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返回列表
»

[歷史軍事]

[架空歷史] 琅琊榜 作者:海宴 (已完成)

複製鏈接     關閉
line
avatar
1340874 166 16
[架空歷史] 琅琊榜 作者:海宴 (已完成)

小說"夙夜宮聲"的作者 春書客 強力推薦  可讀指數:五顆星

  簡評:奪嫡如今已經被人寫得濫了,但是,作者巧妙的佈局讓這本書顯得緊湊大氣,而層出不窮的計謀以及跌宕起伏的劇情更是讓人不忍釋卷。此書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開頭武俠意味太濃,因此放走了不少讀者,聽說實體書版本在開頭部分做了很大修正。不管怎麼說,此書值得喜愛歷史的朋友一觀。另外加一句,此書已經完結,不必擔心掉坑。

86464.jpg
內容簡介
   
  山前燈火欲黃昏,山頭來去雲。鷓鴣聲裏數家村,瀟湘逢故人。揮羽扇,整綸巾,少年鞍馬塵。如今憔悴賦招魂,儒冠多誤身
  ----辛棄疾

  天下第一大幫江左盟的宗主梅長蘇化名蘇哲來到帝都金陵,同時也帶來了一場場風波與一團團迷霧。

  具有雙重身份的貴公子,爭嫡中的太子與親王,手握禁軍的國中第一高手,統率南境鐵騎的美麗郡主……周旋在這些權高位重身份不凡的人之間,為什麼反而是行事低調的蘇哲成為了所有事件的核心?

  掀起狂風巨濤的那只幕後之手,會不會就是前一波惡浪席捲之後留下的泡沫?

  他的身份,究竟是雪夜薄甲逐敵千里的少年將軍,還是病體支離年壽難永的陰沈謀士?

  他重回舊地再遇舊友,他翻雲覆雨機關算盡,到底是想要達到一個什麼樣的目的?

  這是一個既有晦暗陰謀,也有兄弟情義的故事,在這個故事沒有走到最終結局之前,也許你,也可以左右它的走向……期待你的觀看,更期待你的意見哦~~  

=============================================================================
第一卷 江左梅郎 第一至第十四章修改版

    金陵,大樑帝都。

  物寶天華王氣蒸蔚,這裏連城門也與他處不同,格外的巍峨堅實。川流不息入城的人流中,一輛青蓬雙轅的馬車不起眼地夾在其中,搖搖緩行,在距離城門數丈之地停頓了下來。

  車簾掀起,一個月白衣衫,容顏清朗的年輕人跳下車,前行幾步,仰起頭凝望著城門上方的“金陵”二字。

  走在馬車前方的兩名騎士察覺到後面有異樣,回過頭看了一下,一齊撥轉馬頭奔了過來。這兩人都是貴族公子的打扮,年齡也大致相仿,跑在前面的一個遠遠就在問:“蘇兄,你怎麼了?”

  梅長蘇沒有回答,他依然保持著仰望城門的姿勢,表情凝然不動,一頭烏髮被風吹起,有幾絲零散地覆在蒼白的面頰上,使得整個人透出一股深邃的滄桑與悲涼。

  “蘇兄是不是累了?”這時另外一人也奔至近前,關切地道,“就快到了,今天可以好好歇歇。”

  “景睿,謝弼,”梅長蘇毫無顏色的唇邊掠過一抹淺淡的笑,“我想在這裏再站一會兒……這麼多年沒來,想不到金陵城幾乎絲毫未變,進了城門後,多半也依然是冠蓋滿京華的盛況吧……”

  蕭景睿微微有些怔忡,問道:“怎麼蘇兄以前……來過金陵?”

  “十五年前,我曾在金陵受教於黎崇老先生,自他被貶離京後,就再沒有回來過。”梅長蘇幽幽長歎一聲,閉了閉眼睛,似要抹去滿目浮華,“想到先師,不免要感慨前塵往事如煙如塵,仿若雲散水涸,豈複有重來之日。”

  提起前代鴻儒黎老先生,蕭景睿與謝弼都不由神色肅然。

  黎崇這位學博天下的一代宗師,雖然受召入朝教習諸皇子,但亦不忘設教壇於宮牆之外。在他座前受教之人富貴寒素,兼而有之,並無差別,一時名重無兩。然而當年不知為了何故觸怒天顏,乙太傅之身被貶為白衣,憤憤離京,鬱鬱而亡,誠是天下士子心中之痛。在與梅長蘇一路同行到金陵的相處過程中,蕭景睿和謝弼都覺得這位蘇兄學識深不可測,一定大有淵源,卻沒想到他原來竟是受教於這位老先生。

  “黎老先生若泉下有知,也不想看到蘇兄你為他傷感,有損身體,”蕭景睿低聲勸道,“你身子不好,我們本來是請你到金陵散心養病的,你若是這般鬱鬱不歡,倒讓我們這些做朋友的覺得過意不去。”

  梅長蘇默然半晌,方緩緩睜開雙眸,道:“你們放心,既然來到王都城下,總要哀念一下亡師當年忠心受挫,黯然離京的悽楚之情,豈有一直沉溺憂傷之理?我沒有事的,咱們進城吧。”

  時近黃昏,晝市已休,夜市未起,街面有些清寂,三人很快就趕到了一座赫赫府第前,“甯國侯府”的匾額高高懸掛,十分顯眼。

  “哎呀,快進去通報,大公子二公子回來了!”這時正好是下人們忙著四處掌燈的時候,一個眼尖的男仆扭頭瞅見他們,立即高聲叫了起來,同時迎上來請安。

  三人紛紛下車下馬,客前主後進了侯府大門,入目便是一道影壁,壁上“護國柱石”四字竟是御筆。

  “芹伯,父親母親呢?”蕭景睿問著一個匆匆迎出來的老仆。

  “侯爺在書房,不過夫人今日禮佛,要留宿公主府。”

  “那我爹我娘呢?大哥和綺妹他們呢?”

