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返回列表
»

[玄幻奇幻]

鬥卡 作者:呶嘴的小新350 (連載中)

複製鏈接
line
avatar
23755 39 8
第一章 超級阿布

    「陳信,你這也配稱一星風符?哼,我看你根本不配成為一名合格的符士……窮酸的傢伙,你還是別在這裡丟人現眼了,滾吧!」

  大秦帝國,鐵龍領領主府中,六星符師成剛狠狠地將一枚秘符拍在桌上,眼中滿是不屑的冷嘲。

  被他訓斥的對象是一名少年,少年胖乎乎的臉上始終掛著笑容,好像剛才被痛斥的根本不是自己。在一片冷嗤聲中,陳信默默地收拾起了自己的東西,離開了教室。

  成剛重新看了一眼桌上的風符——圓形的符身用的是最低級的豬玀獸的獸骨磨削而成,這類獸骨能夠承載秘紋的水平相當低,製作過程中極為容易碎裂,陳信選擇這樣的獸骨來製作秘符,當然不是想要炫耀自己的水平,而是其他較為理想的獸骨他根本買不起!

  略微泛白的符身上小心地畫上了一條條細膩的秘紋,秘紋光澤幽幽,映襯得普通的符身也多了幾分神妙,看得出主人花費了很多心思在上面。

  成剛微微冷笑:能夠用最低級的材料製作出這樣的秘符,也算得上是一名人才了,而且秘紋的細節部分絲毫差錯也沒有,看得出是花費了很多工夫——可是,這些又能代表什麼呢?大秦帝國從來就不缺人才!沒有充足的念識支撐,即使你將秘紋雕刻得再怎麼惟妙惟肖又有什麼用?笨蛋!

  走出教室的陳信看似平靜,其實內心早已翻江倒海,他明白自己不能成功製作秘符並非自己的天賦真的很差,而是自己沒有得到制符的關鍵知識!

  秘符,龍漢大陸所特有的一種力量,具體誕生的年代已經無法考證,經過無數智慧之士的總結,將它分為能量符、封印符、功能符三大類。

  御使能量符可以發出強大的攻擊,御使封印符則能夠奴化魔獸成為自己的「魔寵」,而功能符相對而言比較複雜,有錄音符、攝影符、傳訊符等。

  製作一枚完美的秘符需要兩個必備條件:一為秘紋,二為念識!

  成剛在傳授制符知識時隱藏了念識的鍛煉方法,要想獲得真傳必須奉上一定的謝師禮才行。可惜,身為一名破落貴族,陳信連基本的溫飽都成問題,又哪來的金幣繳納謝師禮呢?

  聽著身後不斷傳來的嘲笑聲,陳信的手指深深地陷入了掌心:終有一天,所有輕我、賤我、辱我之人都將被我踩在腳下!

  陳信的家在鐵龍領藍城的西北角落,這是他家的祖宅,佔地十幾畝,裡面的建築依稀可以看得出昔日的精巧,可惜年久失修不少地方已經被風化剝落,連門口裝飾用的雄獅石雕也因為近年來經濟捉襟見肘被賣了。

  「少爺,你回來了,今天學得怎麼樣了?」大門口,一名掃地的年邁老人看見陳信慈愛地招呼道。

  陳信小跑幾步,搶過老人手中的掃帚,埋怨道:「銘爺爺,告訴過你多少次了,不要做這些累活了,留著我回來干就是了。」

  「那怎麼行,你可是少爺啊。」

  「什麼少爺,不是銘爺爺這些年照顧,我早跟那些街頭的乞丐一樣了。」陳信苦笑道。

  「呵呵,不說這些,不說這些,少爺,老奴今天燒了好吃的,你學了一整天一定餓了吧。」老人佝僂著背滿面含笑。

  看著老人殷切的眼神,陳信不願意讓他失望,強笑道:「嗯,今天成剛符師教了很多新東西,一直沒能休息,可餓壞我了。銘爺爺,今天燒了什麼好吃的?」

  秘符按等級可分為九星,能否製作六星秘符是一個分水嶺,六星以上的制符者被稱為「符師」,六星以下則只有「符士」的頭銜,成剛便是一名六星符師。

  「呵呵,少爺你看看就知道了,老奴保證今天的飯菜肯定合少爺的口味。」

  陳信攙扶著老人走向裡屋,這個貼心的動作讓老人心中一酸,又是欣慰又是心酸。陳信是他看著長大的,他早把陳信看成了自己的孫子,對陳信傾注了所有的愛,眼看著陳信如此懂事如此知道上進,一股說不出的滋味湧上了心頭。

  「啊,什麼東西這麼香……是豬玀肉飯!銘爺爺,家裡哪裡還有錢買肉的?」進入裡屋,看著眼前擺著的一碗香味撲鼻的碎肉蓋交飯,陳信愣住了。

  前些日子,家中賣了最後剩下的一批石雕傢俱,購買了一批制符所需的原材料後,剩下的錢只夠勉強維持生活,連買糧食都成問題,哪裡還有錢購買肉這種奢侈品?

