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返回列表
»

[都市言情]

[都市重生] 重活 作者:布老虎吃人 (已完成)

複製鏈接   關閉
line
avatar
447344 304 65
[內容簡介]

1032776.jpg

        陳兆軍瞎混了一輩子,一事無成。他總是憧憬,如果再給他一次機會,他一定要好好的把握。終於,終於他的機會來了。幫無常打了一場莫名其妙的麻將,糊塗判官隨手寫下的判詞讓他有了重活一次的機會,他會如何利用這次機會來完成他的夢想。書裡面會介紹。

●●●●●●●●●●●●●●●●●●●●●●●●●●●●●●●●●●●●●●●●●●●●●●

第一章 無常打牌誤事 判官收禮亂判

  都說好死不如賴活著,這就是說,沒有誰是想死的。不過要是都不想死的人就死不了了,那麼咱們這個可憐的地球早就給擠爆了,也就輪不上你來看我寫的書了。人的死法很多,最常見的,當然就是我們常說的生老病死、然後就還有諸如死於非命之類的。陳兆軍明顯就屬於後一種死法。看著路上摔散了架的摩托車,陳兆軍沒話說了。

  直到陳兆軍被白無常帶下去的時候,他還一直在想,要是沒有打那麼久的麻將,自己本來是可以不死的。可惜啊,我想到了那個時候,不止他一個人這樣想,不知道有多少人都是這樣想的,要是自己平時多鍛煉一點,也許就不會生病,那就不會死了。要是自己不去殺人,就不會被槍斃了,要是自己。。。。。。,如果再給這些人一次機會,你說他們還會這麼死麼?我估計,所以的人都會換一種沒試過的死法。

  不過話講回來,陳兆軍也不覺得自己有什麼委屈的,這一輩子,該享受的都享受過了,該有的也都有過,無非就是運氣差了一點,有很多機會沒能把握住,結果到死了還是一無所有。看在比上不足比下有餘的份上,陳兆軍知足了。

  「你他媽的給我走快一點!」就在陳兆軍胡思亂想的時候,白無常耐煩了,一腳踢在了陳兆軍的屁股上。

  「是、是、是、是,您別生氣,您說您堂堂的無常,犯得著跟我一個還沒有入境的小鬼生氣麼?把您氣壞了,多不值得。」陳兆軍趕忙笑臉相迎著對白無常說。

  「呵。。。。。。」白無常大大的打了一個呵欠:「算你還會說話,馬上就要夠八圈了,要不是為了你,我也不用跑這一趟了。他們幾個肯定會乘機看我的牌的。要是我這一盤胡不了,你看我怎麼收拾你。」白無常狠狠的說,不過態度可要比剛才踢陳兆軍的時候好多了。

  「您老也打麻將?我跟你您說,要不是我連續打了四個通宵,我也不會上您這來的。」陳兆軍一聽白無常也在打麻將,興趣馬上就上來了。

  「胡說!閻王要讓三更死、誰敢留人到五更,該著你今天死,這都是命裡注定的事!」要是其他鬼這麼說,保不定白無常就一腳上去了。要是誰都不死,還要地府幹什麼?再說了,這業績可是跟獎金掛鉤的,要是老不死人,讓無常上哪拿獎金去?

  「那是,其實這個我也明白,不是可惜了您那一把大牌麼?」陳兆軍趕忙撿好聽的說。

  「嗨,你還挺聰明的。我告訴你,這一盤我是清一色一條龍,現在就等著再進一張萬字聽牌了,我上家牛頭肯定是不要萬子的,下家黑無常估計是等混一色,可惜他在我下面,想等著我放萬子,門都沒有。就是不知道馬面想要什麼牌,萬一他跟我一對上,就麻煩了。」白無常一說起他的那一把牌,頓時眉飛色舞起來,打了一夜了,輸贏就看這把牌了。

  「您別急,要不一會我幫您看一下牌。不是吹的,打了這麼多年的牌了,我還沒怎麼輸過,就在下來以前,我剛贏了小一萬。要不是太累了,還能再贏一點。」說起大牌,陳兆軍可不是吹的,自從離婚以後,他幾乎什麼事都不幹,整天泡在麻將館裡。別人打麻將靠的是手氣和經驗,陳兆軍打麻將不光靠經驗,更多的是靠邏輯分析和心理分析。有了這兩樣,基本上掙個伙食費房租什麼的是沒有問題的。

  「你算了吧你,我剛才都看過了,就你的命,一直都沒好過,不是這出問題就是那有事的。娶了兩個老婆還都跟了別人,要是你的命很好,也不至於就混一破摩托車了。你說你要是開的是奔馳,輪得到我來接你們?」左右沒什麼事,白無常也樂得跟陳兆軍侃一會。

