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返回列表
»

[玄幻奇幻]

異界符師 作者:苦魚 (連載中)

複製鏈接
line
avatar
77160 92 16
異界符師 作者:苦魚 (連載中)

卷一 初臨異世   第一章 禍兮福兮?

  胡子非今天又被公司給炒了,原因是經理的秘書向他拋了個媚眼兒。結果不小心正好被經理看到。醋意大發的經理,故意找了個理由將胡子非給開了。出了公司大門,胡子非心裡想到:「真他媽倒霉,這個小騷貨是不是故意陷害老子的?」

  前天,經理秘書讓胡子非陪她上街,當時胡子非因為才接到客戶的電話,要去和客戶談業務。加上胡子非也怕經理見到他陪著經理的小情人產生誤會,所以拒絕了秘書的請求,沒有陪她去逛街。

  走在回自己租的公寓的路上,胡子非越想越覺得是這麼回事,不由的狠狠罵到:「這個小浪貨,真他媽夠狠的,事情不過一天,報復馬上就來了。」罵歸罵,胡子非也不過是在口頭上過過癮,出出心裡的惡氣,出格的事他是做不出來的。

  胡子非今年二十四歲,身高一米八十公分,相貌英俊,大眼濃眉,臉型稜角分明的很有男子氣概。學校畢業以後,先後找過幾次工作,但是沒有一個能幹長的,總是莫名其妙的就被經理給炒了,算上這次已經是第十九次了。

  「胡子非,你的房租該交了吧。你都欠了二個月的房租了,今天你要是再不交,就立馬走人,搬出這座房子。」才回到公寓,胡子非就被房東給堵在了門口。

  「能不能再寬限幾天,我最近……」

  「別說這麼多,今天不交房租馬上搬走,我不想再聽你找的借口。」房東黑著一張臉盯著胡子非。

  拖著簡單的行李,被趕出來的胡子非坐在小區涼亭下,想著要去找誰投靠。並不是胡子非不交房租,而是他因為哪個工作都做不長,現在信用卡裡只剩下幾千塊錢了,要是交了房租,接下來找工作的這段時間,他連吃飯的錢都不剩了。

  「喂!李哥,我是胡子非,我想去你那住幾天可以嗎?」

  「呵呵,是子非呀,實在是抱歉,這幾天我女朋友要過來,你看……」

  「哦!嫂子要過來呀,那就不好打擾你們的造人運動了,我再問問別人吧。」

  胡子非再次撥出電話:「強子,我是子非,你那裡方便嗎?我想去你哪住幾天…你那裡裝修?那好那好…我再找找別人。」

  「王哥……」「小趙……」「李明……」

  一圈電話打下來,胡子非把能想到的,不管熟悉還是不熟悉的都問了一遍。結果在聽說胡子非要借宿後,以種種理由拒絕了借宿的要求。

  借宿無果,萬般無奈的胡子非,只好拖著行李走進了一家房屋中介所,想看看能不能找到便宜的房子租。

  仲介所內,胡子非說明了自己的要求,負責房屋出租的小伙子看了一眼胡子非,眼神中透出一絲不屑。以懶洋洋的語氣說到:「便宜的房子倒是有一間,不過這房子裡以前死過人,你要不要租?」

  這小伙子彷彿看穿了胡子非現在的狀況,知道他現在估計是經濟困難生活窘迫,就算是給他一間鬼屋,恐怕他也會租下。

  聽說是死過人的房子,胡子非到不覺得有什麼問題。現在只要是有便宜房子租,等找到了工作再換好點的就行,現在只不過是過度時期。

  交了三個月1500元的租金,胡子非被帶到離市區很遠的一座單居室的房子裡,遞過房間的鑰匙,仲介所的人扭頭而去,將胡子非扔在了這裡。

  打開房門,剛進去胡子非就被一股潮濕中帶著發霉的氣味給熏了出來。

  「我操,這他媽是人住的地方嗎?」

  強忍著難聞的氣味,胡子非衝進房間把所有的窗戶都打開,讓這屋子裡的氣味散到外面。坐在新租房子的外,胡子非吸著煙等房子裡的氣味散掉。兩三個小時後,胡子非覺得差不多後,開始打掃起自己的新窩。

  從早上被炒開始,到被房東趕出公寓,再到租了一間可以當廁所的房子,胡子非一天都沒閒下來。現在終於安頓好了住處,累的不輕的胡子非一頭紮在床上,詛咒著這倒霉的一天。

  胡子非在床上想著自己自從畢業後到參加工作,這麼些年來幾乎就沒順過,先是快畢業時,自己的女友被自己的好朋友勾搭跑了,當時胡子非氣的真想用刀捅了這對狗男女,可是等氣過了,又覺得為了這樣的人把自己折進局子裡不值,所以就忍了這口氣。

