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小說  >  長篇小說

[其它小說]

[輕小說] 灼眼的夏娜 作者:高橋彌七郎 (1-18卷) (連載中)

line
avatar
61480 173 78
[此帖更新至十七集]

灼眼的夏娜(I)
作者:高橋彌七郎

貼者註:由於不知道是誰翻譯的 無法註明... 如知道請務必告知
PS:喜歡看輕小說的人可否點一下右上的感謝 讓在下至少知道這部還有人在看(動力)  感謝!
PS2:內有些許 翻譯者的 OS 非本文內容... 在下盡力拿掉這些會破壞氣氛的 OS...


shana_02.jpg

序章


  那一天
  那一天,阪井悠二理所當然的過著他的日常生活。
  高中一年級的四月底,對新環境已經大致習慣,面對大考與未來前途等等嚴肅課題的時期還很遙遠。幾乎沒跟人起過衝突,也交了幾個朋友。
  家境小康,在家是讀生子而且父母健在。只是,父親——貫太郎目前隻身派駐國外。
  因此個性溫柔賢淑,有多年豐富經驗的專職家庭主婦的母親——千草兩人,居住在距離學校徒步約20分鐘的獨幢住宅。
  成績從國中以來一直不上不下,缺乏自我磨練,積極上進的志氣,但也不會過於怠惰,所以維持著一定程度的努力。“感覺好象滿有技巧”,這是國中以來的好友,同時現在也是同班同學,眼鏡怪人——池速人的評語。
  目前沒有女朋友,隔壁桌的平井緣常會跑來閒話家常,不過她的目標是找人教她功課,所以不可能有更進一步的發展。其實他也不急著找女友。
  眼前的煩惱是,面對即將來臨的黃金周要如何把錢花在刀口上。雖然想找好朋友一起出去玩,但也有不少電玩遊戲和漫畫要買。
  那天放學以後,之所以前往學校所在的住宅區對岸,也就是有大鐵橋連接的商業區,是因為想去逛逛電玩店和書店,看能不能在附近挖到什麼寶貝。
  那一天。
  直到那一刻為止。
  悠二以為他的日常生活會永遠持續下去。
  不,他甚至連這種程度的自覺也沒有,而是理所當然的,抱著不需要任何憑據的確信。
  然而,那一天,那個時刻。
  如鮮血一般的的緋紅夕陽之中,他的日常與確信,在轉瞬間燒的一干二盡。
  或者該是說——開始熊熊燃燒.......


第一章 脫軌的世界  
     

  阪井悠二正被怪物所吞噬.
  那是在平常,僅僅5分鐘的路程.
  突然間,大火充滿整個世界.
  從餐廳與咖啡廳林立的鬧市區,到處流竄,足以讓悠二也混跡其中的人潮,以及將一切染紅的夕陽,為之劇烈搖晃的.........清澈而又神秘的深紅色火焰.
  悠二在最初的一瞬間.......
  "厄?"
  只能發出這樣的歎息.
  抱著驚訝與疑慮,悠二隻身站在極其異常的光景之中.
  周遭被看似牆壁的物體圍住,是一團讓眼前事物模糊的扭曲彩霞.
  腳下只見一個以火焰描繪而成的,看不出是文字還是圖形的怪異圖騰.
  走著走者,他發現人們的姿勢很不自然,眼睛都不眨一下,動作完全靜止.
  "..............?"
  悠二茫然了.......
  他的反應如同正常人一般,企圖將眼前的景象當成是個噩夢,這個逃避現時的心態,隨即被降落在人群中的一個物體所粉碎.

  "什麼!?"
  悠二感到某個物體著地的震動,接著他定睛一瞧.
  好奇怪的東西.不對,他看過這樣的造型以及原來的摸樣,卻想像不出為何會變成"那個樣子".
  一個是,長的象美乃滋企業寶寶一模一樣的三頭身玩偶.
  另一個則是,用來固定所有假人模特的鐵珠.
  兩個高度都比一般人高出一倍.
  (這是什麼人在開玩笑吧.....?)
  這是悠二最直接的感想,這已經超越了噩夢的範疇,看起來真滑稽.
  然而,這些怪物出現在他的眼前.
  這些怪物之中,玩偶轉著龐大的身軀不斷叫囂,音量幾乎震破耳膜.
  鐵珠發出一次又一次的聲響,一條橫線啪的一聲,開口了.
  這時,原本靜止的人群開始猛烈燃燒,那個火焰,並未燒到悠二,他也感覺不到一絲熱度,但光芒卻顯得明亮異常.
  悠二仿佛全身麻痹了..
  他只能定睛直視.
  面對這情況,他還能做什麼呢?

