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返回列表
»

[武俠仙俠]

夢回鹿鼎 作者:三易 (連載中)

複製鏈接
line
avatar
24359 31 8
一陣陣咳嗽聲吵醒了我,一睜眼,突然發現我躺在一個陌生的環境里,身邊的物品都變成了只有在電視里才能看到舊式被褥。再一摸腦袋,發現前面的頭發沒有了,身后有一個大辮子。

  “天呀,我這是再哪兒?”

  正在發愣之時,一個陰陽怪氣的聲音傳了過來:“小桂子,還不快起來去伺候皇上。”

  “小桂子?”再看那條大辮子。“天那,我來到了清朝,難道我進入了<鹿鼎記>的世界,那我是韋小寶還是真小桂子呢。”想到這兒下意識的摸了一下檔部。“沒事沒事,我是韋小寶不是太監。”

  我趕緊穿好了衣服,順著咳嗽聲跑了過去,見一個蠟黃臉的老太監不住在的咳嗽著:“公公,您老起來了。”心想:“這老家伙一定就是海大富了。”

  “你這孩子,總是愛睡懶覺呀,快別愣著,去侍候皇上吧。”

  我應了一聲趕緊出門,心想:“去哪兒找皇上呀,盡管《鹿鼎記》里的情節我都知道,可我也不知現在是哪段呀。”恰巧這會一個太監跑了過來:“桂公公,皇上傳您去上書房。”

  “你前面帶路。”

  太監應了一聲領著我直奔尚書房。

  跟著這個太監我走在紫金城中,故宮我是來過的,只是那會以一個游客的身份,今天則是以一個這里工作人員的身份。

  “敢問公公尊姓大名?”

  “桂公公,您真是貴人多忘事呀,連溫有方都不認識了呀。”

  聽完溫有方的回話我就想:“對呀,我現在是韋小寶呀,所以不能亂問別人姓名了。”想到這兒我說:“對不住對不住,昨兒不小心碰了下頭,有點見忘了。”

  “桂公公真是為皇帝肝腦涂地呀,昨天勇擒鰲拜可是立了大功呀,小的佩服。”溫有方言道。

  我聽完心中一笑:“多虧你提醒,要不我還以為鰲拜這鳥人沒給拿住呢。”

  跟著溫有方很快的來到了尚書房,溫有方先讓我在外面等著,他進去稟告,不大一會,里面傳出來了一聲:“宣小桂子進見。”我聽完趕緊低著頭走了進去,到屋之跪倒:“奴才小桂子拜見皇上,皇上萬歲萬歲萬萬歲。”一邊磕頭一邊心想:“媽的這個時代真不喜歡,見了皇上就得磕頭,真想早點離開皇宮去找那幾個美人呀。”

  “免禮平身。”我聽完站了起來,接著又傳來一聲:“我有事和小桂子商談,你們都下去吧。”

  “遮。”幾個在屋里的太監一出去,感覺一個人朝我走了過來,接著朝我輕輕的一拳:“小桂子,昨天可把朕給嚇死了。”我抬頭一看,一個身著龍袍,頗有貴族之氣的少年站在我面前,一見他心中就想:“這就是康熙大帝,中國歷史上赫赫有名的皇帝,今天是看到活的了。”

  “呵呵,那是皇上您領導有方。”我趕忙說道。

  “少拍馬屁了。”剛說到這兒,外面有太監喊到:“稟皇上,康親王杰書和索額圖大人求見。”康熙一聽,連忙坐上龍書案:“宣他們進來。”

不大一會,兩人走了進來,撲通跪倒施禮,康熙見罷:“免禮平身。”兩人來的目的是細數鰲拜的各項罪名,這些我在《鹿鼎記》都看到過,今天就算是聽聽真實版的。接著康熙給鰲拜一黨治了罪,鰲拜免于一死,終身囚禁,抄沒家產,其同黨一律斬殺,又命索額圖去抄家,當然也命我跟著索額圖一塊去找假太后要的那本《四十二章經》了。

  一聽到這兒我心中大喜:“哈哈,刀槍不入的寶衣,鋒利無比的匕首和那幾十萬兩銀子終于到手了。”

  跟著索額圖出了宮門,旁邊有人牽來馬,我一見心里真犯愁:“我可不會騎馬呀。”這一切索額圖當然看得清楚,他自然知道一個小太監是不會騎馬的,于是他讓幾個隨從扶著我上了馬,又讓隨從在前面牽著,上了馬的我開始還不太適應,后來漸漸的找到感覺了,不用隨從幫助就能自由駕御了。

  很快的到了鰲拜府中,由于鰲拜家中所有的人都被抓了起來,現在只有一些軍士在把守。索額圖這時笑著臉對我說:“桂公公,你喜歡什么盡管拿,皇上派你來取經書,乃是酬謝你的大功,你拿什么皇上也不會怪罪的。”

