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返回列表
»

[歷史軍事]

[架空歷史] 穿越清朝的太監 作者:流淚的毛驢 (已完成)

複製鏈接   關閉
line
avatar
232181 417 16
【內容簡介】

  穿越了,俺承認,俺是個太監!
  實在沒啥好幹的。頂多也就造造槍,玩玩炮,泡泡妞,撈撈銀子啥的。
  ***************************
  阿諛奉迎、溜鬚拍馬必須的,
  翻雲覆雨、落井下石俺強項,
  調戲宮女,淫亂後宮……
  咱天生就是種馬的料,不幹這個還能幹啥?
  開個美容院,
  開個保健品店。
  丫敢往俺們這疙瘩倒騰鴉片?
  買進買進,大不了提純成海洛因再賣給他……
  俺前世是個博士生,俺的專業就是貿易學研究……


第一卷 初入宮闈  第一章 憋屈的重生

  鄭東看著眼前的大魚大肉,還是忍不住歎了口氣。

  老實說,他現在享受的是千百年來在枉死城裏最好的待遇,崔判官每天親自來噓寒問暖,牛頭馬面見了自己就低聲下氣,還專門指派了無常兄弟來給自己聽差;除了一般的紙火香燭,甚至還可以享受著不亞於陽間的美味酒肉,人死如此,夫復何求?

  不過鄭東還是很不爽。在陽間,作為名牌大學畢業、在讀博士生的他剛剛接手一個重要課題,正值青春年少意氣風發準備大展宏圖的時候,卻莫名其妙的掛掉了,難免心有不甘。而令他格外上火的是死那天剛好是他洞房之夜,憋了二十多年的正宗處男好容易盼到了人生重要時刻,眼看著新娘子羞答答的脫了衣服,亮出胸前一對顫巍巍的小白兔,鄭東一股熱血直衝腦門,就覺得涎痰上湧,眼前一黑,糊裏糊塗的被無常勾到了陰曹地府。

  鄭東自問一輩子謹小慎微,別說害人,螞蟻都不肯踩死一隻,結果卻落了個英年早逝,當然覺得冤枉,於是提起上訴。偏巧趕上地府休大禮拜,又拖了兩天。第三天崔判當值,調出生死簿一看,頓時嚇了一跳。原來這生死簿上明明白白寫著:河南某縣鄭東,祿及省員,命裏一子,壽至九十三歲。崔判當時嚇出一身冷汗,以前所未有的辦事效率調出當日的催命符一看,上面朱筆寫著幾個大字:河南某縣關陳。不過這“陳”字寫的龍飛鳳舞,基本上已經分了家,不仔細瞧的話還真跟“鄭東”差不多。崔判大為震怒,拍了半天桌子才想起原來這兩個字是自己寫的。那天馬面兒子過百天,自己急著去喝酒,一不小心竟給寫分了家。回過味來便趕緊差牛頭馬面親自送鄭東還魂,哪知道到陽間一看,遺體已經火化了。

  原來鄭東新婚之夜促死洞房,畢竟不是什麼光彩的事。娘家人為了女兒的名聲和今後的幸福,私自做主將遺體草草火化了事。這樣一來鄭東竟成了孤魂野鬼,整天在枉死城裏哭天搶地的喊怨。這陣子正趕上地府嚴打,懲治貪污瀆職犯罪,崔判心裏有鬼,為了保住頭上的烏紗帽,只能低三下四去求鄭東,恨不能拿他當祖宗供起來,並許諾重新投胎,王侯將相權臣商賈之家任選,總算是稍稍平息了鄭東的怒氣。

  本來嘛,這世上哪天不枉死個千八百的?尤其是看到隔壁一大姐,因為長的象芙蓉姐姐,結果出門挨了一板磚直接拍死,現在只能在枉死城裏天天嚼蠟燭,不是比自己更倒霉?想到這一層鄭東心也就放寬了。提筆刷刷刷寫了一些投胎要求,遞到崔判案頭。

  崔判一看要求,不由得倒吸一口涼氣。這傢伙只寫了一句話:要求投胎到美女最多的地方。崔判知道這小子因為前世做處男壓抑的太久,新婚之夜又枉死,所以造成了心理畸形,說的難聽一點就是傳說中的變態。不過現在社會都一夫一妻了,上哪去給你找美女最多的地方?除非是沙特王儲,但那地盤也不歸咱管呀。越想這小子居然登鼻子上臉,越發覺得可恨,又不敢開罪。還是馬面夠陰險,拉著個大長臉想了半天,附耳遞上一計。崔判一聽,頓時眉開眼笑,派小鬼傳過鄭東,通知他即刻上路。

