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返回列表
»

[懸賞重發]

《傾國廚娘》作者︰魚孽 (已完本)

複製鏈接   關閉
line
avatar
182263 175 31
內容簡介︰
    魚孽的架空歷史小說新書----
  姓名︰柳葉子(連她在內,包括認識她的人都以為她叫葉子!)
  性別︰曾經以為是男,後來發現竟是……
  身高︰沒有男主高
  年齡︰未成年到成年
  特長︰用心做盡天下美食
  前言︰仗著假扮的男兒身,憑著一手好廚藝,貌似無心的接近那或美的如玉,或帥的似錦,或酷的若冰的男子,過著屬于自己逍遙生活,卻在得知身世時徹底亂了心,親娘竟是皇帝的女人?親爹竟是皇帝家的廚子?這事兒鬧的夠亂了,還外加揭穿了女兒身,曾經的朋友如何來面對?唉……親情、友情、愛情,就像那盤中餐的萬般滋味,為了捍衛最初的那份真,她該如何抉擇?


第一卷 無限春光少年時 第一章 男人也妖孽
春城。

    這季節,樹枝吐著那個淺綠,小鳥諂媚的呼朋引伴,溪水丁丁當當的跳著,空氣里都被染上了百花的香甜,溪邊的小路上走著一個約莫十一歲上下的孩童,見他烏黑的發束了個髻,粉嫩的臉蛋,兩個眼楮圓又亮,忽閃忽閃的,小嘴兒紅潤得像水蜜桃,多汁啊……一身藍色的布衫還有水漬,小手甩著抽芽的柳枝條,蹦跳著,好不歡快。

    “哎喲,師傅真是的,今天我約好和胖墩兒他們去和隔壁村的那幫小壞蛋打架的,偏偏要叫我到城里送口迅,煩死了,弄不好胖墩他們以後不叫我大哥了呢。”

    他一邊想著,一邊往城里去,不時的還在路上捉個蝴蝶,打個水花兒什麼的,到了城里已經是晌午時分了。

    一進城便朝著曲江河邊的芙蓉閣走去,剛到門口,一股子濃郁的脂粉味就撲面而來。

    “咳……咳……我的天,這是什麼味啊,整個都香臭了,怪不得給那麼高的價錢師傅不來這里當廚子呢,這次要不是看她們老板娘上門來請,又是論天數算錢,我師傅才不來呢!我還是趕緊給送了單子就走。”

    才剛抬腿要跨過門檻,耳邊就傳來一個男子沙啞的聲音,“小屁孩,多大點啊,就學爺們上這里來,滾,滾,這不是你來的地兒。”

    他斜睨著他,下巴抬的老高,“丫的,你就不懂了吧,爺不是來玩的,是來辦正事的。”

    那男子其實就是這里的龜公,芙蓉閣當然就是妓院了,龜公听了葉子說的話,嘲笑的看著他,“我說毛孩,來這里辦事的誰不是正事,就你那樣,還能辦啥?”說完那綠豆似的眼楮還不忘斜睨了他的褲襠。

    他忙捂住下腹,“干嘛啊,看什麼看,沒見過爺這麼漂亮的褲子啊!”

    “小屁孩,什麼都不懂,你來這里干嘛!”

    “去,爺不想和你說,我是雲水山莊柳師傅的徒弟葉子,我師傅打發我來和你們老板娘說正事呢。”

    那龜公綠豆似的眼立刻笑的粘成了一條細縫,躬身下來,討好的看著葉子說︰“喲,我道是誰呢,原來是遠近聞名柳廚神的徒弟啊,成!請跟著小的來!”

    一進芙蓉閣,他傻眼了,雖然現在是白天,院子里還沒開門迎客,可是那些廳里姑娘們穿的衣服,那層層疊疊的紗衣,白光光的藕臂,紗衣下那若隱若現的惹火腰身,加上四周牆壁上那露骨的春宮圖,腦袋瓜里轟的就炸開了,實在是太……刺激,臉突突的就紅了。

    “喲,這不是柳師傅的徒兒嗎?嘖嘖,這水靈的,將來指不定要多少女兒傷心呢!”

    吞了口水,才看見說話的是個中年婦女,頭上插滿的珠花,走起路來,和胸前那對波濤洶涌就晃啊晃,再看那臉上抹的粉,葉子只有驚訝的瞪了個眼,那厚的足可以讓蚊子找不到下嘴的地方。

    “你是這里的老板麗媽媽?”

    麗媽媽搖晃著似水桶的腰,手絹在她面前一揮,“嗯,我就是了,呵呵,小兄弟是你師傅派你來的?”

