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返回列表
»

[都市言情]

神眷(闇之魔眼) 作者:懶獅子 (已完成)

複製鏈接   關閉
line
avatar
297598 327 22
本帖最後由 bib 於 2012-12-16 06:02 編輯

福音之卷 第一章 回夢
      ……人的孩子,我為滿足你的慾望而來……

  在純粹無瑕的黑暗中,一條巨大到難以形容的異型之蛇漸漸浮現,我茫然的仰望著它,那漫溢邪惡的聲音直接響顫在我的心中。

  ……告訴我,你的慾望為何……

  隱隱約約知道眼前這條古蛇掌握著黑暗中所有的權能,但我卻默然搖著頭,總覺得黑暗中沒有我要的東西。看到我的回答,古蛇搖晃著長著數支角的巨大腦袋,發出一陣低沉笑聲,震得地動山搖。

  ……讓你看看,你究竟身在何處……

  眼前彷彿無邊無際的黑暗驟然退去,我這才發現自己竟然正站在世界的峰巔!朝下望去是一片茫茫的雲海,左右看去則不見任何峰巒。頭頂灑下青白的光輝,我抬頭上看,覺得好像一伸手就能把月亮摘下來。

  ……挑選吧,人的孩子,在這世間的萬物中……

  我低下頭,遮蓋視線的雲層悄然散去,我看到下方的燈火斑斕、紅塵萬千。黑甲的騎兵們侍奉著那一柄滴血的寶劍,白衣的賢者們手捧桂冠跪候在高塔前,黃金的宮殿中聚集著如雲佳麗萬千……然而,其中卻依舊沒有我最需要的東西,於是我再次搖搖頭。

  古蛇發出一聲震怒的咆哮,但身影卻漸漸消隱在黑暗裡面,而隨著天邊的一輪紅日昇起,那黑暗也很快無影消散。

  ……人的孩子,可願與我驅策日弧遨遊九天……

  一匹黃金的駿馬從太陽裡走出,在空中留下一道道閃光的跡線。那匹神駿高高揚起前蹄,嘶叫著停在我的面前,上面的女武神鬆開了手中緊握千年的神劍,白皙的玉手就像散發著光輝似的輕撫上我的側臉。

  ……為回報你的勇氣和忠誠,我願意承諾永遠的愛戀……

  看不清楚那籠罩在日光下的美貌,但卻能感覺到她手上傳來的蜜糖似的溫暖。我知道,只要點點頭就能騎上那匹黃金的駿馬,伴隨著她遨遊在日月天地之間。我很想點頭上去,然而心中某處卻總覺得有什麼更重要的東西在等著我,在沒想起來以前,我無法接受這份愛戀。

  ……人的孩子,我在逝去的神話中等待著你的諾言……

  女武神帶著一絲黯然悄悄離去,而我依舊愣在原地苦苦思索著那被遺忘的東西,非常重要的東西。因為缺少這種東西,現在我正掙扎在生死的邊緣,不但從昨天開始就昏沉無力,就連最重要的機械原理課上都只能以睡覺來減少體力的消耗。

  ……沒錯,是那東西,那東西就是……

  ……………………

  「飯!」

  奕豪猛吼一聲站起來,不停地朝左右張望尋覓,然而看到的卻是同學們愕然驚詫的目光,以及講台上的老教授拿著粉筆的手愣在半空的模樣,教室裡一時間鴉雀無聲。

  「呃……」奕豪立刻清醒了過來,不過卻愣在原地不知該如何是好。直到牆上時鐘的秒針在凝固著愕然的沉默中走了三格,他決定在這裡裝傻糊弄過去。

  「啊哈哈哈哈,沒,沒事!沒什麼事!抱歉,大家繼續吧,繼續……」

  奕豪訕笑著重新坐下,並擺出一付認真聽課的模樣,不過這並沒有能改變接下來的發展。沉默幾秒鐘後,教室裡霎時爆發出一陣驚天動地的狂笑,而那位德高望重的老教授卻氣得全身顫抖。

  「……」在交錯著嘲弄和欣賞的目光中,奕豪努力控制著臉部的每根肌肉,以認真的表情低頭做著筆記,看起來一付勤學上進的好學生模樣,但在目前的狀況下,也只是更惹得教授生氣罷了。