  再想想自己每次找的工作都做不長,最長的一次也不過是半年,那還是因為經理是個女的,在一次經理向他暗示,讓胡子非晚上去她家時,卻被胡子非藉故推脫了,結果就是不出三天,胡子非被解雇炒了魷魚。

  「唉!不想了,我就不信老子會一直這麼倒霉。」休息過來的胡子非從床上跳下地,揉揉自己的臉頰,拿起掃把開始繼續打掃房間的衛生。

  當打掃床底下的時候,從裡面掃出一個銹跡斑斑的鐵盒子。見到這鐵盒子,胡子非認為是前面的房客留下的,死了以後這盒子沒被人發現,所以一直留在了床下。出於好奇,胡子非想看看前面的人到底留下了什麼。

  費了半天勁把盒子上的銹鎖給敲開,打開盒子見到裡面是一個油布包。一層一層的打開油布,最後見到包裹的這麼嚴實的是一本薄薄的顏色泛黃的書。

  「什麼玩意兒?包的這麼嚴密難道是武功秘籍?」胡子非在心裡YY著。

  坐在下午用磚頭墊起的,唯一的一張三條腿的桌子前,胡子非看著這本書。從泛黃的顏色上判斷,這本書應該有些年頭了。小心的翻開書的封面,書的封面上並沒有字。胡子非見到第一頁上畫的是一幅奇怪的圖案。

  「咦?」胡子非見到第一頁的圖後,禁不住發出一聲驚奇的聲音。放下書,急忙在自己的行李中翻找起什麼來。翻騰了半天,從行李箱的底層拿出個不大的盒子,打開後取出一本和那本顏色差不多的書。

  這本書是胡子非家裡流傳下來的,在他老爹傳給他的時候鄭重的告訴他,以前他們胡家祖先曾經是道士,後來不知道什麼原因還了俗。卻留下一本道家修煉符咒的書。

  胡子非小的時候就對書中的這些符咒很感興趣,他老爹見胡子非喜歡這本書,所以就把書給了胡子非。

  這本書裡的功法修煉的是符炁,是一種專門練符制符的功法。書裡除了修煉符炁的功法外,還包括了各種練符時需要的法咒以及指訣,但是在最後講到符陣部分時卻沒了。此時胡子非才明白,這是一本不完全的書,後面的符陣部分,不知道為什麼丟失了。

  胡子非修煉符炁只是以一種好玩的心態來修煉的,不過自從練了以後,倒也修煉出了一些效果。一些簡單的符咒,現在胡子非也可以煉製出來,他只是把練符當作了消遣,並沒當成正事對待。

  床下發現的這本書,裡面的圖形很像是胡子非那本書裡提到的符陣,猛然見到後,胡子非翻出家裡傳下的古書,要對照查證一番,看看記錄的到底是不是符陣。這一對照,胡子非漸漸的迷了進去,連時間都忘了。

  夜色漸漸籠罩了大地,胡子非再也看不清書上的容易時才醒悟過來:「天黑了,好餓!哈哈,雖然不是一套,但是有很多可以通用的地方。」胡子非自語到:「先吃飯,回來在研究。」

  收好兩本書,胡子非出門落鎖,朝著一家小吃店走去。

  胡子非從開始修煉符炁到現在,經過了聚炁、練符兩個階段,現在剛剛達到了馭符階段,前面的練符胡子非只是覺得好玩,但是真正讓胡子非對書裡的內容重視起來的,還是上大學時的一件事。

  一次他同寢室的一個同學牙疼,出於玩笑,胡子非說他有祖傳秘方,可以馬上讓牙不疼,問那個同學要不要試試。當時疼的死去活來的同學那裡管的了什麼祖傳不祖傳的,不管是什麼都要試了再說。

  沒想到一張符咒下去,牙疼還真的止住了。如此神奇的效果,使得胡子非驚訝不已,從此開始認真修煉起符炁來,對書中的內容也開始了認真的研究。到了今天終於邁進了馭符階段。

  吃罷晚飯回來,胡子非繼續研究書中的圖,想找出和他家傳下來的符炁修煉方法的共通之處。看看是不是能夠彌補上缺失了符陣部分。

  這本書裡的內容大部分是圖形,每個圖形都配有少量的說明文字,這些文字晦澀難懂,要是旁人撿到這本書,很可能就當作廢紙處理掉了。還好胡子非對家傳的符炁修煉法有過研究,那裡面的文字基本上和小冊子裡的屬於一類,胡子非勉強能夠看的明白。

