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小說  >  長篇小說

[科幻靈異]

[靈異] 鬼律師2 作者:丘達可 (連載中)

line
avatar
39666 64 11
鬼律師(第二部)


    公子白帶著對李寵的思念和受傷的身體,在「久貧乍富控制不住」的嘯月安排下,帶著美女司徒焱焱乘飛機出遊四川,欲來一次親情美食之旅。誰料想,身在空中就連續經歷了飛人撞飛機、人魔搭檔劫飛機的恐怖事件!更有神秘的西方美男對司徒焱焱預行不軌……

    鬼門關告急、弟弟的女友遭受綁架、外域債主上門,公子白的旅程在恐怖與反恐怖之中艱難地進行……

    第一節 禁止吸煙(上)

    睿智天生逢奇緣,

    道法偶得斬凶頑。

    怒斥笑談合天道,

    靈神劫後歎升仙。

    話說公子白歷經茅山秘境一役,殺得雞飛狗跳天昏地暗,搞得茅山寶地七零八落烏煙瘴氣。嘯月、商瓷、清靈子、司徒焱焱、了然大師一眾人等更是元氣大傷,只差一點兒就老命不保。

    說到元氣大傷,所有人都是一肚子怨氣。本來以為仙界的金光是療傷的聖藥,誰想這年頭連仙界都盛行面子工程搞形式主義。照在眾人身上的金光只是暫時緩解了眾人的傷勢,沒有從根本上解決眾人的健康問題。就像作手術打得麻藥一樣,就算當時不疼。藥效一過還是要疼得死去活來的。被金光照過的諸位在一個時辰之後就全都變回了傷重狀態,劫後的自救工作伴隨著對仙界的譴責聲轟轟烈烈地展開了。

    犧牲是巨大的,但結果是偉大的。一場天地變色,險些就讓魔界大軍進駐人界的大劫難在諸位人物的力頂之下,在人類偉大的認識宇宙的壯舉之下,在倒楣的天鬼干涉之下,被化為無形。最為可喜的是,一直處在沉睡中的絕塵的元神也復甦重生,絕塵與李寵父子終於團聚了。

    渡過靈神大劫的絕塵飛昇成了大羅金仙,李寵也沾了父親的光成了金身鬼仙一起去了仙界。這父子倆去逍遙快活暫且不提,單說一說混丟小弟的公子白。

    雖然從遇到李寵到李寵離開只有兩年來的光景,但是兩年間公子白和李寵朝夕相處數次出生入死早已經不是一般的友情了。套用一句肉麻點兒的話說:他們已經成為了彼此生命的一部分!如果李寵是一個漂亮的女鬼的話,搞不好這句話就得換成:他們是對方生命的另一半!(作者語:也幸好李寵不是漂亮女鬼,否則《鬼律師》豈不墮落成了滿篇都是床上戲的種馬小說了!)

    儘管從見面的那天開始公子白就知道在找到父親以後李寵很可能會離開他,但是如此突然的別離實在出乎他的意料。在公子白想來,就算找到了絕塵,起碼也要在一起再混個三年五載的,最少也得三五個月才能談分別這麼傷感情的事啊。哪曾想,說分就分,一點兒思想準備都沒有,直接來了一個突然死亡法的結局,真是要多鬱悶有多鬱悶!

    大戰之後就是修養,茅山當然是這群戰士們修養遊玩蹭吃蹭喝的理想地點。茅山派是人魔浩劫中遭受損失最大的一方。茅山秘境徹底被毀,靈氣無存不說,還成了一個充滿魔氣死氣的禁地。這樣的地方隨便栽個土豆進去都能變出一個澱粉惡魔來,除了徹底封閉之外沒有任何恢復的方法。茅山派另一大損失就是掌門人清靈子的健康。清靈子修為雖高,但是打傷他的可是魔界精英中的精英--轉世人魔,能夠保住一條命已經很幸運了。受傷在先的情況下,他還在封閉茅山秘境前拚命地把秘境裡面的古籍法寶往外搶運,若不是有司徒焱焱的仙氣和丹藥維持,不等封閉茅山秘境,這位茅山派的當代掌門直接就會被他的門徒畫在紙上供到殿堂裡受香火了。而且,在他的牌位後面還要刻上一行醒目的註解:茅山派第一位活活累死的掌門!

