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返回列表
»

[玄幻奇幻]

[玄幻]流星 作者:網絡騎士 (已完成)

複製鏈接   關閉
line
avatar
232427 287 25
本帖最後由 bib 於 2012-6-26 10:17 編輯

第一集
序章.逆天王

「團長大人,請不要再做徒勞的努力了,告訴你吧,『逆天軍團』此時已經被來自輝煌大陸和沉寂大陸三個國家的幾百萬精銳部隊給團團包圍,另外還有天神族與魔神族的直屬部隊,逆天軍團全軍覆沒已成定局,以團長你的力量,如果投降的話一定能夠獲得極高的位置!三位國王陛下已經答應我們了,只要團長你肯投降,就可以到任何一個國家擔任軍隊的最高統帥,甚至即使是想要到光之神殿或者是暗之神殿任職也是任團長你自己選擇……」

「是啊團長,即使你不為自己考慮,也該為兄弟們打算一下啊,我們兄弟從小就跟著你南征北戰,歷經無數的艱辛,哪一個不是從死人堆裡爬出來的,如今難得有這樣的機會,團長你就答應了吧!」

「……」

在一處峽谷中,一大群的黑壓壓的騎兵將區區幾十騎團團圍在了中間,在這些騎兵的最前列並排站立著六名騎士,五男一女,他們穿著樣式相同顏色各異的全身式騎士鎧甲,每個人的身上都散發出一種強大之極的氣息,策騎站在那裡彷彿是六座巍峨的高山一般。

而被他們給包圍在中間的那幾十人則是以兩個人為首,其中一人身材高大魁梧之極,連他的坐騎也要比一般的戰馬體型大上許多,矗立在那裡宛如一座山峰,他那並不算是很英俊的面龐上沒有任何的表情,可是一雙眼楮裡卻透露出了無比的哀傷,他身邊的另一個則有些瘦削,身上的鎧甲除了顏色外樣式和對面的那六名騎士卻是一模一樣,此時正滿臉的憤怒的望著那六名騎士,眼中的怒火彷彿要將他們給燒成灰燼!

「我呸!山脈、流波、暴風、烈焰、天光還有冥暗,你們這六個忘恩負義的小人,難道你們忘記了是誰收留了你們,將你們養大,並且教導你們,使你們成為了現在這樣的強者了麼?是主人!你們都是主人收留培養的,名字是主人給起的,連你們身上所穿的鎧甲,手中所拿的武器都是主人費盡心血為你們鑄煉打造的,主人待你們如親生兄弟一般,當初沒有主人的話你們不過是一些乞丐和混混罷了,可你們竟然為了區區的榮華富貴而背叛主人,背叛你你們生死與共的『逆天軍團』的兄弟們,你們連畜生都不如!」

滿臉憤怒之色的瘦削男子破口大罵了起來,對面六名騎士當中頓時就有人面現愧疚之色,他們當中的那唯一的一個身穿海藍色騎士鎧甲,長的異常美麗動人的女騎士更是粉臉蒼白,聲音有些顫抖地道︰「雷鳴哥,我不是……」

她剛剛開口,那名叫雷鳴的瘦削男子已怒罵道︰「你不是什麼!主人對你怎麼樣,你自己心裡最清楚,我雷鳴在心中其實早就已經把你當成主母了,想不到你竟然會……哼哼,如果不是你假裝受傷求援,主人也不會急匆匆的就帶著這麼幾個人離開部隊到這裡來救援你,結果變成這樣,你還有什麼好說的!我雷鳴怎麼會有你這樣的妹妹,早知如此,當年還不如讓你餓死算了!」

「嘿嘿,雷鳴,你不要在這裡亂叫,我就不相信你沒有不滿過!」

六騎士當中的一名身穿彷彿會發光一般的白色鎧甲的青年騎士冷笑著道︰「我們都是蒼茫原野他收養的沒錯,可我們又為他流了多少血,吃了多少苦?就為了他的那個虛無縹緲的狗屁理想,我們兄弟就要拋頭顱灑熱血?這些年來為他出生入死,什麼樣的恩情也都還夠了,現在該為我們自己考慮考慮了!看那些所謂的高手、名將、英雄,他們的力量遠不及我們,可是卻能夠享受榮華富貴,一生榮耀,而我們呢,卻要陪著蒼茫原野去實現他的什麼理想,為了他的理想而流血犧牲,這公平麼?你看看流波,她是多麼的美麗,堪稱輝煌大陸的第一美女,可是到現在她又有幾件首飾,幾件華麗漂亮的衣服?沒有,她什麼都沒有,反而還要跟隨著蒼茫原野吃盡苦頭,還有你雷鳴,你還記得瑟蘭朵吧,她和你兩情相悅,只因為她是貴族而你是平民你們就不得不分開,難道你就不想和瑟蘭朵在一起?到我們這邊來吧,瑟蘭朵和她的家族已經歸順效忠於偉大的天神族了,只要你肯投效過來,瑟蘭朵就是你的,甚至連她的家族都是你的!」

