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返回列表
»

[玄幻奇幻]

光速法師 作者:mlen (連載中)

複製鏈接
line
avatar
80337 100 20
第一卷  重生

一、重活

        昏暗的牢房,一尺見方的窗口透進薄弱的微光。金屬與石壁顯得冰冷,成航始終始靜靜的躺著。

  富有的家庭條件使得他什麼也不缺,差少的是來自父母的關心。他的童年在嘮叨的家庭教師和話不多的保姆陪護下成長。讓他走到這裡的是一起命案,普通又離奇的命案。

  成航幫助一個被搶劫的女子,因防衛過渡至人死亡。原本不怎麼,卻因為死亡的人沒有案底,身份和他一樣,還是個學生。更離奇的是,被幫助的那個女子案發跑離現場之後,如人間蒸發了一般。

  成航被處以故意傷人至死罪,死刑!

  「可以說說現在的一些想法,我給你記錄下來?」獄警在執行前來看望他。

  「我不想死。我只不過按照天堂的法則做了些事情。」成航想了半天說。

  「天堂法則是什麼?」獄警有些好奇。

  「天堂和地獄一樣,有花,也有草,惟一和地獄不同的地方在於,吃飯的時候,天堂的人們每人拿著長達一米的勺子,你餵我吃,我餵你吃,非常方便。」成航說,「而地獄,人們依然拿著一米長的大勺子,卻是自己吃,一個不喂一個,過長的勺子吃得非常辛苦。」

  「沒有人想死,另外一個世界也沒有。不過。。。關於天堂的理論,我倒是很少在死囚口裡聽到。或許你太偏激了,看多了幻想類書,才有了今天?」獄警說。

  「不是,是我一開始就沒有在天堂。」成航說。

  獄警拿筆低頭記錄著,半餉才說:「你當然沒在天堂,你是人,不過現在。。。」他抬起頭看著成航,「其實你說的或許有點道理。」

  成航點了點頭,死之前,這是一種認可。

  刑場之上忽然刮起大風,沙石頭瀰漫,吹在人臉上隱隱作痛。一道道驚艷的光華自天空橫過,沉悶翻滾著的雷聲彷彿野獸喉嚨深處的低鳴,呼之欲出。

  霹靂——

  那以後,成航不再有知覺了。。。

  叮噹,叮噹——

  鐵器敲擊聲一直迴盪著,夏日午後的陽光逐漸斜下,一抹暗金的餘暉印在天邊。

  「收拾一下,我們該回去了。」一個顯得蒼老的聲音傳來。

  「格爾大叔,我知道了。」在店舖門口呆看著日落的成航回過神來。

  他到這裡已經三年,一直苦苦回憶著以前的事情,可是能夠被記起來的不多,隱隱約約的,他只知道自己叫成航,一直不怎麼快樂,好像犯錯後被押赴刑場,之後。。。他甩了甩頭,除了這裡是完全的一個陌生空間之外,其實許多事情已經不重要了。

  成航記得上刑場之前似乎和一個獄警有過交談,那時,自己說不想死,那個獄警說沒有人想死,另外一個世界也沒有。獄警說的不錯,不管什麼地方,沒有人想死。

  成航也不想,所以,他在這裡好好的活著。

  「你似乎想到什麼了?」格爾對於成航經常性的發呆也不意外。他五十多歲,高個子,大骨架,卻是有些瘦,擁有深棕色的頭髮和微微發藍的眼睛。看起來比正常老一些,眼神也顯得很無神。

  格爾身體一直不好,經營這個鐵匠鋪已經很少自己動手,更多的時候是交給學徒來做。不過鐵匠是個比較苦的差事,即使是窮人家也很少送孩子來當學徒的,這讓格爾在許多時候很傷腦筋,可是不這樣,他實在附不起請工人的薪金。

  三年前他在鎮外的山路上救回一個昏迷的年輕人,一個非常怪的人,短短的黑髮,與鎮裡人有些區別的皮膚,還有黑色的眼睛。這個人是成航。

  成航來到陌生的世界中,糊里糊塗的做了格爾的學徒,當然,他也沒有地方可以去,如果不是格爾收留,他知道,興許自己就不會再醒過來。

  「我問你話,不回答是很不禮貌的。」格爾再次提醒他。

  「對不起,格爾大叔。。。你說什麼我沒有聽見?」悶頭收拾的成航回過神來。

  「想起什麼了?」格爾又問一遍。

  「我沒有想起來,一點也沒有,我想我是失去了記憶。」成航搖頭。

  格爾點點頭,什麼也沒有說,不過神情上似乎挺滿意的?

