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小說  >  短篇小說
返回列表
»

[玄幻奇幻]

顛覆江湖 作者:胡鱈 (已完成)

  關閉
line
avatar
22318 9 2
顛覆江湖 前言

一、本書非正統的武俠小說,愛看正統武俠、擁護正統武俠的朋友請關閉窗口離開;

二、筆者文筆並不好,對不起,我驕傲了,準確該說,筆者文筆比較爛,所以追求文筆優秀的朋友請關閉窗口離開;

三、本人雖十分敬重郭大俠,但敬重與實際操作是兩回事情,所以,沈醉于「為國為民,俠之大者」精神的朋友請關閉窗口離開;

四、本書帶有無厘頭性質,對次反感者請關閉窗口離開;

五、本書雖帶無厘頭,卻又經常會令你覺得不太爽,所以尋求痛快者請關閉窗口離開;

六、筆者是個情緒主義者,隨時會因為報攤的阿伯忘記找我一角錢而永久暫停更新,憎惡太監文學者請關閉窗口離開;

能看到這里沒走,相信閣下具備著非凡的心理素質及其遠超世俗的勇氣,那好,讓我們立即進入《顛覆江湖》。

PS︰不過,能忍受非正統、文筆爛、無厘頭、不夠爽、太監文學者,嘖嘖……閣下實在百年一遇!如果你是男同志……請放心,我不會介紹女孩給你認識的,就算有我認識的女孩已經認識了你,我也會趕緊叫她與你絕交;如果你是女同志,那麼,請立即與我聯系!



第一章 皎月下,葉孤城

黃山之顛,怒吼的寒風在我耳邊哭訴著它的疲勞與無奈。

不遠處的周圍是密密麻麻的高台,每個高台上都坐滿了人,他們饑渴而期待地注視著正站在顛峰的我們。

我討厭這種感覺,這令我想起了童年時經常玩的蟋蟀,它們角斗時,我和玩伴也是這樣看的。

站在我對面的是葉孤城,我在他眼中同樣看到了蕭索和落寞。

我听過他的故事,半年前,他跑到紫禁城和西門吹雪決斗,結果在四大名捕和他師傅聯手埋伏下,差點就被拘捕當場。他反應很機敏,一看勢頭不對,就施展輕功逃逸,西門吹雪本來也可以逃掉的,可是他突然回身送出了一招天外飛仙,將西門吹雪留在原地。

不過西門吹雪還真是個人物,一個打五個還能重創了一人,听說四大名捕的師傅在那一役後,是靠輪子代替了兩條腿來走路了。

我名氣和他差太遠了,為什麼今天會挑我和他決斗呢?

三天前,少林的灰衣僧找上了我。

他說︰「天下蒼生苦難,因為世道不穩,朝廷管理不力,很多人失業下崗,生活過得顛沛流離,我們武林中人該為蒼生出一份力啊……

我們在黃山之顛聘請了大批的下崗工人建起了數百座樓台,解決一大批就業問題,又請了很多有錢人到樓台上面坐,但收了他們錢,總要給點東西他們看啊,所以以後每月一號,在黃山之顛都會舉行一場比武,這才能堂堂正正收他們銀子啊……

你放心,所有收入除了必須經費,我們都捐給了華夏再就業協會……

上個月的比武,寧道奇和王重陽拼了一場,但觀眾說太過冷場,看不懂,所以這個月,組辦會想來點刺激點、血腥點的,我們考慮選葉孤城和你,你意下如何呢?為了天下蒼生,你要慎重回答這個問題啊……」

記得當時我很爽快就回答︰「天下蒼生,關我鳥事,一邊涼快去!」

但灰衣僧神秘兮兮地告訴我︰「你的一家大小都在少林作客。」

于是三天後,我來到了這里,還半夜被叫了起來,告訴我時辰已到,上路吧!

