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返回列表
»

[玄幻奇幻]

北斗第八星 作者:yang9398 (已完成)

複製鏈接   關閉
line
avatar
25959 73 3
第一章 天閒入世
在我們這個包括了神界、人界和冥界的世界中,所有擁有靈力的那些生命,無論是人、動物,甚至由一些無生命的物質修練而成為精怪的意識體,他們被統歸入“異靈類”。
而在異靈之間,流傳著一個千古的傳說:九天之上,居住著一群掌管生死與命運的人,靈類們稱這些人星神。所有的星神只聽命於他們唯一的首領——北極星帝。這些星神是一種超脫與一切的存在。以北極星為中心,按照肉眼所見的天空,被分成二十八個區域。它們是東方蒼龍七族的角、亢、氐、房、心、尾、箕;北方玄武七族的鬥、牛、女、虛、危、室、壁;西方白虎七族的奎、婁、胃、昴、畢、觜、參和南方朱雀七族的井、鬼、柳、星、張、翼、軫。
而同時每族又各有屬於自己的北斗護法。號稱北斗護法的北斗七星作為北極星的護法,並不屬於二十八宿之列。
這二十八宿族除了各自掌管各界禍福生死,還有一個秘密的任務。就是看守被鎮壓在封魔殿、號稱生物界三大心魔的“欲”、“貪”、“兇”三魔,絕不能讓他們有機會逃去下界,否則不止人類,
即使是神界、冥界也要受其影響而使得各種次序極端紊亂。當然,除非經過天輪轉生,否則這些星神們一樣不能憑藉自己的星之神力直接去干涉人界的紛爭。
二十八宿族分成七班,輪流值司,每過九百九十九年輪換一次。由北斗七星之一帶領其中四族作為一輪,鎮守四方,看守封住三魔的禁石。而今年正輪到北斗第七星天衝破軍星搖光值司。可是因為星神大會在即,因此搖光輪值的日子被延後了幾天。
此刻在封魔殿中,四個方向,分坐著四個被神光籠罩而看不清面目的人。他們中間圍著三塊巨大的石頭,發出粉紅、金黃、血紅三種暗淡的光芒,不住吞吐。席地而坐的四個人正是此次值司的四族族長。現在他們處於休眠狀態,用本身力量,壓制著三魔的魔性。
至於本次值司的北斗第六星北極武曲開陽這會兒卻正在封魔殿門口東張西望,他等了九百九十九年,現在卻有些不耐煩了,眼看群星聚會就要到了,偏偏他有脫不開身。如果不能在這次星神大會上見到公主,那就要再等九百年的時間。開陽一直暗戀北方七族女宿族的公主,現在好容易等到有機會見面,偏偏只差了這三天。開陽不甘心,他本來還想這次對公主表白的。
就在開陽心急如焚的時候,一個清瘦的人影慢慢晃過他身前。“八弟,八弟。快來。快來。”見到這個走過來的人後,開陽簡直喜出望外。說來也奇怪,北斗七星該是七兄弟的,這八弟不知是從哪冒出來的,從來不見他有什麼職司,成天無所事事地在各族領域間閒逛。因此這所謂的八弟,大家戲稱他為“天閒星”。天閒生性隨和,很少與人爭執,為人倒是蠻熱心的,
眾星神有什麼事需要幫助時,只要開了口的,天閒一向不會推辭,為此各路星神也都很喜歡他。加上他又是北斗七星最小的弟弟,甚得眾兄長疼愛,誰也不想因為得罪了他而捅北斗七星這個大馬蜂窩。
天閒奇怪地看著開陽,他一向慢條斯理,不與人爭,而這開陽找他,肯定是有事要他幫忙,所以他正在等著開陽說話。開陽諂媚地笑道:“好弟弟,求你幫哥哥做件事。”
天閒點點頭,發出一種平淡的聲音。如果第一次打交道那一定會覺得天閒有些不近人情,可是開陽卻不在乎,天閒本來就這副嗓子。他的聲音只是沒有什麼情緒波動罷了。
開陽見天閒答應,笑得更加燦爛,對天閒道:“是這樣。哥哥我要去參加星神大會,哥哥的事你是知道的。幫哥哥值三天班,等到你搖光哥來接班,你就可以休息了。”
天閒看看四周,又看看開陽,溫和地道:“知道了。開陽哥,你去吧。我會等到搖光哥來換班的。”
開陽聽到天閒的話,眉開眼笑,拍著天閒的頭道:“好弟弟,好弟弟,哥哥會記得你這個人情的。”說完一溜煙就跑沒了蹤影。
天閒看著開陽不符合身份的癲狂背影,什麼表情也沒有。只是在門前掃開一處地方,就那麼抱膝坐在封魔殿門檻上發呆。