  一起把零零散散的東西收拾妥當,關上了木板打造的門面,兩人走在石板鋪就的小街道上。

  鎮子不大,惟一兩條白石板街道交叉而成。主街上是經營門面,區間錯落的小巷內多為住區。格爾家在相隔不到半里的一條巷子裡。

  雨後的石板路面不但滑,還有許多的積水,腳踩下去帶起「噼啪」的水聲,格爾小心的走著每一步,卻還是被滑了一下。

  「格爾大叔,你的身體越來越不好了。」成航急忙攙扶住。

  「是啊,也不知道還能活多久?」格爾聲音很低,「店裡的生意也不是很好,如果我死了,我的女兒絕對支撐不了這個店舖,我很擔心。」

  成航最終沒有出聲,心想我只是個學徒,什麼也不懂,學了三年,惟一就是手腕有了點力氣,基本聽懂了你們的語言。

  轉入了側面小巷,陰冷潮濕的氣息撲面而來,空中隱隱散發著酸酸的腐味。這裡是泥土路,更顯得難走了。

  格爾的腳下放慢了些速度,「你來自異國,不屬於亞齊王國,具體來自哪裡我不知道。好像聽路過的旅行者說,遙遠的北方,海的對面,有個瑪奇王國,哪裡許多人是黑眼睛黃皮膚。可是你老也想不起來自己是誰。」

  成航側頭看了看,感覺格爾似乎有什麼要對自己說的?

  「格爾大叔,你是不是有話要交代我?」他說。

  「你是個聰明的孩子。從見到你那天我就知道了,你是我見過最聰明的人。」格爾狡猾的笑著。

  「我自己倒是不覺得。」成航說,「學了三年我只會揮舞鐵錘,還力氣不夠。」

  「你個子小,力氣小,這個不假。」格爾說,「不過這樣的情況並不是你不聰明,而是我只教你揮鐵錘,沒有教你其他。」

  成航楞了一下,沒有接口,等著老格爾繼續說。果然,不一會兒格爾又說:「你想學我的真本領嗎?」

  成航心想,難道他不僅僅是鐵匠,還有其他的本領?他有些激動:「格爾大叔要教我什麼?」

  「打鐵!」格爾自豪的說。

  哎呀——

  成航滑了一下,跌的屁股發疼,滿身泥巴。

  確切的說,他不是一個有大志向的人,不過從現時文明過渡到這裡,讓他總是不習慣,也隱隱有不甘心的想法。他想學本事,想出人頭地。落後的人文總能激發上進心,現代的花天酒地會使人忘記生存的殘酷,在這裡,縱使是有老格爾的庇護,成航還是沒有安全感。

  「你不想學打鐵?」格爾臉色很不好,猛烈的咳嗽了幾聲。

  「哦,沒有,我喜歡。」

  「瑪麗很喜歡你,你知道嗎,她很受鎮子裡男孩的喜愛?」格爾這才氣平了些。

  「你是要把瑪麗嫁給我?」成航問。

  格爾當即說道:「你想的美,瑪麗年紀還小。不過只要你答應並且發誓,一直好好的照顧她,即便我不在了,也幫助她把店支撐下去,我就教給你真正的本領。」

  「打鐵?」

  「打鐵。」格爾再次自豪的點頭。

  「我答應了,瑪麗是個美麗善良的女孩,我會照顧好她的。」成航想學本領,卻不排斥打鐵,來自現代,他只是把打鐵看做是一門技能,在他的眼睛裡劍士也僅僅只是個職業。

  「這樣我就放心了。」格爾滿意點頭。

  「你憑什麼相信我呢?」成航問。

  「你是一個踏實的孩子,三年來,我沒有教,你從來不主動問,也不偷學,當然,偷學也學不到。」格爾想了想又說:「最主要的,我叫你打一百鐵錘,你不會少打一下,也從來不發牢騷。」

  成航心想,那鐵錘重死了,你以為我愛打呢?只是禮貌問題而已。

[ 本帖最後由 bobo0702 於 2008-9-8 13:08 編輯 ]

加入屬於你的卡提諾

line

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卡提諾論壇
加入好友
長篇小說
加入好友
言情&BL
加入好友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文章推薦

一篇5苦勞值,上限50苦勞值 (請先登入)

問你喔

你覺得網站好用嗎?
邀請您填寫網站易用性調查 快速填寫>>

返回列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