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返回列表
»

[武俠仙俠]

[奇幻修真] 龍魂卸甲 作者:葉鼎 (連載中)

複製鏈接
line
avatar
33530 46 7
  煉魔者與修仙者完全對立,前者在幻世大陸以外的無邊洪荒或黑翼大陸中修煉,有的與異獸為伴或較量,修行過程極為殘酷陰冷;而修仙者多以修劍為主,參透生死玄關,禦劍飛升,破碎虛空,便可以達到“飛仙”的級別。
  本書講述的是一個平凡的少年,步入修真之路,逐步揭開身世之謎,才發現真相未必稱心如意;在漫長的煉仙道路上,修為在不斷變化,但親情、友情、愛情卻不會因為千百年的歲月而變質。



序之龍魂前傳

  黃昏時分,殘陽如血。

  在霧靄繚繞的山峰,一棵棵蒲公英像精靈般隨風起舞,無數顆種子被風吹散,佈滿山坡,嚴寒孤寂的山地仿佛連生命都被禁錮了,天地群峰隱隱震動,彌漫著一股肅嘯的殺氣。

  山峰四周峻嶺奇峰巍峨,重巒迭嶂崢嶸,懸崖下臨深谷,上面山峰筆直,峰頂深入雲霧之中,不知盡頭。

  在峰頭之巔傲然挺立著二人,衣襟當風,飄飄然若欲乘風而去。

  一位貌如青年,目朗似星,英俊偉岸,一身潔白淨羽的武士服,頭頂青龍冠,腰間配玉,手腕乃遠古神獸火麒麟所化的護臂,與他血肉融為一體,紫紅披風迎風飄展,威風凜凜,狀若天神。

  另外一位中年裝束,一頭棕紅色捲髮披散肩頭,臉孔瘦長,鷹眉劍目,兩眼精明閃爍著紅光,雙手大拇指各戴著一枚死神扳指,黑袍緩帶,面目猙獰。

  二人對峙而立,仿佛晉入忘我的極致境界中,周圍天地間一時被罡\氣籠罩。

  紫霄山此時被翻滾沸騰的黑雲所攏聚,漸漸地在濃雲最密集的地方,出現一個旋渦般的大洞,那便是魔氣彙聚巔峰從而劈開空氣所產生的陰煞玄陣口,瞬間,無數燃燒著的岩石挾著烈焰和濃煙噴湧而出,劃過半空,墜向地面,轟然爆炸,整個紫霄山上的生命都被捲進可怕的烈焰之中……

  煉魔者與修仙者完全對立,前者在幻世大陸以外的無邊洪荒中修煉,有的與異獸為伴或較量,修行過程極為殘酷陰冷;而修仙者多以修劍為主,參透生死玄關,禦劍飛升,破碎虛空,便可以達到“飛仙”的級別。

  白衣青年仗起上古仙器,遙指對方,朗聲道︰“癸祀魔神,你違反仙魔約定,擅自離開魔界,流連修真界的大陸,為患蒼生嗜血成性,盜取鎮守仙魔橋的虎魄神器,還打傷龍帝派下塵凡的三名執法者,活膩了吧,本尊今日便要收服你!”

  魔神癸祀伸手將黑袍一抖,迎風展動,長嘯道︰“那幾個混球聯手都奈何本君不得,未免有失仙界威嚴,哈哈……古羽,你修仙悟道上千年,傳言是仙界排名第三的高手,此次下凡到修真大陸就是沖我而來,本君真是好大的面子。”

  古羽正容道︰“癸祀,爾乃魔界至尊法力無邊,本仙念你千年修行不易,倘若你浪子回頭,就此乖乖交出神器,返回魔界,本尊便再放過你一馬,回仙界兌現承諾!”

