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返回列表
»

[都市言情]

養個女兒做老婆 作者:何不幹 (已完成)

複製鏈接   關閉
line
avatar
215174 519 23
本帖最後由 longwang 於 2009-11-29 01:38 編輯

[ 簡介 ]

作品類型: 都市言情小說; 作者:何不幹   

又名《美少女養成計劃》,這是一部中國版的《洛麗塔》;一部現代版的《一樹梨花壓海棠》;一部東方版的《詩人之死》


    呵呵,她什么都不是,她就是《養個女兒做老婆》,又名《小愛人 黃花黃》。
    我們真的不幸生在一個沒有愛情的時代嗎?我們真的不幸生在一個被欲望俘虜的時代嗎?

我們真的不幸生在一個理想主義蕩然無存的時代嗎?這是一部社會問題小說,又是一部都市愛情的情殤。

--------------------------------------------------------------------------------

第一章 浴室的霧氣很濃


  安鐵把車停在維也納山莊的停車場。維也納山莊是一個新開發的高檔小區,小區建在一個三面環山的空地和山坡上,沒有山的那面是海。安鐵現在住的房子是他花每月1500元租來的,本來有私人車庫,房東是一個離婚之後出國的女人,臨走之前,她把自己所有的零碎都鎖到車庫,然後,對安鐵飛了一個媚眼,頭一甩就走了。

  女房東是一個熟人介紹的,安鐵在這個城市是有名的記者,人長得也很有性格,第一次見面看房,安鐵在巨大的落地窗前看到大海的時候,一下子就喜歡了,他還是不動聲色地和女房東砍價,女房東比安鐵大3歲,一個漂亮女人,是那種只要她願意,她能在30秒之內讓任何男人那裡撐起帳篷的女人。

  「就1500一個月,算你替我看房,這些傢俱都留給你用,不用的我仍到車庫,裝修這麼漂亮的房子,太便宜你小子了」女房東有些不耐煩,同時,歪著頭,抱著胸,桃花眼從下面勾上來盯著安鐵,似笑非笑。

  「成交」,安鐵心不在焉地說,他想和女房東握一下手,但他的手動了動,卻沒有伸出去。他對女房東那種故意把氣氛弄得親密無間的說話語氣有些膩歪。

  所以安鐵只能把車停在公共停車場,他牽著秦楓的手從公共停車場往回走的時候,不知為什麼就想起了女房東。

  「想什麼?也不和我說話!」秦楓仰著頭不高興地問。

  「在想剛才哪個給你打熱線的人,他自己包二奶居然還跟一個剛談戀愛的窮大學生一樣,嫌哪個女的花錢多,還有臉給電台打熱線,真他媽人渣!」安鐵撒了個謊,把話題拐到了秦楓身上。

  秦楓是大連一家電台一檔著名節目《秦楓夜話》的主持人,只要說到她的節目,她就會眉飛色舞地說過沒完,任何其他話題也引不起她的注意。

  果然秦楓一下子就興奮起來,「是啊,那人自己那麼有錢,居然那麼摳,連幾百塊錢的零花錢也捨不得給他女朋友,還抱怨女朋友總找她要錢,還有臉給我打電話問女人在向男人要錢的時候是什麼心態!真討厭!」

  「你傻啊,什麼女朋友,他那是包二奶,這你都聽不出來?你沒聽見他一口一個我老婆天天天天翻他口袋?你都想什麼了連這個都沒注意?」

  「是嗎?」秦楓吃了一驚,按道理她是不會犯這樣的錯誤的,她把《秦楓夜話》辦成了這個城市半夜睡不著的孤男寡女的心靈雞湯,辦成了她們台半夜12點的時間段廣告仍然爆滿,絕不是吃乾飯的。

