在舉手投足間清晰可見,瞧,那以手絹輕拭眼角時不自覺拈著的蘭花指,就不是那種粗鄙婦人能仿得會的,一時間,還真不知道該怎麼稱呼。

    沒辦法,只好用上所有穿越主角都用濫的一招,失憶。反正現在也是一頭霧水,想必不用裝面上表情也很疑惑:“你……你是誰……我……我這是在哪?”

    “你……”婦人聞言一愣,倒收住了淚。仍以指間拈手絹輕拭眼淚,通紅的眼睛卻上上下下的打量著我,言語中帶著的不確定:“你……你真的什麼也不記得了?”不知是不是我多心,這聽怎麼聽著倒像是試探的成份多些。

    搖搖腦袋,似乎想借此把不該有的思緒拋諸腦后,不管怎樣,我也只有硬著頭皮演下去,“我……我……想不起來,……頭好痛……”頭緊埋進雙臂間,以免自己不會演戲的表情泄了密。我竭力裝出一副回憶不起來的想樣。能回憶起什麼來,這身體的正主子都換了個,管他前程往事何如,我也只能按失憶的路子走下去了。

    那婦人呆了半晌,眼眶一紅,淚珠子又成串墜下:“初兒,你不要嚇娘啊!難道真被大夫說中了,真的傷到腦子,會把以前的事全忘了……。”古人也真是的,眼淚仿佛不要錢似的,說掉就掉,我的衣襟都被濕掉大半,不過,想來自古父母擔心兒女皆如是吧,我在以前是孤兒,倒沒體會過什麼親情,此刻被我這位現世的娘摟在懷中,眼角也不由酸酸澀澀,心里卻是暖暖的。至少,有親人——有家了。

    最初的感動過去后,我慢慢從我現在的娘口中套出自己的處境后,也就漸漸笑不出來了。首先,我身處的個時代,至少以我還算不錯的曆史知識,也找不出是哪朝哪代,合著也就是行話說的是處於平行空間那種架空曆史,所以想當個諸葛再生,神機妙算的裝神弄鬼那是不可能的了。

    再來,現在是亂世剛過,百業代新時代,原來的七國幾經戰亂合為國力差不多的三個國家,都說三分天下,三角形是最為穩定的形態。此刻飽經戰亂的百姓最想的是休養生息,那種亂世稱雄的想法肯定不合時宜。

    天時,地利皆不利我,人和呢,更是就人想拘把同情淚,我,蘇蘊初,現在是一個十歲的孩子,居住在現任鶴雪郡上官應乾——的家眷——的院里的一小小丫環。

    確切的說,本是越國人氏的娘和我在國破家亡后淪為奴,跟其他一批人,在慶國君主在賞賜臣良將時,被隨手的划拉就賜給上官府為奴,於是我娘蘇氏名正言順便成了上官府上一個做針線的粗使仆人,順帶我這個拖油瓶也就成了丫環命了。至於我那無緣見到的爹,娘只含糊的一帶而過,是在越國都城破城時殉了難。會為一國淪陷而賠上一命,我那個爹,想必不會是一般平頭百姓,難怪我娘身上透著股清雅貴氣,這樣心性的人從錦衣玉食淪為奴仆,若非放心不下這個女兒,怕不得追隨他的相公於九泉,也少受些活罪。

    舊時王謝堂前燕,飛入尋常百姓家,千古悲哀同此理。

    對此我可不敢多問,娘那哭倒長城水漫金山的眼淚讓我離那些傷心話題敬而遠之。因為,心會痛。剛醒時她溫柔的言語讓以往身為孤兒的我感受以往從未感覺的溫暖,也就從心底認定了這個娘。所以,我不想見她流淚。

    難怪自個老是覺得娘聽見自己失憶還現出如逝重負的表情,想必這身軀的前主人也過了段錦衣玉食的日子,才十歲的孩子正口無遮攔的時候,要不小心張嘴泄點什麼,被算成心懷前朝的余孽,那可就哭都找不到地了。

    這什麼狗屁老天,好不容易給個獎,都給我撿個最未等的給……一個十歲的小丫環,嗚嗚嗚……哪來的風雲叱吒。郁悶中。

    至於我為什麼會頭痛欲裂的被放倒在床上,按娘的說法是當時見到我時就已昏迷不醒。她也不清楚發生了什麼事。看著娘含糊的話語和閃爍的眼神,我要真信這里面沒貓膩,那我的智商就真的回到十歲,而不是一個已二十十歲曾獨自四處闖蕩的新時代女性。

[ 本帖最後由 dust0820 於 2008-8-22 14:14 編輯 ]

加入屬於你的卡提諾

line

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卡提諾論壇
加入好友
長篇小說
加入好友
言情&BL
加入好友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文章推薦

一篇5苦勞值,上限50苦勞值 (請先登入)

問你喔

你覺得網站好用嗎?
邀請您填寫網站易用性調查 快速填寫>>

返回列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