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返回列表
»

[玄幻奇幻]

神劍伏魔錄 作者:違天 (連載中)

複製鏈接
line
avatar
27080 94 3
第一回:神劍現世


暑假開始了。

幾乎每個人都喜歡暑假,當然我也不例外。對於我這種上課不是很認真,考試只求六十分的學生來說,暑假這種可以光明正大躺在家裡,兩個月不用去學校的好日子,自然是一年下來最喜歡的時刻。附帶一提,第二喜歡的是寒假。

我的名字叫做陳佐維,今天剛剛好跨越了大一升級上大二的門檻。也沒有什麼特別的特徵,唯一的缺點就是有點血糖過低,所以不時需要補充糖分。因此我的手邊總是少不了甜點、零食。可是又因為腸胃不好、吸收不良,所以怎麼吃都不會胖。最喜歡的事情就是關在房間裡面上網、看BBS,偶爾會跟幾個同學出去打打撞球之類的,不過更多時候是跟大家一起去網咖打魔獸。

不過基本上大家還是覺得我挺特別的,原因不是因為我的甜點跟吃不胖,而是我有一個號稱會使用法術的道士老爸。事實上,從我有印象以來,我還真沒看過他用什麼法術,比方冰爆或者把人變羊之類的。可是街坊鄰居之中,只要有人中邪、卡陰或者有類似症狀的,幾乎都會送到我家,讓我老爸來給他作法、驅邪、收驚。

其實也沒有什麼好說的啦,就是開壇畫符,請神上身,接著弄個黑呼呼髒兮兮的符水給人喝下,就什麼都結束了。不要問我懂不懂他在幹什麼,老實說吧,我不信這套的。事實上我還蠻討厭這東西的,因為據我老爸說當初那人在傳授他的時候,要他在貧、夭、絕三種選一種,老爸貪生怕死,又因為阿公只生了我爸一個兒子不能選絕,所以他選了貧。



因此我小時候幾乎是過的有一頓沒一頓的爛生活。



那麼有個這樣的老爸,身為兒子的我是不是應該在耳濡目染之下學到什麼東西?或者什麼先天體質特殊?答案是沒有。不要說什麼畫符唸咒、請神上身了,我連看到那些我爸看到的東西,也就是大家所說的好朋友我都看不到了。套句很有名的哈利波特的話來說,我是個麻瓜。

這天晚上我正在家裡看電視,就看到老爸他穿著整齊,帶著個皮箱就要出門。雖然我很少過問他的工作內容,但是像這樣子這麼晚要出門,身為兒子不關心一下也說不過去,於是就問:「你要去哪?」

「勾雄蝦出幾瓜歹紀,挖麥來去出利基勒。」

「講國語,謝謝。」

「高雄那邊出了點事情,我要去處理一下。」老爸又重複一次,「奇怪,拎杯麥公蝦瞇,哩館欸丟?」

「因為你每次講台語,我都會以為你又被上身了。」我聳肩,然後又補充:「而且說真的,除了幹以外,我真的不太懂台語的。」

老爸笑了笑,搖搖頭說:「好啦,我去高雄一趟,大概要去一個禮拜。這段時間家裡你自己顧一下,可以吧?」

「一個禮拜?」我訝異的說:「哇,是怎樣?鬼門提早開了喔?」

「因仔郎賣歐北共啦!」

老爸說完這句,轉身就要出門,然後又丟給我一句話說:「你別到處亂跑,七月要到了。災某?」

「好啦。」我不耐煩的說著,然後揮揮手跟他道別後,又繼續看我的電視。每次這個時候,老爸總是會外出去別的地方,做他認為該做的事情。神奇的事情是我從來沒聽過有人打電話來預約的,可是他就是知道哪邊可能會出事。好吧,這時候我得承認一件事情,也許我爸真的有兩把刷子,不過我還是不喜歡這一套。

