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返回列表
»

[武俠仙俠]

七界傳說(續篇) 作者:心夢無痕 (連載中)

複製鏈接
line
avatar
141368 464 9
第十三卷 第一章 新的開始

序章

    時光的流失,轉眼千年、萬年。不知不覺間,人類起源,改朝換代,一晃便淹沒在歷史的長河間。

    曾經的滄海變成了桑田,往日的低谷演變成了高山。這些總在不經意間發生,古往今來,又有多少世人曾見証這歲月的改變?

    高山峽谷,盆地平原,江河湖海,極地冰原,這些都在改變,只是恆古以來,有沒有不變的東西存在?

    運動就是改變,世間萬物都在運動,是不是就沒有任何永恆不變的存在呢?

    有人說愛是永恆不變,它真的永恆嗎?

    有人說信念永恆不變,它就是真理嗎?

    有人說生老病死永恆不變,誰能肯定世上就沒有不死之人呢?

    傳說,讓人迷戀,只是傳說的背后,又隱藏著多少不為人知的辛酸?

    這是一片神祕的空間,廣闊而又無邊,像是恆古就存在,但卻歷經了不少改變。

    不知道過了多少年,不知道過了多少時間,一個聲音突然響起,回蕩在這寂靜而冰冷的空間。

  “一夢萬年,想不到這一睡竟然我看已是時空轉變,再不復從前。”

    聲音很輕,卻透露出几分感嘆,以及淡淡的遺憾。

    “一夢萬年,盡斷塵緣,心無所絆,何來遺憾?”絕然不同的聲音,帶著几分質問,帶著几分友善。

    四周,空蕩蕩一片,看不見任何物體,那完全就是一片虛幻。如此,兩個聲音從何而來,這一點令人奇怪。

    “靜極思動,打破宿緣,我心飛揚,再奪天下。”

   凡塵俗念,只會讓你思緒雜亂,平添孽緣,何苦呢?”

    “寂靜永恆,絲毫不變,那樣的一生有何意義呢?”

    “如此,你是打算改變了?”

“永恆的生命,寂寞的懲罰,你難道就沒有絲毫埋怨?”

    “永恆的存在,需要以相應的東西去交換。這就是宿命,不能改變。你若執意要改變它,你就會付出相應的代價,你最好多考慮下。”

    “哈哈……代價?若是當初你對我說這些,我還會考慮。現在時空我看轉變,誰能奈何我啊?”

    “你若心有此念,他日必然悔恨交加。”

    “恆古以來,除你之外,誰能與我一戰?即便是你,也只能讓我沉睡,我有何懼怕?再者,現在時機難得,我只要推波助瀾,就能將你所有的心血毀于一旦。那時候,哈哈……”

   “三次塵封,邪心不變,你真是無可救藥了。既如此,我也不想多勸,宿命因緣就看你的造化了。”

    “造化?哈哈……天生我才,何用多求?你還是擔心你一生的心血吧?”

    淡漠一笑,那聲音道:“世界的法則由我制定,但存在與毀滅卻非我所能御駕,你也不能!”

    “別太自信,以往是你占據了天時地利,可這一次,嘿嘿……世界將由我號令。”

    “是嗎?你既然如此自信,那我們就賭一賭,看這一次誰輸誰贏?”

    “賭就賭,我也不怕你。并且這一次我要讓你嘗試一下失敗的滋味,讓你知道我不是不如你,只是以往我運氣稍差了一些!”語氣凌厲,帶著几分怨恨與不甘,似乎恆古以來,那隱藏我看书斋至深的除了恨,便再無其他……

    “你的心中除了恨,難道就沒有別的?多少年了,你就真的絲毫未變嗎?”

    “變?永恆的生命,何來變異,這一點你不是很清楚嗎”

    “三世之后,一切歸元。我看书斋我心雖善,奈何天緣。可悲,可嘆,只是……”

    聽出對方話中的含義,那怨恨的聲音冷哼一聲,厲聲道:“數世之后,輪回百轉,光明的盡頭便是黑暗。你看著吧,這一次世界將因我而改變!”

