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返回列表
»

[都市言情]

黑道公子II 作者:小刀(連載中)

複製鏈接
line
avatar
14572 73 0
蒼茫 第一章 蒼茫
   


    花開滿野,清風吹過,綠柳搖擺不定。山中寂寂,一座舊墳在山中深處,一棟小木屋,就在它邊上。木屋外面有一涼棚,裡面僅僅一張長椅子、一張木桌子,僅此而已,簡陋的很。一個男人一身青衣,一罈酒,坐在那裡也不知道有多久了。或許已經幾年了,只是似乎連他自己也已經不記得,對他來說,若是記得這日子,只會是會是更痛苦。

    清明!孤墳處。

    青影一晃便至,孑然一身。

    微風過處,掀起他萬千發須,半白的髮絲似留戀這清風,就像人們留戀這世間!芳草淒淒,春風習習,孤墳沉睡在這山中已然不知多少歲月,那墳上面雖長滿青草,但前後卻清理的甚是乾淨,看來這墳也並不是寂寞的,依然有人在為墳中之人掛戀著!青影在距離那孤墳三丈遠處便突然頓住,一身青衣與這萬山青翠相應,融為一體。

    這人面容略顯憔悴,一抹淡然哀愁緊藏眉宇深處,他似行色匆匆,但雙眼在看著這墳墓的時候,突然變的澄清,他看著這孤墳就似看著心愛的女子一般。莫非,那墳中之人,竟真是他所愛之人?輕輕走了過去,似乎深怕驚醒那沉睡的人兒,深怕打破這周圍的一切沉寂。

    雖然很慢很輕,但三丈距離始終一會就過,這人繞行至墳墓正前方,雙眸似釘在了碑牌上。

    「愛妻共工紅秀之墓」八個大字橫在木牌中央,蒼勁

    字跡卻深陷那木牌之中,不似雕刻上去的,到像是用手指頭硬寫上去的。

    就這樣,靜靜的站著,默默的注視著。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一陣冷風吹來,身邊青草拍打在褲腳上,似驚醒了那青衣人。

    伸手輕柔的撫摩,哽咽的聲音輕吐道:「紅秀,我幾差回來得晚了,你定是孤獨寂寞了吧」

    偶爾一聲鳥鳴算是墓中之人的回答麼?

    青衣人等待片刻,似是用心聆聽著來自冥冥中的回答。晨光穿過茂密的樹枝,點點滴滴灑在墳墓與青衣人身上,他已經坐在墳前,並沒說話,就這麼靜靜的坐著,也不知過了多久。

    腳步聲響起,踩在雜草上,雖然輕微小心,但卻沒能避開青衣人的耳目。一身樸素的打扮,卻難掩他俊朗的外表。他也在距離墳墓三丈處停了下來,不過他卻並沒有再走近,只是站在了那裡,沒有出聲,似是等待著。

    沒有回頭,青衣人突然開口道:「你幾年沒有離開過這裡了?」

    後面那人並沒多想便答道:「七年。」

    「喔」青衣人似是沉吟片刻,方才道:「七年了啊,我答應過他,卻依然沒能將你完全治好,我有負於人啊。」言語之中似是有著無數道不盡的說不完的感慨,對口中那個「他」似乎有著無數的懷戀。

    時日飛度,故人可是安好?「今天是清明了!」

    青衣人不知是自語還是在問那身後之人。身後之人也不回答,靜靜站著,看他神色,對青衣人竟然是敬重有嘉。

    「若寒,為師已然盡力,七年前你姐夫將你送來,然後又突然飄然隱退,這些年來,你也是這麼大了,雖然當初你姐夫隱退,但小刀門卻是離開不了他的。強敵退之不盡,雖然兩大侯爺一身修為難逢敵手,但世界之大,藏龍臥虎,卻是他萬萬沒有想到的」

