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返回列表
»

[玄幻奇幻]

[玄幻魔法] 熾天之翼 作者:零 (連載中)

複製鏈接
line
avatar
210311 389 28
熾天之翼內容簡介︰
      在高中混日子的舒逸風追求平淡的日子,但當一次突如其來的死亡降臨後,他將如果面對偏離自己預設人生軌跡的命運呢?

  青梅竹馬的天才蘿莉,身份神秘的美麗少女、心思難測的富家千金、成熟美艷的班級主任……,在命運的捉弄下,逐一聚集到舒逸風的身旁,讓他窮于應付。天啊!他想要的只是一個平靜而正常的人生,為什麼上天如此殘忍,硬逼著他陷身于花叢之中、麻煩不斷呢?



第一卷 第一章 緣起

    舒逸風,一個平凡人,一個極端平凡的高二學生,除了樣子長得還算不錯外,就再沒有任何值得讓人留意的地方。不過對于這點舒逸風本人倒是毫不在意,因為他出生以來的最大願望就是能過上平凡而安穩的生活,可不想做那種受萬人矚目的耀眼之星。

    不過可惜世事往往又豈能盡如人意,比如現在,舒逸風就覺得極端的頭痛,而痛苦的根源則來自于他面前的美女,一個美得異乎尋常絕色美女。

    舒逸風眼前這位美女有著晶瑩似雪的肌膚,深邃難測的美眸顧盼生妍,如弧月般的細長柳眉和兩排又細又黑又卷的眼睫毛更為這雙充滿魅力的鳳目增添了無限的誘惑力,再配合上精致小巧的鼻子,如櫻桃般的微翹嘴唇,絕美的臉龐上沒有一點瑕。

    如果是正常情況下,可能大部分男人都會願意面對這樣的美女,但舒逸風表現出來的神態卻完全相反,一副無精打彩、生無可戀的模樣。而造成這古怪情形的原因只有一個,不過這當然不是因為舒逸風有某種不正常的傾向,而是因為這個美女只有十二歲……,更重要的是,這位美女正在強迫舒逸風做他最不喜歡做的事。

    “你怎麼又在發呆了,快給我老實的復習。”未來絕對足以迷倒眾生的小美女將手上一本厚厚的課本卷成‘棒子’後,毫不客氣的敲著舒逸風的腦袋道。她不單有著不可思議的美貌,連聲音也如天籟般清脆動听,雖然還帶著一份童稚,但如果去參加歌唱比賽,絕對比那些所謂的終極女聲強不知多少倍。

    小美女的名字叫紀妍妍,可以說是舒逸風的青梅竹馬,因為兩人的父母交情十分的好,連購買的房子也是相連在一起的,因此兩人從小就一起長大,感情甚至比起真正的親兄妹更好。

    不過對于這個平常痛愛都來不及的妹妹,有一點是讓舒逸風非常無奈的,那就是紀妍妍完全違反了美貌和智慧不能並重這個規律,不單擁有天賜的美貌,更擁有著二百以上智商的頭腦,可以說是天才中的天才,而更要命的就是紀妍妍最大的興趣就是做舒逸風的家庭教師,監視、不,監督他學習。

    當然,舒逸風個人是絕對不願意自己成為一個比自己小四歲的小女孩的學生,但可惜他那兩個工作狂父母卻不是這樣想,基本上每幾個月回來一次都會對他和紀妍妍說同樣的一句話,“妍妍,逸風的學習就全拜托你了,如果他敢不听你的話,那你就馬上打電話告訴我們。”

    連自己父母都說這種話,舒逸風還能怎樣反抗?因此在這完全是被迫的情況下,他也只能無奈的接受了這個事實,在本來應該還可以輕松一點的高二階段,就被紀妍妍一絲不苟的控制住所有課余時間,每天以升上全國最好的幾家大學為目標而痛苦的復習著。