    “欲望的盡頭便是毀滅,即便永恆的生命,也必將終結……”聲音由近而遠,來得迅速,去得突然,眨眼便消失不見。

    廣闊的空間,依舊無邊,像是一縷微風,輕輕的蕩起了我看一絲漣漪,頃刻間便恢復了自然。

    永恆的空間,何曾改變?

    那簡短的對話,是打發時光的消遣,還是預示著什么災難?——

    一、冰原三奇

    風,輕輕吹起,帶著刺骨的寒氣,夾著片片雪花,飄舞在北國的世界。

    天空,雪花茂密,像是無數的祝福,源源不斷,層層而至,墜落于晶瑩的地面,化為了冰塊,凝固著上天對大地的情意。

    雪,潔淨、無暇、飄逸,冰,晶瑩、剔透、堅书斋硬。

    二者性質不同,卻相生相隨,共同構建成了一個雪白的冰原世界。

    北國,極寒之地。

    這里長年冰雪不停,形成了一個相對冷寒、寂靜的區域。

    在這里,無論山峰、峽谷、盆地、平原,無不被冰雪覆蓋,一年中大部分的地區,都難得見到几次融雪之后的春意。

    如此,冰雪成了這里主要的風景,寒冷占據著一年中絕大多數的光陰。

    騰龍谷,北極冰原中的一個奇特之地,匯聚了不少生靈。

    在冰雪世界里,由于氣溫寒冷,生命體相對稀少,除了少數抗寒的動植物與一些古老的土族外,這里几乎很難見到成群的人類。

    如此環境,騰龍谷自然就成了一個特例,在冰原之上有著極高的盛名。

    冰原,一個形书斋象的定義,有著極為廣闊的地域。

    它橫跨书斋西北,連綿數千里,囊括了無數山峰、峽谷、平原、盆地,是一個界限分明,相對獨立的世界。

    這個世界由于氣溫的差異,可為了三個不同層次。

    第一是邊緣界,氣溫寒冷但不持久,冰雪覆蓋的時間,在一年中僅占四分之一。其占地面具為冰原宗面積的二分之一。

    第二是的冰寒界,位于邊緣界內部,一年中冰雪覆蓋的時間在二分之一以上,四分之三以下。占地為冰原總面積的百分之四十。

    第三是玄寒界,位于冰原的核心區域,一年之中冰雪覆蓋的時間長達四分之三,甚至是終年冰雪封印。這樣的地方相對不多,而騰龍谷便是其中之一。

    說起騰龍谷,就不得不提及離恨天宮與天邪宗,因為他們號稱冰原三大派別。

    在北極冰原世界,騰龍谷號稱三奇第一,有著數千年的歷史,起源于上古洪荒時期。

    離恨天宮與天邪宗都是起源較晚,前者創立于一千五百年前,后者創立于一千一百年前,皆因個人之力而名揚冰原。

    這三派,騰龍谷處于中間,左邊是離恨天宮,坐落于離恨峰上,相距四百里;右邊是天邪宗,位于天河平原,與騰龍谷相隔三座冰山。

    三派之間,騰龍谷與兩邊的關系較為友善,可離恨天宮與天邪宗卻有些積怨,主要在于五百年前,雙方門下的那一段孽緣。

    由于地處玄寒界,騰龍谷一年之中冰封的時間長達十一個月,唯有盛夏七月,這里才會出現短暫的融雪現象。

    那時候,騰龍谷中熱鬧非凡,深居簡出的人們將會共同慶祝這一難得的節氣。
    說到這里,就不得不說一說騰龍谷的地形,以及它怪異的天氣。

    原本一般的山谷只是地勢稍矮,位于群山之內。

    可騰龍谷不同,它就像是一個天坑,位于四座冰山之內,形成一個絕谷,有數百丈之深。

    這樣的地形,照說氣溫比較恆定,受日照較少的緣故,乃極寒书斋之地。

