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返回列表
»

[玄幻奇幻]

[奇幻] 重生之骷髏人生 作者:孤獨漂流 (已完成)

複製鏈接   關閉
line
avatar
292601 445 35
本帖最後由 longwang 於 2009-5-10 15:28 編輯

第一卷 第一章 華山尋死變骷髏

    華山位於華陰縣境內,為五嶽中的西嶽。華山之險居五嶽之首,有「華山自古一條路」的說法。華山名字的來源說法很多。

    一般來說,同華山山峰像一朵蓮是分不開的,古時候「華」與「花」通用,正如《水經注》所說:遠而望之若花狀」,故名。華山有東、西、南、北、中五峰。

    東峰是華山的奇峰之一,因峰頂有朝台可以觀看日出、美景,故又名朝陽峰。北峰也叫雲台峰,山勢崢嶸,三面絕壁,只有一條山道通往南面山嶺,而西峰又叫蓮花峰,峰頂有一塊「斧劈石」,相傳神話傳說故事《寶蓮燈》中的沉香劈山救母就發生在這裡。南峰即落雁峰,是華山主峰,海拔2083米,也是華山最險峰,峰上蒼松翠柏,林木蔥鬱,峰東有凌空飛架的長空棧道,中峰亦名玉女峰,依附於東峰西壁,是通往東、西、南三峰的咽喉。

    星光燦爛,風兒輕輕。以天為幕,以地為席,黃鵬就這樣坐在蓮花峰上面的斧劈石上面,靜靜的遙望那綴滿星星的夜空。天空並非純黑色,而是黑中透出一片無垠的深藍,一直延伸到遠處,黃鵬的視線很想穿透這層黑幕,很想刺探一下天的盡頭究竟有什麼。

    看著天空,黃鵬不由苦澀的笑了笑。打開腳下的一個包裝袋,從袋子裡面拿出一瓶二鍋頭,擰開瓶蓋之後。猛的往口中灌了一大口,一股辛辣的感覺直接從舌頭,到胃,再傳到了腦海之中。

    「咳咳……」在灌了那一口酒之後,黃鵬不由激烈的咳嗽了幾聲。他並不會喝酒,平時就算要喝,也只是喝一點啤酒。但量也不很多。現在這樣猛烈的喝白酒怎麼可能不咳嗽。但就算是咳嗽也掩蓋不了他眉頭的那一絲哀愁和不捨。

    為什麼呢?其實這一切還要從一個月之前說起。

    黃鵬今年剛剛好從一所大專學院畢業,本事也只學了三分。像他這樣的人,扔到社會上去,那也只能是眾多畢業生中最不起眼的一個,一米七五的身高。不胖不瘦的身材。臉型卻是那最普通不過。這樣的他,走到人海之中馬上就沒有人會認得。

    可他的運氣確實不錯,在找了一個月之後,竟然在上海找到了一個做銷售的工作,也算是安頓下來了。

    但就在他工作一個月後,竟然經常無故頭暈,臉色發白,在同事的建議之下,進了一家醫院檢查。但拿到病歷單的時候,黃鵬卻完全傻了。只是嘴唇發抖的看著上面的三個字——白血病。

    白血病是什麼,在現代來說,恐怕還沒有人不知道的,就算是以現今的醫學,那也是位列於頭號殺手的行列。雖然這病並不是沒有希望治好,但想想自己的境況。自己雙親不在,只是一個孤兒,手上哪裡有什麼錢。而且並不是一定能治。想到著黃鵬就完全奄了。

    足足一個星期呆在自己租的小屋裡面沒有出來過。等他出來的時候簡直就是完全變了一個樣。之後就直接辭掉了工作,買了點東西就來到了這裡。

    來到這裡的黃鵬已經是心存死志。以前他只是聽說華山的風景很美,一直沒有時間來看看,現在在死之前能來這裡看看,也算是了了心願了。

    黃鵬突然站了起來,望著天,笑了笑道:「好,今天月高星明,真是一個好日子。好日子啊,這個世界少我一個,也不會改變什麼。今生這世界與我無緣啊」手中的二鍋頭猛的灌了一口,接著直接往山崖之下拋了下去。