尤其是七月的事情,算了,我根本沒啥感覺,自然也不會放在心上。

三天後,我正在家裡看網路小說的時候,突然門鈴大響。我趕緊穿上短褲,三步併作兩步的去開門。開門一看,一個沒看過的老阿媽,帶著一個年紀大約與我相仿,可是卻病厭厭的男人站在門口。一看我開門,劈頭就用台語問:「請問一下,陳半仙是不是住在這邊?」

我最討厭有人用台語問我問題了,因為我台語不好。不過我還是用我那癟腳的台語回答說:「是住這邊,可是他現在不在家。大概還要三四天才會回來喔!」

老阿媽聽了我的話,竟然哭了起來,對著我說這是他孫子,前幾天去海邊不知道纏到什麼,回來怎麼人就變成這樣。還拿以前的照片給我看,不看還好,一看之下我真他媽嚇到了!照片裡面的人是個死肥仔!可是面前這傢伙不但病厭厭、死氣沉沉,重點是他骨瘦如柴啊!

「痾,阿媽你確定這是你孫子?不是別人嗎?」

「哩賣歐北共啦!」

「對不起。」

不過我真的沒辦法,只能先留了阿媽的電話,然後要阿媽先帶她孫子去看醫生。要是我老爸回來,我會叫老爸聯絡她的。阿媽留了電話,之後就失望的哭哭啼啼的走了。

「你真美。」

那個病厭厭的男人突然看著我說了這句話。

「啊?我真美?」我抓抓頭,然後無奈的說:「你應該要說的是我真帥吧……」

「不是你啦,」那男人空洞的笑著,之所以說他空洞,是因為他雙眼失焦,指著我說:「你後面的姊姊,很美。」

「幹!」這是我最會說,也最標準的台語了。

我把門關上,然後看著空無一人的客廳,搖搖頭說:「算了,反正那傢伙本來就怪怪的,別自己嚇自己。」

話才剛說完,家裡的電視就自己打開了。我除了嚇一跳之外,也不知道該做什麼嚇一跳以外的反應。於是拿了遙控器把它給關上,拍拍自己的胸口安慰自己,然後走進房間內。

電燈自己開了。

很好,家裡電器全都瘋了!看著自己打開旋轉的電風扇,還有不斷播放八零年代廣播節目的收音機,還有電視自己開關開關。相較之下,一直重新開機的電腦簡直正常到不能再正常了。

這種情況不是沒有過。

老爸有說過,家裡有住一個朋友。不過平常因為老爸的關係,它不會出來亂。也只有在老爸偶爾出遠門才會出來開開玩笑,可是像這次鬧這麼兇,還是第一次。雖然說我不是很怕,但是現在這種瘋狂的樣子真的是嚇到我了。我幾乎是跪在房間地板上對著空氣大喊:「不要鬧了……算我求你,不要嚇我!真的不要好不好!」

「時……沙沙……時候到了……」從收音機裡面冒出來這段話。

所有的電器都關上了,包含電燈,整個家裡面一片漆黑。這次真的嚇到我要閃尿出來了,我慌張的爬到牆壁邊,找到開關拼命的按來按去,可是這該死的電燈就是死都不亮。

「時候……沙沙……到了……」

那收音機又重複著這句話,我沿著聲音爬到那收音機邊,把它狠狠的往地上一砸。

「呼……呼……看你怎麼說……」

幾乎是同時,電視竟然打開了。一個沒有什麼表情變化的女孩子,用平板的聲音說:「時候到了。」

「幹───!」我轉身看著電視大喊:「幹───!幹───!」

「你不要緊張,我不會害你。」那女孩子聲音依舊平板,表情依然沒有變化。可是卻多了一個動作,一個簡單卻能把我嚇死的動作。

因為她要爬出來了。

我嚇的摸黑摸到床上,把自己捲進被窩裡面。就在我把自己捲進被窩的時候,我只覺得周圍氣溫開始下降,空氣變的冰冷沉重。

「欸,膽小鬼,出來啦。」

一樣是那個女孩子的聲音,可是不在平板,反而是很甜美的女聲。

「出來啦,跟你說了時候到了,不會害你咩!嚇嚇你而已。」
我依然把自己裹在棉被裡面,並且使勁的摀住自己耳朵。可是女孩子的聲音並不是從耳朵傳進來的,而是直接在我腦海裡面出現。