「不要把我和你們這些畜生想成一個樣!」

雷鳴一口吐沫吐在了地上,他扭頭望了自己身邊的那位始終一眼不發的騎士--他的主人「逆天王」蒼茫原野一眼,道︰「我永遠都記得,都記得在那個寒冷的夜晚,就在我眼看著就要凍死的時候,是主人給了我一碗熱湯,是主人把我從死亡世界給拉回來的,從那一刻起,我雷鳴的這條命就是永遠都屬於主人的了!暴風,流波,當時你們也在場,也是主人一口一口熱湯把你們給救回來的,當初我們的誓言你們都忘記了麼!」

「終此一生,誓死效忠主人--」

雷鳴突然怒吼了起來,兩行紅色的淚水從他大睜的眼楮裡噴濺而出,他面前的這些敵人在前一刻還是他的兄弟,他生死與共的戰友,可是在現在,他們卻已經都為了榮華富貴而背叛了主人,背叛了當初他們一起所立下的誓言!

隨著怒吼聲,強烈的躍動著的雷光猛然在他的身上閃現了出來,使他變成了一個週身揮灑著耀眼電光的雷電騎士︰「現在,就由我『逆天七騎士』之一的『雷之騎士』雷鳴,來為主人清理門戶吧!」

怒吼聲中,「雷之騎士」雷鳴挺起長長的金屬騎槍策動坐騎向著那六名騎士那裡直衝了過去,至於自己是不是他們的對手,自己的攻擊能不能有任何的效果,他已經都不再考慮了。

「主人,快走!」

衝鋒途中雷鳴突然的一聲暴喊終於顯露了他這種無異於送死的進攻的目的--掩護他的主人突圍!

雷鳴那最後的吶喊聲入耳,一直聳立不動宛如石人一般的蒼茫原野那黯淡的充滿了哀傷的眼楮裡突然閃現出了一抹奇異的光彩,不知是因為雷鳴的忠誠而感到感動,還是為了別的什麼。

「哼,早就知道你是一個只懂得愚忠的傻瓜,所以一開始就沒有考慮你參與我們的計劃,既然是你自己來送死,那也就怪不得我不顧兄弟之情了!」

六騎士為首的白甲騎士突然發出了一聲冷哼,他的身上頓時爆發出了白色的光芒,與此同時,六騎士當中除了身材最魁梧的黃甲騎士和那名女性藍甲騎士流波之外,其餘的三人的身上也分別閃耀出了青色的光輝、赤紅的火焰和一團黑芒,逕直迎向了亡命衝來得雷鳴。

「天光哥--雷鳴哥--不要--!」

藍甲騎士流波那美麗的眼楮裡流出了晶瑩的淚水,絕美的面龐上滿是急切與憂傷之色的叫喊了起來,可是她的聲音,聽起來卻是那麼的微弱,那麼的微弱……

剎那間,雷鳴便已經和「光之騎士」天光、「風之騎士」暴風、「火之騎士」烈焰及「暗之騎士」冥暗這四名昔日同為「逆天王」麾下七騎士的戰友兄弟對撞在了一起,他那最具有威力的一招「衝鋒」被躲開,騎槍不利近戰格鬥,於是雷鳴便馬上拋下騎槍,從背後取下一柄雷光閃耀的雙手大劍和四名對手激戰了起來。

雷鳴、天光、暴風、烈焰和冥暗五個人都是「逆天王」蒼茫原野一手訓練出來的,終日裡訓練戰鬥在一起,共同身為魔法騎士的他們除了鬥氣屬性不同外在戰技上他們對彼此都是瞭如指掌,雷鳴本就不是「逆天七騎士」中最強的,此時以一敵四更是不敵,不過他已經發動了自己手中的魔法劍「雷電榮耀」上所附帶的雷系輔助魔法「雷電戰士」,強大的電流刺激著他週身的肌肉神經使得他爆發出了數倍於自己平時的力量,不過這「雷電戰士」的副作用是很大的,魔法功效過後他將會極端的疲憊無力,他之所以會如此的以死相拼,正是為了以自己的生命來纏住這幾個叛徒,掩護自己的主人蒼茫原野撤退。