三天時間,對於經歷了無數滄海桑田的星神來說,不過是一轉眼的工夫,很快就過去了,天閒還像三天前一樣呆坐著不動。“八弟,開陽那小子出現在星神大會上我就覺得奇怪,後來他說已經找到人代替,我就知道是你。怎麼樣,辛苦吧?”遠遠地就聽到搖光的聲音傳來,打破天閒持續了三天的平靜。天閒這才改變了一下維持了三天的姿勢,同時發出召喚,告訴四族族長準備讓搖光帶來的人接替。
先前守護的四族族長收到天閒送到心靈深處的訊息,各自慢慢將真氣收回,準備退開鎮守位置,由搖光身後四人接替。不過或者是人間安寧太久了,就在搖光手下四人準備坐下時,其中一人感覺到一股無生無離的力量在封魔殿一閃即逝,禁不住猶豫一下,腳下的位置也隨之稍微錯開了自己原本的位置。後來接替的四族族長便按照錯誤的位置站了上去,偏偏先前守護的四名族長,心裏記挂著族中事務,沒有在意到這點疏漏,急匆匆地就離開了封魔殿。天閒讓四人通過後則又站到正門處,停了一下就打算離開。
不想,此刻卻從那紅色的巨石中,一道粉色光芒,像一縷輕煙。稀薄到肉眼難見的地步,打著弧線就向封魔殿外衝來。
這正是,因緣原本由天定,星君為此入俗世。那粉色光芒其實正是三大心魔中的欲魔所化,剛才因為接替的四族族長一個疏忽,所以被它找到一絲空隙逃出。本來它是想趁機逃出下界,去那花花世界興風作浪,紙醉金迷一番,不想卻好死不死,一頭就撞進了做什麼事都慢半拍的天閒體內。
這心魔本是修道之人的剋星,所以撞入天閒體內欲魔並不著急。沒想到這天閒天生習慣平淡,而且所謂情慾之事根本一竅不通,任那欲魔在天閒心中翻起情浪春潮,奏起淫聲蕩語,仍舊一點感覺都沒有。
天閒和搖光寒暄幾句就向搖光道別。搖光職責在身,也沒有再挽留天閒。他知道天閒的脾氣,所以自顧自坐到他該坐的地方,開始發功鎮壓封魔石。天閒看到搖光已經入定,這才不緊不慢地離開封神殿。
“不好。”忽然搖光的聲音響起,接著封魔殿中居然爆發出血紅和金黃兩道耀眼的光芒,隨即兩道光芒直接衝著天閒所站的位置而來,其中一道光柱還發出極其無禮的聲音:“小子,讓開。”
天閒冷漠地應了一聲,退到一邊,讓兩道光柱通過。隨著兩道光柱消失,封神殿中衝出了灰頭灰臉的搖光,後面還有同樣狼狽的四族族長。
搖光一衝出來,就衝著天閒道:“剛才看到兩道光柱沒有?”天閒點點頭,手指著遠處道:“到那邊去了。”
“你,你為什麼不擋住它們?”看到天閒指的方向分明是碰到了天閒的。
天閒呆呆地看著搖光:“可是我為什麼要擋著它們?它們又是誰?”
搖光無力地撫著額頭,他怎麼忘了一件事,這個寶貝弟弟一向是那種算盤珠的性格,你不去撥他一下,他是不會動的。而且因為天閒不用值司,北極星帝也一直沒告訴天閒這封魔殿中到底是什麼。
搖光沒力氣和天閒生氣,再說現在也顧不上了,顧不得再說,急忙帶著四族族長順著那兩魔消失的方向追了下去。
天閒不知道發生了什麼,可是他隱隱覺得,自己平靜的日子要到頭了。
遁出封魔殿的心魔不是那麼容易捕捉到的,搖光和四族族長終於垂頭喪氣地空手而回……
         ※       ※       ※
星神殿上,北極星帝正在大發雷霆,斥責搖光和開陽粗心大意,天閒故意縱放心魔。現在心魔下界,只有讓天界星神入世度劫了。
北斗七星誰也別想跑,二十八星宿族也有責任,各自派一人隨同入世,化解人間災難。
本來這些是沒有天閒的事,可是北極星帝認為天閒眼看心魔遁走,袖手旁觀,對於心魔逃脫也有一定責任,如果不加處罰實在難以服眾。
因此決定讓天閒也下界走一趟,只不過他不在七星、二十八宿之列,此次純粹是下界受罰,加上當年三十六天罡下界之時,天彗星因故失蹤,弄得“天罡法袍”被失落了一件。
人類各界中,是相當弱小的一種智慧生命,為了不讓星神仰仗自己的能力隨便破壞世界的平衡,天界眾星神想要真正溶入人間,就必須經過天輪的考驗。而越是強大的星神,在通過天輪時受到的靈力反噬衝擊也就越大。天罡法袍的作用就是暫時約束星神的力量,使得力量強大的星神不會受到自身靈力反噬而喪失神的思想。