「再不出來,我就進去了喔。」

「不要不要!」我把棉被一掀,閉著眼睛說:「我出來了,你你你不要嚇我!不要用很噁心的造型給我看,把我嚇死了我爸會把你收起來!我保證明天早上去買紙錢多燒一點給你,你別鬧我……」

「嘻嘻。」

我慢慢的睜開眼睛,家裡一片燈火通明,而且空無一人。地上除了有我剛剛砸爛的收音機以外,什麼也沒有。就好像什麼都沒發生過一樣。

「痾,哈囉?」我還是很怕,因為我還是一點心理準備也沒有。

「我在這。」

隨著聲音來源看過去,就看到我掛在牆上的魔獸世界海報,裡面的血精靈正妹正在對我眨眼睛。

「幹───!」

「吼,不要一直罵髒話啦!」

仔細一看,血精靈妹還是保持原本的樣子沒有動。可是給我的感覺就是她在看我,而且剛剛的話是她說的。這個樣子可愛的多,讓我剛剛那種害怕的感覺也消退不少。

「你……你是我爸說過,住我家的那個……朋友吧?」

「呵呵,這哪是你家,這是我家。」血精靈對我笑著說:「我住在這裡,已經上百年有啦!你能不能幫我個忙?」

「幫忙……你缺錢花?」

「不是,你記得你家地下室有個不能開的房間吧?」血精靈正妹輕鬆的說著:「我要你去打開它,釋放我。」

「不行!」我大喊。

小時候有次想要去地下室,打開那個被老爸用符咒貼滿的房間門。手才剛碰到門把,就被老爸抓過去痛電一頓。雖然眼前的這一切很可怕,可是要我在被痛電一次,那我才不幹!

當時老爸說的是那邊有可怕的妖怪,原本我還不信,現在發生這種事情,你他媽還想騙我去開門放你出來!你當老子蠢的啊!

「真的不要?」女孩的聲音有點微微的生氣。

「不幹!打死……痾,嚇死我都不幹!」

話才剛說完,血精靈正妹的臉竟然慢慢的變成了另外一個我不認識的臉,血肉糢糊,我甚至認為那血是真正的血!接著家裡所有的東西又再度瘋狂起來!我嚇的立刻拔腿就跑,可是突然腳被不知道什麼東西拌了一下,摔倒在地上後,就不省人事了……

當我再度清醒過來,我躺在自己房間那張舒服又溫暖的床上,眼睛微微睜開,看著天花板。白天的陽光從窗戶透了進來,讓房間不開燈也亮成一片溫暖的白。稍微賴床一下之後,我翻個身子下了床。這時候我想起昨天晚上的異常,趕緊回頭看著牆壁上那張魔獸世界的海報。

血精靈正妹還是血精靈正妹,沒有血,也不會跟我說話。

「早知道應該聽老爸的話。」我一邊說,一邊把海報撕了下來,然後揉一揉扔進角落的垃圾桶。小時候雖然家裡很窮,可是老爸對於我這個獨子卻十分的疼愛,尤其是在老媽受不了我們家實在太窮而離去之後,更是幾乎在他能力範圍內,把我的所有需求給滿足了。可是有件事情他十分反對我做,就是在牆壁上掛海報。他認為這種東西的形象很容易讓什麼妖魔鬼怪的附身上去,這張魔獸世界在我堅持要貼上去之前,還特地拿去家中神桌香爐上過了火才貼的,想不到還是中了招。

我抓抓頭,轉頭看了看書桌。我不知道這個動作有什麼意義,可是我就是想確認一下,確認一下那台收音機是好是壞。結果它好端端的放在桌子上,別說是砸爛了,就連一點凹痕都沒留下。我還特地打開它試著收聽幾個愛聽的頻道,通通是正常的。