  映照在那半成呆滯的瞳孔之中的是……
  燃燒著的人們的火焰頂端化為一條細線伸向空中,被吸進怪物們的口中。
  火團中的人們衣服並未燒焦,肌膚也沒有潰爛。然而,隨著怪物的吸取,在火焰中搖晃的身影,輪廓逐漸模糊、轉淡……接著,愈變愈小。
  無論是燃燒的火焰,還是身在其中的人們。
  一開始時如同營火般的大小,很快轉為如篝火一般的體積,再從火炬變成燭光,不斷縮小,再縮小……
  悠二茫然所失的望著火焰不斷被吸取的情景。
  望著望著,零星燃燒的火苗之中只剩一人孤伶伶的,仿佛被遺棄一般,佇立在原地。

  映射在那半呆滯的瞳孔之中的是,燒灼著人們的火焰頂端化為細線伸向半空,被吸進怪物的口中.火團中的人們並沒有燒焦,肌膚也沒有潰爛,但,隨著怪物的吸取,在火焰中搖晃的身影,輪廓逐漸模糊,轉淡,....越變越小。
  無論是火焰還是身在其中的人,一開始是如同營火般的大小,很快轉為篝火般的體積,再湊火炬變成燭光,不斷縮小....
  悠二茫然的面對這一切。
  望著望者,只剩他一人了,而兩個怪物也意識到了他的存在。
  玩偶的頭不斷旋轉,然後傾斜。
  "姨?這傢伙怎麼搞的?"
  悠二幾秒鐘後才明白過來,那個稚嫩的小孩聲音所指的是自己。
  "啊...."
  悠二傻傻的發出一聲,那個可愛的玩偶的大眼睛盯著他不放.然後鐵珠也轉身來,位於中央的嘴巴以女人的聲音說道"不曉得,好象不是......'使徒'大人的樣子"
  "可是,他在封絕中會動啊。"
  "密斯提司...這個就該是一等一的突變種吧,好久沒看到這麼棒的禮物了,主人一定會很高興的。"
  "好棒哦,我們立功了!!!"
  玩偶咚的一聲,用粗糙的大腳往前挪動了一步.原來的造型就很滑稽,但是以龐大的體形,陪上血盆大口笑得齜牙咧嘴的摸樣,看起來真叫人毛骨悚然。

  巨大的玩偶走向悠二,搖撼著地面直逼而來.與水泥管一樣的手臂冷不防伸出。
  "......啊,啊。?"
  眼前的事物太過詭異,龐大的壓迫感直襲邇來,以至於來不及做出驚慌失措的反應,悠二唯一能做的只是步步後退。
  只是,他已經連後退一步的時間都沒有了。
  一隻覆蓋一切的手掌粗暴地抓住悠二的腹部,這個粗魯的動作似乎成了一個開關,引發恐懼的顫僳流竄全身。
  "嗚!嗚哇!!"
  這時,做什麼都太遲了。
  悠二被整個抓起來,甩來甩去,接著....
  前方,是足以輕易把自己一口吞下,好似把頭切成兩半的血盆大口。
  連叫也叫不出聲.....
  睜大雙眼,冷汗直流,只能任由擺佈.......
  "我要吃嘍--------"
  就這樣,悠二即將被吞噬。
  這是在平常,五分鐘的路程。
  同時,也是脫軌的漫長道路的,起點。


  夾帶著驚人的重量與速度,一個小小身影直墜而下。
  位於落下身影前端的腳尖鑲進鐵珠的頂端。
  “咯,唔噢!?”
  鐵珠的嘴巴,全身的小孔跟正中央的大孔對著這股壓力一同放出哀號,重重踩壓而下的力量,讓鐵柱大半陷進隨裂的路面。
  這個人影將那雙兼具著地與攻擊力修長雙腿屈起,接著縱身躍起。
  這次在眼前,是一把發出銳利光芒的白刃。
  正要把悠二放進口中的玩偶,咯擦一聲,只咬到了空氣。