我站在了這里,凝視著這位對手,他看起來有點疲倦,雙目略帶呆滯,眼角還有著眼屎,顯然也是在熟睡中被喚醒的。

「別發呆,你們對站了近半個時辰,打量對手已經足夠了……呼喚他的名字!」灰衣僧在對我傳音入密。

此時,葉孤城故作姿態道︰「凌雲雪?」

我只好無奈敷衍︰「葉孤城!」

灰衣僧又傳音入密︰「介紹自己的兵器,等等……讓他先說!」

葉孤城從腰間拔出了他的長劍,低吟道︰「劍名‘清風’,長五尺七寸,經北國大師精心打造……」

我也無奈地掏出劍,盡量將聲音壓低,又要運行內力將聲音發送出去,主要是恐防觀眾听不見,喃喃道︰「劍名「銀龍」,長五尺七寸半,經牛家村鐵匠打造,說起那鐵匠,他價格公道,童叟無欺……」

我一直認為劍的最高境界是「忘劍」,但二十五載的春秋,我卻只能到「手中無劍,心中有劍」的境界,我不拿劍已經近十年了,手中這把是剛問一個丐幫弟子借的,就算用劍的時候,我也是不會去量它多長多寬的。

「夠了……介紹完了,說句有深度的話,就開打。」灰衣僧指點著我。

我無奈地看著他,他的眼神同樣的無奈,想必也是接到了同樣的指引。

「快——別冷場!」灰衣僧催促著我。

我只好道︰「葉孤城,等會,你到哪里去吃宵夜?」

葉孤城喃喃道︰「都這麼晚了,七十一吧,那里的糯米雞還不錯的……」

灰衣僧連傳音入密也有點急促了︰「夠了,用輕功和他錯身而過,然後飛到你對面的亭子,饒一個圈再回來,擺個好看點的姿勢站在他剛才站的位置上。」

我無奈地疾沖而前,他也和我作著同樣的動作,快擦身而過時,我守緊了全身的要穴,免得他乘虛而入。

我們錯身,周圍響起了驚天動地的狂呼、吶喊、喧鬧、助威,我的劍與他的劍輕輕一踫,用內力擦出耀眼的火花,叫聲更熱烈了。

輕功是我所長,我輕易地飛躍到了那個亭子上,再一個急轉身,亭下的人都探頭出來仰視著我,甚至還有個小姑娘立刻拿出磨好的墨來讓我簽名,我正沒好氣準備拒絕。

耳畔又傳來了灰衣僧的聲音︰「快簽名,大會的安排,增加戲劇性!」

我只好在她遞上的白絹上狂草上我的名字,抬起頭看到葉孤城也剛做完同樣的事情。

「好了,飛回來開打,多舞幾個劍花,多做些多余的動作,盡量別刺要害,表情冷酷逼真點,靠,你別打哈欠啊,影響你形象的……」灰衣僧再次發出指示。

我和葉孤城在各種指示下表演著,時高時低,偶爾飛到同一個亭頂,比上兩劍,偶爾故意踩爛地板,讓下崗的維修工可以再就業。

直到東方發白,湛藍的天空抹上幾筆白色的油彩,霞光瑞氣慢慢照徹天際,天地間瞬然陷入無盡的淒美中,灰衣僧指示︰「再錯身,刺向他心髒,一劍致命!」

我飛疾前沖,內心卻猶豫了,本人一生快意恩仇,殺個把人從不當一回事,但葉孤城並非我仇人,我為什麼要殺他?

快錯身了,他心髒處露出破綻,他的眼神哀莫大于死,他知道自己要死,他竟服從這樣的安排?

我猶豫,錯身而過!

「靠,急轉身再來,觀眾不耐煩了!」灰衣僧催促怒罵,再補充,「你老婆兒子這幾天過得很好!」

我狠一咬牙,急轉身,劍氣化龍,直指葉孤城,葉孤城似乎也感覺到了我的殺氣,他神態化作凝重,瞬間凝聚出劍氣向我迎來,但雙劍快接觸時,他似乎想起了什麼,眼神再次變作了哀傷,心髒處再次出現破綻。

我一劍刺進了他的心髒,他的血染紅了我的白衣,我在他耳邊輕聲問︰「葉兄,尚有何未了心願?」

「如果他們不放我家的旺才走,幫我殺了他們!」葉孤城斷斷續續的留下遺言。

我從他身體內緩緩拔出劍,沉聲道︰「好!」

他的嘴唇再動了一下,或許,想說聲謝謝吧。

這時,我才察覺到,四周響起了如雷的歡呼聲,大會及時的拿出了酒菜賣給觀眾們。下了注的人們,跑到兌獎台去兌獎……

[ 本帖最後由 a38729150 於 2008-11-15 22:26 編輯 ]

加入屬於你的卡提諾

line

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卡提諾論壇
加入好友
長篇小說
加入好友
言情&BL
加入好友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問你喔

你覺得網站好用嗎?
邀請您填寫網站易用性調查 快速填寫>>

返回列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