「看來應該是作夢吧……」我聳聳肩,不置可否的把它擱了回去。

走出房間,一邊把手伸進四角褲裡面抓癢,一邊走到廚房打開冰箱,拿出冰涼的巧克力保久奶插上吸管就喝,補充過低的血糖。隨後走出廚房,換了衣服、拿了錢包出門,往對面街上的早餐店前進。這是一間我吃了幾乎要二十年的早餐店,吃到跟老闆娘都有了感情。不要想歪,我是說那種漲價之後還是算我原價的感情。而且因為家裡面窮,偶爾還會給我多加個蛋。

點了培根蛋材料(註:就是煎培根跟荷包蛋,可是沒有用土司夾著。)以及一杯大杯冰奶茶後,我就走到幾乎每次來都會坐的位置上坐著等候。這個座位已經跟我熟到不知道是我為了它留著而來吃早餐,還是它為了我要來吃早餐而留著的地步了。

一邊翻閱著早報,看著昨天小小郭精采的投球表現,一邊吃著早餐,享受暑假緩慢步調的悠閒生活。待我吃完之後,付過錢便回家去準備躲在房間裡面,上網一整天。

可是當我走到我家大門口的時候,卻聽到裡面有人在交談的聲音。從聲音判斷,裡面還不只兩個人在交談,有男有女,起碼就聽出三、四個不同的聲音在激烈的討論著。

「痾……南無阿彌陀佛,太上老君保佑、上帝、阿拉……誰都好,保佑一下啦……」我知道這種病急亂投醫的胡亂唱名似的把每個神明都唸一次,並不會對即將可能要發生的事情,有任何的改善。可是有唸有保佑,而且我身上別說沒帶多的錢了,就連衣服都很隨便,要我現在衝去網咖之類的地方躲一天待著,那還不如衝進去算了。於是我咬緊牙關,鑰匙插進鐵門上的鑰匙孔,旋轉三百六十度之後,打開鐵門───



裡面空無一人。



我吞了口口水,小心翼翼躡手躡腳的走進去探頭四處張望,弄得自己比小偷更像小偷。不過有了昨天晚上的經驗,現在我倒寧願出現在家裡的是小偷,我拜託你是小偷好不好?我搞不好還會請你喝杯巧克力牛奶再走咧……

檢查完了客廳、廚房、浴室、老爸跟我的房間都沒發現異樣,一塊大石頭算是放了下來。可是就在我拍拍自己胸口,告訴自己一切都是自己嚇自己,剛剛不是自己聽錯就是小偷一聽到我開門聲音,就通通跳窗逃生的時候,卻從地下室傳來很大聲的一聲撞門的聲音。

我看了一眼那通往地下室的樓梯,盡頭的那扇門緊閉著。不過根據經驗法則,剛剛撞門的聲音不像是這扇關起來的門能發出來的。光是材質就不同,這扇是木門,可剛才聽到那一聲,比較像是鐵門……而很不幸的,在木門之後,地下室裡面那不能打開的房間的門,就是一扇鐵門。

我又吞了口口水,顫抖著把錢包慢慢的打開,數著裡面的錢……一張國父……兩張國父……三張皺巴巴的國父躺在裡面,旁邊還有幾個十元硬幣。

人在極度恐懼的時候會有兩種反應,要嘛崩潰,要不然會異常冷靜。我現在冷靜的出奇,在腦海內飛快的計算出距離老爸回家還有多久的時間,以及這三百多塊到底可以讓我在外面躲多久不用回家。很快得到答案之後,我就飛也似的要逃出家門,就在那一瞬間,這該死的電話竟然他媽的響了───!