可是,對入世這麼大的事,天閒還是沒有任何表示,當聽到北極星帝的話時,只是應了一聲好,就跟平常閒逛一樣朝著天輪走去,弄的北極星帝為之氣結。所謂百川匯海,有容乃大,壁立千仞,無欲則剛。天閒雖然在天界未有職司,但因為他一來比較空閒,而且性格使然,天界各族都有交往,所以各路星神的能耐,天閒都能模倣的出。說來天閒的實力該在眾星神之上。本來只要天閒肯認個錯,主動承擔擒魔的任務,也許星帝會給他另想辦法,沒想到天閒居然不當回事,弄的星帝想給天閒找臺階都沒辦法。
而且這次北極讓天閒入世也是有深意的,首先,天閒在天界老是長不大,另外鎮壓數千年的心魔忽然突破封印,雖然主要原因是因為封魔陣守護者的錯位所致,但星帝卻感覺到一股很淡,而且不包含任何屬於生靈或死靈的力量在封魔殿中若隱若現。這股力量讓星帝想到了天閒身世……
         ※       ※       ※
隨著七星的入世,在人間,夜晚渺無人煙的不周山上,鬼穀子第七十二代傳人鬼星老人,正和徒弟花語在觀天臺觀星。黑暗的天空顯得很平靜,沒想到一片強光閃爍後,卻有七顆大小不成比例的流星從半空而落,接著原本好好懸挂在北極的北斗七星全部消失。而在這片光芒閃過,天地間又變成一片黑暗。
看到這一幕的鬼星老人滿面憂色地對花語道:“不好,七星入世,人間當有大難。”這句話還沒說完,又有二十八顆流星劃過長空,緊跟著剛才那七顆流星的腳步,落向不同方向。
“二十八宿入世。”剛才就已經被嚇得吐詞不清的鬼星老人已經是面色慘白,這可是鬼谷一門數千年來從未見過的。北斗七星作為北斗護法,難得有一人下界。如今不但七星齊出,而且二十八宿也隨之入世,可見此次人間之禍何等嚴重。或許今天神靈是想讓鬼星老人徹底了解天機難測,當鬼星老人還沉迷在剛才的震撼中時,他那只有九歲的女徒弟花語驚叫起來:“師父,師父,快看,又有一顆。”
順著小女孩指的方向,半空居然又出現一顆和剛才七星一樣明亮的星,可是看上去,卻有些奇怪,這顆星居然在半空搖搖晃晃,慢慢騰騰,仿佛散步一般,朝著東方落去。
今天的一切讓鬼星老人推崇了一輩子的觀星術變得一文不值。鬼星老人苦思不得其解,臉上青一陣,白一陣,思索的結果是終於弄得自己走火入魔,心力交瘁地吐出一口鮮血,倒了下去。
鬼星老人吐出胸口逆血,心知自己時日無多。鬼谷一門擅測天機,歷代弟子無不短命。他能活到現在已經是個奇跡了。嘆口氣,他將一手按在花語百匯大穴上,沉聲道:“好徒弟,為師把一身修為贈你。你要記住,替為師解開今日星象之迷。”說完就撒手塵寰,留下年幼的花語面對無盡的黑暗號啕大哭。
         ※       ※       ※
再說天閒被貶下人間,他還是毫無自覺,兀自慢慢悠悠從空中飄落人間,卻不知他的行為在人間造成了多少震撼。在天人交界處,種種幻象紛至遝來,他還是不緊不慢,最後變成嬰兒狀落入茫茫人海。
天閒落地後,抬頭四顧。以往在天界,總是俯窺人間,如今換個角度,倒也別有一種感悟。
天閒所落之處是個非常陰森的森林,正是人間最有名的亡魂之森,除了野獸和一個神秘組合的成員,這裡千百年來,也未曾有人涉足過。四周古木參天,原本該是看不到一絲光亮的樹蔭,卻被剛才天閒落地時帶起的勁風絞碎,露出一片不算太小的天空。
天閒覺得有些無聊,輕輕挪動新的身體。不是很熟悉的雙腳那麼袖珍,短胖的小手則更顯得有些笨拙。
天閒試了幾次,支撐著爬起來,可惜這時他還沒能完全適應這副身體,撐了幾下終於沒能爬起來。
“哎。”發出一聲夾雜著童音的嘆息,搭配那副稚嫩的身軀,顯得那麼引人發璩。天閒放棄了站起來的念頭,就這麼趴在那裏,經過天人交界的衝擊,並沒有能使他迷於前因,所以萬事不在乎的性格在這時又顯示出來了。還是等熟悉這副身體再說吧。
不知過了多久,終於開始有野獸發現到天閒這頓美餐,可是對於這從未見過的東西,亡魂之森這些老得成精的野獸,卻還是小心地呈觀望狀態。都想有個不怕死的去看看天閒到底是什麼,可是亡魂之森作為人間最恐怖的地區之一,也不是沒有原因的,在這裡,一隻沒有智商的兇獸,即使它擁有再無敵的力量,也只有死路一條。
天閒四周靜得可怕,無數雙眼睛都在盯著天閒的動作。終於有一隻只有三寸大小的乳白色小鳥向著天閒衝了過去。