  “!?”
  玩偶猛然一看,剛剛正要吃下肚的獵物就在眼前的半空中不停旋轉著。
  連同自己的手臂。
  “——!”
  連同自己那雙,從手肘到手掌部分整個被俐落削斷的手臂。
  “嗚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不自覺失去一隻手臂的娃偶慘叫出聲,腳步顛簸。被削去的斷面並無鮮血流出,而是化為白色火花劈劈啪啪的四散。
  在讓人全身起雞皮疙瘩的哀號聲中,悠二被摔到地面上。
  “唔咯!!”
  可能是攥住自己的粗大手臂正好充當氣墊,因此並未造成太大撞擊,但畢竟是從兩,三公尺的高度落下,悠二一時喘不過氣來,臉部朝下趴在地上。
  眼前只見被削落的巨臂正化為淺白色的火花消散無蹤。
  讓人一時忘記暈眩的火花漸漸腿去之後,悠二看見了。
  (……是誰……?)
  那個屹立在自己與玩偶之間,一個纖細,卻充滿力量的背影。

  夾帶著驚人的速度與力量,一個小小的身影之墜而下/
  那身影的腳尖嵌進了鐵珠的頂端
  "嗚哦!?"
  鐵珠的嘴巴,全身的小孔和大孔對著這股壓力同時發出哀號.重重踩壓而下的力量,讓那個醜八怪一半陷進了碎裂的路面.
  這個人影將那雙具有攻擊力的修長雙腿屈起,接著縱身一躍,這次在眼前,是一把發出銳利光芒的白刃.
  正要把悠二放進口中的玩偶,喀嚓一聲,只咬到了空氣.
  "!?"
  玩偶猛然一看,剛剛正要吃的獵物連同自己的手臂,在空中不斷旋轉著.
  "!----------"
  那是自己的手臂,從手肘到手掌,俐落的被斬斷的手臂.
  "嗚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玩偶發出淒厲的慘叫聲,腳步顛簸.被削去的手臂斷面並沒有鮮血,而是化為淺白色火花劈啪四濺.
  在讓人渾身起雞皮疙瘩的慘叫聲中,悠二被摔到地上.
  "喀"
  可能是抓住自己的手臂正好當作了氣墊,沒有造成大的衝擊,但畢竟是從2,3公尺的高度落下,悠二一時喘不過氣來,臉部朝下趴在地上
  眼前只見那白色的火花消失無跡.
  讓人一時忘記暈眩的火花漸漸褪去之後,悠二看見了.
  "是........誰?..."

  一頭宛若燒溶的鋼鐵,散發出炙熱火紅的長髮……
  一身狀似披風的深黑色大衣…
  聽著著地之際的作用力翻飛、飄揚。
  大衣的袖口可以窺見纖纖玉指,正緊握著一把大刀,流瀉出令人不寒而慄的美感。
  應該是這個少女。
  散發灼熱顏色火紅,卻又帶有柔軟質感的發絲,緩緩往地面拉長,延伸至腰際,仿佛跟不上發絲的速度,炙紅火粉四散紛飛。
  悠二一時看的入迷,完全忘記四周的狀況以及自己的處境。
  望著那名在火粉粉飛之中傲然屹立,喲工友一頭炙熱長髮的少女。
  充滿壓倒性的存在感。
  前方那個嘴巴裂至耳際、高聲尖叫的巨大玩偶,只不過是個背景罷了。
  “你看如何?亞拉斯特爾?”
  冷不防,背對著自己的少女如此說道,聲音聽來英氣凜然卻又透著稚嫩。
  “不是‘使徒’,這兩個只不過是‘磷子’。”
  一個不間蹤影的人答道,那是有如遠處雷聲一般渾厚低沉的男人嗓音。
  “嗚啊啊啊啊啊!居然、居然砍斷我的手臂!!”