「幹───!」我下意識的對著電話大吼大叫,然後才拍拍自己的胸口,告訴自己冷靜。可是這電話接是不接呢?不接的話可能會錯過什麼重要的訊息,接起來的話又可能會聽到該死的不該聽到的東西。

最後,我還是硬著頭皮,把電話接了起來。

「你在幹麼啊?怎麼這麼久才接電話?」電話那頭傳來老爸的聲音讓我心情放輕鬆了不少。

「沒,就是……」「啊!沒事就好啦,」老爸打斷我的話,自顧自的說:「我這裡事情比想像中複雜,可能到開學都回不去咧!七月半就要到了,你別亂跑,知道嗎?要是開學我還沒回去,你自己先去學校啦,東西自己想辦法寄下去,零用錢我會匯給你,再見啦!」

「可是……喂?喂!靠!」我氣的把電話話筒摔回去,這什麼老爸啊!自己兒子在家裡都快給妖魔鬼怪搞死了,你竟然還有心情在外面弄到開學?有沒有搞錯?

就在我電話甩下去,心想這網咖也不用去了,我看還不如包袱收拾收拾回台中(註:學校在台中,現在人在台北的家裡。)去算了的時候,電話又響了起來。看來老爸還算有點良心,我剛剛真是錯怪他了。

於是我接了起來,正想開口的時候,對方卻先說:「時間……到了……」

「幹───!」又是一連串的髒話狂飆,飆的電話那一頭的聲音完全消失,對方把電話掛上後,同時間,我聽到地下室的那扇木門……打開的聲音。聽到那門板撞到牆壁上,發出的碰的聲響。

我輕輕的放下話筒,看著地下室的方向。一邊強忍著恐懼,慢慢的走到那裡。站在樓梯上面往下看,那扇門果然被打開了。而黑暗的地下室,彷彿再跟我招手一樣,希望我快點下去。

就在這時候,我突然覺得有點頭暈,趕緊甩甩頭。該死,太緊張太恐懼了,低血糖症竟然在這時候發作。於是我先轉身回房間,打開存放甜點的救命小盒子,拿出一條士立架巧克力,撕開包裝咬上一大口,坐在床上咀嚼。隨著牙齒咬合的動作,感受花生跟巧克力的香味在舌尖演奏的雙重奏,我也比較沒有那麼害怕了。一旦沒這麼害怕了,取而代之的想法就有很多個。但是既然知道那裡面關著的是妖怪,老子再好奇也沒有蠢到會去把他打開放了出來害人。所以想了半天,還是決定……呃,起碼先把那門給關好,其他等老爸回來再說。

很快幹掉一條巧克力之後,我又多揣了一包mm’s巧克力放在口袋壯膽,“整裝完畢”後,就慢慢的往地下室移動。

走到樓梯的盡頭,稍微看了一眼黑暗的地下室,總覺得裡面有什麼東西在看我一樣,感覺亂恐怖一把的。可是那門是往內推的,意思就是說我要把他關上,人還是必須起碼一半進去地下室,是不可能站在外面關上門的。

猶豫了一下之後,可能是口袋裡面的mm’s巧克力給了我無比勇氣(註:一切只是幻覺。)或者怎樣的,我就走了進去,決定一看究竟。手往旁邊牆上摸著了電燈開關,打開那盞略為昏暗的小日光燈,照亮了整個地下室。

地下室的格局很簡單,就是一個空空如也的儲藏室。我相信這原本設計是要用來儲藏東西的啦,只是裡面什麼也沒有放就是了。而面前也就是出入口的正對面那面牆上,有著一道鐵門,上面貼著我看不懂的符咒。

剛才裝神弄鬼了老半天,結果等我真正下來了之後卻什麼也沒有。現在不知道哪裡來的膽子了,我就走到鐵門前面,賭氣似的踹了一腳(註:很小力,不然我會痛死,那好歹也是扇鐵門。)。不過沒踹還好,一踹下去,那日光燈竟然滅了,而入口的那扇門也關了起來,地下室完全陷入一片黑暗。

「啊啊啊啊───!」

突如其來的變化嚇的我腦海一片空白,別說老爸的教訓了,就算現在老爸還站在我面前,我搞不好連他都不認得了!一下子不知所措的我,竟然把那扇不能打開的鐵門給打開了。而在那一瞬間,日光燈又回復光明,同時從房間裡面,吹出一陣陰涼的風來。

