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首頁  >  小說  >  長篇小說
上一主題 下一主題
返回列表
»

[武俠仙俠]

[武俠科幻] 神拳魔王 作者:GPEK (連載中)

複製鏈接
line
avatar
12163 80 1
第一回 正邪毒交

「踏!踏!踏!踏!踏!踏!踏!」

只見一個滿臉鬍子,混身破爛及血污的漢子,背上揹著一個竹兜,正使用著其絕世的輕功,在一片叢林中發足狂奔,而追趕著那漢子的,便最少也有著百人之多,而只觀頭數十人,他們便只緊緊的跟在其後。

「他媽的!這班王八羔子便實在過份,竟為了一個傳說便出動了這麼多人,值得嗎?」那漢子便暗暗的在心中咒罵著,可是他便不敢罵出口來,因為要施展著那能把眾人拋掉的輕功,體內的真氣己是全力運行著,絕不能開口說話的令那一口真氣變得混濁。那漢子明顯在內功及輕功上均高那班追逐者不止一籌,此消彼長之下,距離已漸漸地拉開,漢子心裡暗暗高興:「若不是要保住義弟的孩子,我便不會放這班龜兒子在眼內,只要在此拉開距離,穿過樹林後進入誅天崖的石森內便沒人能把我追到了......」

可是就在這要緊的當兒,忽然前面傳來了「噹」的一聲清嚮,那漢子面色倏變,竟在這一剎間便停下步來,這一動作看似簡單,但在全力疾奔期間能這麼收氣停功而絲毫無損,其內功修為之精湛,寰顧宇內便應該不出五人可以做到。

漢子朗聲說道:「是長白山的練兄嗎?兄弟久仰盛名,果然名不虛傳!」

只聽得一把清澈的聲音說道:「只憑一嚮彈劍之聲,顧前輩已把在下認了出來,前輩才是真正的名不虛傳吧!」來者說罷乾笑兩聲,便從樹林中其中一棵樹上躍了下來,只見其面容清秀,一身書生打扮的透著一股脫俗的氣質。

「嘿!想不到號稱:與世無爭的名劍世家「忠君劍」大弟子,竟也不能免俗而對:仙景秘寶這等荒謬傳說動心!竟在此與一群庸才對付顧某人?」一面說著譏刺對方的說話,那漢子便一邊打量著這個「忠君劍」的大弟子練無爭,按輩份來說,漢子便與練無爭的師父劍廿八平輩論交,本應便不放對方在眼內,可是剛才聽其一手彈劍傳音,內功便沒其師父九成,也有八成,再加上在後面已差不多趕到的百餘各門派高手,那漢子便有能力自保,也難在混戰中護著背上的小孩,正在暗暗著急之際,只聽得練無爭說道:「前輩請勿誤會,家師及本門對所謂仙景秘寶絕無興趣,只是前輩背上小孩的父親與本門有著一點過節,故家師欲請其公子回本門再作定奪......」說到這時,那一班原本追趕著那漢子的各門派高手終於趕到,眼見那漢子跟練無爭在對峙著,各門各派的人都紛紛走動分散在兩人約十丈之外的圍成了一圈。

大漢環顧四方,冷笑一聲道:「哼,唯利是圖之輩總會有冠冕堂皇的藉口,你的掌教大師兄司徒與世沒有來嗎?便讓我嚐嚐你們「與世無爭劍」的利害吧!」卻見練無爭露出了黯然之色,說道:「無爭這次斗膽在此擔擱前輩的行程,不為其他,只為前輩背上小孩的父親,「神拳魔王張辟邪」在與本門掌教大師兄比武後,竟狠下辣手,以暗算的手法把大師兄打下斷劍峰,更重創無爭後遁去無蹤,無爭本需養傷三月,但江湖上盛傳神拳魔王失蹤,只留下妻子及獨生兒子,故此師父派無爭出來欲把張辟邪的妻兒請回本山,以便請其來長白山還我大師兄一個公道。」練無爭剛說畢,在旁有很多人已鼓譟起來,有人大叫:「張辟邪殺我師父!今天便要他的兒子償命!」亦有人嚷道:「血債血償!!!!!!」