  「鐵奕豪同學,你……待會兒放學後到教務室來報到!」以顫抖的粉筆指著他,老教授憤聲說道。

  「……是。」用腳趾頭想也知道過去肯定沒有什麼好事情,奕豪姑且答應著,但不確定會過去。

  叮咚。

  這時候下課的鈴聲響起,他頓時鬆了口氣。老教授狠狠盯了他一眼,收拾教材走出了教室。因為這是最後一節課的關係,同學們也跟著起身收拾東西回家,同時紛紛向他投來趣味盎然的視線,甚至些在老教授手下掛過紅燈的不良生還向他比出了大拇指以示稱讚。

  不過奕豪卻完全沒有注意這些,重新坐下來後他唯一的感覺是,那一波接一波襲向胃部的強烈空虛感,以及伴隨而生的昏沉無力。

  「好餓啊……」奕豪就這樣趴在桌上面,連呻吟聲也變得虛弱無力。

  「居然敢在陳老的課上睡到迷糊,你的膽子還真不是一般的大誒?」這時候有人拍了拍他的肩膀,回頭一看是死黨的林恆,正以似笑非笑的目光看著自己。

  「又是經濟危機?說起來,幾乎每個月到出糧前一天你都會陷入這種狀態呢,難道就沒有學到一點教訓嗎?」林恆意味深長地打量著他。「看你這付模樣……嘖嘖,這次應該是從早上起就沒吃飯了吧?」

  「……沒錯,從昨天早上起。」奕豪依舊趴在桌上,只是偏頭瞄著他,聲音虛弱得好像奄奄一息的病人。

  「哇卡卡!又刷新紀錄了呢!」林恆終於仍不住暴笑了出來,然而對於這落井下石的傢伙,奕豪也只剩下以白眼回應的力氣。

  「等等!」林恆就像想起什麼似的彈了一下手指。「我記得你上周不是才得意洋洋地宣佈還剩下足足一半的生活費,難道這麼快就用完了嗎?」

  「……嗯,前天給電腦升級花掉了。」奕豪有氣無力點了點頭。「因為只差一點就能換塊更高級的顯卡,我一咬牙就把剩下的生活費也搭了進去,所以……借我十塊錢。」就像理所當然似的,奕豪把手伸到了他面前。

  「我說啊,」林恆若有所思的點點頭。「雖然喜歡擺弄電腦也不是什麼惡劣的興趣,但你至少得把基本的生活費給自己留下吧?」

  「你管我!」雖然話是這麼說,但那支手依舊沒有收回來的意思。

  「我也很想幫助你呢,可惜……」林恆將外套兩邊的口袋翻出來,裡面竟也只剩下鋼蹦一塊。「就像你看到的,我目前也是一貧如洗的狀態,所以放學後準備去泡會網吧,然後就回家蹭飯。」

  「你這卑鄙的傢伙!」奕豪把伸出的手改握成拳頭,並朝他豎起中指。

  事實上,奕豪從四年前便過開始過起著遠離雙親的獨居生活。由於每月父母都會按時把一筆可觀的生活費打入他的銀行賬戶,因此他的生活到目前為止還沒有出現重大困難,最多也是只像現在這樣因為一時心血來潮的胡亂花銷,而不得不挨餓一陣子罷了。

  「不要這麼說嘛,大家都是苦命人啊!」林恆拍了拍他的肩膀,笑容中流露出不良的味道。「而且比起像這樣屈辱地向人借錢來,不是還有更愉快的選擇在等著你嗎?」

  「咦?」

  「上次你不是替那位電子系的大胸美女修好了自行車機嗎?上上次那個文學系的眼睛妹妹,她的寶貝相機出問題也是拜託你搞定的吧?還有上上上次,那位法律系冷艷御姐,居然會當著一干追求者的面邀請你共進晚餐……」說到這裡,林恆的聲音中竟有著咬牙切齒的味道。「可惡!你到底做了什麼?」