  「呵呵,小少爺,快趁熱吃吧,豬玀肉涼了味道就不好了。」老人避而不答陳信的問題,雙手悄悄收攏。

  陳信眼尖,發現了老人的小動作,他心靈一震,驚訝地看向老人:「銘爺爺,你的翠竹戒指呢?」

  老人閃躲著陳信疑惑的眼神,神情有些黯然。

  「您,您把它賣了?那可是您最寶貴的東西啊!」

  翠竹戒是陳信的爺爺為了嘉獎老人工作勤懇賞賜給他的,老人把它看得比自己的生命還要重,平日裡戴在手上時都要在外面纏上一圈紅線,生怕損毀一星半點,沒想到今天卻……

  「當年老主人把它賜給老奴就是因為老奴對家族忠心耿耿,如今家族有難處,老奴再將它給當了,正好回報老主人的知遇之恩啊!再說少爺學習制符正是需要花錢的時候,老奴將它當了也好給少爺幫上一點忙。」

  「銘爺爺——」陳信眼中淚光隱現,平日裡人前的笑臉不過是他強裝出來的,為的就是不讓任何人看到心中的軟弱,不過在老人面前這一切偽裝都不必要。

  「少爺,別難過了,只要少爺能夠將制符的技藝學到手,老奴相信家裡的日子一定會越來越好過的。老奴聽說在秘符公會裡一枚一星秘符也能賣出上百金幣呢!到時候等少爺學習有成,有了錢再幫老奴將翠竹戒贖回來就是了。」

  陳信深深地吸了口氣,堅定地道:「銘爺爺,您相信我,我一定會讓您過上好日子!」

  「我一直都相信小少爺。」老人撫摸著陳信的頭,慈愛地道:「快吃吧,待會菜就要涼了。」

  「銘爺爺,您也一道吃吧。」陳信知道老人肯定是不會捨得吃豬玀肉的,這一碗全是為自己所準備。

  老人拗不過陳信,不過他吃了一塊後就推說自己年紀大了胃口不好,笑瞇瞇地看著陳信吃。陳信為了不讓老人傷心,故意做出了狼吞虎嚥的樣子,只是——那香美的肉塊嚥下卻帶起了一陣陣的心酸。

  飯後,陳信獨自在院落裡散著步,家裡能賣的東西都已賣光,空蕩蕩的院落顯得有些冷清。

  陳信思考著今後的路,成為一名符士的夢想看來是不可能實現了,那麼怎樣才可以讓家裡的生活逐漸變得好起來?或許,自己可以選擇做一些小生意,雖然做生意不符合一名貴族的身份,可自己現在連飯都快吃不起了,還管什麼狗屁的身份?

  陳信眼睛一亮,這似乎是個不錯的主意,可是很快他興奮的情緒就消失了,做生意需要的本錢該去哪裡尋找?想到銘爺爺為了給自己籌措學習制符所需的原料連珍愛逾生命的翠竹戒都當掉了,又能夠去哪裡找到做生意需要的本金呢?

  抬眼看了一眼空曠的院落,看來還是只能從這上面想辦法。陳信忽地想到了後院的那棟閣樓,或許上面還有一些可以變賣的東西吧?