周圍那些閃亮的眼睛看到這一幕,卻退去了至少一半。原因無它,能在這亡魂之森存活。
越小的生物那是越招惹不得的。這只白色的小鳥,正是亡魂之森的鳥中之王,玄鳥。
此刻玄鳥那白得發亮的身體,尖得可以穿透一切的尖啄,正朝著渾然未覺的天閒衝去。
“吱。”忽然,一個灰色的東西將已經快碰觸到天閒的玄鳥撞了下來,並且和玄鳥滾做一團。這次居然是一隻和玄鳥同樣大小的松鼠。
方才就說過在這亡魂之森,越是細小的生物越危險,而這只小松鼠也是如此。它就是這亡魂之森的百獸之王,貘獸。
貘獸和玄鳥這也不是第一次爭鬥,每次都是不分勝負,而這次兩者都發覺了天閒身上那種無上的星神之氣,所以都想將天閒據為己有。兩個細小的身軀在地上不停翻滾,不時撞到四周的大樹。到這時候才隱約知道貘獸和玄鳥的厲害,那些參天的古木被它們這一撞,立刻轟隆一聲栽倒下去。
森林裏因此出現一齣詭異的景象,一排排樹木,無緣無故地轟然倒地,地上的塵土四處紛飛,卻看不到那肇事者,仿佛是被一種看不見的力量推倒。
玄鳥和貘獸打了不知多久,反正天閒周圍方圓數裏之內那是一棵樹也沒有了,最終兩個實力相當的小傢夥各自趴在地上喘息。
這時一陣腳步聲傳來,玄鳥和貘獸卻也不在乎,雖然剛才的決戰使得它們已經耗盡所有力量,但以它們身體的強度,即使被野獸一口吞下去,也沒辦法消化它們。近了,近了……原來是個白髮蒼蒼的老人,上身穿那種土灰色的,滿是口袋的帆布登山背心,下身是一條洗得發白的牛仔褲,拄著一跟老木藤的拐杖,雖然一頭白髮,卻是精神矍鑠,不見老態;很濃的眉毛,邁著輕便的步伐,朝著天閒而來。
經過這麼長時間,天閒也開始熟悉新的身體,雖然不能應用自如,但勉強行走已經可以。他從地上撐起身子,搖晃著走到玄鳥和貘獸喘息的地方。兩隻小動物張大眼睛看著他,天閒則同樣睜著一對大眼睛,骨碌碌轉個不停,不知道想著什麼。
最後終於伸出兩隻短胖的小手,把玄鳥和貘獸捧起來,好奇地在臉上摩擦著,發出含糊不清的笑聲。兩隻小獸總算知道天閒沒有惡意,放下心來,卻被天閒弄得很不舒服,發出抗議的鳴叫,但很快就感覺到天閒身上令靈類懾服的北斗之力。人言群星朝北斗,任何異類想要修成正果,都需要吸收北斗之星散發的星光。比如狐狸吧,除了在月圓之夜要吸收月華外,最終成形卻還要得到北斗的認可。換句話說,北斗本身就是所有非人異靈類的保護神。所以,很快兩隻另獸就接受了天閒。
“咦?”遠處的老人看到這一幕,發出驚訝的聲音。
看著眼前的這一切,“玄鳥?貘獸?”見到這兩隻可愛的動物,他很沒風度地叫了起來。在這亡魂之森待了足足二十年之久的他,怎麼可能不認得亡魂之森的兩個魔星。
現在這讓人談之色變的奇獸,正在天閒懷中,探著腦袋東張西望。如果不是老人深知這兩之小東西的厲害,恐怕會把它們當成天閒的寵物吧。
這老人乃是“炎龍集團”的星宗宗主兼教頭“遊龍”水傲。炎龍集團是個很神秘的財團,成立已經有兩百年之久,旗下企業囊括了各行各業,甚至包括偵探業和保全業。而這水傲則專門為財團訓練各種情報收集和保安人員。
不要小看這教頭的職務,那是從上屆學員中選擇最優秀的,經過三十年曆練之後才有機會。而且教頭和炎龍集團總裁日宗宗主的地位不分高下,與另外一個負責高科技開發研究室的首領月宗宗主,並稱“日月星”三巨頭。
炎龍集團星宗的秘密基地,正是在這片死亡之地的中心。今天是水傲完成三十年曆練,正式回基地開始培養炎龍集團下一班接班人的日子。他剛進亡魂之森就覺得奇怪,怎麼森林裏居然靜悄悄的,難不成亡魂之森今天是什麼好日子,所有野獸都跑去參加聚會了。
到後來又發現這裡被打出一塊這麼大的空地,現在竟然還看到一個粉雕玉琢的小孩正笑著朝自己伸出手。水傲立刻就喜歡上天閒了,也不管天閒身上臟兮兮的,一把將天閒抱起,用自己滿是鬍鬚的臉在天閒粉膩的小臉上摩擦,仰天大笑道:“好好,憑這兩個東西都接納你這個小不點兒。你就是我收的第一個徒弟。就是不知道以後有那麼多比你大許多的師弟師妹時,你會不會被欺負。”
就這樣,剛到人間的天閒,不情願地成了炎龍集團下一代接班人中的大師兄。