  「那裡,我不過替她把硬盤裡丟失的資料找回來而已。」奕豪貌似漠然地聳聳肩膀,雖然是仰看著林恆,但目光中卻有著勝利者居高臨下的傲然味道。

  「為什麼,為什麼美女們偏偏青睞這種呆頭呆腦的傢伙……明明這裡還有更懂情趣的的好男人的說……」林恆彷彿脫力似的把手撐到桌上,不過幾秒鐘後還是把話題拉了回來。「所以啊,你就去向這些女生求助吧?反正她們也一直想找機會報答你,搞不好還能乘勢一口氣上到本壘呢?」

  「我拒絕!」奕豪斷然駁回了他的提議。「開玩笑!身為男人,怎麼能向女人要錢!」

  「哼,無聊的意氣,」林恆轉身揮揮手準備離開。「算了,我先走了。反正到明天家裡就會打款給你的……暴斂天物的傢伙,你就趁現在好好體會一下我等的怨恨吧!」

  「把那一塊錢留下來。」奕豪堅定地抓著他的衣服,一付絕不鬆手的模樣。

  「……我說,就算是再怎麼從小到大的朋友,你難道就不能在我面前表現出一點點的自尊心嗎?」這麼說著的林恆,卻開始用力拉扯著衣服。「喂!放手!放開啦!」

  「靠!上次痛哭著求我把相機裡被刪掉的偷拍照片恢復過來的傢伙,有資格說這種話嗎?」奕豪依舊牢牢抓住不肯放開。「要不然我把這件事情告訴伯母也可以吧?」

  「……你這卑鄙的傢伙!」林恆朝他狠狠比出了一根中指,隨後帶著萬分惋惜的表情放下了那塊鋼蹦。「只是借給你的!明天還我的時候要加上兩倍利息。」

  ……………………

  即使從友人那裡成功地敲詐到一塊鋼蹦,也不意味著奕豪便擺脫了食物短缺的危機。畢竟在這座城市裡,一塊錢能買到的食物實在是非常有限,奕豪經過再三衡量後,才決定選擇街邊公園附近買的實惠包子。

  「嗯嗯,大難不死啊……」

  奕豪坐在公園林蔭道旁的長椅上,以莫名感慨的表情看著手中那冒著熱氣的雪白肉包,感覺它看起來是如此的可愛。

  奕豪先小心翼翼地咬了一口,雖然依舊是跟以前一樣的皮厚餡少味道差,但對他那空虛到極點的胃來說,這絕對構不成拒絕消化的理由。接著,奕豪張大嘴巴,準備再狠狠咬下一口,但卻突然感到旁邊有股強烈的視線傳過來。

  「呃?」

  奕豪轉頭望去,只見隔著兩三米的長椅旁,不知何時過來一貌似乞丐的小孩,正咬著手指,死死盯著他手中的包子,似乎不斷地在吞嚥著口水。

  小乞丐身上穿著的,好像僅僅是一條麻布口袋上剪三個洞的東西,跟他以前在街上見到的那些攔人討錢小鬼相比,明顯要敬業許多。讓奕豪感到吃驚的是,小乞丐的頭髮竟然是淡金色的,而細看之下,就連眼瞳竟也是西方血統的青藍色。雖然小臉上有著不少污垢,但那容貌卻端的靈秀可愛,怎麼看都不像是普通的小孩。

  「……反正跟我沒關係。」就像在催促他趕快填點東西進來似的,胃裡這時又是一陣痙攣,奕豪勉強把注意力收回來,重新把包子舉到嘴邊,然而卻怎麼也咬不下去。

  「我說啊,這包子可是我的全部財產了誒?不可能讓給你的!」奕豪困惑的轉頭望向小乞丐,那雙藍瞳中閃動著盈盈水光,無聲的乞求讓他覺得手中的包子好像是從小乞丐那裡搶過來似的,心中不自覺湧出深深的罪惡感。

  「乖,去找警察叔叔吧,雖然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不過我們這裡可是法制國家,他們會替你做主的,快去吧……」奕豪朝遠邊魯了魯嘴,然而小乞丐似乎沒有聽懂,依舊在原地不動,一眨不眨地看著他。