  癸祀雙目寒光掠過,精芒透射,深深地罩住龍羽,仿佛天地間唯剩下眼前敵手外別無他物一般,大笑道︰“古羽,不必多言,魔界又黑又暗有什麼好?即便做了魔界領主還不是困於暗無天日的世界裏!憑什麼仙神二界可以坐享天地一統三界,以我癸祀修煉幾千年法力又有神器在手,三界之內罕見敵手,即便是仙界龍帝,也不放在眼內,區區你個古羽,妄想收復本宗主,別癡人說夢了,哈哈…”

  古羽正氣凜然道︰“癸祀,要知道魔欲心生,欲望愈大,往往愈能自食惡果,苦海無邊,回頭是岸!”

  魔神癸祀輕哼一聲道︰“道不同不相為謀,亮兵器罷,本宗主再來領教一下號稱仙界前三高手有多少斤兩?”一語甫畢,隨手一揮,魔氣卷起數十塊巨大花崗岩石,仿佛暴雨般擊向龍羽而去。

  古羽佇立不動猶若淵亭嶽峙,接著低喝一聲︰“執迷不悟!”

  隨即手指撥劍,一道長虹經天,一柄上古神兵飛至半空,快速飛旋幻出萬道劍影護在龍羽前方,將砸來的岩石擊個粉碎,碎塊宛如梨花紛落,亂墜到地面。

  癸祀暗驚道︰“龍魂斬?沒想到他竟也有一柄神器,糟糕,難道是傳說中龍帝的斬仙神器?”

  他黑袍展動,雙掌托前,默念咒語“死神炎咒,煉獄火海。”由掌心登時燃起烈火焰,接著整個身體被烈火灼燒的熾熱氣團包圍,形成一團護體魔罩。

  癸祀此時雙眼似欲噴出火來,一聲長嘯︰“地煉火炎刀!”隨即一掌橫削,只見一道半厥狀火光刀影以風雷電掣之速,膨脹爆炸的火焰橫空劈向古羽金身。

  古羽握住飛旋而回的龍魂古劍,側身疾閃,避過火焰刀影,輕誦口訣︰“天地元靈術,流光誅魔斬。”

  掄起手中已然發出耀眼光芒的龍魂斬,高舉過頭,猛力一揮,強大的劍氣倏然射出,正與又劈將過來的地煉火炎刀氣相撞。

  “轟!”

  一聲炸響,仙魔力量相抗,猶如晴天霹靂震得紫霄山五峰地動山搖,交擊而生的氣旋形成一股強大旋風,卷得地面飛沙走石,怒風狂嘯。

  癸祀一擊不中,立時換招再攻,默念咒語︰“死神雷咒,天雷空破!”

  但見他指尖發出微弱電光,頓時烏黑的蒼穹濃雲翻滾,喚出一股強大的雷光風暴,濃雲縫隙驀地一道巨大的閃電,誘吸到葵姬的掌心,嘯聲鶴嚦道︰“古羽,看你如何接我的‘地煉掌心雷’?”

  接著他搓揉閃電化作掌力,翻印而出,奔雷呼嘯,快猶電閃,

  古羽此時閉上了眼,仿佛一種禦靈縈繞著他的周圍,渾身散出一股強大的劍氣,晉入一種聖境。

  忽然蒼穹閃過一道霞光,七成色彩,八面來風,瀉到龍羽身上,融合著七色霞光鑄成一件“紅羽神鎧”,披護在他的身上,足踏“龍炎之靴”,銀光閃閃。

  破空劈來的閃電擊在胸前的紅羽神鎧,不但絲毫無損,更將雷電反折出去,擊在山峰茂林處,登時烈火焚燒,高達數丈的火焰,仿佛上古巨人的舌頭,在枯\黃的大地上,彷徨沉默,永無止境地卷了過去,天地如同寂滅。

  癸祀心頭暗驚,沒想到古羽果然別有神通,對付這類比自己只強不弱的對手,怎可掉以輕心,當下解開黑袍迎空一擲,祭出魔界的法寶‘幽冥血書’,施出血靈詛咒之術,頓時山峰中大小墳墓開始不住翻動,召喚出蜀山血靈骷髏\,瞬間組合成一個巨大的骷髏\魔頭。