    清靈子傷重閉關,茅山派的事務交給了門徒一心打理,而公子白這位俗家小師叔就成了茅山派的太上皇了。所幸這位太上皇處於悲痛鬱悶期,非但沒有心情惡搞或者提出非分的要求,反而化悲痛為力量在調養身體之餘把所有的心思都花在了茅山派的基礎建設和門徒訓練上。因為公子白的一發奮,茅山派在兩個月之間居然多了三座護山法陣和十九名入室弟子。

    身體和法力恢復最快的當屬司徒焱焱。沒辦法,實力決定一切,人家是妖仙轉世,元神非一般的堅強,內丹和金身早就融合到身體裡去了,說白了就是陸地上的活神仙。所以,她受的傷最輕,好的也最快。

    除了司徒焱焱之外,恢復得快的就是嘯月。人家的遺傳基因不是一般的好,堂堂的妖狼王裂風是他的老爸,你說他的體格能不好嗎?王子級的人物還受過妖仙的魔鬼訓練,不但打架有兩把刷子,挨打也有兩把刷子,挨打之後身體和法力恢復的速度更不是兩把刷子可以形容的,想形容的話至少要用三把刷子才可以!

    商瓷和了然在茅山派內住了半個月後便結伴返回S市。這兩位的修為都比較高,渡過了危險期之後自然可以慢慢調養,而且一個是正式的大學教授一個是寺院的主持不能離崗時間太長。

    公子白留在茅山派,作為他最好的兄弟之一,在李寵離開以後嘯月就成了他的第一保鏢同時兼任第一打手。在保護傷勢未癒的公子白的同時,嘯月還有一個更加艱巨的任務--幫助公子白重建妖力空間。公子白的妖力空間在戰鬥中徹底崩坍了。崩坍帶來的不小的損失。

    損失一:大量的金銀珠寶以及各類盜版、正版的遊戲光碟(註:其中少量光碟的顏色偏黃)。空間的湮沒如同炸彈爆炸一樣,公子白收藏在空間裡的寶貝中除了抗震防火品質堅固的有數幾個以外,全都在巨大的能量衝擊之下化為齏粉。其中有公子白苦心積攢的大塊寶石若干,金磚白金磚各一塊。公子白每每想到這些東西都有一種衝進太子丹所在的水洞裡面重新劫掠一次的衝動。

    損失二:為數眾多的冥界鬼魂。冥界在公子白的空間裡設置了一個鬼魂傳送點,每天都有數千個鬼魂經過這裡被以最快的速度傳送到冥界去報到。公子白的妖力空間快湮沒的時候,駐守在裡面替他看家護院的妖狼最先感應到。這些妖狼在自己跑路的同時,盡了最大的努力通知和幫助冥界的鬼卒疏散鬼魂。但是事發突然,最後仍有1326個鬼魂來不及逃走與妖力空間一起湮沒無形了。

    為了彌補公子白經濟、精神和肉體三重的創傷,為了讓自己和下面的妖狼兄弟有一個免費的喝酒聊天吃烤肉的場所,嘯月冒著被父王打屁股的危險連使撒嬌、耍賴、打滾哭鬧三大絕技磨著妖狼王裂風重新給了公子白一個比以前那個大一倍的妖力空間。

    從裂風那裡弄到妖力空間之後,嘯月就領著一幫妖狼住了進去,大張旗鼓夜以繼日地開工奮戰。嘯月不但恢復了妖力空間的原有配置,還把多出來的空間進行了優化組合,除了美化環境之外,據說還增加了一些神秘的功能。出於安全考慮,冥界的傳送點被徹底取消了。



鬼律師(第二部) 第一章 反恐 第二節 禁止吸煙(中)

「他母親的!修煉了兩個月,總算是恢復過來了。以後這麼危險的事可不幹了,差點兒就成革命烈士了!」公子白把嘴裡的煙氣吹向腳下的雲海,捏了捏脖子下面金色的法像繼續自言自語:「小李,你小子可快活了,找到了老爸還成了神仙。你老大我就慘了,掉了半條命不說,連你這個小弟也混沒了。嘯月太傻了,不比你那麼鬼精靈,你這一走讓我領導誰去呀?讓我上哪找當領導的成就感去呀?」

    「說你沒良心,一點兒都不假!我和兄弟們沒日沒夜的給你的妖力空間搞內部裝修,你不領情不道謝就算了,剛一好過來就在背後說你大哥我的壞話,你也太不講究了吧?」嘯月在不遠處的一顆大樹頂上探出腦袋聲討公子白。