如果剛才的變化嚇的我腦袋空白,那麼這陣風又把我給吹回現實世界了。這地下室密不透風的,吹了一陣風過來,根本不可能發生的事情啊!不過今天……昨天,這兩天加一加,比這更不可能的事情都發生了,現在只是吹吹風,算不錯的了。

「糟糕……」我趕緊把鐵門關上,可是看起來似乎沒什麼用,因為那符咒是連在門縫上的,我剛剛這麼一開,符咒已經被我撕爛了。我又不會畫一張一樣的貼上面,看來不管裡面關的是什麼,該放出來的也早就被我給不小心放出來了。

想到這裡,我也覺得無所謂了。反正裡面的東西千方百計的想要我來開門釋放他,那既然我都照做了,不看一眼裡面的東西是什麼,就這樣糊裡糊塗的被他弄死,那太悶了。於是把mm’s巧克力打開,嗑了兩三顆壯膽之後,再度推開那扇門走了進去。

裡面一股霉味不太好聞,而且沒有開燈也一片黑暗,根本看不見裡面有什麼東西。也許裡面有電燈吧?想到這,我就乾脆也在旁邊的牆壁上,用手摸著找尋電燈的開關。摸著摸著倒也給我找到了一個類似開關的東西,可是我卻猶豫了要不要打開。

要是不打開,我就看不到,可要是打開了,看到的東西太噁心直接把我嚇死怎辦?

就在我猶豫著要開還是不要開的時候,突然不知道怎麼搞的,昨天那個病厭厭的男人說的話,又在我腦子裡面出現。他都說了是個好美的女生,那……也許真的是個好美的女生吧?

想到這裡,我就瞇起眼睛,咬緊牙關,按下開關。

映入眼簾的,不是什麼美女。



而是一尊……身上插著一柄古劍的巨龍石像。



看到這出人意料的,不恐怖也不美的一尊石像出現在這裡,我也傻了。還把電燈開開關關的,響確認自己沒有看錯。就這麼一尊東西可以搞這麼複雜,還把他大費周章的放在我家地下室裡面,老爸腦子有毛病啊?

觀察了半天,估計再這麼看下去遲早會跟石像日久生情之後,我就想說往前走去看看也好。反正不過是尊石像,長的再嚇人,它還是一尊石像!對,想到這裡,我就又把口袋裡的mm’s巧克力拿出來吃了兩顆,壯壯膽子之後上前觀望。

巨龍石像上面積了一層灰的樣子,放在這裡不知道多久了。再仔細一瞧,上面那把劍似乎不是刻在上面的,而是另外把它插進去的,也就是說,這把劍是可以拿下來的。

想著想著,下意識我就把手給伸出去了,直到快要摸到那劍的劍柄我才驚醒一般,趕緊把手縮了回來。我是不信在我家這麼窮的地方還有人想用機關惡搞我,但要是一碰到天搖地動的,莫名其妙整個房子就垮了怎麼辦?

於是我又站在原地,跟那尊巨龍石像跟那柄中國古劍大眼瞪小眼。古劍是那種寬劍,跟電視上看到的那種軟趴趴的細劍不一樣,比較街勁楊過玄鐵重劍的形象。可是估計應該也沒有玄鐵重劍那麼大把,感覺我應該單手可以握著揮舞(註:雖然玄鐵重劍楊過也可以單手揮舞,不過那是因為楊過只有單手。)而不感覺吃力。不過這也只是我用看的看出來的感覺,搞不好這玩意兒沉的跟什麼一樣。

「怎不拿起來看看。」

「呀啊───!」

突然傳來的女孩子聲音嚇的我尖叫起來,身體一彈遠離了巨龍石像,並且在這地下密室中找尋聲音的來源。左看右看,這裡只有我一個人而已。就算不算我自己,除了那尊巨龍石像,根本沒有別的東西有辦法發出聲音……