竟然有人按捺不住,忽然衝出來舉刀便向那漢子劈去,喝道:「張辟邪奸計毒害我義兄白仲閒!我便要生啖其子以報此血仇!!!!!!」可是那漢子橫身一側,一腳便把來人踢得飛退,倒在人群之中,久久不能起來。那漢子冷笑道:「我義弟殺人一向需要用計嗎?」可是一旦有人衝了出來,其他人便躍躍欲試,但那漢子舉手提足間所流露的高手氣派便把眾人暫時壓住,一時間喝罵叫囂之聲不絕。

那漢子再也按耐不住,大喝道:「辟邪的妻子已給你們迫死!現在還要其初生兒子幹嗎?還不是為了那他媽的仙景秘寶?」這幾句說話便包含了極上乘的內家真氣鼓勁吐出,在場功力稍差的人已受不了的耳鳴頭痛,即使是站在附近那些功力稍高的門派高手,也要運起最高功力才可勉強對抗,能面對著那漢子而紋風不動的人,便只有練無爭。

只見練無爭面露難色,卻從劍鞘中拔出了一把通體沉黑的長劍,緩緩的行到了人圈邊緣,在地上劃了一個呎許的圈,跟著說道:「看來前輩今倘是不肯讓步的了,無爭不才,斗膽領教前輩高招,若果無爭能在前輩手底下佔上一招半式的便宜,前輩可否放下背上張辟邪的公子好讓無爭回山覆命?而前輩揹著小孩跟無爭過招恐有危險,前輩儘可放下小孩在此圈內......」說著雙眼精光暴射,環掃了附近所有人一倘,續道:「......若果有任何人踏入圈內半步,便等於是與長白山忠君劍為敵!」最尾兩句說話十分平靜,可是當中亦含了高深的內力,聲音聚而不散的傳入了在場所有人的耳內......

眼看練無爭露了這一手上乘內力,大漢豪興忽起,仰了大笑一聲道:「好內力!練兄弟的穹蒼真功看來已練到第八層以上,我「顧霸天」已經久未遇到對手,年青時曾想過找你的師父比武,但到最後都因為種種原因而無緣一會,今天終於可以盡情的打個痛快了!」說罷左手一揚,已把背上的竹兜飛了出去,不偏不倚的落在練無爭所畫的圈內,只見兜內躺著一個數月大的嬰兒,彷如未覺的睡得正甜,足見顧霸天的功力不單高絕,而且在運勁控制方面亦已達到爐火純青的境界。

「練兄弟!請!」

練無爭右手一抖,內力己運走到劍身之上,倏然間劍氣縱橫,而劍鋒更隱隱然透出一股寒意,顧霸天心中一凜,知道練無爭手上這黑劍名曰「寒玄」,與其掌教師兄司徒與世的配劍「炙煉」,都是忠君劍派的傳教至寶,當年他們的師父劍廿八亦是憑著這兩柄利器縱橫天下,未逢敵手,想不到自己未有機緣與其師交手,反而在此時此地迫不得已,與其徒兒交起手來。

只見練無爭踏前一步,舉劍前指,寒玄已疾刺向顧霸天胸口的膻中穴,招式的直接狠辣,與其溫文的談吐顯得格格不入,雖是簡單一刺,但劍鋒上所逼出的的五道森寒劍氣已把顧霸天左右兩邊的退路封死,除了硬擋及後退之外已沒有別的選擇,但高手拼鬥,一旦被迫得後退,往後便整個戰局也會受制於練無爭。

難得遇上如此精妙的劍法,顧霸天亦不禁大喝一聲:「好劍法!」跟著一掌切出,向著黑劍的劍身削去,若打在劍背之上而不觸及劍鋒,利刃便和鐵尺沒有兩樣,可是於這層次的高手對決當中,竟敢如此毫不猶豫地便一掌揮入用劍高手的劍網之內,真是聞所未聞,在場所有人都不禁發出讚嘆之聲,事實上剛才一劍練無爭已聚起九成功力,看似平實的劍招,卻是其宗派之內最上乘的「通神訣」,每一道劍氣當中,均含有五種變化,但顧霸天就這麼伸掌一切,當中的力量與速度已避開了所有的招式變化,直切進內欲求硬拼,練無爭並不想跟對方數十年的深厚功力硬撼,手碗一轉,劍氣盡收,劍尖竟倏然向上急刺。