  大概瀏覽了一遍書裡的內容,書中共有九個圖形,每個圖形的說明文字都詳細的介紹了構成符陣的單個符咒的製作方法,以及制符需用的材料。在這九個圖形裡,胡子非基本能看明白的就一個,其他八個圖有的看懂了十之二三,可是大部分的圖卻看不明白。

  放下書,胡子非大大的伸了個懶腰,想著明天還要找工作,還是早點睡覺吧,書裡的圖什麼時間都可以研究,現在解決吃飯問題是最主要的。

  第二天,胡子非早早的出了門,找了一家網吧開始在網上找招聘的廣告,並把自己的簡歷寄給招聘公司。一上午的時間就花在了搜索、寄簡歷上。大概找了四、五家合適的公司,並寄出自己的簡歷後,接下來就是在家等招聘面試的通知。

  小心的勾畫完最後一筆,胡子非輕輕的吐出一口氣。拿起這塊畫好的桃木符,再次檢查過沒有錯誤後才放下心來。看著眼前做好的三十六塊桃木符,胡子非心裡充滿了喜悅。為了研究書裡的符陣,他按照書裡的最低材料要求,做出了符陣需要的三十六塊桃木符。

  並不是胡子非不想用好的符料製作符咒,而是他現在只能做出桃木符,這也是書中要求最低的材料。

  看著地面上自己擺出的符陣,胡子非想:「符咒是用符文形成各種能量場,而符咒也是依靠符炁的能量煉製成的,符陣必然也是能量不同的體現形式。只要找出其中的規律,那就能發現不同符陣的各種作用。」

  胡子非開始以為,只要按照圖形煉出相同的符咒,然後把這些符咒按圖拼出來就行,沒想到圖型擺出來後一點反應都沒有。

  「那裡錯了呢?」胡子非心想,一定是那個步驟還沒弄對,不由的開始思考起來,一時間想的入了迷。

  「哐啷」胡子非的腳一下踢到了什麼東西,這一聲響把他從沉思中驚醒過來。看了一眼踢到的東西,原來是那個裝書的鐵盒,這幾天胡子非只顧著研究書裡的符陣,倒是忘了把這只繡鐵盒給扔出去。彎腰拿起盒子準備扔到門外去,卻聽到盒子裡傳出一聲輕微的響聲。

  打開盒子,胡子非見到一個小瓶。當初他被包書的油布包吸引,沒注意到盒子裡還會有別的東西,剛才要不是聽到盒子裡有聲音,也不會注意到這個只有指甲蓋大小的瓶子。

  「炁丹?」看著瓶子上的字,胡子非順手打開小瓶上的塞子,往手裡一倒,從瓶子裡倒出一顆橙黃色的小丸。小丸剛倒出來,一股透鼻的清香散發出來,佈滿了整個房間。

  「好香!」深深的吸了口氣,聞著這誘人的香氣,胡子非覺得渾身都舒服起來。拿著這顆炁丹到鼻子底下聞聞,禁不住香氣的誘惑,不由的伸出舌頭舔了一下。沒想到炁丹被他一舔卻化成了一股汁液,順著舌頭進到了嘴裡,沒等胡子非吞嚥就滑進了他的肚子。

  隨著這股汁液進了胡子非的肚子,他體內原先修煉出的符炁就像被點燃的汽油「轟」的一聲沸騰起來。胡子非被這突如其來的變故嚇的不輕,不過他還算是清醒,連忙坐下來運功,想把體內亂竄的符炁引導到正途。

  符炁越轉越急,越轉越快,現在符炁的量比起胡子非自己修煉來的不知道要多出了多少倍,而且這些符炁不像他修煉來的那麼溫順,顯得暴躁難馴。這那是胡子非可以控制得了的。進到他肚子內的炁丹,好像全部化成了符炁,失去控制的符炁更像是脫韁的野馬,順著胡子非的經脈開始衝撞。

[ 本帖最後由 bobo0702 於 2008-11-21 22:13 編輯 ]

加入屬於你的卡提諾

line

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卡提諾論壇
加入好友
長篇小說
加入好友
言情&BL
加入好友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文章推薦

一篇5苦勞值,上限50苦勞值 (請先登入)

問你喔

你覺得網站好用嗎?
邀請您填寫網站易用性調查 快速填寫>>

返回列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