    “我說過多少次了,不要沒大沒小的拍我腦袋,你還真以為自己是老師了。”舒逸風撥開紀妍妍敲著自己腦袋的課本,不滿道。

    “我當然是你的老師,沒听說學無先後、達者為先嗎?你快給我乖乖的听話,復習完數學後,還有英語的一份試題要做。每一天也都是因為你拖拖拉拉,所以我才要那樣晚才能睡,難道你不知道睡眠不足是女性的天敵嗎?”紀妍妍咕嘟道,那副裝出來的大人模樣只讓舒逸風感到哭笑不得。

    “就算你再怎麼幫我復習,我也沒有可能像你一樣啊!將我的目標定為全國的最高學府本來就是一個錯誤,以我現在的成績,又那有可能考得上。”舒逸風無奈的嘆氣道。這句話他也不知已經說過多少次,希望紀妍妍能放過自己,但可惜的是從來沒有起到任何作用,這次當然也不會例外。

    “我不管,如果你不能成功,爸媽肯定又會說我年紀還小,不能照顧自己不讓我出外面讀書。所以你明年一定要和我一起考上同一所大學,我可不想再呆在高中听那些無聊的課。”紀妍妍鼓起粉腮,氣鼓鼓道。

    “我的妍妍大小姐啊!本來就沒有人逼你要上高中,是你自己要求上的。”舒逸風苦笑道。一想到因為有紀妍妍這個‘大包袱’上學放學都跟著自己,讓自己高中生活少了很多精彩,他就感到無奈。

    本來以紀妍妍那超人一等的智商,正常來說應該是進設立在首都專為天才兒童設立的特殊班才對。不過不知為何,紀妍妍無論如何也不願意入讀,反而要和舒逸風一起進入普通高中學習。而紀妍妍的父母也是覺得自己的女兒年齡實在太過年幼,不放心讓她一個人到那麼遠的地方讀書,因此也就答應了她的要求。

    不過對于紀妍妍這種百年不遇的天才兒童,教育部當然沒有可能輕易放過,結果就是教育部和紀妍妍一家人經過商量後取得了共識,特別允許紀妍妍通過網絡接受特別班的教育。而紀妍妍也不負眾望,只不過是用了兩年的時間,已經分別獲得了商業管理和工程設計兩個博士學位,不久前還開始了學習歷史學。

    如無意外,在紀妍妍高中畢業前,她就能成為世界上同時擁有三個博士學位最年輕的人。對于這一點,舒逸風每一次想起都會一陣郁悶,暗嘆真是人比人比死人,怎麼他就沒有紀妍妍的高智商,就算不能一模一樣,起碼讓他不需要努力就能考上紀妍妍要他考的一流大學,不再像現在一樣‘痛不欲生’就足夠了。

    “你這個什麼都不知道的大笨蛋。”紀妍妍不知為何突然生氣起來,在舒逸風耳邊大聲道,讓他只覺得耳朵嗡嗡作響,幾乎以為耳膜都被震破了。

    “你說話小聲一點好不好,你從來沒有告訴過我你為什麼想要上高中,我又怎麼可能會知道。”舒逸風苦笑道。紀妍妍另一個最讓他頭痛的地方就是每當發脾氣就喜歡在他耳邊大叫大喊,他都懷疑這樣下去,自己是不是遲早會變成聾子。

    舒逸風的話顯然讓紀妍妍更是氣憤,但當她正要繼續‘虐待’舒逸風的耳朵時,突然窗外閃過一陣閃光,同時天空上竟然在毫無預兆的情況下響起了如爆炸般的雷鳴聲,接著房間里面的電燈眨了幾下後就熄滅了,使得本來燈火通明的大廳在剎那間陷入了黑暗之中。

    這時候的紀妍妍已經完全忘記了片刻前要好好教訓舒逸風的想法,在驚慌失措的嬌呼一聲的同一時間,已經從位置上躍起撲進了舒逸風的懷里,沖力之大,差點沒有將舒逸風撞到在地上。

    不過對于紀妍妍的舉動,舒逸風並沒有一聲埋怨,因為他很清楚紀妍妍從小時候開始就十分害怕雷鳴電閃,再加上周圍的環境又突然變得一片漆黑,就算是他自己也有點心悸,更何況是紀妍妍這個喜歡裝做大人的小孩。