「傻小子,現在才注意到啊?」

這次我很確定了,那嬌滴滴的女孩子聲音,是從那巨龍石像裡面發出來的。可是不知道為什麼,當下我卻一點害怕的感覺也沒有。也許是怕過頭了,現在的我反而十分的鎮定。吞了口口水,也吞了兩顆mm’s巧克力後,壯著膽子走上前去。

「你……昨天晚上就是你嗎?」我問。

「廢話,不是我還有誰?」

巨龍石像並沒有動,可是聲音的確是從內部發出來的,語氣聽起來還有點不屑的樣子。她說:「我說,時候到了,把劍拔起來,釋放我。」

聽到釋放我這三個字,小時候被老爸痛電一頓的場景又立刻浮現眼前。媽的,我已經不小心把鐵門的符咒弄開了,現在還把劍拔起來釋放你這個妖怪,真當老子蠢的啊?

於是我走上前去,朝著石像踹了一腳,然後說:「去死啦!告訴你,我既然已經知道是你在這邊裝神弄鬼,幹!我就不會再上當了!了不起等老爸回家我再給他多電一下,想要我把劍拔起來,沒門!」

石像並沒有說話,整個房間陷入一片沉默。我左看右看,確認了那妖怪應該沒有從我旁邊跑掉之後,又多踹一腳石像,轉身就要走。

「別這樣嘛……我已經被這把劍困在這裡幾千幾百年都不知道了,現在終於我的力量回復的差不多了,你就幫幫忙,把劍拔起來,我可以實現你一個願望。」

我回頭給了她一個中指,用一個小小的願望就想收買我?我的人格哪有這麼廉價!

「哼……你就不要後悔……」

我沒理她,轉身離開的時候背對她又多給她一個中指。然後把鐵門關上,用力的關好,再轉身要回樓上去玩我的電腦。還在走樓梯呢,就聽到客廳傳來電視的聲音。

「奇怪了……我剛有開電視嗎?」我抓抓頭,不過對比會說話的巨龍石像,會自己打開的電視就變的好像到處都看的到一樣的不稀奇了,所以也沒讓我產生太多警戒心。走回一樓,往客廳的方向走去,我才注意到有一個人坐在客廳的沙發上看著電視。

我倒吸一口涼氣。

那個人全身包滿繃帶,大熱天的還穿著一件斗篷。而且他沒有……影子。

我慢慢的倒退,現在突然覺得那尊巨龍石像簡直安全的不可以再安全了。可是就在我倒退轉身的那一剎那,一個穿著白色西裝,帶著白色紳士帽,有著一張沒有五官的潔白的臉正站在我身後。

「幹───!哇啊───!」

當下我嚇的尿都要閃出來了!而這一聲大吼,突然一瞬間整個客廳都為之震怒,空氣馬上凝結到冰點,氣溫急速的下降。剛才那個包滿繃帶的人咻的一聲,跟蜘蛛人一樣的趴在天花板上,用它唯一的一隻眼睛盯著我看,嘴巴還不斷發出跟蛇一樣「嘶───嘶───」的叫聲。

人的潛能是無窮的,我想當時的腎上腺素應該分泌到讓我足夠變成超人的地步吧。一把推開了面前的無臉西裝男,一個箭步就往地下室的方向衝去。天花板的獨眼繃帶人也跳了下來,用四肢著地的方式爬向地下室。

一衝進地下室,我立刻將門關了起來。正在喘氣的時候,一滴水滴到我左肩上。老實說,看多了恐怖片就知道,現在的我不用往上看也曉得上面有東西在盯著我,而且這滴水不是別的,就是那東西的口水。於是我慢慢的往後退,退了兩步之後,馬上轉頭朝那鐵門的方向衝去!打開鐵門直奔巨龍石像。