可是,蒼茫原野並沒有如雷鳴所期盼的那樣趁機突圍,而是依舊策騎靜立在那裡看著雷鳴陷入苦戰,他身後的親信部屬們都現出了急切的神情,然而蒼茫原野卻依舊是沒有任何的表情。

「主人,快走啊--」

奮戰中的雷鳴眼見蒼茫原野呆在那裡沒有動,頓時心中大急,忍不住再次回頭催促,他雖然有「雷電戰士」魔法的加持,力量倍勝從前,可是以一敵四仍然是以卵擊石,「逆天七騎士」們對彼此都實在是太瞭解了,如果不是不想和雷鳴這個不要命的傢伙來個兩敗俱傷,天光、暴風、烈焰和冥暗四個人早就解決他了,不過現在他們以游鬥的方式消耗雷鳴的鬥氣和力量,雷鳴是絕對支持不了多久的。

「主人,求求你,讓雷鳴哥哥停手吧。只要你願意投誠,我們還是你的部下,天神族和魔神族都已經答應了……」

「水之騎士」流波滿臉淚珠的向著蒼茫原野哭訴了起來,她和蒼茫原野的關係和雷鳴、天光等兄弟們還不同,她都幾乎已經是蒼茫原野的女人了,只是暫時彼此之間還有些心照不宣罷了,她原本也沒想背叛蒼茫原野這個自己所愛慕的男人,可是對於天神族、魔神族及那些國王們所開出的條件,她實在是無法抗拒,她原本以為只要自己和哥哥們一起懇求蒼茫原野,蒼茫原野是會答應投誠的,那樣一來他們又可以在一起了,而且再也不用過以前的那種顛沛流離的艱苦生活,可是現在……

她後悔,她悲傷,但一切都已經太晚了……

「我是雷電,撕裂天空的雷電……」

正在激戰中苦苦掙扎的雷鳴突然大聲的詠唱起了這如詩歌一般的句子,而隨著他大聲的詠唱,他的動作頓時速度驟增,力量也再度增強了許多,一下子就將靠近他身邊的暴風連人帶坐騎給掃出去了好幾步。

「哼哼,連『戰歌』都用上了,看來雷鳴你是真的不想活了,既然如此,那兄弟們也就如你所願吧!」

被雷鳴一劍掃出的「風之騎士」暴風陰沉著臉道,同時伸出舌頭舔了舔自己手上因接了雷鳴那力量驚人的一記重劍而被震出了血來得虎口。

所謂「戰歌」乃是一種遠古武技「言靈」的最高形態,使用者能夠通過聲音和語言協調強化自己的精神同肉體的聯繫,從而在短時間內大幅度的提升自己的戰鬥力,但是具有很大的副作用,「言靈」分為「戰吼」、「戰詠」和「戰歌」三個階級,其中「戰歌」的效用最大,持續時間最長,但副作用也最嚴重,即使像雷鳴這樣的強大的魔法騎士,在「戰歌」的效力結束後恐怕也剩不了多少的戰鬥力了,更何況他先前還催動了「雷電戰士」,所以暴風才說他是在存心找死。

這「言靈.戰歌」是「逆天七騎士」們都會使用的一種技能,是蒼茫原野當年親自傳授給他們的,當下暴風也大聲的詠唱起了屬於他的「戰歌」︰「我是狂風,呼嘯的狂風……」

「戰歌」的詠唱聲中,暴風的速度猛然驟增,就在雷鳴全力抵擋「火之騎士」烈焰的一記火焰重擊的時候,他已宛如鬼魅一般出現在了雷鳴的身後,手中那青光閃耀的單手騎士劍徑直向著雷鳴的心臟部位直刺了過去,而此時的雷鳴對他已經沒有任何的防禦力了。