  被那純潔無瑕的眼睛注視著,奕豪勉強偽裝出來的冷酷表情也在逐漸崩潰中,最後極其無奈地聳下肩膀,深深歎了口氣後,把包子遞了過去,然而語氣卻還在掙扎。「這個……我可是已經咬了一口的,你不會真的要吧?」

  「……」好像理解了他的善意,小乞丐遲疑著伸出雙手,輕輕握住了他伸出的右手,但傳來的卻是冰涼溫潤的觸感——一種類似被泉水沁潤的舒適感,但卻完全不像是人類肌膚的觸感。

  「嚇?」

  奕豪悚然一驚,反射般想把手抽回來,但卻發現全身竟然動彈不得!小乞丐凝視著他,那冰藍色的眸子就像洞徹靈魂似的在他心中掃過。感覺彷彿經過了一萬年的漫長時間,小乞丐輕輕閉上了眼睛,而奕豪也終於從那份說不出來的壓迫感中擺脫出來,不過事情卻還未結束。

  「YANG,LATIE,FERLIN,ANLEN……」

  小乞丐輕動嘴唇,但聲音卻好似自四面八方傳來,和諧並莊嚴,簡直就像合唱聖歌似的聲音,奕豪則莫名其妙生出種在雲端謁見神祇的感覺。

  這時候,一對純白的羽翼從小乞丐背後慢慢舒展開來,純潔無瑕的白色漸漸覆蓋住了他的全部視界,而幾秒鐘後,這白色崩散為片片羽絮飛散——一枚白羽偶然飄落在他的左手,依舊是那冰涼溫潤的觸感。

  「這、這到底是……」在飄旋白羽中,小乞丐已不見蹤影,奕豪察覺到什麼似的抬頭仰望,卻立刻被驚得口愣目呆。

  一位白翼的天使正漂浮在空中,依舊是淡金色的長髮和青藍的眼眸,但先前那付邋遢的模樣卻早已無影無蹤,絕美的容貌就像出自鬼斧神工之手的藝術品般毫無瑕疵,儘管一身純白長袍遮住了大部分的軀體,只有手臂裸露出來,卻已經完美到令人歎息。

  天使輕輕扇動著羽翼降落的他的面前,奕豪這時已經能夠動作了,但卻只能呆愣在原地,看著天使輕輕拉起他的右手,並用雙手握住。淡金色的神光從那雙手中漸漸傳到他的手上,最後整條右臂都充盈著莫妙溫暖。

  「人的孩子啊,吾名為加百列。」

  並沒有具體的言語,更像是直接在頭腦中出現的印象,奕豪覺得有一滿溢威嚴的聲音正向他這樣說著,並且不可思議的是,他還從那聲音中感覺到類似慈愛的溫暖。

  「以此之名,賜予汝神之福音。」

  這句話在頭腦中浮現的同時,奕豪突然感覺右手一漲,就像有什麼東西湧進來似的。熾熱的感覺瞬間從那裡蔓延而出,整條右臂彷彿從裡到外燃燒了起來,他忍不住大聲慘叫了出來。

  「呃啊啊啊啊啊!」

  劇痛來得突然,去得也快,驟然間消散無影。奕豪跪在地上,劇烈喘息著,右手依然習慣性的痙攣,但那湧進來的不知什麼東西卻像融化了似的,完全感覺不到了。

  「呼、呼、呼……我是在作夢嗎?」奕豪朝四周張望,那天使早已不見身影,漫天飛舞的白羽也消散無形,周圍的一切沒有任何變化,就連那被咬了一口的肉包也靜靜躺在不遠處的地上,剛剛的事情就像從未發生過一樣。

  「咦?」左手掌心裡傳來冰涼的感覺,奕豪低頭一看,只見那枚不知什麼時候被抓在手中的白羽,正散發著淡淡的光輝,不由得呆住了。

  「……不是夢?」
福音之卷 第二章 妖狐
      因為次日是週六假日的緣故,鬧鐘按照設定並沒有響起,然而就在太陽才剛剛升起的凌晨七點,奕豪卻已經醒了過來,隨後百無聊賴地在床上翻來覆去了半小時的時間,他終於在無可奈何之下爬起床來。

  首先湧起的感覺是,餓!