    黃鵬仰著那慘白色的的臉最後望了一下天上的明月。淡淡一笑,輕身往下一躍。霎時間一陣猛烈的寒風撲面而來。在那巨大的高氣流的衝擊之下。黃鵬終於還是暈了過去,人事不知。

    自古華山一條路,其高不知幾千米也,黃鵬就這一跳,在要落到地上的時候竟然還用是十幾分鐘。而就在黃鵬碰到地上,將要摔得粉身碎骨的時候,他的身下竟然出現了一個大洞。黃鵬就直接從那大洞之中沉了進去。之後大洞中出現一道白光,他的身體被白光照到之後,肌肉瞬間像夏雪逢陽一般,消失掉了,那黑色的大洞也在瞬間把他吞噬。大地又重新恢復了平靜,只是這世界上少了一個黃鵬,但好像也不會影響到誰。

    不知道什麼時候,黃鵬猛的睜開了眼睛,只見周圍一片黑暗,什麼也看不到,心中苦笑了一下道:難道這就是地獄嗎?可我怎麼什麼也看不到,什麼也感覺不到。

    就這樣想著,手一動,「咔嚓」一聲,他的手竟然發出了類似骨頭相碰的聲響。心中不由一驚。馬上左手摸右手,之後他的心中「砰」的一聲巨響。不由狂呼道:怎麼回事,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我身上的肉呢,怎麼都消失不見了,怎麼變成了一具白骨了。我的眼睛。

    想到著黃鵬馬上用左手的兩隻手指,不,現在應該說是骨指。向自己原來雙眼的位置慢慢的,小心翼翼的,心中坎坷的——插了過去。

    「撲通」黃鵬的心神猛的一跳,「沒有,自己的眼睛竟然沒有了,原來眼睛的地方已經變成了兩個偌大的大洞」果然,自己竟然完全變成了一個骷髏。唉,自己是來尋死的,不是來變骷髏的。

    這時腦海中浮現出無數信息,猛的把黃鵬給弄暈了,再次昏迷了過去。在這昏迷的期間,黃鵬的骷髏身體開始發著淡淡的白色光暈。一閃一閃的。而在這白色光暈之下,竟然可以看到他的骨頭裡面有一股白色的光暈在裡面流轉,而那白色氣流在骨頭裡面每多流轉一次,骨頭就變得更加白亮。

    不知道什麼時候,黃鵬終於從昏迷中清醒過來,而那白色光暈在他一醒之後,馬上就消失不見了。周圍有恢復了原來的黑暗和寂靜。而黃鵬在醒來後,發現自己的腦海中多了許多東西。不由有些奇怪。但想想自己由一個人變成了一個骷髏,也就沒有什麼好奇怪的了。

    想著,開始查看腦海中那多出的信息。剛開始還沒有什麼,但之後他的嘴巴卻慢慢的張了開來,而且還越張越大。從他那誇張的樣子就可以知道他現在是多麼的震驚。

    半響之後,黃鵬終於從震驚中清醒了過來。也明白了自己為什麼會變成這樣。原來這洞中住者的也是一個骷髏,而且還是一個玉骷髏。這骷髏當年在死後,機緣巧合產生了意識,而且還得到了一部奇書——種玉煉魂訣。是一部修煉的法訣奇妙無比,正適合骷髏來修煉。因為這部書講的就是怎麼修煉身上骨頭的法訣。這要是在別的修士眼裡,可能只是邪門歪道的法門。但對骷髏來說,卻是無上法訣。

    而最後修煉這部法訣的骷髏就是這洞中的主人。叫做——鬼骨子。因為修煉種玉煉魂訣時,需要兩樣東西中的一種。一是玉石,二則是魂魄。就是因為吸收魂魄,鬼骨子才會被那些標榜正義的修士給打成重傷,神識亦要消散。在他來到這裡後,終於再也支持不下去了。倒在了這裡。鬼骨子知道自己是難逃消散的下場,在神識將要消散的時候,把種玉煉魂訣給封印起來,留待後來骷髏。並把以前的幾件法器放在了這裡。

    而且更讓他欣喜的是:他竟然可以恢復肉身。那種玉煉魂訣裡面也有說明,只要修煉了法訣,並且死的時間不是很長,骨髓沒有流失,逆轉種玉煉魂訣,就可以恢復肉身,而想要變成骷髏的時候,也只要想一下就行了。可以說,現在的他已經有兩種身份,兩種形態。

