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返回列表
»

[遊戲競技]

[體育競技] 賽場風雲 作者:happysnake (連載中)

複製鏈接
line
avatar
16680 89 5
[簡介] 中國能出“飛人”嗎?中國能出“超人”嗎?能……!中國大地上有的是奇才。且看一個從深山中走出來的天才少年,他將用他的堅強和努力帶給中國體育怎么一個燦爛輝煌的未來.



第一章

  「爺爺,小天馬上就要走了,離開這個地方。沒有了您,我就再也沒有親人了,留在這裡對我來說已經沒有半點意義了,您放心我會有出息的,等我有了出息一定會再回來看您老人家。」在荒山坡上的一座新墳前,一個瘦小的身影跪在墳前重重的叩了三個響頭後,擦乾了眼角殘留著的淚水,堅定無比的站了起來,轉身朝著一條通向遠方的崎嶇山路行去。

  這個看起來只有十歲左右,身材瘦小的小男孩名叫李天,是一個從小就生活在不幸之中的孩子。他的祖輩們一直生活在這個大山之中邊遠的貧苦山村裡,十年前他誕生的那一天卻成為了他親生母親的忌日,母親在生育他的時候難產,由於地處邊遠缺乏醫療設備,在他還沒生出來的時候就因止不住大出血而離開了人世,好在為他接生的老婆子經驗豐富,果斷的剖腹取子。而在出生時的李天面色紫青,不哭不動,連心跳都幾乎感覺不到。就在連他父親在內的所有人都認為小李天沒希望的時候,李天竟奇跡般的發出了他人生之中的第一個啼哭聲,他也就這樣伴隨著不幸降臨到了這個世界。

  然而他的不幸遠遠沒有結束,就在他三歲那年,他的父親,一個勤勞老實的典型山區農民,在一個雨夜失足跌落了山溝裡,再也沒有回來。

  年僅三歲便失去了雙親,在十分迷信的村民眼中,李天成為了一個「剋死」雙親的災星,對他的畏懼猶如面對洪水猛獸,避之唯恐不及,沒有一戶人家願意收養這個十足的「災星」,更有甚者提議把年僅三歲的他扔到深山裡讓他自生自滅。

  這時七十多歲的老村長站了出來,力排眾議,獨自收養了年幼的李天,李天也再次擁有了他的親人,老村長成為了他的爺爺。祖孫倆相依為靠,生活雖然艱苦,但也覺得很幸福。爺爺是村子裡唯一一位有知識的人,聽說當年參加過紅軍,打過日本鬼子,到了解放後還當上了軍官,不過在文化大革命的時候被人陷害,心灰意冷之下,在一些老部下的幫助下,回到了深山裡的老家不問世事了,所以在村民的眼中,老村長可是擁有很高的威信的,雖然小李天很受村民的排斥,但看在老村長的面子上,也沒有太過分的行動。

  從李天四歲起,老村長就開始教他識字,還把在年輕時跟一位武學老師傅那學來的一套功夫教給了李天,當年他就是靠著這套功夫在軍中立下了不少的汗馬功勞,累積了軍功,一步步的當上了軍官。而李天也沒有讓爺爺失望,從小就顯得極為聰慧,甚至可以稱之為天才,爺爺每次教的東西都能很快的掌握,更為難能可貴的是他的耐性與毅力遠非常人所能比。到八歲的時候,爺爺已經沒有什麼可以再教他的了,而那一套功夫也在這幾年的堅持苦練中達到了爺爺的要求。

  快樂的時光對於李天來說總是那麼的短暫,親情的關愛對於一個年僅八歲的孩子來講竟也是一種奢求,在他九歲的時候,年事已高的爺爺病倒了,年紀小小的李天擔起了家中的重擔,盡心盡力的照顧著病情越來越重的爺爺,可是爺爺他最終還是沒有走過那年的冬天。

  爺爺走了,再次留下孤苦無依的他,沒有了爺爺的保護,迷信的村民們對他變得更無情,更麻木,甚至有幾個老頭老太太提出要活活燒死他這個災星,以免得以後再害人,嚇得他一個人跑到了深山溝裡躲起來不敢回家。