    可騰龍谷氣溫十分詭異,上面靠近冰山處冷寒無比,下面臨近谷底之處卻溫暖如春。

    并且,每年盛夏七月,冰雪溶化之際,谷底便異常寒冷,凝結起厚達數尺的寒冰,讓人很難適應,不得不遷至上方冰山處暫居。

    待七月一過,谷底的寒冰開始溶解,雪水匯聚不散,形成一個湖泊,使得騰龍谷擁有冰原罕見的生態湖泊奇景。

    騰龍谷是一個地名,也是冰原最古老神奇的修真門派之一。

    它沒有華麗的宮殿,有的只是一些終年不結冰的洞穴,分布于騰龍谷的半山岩壁。

    在這里,聚居著一千多位土族百姓與數十位騰龍谷的門人。他們和平共處,友善親密,形成一個相對獨立的生活群,幸福的生活在這里。

    在騰龍谷里,受氣候與環境影響,修真煉道之風極盛。

    只是這里的人分為兩個層次,第一就是那些土族书斋百姓,他們為了抵抗嚴寒,修煉一些陽剛的功法,以增強抗寒能力。

    第二是騰龍谷專屬弟子,他們修煉更高層次的法訣,不為斬妖除魔,只為追求一種境界,延續一種文明。

    要成為騰龍谷的專屬弟子并不容易,那需要有過人的天分與堅定的意志。

    另外,騰龍谷招收弟子的范圍受了極大的限制,是以數千年來,騰龍谷一直人才凋零。

    然而即便如此,騰龍谷仍舊占據著冰原第一的榮譽,因為數千年來,它這里出了不少杰出人才,有大部分都還存活于世,只是一般不輕易現身。

第二章 主角出場

如今,騰龍谷人口劇增,在數百年前的一次引入外族人員的英明決策下,使得騰龍谷走向繁盛。

    這樣一來,到目前為止,騰龍谷出現了一次人口高峰期。

    新添了不少天分絕佳、極具潛力的生力軍,為騰龍谷的延續,起到了極為重要的作用。

    這一代的騰龍谷主名叫趙玉清,乃近千年來騰龍谷最杰出之人,外表看上去僅我看僅三十六七,英俊而睿智。

    說起這趙玉清,唯一值得一提的便是五百多年前,他一人力戰離恨天尊與天邪宗主,化解了那段矛盾。

    在北國冰原世界,難得有什么大的事情。

    若非那一次事件,誰也想不到趙玉清竟有如此驚人的實力,能以一敵二,折服那兩派的掌門。

    千年以來,趙玉清致力發展騰龍谷,雖不為擴張地盤,侵犯別人,但成就卻是有目共睹,使得騰龍蒸蒸日上,到達了一個鼎盛時期。

    如今,騰龍谷門下弟子劇增,大批天分不錯,年僅几歲的幼童正接受最嚴格的訓練,開始走上他們人生的第一次台階,朝著更高更遠的目標前進。

    騰龍谷,飛龍騰,古老相傳,百世輪回。

    這樣的一處神奇之地,將展現給我們怎樣的傳奇?

    號稱冰原第一的騰龍谷,在歷經了數千年的平靜歲月之后,是繼續平靜,還是會風云突起?——

   我看书斋 雪花紛飛,寒氣相隨。

    在一處平坦的雪地上,几個瘦小的身影正相互追逐,玩得起興。

    我看這時,一個小女孩追了半天都沒有抓住一個伙伴,有些生氣的嬌哼道:“你們欺負我,我不玩了。”

    停身,五個四到七歲的小男孩面面相覷,隨即轟然大笑,嚷道:“玲花是個小氣鬼,追不到人就撤退,回家之后哭鼻子,事后卻又不承認。”

    那個名叫玲花的女童大約五歲,穿著雪白的貂皮棉襖,一張小臉紅紅的,甚是逗人心喜。

    此時,她見五個同伴嘲笑自己,心里更是生氣,哇的一聲便哭了起來,罵道:“死林帆,壞天麟,臭胖子,黑小猴,討人嫌,我恨你們,嗚嗚……”