    再知道這個之後,黃鵬的心也完全的放了下來,既然恢復肉身不成問題,那也就沒有必要再去想那些,現在關鍵的是修煉種玉煉魂訣。

    黃鵬雖然平凡普通,但也曾想過飛簷走壁,行俠仗義。畢竟每個人心中都有一個武俠夢,現在他修煉的種玉煉魂訣可不是那些尋常的武功所能比的,要真的比的話,那也只是在侮辱這部奇書。

    修煉的第一步就是把全身骨頭中的骨髓完全煉化魂力。然後進入天靈蓋之中。這些魂力也就是以後修煉的基礎。種玉煉魂訣的境界也是以顏色來劃分的,分為:白色,紅色,黃色,藍色,綠色,青色,金色,紫色,和最高的水晶色。歷代修煉的骷髏裡面最高的也才到黃色。後面的卻從沒有人到達過。

    這主要是因為沒有足夠的魂魄修煉,和那些標榜正義的修士發現他們就當成是妖類,直接斬殺了。而且那些修煉的骷髏都是死去非常久的人,身上的骨髓已經流失。要修煉就只有用下乘的修煉方法——種玉來築基,就是已玉石的力量來築基。那樣和用自身骨髓來築基的效果差的不是一星半點。雖然這樣也能修煉,但卻不能白骨生肌。恢復肉身。

    而單用骨髓來修煉的雖然比用玉石修煉要好,但也不是最佳的修煉方法,最完美的方法就是玉石,骨髓同時煉化。這才是真正的種玉煉魂訣。



第一卷 第二章 完美的種玉煉魂


雖然黃鵬的肉身在那白光中消失不見,但骨頭裡面的骨髓並沒有隨著時間的消逝而消失,或是和骨頭完全凝固在一起。也就是說相對於別的骷髏的問題對他來說卻不是什麼大問題。而玉石就更不是什麼問題了。

  當年鬼骨子就是以玉石築基的,再說修煉種玉煉魂訣的時候,玉石的能量照樣有用,在找不到魂魄的時候,鬼骨子用的就是玉石來修煉。身邊怎麼會少了玉石呢。黃鵬的記憶裡,鬼骨子的寶貝全部放在了他屍骸下面,現在自己也變成了骷髏,哪裡還怕什麼屍骸。

  心念一動,兩道眼火出現在那兩隻巨大的眼孔之中,而黃鵬也終於能在黑暗中看清事物了,而且用眼火看竟然發現不少平時看不到的東西。好象也更加清晰了。可這些都不是他現在能關心的,眼火一掃,發現鬼谷子的屍骸就在自己的身下,連忙把身體移開。

  接著對鬼骨子的屍骸跪了下來拜道:鬼骨子前輩,今天晚輩得傳種玉煉魂訣,得以新生,無以為報,只能以三拜謝之。說完“砰砰砰”的在地上磕了三個響頭。然後道:“得罪了”由於現在黃鵬沒有肉身,發出聲音靠的也是喉骨的運動,這一聲得罪,卻是難聽至極,恐怖無比。

  但現在的黃鵬可沒有想這麼多,恭敬的把鬼骨子的屍骸移了開來。只見本來被黑暗籠罩的洞中,竟然第一次有了光亮,三塊巴掌大小的玉石出現在黃鵬的面前,都是白色的,玉石之上亦有白色的光暈在流轉。一看就知道這些都是寶玉,在現實世界之中那也是萬金難求的寶貝。這種玉石在種玉煉魂訣裡面稱為中品玉石。

  在種玉煉魂訣裡面玉石也是有劃分的,分為:無品玉石,下品玉石,中品玉石,上品玉石,仙品玉石,和最好神品玉石。

  現在這中品玉石用來築基可以說是完全足夠了。要知道鬼骨子在築基的時候用的才是一塊下品玉石。

  黃鵬連忙把玉石拿了起來,玉石下面就是那一代傳一代的幾件法器,雖然是法器,但卻是一個器胚,因為這幾件法器到現在還從來沒有骷髏能發揮出它們的最大威力,它們並不需要煉化。只要把它們戴在身上。自然會融入到身體之中。他們是隨自身實力的增長而進化的。

