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返回列表
»

[玄幻奇幻]

盜風 作者:宛若新衣 (連載中)

複製鏈接
line
avatar
41181 210 8
第一章 栽了!

    「報應難道真來的這麼快?」

    唐風費力的睜開眼睛,只是朦朧的一眼,便立刻覺察出目前處境的不妙,他那一直沾沾自喜的第六感準確的告訴他,有敵人。

    全身肌肉在瞬間調動起來,唐風大喝一聲,以最快的速度翻到一旁,接著掏出貼身的麻醉槍緊緊的瞄向對面,與此同時,一道箭矢帶著尖銳的破空聲從頭頂掠過,正好插在了他剛剛躺過的地方。潔白的箭羽,還隨著餘力不斷的搖晃。

    伴隨著一聲唐風聽不懂的大喝,三個身著怪異服裝的土著躍了出來,其中兩人手握彎刀,一人手持弓箭,正面露驚訝的盯著唐風,慢慢的挪動腳步靠攏。

    「好,好,我聲明,我是和平的。」唐風慢慢半蹲起身,同時面帶微笑,用純正的英語說著。可是眼前的三個人卻沒有露出絲毫聽懂的意思,還是慢慢的靠近,弓箭已經再次拉開了弦。

    晦氣!唐風緊接著用不同國家的語言重複了幾次,除了讓這三個有著褐色眼珠和棕色頭髮的青年男子的白皙臉上升起了詫異之外,並沒有停止他們的腳步。

    「再窮不能窮教育!」唐風心中閃過這句經典的廣告詞,手腕微抖,麻醉子彈應聲而出!「八種語言聽不懂一句,你們的教育部長該拉出去槍斃!」

    隨著麻醉槍的一聲悶響,手持弓箭的土著的手臂頓時流出鮮血,在身旁同伴的慌亂中,唐風數了三秒,土著應聲而倒。

    「好了,丟下武器,帶我去見你們的村長。」唐風舉起麻醉槍,對準其中一個兩股顫顫的土著,同時掏出雪茄和火機,點著美美的吸了一口之後吐出一個巨大的煙圈。

    「哦,忘了你們聽不懂。」看著兩個臉色巨變、同時嘀嘀咕咕不停的土著,唐風覺得有些頭疼,跨步上前之後把麻醉槍牢牢的抵在看起來抖得最凶的土著的臉上,另外一隻手不停的比劃著手勢,示意著他們放下武器。看著唐風嘴裡的雪茄不停冒出火光和濃煙,兩個土著手中的兵器哐噹一聲跌落在地。

    「嗯,很好。」唐風退後一步,順便把弓箭和彎刀一齊踢下了山崖,同時晃晃麻醉槍,又指指地上昏迷了的土著,示意他們不要忘了同伴。

    ※※※

    明克鎮算是整個巴夏行省比較特殊的村莊了。就在這個人數不足五百的小鎮中,就有三家世襲的沒落貴族;還有兩位現役的帝國金殿衛隊的一級武士以及一個一級魔法師和一個退休的年老牧師,甚至,還有一位據說是剛剛獲得帝國勇氣勳章的幻獸騎士!

    金殿武士,魔法師,幻獸騎士,這些都是放眼王國的強者,魔法師和幻獸騎士更是在整個特西大陸都可以堪稱強者的榮譽!這樣的人才竟然會高密度的出現在這個小小的明克鎮,說她是人才的搖籃也就絲毫不為過了。

    鎮中心的尖頂大教堂中,老牧師卡特和剛剛從帝國魔法學院回鄉省親的一級魔法師巴爾斯正在對弈。

    作為帝國最年輕的一級魔法師,今年才二十三歲的巴爾斯擁有極多的光環:帝都魔法學院最年輕的教師,帝國魔法師顧問團的客席顧問,由於巴爾斯長相也極其英俊——一頭飄逸的褐色長髮和一雙深邃幽藍的眼睛足夠讓他成為帝都名門中未嫁女子的搶手貨。

    雖然巴爾斯的出身並不顯赫,只是這個明克鎮的一個小小沒落貴族家庭的一員,但帝國對於人才的重視足夠讓一個出身平民的魔法師享有貴族的稱號,何況是巴爾斯這樣擁有天才魔法師頭銜的青年才俊?