    見她哭泣,五個小男孩當即有四個圍了上去,哄道:“玲花乖,別哭泣,我們逗你玩的。”

    數丈外,剩下未曾上前的那個男孩看上去七歲左右,身上穿一件熊皮棉襖,長得粉雕玉啄,比女孩子還要俊美。

    此男童眼神清澈,不時閃現出慧黠之光,一看就知道是個頑皮聰明的主,此刻他正觀察著玲花的情形,嘴角挂著几分不屬于這個年齡的神祕笑意。

    見小伙伴們上來道歉賠禮,玲花含淚的眼中泛起几絲得意。

    可稍后她便察我看书斋覺到了數丈外的那個男童,不由哭聲突漲,引來身旁四個男童關切的問候聲。

    其中,一個身體最高,年約七歲的男童安慰道:“玲花別哭,以后我們再不敢了,你就原諒我們吧。”

    一旁,一個五歲左右,胖胖的男孩道:“是啊,我們以后都讓著你。”

    玲花不依,仍舊哭泣,像是受了極大的委屈。

    “林帆,你說玲花一直哭,是不是因為天麟沒來道歉的原因?”說話的是一個瘦小男孩,正是玲花口中的黑小猴,今年剛剛六歲。

    身材最高的林帆一聽,看了一眼數丈外那俊美男童,隨即低頭詢問道:“玲花,是不是這樣?”

    玲花不語,但卻猛然提高了哭聲,顯然想引起身旁小伙伴們的注意。

    胖子薛軍見此,肯定道:“一定是這樣,每次玲花都被天麟惹哭,而天麟又不道歉。”

    黑小猴為難道:“這該為何是好?”

    一邊,一直不開口的討人嫌(本名陶任賢)開口道:“天麟最是聰明,每次我們都被他戲弄,又斗不過他,這……”

    “住嘴,你這個討人嫌就不能說點好聽的嗎?”打斷陶任我看賢的話,林帆有些不服氣。

    六個我看小孩中,林帆年紀最大,今年七歲。其次是天麟六歲,黑小猴六歲,玲花五歲、胖子薛軍五歲,陶任賢四歲。

    作為同伴中年歲最大的林帆,他一直以老大自居,黑小猴、胖子、討人嫌都以他為首領,四人一直對玲花疼愛無比。

    可誰想天麟不服林帆那老大的身份,處處戲弄他們,還使得玲花一直像個跟屁虫似的跟著他,讓林帆四人又恨又氣。

    為此,林帆四人曾聯手對付天麟,可結果出人意料,四對一他們竟然不敵,反被天麟玩弄于手心。

    這樣,林帆自然不服氣,可其余三人卻對天麟有種潛在的敬畏,因為從小到大,他們沒有一次勝過天麟。

    此時,玲花哭得更為大聲,聽得林帆心頭煩躁,對胖子三人道:“今天都是因為天麟才把玲花氣哭了,我們一定要讓他道歉,不然以后還不被他騎到我們頭上去。”

    胖子薛軍不語,黑小猴臉色遲疑,剩下陶任賢年紀尚小,沒有什么心機,脫口便道:“他早就騎到我們頭上去了,那用以后……”

    林帆氣急,罵道:“沒出息,你就不知道反抗嗎?”陶任賢生性膽怯,默默低頭不敢言語。

    黑小猴見林帆生氣,忙順著他的話道:“既然這樣,為了玲花,我我看书斋們就擒下天麟,讓他道個歉算是賠禮。”

    林帆聞言怒氣稍緩,大聲道:“就這樣決定。天麟若是主動道歉,這事就算沒有發生。不然今天一定要讓他知道我們不是好惹的。”

    玲花一聽,哭聲漸歇,睜著紅花的眼睛看看小伙伴,又看看天麟,似乎想說點什么,可最終因為天麟臉上那不在意的笑容而生生咽下,臉上流露出生氣的表情。

    看著林帆四人靠近,天麟毫不在意,搖頭取笑道:“可悲可嘆更可惜,為情為名討沒趣。我看沖動必然受懲罰,事后悔恨已不及。”語氣淡定,竟有大人沉穩之風范,真是令人驚奇。

    林帆不屑一哼,书斋氣呼呼的道:“天麟,休要在這里擺弄你的臭架子。這次你氣哭玲花,還不上前賠禮?”