  我聽完心中暗想:“你個家伙自己想中飽私囊,所以來堵我的嘴了,也好,我正想要那兩件寶貝和幾十萬兩銀子呢。”

  鰲拜家果然到處是寶貝,看得我都花眼了,這回的我和原著里的韋小寶沒什么區別的,不同的我還知道眼前的這些只是毛毛雨,真正的大單子在后面的。我先是隨手挑幾串珍珠項鏈,幾件好看的首飾,這些當然不是給我自己用的,都是給未來老婆們準備的。

  這會一個軍士來報告:“啟稟兩位大人,在鰲拜臥房中發現一個藏寶庫,請兩人大人查點。”一聽這個我心中高興,跟著索額圖來到了鰲拜臥室。

  一進臥室,發現了一個大洞,不用問就是那個藏寶庫了。藏寶庫已經被開,索額圖看了看:“把里面的東西都拿出來瞧瞧。”

  軍士們接到命令后一件一件的往外搬,一看這些寶物,要比先前在外面那些好太多了,索額圖拉了拉我:“桂公公,喜歡什么你就拿。”

  我這會裝作確義正詞嚴的來了句:“皇上吩咐的事要緊,找到那本經書了嗎?”

  索額圖一聽:“對,發現經書沒。”

  這會一個軍士拿過來一個白玉做的大匣子:“大人要的是不是這個?”

  我接過一看,匣子上面寫著“四十二章經”五個大字,我又打開匣子,發現里面有本白皮的書,封面上也寫著“四十二章經”五個大字。接著軍士又遞來了一個白玉匣子,我看了看和剛才那個匣子一樣,打開后發現一本黃皮鑲紅邊的經書。再往后軍士們報告沒有再找到類型的匣子。看到這兒我暗自點了點頭,對索額圖說: “索大人,這兩本正是皇上吩咐我找的那本經書。”


這會索額圖吩咐所有人出去,我一看就知他心里想什么:“呵呵,想和我拜把子了。”

  待人都出去后,索額圖笑著說:“桂公公,你我一見如故,不如咱們拜了把子,結為兄弟如何?”

  我一聽心里偷著樂,但表面上還是裝做震驚:“索大人,這可使不得,我一個小太監怎配得和您這樣的大人拜把子呀。”

  “桂公公,你這話分明是損老哥嗎,老哥我今天一見你就高興,覺得咱倆甚是投緣,走這就去拜。”說完拉著我直奔佛堂。

  我心中暗笑:“拜就拜吧,反正按原著走嗎。”

  到了佛堂,索額圖點了香,問了我的名字,我當然說我叫“桂小寶”了,接著兩人在佛像面前磕頭拜了把兄弟。拜完佛像后,我又給索額圖磕了頭:“大哥再上,受小弟一拜。”索額圖連忙扶起我:“好兄弟快起來。”接著又說:“咱們這事一定不能讓外人知道。”我說:“那是當然,沒人時你我二人兄弟相稱,有人時我還叫您索大人。”索額圖笑了笑:“兄弟果然聰明,那有人時我就叫兄弟桂公公了。”說完和我笑著走出了佛堂。

  再回臥室,軍士們已把所有的寶物擺放整齊,索額圖示意我再挑選些寶物,我自然是奔著匕首和寶衣所去,別的東西也沒怎么瞧。突然在桌上發現了一把套在鯊魚皮套中的匕首,拿起來感覺挺沉,抽出后照著地板一戳,只見除了匕首柄外全都插了進去。我這會對索額圖說:“索大人,麻煩您找把刀過來。”索額圖不知緣由,命一個軍士拿過一把短刀,我命那個軍士抽出短刀,然后用匕首照著短刀一砍,那把短刀一下子分成了兩半。我看完心中大笑:“第一件寶貝到手了。”接著小聲對索額圖說:“索大哥,這東西我喜歡。”

  索額圖一笑:“剛才說了,桂公公喜歡什么就拿什么?”

  聽完我一抱拳:“那謝謝您了。”說完再尋找那件寶衣。寶衣也并不難找,很快的被我發現,我拿起寶衣感覺易常的輕,然后往身上一套,問索額圖:“索大人,您看這件衣服我穿著如何?”

  “合身,太合身了,桂公公喜歡就穿著玩吧。”

  正在這時一股異常的香味傳了過來,我正納悶,索額圖蹲下身拿起一個錦盒:“桂公公,你看剛才你拿這件衣服時碰掉了這個錦盒,這里面肯定是放了好吃的東西了,要不然怎么這么香。”

  我連忙接過錦盒,剛才掉地上時開了一個小口,香味是從里面散發出的。我一打開,一陣濃濃的香味撲鼻而來,再往里看了看里面有八粒黑丸。

  索額圖看了看錦盒:“這一定是上等的點心,桂公公就拿回去當夜霄吃吧。”

  我蓋上蓋子,對這東西也是喜歡,自然也留下了,再往后又隨便挑了幾件寶物,包括一個玉馬和一些名貴首飾。

過一會索額圖又打發走了其他人,對我說:“兄弟,剛才經過常查點,鰲拜的家產總共是二百多萬兩銀子,兄弟你看報多少。”

  我聽完大喜:“開始分銀子了。”表面裝作不知:“索大哥,小弟什么也不懂,一切都由大哥做主?”

