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返回列表
»

[都市言情]

從赤手空拳到億萬富豪 作者︰綠城一劍 (連載中)

複製鏈接
line
avatar
40918 223 5
開篇 序幕
作者︰綠城一劍
    公元二零零五年秋,黃昏時分。



    西邊的彩雲魔術般地幻變著,夕陽余輝把南方這座省府城市階比鱗次的建築物涂抹得五顏六色,煞是雄偉壯麗。若站在開闊之處向遠方了望,還以為是看到了那絢爛繽紛的海市蜃樓。



    在省城人民廣場那綠草坪上,忽見一只彩色風箏展翅騰飛起來,憑借著強勁的東南風,飄揚著長長的尾巴,越飛越高。一個放風箏的男孩正在努力地奔跑著,手里牽著那風箏的“生命線”,越拉越緊,不知什麼時候線被繃斷了。那男孩停下腳步,傻呆呆地站在那兒,用眼楮瞪著那白雲飄過的藍天,搜尋著他那至愛而飄飛著的夢想。可是,那只彩色風箏在他的視線里越來越遠,終于沒了蹤影。此時,他竟然一屁股跌坐在草地上,大哭起來……



    一陣秋風掠過,在大街上掀起了滿地的落葉。



    眼前,一輛豪華奔馳車在省城人民廣場前的大道上快速而平穩地駛過,它正朝著出城的南邊方向奔去。過了一個又一個紅綠燈,奔馳車減緩了車速,馳入高速路口停在收費站處。徐徐降下車窗玻璃,司機遞交了過路費。收費站那紅白兩色的擋車欄桿緩緩地升起,讓這輛奔馳車行駛上路。



    這是一條省城通往南疆市的高速公路,全長三百二十公里。



    夜幕降臨,車窗外開始下起大雨。奔馳車的速度保持在時速一百二十公里左右。刮雨刷在車前玻璃窗上有節奏感的擺動著。從車內的駕駛顯示板上映射出微弱的燈光,可以看清車里面坐著三個人。



    車內後排座位上,端坐著一位中年男人。他是南疆市中天實業集團公司的董事長畢自強。此人四十出頭的樣子,身家財產超過十億元人民幣,是當地商界上叱 風雲的傳奇式人物。他留著很短的平頭,膚色白皙,體格碩實,看上去已有些發福了。平常與人相處之時,他那英俊的臉龐上總是煥發著一股精神勁。他笑起來的模樣,會讓人想起寺廟里被人們供奉著的彌勒佛。此刻,畢自強雙目微合,雙手自然地搭在自己雙腿的膝蓋處,似睡非睡,靠在座椅上靜心養神。



    開車的司機叫陳少平。他平視著前方,雙手熟練地轉動著方向盤,把車開得輕巧、勻速、平穩。陳師傅的年齡四十出頭,樣子長得精瘦、頗顯干練,已有二十多年開車的職業生涯,是一個經驗豐富、駕駛技術老道的司機。因為他與老板曾是高中同學的關系,在幾年前成了畢自強的專職司機。



    在司機的助手位置上,端坐著的是一位穿著打扮時髦的女性。她叫白薇薇,是畢自強理財的得力助手兼跟班女秘書。她看上去三十多歲,容貌秀美姣好。她那一頭漂亮而烏黑的長發,用綢條花綁成一束馬尾筆直地垂落在腦後,很有一種造型上的獨特美感,也使她在端莊大方的女性氣質中又平添了幾分迷人的嫵媚。



    車內回蕩著音樂,很是激揚的歌聲。一曲高歌唱罷,又一曲激情放嗓。來來去去,盡是那些二十世紀六、七十年代流行的老歌曲。



    此時,奔馳車在返回南疆市的高速路上飛馳,大概有一個多小時了。



    忽然,白薇薇的手機鈴聲響了。陳師傅立即把音響的音量調小。白薇薇伸手拿起擱在車窗前的小挎包,掏出小巧玲瓏的手機,習慣地看了看來電顯示,翻蓋接听。誰料,一個噩夢般的消息準確無誤地傳來︰——市政協已經通過並罷免了畢自強政協委員的職務,市檢察院已批準市公安局立刻逮捕畢自強的行動。而罪名是︰涉嫌巨額行賄。



    “畢董,”白薇微用顫抖的手緊握著手機,扭過頭來向後座上的畢自強簡要地匯報了這一情況。車內燈光十分微弱,她看不清楚他的臉色,忐忑不安地問道︰“我們現在怎麼辦?”



    “哦,知道了。”許久,畢自強才緩緩地睜開雙眼,自言自語地吟誦了兩句古詩︰“大夢誰先覺,平生余自知。”



    車內一下子陷入可怕的沉默中。片刻,車內的音響又不合時宜地響起了《在那北京的金山上》高亢、明快、歡樂的歌聲。



    “少平,把音樂關了吧。”畢自強解開綁在身上的保險帶,身子前傾,語氣堅決地說道︰“下高速,回省城。”



    “好的,畢董。”司機應聲答道。



    奔馳車在高速路上找到下高速公路的出口處,調轉了車頭。



    俗話說︰天有不測風雲,人有旦夕禍福。誰也沒有料想的是,奔馳車上了二級公路僅半小時,因雨大路滑竟然與一輛超載的大貨車迎面相撞。被撞後的奔馳車傾斜著沖入路邊的深溝。貨車司機艱難地剎住了車子,冒著傾盆大雨跳出駕馭室救人。陳少平和白薇薇總算是連拉帶扯地被拖了出來。慶幸的是,倆人都只受了點擦傷。



    “傷得怎麼樣?”貨車司機欲攙扶白薇薇站起來,關切地問道。



    “別管我,里面還有人。”白薇薇支撐著身體站起來,扭頭指著趴在路溝里的奔馳車,對貨車司機說道︰“快去呀,救他要緊。”



    此時,陳少平扒在車窗外,看到畢自強歪著身子躺在後座上,口吐白沫,已不醒人事。他和奔跑過來的貨車司機合力砸開車後面的玻璃窗,聯手把畢自強從車座里拖了出來。



    白薇薇急忙在路邊呼喊著阻攔過路車。一小時後,失去知覺的畢自強終于被過往的一輛卡車送往省人民醫院。



    畢自強進醫院時已處于深度昏迷,雙目緊閉,氣息微弱如絲。他被護士們抬放在有輪子移動的搶救床上,隨後,又被推進了急診手術室。值班外科醫生查看了傷者的情況後,立即采取了緊急救護的措施。忙乎了近一小時,最後,外科醫生還是對護士們無可奈何地搖搖頭,表示可以放棄搶救了。



    一個年輕女護士拿來一塊白布,走過來遮蓋在畢自強仰躺直挺的身體上。



    外科醫生走出手術室,摘下手套、帽子、口罩,回到值班室的桌前坐下,在診斷書上寫道︰



    畢自強,男,四十三歲,遭遇車禍,頭部因受到瞬間猛烈撞擊造成顱內大出血,送往我院後經搶救無效,已經死亡。時間是︰二零零五年九月十五日夜里二十三點四十五分。



    已空無一人的外科手術室里,只有逝者畢自強戴在右手腕上的那塊勞力士金表,依然滴滴答答地在走個不停……

[ 本帖最後由 8591 於 2008-9-24 02:40 編輯 ]

加入屬於你的卡提諾

line

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卡提諾論壇
加入好友
長篇小說
加入好友
言情&BL
加入好友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文章推薦

一篇5苦勞值,上限50苦勞值 (請先登入)

問你喔

你覺得網站好用嗎?
邀請您填寫網站易用性調查 快速填寫>>

返回列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