  「孩子,你一定要走出這片大山去,這裡是不屬於你的,外面的世界才是你的天下,爺爺相信你以後一定會有大出息的,不管以後有多難多苦你都不能放棄,一定要堅強。」李天緊緊牢記著爺爺在彌留之時所反覆對他說的話。就在昨天夜裡,趁著夜深人靜,村民們都睡下之後,李天返回了爺爺的家中,收拾了幾件舊衣服,把所剩不多的乾糧帶在身上後,好不容易在後山的荒山坡上找到了村民們為爺爺造的土墳,由於村民們的冷酷,在爺爺入土的時候他都不敢進入村子,但他臨走前要來向爺爺告別,他要按爺爺生前囑咐的那樣走出這座大山去。在與爺爺哭別了一個晚上後,李天又趁著天空中剛剛泛起的晨光離開了,離開這個生他養他的小山村。

  二百多公里的山路對於成年人來說也是一個不小的考驗,而對於年僅九歲的李天來說更是充滿著艱辛和恐懼。好在窮人的孩子早當家,李天比平常的孩子成熟得多,更因為長期練習武術,練就了一副好身體,雖然因為營養不良,個子長得很瘦小,但卻十分的結實,有的是力氣和耐力,風餐露宿的走了整整五天,李天終於走出了大山,走到了一個小鎮上。小鎮不大,但卻有著讓李天無比驚訝的東西,在這裡他第一次看到了爺爺給他叫過的汽車,一種全身是鐵造的,有四個輪子,不用牛馬拉動卻能跑得飛快的怪物。還看到電燈,這可比村子裡用的油燈亮得多了。最最讓他吃驚的是電視機,一個不大的盒子裡,怎麼會有這麼多的東西在裡面呢?這裡所有的一切對於這個生活在大山深處的孩子來說都顯得是那麼的神秘。

  無依無靠,年紀又小的李天在小鎮上過起了流浪乞討的生活,對於種種以前不知的事物也都漸漸的習慣了。在到達小鎮的兩個月後,他終於偷偷的爬上了一輛外地來的貨車,被貨車帶到了中國南部的G省L市。在這個南方的大城市裡,李天繼續著他的流浪生活,他當過乞兒,也作過小偷,還有幾次差點就被人販子抓住,好在他機靈,身手也十分敏捷,每次都被他成功的逃脫了,成天遊蕩於車站碼頭之間。

  趙慶國很是開心,對於曾經的北京體大的高材生,年僅三十歲出頭就當上L市體校第二把手的他來說,今天是他一生中十分重要的日子,所以他還特意的在「華僑大酒店」訂下了位子,準備有家人一起好好的慶祝一番。

  三十六歲的趙慶國自從十二年前從北京體大畢業後,就一帆風順,先是進入了L市體校當了一名年青教練,接著和有著L市第一人民醫院院花的周玲一起步入了婚禮的殿堂,隔年周玲給他生下了一個可愛的女兒。四年前他因為表現出色,被L市體委任命為L市體校的副校長,主抓青少年隊員的培養。

  L市是G省的一個體育重點城市,經年來為國家隊選送了不少的優秀運動員,在全國來說也是有著重要的地位,而L市體校在L市體育中佔著舉足輕重的位置,才三十出頭就爬到副校長這個位置,不知讓多少人羨慕不已,然而近這些年來,L市體校在青少年人才的培養上投入不足,效果不佳,成績也是一落千丈,就連在G省省內的比賽中都常常被N市踩在腳底下。

  趙慶國上任後的四年裡,大抓改革,求新求變,以提高體校的教學質量與訓練水平,並完善了一整套行之有效的青少年人才的培養制度。這一切的努力,在今年終於有了成果。憑藉著剛剛結束的G省青少年體育運動會上運動員們的優秀表現,L市以絕對的優勢包攬了青年組和少年組男女四個總分第一,使得L市的體育再次重新回到G省領頭羊的位置,也著實讓趙慶國威風了一把。

  然而就在今天,市體委的吳局長把他找了過去,不僅把市體委賽後決定給他的三十萬元重獎交到他的手上,還宣佈了一個讓他絕對意想不到的決定,那就是經過體委全體委員的討論,決定讓他接手L市體校第一把手的位置。這一消息頓時讓趙慶國激動無比,在走出體委大院的時候他的心跳仍然久久無法平靜下來。