  索額圖笑了笑:“咱們這么干,只報一百三十五萬三千四百一十八兩,留下一百萬兩你我兄弟對半分。但是你看今天來了這么多人,也得堵他們的嘴不是,所以老哥我就拿出五萬兩分給他們,兄弟你呢回宮也得拿出五萬兩分給宮里待衛太監們,這樣他們得了好處就不會說閑話了。兄弟意下如何呢?”

  “一切聽索大哥安排,跟索大哥辦事真是好呀。”

  “你我兄弟誰跟誰呀,皇上太后急著要這兩本經書,咱們快回去,老哥我過幾天把銀子換成銀票送到兄弟那兒,兄弟看怎么樣?”

  “都聽大哥安排。”

  索額圖聽完命人準備車馬和我回宮。

  跟索額圖離了鰲拜府,直奔皇宮,一路之上心里這個美:“匕首寶衣銀子到手,就是不知道那錦盒里裝的是什么,不會是什么增加功力的寶藥吧。”

  想著想著到了皇宮,我和索額圖捧著用綢布包好的兩部經書見了康熙,康熙甚是高興,命我跟著他去見太后,索額圖繼續回鰲拜府清點。

  路上康熙問我:“小桂子,鰲拜這廂家里有多少財產呀。”

  “回皇上,經索大人查明,共有一百三十五萬三千四百一十八兩。”

  “這個混蛋,竟搜刮這些民脂民膏!”我在后面心中暗笑:“老子還領了四十五萬兩呢,不過這是開始,以后老子手里的銀子不見得比你皇上少。”

  走著走著到了慈寧宮,康熙把兩部經書遞給太后后太后甚至高興,對我說:“小桂子,你辦事能干的很呀。”

  “都是托了太后和皇上的洪福。”邊說心中邊想:“奶奶的,你這個冒牌貨老子早晚要拆穿。”

  這會太后朝旁邊一個小宮女道:“蕊初,你帶小桂子到后面屋里,賞些蜜餞果子給他吃。”

  我連忙謝恩:“謝太后賞,謝皇上賞。”

  康熙笑了笑:“小桂子,你吃完點心就回去吧,我今天在太后這里膳,你不用等我了。”

  我答應后,跟著蕊初到了后屋,剛才礙于太后皇上,沒仔細瞧瞧這小丫頭,這會得仔細看看了,蕊初大概有十二三歲,容貌秀麗,甚是可愛。看到她心中就想:“原著里蕊初沒當韋小寶的老婆,這回我是要定你了,誰叫你這么可愛呢,希望快點碰到其他幾個老婆吧。”

  到了內堂,蕊初打開了一堆盒子,對我說:“你叫小桂子,先給你桂花糖吃吧。”

  一聽這聲音很是乖巧,心中又下決心:“一定要讓你當我老婆。”接著我笑了笑:“姐姐也吃點吧,我一個吃沒意思。”

  蕊初連忙說:“那可不行,太后又沒賞給我,我可不敢。”

  “姐姐怕什么,這里就我們兩人,又沒外人,吃一個嗎。”說完我把一塊糖送到她嘴邊,蕊初起先還想拒絕,但是經受不住美味的考驗,還是張開了嘴吃了下去。

  我這會再想:“今天晚上約不約她出去呀,不行,今天晚上要讓海大富死,還是改日約她吧。”想到這兒我說:“姐姐愛吃什么就裝一些,我先拿走,等有時間出來我們一起吃。”

  “那可不成,我服待完太后都是深夜。”

  “那就深夜出來,我們一起吃,不過今晚不行,明晚如何?”

  蕊初點了點頭,挑了些自己愛吃的放在一個紙盒里,裝滿之后我塞到衣服里,蕊初還不放心的說:“你小心了。”我點了點頭。

 離開了慈寧宮,順著原路回到了尚書房,再憑著記憶回海大富住處,走在路上突然想起那八粒黑丸,心想:“都說瞎子的鼻子好使,如果我回去打開這盒子,海大富那老烏龜肯定會懷疑,干脆在外邊吃了吧。”想到這兒,找了個沒人發現的地方,打開錦盒,一陣香味進到我的鼻子里。我拿起一粒,又一想:“不知這是毒藥還是靈丹妙藥呀,鰲拜既然把它藏在寶庫里,肯定不會是毒,不管了,先嘗一個。”說完扔到了嘴里。這小黑丸入口即化,接著在胃中有種特殊的舒服。吃完了第一個想第二個,不大功夫,八粒全進了我的胃里。吃完我也沒有其他異樣的感覺,一般那些增加功力的藥吃完后人都表現的很難受,所以心想:“難道這真是普通的小點心嗎?”然后在失望中回到了海大富住處。