  玩偶發出足以震破耳膜的尖叫,打斷了這段對話。殘存的手臂半空揮舞,緊握成拳。
  少女抬望一眼,同時右手一揮,刀刃流暢的劃向後方,刀鋒正好停在癱坐在她身後路面的悠二側腦處。
  “——!”
  悠二倒抽一口氣,少女的身子整個扭向揮刀的方向,左手握住刀柄,準備從右後方將刀身砍出。
  玩偶雖然身材矮小,但拳頭看起來非常巨大,一拳快速揮下企圖打碎少女。
  “變成肉餅吧——!!”
  拳頭還沒揮到預定路線的一半。
  少女已經沖到玩偶的膝下。
  刀刃揮砍而出。
  少女夾帶著揮砍的力道,身軀順勢呈九十度回轉,正面往後橫跳至玩偶一旁。
  “!?”
  玩偶的拳頭突然偏離路線,整只手臂揮往另一個完全匪夷所思的方向,玩偶一時控制不住往前跌倒,由於自身體重過重,臉部猛烈撞上路面,此時玩偶還摸不著頭緒。
  “咦?啊?”
  因震動而搖晃的巨眼發現了一個物體,隨即吃驚的睜開。
  少女鑽進玩偶膝下之際,以驚人的速度砍斷了一隻支撐的腳。
  腳部立刻迸出淺白色火花,又旋即消散無蹤。
  而火花的另一端,少女正傲然俯視倒在地面的他。
  用如同揮滴火粉的飄逸長髮般,燃燒著至熱光芒的一雙瞳孔。
  “炎…炎…炎發…與灼眼…!”
  玩偶發出因驚愕而顫抖的聲音,他它終於明白,找自己麻煩的傢伙竟是最惹不起的那種敵人。
  少女單單以右手,仿佛完全感覺不到任何重量般,輕而易舉的掄起那支與自己身高相去不遠的武士大刀,只見她走向倒地的玩偶,每踏出一步,秀髮便飄散出火粉。
  悠二一動也不動的癡癡望著眼前充滿殺戮之美的光景。
  尾聲以下便結束了。
  “唔、唔啊啊……”
  玩偶不停掙扎,似乎想說些什麼…少女則不費吹灰之力以單手一劈,砍下了玩偶的頭。

  在玩偶非發出淺色火花消失殆盡之後數秒,少女才總算看向悠二,她右手拎這刀,緩步走來。
  一直癱坐在路面的悠二,終於得意仔細觀察少女。
  由於剛才一連串異常狀況以及壓倒性的存在感讓他無暇端詳,這才看出少女身高約在一百四十公分左右,如果他站起來,大概只到她胸口吧,年齡頂多只有十一、二歲而已。
  然而,端正清秀的武官絲毫不見一絲天真稚氣,雖然面無表情,但一眼便可看出娜並非緊繃僵硬,而是蘊涵了堅定一直的內斂抖擻。
  悠二感覺這是他有生以來,頭一次見到足以用英氣勃勃來形容的神情,看似連身工作服的皮質套狀以及深黑色大衣,甚至是隨時都會要人命的大刀,與她搭配起來均顯得相得益彰。
  最令人印象深刻的是,那如同燒熔的銅鐵一般,散發出炙熱火紅的眼眸與長髮。
  說是幻想也未免太過天馬行空的身影,正矗立在悠二面前。
  “……呃,那個……謝謝你。”
  悠二出聲道謝,內心只覺得自己一無是處。老實說,遇到這種情況,就算想裝英雄恐怕也只會淪為狗熊。
  然而,少女完全無視悠二的道謝,開口便道:
  “哼,這個就是‘密斯提斯’?”
  “……?”
  還不等悠二詢問這段聽來不像是回答的句子的含義,少女胸前就傳出剛剛聽過的男人聲音答腔:
  “恩”
  少女胸前掛著一條墜子。
  音色鏈子系著一個如同指尖一般大,黑壓壓的球體,周圍有兩道金環交叉環繞,看起來既像是精美的藝術品,又像是精密的儀器。
  男人聲音似乎是從墜子裏傳出來的,究竟是什麼樣的構造呢?
  “待在封絕之中還能活動,想必藏有十分特殊的物品……”
  “呃?”掠過正想轉頭的悠二的鼻尖。
  “!?”