    「啊哈哈,你小子,是不是又想挨屁股了?這次可不能帶一屁股的名門丫頭回來讓我收拾殘局。啊,將!看你小子往那裡逃!」

    一邊大笑著,老牧師卡特重重拍在棋盤上,「你輸了。」

    「嘿嘿,嘿嘿……」巴爾斯看著興高采烈的老傢伙,一把抓住卡特已經乾枯的和雞抓差不多的左手,用力一翻,一枚棋子出現在手心。

    「下次堅決換小棋子……」被抓了現行的老牧師沒有絲毫的尷尬,喃喃的說著這次作弊失敗的原因——棋子太大,容易暴露……

    正在這一老一少開始重新佈置棋盤的時候,教堂的矮門突然被人撞開。

    「卡爾,亡靈追來了?」老牧師顯然極其不爽在下棋的時侯被人打擾,當即黑著臉,劈頭蓋臉的給了這個叫卡爾的年輕人一陣教訓。

    「不……不是……」卡爾顯然還未從驚愕中恢復過來,而且還上氣不接下氣,「卡特老師,我們,我們捉住了一個異族。」

    異族?不止是卡特,就連巴爾斯也轉身站了起來,「在哪裡?」

    「就在外面。」卡爾的話音剛落,一聲巨響,矮門再次被撞開。

    看著眼前走進來的年輕人,卡特老牧師怎麼也無法把他和異族聯繫在一起。

    「卡爾,這就是你們『捉』住的『異族』?」回頭看著還在哆嗦的卡爾和剛剛撲進來的西亞特,卡特老師臉上升起不屑,「我看你們是被別人捉回來的吧?」

    看著眼前這個擁有一頭漆黑的長髮和黃色肌膚的年輕人,卡特老牧師抖抖滿是油垢的牧師袍,站起身踩了半天才穿上鞋子,同時對著身後仍在支吾的卡爾狠狠的踢了一腳,示意別打岔之後升起微笑:「哦,我可愛的朋友,明克鎮歡迎您的光臨。」

    「請問,您是否需要一家裁縫店?嗯,是的,你一定還需要一家旅店和酒館。放心,本牧師信譽保證,絕不宰客。」看唐風一身狼狽的打扮,老油子卡特一邊說著,一邊走上前,同時打著手勢讓兩個傢伙住聲。

    「卡特老師,他……他聽不懂我們說的話,而且,他還有件邪惡的武器,西米就在瞬間被他殺了。屍體還在外面!」

    看到老牧師並不相信自己說的話,而且還準備把這個恐怖的傢伙當凱子,卡爾脫口而出。

    「殺了人?」一直在一旁微笑的巴爾斯臉上突變,法杖瞬間高舉,石化術的咒語瞬間發出,把年輕人從腳石化到了喉嚨以下。

    而老牧師卡特則表現出了年輕人都很少有的敏捷,踏步衝出矮門,還不忘回頭輕舞法杖,發出一道白光緊緊的把這個「兇犯」牢牢的束縛住。

    看到卡特老牧師衝出門口,巴爾斯這才稍微放心,只要有卡特牧師在,除非是已經蒙受了死神的召喚,那麼只要還有一口氣便沒有多大的問題,而判斷死亡,看著這兩個被嚇呆了的傢伙,估計這個死亡也「死」的有限得很。

    「你們確認他聽不懂我們的語言?」巴爾斯在得到確認之後戒備著走近這個所謂的「異族」,接連換了包括大陸通用語和矮人語等幾種語言問話,而眼前的這個和自己似乎同齡的年輕人除了滿臉的憤怒和震驚之外並沒有表示出能夠聽懂的意思,相反的,對方還用了數種語調來試探自己能否聽懂。