  一回到海大富那兒,海大富問今天我干了什么,我就把抄鰲拜家講述了一番,當然私分銀子,取得寶物沒說,不過把兩本四十二章經給太后的事說了。

  海大富聽完冷笑一聲:“落入太后手里了,很好呀。”

  傍晚廚房送來了飯菜,我可是餓了,狼吞虎咽吃了一番,海大富倒沒什么食欲,只吃了半碗飯,吃飯時還讓喝湯,我心中暗道:“老子可不上你的當。”想到這兒表面答應,自己偷偷的把湯倒了。

  飯后也沒啥事可干,必竟這是清朝,沒電視也沒互聯網,甚至連電也沒有,所以只好躺在床上,這時候心想:“原著里韋小寶身份就是晚上想出去私會蕊初被揭穿的,所以我今晚無論如何也不能起來。”

  不知不覺的就睡著了,也不知道是到了什么時候,感覺海大富在喊:“小桂子小桂子。”我怕其中有詐,裝做沒聽見,繼續睡。接著又聽海大富講:“這孩子睡得倒是踏實,暫且先讓你活一晚吧,我辦完慈寧宮的事再解決你。”說完出了門。

  “謝天謝地,看來老烏龜已經知道韋小寶不是小桂子,可是我現在一點武功不會,該怎么辦呢,難道我真得要死在清朝嗎?”正在胡思亂想之時突然感到混身發熱,熱得我甚是難受,又感覺五臟六腑像要挪窩一樣亂動,我這會突然想起:“難道是那些黑丸起作用了,我不會真得要死吧。”由于實在太難受,我這會就像大猩猩一樣用拳頭狠狠的敲打胸口,哪知突然一下不難受了。這時躺在床上也睡不著,心中又一想:“老烏龜現在可能和假太后拼命了,我正好去看看,萬一能解決他們不是萬事大吉了。”想到這兒穿上衣服,悄悄的朝慈寧宮花園走去。

  皇宮里晚上燈火通明,所以走路還不是太廢勁,只是巡邏的待衛太多,好在我這張臉,準確的說是韋小寶這張臉熟,一見有待衛經過我就說皇上有任務給我,待衛們都知我是皇上身邊的紅人,也不敢多問。

  到了慈寧宮花園,發現我已經來晚了,里面已經打上了,我連忙找了個假山躲在后面觀看,過去在電影電視劇里看過武俠片,今天是看到真的了,奇怪的我竟然能看得清這兩人的一招一式,難道古代的武功不過如此還是別的原因。

  海大富和假太后打得正歡,也沒發現我的到來,這會兩人正在對掌,太后另一手確拿起一支峨嵋刺刺向海大富的小腹,哪知這拿峨嵋刺手不停的在顫抖,沒法刺向敵人。

  “按原著中描寫,假太后要輸,我要不要殺她呢。干脆先解決了海大富,然后再解決她,反正這會她也不行了。”想到這兒我從靴子里抽出匕首,自打從鰲拜府中這匕首我就一直藏在靴子里。手里拿著匕首,一個箭步朝海大富沖了過去,我也沒想到我今天怎么跑得這么快,一溜煙的功夫匕首已經海大富的后心。

  拼內力的兩人萬萬沒想會殺出個程咬金來,海大富也萬萬沒想到我下手如此之快,他在見閻王爺之前說了句:“你到底是誰,怎么有這么強的內功……”說完兩眼一閉離開了這個世界。

  那邊假太后也是一驚,忙問:“你到底是什么人?”

  “太后我是對您和皇上一萬個忠心的小桂子呀。”

  “你竟有如此高深內功,難道你是五……”假太后自然是想說五臺山,不過她又停了下來。

  本來我是想把她也解決掉,但是我突然改變了想法,感覺她對我還有用,所以顧做鎮定,小聲道:“毛東珠,事到如今,我也不隱瞞了,我是奉洪夫人之命來監視你的。”

  “那你在教中貴為何職?”

  不會吧,一個洪夫人就把給嚇唬住了,看來這神龍教真得可怕。不過剛才說到“洪夫人”三個人有點后悔了,萬一這她讓人問洪安通查有沒有我這個人怎么辦,干脆慌話繼續編吧,于是我說:“我并非神龍教中,我乃洪夫人的江湖好友,受了洪夫人之托來監視你的盜經書計劃,你和瘦頭陀、鄧炳春、柳燕都在我的監視范疇。”

  “那這事教主知道嗎?”