  少女掃出強而有利的正面踢腿。位在正面不偏不倚街接下猛烈一踢的鐵珠,彈到另一個不同的方向,撞輝了一旁的餐廳,再度嵌了進去。
  少女拔起原本支撐中心,因踢腿的後坐力而陷入路面的長腿,朝著塵土飛揚彌漫的餐廳走去。
  心緒不安的悠二害怕被少女給丟下,不由自主的抓住少女大衣的衣襟不放,卻被少女粗暴的甩開。
  此時一個人影從上好女的相反方向沖向被留在原地的悠二。
  人影瞄準悠二的後備伸出手。
  少女旋過身,隨即刀光一閃。
  橫砍的斬擊險劃過悠二頭頂。
  這一連串的動作僅僅經過四分之一秒的時間,待悠二回過神來,只聽見一聲慘叫。
  “唔咯!”
  身後有個人摔落路面。
  悠二回過頭,眼前索間是一隻看似女性的斷臂,正不停滾動。
  “什…唔哇……!?”
  悠二不禁倒退數步,這只斷臂跟剛剛那個巨大玩偶的一樣,化為白色火花後消失不見。
  火花的另外一端,蹲著一名正按住斷臂不住呻吟的女子,擁有柔順乾燥質感的金髮之下,美麗卻毫無生氣的戀旁痛苦的扭曲著。
  少女往前踏出一步來到悠二的身邊,刀尖指向美女。
  “哼!你們打算‘在逃命之前至少要拿走[密斯提斯]體內的東西’對吧?這麼容易上鉤,反而讓我覺得很掃興。”
  少女含著笑意,姿態高傲的大放厥詞。
  美女勉強開啟線條優美的嘴唇,吐露憤恨的聲調:
  “炎發與灼眼……是亞拉斯特爾的‘火霧戰士’嗎……你這個殺人工具……!”
  “沒錯,那又怎樣?”
  “我的主人,不會默不做聲的……”
  面對老掉牙的威脅,少女嗤之以鼻的還擊。
  “哼!也是啦,因為他馬上就要發出臨死前的哀號了。”
  少女笑著,單手用力揮出大刀。
  “不過,現在就先讓我聽聽‘你的’吧。”
  悠二慢了半拍,才察覺少女這個嫉妒若無其事的動作,所象徵的意思。

  她要殺人。
  悠二不明白自己索處的立場與狀況。
  因此僅僅針對眼前的少女殺人一事採取反應。
  他並非有意保護對方。
  而是憑著自己理所當然的直覺,反射性的上前制止。
  “住…”
  他闖進揮砍下的大刀與美女中間。
  面對這個讓雙方大感意外的行動,少女為之一驚,美女則面露微笑。
  美女的手臂貫穿保護自己的悠二背部,“探進內部”。
  “!?”
  悠二感覺到。
  (什麼東西?)
  自己的存在就像果核一般,正遭受劇烈搖晃,感覺即將消失。
  (我的體內……好象,好象有什麼……!)
  這種感覺讓他害怕。
  (住手……!!)
  這種似乎持續了一秒之久的感覺與恐懼,
  “哇啊啊啊!!”
  因美女的參校而中斷。
  少女雙手握刀舉至頭頂,正砍向美女。
  連同夾在兩者中間的悠二。
  “……!?”
  悠二在仰頭往後到下的刹那,看見美女以和自己相同的角度被斬斷,同時在火花迸散之中,跳出一個小玩偶。
  “嘖!”
  咋舌的玩偶有著褐色頭髮、藍色紐扣眼珠、紅線縫成的嘴巴,造型粗製濫造,沒穿鞋子也沒有腳趾的膚色棉布製成的腳,朝地面一瞪,隨即以低角度退至後方。
  少女本欲繼續追趕,卻聽見胸前的墜子喊道:
  “注意後面!”
  埋在餐廳的鐵珠再度攻擊少女,從瓦礫堆中如同炮彈一般沖了出來。
  少女驟的一個轉身,在地脈內華東的腳踢開砍成兩半而且呻吟不已的悠二,接著順勢從極高處朝著鐵珠正面一刀砍下。
  鐵珠一刀兩斷,破成量個半球彈飛開來,轉眼化為大量火粉爆裂,消失無蹤。
  而童一時間,玩偶已經不知去向。
  寂靜冷不防降臨,僅剩人們微弱靈火及斷垣殘壁的街道。
  打破寂靜的,仍然是少女。
  “按照哪個‘磷子’的說法,看來它們身後還有個意想不到的大角色。”
  回答問題的,依然是墜子。
  “這次搞不好可以去殲滅‘魔王’。”
  “恩,不過話說回來…”
  “唔唔唔,咯……”
  (我,我被砍了……)
  少女目光瞥向自己腳下,仰躺在路面不斷呻吟的悠二。
  “剛剛真是嚇了我一大跳,我完全忘記這東西還能活動。”
  “唔唔唔……”
  (從肩膀一刀兩斷……)
  “說的也是,我也是突然想到‘天目一個’的事情,一時亂了陣腳。”