    “沒事,我們先過沙發那邊坐下,等外面雨停了我再帶你回家。”舒逸風輕輕拍著紀妍妍的背部,柔聲道。其實本來他還想取笑紀妍妍怎麼剛才還一副大人的模樣,現在又這樣害怕。但話到嘴邊,卻變成了安慰的話,因為在他的心里面,無論紀妍妍有多高的智商,也只是需要自己照顧的小妹妹,他又怎能在她受到驚嚇的時候還去捉弄她。

    “嗯!”紀妍妍輕輕的應了一聲,一雙小手卻緊緊的摟著舒逸風不放,好像只有在舒逸風的懷中,她才會覺得安心一般。見到紀妍妍露出小女孩的本性,舒逸風只感好笑,沒辦法之下也只能抱著她走到沙發下坐下。

    從外面傳來的雷聲就像打鼓一般毫無間斷的響起,再加上閃電的光芒讓黑暗的室內忽明忽暗,使得兩人所處的空間就像三流恐怖電影里面的場景一般。舒逸風除了在開始時還覺得有點心慌外,心情很快就平復下來。不過對于紀妍妍來說,卻顯然是另一回事,等舒逸風抱著她坐下後,她就死命的躲在舒逸風的懷里,雙手改為按著耳朵,嬌小的身軀不斷顫抖著,任誰都可以看出她有多害怕。

    “有我在,不會有事的。”舒逸風稍微抱緊紀妍妍,溫柔的說道。現在這種情形,以前也曾經試過多次,因此要怎樣安慰紀妍妍,他也算是駕輕就熟了。

    雖然兩人現在的接觸是如此的親密,但對于紀妍妍那顛倒眾生的容貌,舒逸風基本上已經產生了免疫能力,而紀妍妍那嬌小的身軀,除了某些有著特殊媲癖好的人之外,正常來說還真不會對任何處于青春期的男生有任何的吸引力,因此舒逸風現在絕對是心如止水,連一絲漣漪也都沒有,只一心一意想著要怎樣做才能讓紀妍妍不再害怕。

    在舒逸風的安慰下,一如前幾次一樣,紀妍妍很快就放松下來,顯得再沒有那樣緊張。對此,舒逸風在松了一口氣後,就將注意力轉到窗外的狂風暴雨上,因為現在這種異常的天氣狀況,以前可是從來沒有出現過的,同時他更在心中生出了一股奇妙的感覺,好像感覺到一件將會影響他一生的事正在遠處發生似的。

    ***

    天空中傳來的轟鳴之聲震耳欲聾,不斷的電打雷擊讓漆黑的大地明滅不休,在疾雷暴雨的狂暴肆虐下,又厚又重的烏雲挾著閃動的電光,鋪天蓋地的籠罩著整個城市的上空,狂風刮起滿天塵土,使人心生懼意。

    面對這大自然恐怖的力量,街上的行人在雷雨剛開始時就早已懂得找地方躲避,因此晚上本來應該熱鬧非常的大街上,現在可以說是人影全無。

    “轟!”突然一下響徹天際的悶雷響起,就在這個人人惟恐躲之不及的環境下,在G市內雲山的一處山坡之上,一個女子竟然和幾個黑色的身影在狂風暴雨中對峙著。

    在閃電的映照下,女子顯現出她的真面目,居然是一個美麗動人的妙齡少女,由長長秀發綁成的麻花辮子長可及腰,美麗動人的雙眸閃爍著精神煥發的光芒,集天地靈秀的絕美臉龐上,有著一般女子沒有的英氣。

    而且更讓人震驚的是,從少女身上更散發出一種莫名的氣勢,使她整個人就像一把出鞘的絕世神兵,無論風、還是雨在進入她身體一米的範圍內就好像被無形的防御罩激濺開去,根本不能影響她分毫。