  陳信徑直來到了後院,這裡屬於祖宅的禁地,他還是第一次進入:後院很開闊,地面滿是夯得很結實的青石板,可能是年數長了的關係,積了厚厚一層灰塵。

  正中一棟小閣樓孤零零地矗立著,陳信費力地推開閣樓門戶,入目所見的情景讓他的心一下子涼了半截。閣樓內部像是被一百號強盜光顧過一般,除了滿地雜亂的腳印,連一張桌椅也沒有留下。

  陳信暗自咬牙,看這情形後院早就被小偷給光顧過了,想來也是,少了陳家人的看管,這後院還不是等於不設防的寶庫?只是可惜自己剛剛想到了一條生財之道就此破滅了。

  陳信不死心,仔細搜尋起了閣樓,期望找到一兩件可以幫助渡過難關的小物件。終於,皇天不負有心人,他在一個極為偏僻的角落發現了一隻青銅獸頭。

  獸頭造型古樸,一刀一鑿韻律十足,拿去市場上,那些無聊的貴族絕對捨得為它花上大價錢!陳信欣喜地用力扭了一下它,意外發生了,「咯吱吱」一陣亂響,緊接著一條裂縫緩緩自地面正中裂開。

  「我靠!」

  陳信一聲慘叫,只見他身下地面出現了一個碩大的洞口,然後一束乳白色的光柱罩在了他身上,他只感覺一陣不可抗拒的力量將自己朝地下吸去……

  ※※※

  震驚!

  愕然!

  呆滯!

  用所有的語言都不足以形容陳信此刻的感受,他此刻正端坐在一張銀白色的座椅上,座椅的設計很奇特,迥異龍漢大陸任何流派的風格。通體呈現橢圓形,椅體很厚實,每一處都與人體骨骼相貼合,坐上去彷彿完全被包裹住一般,非常舒適。

  這還不是最讓他震驚的,舉目四顧,他所處的空間極為宏大,粗略估計起碼縱橫有幾十公里。四壁通體為銀白色,略略呈拱形,彷彿是某種魚類的腹脊。如果不是那銀白色的牆壁閃爍著金屬特有的光澤的話,陳信差點誤以為自己是被某種體型龐大的魚類給吞噬了。

  空間四周整齊地擺放著一些機器,這些機器無一例外地擁有金屬外殼、方形按鈕等等部件,陳信看得頭暈腦脹:以這些東西的精細程度,哪怕是造物之族——矮人族也製造不出來吧?

  這些還不算完,在陳信面前不足一丈處,一面鏡子般的東西豎著,下方由一根三角的支架連到了一架他完全看不明白的機器表層。正在陳信猶疑不定的時候,一陣嗤啦啦的響動,一片雪花出現在鏡面上,而後一個人影出現了:

  人影黑髮碧眼,眉尖高聳,堅韌的臉部線條配上了深陷的眼睛,顯得整個人很是剛毅,這是一名看上去六十多歲的老人。

  「這是龍漢歷7885年,後來人,我不知道當你發現我的『瀾翔號』的存在已經是多少年之後了,一百年?兩百年?還是一千年?不過,這些對我而言都不再重要,因為——我是一個永遠也回不了家的人。」

  鏡面中的老者竟然開口說話了,饒是陳信膽大也被唬了一跳,下意識地問道:「你,你是什麼人?」7885年?那可是五百多年前啊!

  老者不理會他,自顧自地往下說道:「我名海明威,來自一個遙遠的叫『地球』的星球,我的職業是大宇宙時代的一名星際遊歷者——用你們的話講那是一種近似冒險者的行當,只不過我的任務是在不同的星球進行探險。」

  接下來,似乎知道後來者不可能理解自己的,海明威囉囉嗦嗦地講解了一番「星球」的概念,迷迷糊糊的陳信勉強接受了自己所在的龍漢大陸只不過是這個宇宙的一個星球,而同樣的,在這個宇宙中還有無數跟龍漢大陸相仿的星球。

  「這一切是如何發生的呢,」海明威的表情變得悠遠,充滿了回憶道:「那天,我無意間進入了一片充滿了磁力的星域,暴亂的星域磁力徹底攪亂了瀾翔號的導航系統,在我快要絕望之際,眼前的星域磁力突然更加混亂了。磁力激撞之下竟然打開了一條蟲洞,一條不知通往何處的蟲洞!」

  「不是進入,就是死於無止盡的宇宙漂流,我別無選擇!可是當我進入蟲洞之後,我才發現這個世界的奇妙遠遠超出了我的預估……龍漢!這是一塊何等奇妙的土地啊,我無法想像,人類孱弱的身軀怎麼能夠發出令巨石崩散,令大地撕裂,讓空氣停止流動的可怕力量?」

  「令人敬畏的上蒼啊,這個大陸上的人都是些什麼樣的怪物啊!他們竟然能夠憑藉著人身肉體抗衡飛船能量炮的轟炸,他們竟然能夠用他們稱之為能量符的力量捲動起無邊的風暴、巨大的石塊、滔天的巨浪朝飛船進行攻擊,他們竟然能夠驅使各種各樣的異獸對我進行攻擊,還有他們的鬥士,更可怕的是他們中被稱為『聖域強者』的人類竟然能夠直接撕裂空間緊追我的飛船不放!」

  陳信這時也明白了,眼前的老者並非真正的實體,而是一種影像的存在。功能符中就有一種攝影符就能夠錄製下發生過的影像,而後經過念識觸發將影像重現!