水傲抱著天閒,順著亡魂之森中那些並不成形的小道,一直朝深處而去。所謂山重水復疑無路,柳暗花明又一村。可能誰也想不到,在這亡魂之森的深處,居然還有一處不為人知的福地。
出現在天閒眼前的是一汪碧水,幾分春色,絲毫沒有亡魂之森那特有的瘴氣,一片平坦的空地上,不但有山泉小溪,還矗立著幾棟豪華的建築。兩隻原本蜷縮在天閒懷中的小傢夥好奇地探出頭來。
天閒似乎和它們相處很融洽。水傲試著也想摸摸這對在亡魂之森讓人談之色變的奇獸。可是剛伸出手,那玄鳥頭一揚,好不客氣就衝著他的手啄過來。而那貘獸呢,直接怒目盯著水傲,露出鋒利的牙齒。水傲被嚇得連忙縮回手,一邊苦笑不疊。看來自己這個徒弟真是異類。說也奇怪,剛才還凶神惡煞的玄鳥貘獸,在天閒肥胖的小手撫摩下總是那麼溫順。至此水傲不得不服氣,也打消了將這一人兩獸分開的主意。
水傲把天閒安置了下來,正式開始教授這第一個徒弟。
因為不清楚天閒真實的年紀,水傲就以他揀到天閒的那天作為天閒的生日。慢慢的,水傲發現,天閒的資質實在讓他驚訝。天閒在被他帶回來的第二天已經可以說話,第三天就能行走自如,接著就開始翻閱水傲的藏書。不過奇怪的是雖然看過不少,卻很難見天閒表示明白或者沒有明白。於是水傲嘗試著教天閒一些實用技巧,卻又發現天閒有些方面似乎很有天分,有些方面任他怎麼教,天閒就是不理。這麼又過了一年,天閒對這個世界的語言總算能自由應用。畢竟在天外時,天閒是用不著使用聲帶發音的。這天水傲又在教天閒散打搏擊之術,炎龍集團是個囊括各行各業的機構,學點防身之術那是十分必要的。可是在這時候,水傲又發現了一個問題,那就是和搏擊有關的技巧,天閒怎麼也學不會,氣得水傲又在罵人。
“這種潑婦扭打的招數我才不學。我不喜和別人拉拉扯扯的。”天閒第一次發表自己的意見。“什麼?”水傲沒留神剛一歲的天閒居然說出這種話。“潑婦罵街”,水傲半天才回過神來,真是貼切的形容詞啊,水傲忍不住捂住額頭:“這就是有些東西你不肯學的原因?”
天閒蹲坐到地上,抬起小腦袋,看著水傲,然後再很用力地點了下頭:“嗯。”
“可是這樣你怎麼做炎龍集團的接班人?”因為天閒資質絕佳,水傲已經打算讓他成為炎龍集團下任接班人。天閒從懷中掏出玄鳥和貘獸,懶散地道:“我就沒想做什麼接班人。對了,那些學生不是要送來了嗎?”
“你,你怎麼知道?”天閒咯咯一笑,這才抬起頭:“你很笨哎,你書房有炎龍集團的資料,前天更有傳真過來,我又不是不識字。”
“可是資料我是藏在秘室的。”水傲今天已經沒有吃驚的力氣了。“你那叫秘室?一點創意都沒有,對了,我看你的口令太簡單,替你改了一下。”天閒說的理所當然。水傲一聽,騰就竄進屋裏,三分鐘後又氣急敗壞地衝了出來:“混小子,你改成什麼了?”天閒悠閒地看著衝出來的水傲,搔搔頭,這才道:“忘了,昨天改完就忘了。”
“撲通”,水傲終於受不了嚴重的刺激,暈了過去。那秘室中有炎龍集團所有資料,正是因為水傲不懂電腦,放在他這才不會有危險,而那秘室的門更需要很複雜的口令,要是沒有口令,你就是用原子彈那也只能把秘室炸爛,而不能把門打開。如今被天閒把口令胡亂地改成一團糟,水傲實在無面目見江東父老。天閒疑惑地走到水傲身邊,用腳在他身上揣了揣,“奇怪,他怎麼暈了?小白,小灰我們去玩,不要理他。昨天還沒有打完呢。”說著一人兩獸,三個都很袖珍的身影,就鑽進了水傲的書房。在原本水傲忙了半天沒能打開的秘室門旁,天閒不知道做了什麼手腳,摸弄一陣後就敞開一道只有兩尺高的門,剛好夠一歲的天閒通過。
被氣暈的水傲直到這個時候才慢慢醒來,卻不見了天閒。這一年他也習慣了。天閒人小鬼大,到時候自然會回來。靠他找人那希望不大,當務之急要總部派人來解密是真的。水傲來到書房,這裡有直通總部的內線,“總部,總部嗎?我是水傲,請派解密專家來。資料中心的口令出了問題。”水傲有氣無力地道。
“什麼?”話筒裏傳來一個吃驚的聲音。“一言難盡,總之儘快派人來就是了。”水傲懶得多做解釋,關閉通訊。讓他怎麼說?難道說收了一個神童?自己被他給整了?