  安鐵本來想乘機打擊幾下秦楓過於膨脹的自信心,這時他發現已經走到樓下。

  「鑰匙呢?開門!」安鐵掏了掏兜,沒帶。他開始按門鈴,一個嬌嫩的睡眼朦朧又充滿期待的聲音傳來,「叔叔!你回來啦!」

  「開門,瞳瞳!」安鐵說,安鐵總是忘了戴鑰匙,他覺得有瞳瞳在帶不帶鑰匙都一樣。

  進門時,瞳瞳一邊揉著眼睛,一邊往她的臥室走,當她發現後面跟著秦楓的時候,很驚異地回了一下頭,又看了看安鐵。她看安鐵沒做聲,低聲說句「秦姐姐好」就回她房間了。

  剛進門,秦楓就拉著安鐵要進衛生間洗澡。安鐵說你等一會,我去給你拿睡衣,秦楓和安鐵談了兩年戀愛,在安鐵這裡住的時間並不多,她的睡衣平時就收在安鐵臥室的衣櫃裡。

  秦楓的節目是在晚上12點,她自己貸款買了一套房子,離她單位近,他們平時幽會基本都在秦楓那裡。安鐵也很少在秦楓那裡過夜,多數時候是和秦楓親熱完再安撫一會就開車回家。秦楓在安鐵那過夜也不多,秦楓總是說安鐵那裡不大不小一個女的呆在那,做愛都不痛快,這時候安鐵總是不做聲。

  安鐵剛進浴室,秦楓就猛撲上來,一隻手纏著安鐵的脖子,一隻手快速地向下摸去。安鐵一個趔趄,身子一歪靠在牆上,嘴巴被秦楓肥厚性感的嘴唇蓋著。安鐵的老二立馬就硬起來。

  「討厭,真流氓,硬得這麼厲害,還這麼燙,你想幹什麼?老實交代,你想對人家幹什麼?」秦楓滿臉通紅,顯得嬌羞無限、弱不禁風的樣子。

  安鐵實在是喜歡秦楓的這一手,他剛剛想說秦楓要強姦他,卻被秦楓神情並貌地反咬一口。安鐵熱血沸騰,卻故意裝出一副無辜的樣子,舉起雙手說,我什麼也不想幹,我就想進城賣點棗,小姐你不要誤會好人!」

  「流氓,你還說你是好人,這裡硬得這麼厲害,還敢說自己是好人,你這個不要臉的農民,你這個贓兮兮的民工,說,你是不是想強姦人家,快說!」說著,秦楓的那細膩光滑的大腿抬了起來,順著安鐵的大腿輕輕地往上提,直到膝蓋頂在安鐵的老二上,形成逼供之勢。

  一股陰鬱的慾火從丹田直衝安鐵的腦門,一把把秦楓推到水龍頭下,一巴掌輕輕煽在秦楓的臉上,衝口而出,「你這個賤貨,老子就是要強姦你,看你還敢不敢叫我農民,叫我民工,快給老子舔雞巴,用點智慧去舔,否則,老子給你好看」,安鐵一邊說著,一邊把秦楓的頭按在自己的陰部,一邊揪著秦楓的頭髮說,「快點求饒,叫老爺饒了你,快叫!」

  秦楓的頭一邊動,一邊嘴裡含混不清地說著,「老爺!老爺!饒了我!饒了我!」

  安鐵那股陰鬱之火越來越旺,最後直衝頭頂,安鐵大叫一聲,一股急流沖射而出,射在秦楓嘴裡,看著那些白色的液體在秦楓的嘴角流出來,看著仰著臉的秦楓,安鐵有些恍惚,突然他一激靈,想起了瞳瞳。

  「靠,快點洗,瞳瞳估計還沒睡著呢」安鐵說。

  秦楓的臉由迷醉一下子放了下來,撅著嘴,不說話。

  躺在床上,安鐵一手抽著煙,一手摟著秦楓光潔的豐滿的身體,手指輕輕捏著秦楓的乳頭撥弄著,不禁輕輕歎了口氣。

  「歎什麼氣呀?」秦楓有些詫異地問,手還在安鐵的下面輕輕劃著。

  「沒什麼」安鐵說。

  「不行,你必須告訴我!」秦楓不依不饒,安鐵也不太清楚自己為什麼歎氣,這個夜晚很美,大海就在窗外,海浪親吻沙灘細細的聲音隱約可聞。

  「晚上太美了!」安鐵沒來由地說了一句,安鐵的確對太美的東西心存著懷疑與痛惜。

  「別打岔,快說」,秦楓還在追問。

  「我是怕你這麼美麗的女人有一天躺在別人的懷裡,我有點不自信,嘿嘿!」安鐵說著,翻身把秦楓壓在身下,手順著秦楓的小肚子滑到那片花叢裡,一頓亂摸。

  「我不相信,你真的對我有不自信的感覺嗎?」秦楓似乎對這個話題挺感興趣,眼睛都亮了起來,安鐵把嘴封在哪個肉乎乎的嘴唇上,雙手啟動,一會,秦楓的眼睛開始起霧,眼神開始迷離起來。