    “嗯,是的,我師傅說你這里要開什麼花魁比賽,叫我送來菜單,叫你先準備著,三日後他便來。”

    說起這麗媽媽請柳師傅來這里做席,可是費了苦心,要不是那柳師傅的朋友張六是她以前的相好,這次花魁比賽她是無論如何也請不動這柳師傅的,花銀子事小,能請來春城廚神那才是面子,何況這次花魁賽可是全金龍國最大規模的比賽了,這筵席可是不能有丁點的瑕疵。

    看到葉子送菜單來,麗媽媽心里那塊石頭總算落了下來,對前來送菜單的葉兒更是客氣。

    堆上笑臉,濃重的脂粉味讓葉兒差點喘不過氣來,“呵呵,小兄弟一路來辛苦了,這大晌午的,用了飯再走不遲啊。”

    正想著推遲,肚子卻不爭氣的抗議了,“咕……”

    摸著頭撓著,“嘿嘿……那就打擾了……”

    “看你說的,什麼打擾啊,吃個便飯嘛,來來,吃吧!”麗媽媽領著她走到廳里的桌邊,指著一桌子菜叫她用。

    菜倒是挺多的,只是葉子跟著師傅久了,嘴也刁,這些飯菜也就只能用來裹腹了,正吃著,就看見閣樓上走來一位公子,那酥媚的樣子,看的他嘴里叼著的菜葉都忘了咽下去。

    只見那如漆的青絲松松的系著,耷散在肩上,屋外的陽光從窗花透射過來,灑落在他如玉的臉上,細膩的像凝脂,帶著柳葉味兒的濃眉,淡淡的舒展開來,細長的眼斂輕輕的挑著,淺抿著嘴,似笑非笑的樣子,那滋味,能媚到骨子里,而他的身旁還跟著個姑娘,確切的說那是掛著,像條蛇似的粘著那個公子。

    “喲,爺,這就要走了?”

    如玉般的男子掏出了錠銀子,遞給了麗媽媽,眼卻看著身邊的女子,“麗媽媽,好生照料煙兒,可別打她,我可心疼的。”說完捏了那叫煙兒的下顎,淺淺的在嘴上啄了一下。

    那細軟的聲音,听的葉子骨頭都軟了,那隨意輕佻的眸子,弄的他的心跳漏了,腦子忽的一熱,鼻孔里奔騰而出,暖暖的,濃濃的,竟是流出了鼻血,那鮮紅的鼻血就順著那菜葉,滴答、滴答的流進了飯碗里。

    “哎喲,我說小師傅,你怎麼就流鼻血了呢?”一邊站著的龜公沙啞的聲音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

    龜公這麼一吼,葉子才回過神來,然後就看著四周那些“關切”他的眼神,而嘴里沾了鼻血的菜葉就掛著晃啊晃,忙用手抹著鼻血,可雙眼還直勾勾的看著那個媚到骨子里的公子。

    那個公子抿嘴笑了笑,又輕啄了煙兒的粉頰,悄聲的在耳邊說了幾句,手一打扇,縹緲的走了。

    看到這番的景致,葉子那臉紅的就差沒有冒煙了,一顆心開始拉不住的跳。

    直到那個公子的背影消失在門外,他算是緩過神來,卻發現那個叫煙兒的女子正笑著幫他擦著鼻血,而嘴里還叼著那帶血的菜葉。

    忙將口里的菜葉吐到飯碗里,抓著頭,不好意思的看著麗媽媽,“呵呵……麗媽媽剛剛那位公子比女人還漂亮啊!”

    麗媽媽戳了他的額頭,笑著說︰“小師傅,看你年紀小小,怎麼也喜歡這調調啊,那可不是你想的,剛走那位公子可是我們這里的常客,出手闊綽呢,我們都叫他玉公子。”

    麗媽媽的話,葉兒有的听明白的,有的卻不請清楚,什麼這調調啊,心里想著︰“什麼調調啊?”想到剛剛自己出丑了也不好多問,等那個煙兒幫他洗干淨了臉,看了看天色,忙給麗媽媽告辭了。

    走出芙蓉閣心里還回想著剛剛那個玉公子,渾身哆嗦了下,“唉……一個男人也長的那麼漂亮,妖孽!”

[ 本帖最後由 光說不練 於 2008-10-25 20:30 編輯 ] 本帖最後由 Jtugreen2013 於 2014-11-1 10:22 編輯

加入屬於你的卡提諾

line

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卡提諾論壇
加入好友
長篇小說
加入好友
言情&BL
加入好友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文章推薦

一篇5苦勞值,上限50苦勞值 (請先登入)

問你喔

你覺得網站好用嗎?
邀請您填寫網站易用性調查 快速填寫>>

返回列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