  「這我都承認,可是你也不想一想,打牌靠的可是技術。離婚這幾年,我還不是靠打牌過的日子?」陳兆軍的臉上有點掛不住了,小聲的辯了幾句。

  白無常也沒跟他計較,也許是看陳兆軍還順眼吧。兩人一路上凈聊些咱們打麻將的事了,很快就到了酆都的大門口。

  「老白,快一點,就等你摸牌了!」酆都的城門樓子裡,牛頭馬面和黑無常正圍坐在一張麻將桌前,就等著白無常來了。一幫鬼差正拿著鞭子押解著一幫新鬼老鬼的往城裡走,有些鬼還顯得正常一些,可還有一些不知道是不是不聽話,背上都給鬼差的鞭子給抽爛了。

  白無常帶著陳兆軍來到了城門樓子裡,一到這,白無常明顯的有點趕時間了,他還想多打兩盤呢。

  「等一會,我把這個新鬼交了差就過來。」白無常帶著陳兆軍就想往城裡走,黑無常一把拉住了他。

  「急什麼,都到了這了,你還怕他退回去?趕快的,打完這盤再說。」

  白無常猶豫了一下坐了下來,一指陳兆軍:「你過來,呆在我身邊,不許亂跑。等我打完了這盤再帶你去閻王殿。」

  陳兆軍哪敢不聽話,只有乖乖的呆在白無常邊上,看著白無常打牌。

  白無常的牌很好,手裡有從一到九萬,其中四萬三個,七萬兩個再加一塊白板。白無常剛一坐下,抬手就摸起了一張白板。這牌也不小了,怎麼都算是一把混一色。一高興,白無常就想推牌。

  陳兆軍一見,連忙攔住了白無常。陳兆軍剛才看了一下,海裡還沒出過幾張牌,萬子也有人打,按白無常的這把牌,完全有機會博一把。最起碼不該這麼早就胡了。陳兆軍觀察過牛頭馬面和黑無常的表情,按理來說,他們應該還沒有聽牌的。

  「等一下,換一張。」一到牌桌邊上,陳兆軍就忘了自己已經是一個小鬼了。更不要說眼前的幾位正是酆都的老大。

  白無常其實也很猶豫,就這麼胡了的確有點不甘心。陳兆軍這麼一說正好推了他一把,於是手勢一改,隨手拿了一張白板丟了出去。

  牛頭馬面和黑無常也沒有覺得有什麼異常的,也許是已經打昏頭了,要不然在他們面前,怎麼輪得到像陳兆軍這樣的小鬼說話。

  說起來也是白無常的運氣好,轉了一圈,又被他摸上了一張八萬來。這下,他可就聽牌了。

  還不到一圈,牛頭就打出了一張九萬。白無常這個激動啊,伸手就想抓過來胡了。陳兆軍又攔住了他,既然九萬沒有人碰,那就還有兩張,看著黑無常和馬面一點想要的慾望都沒有,陳兆軍覺得這是一個機會。

  白無常挺鬱悶,不過也覺得該博一下。這才沒說話,等白無常再伸手摸牌,一隻異常白皙的手摸著牌半天也沒有放下來。

  「我說老白,你倒是快一點啊!」牛頭著急了,催到。

  「嘿、嘿、嘿、嘿,我要讓你們把贏了我的都給我吐出來,看看這是什麼?!」白無常攤開手裡的牌,赫然是一張九萬,接著他推到了自己的牌。

  這下其他幾個人才發現,敢情這一天一夜白贏了,一把就讓白無常都給拿了回去。

  有了這一盤墊底,白無常就打得放開得多了。誰知道極樂生悲,接下來的幾盤,白無常都沒有聽陳兆軍的,結果連續放了幾把大炮,剛才贏的那點又都快吐出去了。這下他可急了。再次放給了黑無常一炮以後,他覺得自己是不是換換手氣了,轉頭看見了站在邊上的陳兆軍。

  「來、來、來,幫我摸兩把!」一下就把陳兆軍給按到了椅子上。陳兆軍也四十好幾的人了,哪有那麼多忌諱,當下也不客氣,直接坐了上去。頂了白無常的腳。

  這一打就是好幾圈,陳兆軍發現,別看牛頭馬面和兩個無常平時挺嚇人的,可是打起麻將來還真是菜。有了好牌就眉飛色舞的,聽牌以後急得像猴子。跟這樣的人打牌,陳兆軍不贏才怪。

  等到黑無常輸掉了哭喪棒、牛頭輸掉了鋼叉、馬面輸掉了長矛的時候才發現,陳兆軍已經進酆都城都快兩天了。

  白無常連忙帶著陳兆軍趕到閻羅殿。閻羅殿裡當班的是陰判官。一看是陰判當值,白無常頓時送了一口氣。要知道,誤了送鬼的時辰,這可是一件大事,誰都知道,正常情況下,一個新鬼到了酆都以後,必須在規定的時間內到閻王爺處報道,由判官查閱此人的記錄,根據記錄和設備判定是該接受何等處罰。可是陳兆軍都已經到酆都兩天了,這時候才來報道,無論是用孽鏡臺還是用稱秤刑都很難準確的判斷出他到底有多大的罪孽。光是看記錄也很難完全體現出公正來,況且陳兆軍的記錄也挺干凈,被有什麼好追究的,這就讓判官難做了。