  暴風氣旋過處,屍氣吞噬紫霄山的生靈,花草樹木隨之枯\萎死跡,生機盎然的天地仿佛霎時間變成萬劫不復的地獄,龐大的屍群血靈吞向古羽而去。

  古羽雙目靈光若電,貫注周圍的一切,意態自若地輕撫左婉麒麟護臂,口中低吟仙術,驀地靈光閃爍,護臂圖案中的火麒麟好像聽到了主人的召喚,倏然從護臂案圖中奔將出來,繞著主人在半空中飛跑一周,落回到龍羽身前,前爪抓地,尾巴搖擺\,以表達見到主人的興奮之情。

  古羽指向從峰頂撲過來的血靈之骷,對著靈獸喚道︰“小麟,該你去表現身手的時候了!”

  火麒麟點了點頭,轉過身去,伴隨這一聲呼嘯,飛奔而出,在半空中擋住骷髏\屍群的方向,即將相撞之時,火麒麟倏地張開大口,噴出自身體內的三昧真火,將數萬個飛行的血靈骷髏\一火瞬間燒成灰燼。

  癸祀心中一凜,心道︰“好厲害的遠古神獸,修行竟不遜一般的飛仙者的境界!”。

  但見它渾身猶似一簇火團,念及水克火,於是他操縱‘幽冥血書’施出‘煙雨還魂術’登時六氣連波,玄冰雨水擊向飛騰的麒麟古獸。

  孰知火麒麟並未心懼躲閃玄冰,而是迎面又噴出一口流星火雨,將飛射過去的玄冰刃化成騰騰白氣,蒸發散燼,原來火麒麟的三昧真火是水澆不熄的。

  正當癸祀震驚之時,古羽一聲低嘯猶如龍吟,揮起龍魂斬化作一道精芒,電掣而出,淩震天地,踏步流星般施出一重‘旋光吞日月,劍氣逆乾坤’,劍氣仿佛一條怒吼騰空的蛟龍,狂嘯而出,衝破層層魔罩妖氣,撲向天魔宗主。

  癸祀大吃一驚,正欲駕禦‘幽冥血書’相抵抗,孰知血書被火麒麟一口叼飛,盤旋升空。

  在生死不容發之際,他祭起虎魄神兵,這並神器邪得很,不到萬分緊要的關頭,他是不敢用的,因為一個不好,自己的元神會被反噬,到時候真是大劫難逃了。

  “轟…”

  一聲爆炸,雙劍交擊,震天巨響,二人身子各自被強大的氣波震退數丈,氣血紊亂翻騰,兀自調息。

  古羽冷峻道︰“癸祀,本尊再問你一次,肯否就此罷手,交出虎魄神兵,退返蠻荒,永遠不再為禍世間?”

  癸祀哼道︰“古羽,你說到頭來,還不是想獨吞神兵,即便你法力無邊,但與本君相比,你我仍然半斤八兩,相鬥三天三夜恐怕也難分軒輊,若要擒我更是絕無可能,最終不過是兩敗俱傷,你說是也不是?”

  古羽歎道︰“不錯,你的修行甚為千年魔界罕見,已臻至大圓滿境界,但我曾在仙界許\下承諾,即使犧牲自我,也務必阻止你在修真界繼續做惡。”

  癸祀輕哼一聲︰“作惡?這一界醜惡之事難道還少嗎?本君流連修真界百餘年,雖然我以吞噬人心修煉功\力,但所害之人都是那些忘恩負義、心存歹毒的該死之人,鏟殲除惡,免得他們再去害別人,儘管我心存私心,但與凡間世人貪得無厭的欲望比起來,卻是小巫見大巫。”

  古羽堅定道︰“這不過是你為掩蓋\自己罪行而做的狡辯之詞,凡間的善惡美醜皆由因果報應,六道輪回,上天自有公道,容不得你來妄加論斷,從中作梗!”

  癸祀冷笑道︰“上天諸般大羅神仙自詡清高,駕禦仙界,一群道貌岸然的偽君子,無情無欲,事不關己,千年來煉丹對弈,坐享天福,世間有多少妖魔鬼怪,瘟疫疾病吞噬凡間,仙者可曾顯靈援手,他們同凡間那些貪官污吏有何區別?依本君看來欲望最大的莫過於仙神二界!”