  “毛東珠,這些就不用你管了,我只向洪夫人負責。”說完這句又有點后悔了,心想:“萬一他們回去報告說洪夫人外面有個小白臉相好怎么辦,那我不是賠了一個夫人嗎?”不過又想:“我不告訴她這事洪安通那老賊知不知道,讓她自己猜去,估計她也沒那個膽去問洪安通。”接著我又對她說:“我本不是真正的小桂子,真得小桂子已被我所殺,海大富那眼睛也是我弄瞎的。”

  毛東珠聽完道:“海大富剛才說了他的眼睛是你弄瞎的。”

  “這老烏龜也對我有所懷疑,所以今晚我才跟蹤他到此地,沒想到會這樣。”

  毛東珠這會用一種感激的口吻說:“那多謝英雄了,敢問英雄尊姓大名。”

  “我叫韋小寶。”說完又后悔了:“怎么說真名呀,真傻。”

  “韋英雄,今日多虧你出手相救,我不知怎么感恩。”

  “此地不是說話之地,到你慈寧宮內。”

  毛東珠點了點頭,我扶著她進了慈寧宮,到了慈寧宮,點著蠟燭,透過火燭我看了看,這毛東珠也有幾分姿色的,看年齡也不過三十初頭,很是有成熟少婦的風韻。接著我對她說:“你繼續扮你的太后,我繼續扮我的太監,以后咱們互相照應,如今海大富已死,你就讓我接他的班。”毛東珠聽完點了點頭。我又說:“海大富死了他的屋子我一人住,身邊少個照顧的人,我這人不喜歡太監這些不男不女的人服待我,所以你派個小宮女來服待我的起居。”

  毛東珠聽完這個一笑:“這有何難,明天我就命人給你選幾個宮女去。”

  我一笑:“不用那么多,一個就夠了,我看你身邊的蕊初很是乖巧,就把她派到我那兒吧。”

  毛東珠聽完說:“也好,她不是神龍教中人,我還怕她知道的太多。”

  這會外面亂了起來,有人發現了海大富的尸體,我一看這情形,對毛東珠道:“我得回去,萬一待衛們到海大富的房間來檢查可不炒。”

  毛東珠點了點頭,叫我小心。出了慈寧宮,趁著花園里的待衛沒注意,撒腿就跑,看來我真得是得到了超強內力,這一跑感覺飛快,等待衛們發現已經晚了,我已經安全的回到了海大富的屋里。一時屋我鉆進被窩,這一刻也睡不著,心里還有些后怕:“萬一毛東珠派人回神龍島查我的底怎么辦。”又一想:“海大富已死,明天蕊初就來陪我了,也不錯,走一步算一步吧。”想到這兒倒有些困意,不一會就睡了。

第二天一早,就聽外面有人在喊:“桂公公,大喜,大喜,快開門呀。”

  我穿好衣服打開門,見門口有四個太監一起向我請安,我自然想到:“我現在升官了,這幫人來拍馬屁送禮了。”但表面還是裝作什么也不知:“幾位,這是演得哪處呀?”

  一個太監笑道:“桂公公,我們哥幾個知道信了,海公公昨日病亡了,海公公這職位當然由桂公公你來接任了。”旁邊的一個太監又道:“我們哥幾個沒等內務府傳旨,就來給桂公公道喜了,以后桂公公得觀照我們哥幾個呀。”另外兩個也是一頓馬屁的拍。

  我心中暗笑,表面則裝出悲痛說:“海公公真得死了嗎?昨夜還見他好好的,今天,不對,你們騙我,他就在屋里睡覺。”說完故意往屋里跑,一見海大富那張床上沒人,連忙躍跪倒再地,裝作哭聲道:“海公公呀,你怎么走了也不說聲呀,扔下小桂子一個人如何是好呀。”

  四個太監一見這樣連忙上來安慰,有個說:“本來想請桂公公去喝酒,看桂公公如此悲傷,就改日吧。”說完把一個小包塞到了我手里。

  我連忙又問:“海公公是怎么死的呀。”

  “聽說是癆病。”

  “那海公公現在在何處呀,我要去看看。”

  “太后吩咐過了,怕癆病傳染,叫人給燒了,太后還一個勁的夸海公公忠心呢。”

  聽到這兒我心想:“毛東珠,你好快呀。”接著又說:“幾位兄弟,我想一個人呆會。”四個太監連忙起身告退。他們走后,我打開小包,發現里面有兩張一千兩的銀子,心中暗自高興。

  四個太監走后,門口又有人在敲門,我打開門看到蕊初背了個小包站在門口。一見她心中自然是高興,心想:“毛東珠倒也守信用。”

  蕊初看了看我:“太后讓我以后來服待你了。”

  我連忙把她拉進屋里,關上門,笑著說:“那你愿意嗎?”

  “我……”蕊初低下頭不說話,小臉變得透紅。

  “好蕊初,你是愿意了,其實你也不用怎么服待我,你到我這兒想吃就吃,想玩就玩。”

  “那可不成,太后說了,以后桂公公是掌管御膳房的大公公了,自然得要我這個小宮女好好服待了。”

  “傻丫頭,那是我騙太后的,以后你就是我的好姐姐,將來你是我老婆,我痛你還來不急呢。”

  一到這兒蕊初臉紅了:“你是太監,怎么能討老婆呢?”