    至于另外那幾個黑色的身影,則是六個年齡和身材各異的男子。他們雖然沒有少女那驚人的能力,全身上下早已被撲水似的大雨淋個濕透,但從他們還能在猛烈的狂風中定住身形,就可以看出他們也不是普通人。再加上那略顯灰白的臉色,讓這六個男子看起來更是透出陰森之極的味道。

    “這位小姐真的要將我們趕盡殺絕嗎?”其中一個身材高瘦、好像是六人首領的男人沉聲道。

    “你們這些寄生獸魔侵佔人類的肉體,以人類為食物,既然被我踫上,還以為我會放過你們嗎?”少女冷冷道。

    說話的同時,少女左手輕抬,右手在左手手腕處的一個黑色手鐲旁的虛空處一握,再往外輕輕一拉,一把外形古樸的黑色長劍憑空出現在她的手上。只見這把古怪的長劍劍身上刻滿了不類近代設計的花紋,兩邊的劍鋒看起來竟然好像沒有開鋒似的,與其說是殺敵的武器,倒更像是古代用來裝飾的劍器。

    但就在這把劍出現後,被少女稱為寄生獸魔的六人顯得更是緊張,因為他們清楚感覺到,從少女身上發出的氣勢給他們帶來的壓力變得更大了,如果他們不是用盡全力抵抗的話,或者連是否能繼續站穩也成問題。不過他們更清楚自己一方已經再無退路,只有打敗對方,才能生存下來。

    六人的首領不再說話,隨著他仰天長嘯,發出如野獸般的叫聲,其余五人也跟著呼應的吼叫起來。緊接著讓人驚懼的一幕出現了,只見他們雙手並攏的五指慢慢融合在一起,手臂也開始拉長變形,在最後竟然變成長約一米五的鋒利刀刃。在黑夜之中,發出如金屬般的光芒,寒氣凌厲逼人,和少女 鈍的長劍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經過這樣的變化,任誰都能看出六人不是人類,難怪少女會說它們是‘獸魔’。

    “來吧!我給時間你們凝聚力量,可不要讓我失望。”少女橫劍一揮,劍尖指地,傲然道。

    六只寄生獸魔好像為受到少女的輕視而感到受辱似的,同時低吼一聲後,其中四獸就向少女襲去,不過剩下兩獸的其中之一卻采取了完全相反的舉動,轉身就向身後的密林奔去。

    “想逃?沒那麼容易。”少女冷喝道,她立刻就想到六獸的打算,不用說是因為它們已經看出自己一方無論如何也不是她的對手,因此才會在戰斗一開始就讓其中一獸逃走,而另外的則負責阻攔她,由此可見這六只寄生獸魔反倒比大部分人類團結和有自我犧牲的精神。

    不過少女又怎麼會輕易讓到手的獵物在眼前逃跑,向著逃走的寄生獸魔背部輕輕一劍揮出,一道如有實質的劍氣勃然爆發,劃過兩者之間的空間,將密集的雨水也切成了兩半。眼看劍氣就要擊中目標時,一直沒有動作的首領終于出手了。

    首領雙手的刀刃交叉護在胸前,同時以高速插進了劍氣和逃走的寄生獸魔中間,讓自己的身體擋在劍氣之前。“蓬!”雖然首領擋下了威力驚人的劍氣,但付出的代價卻是雙手一起被切斷,而劍氣剩余的威力竟然還在它的胸膛上留下了一道由左肩直達腰部,深約一分的劍痕,巨大的力量更讓它往後倒退了一步。

    對于志在必得的一擊被破壞,少女只是略一皺眉頭,心神並沒有受到多大的影響,但因為一劍揮出,她要收劍的話卻無可避免的露出了破綻,而最先攻向她的一只寄生獸魔正好踫上這個千載難逢的機會,刀刃毫不留情的向著少女的胸膛刺去。但面對如此危機,少女臉上還是一片淡然,好像一點也不在意生死似的。