  古羽以君臨天下之勢道︰“放肆!凡間的生老病死早有註定,人生百年,一世如夢,善惡也好,貧富也罷不過是人世的輪回,無論欲望有多強,到頭來煙消雲散,終歸塵土!”

  癸祀魔尊冷哼一聲道︰“言過其詞,古羽,你們修真者整日居於福天洞府,參悟生死之道,妄求臻入神界操控星際,可曾到世間歷練一番,你懂得何為情感,何為欲望嗎?除非你能證明你們仙界者清悠無欲,否則本君怎麼也不會信你一番空言,唯有力戰到底,施出千年的功\力以死相搏,若毀滅方圓百里的生機,你莫怪我無情!”

  古羽秀目一揚,問道︰“如何證明?”

  魔神癸祀道︰“我百年來棲於此界中以吞食修真者心修煉《血靈魔錄》,從而法力大增,在此修行期間,本君好奇地發現,當修真者作惡愈多、欲望愈大,他的那顆心往往便愈黑,屢試不爽。我很想與你打個賭,倘若本君輸了,便如你所願,交出神兵虎魄,返回天魔宗聖壇永遠不再出來;假如你輸了,今後聖教諸事你不得再過問,如何?”

  古羽心想︰“若能不動干戈勝他當然最好,否則動起法寶難免生靈塗\炭,秧禍凡間無辜生命。”便道︰“如何賭法,且說來聽聽?”

  癸祀冷笑道︰“本君不相信神界諸仙就沒有私欲,便賭你的那顆心不是純紅色的,免得被你私吞虎魄神兵,稱霸仙魔二界,到那時你有雙絕刃在手,我便不是對手後悔莫及,古羽,你敢做賭麼?”

  古羽心中一定,暗想自己參悟天道,臻至飛仙界千年載一直清心無欲,降妖除魔不計其數,從未有過私心,倘若葵姬言下無虛,那麼自己的心定是鮮紅無疑,當下堅定信念,問道︰“此話當真?你輸了可要交出神兵,倘若欺詐莫怪本尊叫你死無葬身之地!”

  癸祀微微一笑道︰“那是當然,我乃天魔宗一教之主豈可言而無信!”

  古羽低嘯一聲︰“好,讓你瞧上一眼也無妨!”話音已畢,餘音仍迴響在群峰之間,縈繞不絕。

  火麒麟此時餃著《血靈天書》,飛落回主人的身旁,擺\起尾巴,等待進一步的指示。

  古羽瞧了瞧陪同自己幾千年的夥伴麒麟古獸,接著將龍魂斬還回劍鞘,伸出右手托在胸前,靈念一動,手中銀光閃爍,亮出一把晶瑩的棱霜匕首,隨後扯開身上的紅羽神鎧的衣領,露出雪亮堅實的胸肌。

  此時神心內斂,默念仙法,護住金身和心脈,然後將匕首對著心口的位置,輕輕劃開,剜出一顆鮮紅無暇、溫暖如血的心房,托在掌心,仍然“撲通撲通”有律地跳動著。

  古羽向著對方朗聲道︰“葵姬,你看到沒有,古某的心的確乃純鮮紅色,這回你可輸了!”

  癸祀一聲長嘯道︰“本君輸了?哈哈…不見得吧!”話猶未盡,已然長風飄起,尚未等龍羽回過神來,施出千年魔功\‘移雲排海術’陡然間狂風驟起,濃雲翻騰,被他掌勁引起周圍的旋渦所吸,倏然飛至。

  古羽沒想到葵姬出爾反爾,驀地發難,而自己尚未將心放回仙體內,金身行動緩慢,陡見身旁火麒麟突然向前方噴出三昧真火,而葵姬身影一閃,避過烈火焰,從龍羽身旁疾電掠過,強大吸勁將他手中正欲放回的心房猛地吸攝過去,隨即吞入口內。

  夜空浩瀚,濃雲密集。

  紫霄山峰脊蔓延著熊熊火焰,燒焦的樹枝吱吱啪啪的一片作響,隨後化為灰燼,隨風消散;飄渺的山巒間火海一映,如同白晝。

  火光照在古羽英俊的臉龐,全無血色,臉如白紙,碩大的汗珠從額角流下,尚未滴落在地,已被熾熱烈焰烤得化成道道白氣,蒸發散掉。

  古羽右手捂住空洞的心口,身子不斷晃動,口角微顫,憤然道︰“你…你在騙我!”