  “以后你就知道了,好了,你過來,來吃我給你留的蜜餞點心。”說完我讓她坐下,找到那天裝滿蜜餞點心的紙盒。

  蕊初還有些不好意思:“你也吃些吧。”

  “說實話我可不喜歡這些,這些都是給你留的,以后我管御膳房,你想吃什么和我說。”

  蕊初點了點表示感謝,這會外面有太監說皇上召見我,我對蕊初說:“你在這里慢慢吃,我去見皇上。”

  蕊初點了點頭,我離開屋子朝尚書房走去。

一進上書房,康熙一眼笑容的說:“小桂子,你又立了大功,太后要升你的級呢。”

  我一聽連忙跪倒:“奴才也沒什么功勞,都是太后和皇上的恩典。”

  康熙一笑:“起來了,別拍馬屁了。”接著又說:“昨晚太監打架的事你處理的很好。”

  我聽完連忙回答說:“皇上,太監們打架傳出去不好聽,奴才還是忘了好。”

  康熙笑了笑:“你小子就是聰明,難怪太后喜歡你。今天找你來還有別的事。”

  我一聽這兒就想:“看來是要處理鰲拜了。”想到這兒連忙跪倒:“皇上有事盡管吩咐,奴才愿為皇上粉骨碎身。”

  康熙聽完又一笑:“你小子哪學來的這些拍馬屁的功夫,快起來說話。”接著又說:“鰲拜雖已被擒,但他黨羽眾多,萬一聚眾造起反來,可大大的不妙。朕知道這廝性格倔強,怕他胡言亂語,所以把他關在康親王府中,哪知這廝還不老實,竟說是朕……”說到這兒康熙小聲對我說:“竟說是朕下了黑手將他所擒。”

  我一聽大怒:“皇上,這老賊竟敢這樣的胡說八道,小桂子我去把舌頭割下來喂狗。”

  康熙聽完又小聲道:“割舌頭倒不畢,這廝雖已經饒他不死,但他留在世上朕總覺得危險,今天朕派你干一件事,你可敢做。”

  我聽完又跪倒:“皇上讓小桂子做什么小桂子都做。”

  康熙走來用手拉起來,在我耳邊小聲低估了幾句,我點了點頭。

  接著康熙派了四名待衛陪著我去康親王府。

  一到康親王府,康親王親自出門迎接,我一見他小聲說:“皇上派我來看看鰲拜,也沒什么大事,不用太張揚。”

  康親王點了點頭,對我說:“桂公公,你一路辛苦,不如先喝杯酒休息一下再瞧鰲拜。”

  我一想也是,現在去還等不來天地會的群雄,于是就跟著康親王進了花園。一到花園,我對康親王說:“王爺,小的是來辦公事的,喝酒總歸不太好,聽說王爺府里有不少好茶,小的想品品如何?”

  “這有何難,來呀,把各種好茶都沏上一壺。”

  我一聽連忙說:“王爺不必這樣,小的我平生就愛喝龍井,沏壺龍井就行了。”

  康親王聽完命人去沏茶,又領著我在一個小亭子里就坐。

  不大一會茶上來了,康親王親自給我倒了一杯,我喝了口后連說:“好茶好茶。”康親王接著又問:“不知桂公公平時有何喜好呀?”

  我一聽這個心想:“原著里的韋小寶無非的賭錢,看戲,而我賭錢不會,看戲嗎又看不懂當時流行的昆曲,既然原著里他送了韋小寶一匹馬,我也要匹馬吧。”于是就說:“王爺,小的我呢從小就喜歡馬。”

  康親王聽完一笑,連忙喊來馬夫:“去給桂公公挑幾匹小馬來。”

  我一笑:“王爺,還是挑大馬吧,我覺得騎大馬好玩。”

  康親王連忙笑了笑:“對,是小王糊涂。”接著又對馬夫說:“去,把我那匹玉花驄牽來。”

  時間不大,馬夫牽來一匹高頭大馬,混身白毛,夾著一點紅色斑點,再看那馬鞍轡頭腳蹬都是用黃金寶石所制,真是應了那句話好馬配好鞍,我是越看越喜歡。喊了聲:“好馬呀。”

  康親王一笑:“桂公公果然是行家,這馬是西域送來的,乃是大宛馬,剛兩歲多點。”

  我一聽故意擺手:“王爺,這馬小的可受不起呀。”

  康親王連忙笑著說:“桂兄弟見外了,這馬就算是小王送給桂兄弟的見面禮了,還請桂兄弟笑納。”

  我明知這馬我是要定了,但表面還得裝一下:“王爺,小的是個太監,怎能和您這兒王公貴族稱兄道弟呀。”