    青衣人自然便是當年早豐含笑而隱退的軒轅無道,只見他頭髮略微凌亂,有些許髮根卻是白色,那俊逸的臉上竟然過早的悄悄爬上了皺紋的痕跡,七年滄桑,寫在他臉上的只有孤獨與思戀。

    而此刻站在他對面的,是一個二十二、三歲的年輕人,剛毅俊朗,不帶一絲少年人的稚氣。但他並沒有二十三歲,今年的他,剛剛過了二十一歲,或許是與軒轅無道在一起的緣故吧,他竟然比實際年齡看上去大了一些。他正是七年前豐含笑親自送來的水若寒,水雲伊的弟弟。

    只是七年前他雙腿不能絲毫動彈,但現在,雖然是過了七年之久,但卻可以站立在那裡,而且看他剛剛行動,竟然踏地似無聲,可見這七年來軒轅無道並沒少下工夫在他身上了。

    「師父您這次出去,可見過家姐?」水若寒並沒接口軒轅無道的話題,而是問起了他姐姐的事。

    軒轅無道沉吟半會,看了水若寒一眼,道:「這次出去我並沒有去見他,所以也沒能見到你姐姐,不過你放心,他雖然風流,卻並不無情,多情也不見濫情,你姐姐當初選擇了他,你也不用擔心。就算他死了,他的女人,也不會有事的。」說到這裡,他突然又看向那共工紅秀的墳墓,當年,她,他最愛的女人,竟然是死在他自己的掌下的水若寒將他神情盡收眼底,知道師父總是一直在心裡想著那墳墓中的女子,當下也不敢多說,一時間,林中又重歸寂靜。

    「若寒,你若是想他們了,便出去吧,這麼些年來,你本應該屬於外面那浮華塵世的。也難為你陪伴了師傅這麼多年。」軒轅無道最終說出了心裡的想法。水若寒聽了卻是大急,只見他馬上向前趕出幾步,雖然能行走了,但他方一移動,左腳在邁動的時候,只要稍微留意,便可看出他腿上還是有些問題的,七年了,始終還是沒能完全醫治好!他走前幾步卻又馬上頓住,急道:「師父,若寒雖然思戀他們,但這麼多年來,一直是師父將若寒撫養成人,師父本該陪同師母身邊,但多年來為了若寒的雙腿,您無數次奔波在外,我若寒會陪在師父身邊,也不叫師父在這裡獨自一人寂寞。」

    軒轅無道深知水若寒的確是難以離開自己,多年情深,他也心中有感,走到水若寒身邊,輕輕拍了拍他肩膀,道:「男兒志在四方,你如此年輕,怎能一生在這裡度過?何況我一人在此,並不寂寞,有她在,她是永遠也不會離開這裡的」

    頓了一下,他接著又道:「你,本不應該出現在這裡的。記得見到你姐夫之後,告訴他,一年沒來了,什麼時候也來見見我這個故人。」

    「師父,我」水若寒剛想再說,軒轅無道卻阻止了他,說道:「其實師父也是有些私心,你出去之後,還有很多事,我還想讓你幫我去辦。」

    水若寒聽了略微一愣,想了一下馬上道:「師父您有什麼事不能親自去辦嗎?」

    軒轅無道搖頭看著共工紅秀的墳墓,道:「你是知道的,我要陪她,不能讓她一人在這裡如此孤獨,沒有人陪伴。更不能讓人驚擾了她,所以我不能離開的,也不想離開。否則當初我也不會在這裡住下了。」

    水若寒似乎也明白,於是不再多說什麼,只是,從他臉上看來,對這裡,他還是有些依戀的,或許不是留戀這快地方,而是這裡的人。

    亦師亦友的人

加入屬於你的卡提諾

line

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卡提諾論壇
加入好友
長篇小說
加入好友
言情&BL
加入好友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文章推薦

一篇5苦勞值,上限50苦勞值 (請先登入)

問你喔

你覺得網站好用嗎?
邀請您填寫網站易用性調查 快速填寫>>

返回列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