  白無常知道因為自己沒有即時講陳兆軍給送過來讓判官為難了。還好,今天閻羅殿上值班的是陰判當值。平時白無常就跟陰判官的關係比較好,加上陳兆軍這兩天幫白無常贏了不少錢,所以白無常決定幫陳兆軍一點忙。輕輕拉了一下陰判的衣袖。

  陰判明白,這是白無常要跟自己說小話了。於是離開桌案,跟著白無常來到一邊。

  「判官哥哥,給你看一件好東西。」說著白無常打開褡褳,露出了黑無常的哭喪棒。

  「這不是黑無常的哭喪棒麼?怎麼到了你這裡?」判官很驚訝。這可真是好東西。在整個酆都,除了十殿閻羅王各有自己的法器之外,接下來的就該算陰陽雙判的判官筆了,再往下就該算的上黑白無常的哭喪棒和招魂幡了。

  「嘿、嘿,你再看!」白無常將褡褳又打開了一些。這回露出來的是牛頭的鋼叉和馬面的長矛。

  「天哪,你是怎麼把它們都給搞到手的?」陰判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這些可都是牛頭馬面吃飯的傢伙,要是沒有了這些東西,不知道牛頭馬面該怎麼當差。

  「其實這些都是這兩天陳兆軍幫我打麻將贏的。這小子也算幫了我的忙了,您看是不是。。。。。。」白無常沒有接著往下說,他知道,這個時候,該是陰判提條件的時候了。不管怎麼說,自己晚了送鬼的時間,肯定是要被陰判敲一槓的,還不如做個人情,給陳兆軍一點好處,下回找他幫打麻將的時候也好說。

  「這個麼。。。。。。你也知道,我今天當值,出了什麼事可都得我撐著。」陰判現在考慮的是該要什麼好。

  白無常也很光棍,他明白這事的嚴重性。說大了,是自己玩忽職守,到時候丟官罷職是很正常的,說小了,其實就是陰判的一句話。咬咬牙,伸手拿出了黑無常的哭喪棒。

  「判官哥哥,這東西我留著也沒什麼用,畢竟不順手,倒是判官哥哥你,平時用慣了判官筆了,估計這東西你用得上。」

  判官心說的話,這簡直是根本都不搭界的東西。不過他可不想表現出來,嘴上說著:「別,你這不是不把哥哥當回事了,你的忙我能不幫麼?」可手裡一點都不慢,轉眼,黑無常的哭喪棒就被陰判藏到了袖子裡。

  見到判官收下了東西,白無常放心了。只要判官肯幫忙,陳兆軍誤點就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

  「哥哥,你說該讓陳兆軍到幾層地獄去?」

  這一問,判官也有點不知道該怎麼辦了。到底該讓陳兆軍到幾層地獄去?去深了,人家冤枉,去淺了,可是自己的失誤。況且每一層地獄都有人負責管著,萬一這事捅到十殿閻羅那裡去,大家都得吃不了兜著走。

  「哥哥,我看要不這樣,根本就別寫讓他到幾層地獄,就直接判他個干重活,到時候我就帶著他,不管誰查起來,就算他再壞,只要我說他在我那裡干重活呢,我就不信誰還有什麼話說。」其實這也不奇怪,白無常還指望陳兆軍幫他打麻將呢。

  陰判一聽,這倒是一個好辦法,誰讓自己收了白無常的東西。不過這樣一來,無論將來陳兆軍出了什麼問題,都有白無常頂著,其實應該也沒有什麼問題,不就是白無常收了一個小鬼麼?況且自己給了他一個干重活的判決,怎麼說都連累不到自己了。

  「行,就照你說的辦!」判官想通了其中的關節,倒是利索的很。隨手抽出了判官筆,一陣龍飛鳳舞,一張判令上現出了「陳兆軍判重活」的字樣,用過閻羅玉璽,一陣金光閃過,這份判決生效了。

  他們誰也沒有注意到,今天是十殿閻羅之一的輪轉王當值。

  「拿著,這可是你今後在酆都的護身符,有誰找你的麻煩,你就說是我無常宮的人。估計就沒事了。」白無常很大度的將判決交到陳兆軍的手上。其實有沒有這個都無所謂,能在酆都城裡瞎串的也就是那幾個人,估計用不了幾天就都知道陳兆軍是無常宮的人了。白無常這樣做無非是告訴陳兆軍,只要好好的跟著自己幹,自己是不會虧待他的。

[ 本帖最後由 chuang7718 於 2009-2-24 11:11 編輯 ]
  • 1評分人數

  • +2經驗值

  • 評分理由
avatar   chu740713 +2 還可以,但太過平淡...

查看全部評分 我要評分

加入屬於你的卡提諾

line

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卡提諾論壇
加入好友
長篇小說
加入好友
言情&BL
加入好友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文章推薦

一篇5苦勞值,上限50苦勞值 (請先登入)

問你喔

你覺得網站好用嗎?
邀請您填寫網站易用性調查 快速填寫>>

返回列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