   天麟神色平靜,含笑道:“這樣的游戲我們從小玩到現在,大家都熟悉規矩,你怎能將責任推到我頭上去。”

    林帆哼道:“游戲是游戲,可剛才玲花哭泣之時,你若上前說上兩句,就不會有如今的事情,這不怪你怪誰?”

   看了一眼停止哭泣的玲花,天麟笑道:“她的哭泣是因為抓不到人,并非由我引起。當時你們若是不與我較勁,稍稍放慢速度,又怎會有后來的事情?”

    林帆語塞,狡辯道:“就算開始我們有責任,可后來我們都去道歉了,唯獨你沒有道歉,這就是你我看不對。”

书斋   天麟掃了一眼五人,傲然道:“我又沒有責任,憑什么要說對不起。她哭是因為她玩不起,不是因為我故意作弄或是欺負人。”

    玲花一聽哭聲再起,林帆則罵道:“住嘴,你做錯了不承認,還振振有詞。現在我們就要擒下你,非要你道歉才行。”說完大叫一聲,當先沖出,帶領著其余三個小孩朝天麟沖去。

我看书斋
    收起傲氣,天麟臉上挂著頑皮我看的笑容,沖著不遠處的玲花做了一個鬼臉,隨即身體左搖右晃,如西風斜影,在雪花飄舞的雪地上來回游離。

    林帆四人身法快捷,雖然才几歲,可自小修煉道法的他們,就宛如獵犬靈我看书斋豹,在雪地上穿梭飛射。

    圍攻與閃避快慢相隨,天麟看似緩慢的身影,卻總能在四個小伙伴快捷的身法中穿梭自如,讓人很難理解。

    看著這情形,玲花小臉上有些擔心,數次欲開口呼停,但話到嘴邊又不知為何咽了下去。

    場中,進攻的林帆越發快捷。

    可任他速度如何之快,天麟總是保持著原來的姿態,不急不緩的來回游走,給人一種超然的飄逸之氣。

    胖子與陶任賢修為相對弱些,兩人在一番追逐之后便氣喘吁吁,逐漸停身。

    黑小猴身法出色,全力配合林帆的攻擊,可絲毫沾不上天麟的身子,完全是浪費书斋體力。

    時間,慢慢過去。

    當黑小猴也無奈退出,剩下林帆一個人,那更是不濟。

    這時,天麟眼珠一轉,似乎知道不宜再繼續,于是身法一展,嬌小的身體一分為五,同時出現在離地十丈的高空,依照五行方位分布,雙手凌空虛抓,似要攝取什么東西,可惜卻因為速度過快而看不清。

    稍后,天麟身影合一,眨眼便出現在玲花身旁,手心多了一朵冰蓮花,輕輕的放在神色驚愕的玲花手里。

    那邊,林帆見天麟一分為五沖天而起,當即臉色一變,大喝著飛身追去。

    可惜他目前的修為僅能幻化出三道分身,與天麟還有著極大的差距。

    沖上半空,天麟已然沒有人影。

    林帆四下搜尋,發現天麟正在玲花身邊,不由氣急而落,結果遲了一步,天麟已閃身而走,留下一串笑聲回蕩在雪地。

[ 本帖最後由 westwood2 於 2008-9-25 23:14 編輯 ]

加入屬於你的卡提諾

line

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卡提諾論壇
加入好友
長篇小說
加入好友
言情&BL
加入好友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文章推薦

一篇5苦勞值,上限50苦勞值 (請先登入)

問你喔

你覺得網站好用嗎?
邀請您填寫網站易用性調查 快速填寫>>

返回列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