雷鳴身上所穿的騎士重甲非常的堅固,是第一流的甲冑,而他護體的鬥氣也非常的強大,一般的攻擊根本就傷不了他,可是暴風的鬥氣強度並不在他之下,另外暴風的「呼嘯之劍」也是一把堪可和他的「雷電榮耀」相比擬的鋒利之極的魔法劍,眼看那劍上的鬥氣破開了雷鳴的護體鬥氣,「呼嘯之劍」即將刺入雷鳴身體裡的時候,一隻閃爍著金光的大手突然憑空出現,竟然一下子就抓住了「呼嘯之劍」那鋒利的劍刃。

就在暴風的身邊,一個魁梧的身影突然出現,彷彿他一直就在那裡一般,暴風的「呼嘯之劍」被他緊緊地抓在手中,鋒利的劍刃竟然無法傷害到他的肉掌分毫--那名一直矗立不動的「逆天王」蒼茫原野終於動作了,不可思議的在這千鈞一髮之時救下了對自己忠心耿耿的部下。

一看到蒼茫原野出現在自己的身邊,暴風的臉上頓時現出驚駭欲絕的神情,他對蒼茫原野的強大可怕可是深有瞭解的,對蒼茫原野更有著本能的深深的畏懼,隨著一聲驚叫,他身上的鬥氣光芒頓時大盛,顯然已經將自己所有的力量都用上了。

宛如冷硬的岩石雕刻而成的冷峻的面龐上現出一絲不屑的冷笑,蒼茫原野無視那從「呼嘯之劍」上所吐出的青色光刃,手腕一擰,強烈之極的金芒立時從他的身上爆發了開來,龐大的力量宛如巨浪一般湧進了暴風的體內,暴風慌忙棄劍,那巨力仍在一瞬間將他整個兒地震飛了出去,嘴巴裡鮮血狂噴,他的坐騎更是悲鳴一聲立斃當場。

「哼,你們的『榮耀之光』鬥氣都是我一手調教出來的,你以為以你這區區的一點鬥氣在我面前能有什麼作用麼?」

冷笑著,蒼茫原野不屑的將手裡的「呼嘯之劍」揮手拋掉,這時天光、烈焰和冥暗三個人已經停止了圍攻雷鳴,滿臉畏懼之色的緊盯著蒼茫原野,緊張之極,他們原以為以自己目前的強大已經不再畏懼蒼茫原野了,可是到了現在他們才發現,他們對蒼茫原野的瞭解是那麼的膚淺,在自己的心靈深處,蒼茫原野仍然是那麼的可怕,宛如魔神一般的可怕……

雷鳴渾身浴血地退回了蒼茫原野的身邊,氣喘吁吁的他剛想開口說什麼,蒼茫原野已用一種溫暖的目光望了他一眼,輕聲道︰「你退下去吧,這裡交給我就好了。」

雷鳴張了張嘴,但終究還是沒有說什麼,在向著蒼茫原野行了一禮之後策著坐騎退了下去。

「天光、冥暗、山脈、流波、暴風還有烈焰,你們六個人嚮往著更好的生活,不想再跟著我過這種顛沛流離的日子,我並不怪你們,追求更美好的生活是人類的本能,就像天光先前所說的那樣,這些年來你們為了我衝鋒陷陣,每個人都是滿身的傷痕,多大的恩情也都足以償還了,可是,你們不該出賣『逆天軍團』的兄弟們!」

臉上依舊是沒有任何的表情,蒼茫原野彷彿並不是面對著六名背叛了自己的親信,而只是面對著六個陌生人一般︰「不要忘記了『逆天軍團』成立的時候所有的兄弟們一起許下的諾言︰生死與共!」

燦爛的如同金色驕陽一般的強烈金芒從他的身上散發了開來,映照著天光六人那充滿了畏懼與愧疚的面龐,「水之騎士」流波滿臉蒼白身軀在坐騎上搖搖欲墜,「地之騎士」山脈嘴唇顫抖,忍不住開口道︰「主人,我們不是……」

他剛剛開口,突聽天光暴喝一聲,道︰「還和他說什麼,你們沒有看出來他不過是在虛張聲勢麼?我們六人都是水晶級的魔法騎士,距離最強的傳說中的天玉級也不過是只差了兩級而已,縱然他蒼茫原野真的就是只存在於傳說中的天玉級的強者,我們六個人聯手也照樣能讓他粉身碎骨!」

他的話雖然是說的氣勢十足,可別人都能看出來,其實在虛張聲勢的是他,他們都是水晶級的魔法騎士不錯,在這些年的戰鬥中根本就沒有遇上過多少堪可同他們一戰的對手,可是蒼茫原野是他們的老師啊,對於蒼茫原野的真正實力他們根本就不曾真正的瞭解過。