  這幾件法器,分別是:一個白色的鈴鐺,一把白色的鐮刀,一頂黑色的斗篷。那斗篷有點奇怪,斗篷的邊緣則是白色。黃鵬可以看出來,這幾件法器都是用骨頭煉化而成的。從種玉煉魂訣裡面知道這三件法器都會隨著自身的實力提升而進化。

  那黑色的斗篷,乃是用來遮掩住自身的骷髏身軀,不讓人看清,修為不夠的人就算是用神識也別想看透他斗篷裡面的身體。

  看著這三件法器,黃鵬卻沒有去碰,現在他還沒有修煉種玉煉魂訣。法器是不會認他為主的。黃鵬想想,玉石已經找到,也是該修煉的時候了。

  黃鵬看了一下周圍,走到了一干淨點的地方,按修煉的方式坐了下來,手中則拿著一塊中品的玉石,心神慢慢的平靜下來。按照種玉煉魂訣的修煉方法,一股奇異的力量從頭頂的天靈蓋中傳了出來。慢慢的在黃鵬意識的引導下,來到了左手。

  而在這時黃鵬也從左手的玉石上面感覺到了一股純淨強大的能量。知道那就是自己的目標玉石的能量。不敢怠慢,小心奕奕的把體內的氣流輸進了玉石裡面,接著玉石放射出一道強烈的白光,玉石在白光之中慢慢的開始融化。而在融化的同時,玉石發出的白光也越來越強烈。在白光到達一個頂點的時候,卻突然光芒全失。而玉石一完全化為了一團白色的液體在他的手中流轉。

  黃鵬看到後,更加不敢有所放鬆,心神更加集中起來,那白色的液體在手心轉動幾下之後,慢慢的進入了骨頭之中,黃鵬的意識馬上引導這白色的液體向天靈蓋而去。那白色的液體也毫無反抗的就被他引導到了天靈蓋的之中,霎時間黃鵬的天靈蓋發出一層白色的光暈。這光暈在出現之後,馬上就想全身開始蔓延,片刻就籠罩了全身。接著那白色液體就在天靈蓋中安了家。而在白色液體進入天靈蓋的時候,他的意識也進入了裡面。在黃鵬的感知中發現那天靈蓋中竟是另有乾坤,裡面的空間竟是無限大。而整個空間還是灰濛濛的。

  那白色液體進入之後,就懸浮在這個世界的中間,發出淡淡的白色光華。黃鵬一看知道這築基的第一步已經完成。下一步就是煉化自身的骨髓了。

  黃鵬從那白色的液體之中分出了一道,開始進入骨頭之中,黃鵬操縱著玉石所化成的白色液體來到了骨頭之中,發現這骨頭之中到處是一顆顆一粒粒的白色顆粒。知道這就是自己的骨髓,黃鵬猛的驅動那白色的液態能量開始吞噬把無數的白色顆粒。

  黃鵬沒有發現的是,他每煉化一些骨髓,那骨髓所在的一段骨頭就變的更加白亮。並且還會發出一絲淡淡的白色光暈。

  雖然黃鵬煉化的速度也不慢,但那白色骨髓實在是太多了,數不勝數,他這一煉化,就是九天九夜。終於黃鵬全身的骨頭都被一層淡淡的光暈所籠罩,而那不知道壯大了多少倍的白色液態能量在進入天靈蓋之後,瞬間就與原來的液體融合在一起,霎時間那白色液體開始不斷的翻滾。不停的變幻著形態。併發出萬道白光。那白色的液體也在白光之中凝練,融合,縮小。在這個時候黃鵬全身的骨頭都開始發出猛烈的白光。接著白光有反常的全部縮回了骨頭裡面。

  白光每收回一分,黃鵬的骨頭也就變的更加白亮。時間不知道過了多久,當最後一絲白光被吸進骨頭之後,那天靈蓋內的白色液體突然“砰”的一聲凝練成了一顆白色的珠子,而他的意識也在珠子形成的那一剎那。被吸進了那白色的珠子裡面。

