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返回列表
»

[科幻靈異]

今夜哪裡有鬼系列【第二部】作者:黯然銷混蛋 (已完成)

複製鏈接   關閉
line
avatar
123924 115 18
第一集:獵殺女神


  文案:

  遊樂祺是世所公認的天才攝影師;

  但是當女友慘遭割喉,他的世界便徹底毀滅。

  好吧,日子過得很灰暗是他的事,

  這個叫管彤的名模來跟他添什麼亂?

  為了找到靈異雷達的替代品,管彤奉命監視遊樂祺,

  這傢伙還真好運,什麼恐怖事件都遇得上!

  最恐怖的是,不管發生的事件多靈異,

  遊樂祺都能用科學角度來解釋……

  沒有任何預兆,那女子的大腿如同遭到強酸腐蝕,

  開始起泡變得一洞、一洞,女人掙扎、慘叫,

  火光自她血肉模糊的皮膚內往外冒!

  「救我──」血泡自張智雪的嘴角溢出,

  她的脖子也開始不受控制的扭動著,

  如果再不制止,她的頸子將會一百八十度的轉過去。

  離奇的人體自焚、詭異的相片殺人;

  異世界生物再度伸出魔爪!

  女媧復活,人間變得善惡難分、陰陽難辨,

  有誰能夠獵.殺.女.神?





  第一章第一小節

  「打你個小人頭,等你成世沒出頭!打你個小人肚,等你日日被人告!打你個小人手,等你日日擦藥油……」

  鵝頸橋底陰暗處,幾名拜神婆正蹲在角落裡拿著拖鞋拍打著小紙人,神情專注、口中唸唸有詞,不少前來觀光的遊客好奇的探頭探腦,有些人甚至如境隨俗似的躍躍欲試。

  卡嚓、卡嚓兩聲,這個前衛都市卻包含著最古老的傳統的景象,年輕、時尚的遊客與灰髮、僕素的婦人強烈的對比,毫無修飾的全都收進單眼相機裡。捻在指間的細根雪笳輕輕移到唇邊,姆指習慣性的刮了刮削尖下巴上的鬍渣,氣色不好,但雙瞳間閃耀著如獵鷹般陰狠光芒的遊樂祺,緩緩的吐出口白煙。

  安靜的坐在階梯上,遊樂祺的相機捕捉過許多精彩的瞬間,記錄著許多動人的一刻,他的才華通過他的Canon數字單眼相機向全世界宣告,只是他自己清楚知道,這份才華並不是老天賞給他的恩典,而是詛咒。

  一旁走過的年輕女孩們看了遊樂祺一眼,跟著低頭小聲交談的嘻笑著,雖然遊樂祺和陽光俊朗絲毫沾不上邊,蒼白的臉孔外加泛青的眼圈,說實在話,他看起來比較像嗑藥嗑得很嚴重的病鬼,只是那種刀削似稜稜角角的五官,再配上那一雙陰鬱的眼睛,整個人散發著一種讓那些年輕女孩無法招架的墮落氣息。

  不以為意的別過頭去,遊樂祺自己也不怎麼瞭解自己,理論上他還處在追求女性的年紀,只是在他的女友慘遭謀殺後,他就再也擺脫不了這種陰沉的感覺,心臟每跳動一次,就好像要耗盡他所有氣力一般。

  「哎呀!」剛剛多瞧遊樂祺兩眼的那個女孩,鞋跟不曉得為什麼會突然間斷了,害得她整個人重心不穩的往前撲倒,連累了其它幾名女孩也不雅的跌在地上。

  冷冷的瞧了她們一眼,遊樂祺鷹隼似的眼睛看清了真相,那不是意外,早在那些女孩經過他身旁時,他就已經注意到了,幾名頭大身小、四肢細長通身黑色的『小鬼』跟在她們腳邊,趁著那個女孩時運低的一瞬間,了她一腳、扯斷她鞋跟,這就是那些讓普通人莫名奇妙很倒霉的搗蛋鬼。

  坐在鵝頸橋底一個下午,遊樂祺已經見過太多這一類的搗蛋鬼,那些被喚作拜神婆的老婦人,每拿起拖鞋重拍一次,就可能有某只『小鬼』被打倒在地,再多拍個兩三次,『小鬼』就會吱的一聲冒出一陣青煙消失。單眼相機試圖捕捉『小鬼』被拍打得消失的一瞬間,只是再敏感、再高科技的產品,永遠跨不過陰陽兩界的定律,他的眼睛能看見的世界,不代表就是這個世界。

  咯咯、咯咯的鞋跟擦地聲,又一名長髮女子拖著大紅色的皮箱走過遊樂祺身邊,擦身而過的那一瞬間,遊樂祺莫名其妙的心跳加快,他敢肯定自己並沒有眼花,確實有幾絲長髮自那個大紅色的皮箱縫中慢慢的滲了出來。

  「哎呀……真兇啊……」陰陰冷冷的嗓音傳來,從遊樂祺的方向,他只能瞧見那名拖著大紅色皮箱的長髮女子的背影,只看見她拿出口紅,蹲在皮箱前一陣揮毫,跟著再滿意的低笑兩聲,鬼氣森森。