「青銅、鋼鐵、白銀、黃金、水晶、鑽石、天玉,哼哼,這七級真的就能夠將所有的強者都包括進去麼?」

滿含著不屑的冷笑,蒼茫原野平靜地道︰「你們六個人,真的是井底之蛙啊,天玉級又算得了什麼,傳說中才有的強者……哼哼,那是你們孤陋寡聞,超越了天玉級的強者又何嘗不曾存在過……」

「你們出來吧!你們應該很清楚,以這六個叛徒的力量是根本打不倒我的!」

話鋒一變,蒼茫原野突然高聲呼喊了起來,他的聲音如同呼嘯的狂風一般無比清晰的傳遍了周圍諾大的空間區域,山谷隨之一陣轟鳴回音,那種赫赫威勢使得六名叛徒騎士身後的隨從們面如土色,有幾個還墜下了坐騎。

「好氣勢,果然不愧為神秘家族千百年來唯一的一個正式現世的成員,『逆天王』果然是名不虛傳啊!」

一個蒼老但卻非常洪亮充滿了威儀的聲音突然在空中迴盪了起來,隨著聲音,無數的身影從山谷的兩端如潮水一般地湧入,將本就不怎麼寬闊的峽谷給塞得滿滿的。

分別從峽谷兩端進入的人群為首的是兩幫裝束完全相反的人,一群人的裝束完全是白色系,穿著白色長袍的魔法師,白色甲冑的騎士、劍士、戰士等等,而另外一群則完全相反,裝束都是黑色系的,可謂是涇渭分明,可是兩群人都異常的精悍,和他們相比,六騎士與蒼茫原野的隨從部下們明顯的在氣勢上都相差不少。

這一白一黑兩群人為首的都各是一名年紀很大了的老者,他們穿著長長的袍子,全身上下都透露出了無比的威嚴,一見到他們,天光等人連忙迎了上去,由天光代表開口道︰「恭迎兩位大神官,大祭司,還要勞動二位前來,天光實在是愧疚啊。」

這兩名老者不是旁人,正是奧蘭比亞世界掌握著最高權力的光之神殿與暗之神殿的首席大神官、大祭司,作為天神族與魔神族在奧蘭比亞世界的代言人,光之神殿與暗之神殿自古以來就是天敵,彼此之間征伐不斷,如果不是他們的主力分居於輝煌大陸和沉寂大陸這兩片不同的陸地之上,光它們之間的爭鬥就足以使奧蘭比亞世界一片混亂了,而如今為了對付「逆天王」蒼茫原野,這敵對的雙方竟然不可思議地走到了一起。

「呵呵,光之神殿的神官、審判者,還有絕地光輝騎士、神聖騎士、神祐騎士、聖光戰士、神罰戰士、光明劍士,以及暗之神殿的祭司、執政官、血腥荊棘騎士、暗黑騎士、毀滅騎士、深淵戰士、血裔戰士還有黑暗劍士,所有的都來了啊,想不到為了對付區區一個蒼茫原野,光之神殿和暗之神殿竟然精銳盡出了。」

望著這兩群人,蒼茫原野哈哈大笑了起來,他口中所說的每一個名詞都代表著一個可怕的職業,是天神族和魔神族在奧蘭比亞世界上力量與權威的代言人,可是在他的口中卻彷彿只是一些土雞瓦狗一般的輕蔑。

「誰叫我們的對手是你『逆天王』呢?」

光之神殿的首席大神官微笑著道,並沒有因為蒼茫原野的輕蔑而感到絲毫的生氣,聽聲音就知道他就是先前的那個蒼老而洪亮的聲音的主人︰「在奧蘭比亞世界一直以來都有一個難解的謎題,這個謎題是關於一個極端神秘的家族的,千百年來在奧蘭比亞世界一直都活躍著一個非常奇怪的家族,神秘而強大,這個家族的成員全部都是舉世罕見的戰士系絕代強者,可是他們卻都甘於平淡不為人知,即使做出了驚天動地的大事也都會將功勞轉嫁在別人的頭上,反而造就了不少的名不副實的所謂的『英雄』,光之神殿和暗之神殿從幾千年之前起就一直在關注著這個神秘的家族,可是這個家族實在是隱藏的太好了,其家族成員個個都甘於平淡,幾千年來兩個神殿即使費盡心血也只能對這個家族瞭解到一點皮毛,以至於當我第一次在看到神殿中的記錄的時候還曾懷疑這個家族是不是真的存在,不過現在,我們可以肯定這個家族是真的存在了!」