剛才一試,練無爭已知道對方功力深厚,臨敵經驗甚富,尋常花巧的招式變化對他已起不了作用,故此把所有功力集中在劍尖之上,疾急地往顧霸天的咽喉要害刺去。這一下變化的精準,在被破招後毫不動搖,且還能作出最適當決定的精神境界,便令到顧霸天也為之一愕,想不到這看似年紀未過三十的後輩,功力已達到此等超越當世一流高手的境界,當下猛一提氣,面色倏地變得一片通紅,跟著大喝一聲:「吼!」練無爭那千錘百煉的劍勢竟被盪開了少許,而顧霸天頭一偏,就在那不容間髮的期間躲開了練無爭那奪命一劍,與此同時,一個斗大的拳頭從下至上的向練無爭手上長柄的劍柄轟了過去......

「砰!!!!!!!」只聽得一聲巨嚮,練無爭的寒玄已被顧霸天那強絕一拳轟飛開去,而右手亦被震開,使得右半邊身子完全沒有防衛,像打開了半扇門的屋子般,顧霸天當然不會放過這種機會,左腿一踏地,右膝已重重的印在練無爭的右腹之上,這一記便使得練無爭不由自主地噴出一口血來,高手的勝負便在一剎之間分曉,這樣的戰果並不是練無爭太弱,只是顧霸天實在太強,在那一撞之後,本應取敵性命的右拳已舉了起來,可是顧霸天並沒有轟下去,只低聲說了一句:「你護體內勁不足,很明顯受傷患所累,往後有機會再和你在公平的情況下打個痛快吧。」說罷內勁一斂,面色回復正常......

可是就在這個時候,練無爭原本軟攤的身子忽然彈了起來,左碗成劍指之形,以比剛才更快的速度疾衝向顧霸天,顧霸天臉色一變,腦海中猛然閃過兩個字:「中計!」從練無爭此刻比剛才所用更強的內勁來看,他非但沒有受傷,而且剛才只是示之以弱,以大約七成的功力出招,以留下現在攻敵無備的後著,這毫無保留的全力攻擊,若果是其他人,在內勁及戰鬥意識俱已收起之時忽受此突襲,應該已無力還擊的任由宰割,可是顧霸天實為江湖上最出類拔精粹的頂尖高手,其一身五彩天衣神功已練到功隨心起,勁隨意發的境界,這好比平常人,若果要擊出一記強拳,總要由丹田內提取真氣,跟著由體內導引的拳頭之上,再跟隨著拳頭發出內勁,可是這對於顧霸天這等高手來說,便只需一個意識,內勁便已能從拳頭透出,因此即使在這麼危急的情況之下,他還是能夠把全身的功力於一剎那間,全聚於雙掌之上,只聽得「嚓」的一聲,練無爭的劍指已被顧霸天的雙掌牢牢夾著!可是本應已掌握戰局的顧霸天忽然背上一痛.....

心知中了敵人的暗算,顧霸天再一運氣,忽覺眼前一黑,全身竟欲徐徐軟倒,驚覺已中了極其霸道的劇毒,只見他大喝一聲,面色倏地變黑,霎時間精力充沛,鼓足內勁一腳踢向練無爭,練無爭左手被夾,勉強提起右臂擋著,只聽得「砰!」的一聲巨嚮,練無爭整個人被這一腳轟了開去,在空中狂噴著貨真實的鮮血......