  康王一聽:“桂兄弟,你這樣見外可是看不起本王了。”

  我連忙說:“不敢不敢,王爺誤會了,既然王爺這樣盛情,小的就收下了。”

  康王聽完笑了笑:“這就對了,桂兄弟,你現在不試試這馬。”

  我一聽點了點頭,這馬看著是經過嚴格訓練的,而且上回去鰲拜我又把握了騎馬的要領,所以一抓馬鞍,然后輕輕一跳上馬,看來這些黑丸果然給我增加了功力,剛才一跳感覺身輕如燕。上了馬轉了幾圈,覺得天地會的該到了,就下了馬叫康王領著我去見鰲拜。

  那康王平時見鰲拜都是給罵了出來,所以這回沒陪我進去,而是叫八名衛士領著我去。

  在八名衛士的引領下我到了地牢,一進囚禁鰲拜的牢房,見他披頭散發,被幾條大鐵鏈子緊緊鎖住。又見他怒目直視于我,心中還是有些害怕,不過我又一想我已有了內功,不如在這家伙身上試試,于是我招呼八名衛士小聲說:“皇上命我有絕密之事問他,你位幾位先暫且回避一下。”八名衛士點頭離開,還一個勁的叮囑我小心。

  這會鰲拜在大罵,罵的人當然是康熙,一見我來,又開始罵我,罵得話也難聽,什么你這兒沒卵子的小人之類的臟話。我聽完這些對他一笑:“鰲少保,看來你在這兒呆得還不錯呀,皇上就是看看您老人家在這里在吃得睡得怎么樣,我這就回去說您老人家吃得好睡得好天天還有勁罵皇上。”

  鰲拜一聽罵得更來勁了,邊罵邊朝我這邊沖來,當然中間隔著一層粗鐵棍的欄桿,他是沖不出來。我一見時機已到,握緊拳頭,在兩個鐵棍的空隙照著他就是一拳。那會的欄桿中間空隙較大,正好可以讓我的小拳頭伸進去,這一拳正好碰到了鰲拜身上,只見鰲拜“啊”的一聲被打倒再地。

  “你個沒卵子的小人怎么有如何高深內功。”

  我哈哈一笑:“鰲少保,知道我的厲害了吧。”接著又想該干正事了,于是出去看鰲拜的飯食。一到廚房,一個衛士領著一個老仆過來問安,衛士對我說:“桂公公,這人就是給鰲拜做飯的。”

  老仆讓我請安,我問他:“給鰲拜準備了什么飯食。”

  老仆回答:“回公公,王爺吩咐每天一斤肉。”正好這會鍋里的豬肉白菜熟了,老仆示意要盛一碗給我驗看,我點了點頭。接過豬肉白菜后,我對幾人說:“皇上對鰲拜的功勞還是看重的,今天還讓親自去待奉一下他,我這就去給他送飯,你們不用跟著了。”接著我出了廚房,見四周沒人掏出毒藥倒進了飯食里,又進了牢房,這會鰲拜正坐在地下喘氣,看來剛才那拳打得他不輕,我一見笑了笑:“鰲少保,給你送吃的了,吃完了你有勁再來罵我呀。”

  鰲拜“哼”一聲接過豬肉白菜,大口吃起來,我心想:“天地會的人怎么還不來呀,干脆坐下等等。”想到這兒找了個地方一坐,看著鰲拜吃飯,看著看著自己還有點饞了。

  這時鰲拜突然混身打晃,飯碗掉了下來,他用手一指我:“你竟下……”

  “難道毒藥的量我下足了,這下不是按原著走的了,干脆現在就把他腦袋砍下來等天地會的英雄來吧。”想到這兒我用匕首砍斷兩根鐵棍,進入牢房,用腳踢了鰲拜兩下,發現他確實死了,接著用匕首砍下了他的人頭。

  這時聽見外面大亂了起來,我猜是天地會的英雄來了。接著傳來了衛士們的慘叫聲,然后牢房的大門被打開了,殺進來了幾個青衣人,為首那人一見我手里提著鰲拜的人頭問:“小子,鰲拜是你殺的?”

  “不錯。”我干脆的回答。

  “你為什么要殺他?”他剛說完,外面傳來了陣陣喊聲,是康親王的衛士們殺過來了。

  另一個青衣人道:“先看看這小子殺的是不是鰲拜。”說完兩個青衣人過來從我手里搶走了鰲拜的人頭看了看,接著說:“正是鰲拜那狗賊。”

  外面的喊聲越來越近,又有幾個青衣人沖了進來,有一個大喊:“不好了,韃子兵來了。”

  “從這走,我指了指窗戶。”說完指了一個大個子:“我夠不著,你抱著我,我把窗戶上的鐵條確斷。”