    “你們快退開!”就在攻向少女的寄生獸魔心中狂喜時,它們的首領卻在這時候大喝道,不過它的警告已經來得太遲了。

    少女根本就沒有打算要收劍,揮出的劍勢沿著原來的軌跡劃去,沒有一點生硬改變的痕跡,以不可思議的角度直接就向攻擊自己的寄生獸魔斬了一下。接著少女的動作沒有絲毫的停留,身形連晃,在躲過緊接而來的另外三只寄生獸魔攻擊的同時也攻出了三劍,速度之快根本就讓人無法捕捉。

    當少女在四只已經完全停止動作的寄生獸魔面前不遠處站定時,早已經被她發出的劍氣穿過身體的四獸才分成八塊,無力的倒在地上。不過奇怪的是,四獸尸體的切口上竟然沒有一滴的鮮血濺出,更不要說內髒之類的東西,就似它們的身體本來就是一個單一的組織一般。

    對于四個同伴的死亡,剩下的兩只寄生獸魔無論是首領、還是逃亡者,都像早就預料到這樣的結果,逃亡者沒有回頭、速度也沒有減慢,只是眨眼間就消失在密林之中。而首領則在剛才的警告後,就變得如死般沉默。

    如果是其他人,或者會以為首領是因為清楚自己根本就不是少女的對手,再沒有抵抗的可能,所以在束手代斃。但少女卻知道不是,所以沒有立刻向它攻去,更沒有去追擊逃走的寄生獸魔,只是持劍緊緊的盯著它。

    “我知道你想做什麼,我保證在你融合完成前,我不會出手阻止。”少女瞧了瞧地上四獸的尸體,漫不經心道。

    “你會後悔的!”首領用帶著滔天恨意的眼神看了少女一眼,狠狠道。

    “我等著。”少女淡淡道。

    首領雖然他對于少女的話還是半信半疑,因為那會有人給敵人對付自己的機會?但事到如此,無論如何它也只是死路一條,但只要能和少女同歸于盡,那現在還沒有逃遠的同伴就安全了,因此它也下定了決心拼死一博。

    只見首領將被斬斷的雙臂往左右一分,地上四獸應該早已失去生命力的尸體、還有它斷臂的刀刃部分竟然蠕動起來,只是片刻時間,就變成了如肉泥一般。看到這詭異恐怖的情景,少女卻面不改色,反而露出一副感興趣的神色。

    最後,十塊大小不一的肉泥以極快的速度涌向首領的腳下,迅速蔓延將他整個人包裹起來。又過了一段極短的時間,肉泥和首領的身體終于融合在一起,而首領的外形也變得再不像是一個人類,完完全全成為了一只怪物。

    它的身高有兩米以上,拉長的腦袋足有一米的長度,巨大的嘴巴露出尖銳的獠牙,位于面部兩側的眼楮沒有眼白、完全是黑色的,原來雙手的位置被六把更大更長的刀刃取代,全身的皮膚好象被撕去了一般,露出暗褐色的肌肉,一條條跳動著的肌縴維清晰可見,上面還布滿了看起來粘粘的透明液體。

    “這就是融合獸魔嗎?”這時候少女的表情終于也變得凝重起來,但如果仔細觀察,就能看出她還帶著一份興奮,如果現在有人看見她這樣子,可能會認為她是嚇呆了也不一定。

    首領抬起巨大的腦袋,低垂的六把刀刃慢慢升起,連接身體和刀刃的‘手臂’就像沒有骨頭似的,在空中以不規則的曲線揮舞起來,最後停止下來時,定在半空中的六把刀刃也將尖銳的前端一致指向遠處的少女。

    隨著一道閃電從天空中劈下,首領終于首先發起了進攻,它的身體沒有絲毫移動,但伸長的‘手臂’居然夸過了五米多的距離,六把刀刃以不同角度向少女刺去。

加入屬於你的卡提諾

line

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卡提諾論壇
加入好友
長篇小說
加入好友
言情&BL
加入好友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文章推薦

一篇5苦勞值,上限50苦勞值 (請先登入)

問你喔

你覺得網站好用嗎?
邀請您填寫網站易用性調查 快速填寫>>

返回列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