踢飛練無爭後,顧霸天再沒有一刻停留,心知已中了敵人的毒計,不知還有多少時間及功力剩下,五彩天衣神功最高黑級功力全力發動,一股腦兒的向地上嬰孩撲去,站在附近各門中人急忙上前阻止,可是他們便哪裡是全力行功的顧霸天的對手?只聽得數聲沉悶的聲嚮過後,在那嬰兒附近的人已全數雙腿骨折的軟癱在地上,而顧霸天一手把嬰孩提起,揹在背上,向前便全力飛奔,忽然眼前一花,數度金光猛然劈至,勢道兇猛至極,迫得顧霸天稍為一窒,大喝一聲:「終於有像樣點的!」橫臂揮出的硬接此招!

「噗!」的一聲沉嚮過後,只見金光竟硬生生的被顧霸天徒手抓著,那金光原來是一柄閃閃發亮的金刀,揮刀者面露愕然之色,這數刀實已為其畢生功力所聚,但竟連顧霸天的黑級五彩天衣護身氣勁亦未能砍破的被牢牢抓著,實在此料不及,先前所擬定用來對付顧霸天閃避後的所有變化均沒有任何用處,而就乘此一愕的時刻,顧霸天腳下急踏,向前疾衝,竟便把這功力不弱的擋路者連人帶刀整個撞飛......

顧霸天冷笑一聲:「相傳藍山聖門的抗天絕刀沒有東西是砍不開的,今天竟連顧某的一條汗毛亦劈不了!真是笑話!」就在此時,顧霸天忽聽得背後嚮起了數度極為微少的嚮聲,不及細想之下,隨手抓起了身旁的兩個大漢,往後拋去,只聽得「噗!」「噗!」兩聲,那兩名大漢哼也沒哼的,在一剎那間竟全身發紫的跌在地上,看著如此厲害的劇毒,顧霸天暗暗心驚,知道若不再露一手絕世神功,唬得眾人暫停追截,到受劇毒影嚮而功力退減之時,只能任人宰割,當下已顧不得了許多,猛地提運起最高功力,只見五道不同顏色的氣勁從其身上不斷湧出,跟著大吼一聲,叫道:「素聞北方暗門狄門主暗器毒功兩絕超凡入聖,請賜教!」跟著雙掌一推,一道由五色真氣聚合的氣勁,以比一切還快的速度,向剛才施發暗器者的樹上轟去,氣勁沿途所捲起的砂石枯葉,為氣勁勾畫出一度似有還無的龍形實體,在旁功力稍差的各門派中人,竟被此氣勁的餘波震得彈開或跌在地上,眼看氣勁便要擊中大樹之時,忽見一度黑影從樹上躍起,可是那龍形氣勁便似有靈性的龍頭轉向上去趕那個人影!施發暗器者眼見已是避無可避,運聚起畢生功力,猛然把身上所有暗氣一同射出,然後抱著頭的把自己的身體保護著,只聽得「轟!!!!!!!」的一聲震天巨嚮,那人已被龍氣硬生生的擊中,在空中狂噴鮮血,然後「砰」的一聲摔在地上。

只見剛才顧霸天所在之處己是空無一人,忽聽得顧霸天的聲音遠遠的傳來:「名門大派,卑鄙小人!若再敢追來,休怪顧某人手下絕不再留半分活口!」

在場眾人不由得面面相覷,想不到集正派兩大高手,再加上北方暗門掌門人及百餘好手,對顧霸天來說便如小孩一樣。

躺在地上,鮮血還是不住的從口中湧出的北方暗門門主狄炳,面露憤恨之色,撕啞著聲音道:「那混旦中了我的獨門奇毒,不用怕他!快追!」可是即使身中劇毒,顧霸天剛才還是力挫長白山忠君劍,藍山聖門抗天絕刀,以及最後那一手震古鑠今的破神龍訣,在場便沒有人有那膽量,去追趕這與神拳魔王齊名的絕世高手......

加入屬於你的卡提諾

line

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卡提諾論壇
加入好友
長篇小說
加入好友
言情&BL
加入好友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文章推薦

一篇5苦勞值,上限50苦勞值 (請先登入)

問你喔

你覺得網站好用嗎?
邀請您填寫網站易用性調查 快速填寫>>

返回列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