「像『逆天王』你這樣絕世強者怎麼可能會突然出現呢,沒有根源,沒有記錄,沒有出身,所使用的武技、鬥氣都沒有任何的記載,連我們兩大神殿都查不出你任何的資料,偏偏你又那麼的強大,超出我們理解的強大……」

暗之神殿的首席大祭司接著道︰「所以我們就開始懷疑你是不是出自那個神秘的家族了,而到了現在我們已經可以肯定了,雖然不知道你為什麼改變了神秘家族那甘於平淡的傳統,但你必定出身於那神秘家族無疑!」

包括雷鳴在內的「逆天七騎士」俱都用驚訝的目光望著蒼茫原野,他們跟隨著蒼茫原野都十幾年了,可是從來沒有聽蒼茫原野說過自己的出身來歷,如果大神官和大祭司說得都是真的,那那個神秘家族還真是怪異的很啊。

「哈哈哈……」

蒼茫原野突然仰天狂笑了起來,他的笑聲中充滿了自豪,但卻也隱藏著一絲絲的哀傷,隨著他的小聲,一股巨大的氣浪竟然一下子以他為圓心爆發了開來,剎那間只見他周圍一陣飛沙走石人仰馬翻,十幾丈半徑之內竟然沒有人能夠站穩腳。

光之神殿和暗之神殿的眾人頓時臉色鄭重了起來,他們本就對蒼茫原野評價極高,認為他極有可能是奧蘭比亞世界傳說中才存在的天玉級的強者,所以兩個神殿精銳盡出,可是此時他們驚恐的發現,自己對蒼茫原野的評價恐怕還是要低了一些……

這種氣勢,這種力量波動,怎麼可能是一個人類所能夠擁有的……

「至尊無名,至強無聲……」

狂笑停歇,蒼茫原野突然深沉地道︰「這是我們家族所一貫奉行的傳統,不為任何外物所動,默默的追求力量的終極,不受任何外在規則的影響,只遵從內心的自我!而我,卻背叛了家族的傳統,會有如今這樣的結局實在是應得的報應啊。父親,還是你說的對,我太天真了,總是為了一些不切實際的空想而去努力,結果……」

他那如同利劍一般的目光掃視向了將自己圍的如同鐵桶一般的敵人們,道︰「能讓光之神殿和暗之神殿精銳盡出,我蒼茫原野也算是不愧此生了。既然如此,就讓你們看一下什麼是真正的強,什麼是真正的力量吧!」

「父親啊,祖先們啊,不肖後代違背了你們的訓誡,現在,就讓後代用敵人和自己的鮮血,來作為自己靈魂的救贖吧!」

隨著一聲暴喝,他那原本就已經異常魁梧的身軀竟然在一瞬間又膨脹了一圈,狂暴的能量氣息宛如颶風一般席捲而出,見狀之下光之神殿的首席大神官驚訝地道︰「『狂化』?不對,他不是野蠻人啊,怎麼能狂化……」

身體肌肉的膨脹只是一個開始,緊接著,蒼茫原野週身的肌膚又浮現出了一層赤紅如血的鮮艷紅色,連頭髮都瞬間由黑變紅,他的一雙眼楮更是鮮紅如一對紅寶石一般,他所發出的壓力頓時也更加的大了……

「不能讓他再這麼下去了,快進攻--」

暗之神殿首席大祭司本能的意識到了不妙,蒼茫原野此時所展現出來的強大已經遠遠的超過了他先前的預想,不能讓蒼茫原野的力量再這麼增長下去……

他的命令剛一下達,他麾下的那些早就按捺不住的部下們頓時衝擊而出,率先攻向蒼茫原野的是各種各樣的攻擊性魔法,嘶吼的風刃、炙烈的火焰、耀眼的雷光……還有一片的漆黑的魔法能量,這些魔法能量的強度足以將這個小峽谷給炸平了。

可是所有的開始魔法攻擊的魔法師、神殿祭司和執政官們都沒有絲毫的小才大用的感覺,因為面前的敵人給他們的壓力實在是太巨大了,巨大到他們恨不得能夠馬上就將自己所有的力量都使用出來……

在魔法能量的閃光中,暗之神殿最強的武裝力量--十名血腥荊棘騎士發動了衝鋒,緊跟在他們身後的是暗黑騎士、毀滅騎士、深淵戰士等暗之神殿令整個奧蘭比亞世界為之驚懼的神殿守護者,與此同時光之神殿那裡也發生了同樣的事情,在最強的絕地光輝騎士的帶領下,神殿守護者們蜂擁衝出,目標同樣是--蒼茫原野!