  魔神癸祀大笑道︰“不錯,我是在騙你,但也怨本君不得,在凡間這叫作‘兵不厭詐’,我只是被迫運用計策而已。神魔本無善惡私欲,唯有修行途徑殊異,而野心欲望最大莫過大陸世人,四大王朝中王侯將相上千年來,常為了一已私欲便發動戰爭,導致橫屍遍地、白骨成堆,打一場仗而死的人比我百年練功\所殺之人多上何止幾十倍?

  “世人為了權位財寶身外之物,父子成仇,骨肉相殘,較我狠上又豈止千百倍?本君至今方明白為何魔教中人流連塵世後,會變得兇狠狡詐,欲望無窮盡。要怪你便怪凡間的世人吧!”

  古羽右膝觸地,痛入膏腴,若非有近二千年仙術護住金身,魂魄早已離身而去,魂飛魄散,恨道︰“強詞奪理,這些都是你的狡辯之詞!”

  魔神癸祀魔體閃起金光,罡\氣縈繞周圍,吹動衣襟拂展,古羽凝聚上千年的靈心已在他的體內漸漸融化,流淌血液之中,經脈血管被神奇靈力所脹,近乎爆裂。瞬間被魔體吸收,功\力倏然增長何止兩倍!

  癸祀只覺體內渾然天成,舒服受用,比之百年來吞食的人心練功\效果強上千百倍,此刻仿佛擁有無窮無盡的法力,暗忖︰“古羽的修行果然高深,不在我之下,此顆仙心可抵過八卦道君煉丹爐內幾百顆仙丹靈藥了!”

  他遂淺笑道︰“倘若不信也由得你,有機緣到塵間歷練一番,你便知本君所言非虛!”說著抬頭仰望漫天星斗,蒼穹雲霧,長嘯一聲有如龍吟,震寰百里,聽者無不變色。

  忽而驚喜大笑道︰“哈哈…本君今時功\力足可稱霸仙魔二界,遇佛殺佛,遇仙斬仙,順我者昌,逆我者亡…”

  古羽暗恨自己蠢得何以,但仍正氣凜然道︰“執迷不悟!”

  接著手指摧出龍魂斬,運聚最後的仙法,施出‘萬靈還神光,禦劍破魔身。’神劍宛如一道長虹般劃空飛出,疾射魔宗而去。

  魔神癸祀血液中巨大的能量波循環一周,體內排山倒海般彙聚邪魔力量,雙眼猶如兩道利刃洞悉一切,左手前迎,黑袍貫風,衣袖逐漸膨脹,仿佛一處旋渦深洞,將龍魂劍瞬間吸入‘無底黑風袋’中,嘴角微微一笑道︰“雕蟲小技!”

  話音未落,衣袖倏然從裏面被刺破了口,龍魂劍驀地破袖飛出,由一柄幻變成千百道劍影,盤旋升空,隨即向他追射而去。

  癸祀見來勢不弱,有意小試此刻身手,身子向後稍微一飄,猶如一股黑風騰雲飛起,勢如迅雷急電,果然比先前快出兩籌,雖然去得迅速,但龍魂神器,萬劍歸宗,仍餃尾追去。

  癸祀面如寒霜,凝元神結手印,雙臂翻動連扇數下,向前疾拍,罡\氣破空形成一團屏障,光芒昏暗倒似黑霧卷雲,反吞過去擋住襲來的飛劍。

  萬道劍光射在了黑霧之上,轟轟轟炸響開來,幾近千萬聲在瞬間爆裂。

  黑霧散去,劍光消失。

  天地間,忽然一片肅殺後的寧靜。

  突然,天魔宗主仰天長嘯︰“以今時的功\力加上虎魄神器,只要渡過仙魔橋,就能把仙人統統屠戮光。”滿面傲氣,立在雲端之處,恍如死獄戰神。

  古羽自知無力回天,靠自身的法術難以抵擋住他,唯有使用龍魂斬終極殺招;因為仙人除非道行絕高者,一般是驅動不了神器的,一旦他使用全部精元摧動終極殺招,滅天毀地,連自己也會被反噬元神。