  那白色珠子一成之後,突然發出一絲絲一屢屢的白色光華,整個空間霎時間明亮起來。那白色光暈慢慢的把這個灰濛濛的世界變成了一個白色的世界。

  而黃鵬的意識也慢慢的清醒過來,一看,發現自己天靈蓋中的那顆白色的珠子,心中的喜悅那是再也難以忍受,上額碰下額,空中發出了一陣“嘎嘎……”的奇怪叫聲。

  黃鵬沒有想到,一塊中品的玉石和自身的骨髓竟然讓他一舉形成了魂珠,可以說,形成了這顆白色的魂珠他才算是真正的踏進了種玉煉魂訣的大門。

  一股白色的魂力從魂珠裡面出來進入了原來煉化骨髓時所打通的通道之中,開始在全身的骨頭中流動。慢慢的煉化著骨頭裡面的雜質。而他的骨頭在形成魂珠之後,已經達到了普通刀劍難傷的地步。可見這種玉煉魂訣確實神奇無比。

  “嘎嘎”黃鵬看到自己現階段能做的已經做完了,也就站了起來,感受到全身強大的力量,不由發出一聲古怪的笑聲。看到不遠處的三件法器,微微一招手,那三件法器就像是倦鳥歸巢一樣,來到了黃鵬的身上,一件黑色的斗篷把他的全身都掩蓋住,從外面來看,沒有任何人能知道這斗篷下面的不是一個人,而是一個骷髏。

  那鈴鐺則是掛在了他的左手手腕上面,搖動一下,一陣清脆的鈴聲從裡面發了出來,可誰又知道這是一隻催命的鈴鐺,發出的也是那勾魂的鈴音。

  而右手則拿著那把凌厲的鐮刀。隨手揮動了一下,一陣空氣被撕裂的聲音傳了出來。摸了摸,道:“寶貝,以後你們就陪伴我走過這一生吧。”隨後那鐮刀就像是液體一樣,融進了黃鵬的右手。

  看了看,黃鵬按照種玉煉魂訣上面記載的方法,逆轉了一下法訣,霎時間那潔白光亮的骨頭上面,以肉眼可見的速度,一塊塊的血肉出現在骨架上面。幾分鐘之後,黃鵬摸了摸自己顯得有些白色的身體。眼睛也已經恢復了過來,強忍住心中的喜悅,知道今天自己真的是擁有了奇異的力量。

  雖然他恢復了肉身,但原來在骷髏時候感覺到的那種力量卻消失不見了,充其量,現在他的身體也就是比普通人強上一點。黃鵬不放心,心念一動,重新運轉種玉煉魂訣,馬上那些剛剛長出來的血肉又飛快的被骨頭給吸了進去,當全身的血肉消失之後,那種力量感又重新回到了他的身上。再次恢復肉身的時候,不再像原來需要那麼長的時間,一秒就恢復了過來,那全身充滿力量的感覺有再次消失不見。

  而黃鵬也終於知道,自己的力量只能在是骷髏的時候使用,這可能就是有一利必有一弊吧,何況這也不算什麼大的事情。在黃鵬的心裡,自己一直都是一個普通人,嚮往的也是那種平靜的生活,有個老婆,有個家就可以了。就算有骷髏的力量,他也不會胡亂使用。他怕自己會迷失在那力量之中,而丟卻了自己的心。


第一卷 第三章 重新回到現實世界


黃鵬看了看洞中,把這裡的一切死死的印在了腦海中,這裡是自己人生的一個終點,也是人生的一個起點。從這裡走出去之後,回到外面的已經是一個完全不相同的自己。再次看了一眼之後,冷喝一聲“遁地”之後他的身體發出一道白色的光暈,融進了腳下的土地之中。然後就向華山腳下遁去。

  在華山腳下一個沒人的角落,黃鵬的身影突然從地上冒了出來,他那在斗篷裡面的頭,向外面看了一下,發現這裡只有不遠處有一個人躺在地上,不由呼出了一口氣,身體一提,猛的從地下飛了出來。

  也不怪他要如此小心,要知道他在離開那地洞之後,用那遁地之術,因為不知道方向,而且現在的華山也可以說是一個景點,來旅遊觀光的人可是不少。也是他運氣不好,每次出現的時候,總是在人流鼎沸的地方,第一次出現的時候就嚇的一個老太太暈過去,一個人變成了精神病。後面幾次照樣嚇壞了不少人。而華山有鬼的消息也不由從那些人口中傳了出去,使得這華山的人流量陡然減少了許多。當然,這些都是後話。

