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返回列表
»

[歷史軍事]

[架空歷史] 太平天國 作者:蘭色幽香 (連載中)

複製鏈接
line
avatar
81896 839 6
在遍地貪官汙吏,及苛政猛于虎的滿清侵略者腐朽政權殘暴壓榨下,在以英國為首的西方列強為加速對中國的經濟侵略,借機發動鴉片戰爭以取得五口通商權利,進而大量輸入禍國殃民的鴉片毒品的無情掠奪下,中華大地哀鴻遍野,炎黃的子孫在生死線上、在泛濫的鴉片中做著垂死的掙紮,古老的中華民族面臨著一場空前的大毀滅、大災難。 1851年1月11日,在一個永遠光輝的日子,以廣西金田村洪秀全為首的拜上帝會領袖,以建立天下大同之天堂為目標,聚集起了一大批優秀的中華兒女,引導飽受壓迫的人民揭竿而起,在不到兩年半的時間內即席卷了整條長江流域,進而定都南京。無數的天朝英雄用他們一腔的熱血,譜寫、展開了一曲反抗、驅逐入侵者,為民族獨立、自由而戰的“太平天國”偉大壯闊史詩。 可曾記得,伴隨著天國史詩的是楊秀清、馮云山、肖超貴、石達開、陳玉成等一個個不朽的民族英雄閃亮的名字,還有那一幕幕令人扼腕,為之流淚、歎息的悲劇,還有天國都城最後淪陷的人間慘劇,那是一場滅絕人性的大屠殺,又是中華民族的真正精英們向後人們展現出的最後輝煌…… 純屬偶然,也許是必然,兩個年輕的紅色軍人來到了一百二十二年前的這個世界,來到了他們崇敬的英雄們中間。憑著他們對中華民族和人民無限的愛、對共產主義事業的無比忠誠,他們和無數的天國英雄一起,在這片古老的土地上,在永不停息的“為了天朝,前進!”那驚天地、撼山岳、泣鬼神的呼嘯聲中,終于扭轉了曆史,造就了一個全新的社會,演繹著人世間的真愛。 這是一個真正的太平天國,一個你、我、他都會無比向往的紅色天國...... (本書並非政治教材,只是想和大家一起探討,怎樣去為自己的民族奮斗!)

引子這些東西一旦到了……
    直升機的轟鳴聲在這喀喇昆侖山的山谷中,顯得格外的響亮。

    林海豐調好航向,輕松地伸了個腰。

    “機長,”機械師鄭南目光掃了一下身後機艙里的那堆箱子,“就這些玩意兒,這大老美也摳了點吧!”

    “這還少啊?”林海豐板起了臉。

    由于大雪封山,他們臨時執行向兵站運送緊急物資的任務,恰好兵站有一批繳獲的美國暗中支援西藏一些地下反叛分子的武器,順便運回軍區。

    “120只左輪手槍,20支二戰時期的德造沖鋒槍,20萬發子彈,還有400顆的手榴彈,這些東西一旦到了那些人手里,得制造多少混亂啊!”林海豐沉著聲說。

    鄭南一吐舌頭,嘿嘿笑了笑,轉頭向眩窗外望去。

    窗外是一個銀裝素裹的世界,陽光十分的燦爛。

    “今兒的天氣不錯!”

    “恩,但願一直這麼好。”林海豐笑了笑,隨口吟頌到,“北國風光,千里冰封,萬里雪飄。主席的詞寫的真好,用在這里也是恰如其分。都七月份了,這里卻依舊是一片銀色的世界。”

    “是啊,他老人家的詩詞就是有氣魄,不像那些什麼文人,只會風花雪月,哼哼唧唧的故做呻吟。”鄭南動了動身子,叫自己坐的更舒服些,“真是個兩頭的世界,回到基地前還要把夏裝換上。”他瞅瞅身邊的背囊,咕噥著。

    “也不能那麼絕對,文天祥的人生自古誰無死,留取丹心照汗青就不錯。還有岳飛的那首滿江紅,都很有氣勢。”

    說著,林海豐哼起了為滿江紅配的曲子。

    鄭南笑著瞅瞅他,跟著唱了起來,“......靖康恥,猶未雪,臣子恨,何時滅。架長車,踏破賀蘭山缺......”唱到這里,他忽然停了下來。

    “我說機長同志,咱們現在可是真正踏破賀蘭山缺了啊,哈哈......”