  「哥哥,啊--我要---」秦楓輕輕叫著。

  安鐵劇烈地動了起來,這時,外面起了風,整個城市似乎都在晃動。

  就在快要射的時候,安鐵突然從秦楓身上跳下來,急急地說,我要撒尿,說完就往衛生間跑,留下秦楓一個人在床上發愣。安鐵一激動就想上廁所,但在做愛的時候這種情況並不多。

  安鐵推開衛生間的門,一下子就楞在那裡。

  他發現瞳瞳光著身子站在水龍頭下。

  瞳瞳發現有人,身體哆嗦了一下,一看是安鐵,手慌亂地護著胸口,盯著安鐵一聲不吭。

  瞳瞳的裸體在流水下,被浴室的霧氣包圍著,兩隻飽滿堅挺的乳房像兩隻潔白的兔子驚慌地蹲在她的胸口,她的身體就像一個粉雕玉鑿的透明的玉器,又像一個空空的無所依憑的幽靈,在霧氣裡,她需要一個實體來依靠與填充。

  身高已經160MM的瞳瞳平時穿個寬大的校服,晚上回家也不脫下來,安鐵從來沒有注意過瞳瞳的身體,從來沒有想過瞳瞳的身體會出落得如此完美。他很想上前去抱住瞳瞳,去填充她那空靈的身體,給她依靠和憑籍。

  瞳瞳的慌亂漸漸平靜下來,她靜靜地看著安鐵,微微低著頭,不做聲。

  安鐵迅速地關上門,回到臥室。

  「你怎麼了?神經病似的!」秦楓狠狠瞪著安鐵。

  安鐵陪著笑,重新貼上秦楓,「剛才太激動了,我一激動就想上廁所,你不想我把尿撒到你那裡面吧,嘿嘿」。

  「死相,拉尿了嗎?」

  「沒有,瞳瞳好像在衛生間」

  「在衛生間幹嗎啊?」秦楓看似漫不經心地問。

  「洗澡吧,不知道,門鎖了」安鐵有些心虛地回道,「別管她,我們衝浪吧」

  安鐵怕秦楓再說什麼,馬上爬到秦楓身上準備再戰,搗鼓半天,老二居然軟了,再也硬不起來。

  「衝浪衝浪,衝你個頭啊你沖,」秦楓也興致闌珊,小聲嘀咕著,「小妖精!」

  安鐵一下子就火了,「你罵誰?這跟她有什麼關係?」

  「我說我自己不行嗎?」秦楓啪地關掉床頭燈,一轉身,背對著安鐵,一夜無話。



第二章 停不下來的列車


  早上醒來,秦楓已經走了。

  安鐵一隻手在枕頭底下摸出手錶,一看8點,另一隻手還放在兩腿之間,安鐵早上手總是不自覺地放在老二上。 
    為此,秦楓已經嘀咕過好幾次,「身邊躺著一個美女,居然總是摸自己的東西,你變態啊?」

  「這不是命苦養成的習慣嘛,那麼長的青春期就是靠這隻手艱難度日的,又沒有女人碰,以後改好不?」安鐵只得狡辯地道歉一下,但總是改不了。

  秦楓知道安鐵大學裡有一個女朋友叫李小娜,大學一畢業,李小娜留在北京,安鐵到了大連,兩個人自然地就分手了,秦楓問李小娜的床上功夫有沒有她厲害,安鐵總是一口咬定和李小娜只接過吻,絕對沒有上過床。