    公子白回頭撇了一眼樹頂上的嘯月說:「你不是有秘密工程要處理嗎?好好的包工頭兒不當,大清早的跑出來偷聽別人談話可不是好習慣?!」

    嘯月把嘴一撇說道:「誰稀罕偷聽你的瘋話呀!我剛從空間裡出來想睡一覺,眼皮兒還沒合上就聽見你在這邊雞貓狗叫的。要是不過來看一眼,讓你被山裡的猴子給拐跑了,我的美女師父來找我要人,我怎麼交代呀。」

    公子白跳下石台走到嘯月所在的樹下找了塊乾爽的地方坐下後仰頭叫道:「你別在上面擺造型了,下來抽支煙吧!等會兒我到妖力空間裡面去檢查工作,要是看到不滿意的地方,今天晚上的烤肉就取消了!」

    「別這樣呀!」一聽說烤肉大宴有取消的危險,嘯月可著急了,從樹上跳下來搶了公子白手上的煙放在嘴裡抽了一口後說:「今晚的宴席我可請了好幾位族裡面的前輩過來,要是沒有你的秘製烤肉壓檯面,我的臉就丟大了。你是有所不知啊,現在你食神的名號在妖狼族裡面是響噹噹地,簡直比我兩個哥哥還有名啊!」

    「敢情,你是把我當成御用廚子了!古往今來有出賣兄弟利用朋友的,但是絕對沒有像你這樣利用的如此徹底的。人家都是用朋友兄弟換陞官發財,你直接把我的勞動力轉化成知名度了。別以為我不知道,我的名號再響也沒你的響。現在妖狼族人都說你慧眼識珠把我從亂山崗裡面撿出來進而推動了妖狼族的飲食革命,說你是妖狼族飲食文化的既積極推動者,是創造『神』的酷帥妖狼!」公子白無情地揭露了嘯月的「惡行」。

    嘯月滿嘴噴煙地為自己辯解道:「天地良心,我可沒這麼說過,更沒這麼認為過。這肯定是謠言,造謠的一定是商瓷!上次我看見他跟你小聲地嘀咕了好一會兒,肯定是他在背後說我的壞話。」

    「別瞎扯了!商老大才沒那麼八卦呢。這是我上次進妖力空間視察工作的時候聽你的族人說的。」公子白重新掏了一支煙出來準備點著了享受。

    嘯月湊到公子白面前擺了一個諂媚的笑臉說:「我立刻闢謠還不行嗎?自從小李離開之後你的心情一直都不好,已經有兩個月沒聚餐了。族裡的老人家的牙齒都癢癢了。據可靠消息,這次我老爸也來,是專門為你的妖力空間竣工剪綵來的。而且還帶了一堆五顏六色的石頭和黃的白的金屬當禮物呢!本來不想告訴你,看你這麼沒動力,先說出來刺激你一下,這回你還有什麼包屈的沒?」

    「你早說呀!裂風大伯遠道而來,理應招待一下。看我就可以了,帶寶石和金銀就太見外了。」公子白很虛偽地客套了一下,然後衝著嘯月豎起大拇指說:「要說還是妖狼族的實在,要送禮就送貴重的送我喜歡的。頭些日子我重傷在身的時候,冥界、仙界、佛界的慰問團走馬燈似的來去。可他們不是送獎章就是送感謝信,沒有一個是發獎金的給人民幣的。我看著來氣,茶水都不招待,裂風大伯的禮物我喜歡,今天晚上你就等著吃香噴噴吱吱冒油的烤肉吧!」

    「就知道你勢利眼財迷,這個殺手?一出,你肯定就範!」嘯月洋洋得意地噴了個煙圈,隨手把煙頭彈出十多米遠掉到了山澗裡。

    公子白掃了一眼飛走的煙頭對嘯月說:「這可是極品大雲,還剩那麼長你就給扔了,簡直是赤裸裸無恥的浪費呀!我都快三個月沒開張了,買煙的錢都是吃老婆本兒,下次不給你抽這個,弄幾包一塊錢的力士煙隨你便浪費去吧!」

    公子白的話激起了嘯月的強烈反對:「小白,你也太吝嗇了吧?讓我抽那種又辣又衝的煙,我才不幹呢!你要是不給我錢,我就去偷獵走私野生動物。我就不信,抽幾包煙就能把你的老婆本兒給抽沒了。況且,按我估計你要是有了老婆連抽煙的權利都沒了。聽我勸的話,趁沒有老婆的時候多抽點兒吧!」