  昨天,因為生而為人的自尊,他並沒有去揀那個掉在地上的包子。在飢餓和困惑中回家後,奕豪連衣服都沒有脫,便一頭倒在床上躺到現在才起來,而此刻,強烈的飢餓感一波波襲來,奕豪這次確實體會到了傳說中前胸貼後背的感覺。

  「靠!就不信這家裡就沒剩下一點吃的!」

  通常人類在瀕臨死亡的時候會出現迴光返照的現象,而體力逼近崩倒界限的奕豪也確實發揮驚人的潛能,只用了短短五分鐘的時間,就把從廚房到客廳到臥室的全部箱櫃都搜索了一次,而結果雖然不至於完全絕望,但也和滿意相距甚遠。

  「……」

  奕豪瞪著眼前這盤從廚櫃深處翻出來的東西——一盤長著兩寸長毛、已經看不出原來形狀的有機物,雖然大概能確定它過去曾是某種食物,但不能確定的是現在是否還能食用。雖然看著確實湧起生理上的厭惡感,但若仔細消下毒的話,說不定……

  奕豪不禁對這樣想的自己生出厭惡,而為了壓抑心中的邪惡,他從兜裡掏出銀行卡盯著看,按照以往的慣例,母親通常要等到下午才匯款過來,三點鐘去銀行取款,然後馬上衝進最近的快餐店,先點它八個漢堡加五包薯條加三杯果汁,吃一半扔一半!

  「唔……」這樣一想反而覺得更加飢餓,奕豪抬頭看了看牆上的時鐘,距離出糧還有足足八小時的時間,立刻絕望得癱倒在桌上。

  「好餓啊……」口水像不要錢似的一汪汪湧出,胃裡空虛得只剩下酸液翻騰,奕豪勉強支起身子,到自動飲水機前倒了杯涼水準備喝下去壓壓,然而當他把杯子舉到面前時卻突然僵住了動作——透過玻璃杯的兩壁,奕豪清楚地看到自己右手掌中有一隻漆黑的眼睛正隨著水波晃動!

  哐當。

  玻璃杯失手掉在了地上,砸得粉身碎骨,然而奕豪只是愣愣地看著右手。凝神細看後,他才發現掌中那並非真正的眼睛,只是由數條詭異黑線構成的橢圓圖騰,不過看著類似眼睛的形狀而已。

  「昨天那時候……」天使加百列降臨的記憶瞬間在腦海中甦醒,奕豪下意識地一個激靈,轉身就向臥室跑去。昨天他回家後什麼也沒做就直接倒在床上睡著了,所以那東西應該就在床上……假如那一切不是夢境的話!

  「在哪?在哪……啊!」

  奕豪很容易就找到了想找的東西,只是簡單拉著被子一抖,一枚散發著淡淡光華的潔白羽毛便在昏暗的臥室中輕輕飄落。奕豪下意識伸出手接住那白羽,那冰涼溫潤的觸感讓他確認了昨天經歷的真實。

  「……是真的。」奕豪茫然地敲了敲腦袋。據說人腦有著自動篩選信息的功能,而以對肉體機能的影響大小為順序排列的話,右手宿有不明物體這件事的優先度當然比不上幾日未曾進食的強烈飢餓感,因此會下意識地將此忽略也不是什麼難以理解的事情。

  「這到底是……什麼東西啊?」奕豪時時盯著右手,似乎除了掌心處多出那一道類似紋身的圖騰外,其它地方沒有任何變化。他再試著揮動了一下拳頭,感覺收放自如,好像也沒什麼影響。

  好把,既然那叫加百列的天使把這稱為「福音」,那應該不會是什麼有害健康的東西吧……奕豪稍稍放下心來,但卻跟著湧起更深的困惑。

  不過,這東西到底有什麼用?

  還有,為什麼要把這東西給他?

  ……該不會只是因為那包子的緣故吧?