  雖然沒有得到完全的制符知識,但陳信還是知道海明威留下影像的方式絕非攝影符可以辦到,這或許也從側面證明了他的來歷,確實是來自於別的世界!

  另外,海明威口中所說的「怪物」,在龍漢大陸被尊稱為「符修」與「鬥士」!

  符修就是御使能量符與封印符進行戰鬥的人,只要有足夠的渠道得到秘符,想要成為符修並不困難,但要想出類拔萃,必須經過特殊的訓練。

  鬥士則是主要修煉「鬥氣」的人,一般來說,鬥士比起同星級的能量符在攻擊強度上要弱上不少,這直接造成了泛大陸上鬥士的地位遠不如符修。

  依照力量等級不同,符修與鬥士可以劃分為一至九星,一旦突破九星就成為了傳說中的聖域強者!龍漢大陸的聖域強者已經很少聽聞了,很難想像,這叫海明威的老者竟然有幸受到了他們的「招待」。

  更加令人驚奇的事情還在後面,海明威駕馭著瀾翔號逃脫了聖域強者的追殺,來到了鐵龍領,從而結識了陳家的祖先。出於一名星際遊歷者好奇的天性,他對龍漢大陸的力量展開了細緻的研究,尤其是針對秘符運用起他所稱的「歸類解析法」、「索塔爾法則」進行分析,總結出了很多規則。

  「好了,我的故事講完了。後來人,我不知道你是否能夠理解這一切,但是你能夠發現這裡總歸是一種緣分,所以,我決定贈送你一些東西。」話音一落,陳信身邊的地面突然滑開,一個托架緩緩升起。

  托架左側是一件鎧甲,鎧甲完全仿造人類的體型製造而成,各部位比例切割得完美無比,它的手肘與膝蓋部分各伸出一尺許的刃狀骨刺。而鎧甲的面罩設計也迥異於大陸流行的樣式,並非可拆卸式的網狀結構,而更像是緊密縫合的整體,眼眸、鼻孔、嘴唇等處均被咬合得很死,看不出任何空隙來。

  右側是一個直柄的托盤,托盤上面坐著一隻奇怪的雕塑,完全是一隻小白狗的形象,大約兩掌大小,長相非常可愛,並且生了一對乳白色翅膀。

  「這件瀾翔戰甲為我昔年探查星球奧妙所用,現在就贈送給你了,至於它的具體用途,以後你可以從阿布那裡得知……哦,對了,阿布就是你看到的那個雕塑,他是我在一顆無人星球上發現的可進化智能生命體,擁有種種奇妙的能力。它的腦袋裡存有我精研出來的有關秘符的法則以及我所前來的世界的最高文明。」

  「你只需將一滴鮮血滴在它身上,就能使它認你為主。一旦認主,他將對你忠心不二。當年我與聖域強者激戰受的傷突然復發,所以沒能妥善安置阿布,只好用阿爾法能量射線將他暫時封印成雕塑。後來人,希望你能夠善待他。」

  交待完了所有事情之後,海明威悠悠歎息一聲:「人世間最無奈的事莫過於客死異鄉了,地球,家,家究竟在何方?」

  什麼星際遊歷者,什麼阿爾法射線,陳信絲毫沒有概念,他只知道按照海明威所說,似乎這只雕塑能夠帶給自己很大好處的樣子,對於一個窮得快發瘋的胖子而言還有什麼是比這更好的消息呢?

  陳信萬分心疼地咬破指尖,將一滴鮮血滴向了雕塑。奇妙的事情發生了,一陣水紋似的光芒閃過,而後一股強光刺得人睜目如盲……

[ 本帖最後由 bobo0702 於 2008-10-9 09:49 編輯 ]

加入屬於你的卡提諾

line

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卡提諾論壇
加入好友
長篇小說
加入好友
言情&BL
加入好友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文章推薦

一篇5苦勞值,上限50苦勞值 (請先登入)

問你喔

你覺得網站好用嗎?
邀請您填寫網站易用性調查 快速填寫>>

返回列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