鬼律師(第二部) 第一章 反恐 第三節 禁止吸煙(下)

嘯月的話也讓公子白極度不爽,他從地上站起來掐著煙捲開始捍衛自己抽煙的權利了。「掙錢不容易,花錢要仔細。煙是用來抽的,不是用來丟的。抽煙不能花光我的老婆本兒,如果像你那樣不吸幾口就丟了,自然要敗光我的老婆本兒了。再說,你憑什麼說我有了老婆連抽煙的權利都沒有了?你兄弟我長得一般,但是從哪個角度看都不像是『妻管嚴』啊!我還就不信了,有誰能管得了我抽煙!」

    公子白狂言出口後,嘯月像撿到烤羊腿一樣嘿嘿一笑說道:「你還別吹!好了傷疤忘了疼。這些天以來,不知道是哪個小子總被我的美女師父司徒大仙捏著耳朵三令五申地禁止吸煙。而且這小子每次都很聽話地把煙掐了。我說小白子,這個人兒你認識不?」

    「這……」嘯月的話還真把公子白給噎住了。事實勝於雄辯,每次司徒焱焱來檢查他的病情的時候,都有一個必休的科目,那就是告誡公子白禁止吸煙,甚至不惜以雷劈來威脅。

    見到公子白沒詞兒了,嘯月心中大爽,乘勝追擊道:「本王子大膽斷言,如果你娶了司徒焱焱作老婆,確定肯定以及一定會喪失抽煙的權利!」

    「我……」公子白反駁的話還沒出口,憑空一道掌心雷就把他手上的香煙劈碎了,緊接著第二道掌心雷落在了嘯月的頭上。

    嘯月沒有公子白幸運,一聲雷響之後立刻成了爆炸頭,當他的眼睛掃到一抹紅雲正從公子白休息的靜室方向飄過來的時候,立刻大叫一聲:「媽媽呀!說錯話了,美女師父生氣了!快跑路啊!」不等話音落地,他就火燒屁股似的逃進了妖力空間。

    公子白見紅雲飄來,立刻知道是司徒焱焱來了。公子白受傷之後,司徒焱焱每隔三五天就會以幫他療傷視察病情的名義來茅山派的後山看他一次。顯然,今天是這位大夫查房的日子。公子白休息的靜室離他和嘯月吸煙胡侃的樹下不到百米。這麼短的距離,以司徒焱焱的法力,如果想知道公子白和嘯月的行動就跟打開電視看現場直播那麼容易。瞧眼前這陣勢,一定是司徒焱焱感應到了公子白手上的煙火,然後隨便聽了一下他們的談話,接著很不巧地聽到了嘯月關於公子白娶老婆與抽煙的言論,於是乎發了兩顆雷,劈碎了公子白手裡的煙,劈得嘯月屁滾尿流落荒而逃。

    要說相隔百米司徒焱焱如何能感應到公子白在吸煙,道理其實很簡單。司徒焱焱是天生玩火的,而且是轉世妖仙。她對火的敏感度不是一般的利害,絕對是利害到了變態的地步。別的地方不說,在人界當中,無論是星星之火、怒火、慾火、地火、天火,只要是跟火沾邊帶火字的事物、情感、思想,百分之九十九點九九她都能感應到。請注意,是感應到,完全屬於本能的感應,不是使用法力那種費力的查找,要不怎麼叫利害得變態呢!所以,公子白在百米外吸煙,司徒焱焱根本不用法力搜索,從妖力空間裡面一出來就直接感應到了。

    眼看司徒焱焱飄飛過來,公子白的心裡也一陣陣的發虛。因為三天前他曾經拍著胸脯保證,不得到司徒焱焱確定身體完全康復是不能吸煙的。可是今天他自我感覺完全康復了,而且煙癮難熬,不自覺地把自己的保證給忘了。另外,想到剛才嘯月和他公然在談論娶司徒焱焱作老婆的事,雖然不是他主動提起的,但作為一方當事人公子白還是有些掛不住臉的。

    司徒焱焱轉眼飛近,公子白一看她的臉色就知道這位大姐正在生氣中。好漢不吃眼前虧,再怎麼牛也不能等著挨雷劈,公子白決定效仿嘯月先行跑路,避其鋒芒之後再想辦法求饒。想到就要做到,公子白想到自己的妖力空間剛剛竣工正好用來避難,於是發動心念想開啟妖力空間跑路。