  黃鵬看到這個地方只有一個人,還是躺著的,馬上就從地下跳了上來,一陣白光閃過,黃鵬的身體已經從地下飛了出來,而那地上卻是一絲痕跡也沒有,好象黃鵬剛剛並不是從那個地方出來的一樣。可見遁地之術也確實是神奇無比。

  想當年,那小RB只不過是從我們這偷學了一點點皮毛,就創出了忍術,他們那忍術在一些有道之示的眼裡,也就是畫虎不成反類犬,沒有多少的作用。但是在那些普通人眼裡,確實神奇無比。

  突然黃鵬看到前面的那個身影好象沒有生命氣息,而且周圍的空氣中還彌漫著一絲絲的血腥之氣,不由很是奇怪,自言自語的道:“怎麼回事,難道在這晴天白日下,竟有人敢謀殺。奇怪了?”說著瞬間就來到了那個人的面前。

  那個人是臉朝下躺在地上的,不應該說是死在地上的,他的頭上面有一個巨大的傷口,還在不停的往外流著血。黃鵬一看,知道這就是致使他死亡的原因。黃鵬對死人已經沒有多大的恐懼感,畢竟他自己現在也是一個骷髏,說起來,還知道誰更恐怖呢。

  黃鵬伸出白色的骨手把他的頭轉過來,想看看這個人到底是誰?不看不要緊,一看卻把黃鵬給嚇了一大跳,原來那張面孔竟然和他的樣貌一斑無二,如果他們兩個站在一起的話,就算是他們的至親也很難認的出來。

  要不是自己知道自己的情況的話,黃鵬還真的會以為面前的就是自己,但看看他身上所穿的名牌,知道這絕對不可能是自己,心中不由嘆道:這世界上真的是無奇不有,自己能以這骷髏的模樣重生,這世界上出現一個和自己長的一模一樣的人,也沒有什麼好奇怪的了。

  “老兄,我們兩個長的一模一樣,也算是有緣分,今天我的衣服沒有了,只好借你的衣服一用了,看兄弟你的樣子,也不像是死於自然,要是有機會的話,我會幫你報仇的,就算是對今天借你衣服的一種償還吧”黃鵬淡淡的說道。他本來的衣服在洞中的那道白光之中化為了烏有。

  剛剛他還不知道怎麼辦呢,身份證,錢,衣服,全部在那道白光中消失了,本來以為要來個接富濟貧,接濟一下自己,沒想到剛出來就碰到一個和自己長的一模一樣的,也只好不客氣的笑納了了。以後要是能碰到他的仇人的話,就順手幫他一下。

  黃鵬做完決定之後,手向地上的那個人一招,還沒讓人看清楚到底是怎麼回事,地上那人的衣服就已經到了他的手中,黃鵬看著他光溜溜的身體,道:“好了,既然拿了你的衣服,也不能讓你暴屍荒野,今天就做做好人了。”說完他的骨手中突然出現了一朵白色的火焰,火焰在出現之後,看了不看,就直接扔到了那屍體上面。那屍體在白色火焰中,也就是秒秒鐘的時間,完全消失不見了。

  黃鵬眼火閃了兩下,突然逆轉種玉煉魂訣,一眨眼之間,他骷髏的樣子已經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副和剛剛地上一模一樣的身軀出現在他的身上。黃鵬搖搖頭,快速的把衣服穿了起來,他可沒有裸奔的愛好。

  突然他在上衣的口袋裡面摸到了一個錢包,和一隻手機。心中不由有了一絲笑意,身上穿著名牌的人,錢包裡面還會沒有錢嗎?快速的把錢包從口袋裡面拿了出來,只見一隻鱷魚Lacoste錢包出現在他的手中,看到這,黃鵬不由嘆道:“不愧是有錢人啊”

  要知道他以前用的最貴的錢包,也只是一隻五十塊錢的防真品。哪見過真正的名牌。打開錢包一看,裡面有一疊的老毛,還有一張照片,一張金卡,一張身份證。看了看,他先把身份證抽出來看了一下。

  就這一下,黃鵬在心裡不得不再次說了一聲:好巧。因為那身份證上面赫然寫著兩個字——黃鵬。這已經由不得他不說巧了,要是下面的地址和出生年月不對的話,那他已經要開始想剛剛那人究竟是不是他了。