  “唔唔…”
  (我要死掉了!)
  “也對,不那個時候是一開始就整個撲過來……”
  “唔唔,唔咯呼!?”
  (死掉!?)
  此時滿臉不耐煩的少女一腳把悠二踢開。
  “啊—真是,吵死了吵死了吵死了!‘都變成這樣了,只不過被砍了一刀而已’,不要大呼小叫的!”
  墜子也不留情的附和道:
  “可以看出這個人‘生前’的器量,蠢材!‘如果是人的話’,受了這麼重的傷早就當場斃命了!”
  “……話、話雖這麼說,但我可是被砍了……咦?”
  悠二終於察覺到了。
  被砍殺的觸感,甚至戀貫穿自己身體的冰冷刀刃,他都可以請粗感覺得到,因此他直覺認為一定能夠會疼痛難當才出聲呻吟,豈料……
  (完全不痛……?)

  難道是致命傷會麻痹痛覺嗎?想歸想,對於現在的自己,居然還有閒暇思索這些拐彎抹角的問題,到此才開始覺得蹊蹺。
  (我、到底是怎麼了……唔!)
  正想著自己還枕是慢半拍之際,微微一看,立刻看見駭人的景象。
  感覺位在很遠處的“左肩以下半個身體”,以及眼前有著一道整齊直斜切面的“附有頭部的、右肩以下的半個身體”。
  沒有被一刀兩斷是運氣好吧,原來如此,正如墜子索說,一般人被砍成這樣早就當場斃命了(另外好象還說了什麼,不過剛剛實在無法冷靜聽清楚)。
  不過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沒有噴出鮮血,也完全不覺得疼痛。雖然看得間有點噁心的“自己的內臟”,不過斷面卻籠罩著一層淡淡的光暈。
  “怎麼回……”
  正欲詢問的悠二話說了一半突然中斷。
  因為少女正往自己身上壓了過來。
  那雙燃著至熱刮宮農忙的眼眸與長髮突然逼近,牢牢抓住悠二的眼睛。
  “你…你要做什麼……!?”
  距離近到兩個人的臉頰幾乎就要貼在一起。

  火眼的灼熱氣味,以及淡雅柔和的幽香撲鼻而來。
  這一切讓悠二愣住了。
  纖細柔嫩的手指驟的撫上肩頭……
  下一刻,少女動作粗魯的把悠二分開的身體粘合起來。
  “?”
  身體的斷面接合時,所帶來的詭異感觸讓悠二頓時清醒。
  當他回過神來一看,少女已經離開他的身體,接著小瞧的嘴唇蹶起,用力往悠二吹出一口氣。
  悠二的全身突然猛烈燃燒。“唔哇!!”
  悠二驚恐之餘反射性的起身,一站起來便立刻恍然大悟。
  被劃開的身體已經接合,恢復原狀。
  火眼逐漸消失。
  他戰戰兢兢的觸摸被斬開的部位,別說傷口,連衣服也完好如初。
  然而,順勢眺望自己的胸口處時…
  (……這是什麼?)

  發現一個火苗。
  一個微微發光的小火苗。
  身體可以看得一清二楚,而位於體內的火苗,看起來感覺像是重疊在其中……亦或是,感覺自己看得到。
  雖然剛才已經發生了一連串怪異的事,但這胸中的火苗不只為何讓人特別在意。
  散發出一種令人感到危險不安的氣息。
  (對了,剛剛那個女人摸到的,就是這個!)這是超乎直覺的肯定。
  於是悠二詢問眼前幫助自己恢復原狀的少女。
  “你、你剛剛做了什麼?”
  然而,悠二這個出自正常反應的問題再度被少女忽視。少女連看也不看他一眼,逕自氣身,將刀收進大衣內左邊腰際的位置。
  被宛如以刀尖用力往後方戳刺的動作,硬被塞進去的大刀,就這樣小時在大衣之中。
  明明刀長約和少女的身高差不多,簡直就像是在變魔術一樣。
  兩手一空的少女環視四周,接著聳聳肩頭。
  “看到剛剛的情景了嗎?哪個‘磷子’還枕機靈,把手下搜集的那一份帶走了。”