    不幸的是,公子白的心念動了十幾次,妖力空間就是沒反應。想到剛才嘯月逃跑時的情景,公子白恍然大悟。這個齷齪的嘯月,跑路的時候進的不是他自己的妖力空間,而是公子白的妖力空間。這廝非但逃進了公子白的妖力空間,而且借助包公頭兒的職務之便,利用妖力空間沒有正式移交的可乘之機,硬是把公子白這個主人給鎖在外面,斷了公子白的退路了。

    面對已經落在眼前的司徒焱焱,公子白只有長歎一聲:「媽媽的,嘯月這廝出賣兄弟的水準越來越高了!」



鬼律師(第二部) 第一章 反恐 第四節 心靈雞湯(上)

眼見逃跑不成,公子白只好把眼睛一閉運用全身法力做好了抗雷的準備。有了N多次被雷劈的經驗以後,公子白非常有自知之明。司徒焱焱不但火玩得明白,在掌心雷的運用上也達到了登峰造極出神入化的地步。即便公子白在全勝時期,除了逃進妖力空間之外,絕對沒可能躲過司徒焱焱的三次雷劈。也就是說,公子白無論怎麼跳騰,司徒焱焱每發三個雷至少有一個要劈中他,而且因為躲閃的關係會讓司徒大仙非常生氣,往往劈中他的那個雷特別的飽滿有力。至於為什麼可以躲掉別人的雷,卻躲不掉司徒焱焱的雷,公子白在無數次的深刻反思中仍找不出答案,唯有以「命中剋星」一詞來抒發感慨聊以自慰。

    多次慘痛的經歷讓公子白學乖了,司徒焱焱用雷劈他的時候他索性不躲,把所有的力量都用來防雷上。這樣一來,司徒大仙就會因為公子白的認罪態度好少劈幾下,每個雷的份量也減輕不少。這麼做還有另外一個好處,那就是增加體內電阻,在無數掌心雷的洗練之下最終有望修煉成為千年難見的雷電免疫大師--絕緣體!

    眼睛閉了半天沒聽到雷響,公子白小心翼翼地睜開眼睛看見司徒焱焱板著臉站在面前。純白色半袖T恤、純白色八分褲、純白色皮涼鞋,一頭火紅的長髮挽在腦後,手裡拎著一個保溫飯盒。忽略臉色的話,司徒焱焱看起來就像一個給男朋友送飯的懷春少女。自從與絕世一戰發出不同的以往的「情火」又被絕塵一頓開導之後,司徒焱焱對公子白的態度轉變了不少,儘管偶爾有雷劈事件發生,但是更多的善意的責備和熱心的幫助。而公子白也在絕塵饒有深意的臨別贈言和一干損友的輿論八卦之下對司徒焱焱從敬而遠之發展成為泰然處之了。總之,在一眾人等半真半假的胡搞攛掇之下,公子白和司徒焱焱相處的時候兩個人都覺得怪怪的。

    公子白見沒有雷劈下來暗自鬆了一口氣,趕緊換上一副笑臉說:「司徒大仙,我現在全好了。不用再喝湯藥吃仙丹了!」

    司徒焱焱責備的目光立刻罩了下來。「我看未必。就算身體好了,你的記性也壞掉了。告訴三個月內不許吸煙的話全給忘了,而且舌頭的功能也不太好使,竟然和別人一起拿我開玩笑!就憑這個也應該給你找幾顆滋味兒『不錯』的丹藥吃吃!」

    「司徒大仙,絕對冤枉啊!都是嘯月那小子故意坑我的,我可自始至終都沒說過你一句壞話啊!為了表示我的無辜,我決定在今晚給嘯月的烤肉裡放上超級瀉藥,就算他是大象也讓他狂拉上半個月!不過,這樣的瀉藥我沒有,你要是有的話給我兩包吧。」既然嘯月不夠兄弟情誼把他給拋在妖力空間外面,公子白為了冤情得雪平息美人的怒火不用嚴刑逼供就把嘯月給貢獻出去了。

    司徒焱焱被公子白的惺惺作態給逗樂了,巧笑過後說:「你們兩個穿一條褲子,當我不知道啊?看我年紀小,可別把我當好糊弄的無知少女。你要去投毒還要拉上我作幫兇,我才不上當呢!再說,給你瀉藥的話,誰知道你會不會給我也來上一包。」