  淡淡的笑了笑道:“既然身份證都差不多,那我就先用你的了,以後有時間再去重新辦過吧。”他可是知道,現在要想辦證那可不是一般的難。既然有了差不多的,相貌,名字都一樣的,也就不需要那麼多麻煩。向剛剛火化的地方一笑道:“謝了,兄弟,希望你一路走好。”

  說完之後也不再停留,直接就向外面走去,不到片刻就看到了有人聚集的地方,沒有一絲停留,身形進入了人流裡面。

  黃鵬邊隨著人流行走,邊想著今後的事情。雖然有了一身的本事,可他並不打算向什麼超人,什麼蜘蛛俠一樣,就差沒讓人知道世界上還有他們那麼一號人一樣。那種生活他可過不習慣。他嚮往的是平凡的生活,他是那種錢,夠用就行,再娶個老婆,生個孩子,平靜的過過日子就行了。這也許是一種很大眾的想法,一種老百姓的生活。

  可他不知道的是,他從今天起,想要平凡也平凡不了,在巧合之下,他那平靜的生活已經是很難再存在了。他以後的精彩生活是他怎麼也難以想到的。

  “親愛的,你慢慢飛,小心前面帶刺的玫瑰”走著走著,他口袋裡面的手機突然響了起來,鈴聲是一年前比較流行的《兩隻蝴蝶》今年是二零零七年,再有一年就是奧運了,讓每個中國人都值得自豪的是,奧運是在我國的首都——北京。召開的。

  這手機也是剛剛那個人的,打電話來的,肯定是他不認識的,但想想那人死了,應該通知他們一下。拿出手機來一看,屏幕上面顯現的是一個叫許玉倩的人名,那名字一看就知道是女的。搖搖頭。按下了接聽鍵道:“喂,你好,你找誰?”

  “找?我找你個死人頭啊,你連我的名字也看不到嗎?”電話那邊一聽到黃鵬禮貌性的問候語,馬上就發飆了,聽到那邊許玉倩的話,黃鵬不由苦笑,心中道:我這是怎麼了,幹嗎要接這電話,這不是找罵嗎?

  “對不起,你是許小姐吧,我不是你要找的人。”黃鵬想了想還是再次回道。

  “什麼?我的耳朵還沒有壞呢,你的聲音我會聽錯?我問你,你是不是黃鵬?”電話那邊的許玉倩不由怒極而笑道。

  “是,我是黃鵬沒錯,可我不是你認識的那個黃鵬,我跟你說,我們兩個根本就不認識,你是誰,我也不清楚。”黃鵬知道這次的誤會大了,不由耐下心來,對她解釋道。

  “你是黃鵬,又不是黃鵬?到底是什麼意思,你說不認識我,雖然我們不和,但我們怎麼說也是法律上的夫妻?好了,我可沒有那麼多的時間和你開玩笑,婷婷生病了,想要見爸爸,你自己趕快回來吧?”許玉倩冰冷的聲音傳了過來,說完這一句,那邊馬上就掛了電話,聽著電話中的盲音,黃鵬不由苦笑。

  這是怎麼回事啊,這次的誤會可大了,唉,不管吧,拿了人家老兄的東西,而且更巧的是人家還和自己長的一個樣子。在世界上,如此巧合的事情可是很少發生。而且在道義上,最少也要去通知人家一下。可是這要去的話,自己的樣子和他一樣,要是真的產生什麼誤會的話,那可就真的是說不清楚了。

  想到這黃鵬不由一陣頭疼,咬了咬牙道:“算了,反正那個人又不是我,我去操這些心幹什麼,不去想了,明天就回上海去。我可不願意惹上一身的事。到時脫不了身就慘了。”說完就大步向遠處的一個小餐廳走了過去。

  現在他恢復了肉身,所有的感覺也回到了身體裡面,會痛,會餓,也會累。以前的感覺一樣不少。

加入屬於你的卡提諾

line

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卡提諾論壇
加入好友
長篇小說
加入好友
言情&BL
加入好友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文章推薦

一篇5苦勞值,上限50苦勞值 (請先登入)

問你喔

你覺得網站好用嗎?
邀請您填寫網站易用性調查 快速填寫>>

返回列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