水傲抬頭看看外面的天色,想再出去找找天閒,卻發現從下方傳來一陣奇怪的聲音,彎下腰一看,正好看到剛才天閒使用的那道只有兩尺高的門,聲音是從裏面傳來的。
帶著好奇心,水傲爬了進去。眼前看到的讓他差點又一次暈過去。一歲的天閒正趴在那價值數十億美金的星宗電腦主機上打電動,旁邊還有貘獸和玄鳥在跳個不停。這臺昂貴的資料處理器現在已經變成天閒的遊戲機,天閒玩正開心呢,笑聲不斷。因為個子太小,坐在椅子上天閒沒法夠得著,所以他整個人的重量乾脆挂在操作鍵盤上。
“你,混小子。你在幹什麼?”看到天閒那笑得忘形的樣子,水傲就氣不打一處來。敢情這小子把這裡弄成自己的私人遊樂場啊。那麼高的門,難道每次開會,一大群人按順序鑽進來?天閒似乎打的正開心,目光緊盯著螢幕道:“哦,裏面有開關的。到時誰進來直接打開就是了。”
“什麼?”水傲再次神色大變,忙跑到秘室門後,在門背後果然有個開關。水傲神色再變,臉上像變戲法似的堆滿笑容:“好徒弟,師父對你是不是很好啊?”放大的臉湊到天閒面前,天閒嫌惡地把水傲推開:“讓開,別擋著我,我看不到了。”
“好徒弟,幫師父個忙好不好?”水傲有求於人,對天閒的態度絲毫不以為忤。
“哎呀,都是你。”因為水傲擋住天閒的視線,天閒似乎輸了,衝著水傲生氣。
水傲陪著小心:“好徒弟,是這樣的。你可不可以把那口令弄得再複雜一點。另外那道小門也藏好,最好只有你一個人能打開。不然總部解密的人來了,我,那個,嘿嘿!”水傲鬧出這麼大笑話,如果被總部來的人知道了。那還不搞得炎龍集團人盡皆知,以後水傲還有什麼臉出去見人啊?集團裏可沒人知道水傲是電子白癡的,所以他不惜低聲下氣地求天閒幫忙。
當然了,他並知道,天下沒有不透風的墻啊。天閒想都不想道:“好。”“真是好徒弟,你忙吧,師父不打攪你了。”水傲得到天閒的承諾後眉開眼笑地走了。
天閒從那昂貴的主機上跳下來,慢慢踱到秘室門後,仰頭比了比高度,虛空從地面上浮了起來。如果現在水傲還在,恐怕真要第二次暈倒了。
天閒慢慢飄著升到口令鎖的高度,兩手撥了撥就將電子開關的蓋子給打開了,然後就開始擺弄起那些內部的零部件來。不知忙了多久,天閒終於拍了拍手,自語道:“嗯,星圖口令應該沒人能解開吧。”說完還對著身邊的玄鳥和貘獸強調地問了一聲:“你們說對吧?”兩獸也用力點點頭,表示同意。天閒見狀又開心起來,“好了,我們繼續玩。”說完又虛浮著飄回主機上,繼續玩他的遊戲。
過了幾天,果然有很多人來到水傲這裡,不用水傲招呼,就自發地找地方休息去了。有很多都是十來歲的小孩,當然有年紀大的,其中一個四十多歲的中年人格外引人注目。這人臉上有一道三寸的刀疤,缺了一隻左手,顯得有些猙獰,所有人都躲他躲得遠遠的。
其中也有兩位年輕的長髮女郎,兩個女人長得很像,都是一般的大眼睛,高鼻梁。水傲親自迎上去:“哎呀,為了水某的疏忽,還勞動月堂,實在叫水某汗顏。”
那兩個女子連稱不敢:“水前輩太客氣了,這本是晚輩該做的。”原來炎龍集團的日月星三位首領,在擔任集團職務的同時,還兼著另外三宗的堂主;比如現任炎龍集團的總裁,就兼任日宗宗主。水傲則是星宗宗主。來的兩個女子是月堂下一代最傑出的人才之二。花靜君,花靜容。這兩女是雙胞胎,也是月堂年輕一輩最精通解密加密的人才。因為星宗是專門負責下一代人才培育的,所以現任月堂堂主才讓這兩人來水傲處。一來是總部的命令,二來也順便看看有沒有什麼有潛質的人才,好先預定了為日宗以後的發展做些準備。
水傲有些綴綴不安地把兩女帶到秘室門前。他也不知道天閒弄的手腳如何,要是被這兩個小丫頭輕易解出來,他可是要在兩位晚輩面前出醜的。花靜容和花靜君果然不愧是此道高手,兩人很快就拆開秘室門上的口令鎖。各將一台筆記本電腦接到鎖上,四隻晶瑩的玉手運行如飛。水傲看得心中生寒,看來這兩個侄女實在是太厲害了。天閒強煞才那麼點大,哎,這會丟臉丟到月堂去了。水傲心裏哀聲嘆氣起來。