    公子白被司徒焱焱的笑容晃得有點兒迷糊,這狐仙本來就美得冒泡天生魅惑,巧然一笑之下就算公子白總跟他見面也禁不住血壓升高雙眼打轉?!失神了一瞬間之後,公子白回過神來連連擺手說:「簡直是胡說。除非是真正的禽獸,否則絕對狠不下心對你這麼漂亮的女孩下瀉藥。敢這麼幹的人絕對是心理變態!」

    「我還是不放心!不如我把瀉藥下到食物裡面,然後為了表示你的誠意,你把嘯月找來,當著我的面一起吃下去。這樣我才放心呢!」司徒焱焱話一出口,公子白就開始腹誹了。人說狐性多疑,美女心毒,這位司徒大仙集狐仙與人類美女於一身,不但美得冒泡,歹毒起來也是前無古人後無來者呀!

    對於司徒焱焱配藥的功夫公子白非常佩服,莫說讓大象狂拉一個月的瀉藥,就是讓神仙和小鬼拉一個月的藥她也能弄出來。玩笑開大自食苦果的公子白在司徒焱焱的精神壓迫下終於屈服了,誠心告饒道:「大仙,我服了,我知道錯了還不行嗎?你就饒了我吧!」

    見公子白真的服軟了,司徒焱焱正色說道:「我不讓你吸煙不是故意難為你,完全是為了你的健康。放在以前,你就是抽大麻海洛因都沒事。但是你施展完『人劫』那招後,不但整個身體的機能都紊亂了,連道行也受了很大的影響。當時的你就像是佈滿裂紋的瓷器,雖然沒壞,但再也經不起磕碰了。我讓你吃的丹藥和教你的修煉方法就像是膠水一樣強行把你快破爛的身體粘了起來。你現在表面上是康復了,可是至少還需要一個月的鞏固期才行。煙裡面的尼古丁可以麻醉你的神經,減緩你身體的復原速度。在這段時期裡,因為傷勢和李寵離開的原因,你鬱積於胸心結難解。如果這時候再吸煙排遣的話,不但沒有任何作用,還會磨鈍你的心志,導致道行無形中的退步!」

    公子白認為司徒焱焱對於吸煙的論調過於誇大了,滿臉不相信地問:「抽煙影響身體康復,我可以理解。抽煙影響道行,不大可能吧?」

    司徒焱焱嫣然一笑,引得公子白又一陣迷糊後說:「你難道沒發現嗎?你現在對我的天生魅惑的抵抗力比從前來說下降了許多。以前你見到我都是鎮定自若侃侃而談的,現在見到我只要我笑一下,你肯定會有瞬間的失神。這就是你道行退步最直接的體現!」

    「果然是這樣。多虧你提醒,我決定不抽了。什麼時候解禁你說的算。」公子白被司徒焱焱點醒主動放棄了對香煙的追求。

    公子白經過司徒焱焱的提點知道了自己道行上的微小退步造成了心理上對司徒焱焱的畏懼感,當即聚精會神穩守心志,轉瞬間擺脫了司徒焱焱給他的壓迫感。司徒焱焱感覺到公子白氣度上的變化,本想再笑一次表示對公子白的讚賞,但一想到公子白現在對她的笑容沒有抵抗力,害怕笑多了給公子白留下美人一笑即暈菜的後遺症,只好忍住笑意點點頭作為對公子白的肯定和鼓勵。



鬼律師(第二部) 第一章 反恐 第五節 心靈雞湯(下)

做通了公子白的思想工作之後,司徒焱焱想起了一件事,一邊領著公子白往靜室那邊走一邊說道:「公子白,我不是跟你說過很多次了嗎,我現在是入世修行,不要一口一個大仙地稱呼我,直呼我的名字就可以了。論起作人的年紀來,我可比你小五歲呢。」

    恢復常態的公子白想了一下說:「說是這樣說,可是我總覺得直呼你的姓名太生分了,叫你焱焱又太不正經了。不如我就以你的姓稱呼你,叫你司徒怎樣?」

    「這個名字也不錯,就這麼定了吧!」司徒焱焱贊成了公子白的提議,揚了揚手裡的保溫飯盒接著說:「快走兩步,趕緊進屋把這個喝了!」

    公子白看著大號的保溫飯盒發著顫音問:「天哪!以前的湯藥只有一小碗,今天怎麼這麼大一盆啊!你不是也說我號康復了嗎?怎麼給我喝的藥反而加量了?」

    「難道我就只能給你喝藥嗎?」說話間兩人已經走進了靜室,司徒焱焱隨手打開了保溫飯盒,一股鮮香之氣立刻瀰漫在屋內。「藥補不如食補,從今天開始你不用吃藥了,這是我燉的雞湯,你趁熱喝了對身體很有好處的。」