    「沒死,只是昏迷過去了,似乎是中了藥劑。咦?怎麼會有這東西?」

    卡特牧師的詫異聲音從門外傳來,「卡爾,出來把你弟弟拖進去。」緊接著,眉頭緊緊皺起的老傢伙手裡捧著一粒珠子走進了大殿。

    「巴爾斯,你見過這種武器沒?」高舉著這個有著八角菱柱的珠子,對著大殿窗戶射進來的陽光,卡特的指頭小心的轉動著,「看看,真是奇妙啊,這些菱柱竟然是空的,噢,還有液體?」

    「難道這些液體就是讓西米昏迷的原因?嗯,看來他並不是想殺人,不然剛才也不會不反抗任由我們困住他了。」巴爾斯聽到外面的「屍體」只是昏迷過去之後頓時鬆了口氣。明克鎮的治安一向很好,幾乎到了夜不閉戶的地步,要是貿然發生這麼一起兇殺案,還真不知道怎麼給當治安官的父親交代。

    「可是卡特老師,他真的聽不懂我們的語言,而我也聽不懂他說的每句話。」巴爾斯從卡特手上收回眼光,盯著那張漸漸平靜的臉無奈的聳了聳肩,「我所會的所有語言都試過了,他都不能聽懂。」

    「聽不懂?沒關係,馬上就他能聽懂了。」卡特老牧師一邊小心的把有著八個稜角的珠子放到桌上,同時輕輕的拍了拍這個奇怪的年輕人的臉,升起滿臉壞笑的同時把人家的衣服翻了個底朝天,「嘖嘖,高科技呀,新式武器呀,嘖嘖……就沖這些玩意,我也得讓他開口!」

    「怎麼開口?」雖然對於卡特的能力從不懷疑——可以這麼說,卡特是巴爾特所見過的最優秀最神秘的牧師,甚至比起帝都神殿中的紅衣主祭都毫不遜色!當然,這是秘密。但還,讓一個彷彿不是這個世界的人能「馬上」聽懂自己的語言,巴爾斯還是覺得很懸。眼前這人的黑色眼瞳和黑色的頭髮,已經標榜了他的詭異。

    「只要他是人類,我就有辦法。」終於把年輕人的身上大大小小的包裹掏了個乾淨,卡特滿意的拍拍手,看著桌上的一大堆戰利品,露出滿意的微笑,「你們兩個把西米拖回家用冷水澆一下就行,我和巴爾斯要辦正事。」

    ※※※

    如果用一個字來形容唐風此刻的心情,那就是驚,兩個字,那肯定是震驚!

    就聽著對方嘰裡咕嚕的一句之後居然自己除了脖子之外身子就不能動了!而且那個看起來骯髒和猥瑣到極點的老頭竟然用一根燒火棍就可以發出白光,還緊緊的環繞著自己!

    這個身作長袍的年輕人看起來保養得很好,皮膚白皙,身上也沒有一點灰塵——就沖這點,唐風就認定他不是一般的「土著」!但是,依然是自己聽不懂的語言源源不斷的從這個年輕人嘴裡說出,而自己所說的對方也一句都聽不懂。

    甚至,這個骯髒的老頭竟然還趁著自己不能動彈把身上僅有的保命法寶都沒收了……

    看著連眉毛都寫著狡猾和不懷好意的猥瑣老頭,唐風吼了一聲:「我日!」話音未落便看到那粒特製的麻醉彈朝著自己眼睛不斷靠近,接著臉頰一陣刺痛。

    這次算是徹底的栽了……這是唐風昏迷前的唯一意識。

加入屬於你的卡提諾

line

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卡提諾論壇
加入好友
長篇小說
加入好友
言情&BL
加入好友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文章推薦

一篇5苦勞值,上限50苦勞值 (請先登入)

問你喔

你覺得網站好用嗎?
邀請您填寫網站易用性調查 快速填寫>>

返回列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