  雖然這樣懷疑也有一定的道理,但在沒有出口的思路中徘徊,奕豪卻只覺得越來越煩燥,忍不住發洩似的一拍床頭,不過卻只聽「趴」的一聲脆響,身子連同整個床一起跨了下去……

  ……………………

  雖然是難得的週末假日,但天公似乎沒有作美的打算,明明上午還是陽光燦爛的愉快天氣,才不過是中午的時間,外面卻已經暗得跟黃昏差不多,黑壓壓的烏雲層層疊疊地壓得人心慌,感覺就像天要垮下來似的。

  這種天氣奕豪本來是絕對不會選擇出門的,不是窩在床上舒舒服服地睡覺,就是蹲在電腦前看影碟或打遊戲,但空空如也的口袋和同樣空曠的胃卻讓他不得屈服下來。

  摸了摸兜裡的銀行卡,母親匯來的下個月生活費應該已經到帳了,奕豪打算先取一半出來,按照計劃到快餐店好好補充一下缺失兩日的能量,然後再去音像店租點影碟回家,窩在被窩裡墮落一天。

  「奇怪,明明昨天天氣預報說是晴天的……」

  最近的銀行就隔著街邊公園的公路拐角,而穿過公園的林蔭道則是前往銀行的捷徑,奕豪就沿著林蔭道向前走著,左右的路燈已經自動開啟。在昏黃的燈光下,前後不見半個人影,估計在這種鬼天氣,普通人大概也很難生出逛公園的雅興。

  「話說回來,這東西到底是什麼啊……」奕豪看了看右手的魔眼圖騰,目前唯一可以確認的是,東西似乎有著增強力量的效果——這點從他剛剛在無意識中竟然按斷了床的支腳上便可以看出來。

  「唔,就再試試看吧?」奕豪按捺不住興奮,在一棵樹前站定,沉聲吐氣,一拳轟出,只聽「砰」的一聲悶響,樹幹一陣劇烈搖晃,跟著大量樹葉樹枝落下,砸得他一身狼狽。

  「嗯嗯,果然是這樣呢……」奕豪乾笑著甩著手,剛剛發勁的時候沒有掌握好輕重,手腕有些扭到的感覺。就在這時候,一陣猥褻兼淫蕩的笑聲夾在風中傳來,奕豪下意識地轉頭看過去,發現有三個小混混正圍著一根路燈指指點點。

  「那些傢伙又在幹什麼?」帶著七分好奇和三分仗義,他稍稍靠近了一點,這才看清竟有一妙齡女性背靠著燈桿,被小混混圍在中間。在看清那倩影的瞬間,奕豪不由得眼睛一亮,讚了出來。「哦!」

  雖然被小混混的背影遮住而看不清女性的容貌,但那身緊身牛仔褲和低胸襯衣卻勾勒出驚心動魄的惹火弧線。尤其當視線從高聳的胸谷滑到那盈盈一握的纖腰時,就算奕豪也不禁感到血氣浮動……天生尤物,腦海中不自覺浮現出這種形容詞,而小混混們想做的事情,到此也大致清楚了。

  「鐵家家訓第十二條,男人必須保護女人……」奕豪嘀咕著,向前踏出一步。

  鐵家據說是從古朝傳承至今的大世族,代代戎武,其武術教堂的鐵門到現在也還保留著相當多的古老習俗,不過由於奕豪並非鐵家直系血統的傳人,所以並沒有進入鐵門接受鍛煉的資格,而對宗家的記憶也僅限於每年例行聚會的新奇而已。

  不過取而代之的是,雙親在教育他時卻嚴格貫徹了鐵門的剛烈風格,不論什麼事情不到最後關頭絕不出手幫助。在奕豪的記憶中,無論是做飯時被刀切到手指,還是在外面打架被群毆得鼻青臉腫,都是自己含著眼淚處理傷口……現在回想起來,能夠平安無事地度過那淒慘的童年,並且還養成這般正直不阿的人格,簡直就能夠用奇跡來形容。

  而從四年前開始的獨居生活,據說也是因為鐵家家訓中第四條規定,「男人十四歲後必須獨立生活」的緣故……

  「有件事能不能拜託你們一下呢?」

  一聲嬌媚至極的聲音打斷了奕豪的牢騷。那女性背靠著路燈,面對著混混們臉上毫無懼色,聲音中甚至還流溢出笑意盈盈的味道。「可不可以請你們停下呼吸呢?空氣都變髒了。要知道,地球只有一個,我們大家都應該好好愛惜才對。」