“咦!”首先是花靜君發出驚奇的聲音,接著花靜容也停下手,用一種驚訝的眼神看著水傲。水傲心說完了,完了,這會兒面子是保不住了!不想花靜君道:“水前輩,都傳說前輩對電子一竅不通,晚輩現在才知道那是前輩謙虛。”
水傲一愣,沒反應過來:“解開了嗎?”花靜君道:“對不起,晚輩能力不足,可能要請大小姐來。”花靜容繼續道:“設定的口令是用的中國最古老的星圖,而且隨著天象不停變換,雖然只用了二十八宿的分野,沒有加入各顆恒星,我們還是無能為力。”
水傲這才松了口氣:“那就好。”“什麼?”花靜容沒聽清。“沒,沒什麼。”水傲急忙掩飾。花靜君道:“不知道前輩這種口令是如何設置的。”水傲尷尬的一笑:“嘿嘿,這個這個……我就那麼胡亂擺弄來著的。”
“哦。”花靜容和花靜君當然不會相信這個答案,可是水傲是前輩,既然這麼說了,她們也不方便再追問下去。“師父。師父。她們是誰?”天閒不知什麼時候跑出來,拉著水傲的褲腳問道。花靜君姐妹聽到一個很動聽的童音,好奇的目光轉了一週卻看不到人,兩雙動人的眼睛奇怪地看著水傲。只見水傲蹲下身,這會兒花靜君姐妹才發現,在水傲身邊不知什麼時候站了個粉粧玉琢的小孩,正好奇地打量著她們。“好可愛哦,水前輩。是你兒子嗎?”年紀小一些的花靜容見到天閒,聲音嗲得水傲渾身起雞皮疙瘩。“我才不是他兒子。”天閒抗聲道,帶著童音的聲音顯得格外引人發璩。花靜容完全不把天閒的抗議當回事,伸手就要抱天閒:“來讓我抱抱。”
天閒一矮身,縮到了水傲身後。水傲忙道:“這是我收的第一個弟子,不是我兒子。”
“嗯?”水傲的話讓花靜容忘了再逗天閒。花靜君也道:“前輩,您考慮清楚了嗎?”星堂的大弟子地位特殊。日後即使不接掌炎龍集團,那也要承擔起教導下一代接班人的重任。天閒的年紀,實在太小了。水傲笑道:“我知道,不過我相信這個徒弟。他的能力絕對是最好的。”這種事本就是由星堂堂主自己決定的,靜君也只是隨便問問,見水傲這麼有把握,自然就不再多言了。
“嗯!”天閒也忽然嗯了一聲。目光盯在靜君手裏解碼的筆記本電腦上。接著靜君覺得一股大力傳來,就看到不知從哪飛來一隻雪白的小鳥,抓住那臺筆記本電腦朝著天閒飛去。
對於天閒不時出點小狀況,水傲已經不奇怪了,花靜君可還沒習慣,沒想到那樣一隻可愛的小鳥居然可以從自己手中把東西奪走,而且有那麼大的力量。至於剛才的強盜,這會兒正站在天閒粉嘟嘟的腦袋上。花靜容再也忍不住,伸出手想要撫摩天閒。
“小心!”水傲忙拉開靜容,險險地躲過另一隻只有松鼠大小的東西的利口,正是那只貘獸。水傲苦笑道:“當心點!我已經吃過苦頭了,還是少惹這小祖宗為好。”
對於連水傲都顧忌的東西,花靜容可不敢亂動。
天閒把靜君的電腦擺弄了一會,想是沒了興趣。又扔了回來。也不和水傲等打招呼,轉身就不見了。
水傲對著花靜容做出一個無奈的姿勢。花靜君取回自己的電腦,打開專用聯絡線,通知月堂另外派人來解口令。
天閒很快就來到外面,這會兒外面亂糟糟地,都是這次送來星堂的預備弟子,說小,但其中最小的也有十歲了。看到天閒這個異數,所有的目光都被吸引過來。天閒卻無視這些人的視線,徑直走到那最醒目的疤面大漢面前:“你叫什麼。?”
疤面大漢一愣,這裡幾乎所有人都不願接近自己,可是這小孩居然一點都不害怕,還問自己叫什麼,疤面人雖然看上去兇惡,其實卻是個很好相處的人,指著自己的鼻子道:“你說我嗎?”在得到天閒肯定地點頭後,疤面人道:“我是銅墻。”
天閒看著銅墻一會,這才道:“你一定有個哥哥是鐵壁了?”