  “憑你?”大個子將信將疑,我說:“沒時間了,要不你們自己瞧,我這匕首削鐵如泥。”說完朝一個鐵棍砍去,鐵棍當即兩半。

  這時一個人從我手里搶過了匕首,接著砍斷了窗戶上的鐵條,另一個人用布包好鰲拜的人頭,他們一個個從窗戶鉆了出去,當然也不會忘記我,有個人把我拉著我也出去了牢房。

  外面康親王府的衛士們放起了弓箭,待康親王見我被青衣人挾持后命令停止放箭。這會又有四人突然攻擊康親王,眾衛士連忙過來保護,哪知這是聲東擊西,其他人紛紛上了房,當然也包括被他們挾持的我。接下來我跟著這些人進了一間房子又一間房子,然后進了個大宅子,這些人都換上了普通的衣服。“他怎么辦?”一個人問道。“既然是他殺了鰲拜,先帶回去再說。”說完這些人竟把我塞進了一個裝棗的木筒里,有個人還說:“迫不得以,得罪了。”

也不知走了多久,我被人從木筒里拉了出來,一見現在處在一座靈堂之中,不用問這就是青木堂了。這會所有的人都帶著孝,用鰲拜的腦袋來祭奠被殺的尹香主,再往后就是群雄們爭執誰當香主,有人說誰殺了鰲拜誰當,有人說我是一個清宮小太監,怎么配做香主,這會我就當看熱鬧了,反正一會有會替我說話的人。

  正在這時,突然有人傳來一聲:“總舵主到。”

  “奇怪,怎么和原著不同了,原來還有賈老六茅十八的事,陳近南應該是明天才來的,怎么今天才來?”我正胡思亂想著,見一中年書走過靈堂,在他后面還跟著一個大漢,我仔細看了一眼那個書生,見這人氣度非凡,心想:“這就是陳近南了,不過后面這人是誰呀?”

  待見陳近南在尹香主靈位前跪倒:“尹兄弟,陳永華來看你了。”說完磕了個頭,其他天地會群雄加上那個大漢也同時跪倒磕頭,我想我也別跟他們不同了,也跪下磕了頭,心想:“這古人真是的,動不動就下跪。”

  接著陳近南指著大漢對群雄說:“各位兄弟,這位是茅十八兄弟,他求我加入天地會,我同意了。”

  我一聽“茅十八”三個字連忙跑了過去大喊一聲:“茅大哥。”這里心里暗笑:“其實我根本不認識他,我可不是原版韋小寶,不過既然他來了,我自然得跑過去。”

  因為剛才我站在人群里面,茅十八自然沒見著我,他一見人跑了出來,大叫道:“小寶,你怎么在這里?”

  我趕緊跑過去,抱住他,裝作哭腔:“茅大哥,你跑哪兒去了,想死小寶了。”

  這時天地會的其他人向陳近南介紹了我殺鰲拜的事,陳近南走過來,問我:“小兄弟,鰲拜是你殺的?”我點了點頭,他又問:“你為什么殺他?”

  我回答說:“鰲拜這韃子殺我漢人無數,我自然恨他,所以殺他。”

  茅十八又在陳近南面前說:“陳總舵主,這孩子就是我和你說的韋小寶呀。”

  陳近南點了點頭,接著又問:“鰲拜武藝高強,你是怎么殺他的。”我就把怎么接到康熙的命令和大家講了一遍,陳近南聽完說:“既然尹兄弟說過誰殺了鰲拜誰叫青木堂香主,那我們這遵了他的愿。”接著又問我:“小寶,你愿意加入天地會嗎?”

  我一聽樂了:“當然當然,天地會都是大英雄,我韋小寶當然愿意了。”

  陳近南聽完說:“這孩子就入了我們天地會,但讓他當香主怕諸位兄弟們不服,我看這孩子也不會什么武功,所以我決定收他為徒教他武功,兄弟們沒意見吧?”

  群雄一聽總舵主發話自然不反對,我心中高興:“終于成了香主,那見到小郡主和方怡不遠了。”

  離了靈堂,到了后宅,陳近南把我叫一間屋子,說茅十八把他怎么進京怎么我走散的事都告訴他了,接著又問我怎么成了太監,我就把原著里韋小寶怎么殺了真小桂子裝太監的事一五一十的說了,接著陳近南又問康熙怎么擒的鰲拜,我也按原著里講了。陳近南點了點頭:“這韃子小皇帝到也有些智慧。”接著又問我:“小寶,你學過什么武功沒?”

  我直搖頭,說:“只是為了擒鰲拜學了點韃子的摔跤。”

[ 本帖最後由 tom00081 於 2008-9-26 22:07 編輯 ]

加入屬於你的卡提諾

line

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卡提諾論壇
加入好友
長篇小說
加入好友
言情&BL
加入好友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文章推薦

一篇5苦勞值,上限50苦勞值 (請先登入)

問你喔

你覺得網站好用嗎?
邀請您填寫網站易用性調查 快速填寫>>

返回列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