  小玩偶在逃走之際,受傷藏了兩個如同光的結晶般偌大的物體逃之夭夭。那是手下的怪物群索搜集的某種力量。
  錐子傳出的聲音也夾雜著歎息答道:
  “恩,真是個精明的傢伙……算了,反而是這個‘密斯提斯’身上的東西比較危險,雜們現在應該想辦法不讓對方搶走,殲滅一事隨時都有機會。”
  少女頷首,右手的食指高舉向天。
  周遭隨即光芒四射,悠二不自覺全身僵硬。
  零星散步在路面、宛若人們最後遺物的微弱火苗輕輕飄起,如同歡迎浮現一般,重新恢復人類的外貌。
  悠二瞬間整個人放鬆下來,然而在發覺佇在園地不動的這些人的胸口中央,也和自己一樣燃這一縷搖曳的火苗之際,頓時有種不詳的預感。
  感覺這個火苗與當初遭到怪物襲擊時,熊熊燃燒的火眼應該是相同的。
  (可是,那時候的火眼足以保衛全身,現在卻變的那麼小……好象少了被怪物吸取的哪個部分……?)
  驟地,一股惡寒竄上悠二的背脊。
  (……怎麼回事……?)

  自己的想像仿佛觸到了一個可怕的後果的一端。
  少女完全不理會悠二的反映,逕自與墜子交談。
  “‘火炬’設置完畢,德用上號幾個星期才能恢復原狀。”
  “恩……畫又說回來,還枕是被啃得一乾二淨呐。”
  “看來那傢伙的主子是個大胃王。”
  說著說著,數人再度凝結成一點,猶如瀕死的螢火蟲一般的火苗在半空流轉,激素在少女舉起的指尖。
  刹那,火苗一同迸開,畫為無數火粉。
  這些火粉的微光便符在其上,仿佛要將自己的 熱度滲透進去一般往四周擴散開來。
  “啊……”
  悠二眼前所見到的景象是,微光接觸的的所有地方均開始緩緩的,無聲無息的,如同錄音帶到帶一樣,恢復成遭破壞前的原貌。
  列開的石板縫隙逐漸密合,破碎的櫥窗玻璃補了回去,凋落的拱廊屋頂撐了上去,折斷的路燈變直,甚至連燒黑的哼唧,聽帶的薄煙也不能消失散去。
  每個地方一修復完成,微光就褪去,街道逐漸恢復原有面貌。

  除了被這個空間索保衛的人們胸口,燃著一縷火苗以外。
  除了缺少那些在少女的指尖,化為火粉四處飄散的人們以外。
  終於,修復工作大功告成,前後僅花上十秒左右的時間。
  少女徐徐表示:
  “大功告成。”
  光亮與衝擊一擁而上。
  “哇……!?”
  冷不防悠二被熙來攘往的喧囂嘈雜團團圍住,忍不住睜開緊閉的雙眼,放眼望去,只見被鮮血一般的緋紅晚霞索渲染的繁華街道,以及熱鬧吵嚷的人潮。
  原本抱覆在四周的彩霞屏障,以及腳下火焰圖騰突然全部消失。
  完全回到了異變發生前的狀態了嗎……
  (……不對……)
  悠二明顯感覺到其中的不同。
  與自己一同被困在那個奇怪空間的人們,胸口仍然燃著一縷微弱的火苗。
  在少女的指尖化為火粉的人們,也不見了。
  最重要的是,自己體內也有一縷火苗。

[ 本帖最後由 dan4514 於 2008-11-17 18:56 編輯 ] 本帖最後由 bib 於 2014-8-31 23:46 編輯

加入屬於你的卡提諾

line

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卡提諾論壇
加入好友
長篇小說
加入好友
言情&BL
加入好友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回覆 15 個字以上可拿獎勵,
規則詳見此

問你喔

你覺得網站好用嗎?
邀請您填寫網站易用性調查 快速填寫>>

GO
樓層數錯誤

返回列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