  只有傻瓜才會給現在的女朋友描述跟前女友的上床細節。

  「你不會告訴我你是處男吧?看你在床上跟流氓似的!」秦楓追問。

  「只在我喝醉的時候被一個對我有好感的女同學強姦過幾次,我對她一點意思都沒有,真的,騙你是豬!」安鐵說。

  「真的?你就是頭豬!」秦楓半信半疑又醋意十足地說,「太便宜她了!」

  老二硬得厲害,半夜的那泡尿還憋在裡面。安鐵到衛生間前,心裡還是小心翼翼的,好像瞳瞳還在衛生間裡,其實,安鐵知道這個時間瞳瞳早就上學去了。他把衛生間的門推開,頭伸到裡面看看,空空的,安鐵覺得自己有些滑稽,像下了個決心似的,果斷地兩步跨進衛生間,狠狠地把膀胱放空了。

  到客廳打開電視,那個長著餅子臉總是笑瞇瞇特自信似的央視女主持人正在念各家媒體的新聞,安鐵到是挺喜歡這個女人的聰明勁,時間一長也不覺得這個女人醜,反而覺得這個這個女的也蠻性感的,甚至有時候安鐵還想,要是把她的職業裝脫了,光溜溜地抱在懷裡,讓她給自己口交,把她滿嘴的各地重要新聞全塗在自己的老二上,一定非常爽。

  安鐵一手拿著遙控器,一邊把屁股從電視那兒挪到沙發上,一張紙從沙發扶手上飄到了地上,他撿起來一看:
  「叔叔,雞蛋煎好了,在微波爐裡,麵包在櫥櫃裡」,是瞳瞳的字跡,「秦姐姐早上5點走的」。

  瞳瞳看起來很平靜,與平日沒什麼不同,真有她的!陽光從窗外照進來,安鐵感覺溫暖而平靜,他一邊吃著早點,想起瞳瞳剛來的樣子。

  時間過得真快,轉眼瞳瞳都來了4年了,一晃都13歲了。都說女大十八變,才幾年,瞳瞳已經變成一個發育成熟的漂亮女孩,一個安靜得像夢一樣的少女了。的確,瞳瞳闖進安鐵的生活就像一個夢,就像安鐵在生活中珍藏最深的一個夢。

  4年前,安鐵去北京採訪一個著名國學學者,其實,採訪也不一定要去北京,僅是為了完成採訪在網絡上就可以,他跟主任說,還是面對面採訪現場感強些,那時安鐵剛到文藝部不久,週刊部剛上任的新主任是一個有野心也有才華的作家,35歲,一心想在40歲前做這家報社的總編,到目前為止這家黨報報社歷史上還沒有先例。

      雖然在文藝部,但他經常強調,文藝部的稿子也不要都搞成傳統的小說散文之類副刊的路子,文藝部的稿子也要有新聞性,要強調現場感,那時候,文藝部不負責編文化新聞,文化新聞由專門的文教部負責。安鐵和新主任比較投緣,他摸清了新主任的脾氣,所以安鐵一提這個專訪應該有現場感,馬上就得到了新主任的認同。

  剛到文藝部的安鐵順利地得到了一個出差的機會。他費這麼大勁想去北京真正的原因是潛意識裡想見到李小娜,儘管他不止一次地告訴自己一輩子也不要見到這個女人。

  採訪完學者,安鐵給李小娜發了短信,告訴自己在北京住的酒店房間號和電話,晚上7點鐘李小娜來了,一句話沒說,安鐵就把李小娜按在床上使勁親,差點把李小娜的舌頭咬斷,直到李小娜大聲叫痛才停下來脫衣服。做完愛後,李小娜去洗澡,整個過程兩人除了用「哦--啊--」這樣的感歎詞,幾乎沒有說別的漢字。洗完澡,李小娜把安鐵抱在懷裡,看著一直沒有說話的安鐵,很久,終於說,「我們做情人吧!」