「嘻嘻……果然來了呀~」

「呼……那是什麼?」我上氣不接下氣的說:「你快告訴我……他們是什麼啊!」

「沒什麼,不過就是幾個感覺到我的妖氣前來的妖怪而已。」巨龍石像回答的很平常,「他們只是想要吃我增強自己的妖力,吃你填飽肚子而已,別這麼緊張。」

「我靠,這還不緊張?」我一邊說,一邊就用手指指著鐵門,可是這麼一指,卻讓我戳到一沱軟軟的東西。我緊張的全身僵硬,接著慢慢的轉過頭去……就看到我的手指,戳在剛才的無臉西裝男的臉上。

而更讓我覺得恐怖的是,西裝男原本什麼都沒有的臉,慢慢裂開了一張嘴巴。嘴巴緩緩的張開,還伸出暗黑色的舌頭,舔著我的手指。冰冷潮濕的感覺,讓我幾乎面臨崩潰的邊緣。

「傻小子,你還在發什麼愣啊!」巨龍石像大喊:「快點,把劍拔起來!」

「可是……把劍拔起來不就釋放了你這個恐怖的妖怪……」老實說我已經不知道我在回答些什麼了,那西裝男後面還有繃帶人,後面還有一個不知道是什麼玩意兒的大型史萊姆(註:一種類似果凍的黏液型怪物。)在排隊等著吃我,能夠把一句話講清楚已經很厲害了。

「快點───!」巨龍石像大吼。那命令的吼聲完全將我從震驚中拉回現實,立刻將已經被黑色舌頭纏上的手往回拉。轉身握住那柄插在巨龍石像上面的古劍,然後用力的一拔!

那一瞬間,西裝男、繃帶人、史萊姆通通都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連串劇烈的天搖地動,伴隨著恐怖的爆破聲音。



還有,一聲「謝謝。」



我握著那柄劍跌坐在地上,回頭看著那巨龍石像。可是哪裡還有巨龍石像了?一堆碎石塊裡面站著一個赤身裸體的美少女,她青髮碧眼,皮膚隱約還有一些鱗片,眼睛的瞳孔跟蜥蜴一樣,呈現一條尖尖的直線。

「謝謝你啦……我終於可以離開這個……討人厭的地方了。」美少女一邊說,右手緩緩的平舉:「為了表示我對你的謝意,我會讓你一點痛苦都沒有的離開這個世界……」

「別……別亂來喔!」我亂揮著那柄古劍,「我手上還有這柄劍……隨時可以把你封回去……」

「哈哈哈哈~」她笑了起來,「就算神劍在你手上,你會用嗎?」

「我……媽的───!」不知道哪來的勇氣跟力氣,讓我站了起來,雙手握著古劍就朝那美少女揮砍過去。不過她的動作卻讓我很意外,就是她竟然會閃避我的攻勢。看來大話說歸說,這女人對我手上這玩意兒還是很忌諱。而從她的反應,我也整個信心大增,卯起來對著她就是一陣亂揮亂砍。

「夠了!」美少女一聲大吼,接著一腳踢在我的手腕上,痛的我劍拿不穩,摔落在地上。接著她又來一腳,這一腳狠狠的踢在我胸口,將我踢的飛撞在另外一邊的牆壁上。然後美少女慢慢的朝我走過來,右手從纖纖玉手,變成一隻恐怖詭異的黑鱗爪子。

「你,死之前記好我的名字……」



擦!



話才剛說完,女人的胸口馬上冒出一截古劍!傷口噴出來的血濺在我的臉上,冰冷的溫度證明了蜥蜴是冷血動物。那女人表情大變,用爪子抓住那截古劍,用力的扯出來。這麼變態的一扯,讓她的血噴的到處都是。而就在這個時候,我突然眼前再度一黑,低血糖症再度發作,不省人事去了……

[ 本帖最後由 8591 於 2008-8-23 02:06 編輯 ]

加入屬於你的卡提諾

line

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卡提諾論壇
加入好友
長篇小說
加入好友
言情&BL
加入好友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文章推薦

一篇5苦勞值,上限50苦勞值 (請先登入)

問你喔

你覺得網站好用嗎?
邀請您填寫網站易用性調查 快速填寫>>

返回列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