  古羽本已跪倒在地的身子,突然又佇立起來,衣聯當風飄展,神色嚴峻,怒視著淩空駕雲的魔神。

  “是你逼我的…是你逼我的!”古羽憤怒咆哮著,用盡氣力之下,聲震寰宇。

  癸祀森然冷笑,俯視著重傷難愈的仙界高手,根本不用自己出手,他片刻也保不住金身魄散,不如連同他的龍魂斬一併奪取,加上虎魄邪兵,足可稱雄仙魔二界。

  “古羽,枉你玄功\蓋\世,可惜迂腐之極,有今日下場死有餘辜,怨不得本宗主。”

  古羽怒道︰“即使我註定此劫難逃,也要不惜代價除去你這魔頭!”

  魔神癸祀狂笑道︰“大言不慚,你此刻還有那個本事嗎?讓本宗主送你歸西吧!”

  他黑袍鼓動,真元凝聚於指尖,淩空一點,一道狂龍紫電從指鋒轟然爆出,擊向矗立地面的古羽。

  輕描淡寫的一指,卻注有逆天神力。

  仙魔精元結為一體後的葵姬,威力明顯高出了許\多。

  剎那間,瘋狂的雷電已然轟到,紫光刺眼。

  眼看古羽就要死在雷鳴電擊之下,號稱幻世大陸禦劍飛仙界的第一高手真的會喪命於魔神手中嗎?

  二人此刻實力逆轉,逝去仙心的古羽,已經遠不是對方的敵手,只有一次機會,那就是把握住上古神器——龍魂斬。

  古羽悶哼一聲,就在紫電襲來之刻,龍魂劍驀然回到他的手中,揮劍一擋,雷電擊在劍身,不但毫無聲響,連紫色的電流都融入了龍魂斬內。

  如此致命的一擊,終被神兵所擋住。

  蒼穹沉默,除了翻滾的烏雲之中,那不絕於耳的雷鳴聲。

  魔神癸祀滯空於雲端,心道斬草除根,免留後患無窮,他隨手祭起嗜血幡,無盡的鮮血屍骨入夢靨般湧至,黑光迷幻,吸血化神,他面目變得血腥猙獰,嘶叫一吼,一股暗紅的黑光直撲向地面的古羽而去。

  古羽手握龍魂斬,戰袍朔風,依舊威風凜凜,默念著︰

  “青天莫起浮雲障,雲起青天遮萬象,萬象森羅鎮百邪,光明不顯邪魔旺。

  仙出開廓天地清,神州絕域歌太平,何時一片黑雲起,九竅百駭俱不寧…”

  隨著他道經低頌,將全身剩餘的神力盡數注入龍魂斬中,人劍合為一體,緩緩滯空飛升起來。

  忽然,紫霄山上空密集的烏雲處倏地裂開一道縫隙,金光透射過來,被龍魂劍身反射,灑向奇峰迭起、怪石嶙峋,正被火舌吞噬的紫霄山,熊熊烈火頓時減弱,熄滅於無形之間。

  魔神癸祀心下一驚,俯視下方,但見火海煉獄的殘景,忽而又恢復了生機,蒼松翠竹成蔭,絢麗多姿,雲霧縈繞的山巒,不禁大為驚駭。

  抬首間驀見對面靈光縈繞處現出一位巨大的劍身,晶瑩剔透,在劍身裏面依稀有個身影,正是古羽的金身所在,紅橙黃綠青藍紫,七色光芒輪轉流換,光環瞬間變大,罩向黑雲魔氣的一端。

  劍光所過過處,黑霧頓時煙消雲散。

  魔神癸祀仍不畏懼,冷哼道︰“看你能奈我何?”