  “卓莊主和卓夫人已經回汾佐去了,卓姑爺和大小姐同行。”

  在一旁聽著他們的問答,梅長蘇忍不住失笑道:“真是混亂啊,又是父親母親,又是爹娘的,再加上你跟哪個兄弟都不同姓,不知道的人一聽就暈了。”

  “不知道的人當然會暈了,不過景睿的身世也算是一段傳奇了,不知道的人很少吧。”

  “謝弼,你總是沒大沒小的,叫我大哥。”蕭景睿故意板了板臉,三個人隨後一齊笑了起來。

  不過玩笑歸玩笑,其實謝弼說的沒錯,蕭景睿的身世由於太離奇,又牽涉到貴胄世家的甯國侯府與江湖名重的天泉山莊,在朝野間的確是無人不知,無人不曉。

  二十四年前,甯國侯謝玉離開他懷孕的妻子——當朝皇妹蒞陽長公主出征西夏,同年,江湖世家天泉山莊的莊主卓鼎風也將身懷六甲的愛妻送到金陵委託朋友照顧,自己前往苗疆約戰魔教高手。誰知天有不測風雲,一次被民間俗稱為“鎖喉”的疫情突然暴發,為躲避瘟疫,城內的達官貴人們紛紛離開,到附近的清靜山廟避災,而謝卓兩家夫人巧之又巧地住到了同一座廟裏的東西兩院。

  由於山中寂寞,兩位夫人有了交往,彼此都覺得性情相投,常在一處起坐。這天,兩人正聚在一起聊天弈棋,突然同時陣痛起來。其時外面正是電閃雷鳴、風雨大作,隨行的僕從們惶惶然地忙亂到深夜,終於有嬰兒的啼哭聲響起,兩個男孩幾乎是先後腳一起落草。

  在一片喜笑顏開中,產婆們捧著這金尊玉貴的兩個小公子到外間準備好的一個大木桶裏給嬰兒浴身。

  就在此時,意外發生了。

  古廟院中一株空心柏被雷電擊中,一段粗枝轟然斷裂,砸在產房屋頂上,瞬那間瓦碎梁歪,窗櫺也被震落,狂風猛卷而入,屋內燭火俱滅,一片尖叫聲。侍衛和婢女們慌慌張張搶出兩位夫人,被嚇得向後跌坐在地上的產婆們也手忙腳亂地摸黑從木桶裏撈出嬰孩,逃了出去。

  好在有驚無險,無人受傷,重新擇房安頓好了產婦之後,眾人剛鬆了一口氣,就突然發現了一個大問題。

  摸黑被抱出的兩個男嬰,赤裸裸身無牽掛,一般樣皺皺巴巴,一般樣張著嘴大哭,重量相仿,眉目相似,哪個是謝夫人生的,哪個又是卓夫人生的?

  到了第二天,問題更加沉重,因為其中的一個男嬰死了。

  謝夫人既是當朝長公主,這件事就不可避免地驚動到了當今天子。皇帝下旨命兩家帶著嬰孩入宮,派御醫滴血認親,誰知嬰兒的血居然跟誰的都相融,根本沒有區別,再一看兩對父母的模樣,皇帝知道事情難辦了。

  謝玉與卓鼎風都是長身玉立,五官明晰,兩位夫人都是柳眉杏眼,秀麗文雅;雖說不算很象,但細察其五官,輪廓特徵竟然差不多。

  即使等孩子長大,只怕也難單憑長相,就判定他到底是誰家之子。

  皇帝抱著嬰兒看了半天,雖無決斷,但因心中十分喜愛,便想出了一個折中之計:“既然無法確認這孩子究竟是何人之子,那他姓謝姓卓都不合適,朕就賜國姓於他,按皇子輩取名,叫景……景睿好了,他生在睿山之上嘛。一年住在謝家,下一年就住在卓家,算是兩姓之子,如何?”

  皇帝作了主,何況也沒有更好的辦法,大家也只能同意。

  就這樣,蕭景睿便有了雙重身份,即是甯國侯謝家的大公子,也是天泉山莊卓氏門中的二少爺。而素無往來的謝卓兩家也由此變得有如親族一般,關係緊密。兩年前,卓家長子卓青遙娶了謝府大小姐謝綺為妻,兩家更是親上加親,和睦得有如一家一般。


[ 本帖最後由 bradshaw 於 2008-9-8 19:15 編輯 ]
  • 7評分人數

  • +75經驗值

  • 評分理由
avatar   淨靈花鳳 +50 妖受讚
avatar   bunny3278 +10 妖受讚
avatar   鬼迷心竅 +10 妖受讚
avatar   fateknightwiwi +1 韻味十足 好書!!
avatar   kelvin12354 +1 此評分區必火,占樓先圍觀。

查看全部評分 我要評分

加入屬於你的卡提諾

line

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卡提諾論壇
加入好友
長篇小說
加入好友
言情&BL
加入好友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文章推薦

一篇5苦勞值,上限50苦勞值 (請先登入)

問你喔

你覺得網站好用嗎?
邀請您填寫網站易用性調查 快速填寫>>

返回列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