“嗯。”鐵壁銅墻本就是江湖上很有名的保鏢,五年前神秘失蹤,沒想到現在銅墻居然變成這樣。天閒又掃了銅墻一眼才道:“你們兄弟的名字不好。”
“嗯,啊?”銅墻呆住了。哪有人第一次見面這麼說話的,幸好天閒是個小孩,這才沒人介意。
“所有這次來星堂的弟子注意了。請立刻到禮堂集合。”擴音器裏響起水傲的聲音。“小朋友,我回頭再來陪你啊。”炎龍集團的紀律是很嚴格的,銅墻顧不得再和天閒說話,急忙跟著人群奔去。一會兒,廣場上所有人都消失不見了。
“天閒,天閒。你怎麼沒去啊?”水傲急匆匆地跑來,“去幹什麼?”天閒抬頭看著跑得滿頭大汗的水傲。
“你總得和大家認識一下啊。”水傲道。“哦!”天閒點了點頭,也朝禮堂走去。“哎呀。”水傲顧不得許多,這小祖宗就不能有點時間觀念啊?一把抱起天閒就跑。
禮堂裏現在已經擠滿了人,看到抱著天閒的水傲,很多人不給面子地輕笑出聲。“咳,咳。安靜!我來介紹一下,這是星堂大弟子,也是你的大師兄,天閒。”水傲咳嗽了幾聲道。
“什麼?”
“不會吧,這麼小?”
水傲的話好比在平靜的水面丟下一顆石子,激起無數波瀾。這也難怪,星堂大弟子身份特殊,從來沒有這麼小的。“安靜,誰有意見嗎?”水傲拿天閒沒轍,那是因為天閒是怪胎,別人可不行。水傲的這話一說,所有人都安靜了下來。
“這次的排序,我是按照各宗提供的能力表,以後每年都會重新組合。”水傲繼續道。星宗除了大師兄的身份雷打不動,別的排序在成年前是不停變動的。
“苗秀,第二;銅墻第三……”水傲將排名公佈。沒想到除了天閒,居然還有一個天才,只有十歲的苗秀居然排在了銅墻之上。幸好銅墻也不是個計較的人,倒沒覺出有什麼不妥。
就這樣,星堂的基地熱鬧了起來,從只有寥寥的幾個人,變成現在跟集市似的。
花靜君解不開口令的消息傳回月堂,月堂大驚。居然有靜君姐妹無法解開的口令?月堂的現任宗主花彩衣對水傲的斤兩那實在太清楚,因此她立刻以最快的速度,派出自己的寶貝女兒。也是月堂解密第一高手花明心。
花明心和花靜君姐妹見面後,仔細聽了她們的敘述,心裏也充滿了好奇:“真是星圖,你們沒看錯?”“嗯,不會錯的。”花靜君肯定地說。“這就奇怪了,按理不大可能啊。”花明心疑惑地說。星圖用做口令,除非設置者十分精通星象運轉,不然根本無法完成。可是星堂畢竟沒聽說有人精與此道啊。
既然有所懷疑,花明心當然要親自見識一下。接通秘室的電子鎖,再啟動解密程式,果然在螢幕上出現分為二十八個區域的星圖。
“我也沒辦法,對於星圖我也不清楚。”花明心看了一會兒只能無奈地說。如果不是前不久她妹妹花語,忽然和其師鬼星子一起失蹤,或許能有辦法,現在卻無能為力了。
一邊的水傲顯出沮喪之色,心中卻暗自高興。偏要把這東西擱他這裡,水道根本不懂電腦,還得擔起責任,現在卻找不上他。反正炎龍集團有錢,不在乎這點。這臺主機的內容各終端也有備份,再重新弄一台拷貝一下就是了。就這樣,星堂主機事件也就不了了之了。
         ※       ※       ※
隨著星堂基地搬來這麼多人,當然不能再像以前那樣,很快這裡就發展成了一個小城鎮,還有一個美麗的名字,“星之洲”。時間飛快的流逝,當年那些不諳世事的少年,如今都已長成。
星堂的排名也不再有變動。苗秀依然只在天閒之下,銅墻還是第三。至於天閒的大師兄位置也得到所有人的承認和尊敬。因為他從來不擺架子,加上佔著年幼的便宜,本就討人喜歡,何況他依然保持著熱心助人的習慣。

[ 本帖最後由 ark17303 於 2008-10-22 15:19 編輯 ]

加入屬於你的卡提諾

line

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卡提諾論壇
加入好友
長篇小說
加入好友
言情&BL
加入好友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文章推薦

一篇5苦勞值,上限50苦勞值 (請先登入)

問你喔

你覺得網站好用嗎?
邀請您填寫網站易用性調查 快速填寫>>

返回列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