  「咦?」近處的和遠處的四個男人都愣了一下,跟著卻湧起截然不同的感想。

  「乖乖,好辣的女人……」奕豪抿著嘴苦苦忍著湧上來的笑意,腳下卻加快了步子。雖然這句話實在罵得很有個性,不過對方可是不被罵倒就會乖乖退下的安分傢伙。

  「臭婊子,給你面子你不要!」不出所料,小混混們頓時被激怒了,一改剛才猥褻的模樣,惱羞成怒地舉起拳頭。

  「哦,你們這麼想死啊?」靜雨稍稍瞇起眼睛,嘴角彎成了危險的弧線,放在背後的右手指尖悄然無息地燃起一簇幽暗的火焰——在仙界,這是被稱為幽世劫火,人人談之色變的妖術。任何生物只要被這搖曳在黑暗中的火苗沾上少許,便會連同魂魄一起被焚燒殆盡,就算大羅金仙也很難例外。

  「喂,打女人可不好。」就在靜雨打算彈出劫火的時候,一隻手斜地裡插了進來,抓住了小混混高高舉起的右手。

  「咦?」靜雨眨了眨眼睛,驚訝的看向那隻手的主人,在路燈昏黃的燈光下,奕豪的側面輪廓看起來英鋌而堅毅,靜雨下意識地輕舔了一下嘴唇。

  「你……是你這傢伙!又想管哥們的閒事嗎?」

  看來這小混混以前沒少被奕豪教訓過,當即變了臉色,使勁拽著想把手抽回去,但奕豪的手卻像鐵箍似的,任憑他如何使盡全力,根本就紋絲不動。其餘兩同伴想上來替他解圍,其中一人甚至還從地上撿起根木棒砸過來,不過奕豪輕而易舉地便折斷了那根木棒,並且順手一腳將他踢出老遠。

  雖然沒有進到鐵門正式修行過,但奕豪畢竟還是出生鐵家的男兒,比起普通人來就原本不只強上一點半點,而在得到那魔眼圖騰的力量加持後,這差距被拉得更大。

  「還沒有吸取教訓嗎?你們根本就不是我的對手!」

  奕豪在嘴角牽出冷酷的弧線,似乎連精神也變得傲然。他轉頭看向另一個不知所措的混混,那漠然的目光嚇得他不住後退,而奕豪則順手將抓著的那混混甩了過去,兩人隨即撞成一團滾到在地。

  「滾!下次再讓我看到你們在這附近胡來的話……」奕豪把手按在旁邊一棵碗口粗的桐樹上,輕喝一聲發動寸勁,這次他用盡了全力,而伴隨著一聲悶響,桐樹整個樹幹都攔腰折斷。「這棵樹就是榜樣。」

  奕豪若無其事的拍了拍手上的灰塵,目光掃過呆愣原處的三混混,三人猛打了個寒顫,踉踉蹌蹌地轉身跑遠,連臨走時擱下句「青山不改,綠水長流」之類的狠話都不敢。

  「喂,你沒事……呃?」還很少遇到如此順利的英雄救美,奕豪的心情頗為愉快,他轉身看向那女性,卻在下一瞬間屏住了呼吸。

  感覺就像一股無形的氣浪沖擊過全身。在那一瞬間,他的視界中只剩下那雙黃金色的眼睛,彷彿流動著晶瑩的溫玉,讓人聯想到寶石形狀的光線,美得就像要把人吸進去似的眼瞳。

  ……………………

  附錄,諸神傳說之一:

  加百列,水屬性的大天使。大天使中唯一的女性,地位僅次於米伽勒。最有名的事跡是向聖母瑪麗亞告知了耶穌的降生,因此她的事跡多於人類的啟示相關聯,伊斯蘭教創始人莫罕默德即自稱是受到加百列的啟示而創教。

加入屬於你的卡提諾

line

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卡提諾論壇
加入好友
長篇小說
加入好友
言情&BL
加入好友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文章推薦

一篇5苦勞值,上限50苦勞值 (請先登入)

問你喔

你覺得網站好用嗎?
邀請您填寫網站易用性調查 快速填寫>>

返回列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