  安鐵一直看著李小娜不說話,李小娜等了5分鐘,安鐵還是不說話,李小娜開始穿衣服。

  李小娜走到門口的時候,安鐵終於用一種他自己都不相信的平靜的聲音說,「走好,多保重!」

  聽到門關上的聲音,安鐵發現自己的嘴角發鹹,他流淚了,這是安鐵長這麼大第二次流淚。安鐵第一次流淚是在他十六歲寫遺書的時候,那時侯他想自殺,安鐵連那時侯為什麼會有自殺的念頭都忘了,他只是清楚地記得,十六歲的安鐵一邊認真地寫著遺書,一邊靜靜地流淚,整整哭了三個小時。當然安鐵沒死成,哭完後,遺書也寫好了,他重新看那篇遺書的時候,感覺就像是一篇寫給青春的情書,然後他就把遺書悄悄撕碎了。

  在李小娜走後,安鐵穿戴整齊,一向穿著隨便的安鐵出門前甚至讓服務員把衣服拿去服務中心熨燙了一番,就像要出門參加一個隆重的婚禮似的,他去了三里屯的一家酒吧,一個人坐在那裡喝酒。早上酒吧關門,他又找了一家咖啡廳繼續喝酒,一直到第二天傍晚,他醉熏熏地拎著包就上了大連的火車,找到自己的舖位,倒頭就睡。

  這天晚上,他一直在做夢,他夢見自己睡在一列列車上,他不知道這列列車往那裡開,也不知道自己要向那裡去,列車員永遠都是年輕漂亮穿著制服的姑娘,她們微笑著突然出現,又突然消失,她們就像來自未來,卻在過去消失,他還夢到一個小女孩兒坐在他身邊哭,哭得他心煩意亂。

  然後,他真的被一陣哭聲吵醒。他使勁睜了睜眼睛,就看到對面的臥鋪上坐著一個髒兮兮的小女孩,她的哭聲還有點特別,是那種很短的啊的一聲,就馬上壓抑住,然後又忍不住啊的一聲。

  這時候,女列車員走過來,沒有安鐵夢裡的制服姑娘漂亮,她狐疑地看著安鐵和小女孩,極不耐煩地說,「人都走光了,趕快下車!」

  原來到站了,安鐵拎起包,看了一眼小女孩,就往外走。安鐵有點恍惚,在火車上就好像睡了,又好像沒睡,走路有點發飄。出了火車站,安鐵站在路邊攔出租車,等了好一會,也沒等到一輛空出租車,倒是拉了客人的出租車停在他面前問他去那裡,安鐵沒有搭理他們,他們趁著人多趁火打劫一車拉好幾個人收好幾份錢。

  這時,安鐵隱約感覺後面有人,並且一直跟在他的後面,他回頭一看,看見一個穿著藍色上衣、土黃色褲子的小女孩膽怯地看著他,衣服上有明顯的灰塵,臉上也是,一看就是在哪裡蹭的,除了那些明顯的灰塵,小女孩的臉和衣服的其他部位倒很乾淨,臉上的灰塵還被眼淚衝出好幾道印痕。在灰塵後面,還是能夠看出小女孩長得很清秀。這時安鐵的腦子裡首先浮現了一個詞「乞丐」,但又仔細看了一下眼前的孩子,覺得還是與平時見過的小乞丐有些不同,他突然想到是火車上的那個女孩子。

  這時候安鐵仍然沒有多想,他轉過頭去,準備再攔出租車,這時,身後傳來一個細細的聲音:
  「叔叔,我餓----」,安鐵再次轉過身去,確定那個小女孩是對他說話。

  「你父母呢----」安鐵覺得事情有點蹊蹺,「你們走散了?」
  小女孩不說話,只是眼睛看著腳尖一抽一抽地哭。

  「你再不說話我就走了!」安鐵轉身要走,這時,小女孩輕聲說,「我媽打我,是我自己跑出來的,後來我碰到一個阿姨,她說帶我去坐火車,到大連來玩,後來我看她不像好人,在火車上我就躲起來了,我兩天沒吃飯了。」

  小女孩說完,看了安鐵一眼,又低頭,一抽一抽地哭。安鐵覺得事情有點複雜了。

加入屬於你的卡提諾

line

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卡提諾論壇
加入好友
長篇小說
加入好友
言情&BL
加入好友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文章推薦

一篇5苦勞值,上限50苦勞值 (請先登入)

問你喔

你覺得網站好用嗎?
邀請您填寫網站易用性調查 快速填寫>>

返回列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