  名利雙收之下,趙慶國目前最想作的事就是與家人一起分享這個好消息,於是訂了酒席,親自開著車去接妻子和女兒,好一家人高高興興的慶祝了一番。經過一段時間的等待,趙慶國終於接到了下了班的妻子和放學後的寶貝女兒趙蓉。

  「呀!爸爸媽媽,你們快看這裡有個小孩。」一家人剛剛吃飽喝足的從酒店裡出來,跑在前面的女兒突然驚叫起來,還不停的向身後的父母招手,讓父母嚇了一跳,還以為是自己的寶貝女兒出了什麼事呢,趕忙跑了過去。

  「慶國,我們過去看一下。」母親周玲是市人民醫院的外科主治醫生,良好的職業操守和救死扶傷的職業道德,讓她一下子也注意起倒在路過的那個瘦小身影。

  一家人走近一看,一個年紀約八九歲的小男孩,頭髮松亂,衣衫破爛,正口吐白沫的昏迷在地上不醒人世。這個可憐的小男孩正是在L市流浪了近一年的李天,這一年來,為了生存他以乞討為生,在乞討不到錢物的時候,為了填飽肚子,他不得不去作一些小偷小摸的事情。就在昨天,他整整一個白天都沒有乞討到東西可以充飢,一時餓得發昏,於是在偷路過的一家麵包店裡的幾個麵包時,被店主抓個正著,長得五大三粗的壯漢不管三七二十一,對著瘦小的李天就是一頓亂打。一個小小年紀的乞丐被一個大人如此殘暴的毆打,路過的行人們都看不過眼,紛紛上前勸阻,在群眾的壓力之下,店主才不好意思的收手,李天最終得以拖著傷痕纍纍的身體離開。

  身上多處受傷,行動不便的李天無法上街行乞,不得以之下,來到「華僑大酒店」後門堆放垃圾的地方,找一些變了質的殘羹剩飯來充飢。這下可好,長時間不進食,飢餓難耐,身體受傷後又使他的體質下降,一下子吃下過多的變質食物就不得了了,不多時全身發燙,口吐白沫,支撐著從巷子裡走了出來,就昏迷不醒的一把倒在了路旁,碰巧讓趙蓉看見。

  「不好!是食物中毒了,得馬上搶救。」身為醫生的周玲一看李天的症狀,立刻準確的得出結論。

  「快把他抬到車上去,馬上送醫院。」在周玲的指揮下,趙慶國連忙抱起李天,小心的安放在了車子的後座上,開車飛奔向市第一人民醫院。

  在市人民醫院裡,醫生給李天進行了洗胃和輸液治療後,他的病情得到了好轉。可是當趙蓉一家從主治醫生那裡瞭解到李天不僅是食物中毒那麼簡單,而且身體上還能清楚的看到那些纍纍的傷痕時,眾人無不感到心酸落淚,可以想像一個八九歲的孩子是如何一個人在這個紛亂無比的社會中生存下來的。

  「爸爸、媽媽,我們家收留他好不好?」同情心早已氾濫的小姑娘兩眼淚汪汪的看著父母問道。

  「真是可憐的孩子!」周玲也泛起了母性的愛心,慈愛的撫摸著李天那削瘦卻充滿堅強的小臉說道:「慶國!我們就收養他吧,你看他多可憐,小小的年紀就一個人在外面流浪,如果這次不是我們發現得及時,也許他就再也沒有機會看到明天的早晨了。再說你我兩個人的工作都很忙,平時也都沒有時間陪蓉蓉,她經常一個人待在家裡真的挺孤單的,就讓他給蓉蓉做個同伴吧!你看怎麼樣?」

  「好的,就按你說的辦吧!」趙慶國把妻子擁到懷裡,對於愛妻的決定他是不會反對的,而且他也不是一個鐵石心腸的人,對這個可憐的流浪兒同樣充滿著同情,以他目前的經濟能力,收養一個孤兒並不困難。「等他的病好了之後,我們就帶他到派出所去,辦理相關的領養的手續。」

加入屬於你的卡提諾

line

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卡提諾論壇
加入好友
長篇小說
加入好友
言情&BL
加入好友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文章推薦

一篇5苦勞值,上限50苦勞值 (請先登入)

問你喔

你覺得網站好用嗎?
邀請您填寫網站易用性調查 快速填寫>>

返回列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