    「沒想到你還懂廚藝!」公子白嗅著滿屋子的香氣驚奇無比地看著司徒焱焱。

    公子白的反應讓司徒焱焱大為光火,她非常不滿地回答道:「那有什麼?你是不是以為我除了發火放雷之外就不會別的了。告訴你,只要用到火的東西我都懂一些。趕緊吃東西吧!難道你害怕我在裡面放了瀉藥嗎?」

    公子白一聽就知道說錯話了,為了不挨掌心雷,他不敢貧嘴,直接衝到桌子前面抓起湯匙喝起了雞湯。雞湯入口之後,公子白差點兒暈了過去。實在是太好喝了!湯汁清談如水卻不失濃郁的雞肉香氣,雞肉雪白粉嫩卻又酥軟脫骨,吃到嘴裡咽到肚子裡那種舒爽過癮的感覺簡直沒法形容。人說狐狸會偷雞,公子白說狐仙做的雞湯天下第一!當然這兩句話是公子白偷偷在心裡說的,如果說出口來,不但雞湯喝不到,保準得挨雷劈!

    這雞湯不但鮮香解饞,喝下兩口之後公子白胸腹之間發出一陣轟鳴,隨即張口打了一個大大的響嗝。響嗝過後,公子白一直覺得憋悶的胸口舒暢了許多。感覺到身體的變化之後,公子白抬頭問正盯著他喝雞湯的司徒焱焱:「司徒,這雞湯不簡單啊!裡面有什麼名堂?」

    司徒焱焱坐到桌邊,為自己倒了一杯茶之後幽幽地說:「沒什麼名堂。我知道你心中鬱結,就在湯裡面加了一點兒理氣舒神的藥材。你現在的身體狀況穩定了,唯獨需要調理的就是心理問題了。這些雞湯治不了你的心病,心病還需心藥治。只要你能把李寵離開的事情看開一點兒,才能重新振作起來,作回以前的公子白。」

    被司徒焱焱說中了心事,公子白沉默了一會兒後才緩緩說道:「其實,李寵父子團聚我是很高興的。但是一想到他去了仙界,而我只是一個略微懂得點兒小法術的人類,他壽與天齊仙福永享,我卻區區百年就與世長辭到冥界發展了。兄弟連心卻相見無期,一想到這裡我就心煩意亂高興不起來。」

    「你也可以修煉嗎?有我們幫你,不是沒有成仙的可能。」司徒焱焱說。

    公子白苦笑了一下說道:「仙道雖好,但是人世多情。到現在我還沒有超脫紅塵的覺悟,成仙恐怕不太容易,而且我覺得做人比做神仙豐富多彩。作律師遇到的每一件事情都各不相同,每天醒來都有新的事物和挑戰等著你,生活起來比較有樂趣。作神仙就跟作辦公室的公務員差不多,早上一起來就知道今天要做什麼,每天做的都是程式化的東西,要是成百上千年讓我做相同的事情,就是財神讓位我也不去幹!」

    聽了公子白一席心裡話,司徒焱焱拍案而起沉聲說道:「說得好!寧搏百年光彩,不求萬年枯朽。你竟然有這樣的壯懷,為什麼不像你說的那樣振作起來去迎接新奇的挑戰,反而窩在這間屋子裡跟自己較勁呢?李寵的老大公子白是一個頂天立地的男子漢,無論做人還是做鬼都得過得有滋有味,不然他做了鬼仙面子上也過不去!你不想過上個百八十年的,你的小弟李寵在鬼仙座談會上被人恥笑吧。如果你一直這樣的話,那時候肯定有仙人鄙視李寵說他的老大是個窩囊廢,在他離開之後就啥也不是了!」

    「我才不是窩囊廢呢!我的刀還鋒利,我的智力還沒有變為負數,哥們往哪一站還是個人物!就為了李寵的面子,我也得奮鬥下去!明天我就下山回家,無論是作律師還是作法師,都得幹出個樣來!」半盒雞湯加上司徒焱焱的話硬是把憋屈了兩個多月的公子白給激發了起來,隨著不成章法的豪言壯語,公子白鬱結於胸的悶氣一掃而空了。