    “是啊,只可惜是在幾百年後了。要是在那個時候,咱可就幫了岳老兄大忙了。看看鄭南那開心的樣子,林海豐也愉快地說,“不過,我更喜歡太平天國的那個時代。太平天國里的英雄們,更叫我感動。”

    “我倒是更欣賞李自成。”

    “哦,為什麼呢?”林海豐饒有興致地問。

    “至少李自成逼死了崇禎皇帝。”

    “可是他同時也變相地幫了滿清一個大忙,”林海豐搖了搖頭,“他們的結局不能引起別人的同情,是自己打倒了自己。而且最後是兵敗如山倒,簡直就是潰不成軍,完全沒有了開始時的氣勢。太平天國不一樣,盡管最後出了不少的叛徒,畢竟還是有血氣的人多。那是一種悲壯。馮云山、肖朝貴、林鳳祥、陳玉成還有洪宣嬌,各個都堪稱英雄,真正的軍人。”

    “作為一個女兵的統帥,洪宣嬌的確值得尊敬,最後死的壯烈!”鄭南點點頭,稍微沉吟了一會兒,又瞅著林海豐說,“石達開其實稱得上是個太平天國里最優秀的軍事家,可是他最後不該投降清軍,毀了自己的一世英名。”

    林海豐似乎不太贊同他的意見,“他的錯誤在于貽誤了戰機,失去了渡過大渡河的最佳時間。要說他最後的做法,我不認為他那是投降。石達開當時心里清楚地知道大勢已去,不過是想用自己換取部下們的生存。在那種情形下,就是換了我們自己,又能怎麼做?”

    “也是啊,細想一想,他畢竟是負氣出走。經過轉戰和部下紛紛回歸天京的挫折,可以說他已經沒有了什麼理想來支撐。身陷絕境,有這樣的做法的確無可非議。不過,要是我...要是我啊,我甯願選擇自我了斷。”

    “那你的部下呢?”林海豐淡淡地一笑,“換上石達開當時的心境,我不會自殺,我會和我的部下們一起戰死!當然,心里肯定會對太平天國抱有絕望感。”

    好一會兒,兩個人都沒有說話。機艙內,只有飛機發動機那嗡嗡的平穩聲音。

    林海豐酷愛曆史,喜歡研究曆次的農民戰爭。從柳下蹠、陳勝、吳廣到太平天國,正像他自己說的那樣,令他敬佩,又深感遺憾的就是太平天國。太平天國曾經造就了兩代的軍事奇才,只可惜他們的上層僅僅把美好的願望放在了嘴里和紙面上,沒有更多給予普通百姓帶來實際上的東西,他們的失敗,更多的又是一種曆史的必然。

    他甚至常常在入睡之前,靜靜地躺在床上,把自己融入到那個戰火紛飛的年代,設想著自己就是他們之中的一員。金戈鐵馬、叱咤風云,天國的曆史在他手中被改寫,那是一個美麗富饒的太平盛世......

    “咳!”鄭南輕咳了一聲,打破了沉寂,“機長,在想什麼呢?”

    “呵呵,”林海豐目視著前方,笑了笑,“我在想他們的那個年代,要是也能有咱們這個家伙,你說會是什麼樣?”不等鄭南回答,他又歎息一聲,“唉,可惜啊!”

    “是可惜啊,叫你這個酷愛戰爭的人,卻生長在一個和平的年代,可是真夠委屈你的了。”鄭南扮了個鬼臉兒,掰著指頭算計著,“我說機長同志,當年你要是參加陸軍,還真沒准兒就能趕上去珍寶島前線呢。聽說有你們北京兵去過珍寶島哦。”

    “哈哈,你這是氣我啊,”林海豐咂了咂嘴,“要是早知道會有珍寶島一仗,打死我也不來空軍。我喜歡和敵人面對面的交手,那才叫過癮。”

    “是啊,軍人嘛,總是喜歡能親眼看見對手。”鄭南贊同地點點頭。

    他和林海豐從前並不在一個團隊,是兩年前去國外接受直升機培訓的時候才湊到了一起。兩年的時間不長,可林海豐卻給他留下了極好的印象。這個人聰明、能干,和任何人都相處的來。尤其對軍事學,有著非常的愛好。這次一回來就能和他搭班子,還同住一個宿舍,鄭南感到極其滿足。

    “機長同志,聽說你父親參加援越作戰啊?”

    提到父親,林海豐臉上的笑意變淡了,“恩,父親是高射炮兵,在前線犧牲了。如果父親還在,他會叫我去炮兵的。不過,我來空軍,我媽媽可是和我別扭了好一陣子。媽媽她迷信,說我命中注定不能離開土,否則不吉利......”說到這里,母親那體弱多病的樣子,又浮現在他的腦海。

    前幾天弟弟來信,說母親的病又有些加重了,卻總是念叨著要給自己說上個媳婦,那樣死後也就能安心了。要是沒有這次的緊急任務,他本來想回家探親的,他已經有四年沒有回去過了。

    看到林海豐神色有些憂傷,鄭南歎息一聲,“不好意思,我沒有想到......”