  古羽的聲音從劍光深處向外擴散︰“孽障,本尊今日甘願元神俱滅,也叫你這魔頭魂飛魄散!”

  “乾坤無極,浩浩天道。

  元神血引,龍魂出鞘!”

  七光散射萬道光芒,劃破天際,忽而龍吟聲大作,依稀有兩條奔雷化成的蛟龍,從劍芯蠡紋中透出,怒嘯著直撲魔頭而去。

  魔神癸祀不敢托大,施出千年修煉的‘血靈天魔功\’,雙臂在身前連劃幾個半圈,設下層層罡\氣屏障,跟著向前一推,有如一道道厚牆鐵壁,抵禦萬道劍光和那兩條影龍。

  蛟龍影似有還無,猛過雷電甚遠,簡直無堅不摧,無攻不破。

  “蓬!”“蓬!”“蓬!”……

  瞬息,一連穿透數十道先天罡\氣牆,攻破葵姬護體魔罩,就在這一刻,萬道劍光隨至,全部射進了葵姬的魔身上,透出了不計其數的空洞。

  魔神癸祀難以置信地大叫道︰“怎麼可能?”

  “轟!”

  癸祀慘叫聲起,身體被炸的血肉橫飛,肢零破碎,化成一股濃煙飄散。

  劍光收斂,龍影逝去,翻騰的黑雲隨之散開。

  蒼穹如墨,星斗密佈,天際又恢復了寧靜。

  龍魂劍從半空中緩緩落下,由劍身上飄出一股白氣,幻化成古羽的模樣,傲然挺立在麒麟面前,他知道自己大限將至,難逃此劫,望著陪伴自己千年的夥伴;正容道︰“都怪我一時愚昧,中了魔頭的圈套,以致金身元神俱滅,小麟,你聽著,我渾身法力也都被龍魂斬吸取,此劍終極殺招足可斬殺諸天神佛,但千萬不能落於魔人之手,你…你要好生守護著。”

  顫音未落,身子輕飄飄空無一物,魂魄似欲離身而去。

  此刻,麒麟古獸見主人性命垂危,不往流淚\低嘶。

  這隻火麒麟乃洪荒遠古神獸,神力不下一般飛仙者,後來被古羽渡九九天劫後意外發現,經過渾身解數才將其馴服,至此跟隨古羽一同修煉,靈性極強。

  火麒麟蹲在地上,兩股熱淚\從火紅的眼眶中傾瀉流出,仰首哀鳴長嘶,盪氣迴腸,潸然淚\下。

  古羽瞧著它戀戀不捨,淡笑道︰“小麟,永別了。”說著眼皮疲倦地合上,靈台澄明,仿佛坐在火焰的中心,看著自己的身體在沸騰空氣的包圍下化成細小微粒,在世間所經歷的一切,此時都已隨著灰燼煙消雲散,遠遠地飄蕩在歲月的曠野裏。

  伴隨著一陣古獸的悲嘶,無論悲傷喜悅,都已經不再屬於古羽,甚至不能獨自享有一塊屬於他自己的墓碑。

  忽然在黑煙消散之中,有一顆金光閃閃的晶珠,乃是由古羽仙心元神凝聚幻化而成,飄蕩在空中忽明忽暗,吸收日月精華,永生不滅,千百年後時常出現在洞天福地,等候有緣人擇取……

[ 本帖最後由 Nickice 於 2013-12-21 20:41 編輯 ] 本帖最後由 Nickice 於 2013-12-21 20:42 編輯

加入屬於你的卡提諾

line

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卡提諾論壇
加入好友
長篇小說
加入好友
言情&BL
加入好友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文章推薦

一篇5苦勞值,上限50苦勞值 (請先登入)

問你喔

你覺得網站好用嗎?
邀請您填寫網站易用性調查 快速填寫>>

返回列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