  鄭東每天哭鬧喊怨,無非也就是發洩一下心中怨氣,沒想到崔判還真答應了自己的要求,多少有點意外,生怕再遭算計,問了半天才知道原來崔判掌管六道輪回,決定偷偷將他發送到古代皇宮。鄭東心想這皇宮裏可是佳麗無數,美女如雲,不免忘乎所以。也是他一時樂昏了頭,竟然忘了問是回到哪朝皇宮投胎到哪位王公貴冑的身上,便滿口應承,暈暈乎乎的被牛頭馬面推到了轉生輪中,全然沒有聽到崔判在背後發出的一陣冷笑:“當王爺皇上?呸,別做夢了!歷朝皇帝都是千劫萬載才能修來,便是王爺也要經歷三十六劫七十二世,我要真讓你做了王,那頭上這頂烏紗帽真的才保不住呢……”

  話說鄭東一縷幽魂離了地府,經一束白光導引,徑奔紫禁城飛來。一路上果然有明媚女子團團簇簇,往來穿梭,鶯聲燕語,裙袂翩翩,剎時間魂魄酥了半邊,只覺得世界多麼美好,空氣多麼清新,一個左擁右抱姬妾成群的時代就要來臨了。忽然魂魄一抖,身子漸漸有了知覺,睜開眼睛,發現正躺在一個陰暗的房間裏。環視四周,屋子很小,陳設也很簡單,雖然不算破舊,只是光線很暗,多少顯的有些陰。一個身著藍布長衫、腦後拖著條大辮子的人正爬在一旁的桌子上打盹,腦袋上扣著頂涼帽,倒有些象電視上演的清朝太監的模樣。鄭東心裏一陣激動:看來真是到了皇宮了,原來是清朝,那也將就了。估計這廝是服侍我的太監,不知道我現在是什麼角色?親王?貝勒?哦不對,王爺是住在王府裏的。那麼我是皇上還是阿哥呢?就是居住環境簡樸了點。正胡思亂想,撐著手臂想坐起來,一抬胳膊碰落了被子,擱在床邊的蠅拂子也掉在地上。那個太監模樣的人聽見響動,抬起頭揉了揉惺忪的睡眼,淡淡的道:“醒啦?你這一覺睡的真夠可以的,他媽的,害得我整整兩天沒合眼。”

  鄭東一楞,這傢伙怎麼用這種語氣跟我說話?可是又不知道該不該發作,看看那人,十五六歲年紀,長的倒也不錯,只是五官線條過於柔和,看上去倒象個姑娘。說話也軟綿綿的,看來真是個如假包換的太監。這是鄭東第一次瞧見真人版的太監,心理上不免一陣反感,有點想吐。好在他是打地府走一遭過來的,膽子壯了許多,定了定神道:“請問這位小公公是……”

  那人笑著走過來,拾起被子道:“什麼小公公,昏迷了兩天就把我小寶子忘啦?虧得我這麼伺候你。要不是因為你死去的哥哥,我才懶得理你呢。”

  鄭東道:“我哥哥死了?他是誰,我又叫什麼?”

  他這一聲高了一點,小寶子慌忙捂住他嘴巴,低喝道:“你不要命啦?這裏是坤甯宮,你這麼大聲,被別人聽到可要掉腦袋的!”

  鄭東更覺得奇怪,連忙欠起身子。大概是昏迷的久了,乍一起來覺得腦袋暈乎乎的,用手一摸才發現後腦勺還纏著一團布。他想了一會才小心翼翼的道:“小……小寶子,我這一昏過去,怎麼什麼事都不記得了!我,我到底是誰?怎麼會昏過去這麼久?”

  “你真的什麼都不記得了?!”

  “真的,我,我連自己都不記得了!”

  小寶子驚訝的看了他半天,總算相信他說的不是騙人的,搖著頭說:“唉,看來你小三子還真是當太監的命啊!”

  鄭東嚇得魂魄幾乎再次出殼,張口結舌,費了半天勁才結結巴巴的道:“你,你說什麼?小三子?我是……太,太,太監?!”

  小寶子道:“這有什麼大驚小怪的,咱們不是一樣麼?再說太監怎麼了,吃皇糧拿皇餉,還不用上戰場,過年過節還能吃上大肉,比莊稼漢強多了!……”

  鄭東也顧不上聽他的,急忙解開褲子伸手朝裏摸了半天,確定了長的圓的各個零件一樣不少,剛有點放心,不料小寶子又加了一句:“別摸了,再過個把月,等小刀劉回來了就該給你淨身了。你那寶貝還能留住麼!”

  鄭東兩眼一黑,恍惚中仿佛看見崔判那陰森森的臉,還有滿臉奸詐的牛頭馬面正得意的衝著他奸笑,分明是說:嘿嘿,果然是美女最多的地方吧?你小子就等著看一輩子的美女、過一輩子乾癮吧!

  他媽的,崔判,牛頭馬面,你們陰我!我要上訴!!!鄭東張了張嘴,到底也沒能喊出來,腦袋一歪,又暈了過去。 本帖最後由 Nickice 於 2013-7-25 19:47 編輯

加入屬於你的卡提諾

line

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卡提諾論壇
加入好友
長篇小說
加入好友
言情&BL
加入好友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文章推薦

一篇5苦勞值,上限50苦勞值 (請先登入)

問你喔

你覺得網站好用嗎?
邀請您填寫網站易用性調查 快速填寫>>

返回列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