    “沒事兒,”林海豐扭頭看看他笑了笑,“我突然想起我媽媽了。”

    “哦,”鄭南點點頭,“你媽媽不是病重了嗎?回基地後,你就趕緊回去看看老人家。你是家里的長子,既然不能在老人家身邊盡孝,也不能總是叫老人掛念啊!”

    “恩,只要沒有緊急任務,我就回去一趟。呵呵我媽媽還張羅著在家里給我說媳婦呢。”林海豐的臉上又恢複了往日的光彩。

    “哈哈,這可是件好事啊,”鄭南瞅著林海豐,笑著說,“說說看,你喜歡什麼樣的姑娘?”

    “什麼什麼樣啊,只要能照顧好老人,賢惠善良就行啊。像咱們這樣一出去就不知道什麼時候回來的人,人家不挑剔咱們就不錯了。”林海豐嘿嘿地笑著。

    “那可不行,”鄭南認真地說,“婚姻是要講求緣分的,哪能隨便來啊。”

    “是嗎?”林海豐故意地說,“那你說說,你喜歡什麼樣的?”

    鄭南想了想,“我的脾氣不像你那麼剛硬,所以啊,按照老人們的說法,我得找個脾氣厲害點兒的,這叫優勢互補。不過你可不能這樣啊,你需要的是一個溫柔體貼的姑娘,省得你老丟三落四。最好是個天仙似的漂亮姑娘,才配得上咱們的英俊小生啊。”說完,哈哈大笑起來。

    林海豐知道,鄭南這又是在笑話自己老是第二天早起就找不到自己襪子的事情,他也哈哈地笑了,“是啊,我得找個給我看襪子的,我......”

    “拐兩洞(720)基地呼叫,聽到回話!”

    就這時耳機內傳來基地的呼叫聲。

    林海豐瞟了鄭南一眼,“我是拐兩洞,請講。”

    “10分鍾後有強暴風雪,注意!注意!”

    “拐兩洞明白!”

    鄭南歎息一聲,“這鬼地方真是天無一日好。”

    “哈哈,這就是昆侖山,”林海豐一笑,“就像是小孩子的臉變化無常。注意觀察!”

    “是!”鄭南故做嚴肅狀,“機長同志。”

    林海豐糾正了一下自己的坐姿,扶著操縱舵的雙手也稍加了些力量,同時,習慣性地仔細聽聽發動機的轟鳴聲。發動機的鳴叫聲在他聽來格外地悅耳,就像一首美妙的音樂。

    “正常!”他默默對自己說。又看看所有都顯示正常的工作儀表,他的嘴角浮出一絲笑意。其實這一切似乎都很多余,林海豐是團里的優秀機長,各種惡劣的天氣他碰上的多了,可他就是喜歡這樣。一切失誤都是由細微之處開始的,他相信這樣的道理。

    “機長!”鄭南驚呼一聲,“云層!”

    林海豐也看到了,正前方從左至右都是一片烏蒙蒙,寬度和厚度都很罕見,他也暗暗吃驚。“柒兩洞呼叫基地,我已遇上云層!”與此同時,他的眼前已是一片黑暗,耳機內除了“茲茲”的噪音外,聽不到任何答複聲,機身開始劇烈地抖動。

    “小鄭,坐穩!”林海豐用力穩住方向舵,試圖保持既定航向。然而,他突然感到了不安。憑感覺,他發現直升機的飛行速度明顯變快了,似乎不是在飛行,而是被吸進云層里。

    黑洞!林海豐驚鄂地看到,正前方出現了一個深不見底的巨大黑洞,如同滔滔江水之中的旋渦......

    某空軍基地,一號首長聽到720號直升機意外失蹤的彙報後,先是迷惘,而後眼角明顯濕潤了。兩個年輕、優秀的飛行員,還有那架進口的直升機!這一切都叫他感到像是心被刀剜了一樣,疼!

    “給我找,把昆侖山翻個各也要給我找出來!”一號就像頭發了瘋的豹子,一腳踢翻面前的茶幾,“娘的,告訴他們,要是不給我找回來,我把他們的團長和師長都槍斃了!”

    作戰室里一片鴉雀無聲,誰也沒有見過老爺子發過這麼大的火!

    這時的時間是公元一九七五年的七月二十日。

加入屬於你的卡提諾

line

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卡提諾論壇
加入好友
長篇小說
加入好友
言情&BL
加入好友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文章推薦

一篇5苦勞值,上限50苦勞值 (請先登入)

問你喔

你覺得網站好用嗎?
邀請您填寫網站易用性調查 快速填寫>>

返回列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