如此的全力對付一名敵人,這在光之神殿和暗之神殿的歷史上還是第一次,即使是當初的神魔大戰,為了對付雙方的神魔將領,神殿所出動的規模也沒有如此的巨大……

那些能夠摧毀整座峽谷的魔法能量消失了,消失在了蒼茫原野所散發出來的金色的鬥氣光芒之中,望著如同潮水一般衝來得敵人們,蒼茫原野那血紅色的眼楮裡閃現出了無比的興奮之色和戰意,大吼一聲迎了上去。

「熱血在我胸中澎湃,鬥志是我的力量……」

蒼茫原野那響遏行雲的「言靈.戰歌」聲在紛亂的戰場上迴響了起來,彷彿是蕩漾在每一個人的心頭上……
※ ※ ※ ※ ※ ※ ※ ※

《奧蘭比亞世界大事記》--《逆天篇》

奧蘭比亞世界歷第二紀元3704年,「逆天王」蒼茫原野率領「逆天軍團」第一次向莫蘭特公國展開進攻,從而揭開了漫長的「逆天之戰」的序幕。

奧蘭比亞世界歷第二紀元3716年,輝煌大陸上最強的兩大王國神耀帝國和第比裡斯王國在天神族的支持下開始吞併周圍臨國,並於3719年完成吞併,兩個強大的王國並列於輝煌大陸,遏止住了「逆天軍團 」的攻勢。

奧蘭比亞世界歷第二紀元3717年,獸族勝利皇朝建立,並且將輝煌大陸北部大草原劃為自己的領地,聲明保持中立,不介入到人類的戰爭中去。

奧蘭比亞世界歷第二紀元3720年,在魔神族的支持下諾倫斯公國完成了沉寂大陸的統一,擊潰沉寂大陸的「逆天軍團」,並且派大軍前往輝煌大陸,和神耀帝國及第比裡斯王國的軍隊一起圍剿「逆天軍團」主力。

奧蘭比亞世界歷第二紀元3722年,「逆天軍團」全軍覆沒於可拉平原,重要將領「逆天七騎士」中六人棄暗投明,分別歸順於三大王國,其首領「逆天王」蒼茫原野被困於莫其亞山谷,激戰之後屍骨無存,此戰慘烈無比,三大王國與光之神殿和暗之神殿俱損失慘重,光之神殿最強之絕地光輝騎士十喪其六,首席大神官靈魂回歸神界,暗之神殿最強之血腥荊棘騎士十喪其九,首席大祭司重傷不治,於三年後靈魂回歸魔界,其餘守護者亦死傷殆盡,連降臨之神聖天使、地獄惡魔亦全部折翼,其損失之慘重乃兩大神殿建立以來最為嚴重的一次。

總評︰「逆天之戰」是一場規模空前的動亂,它的出現徹底的結束了輝煌大陸和沉寂大陸國家林立的動亂局面,雖然造成了空前的人員死傷,但卻也促成了三大帝國的崛起和並立,通過這場戰爭,天神族與魔神族也徹底的控制了輝煌大陸和沉寂大陸,為代言人光之神殿與暗之神殿建立了無上的權威,開始了完全的神權統治的時代。

另外,「終極之戰」中「逆天王」蒼茫原野那遠遠超乎想像的強悍亦成為了永恆的傳說,儘管光之神殿和暗之神殿嚴令民間不得傳誦「逆天王」的故事,但他的事跡仍然在暗地裡被人們所牢記,他的強悍更使得所有的經歷過那一役的強者永生難忘,成為了所有的強者畢生超越的目標。

[ 本帖最後由 frank173 於 2008-9-18 17:57 編輯 ]

加入屬於你的卡提諾

line

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卡提諾論壇
加入好友
長篇小說
加入好友
言情&BL
加入好友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文章推薦

一篇5苦勞值,上限50苦勞值 (請先登入)

問你喔

你覺得網站好用嗎?
邀請您填寫網站易用性調查 快速填寫>>

返回列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