    公子白一手抓著湯匙一手背後,挺胸抬頭,嘴裡叼著半隻雞腿作指點江山意氣飛揚狀十五秒鐘之後才發現司徒焱焱正在對面捂著嘴笑話他。放下湯匙吐出雞腿骨之後,公子白問司徒焱焱:「司徒,剛才你又陰我了。這雞湯裡面到底放了什麼?我喝完之後不自覺地把心裡話都說出來了,加上你在一邊遛縫,稀里糊塗地就把心裡的憋悶給祛除了!難不成你和扁鵲學過,再不就跟華佗有親戚,是老天爺專門給我留下來的心理醫生?」

    「得了便宜你還臭美!你的心志堅強,但越是心志堅強的人的心病就越難以康復。為了讓你快點兒好起來,我特地做了這湯。這雞湯有一個名字叫做『明心劑』。雞湯裡面注入了我、重霧和驚嵐的獨有仙氣,相當於把我們的肉給你熬湯喝了一樣!這些仙氣不但對你的身體有好處,還會在不知不覺之間讓你的心神放鬆,能夠讓你說出平常不願意說的話,暴露你內心深處的秘密。不用這劑猛藥的話,恐怕你的心病沒有三年五載的好不了。」司徒焱焱一臉奸計得逞的滿足感。

    「用得著搞這麼神秘嗎?事先都不告訴我一聲。」公子白嘟囔了一句然後自我陶醉道:「幸虧我光明磊落,心裡沒什麼不可告人的秘密。事實證明,我的人品不是一般的好啊!」

    司徒焱焱沒有反對公子白的自誇,只是解釋道:「如果事先告訴你,你心裡就有了防範,效果就沒這麼好了。更不能顯示出你人品的偉大了!」

    公子白笑了笑,然後很鄭重地說:「司徒,你不用誇我。我應該好好謝謝你們。用自己的仙氣作為藥引,真的與用自己的肉熬湯給我喝沒有兩樣。我的一點兒問題讓你們如此犧牲,實在不應該。你放心,以後我不再因為李寵離開我而煩惱了,而且還會因為他的離開變得更強大、更拉風、更囂張。當然,如果他能回來看我就更爽了!」

    「不必客氣了!你和三仙廟之間已經糾纏不清了,不知道誰該感謝,無論為對方做什麼都是正常不過的事情。」司徒焱焱說,「你還是趕快把剩下的湯喝掉鞏固療效吧!」

    公子白很小心很細心地把剩下的湯喝掉,他知道今後再也喝不到這樣滋味的雞湯了,並且也絕不會再讓司徒焱焱有做這樣的雞湯的機會了。用本命仙氣給人做藥引,雖說不致命,但一樣是有損道行和健康的行為。讓三仙廟三位當家如此犧牲已經很過分了,如果有下次還算是人嗎?簡直連做人妖的資格都沒了!

    喝完雞湯後,公子白拍了拍肚子,伸了伸攔腰,走到門口衝著遠山大聲喊道:「地球,我公子白又回來了!」

    喊完之後,公子白對司徒焱焱說:「司徒,我覺得明心劑這個名字太老土了,為了與時俱進,是不是換個名字趕趕時髦啊?」

    「你不是總酸溜溜的吟詩作對兒嗎?你起一個時髦的讓我聽聽。」司徒焱焱不置可否地說。

    「既然你許可,我就起一個時髦的來表現我的才華!」公子白搖頭晃腦地在屋地上轉了兩圈然後說:「你看『心靈雞湯』這個名字好不好?」

    「啊!?你就這麼有才法呀?根本就是一本暢銷書的名字,你真的唬我不懂行啊!現在鼓勵原創打擊盜版和剽竊,你這麼整擔心人家告你侵權!」聽完公子白起的名字,司徒焱焱氣的差點兒閃了腰,一頓挖苦之後緊接著就是雷電交加。公子白的修為向傳說中的絕緣體又邁進了一大步。

[ 本帖最後由 chuang7718 於 2008-12-24 11:02 編輯 ]

加入屬於你的卡提諾

line

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卡提諾論壇
加入好友
長篇小說
加入好友
言情&BL
加入好友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回覆 15 個字以上可拿獎勵,
規則詳見此

問你喔

你覺得網站好用嗎?
邀請您填寫網站易用性調查 快速填寫>>

GO
樓層數錯誤

返回列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