  下意識的摸了摸單眼相機的適配環,遊樂祺猶疑著該不該攝下這名女性的背影,僅僅只是背影,就感受得到她強烈又旺盛的生命力。

  「連我也敢惹?……真是活得不耐煩了……」又是兩聲陰陰冷冷的輕笑。遊樂祺難掩驚訝的盯著她的背影,就看她抬了抬腿,重重的踩下,極細的鞋跟就這樣狠狠的扎進『小鬼』的肚子裡,吱的一聲又冒出一陣青煙。

  「看夠了?」陰陰冷冷的笑聲突然靠近,遊樂祺吃驚的瞪著眼前的長髮女子,五官清秀的絕對夠格稱呼一聲美女,但不知為何,她的妝、她的氣質就是會讓人不寒而慄。

  「不要在這種地方待太久,不、干、淨!」那名鬼氣森森的女子伸手在遊樂祺的肩膀上彈了一下,後者注意到她鮮紅色的指甲,上頭還沾有亮片的花紋,只是那種紅色,和普通的指甲油不大一樣,輕輕鬆鬆的那麼一彈指,原本趴在遊樂祺肩上的黑色小鬼,就這樣吱的一聲消失。

  望著那個長髮女子踩著高跟鞋、拖著皮箱離開,遊樂祺不禁失笑的搖搖頭,他竟然有衝動想結識這個鬼氣森森的女人?這個念頭冒的詭異,他早就不打算跟任何人有過深的交往,尤其是女人。捻熄了雪茄、收拾好單眼相機,遊樂祺伸展了一會兒瘦得驚人的四肢,重新燃起另一根雪茄,叼著它,離開這裡。

  『靈魂的獵人攝影展』諾大的字眼就這樣無預警的跳入眼中,遊樂祺扶著額頭,再多片阿司匹林也解救不了他的頭痛。

  「喔!天才!阿祺寶貝,你溜到哪裡去了?攝影展開幕,你這個主角怎麼可能不見人影?」幾名穿著西裝,手捧香檳杯的男子圍上前來,濃濃的煙味讓遊樂祺一陣作惡。

  「喂……怎麼了?」其中一名男子似乎察覺到遊樂祺過份蒼白的臉色,向其它幾名前來祝賀的男子比了比抱歉的手勢,跟著將遊樂祺拽到角落裡讓他透口氣。

  「老毛病又犯了?」看著遊樂祺在外套內袋裡摸出頭痛藥,沒好氣的嘟囔兩聲。他呀!堂堂知名經紀人,手上有無數俊男、美女大明星的頂尖經紀人阿Paul,怎麼會有個這麼難搞的中學同學?天才就是這樣麻煩,多病多痛還兼憂鬱症。

  「嗯……」乾嚥下藥片,遊樂祺緩緩的吐出口氣,他只是不喜歡人多的地方,窄小的空間裡擠下過多的人,他有種會窒息而死的錯覺。

  「你怎麼會來?」頭痛的症狀似乎消減了不少,遊樂祺隨手拿了瓶Vodka,找了段階梯坐了下來,一旁的阿Paul看了他幾眼,最後咬咬牙的也跟著坐下,他的名牌西裝啊!

  「攝影大師,你忘了我們有約嗎?你答應過要替天美拍照的啊!她的寫真要跟專輯同步發行,我拜託你啊……」阿Paul翻了翻白眼,要不是遊樂祺是這一行中最頂尖的高手,他真想就這樣拂袖而去,這位天才攝影師做事太隨性了,排定好的計劃在他眼中根本是屁,這不就是?本來說好要替他旗下的女明星拍照,結果居然不聲不響的跑來香港開攝影展?這個混蛋是存心想氣死他啊!

  「天美?她很漂亮,不需要修片,你隨便找個人幫她拍就好了……」遊樂祺眼神空洞的望著自己攝影展中的作品,強烈的生命力穿透照片的撲向每個觀賞者的心裡,他就是這麼厲害的攝影師,能夠補捉到最直接的力量,所以才會被人稱為『靈魂的獵人』,只有遊樂祺自己明白,相片中的那些生命力之所有如此旺盛,是因為他們瀕臨死亡,最後一點燦爛。

  「大哥啊……要修片的話我就不找你了,重點就是只有你才能展現出她最直接、最純的美啊!」阿Paul真想掐住遊樂祺的脖子,狠狠的將人搖醒,自從他女友慘遭謀殺之後,他整個人就變得渾渾愕愕,作品雖然依舊有靈性,但不知為何,總是有些不一樣,愈來愈陰暗、冰冷。

  「我現在沒有心情,你若願意等,我們就再約過時間,如果不願意……」

  「願意、願意,阿祺啊——我們多年朋友,你不能不幫我這個忙。」

  正當那位天王級的經紀人阿Paul還在繼續煩著遊樂祺時,他的小助理洪俊銘一臉驚慌的快跑過來。

  「祺……祺……祺哥……電……」一緊張就會結巴,洪俊銘握著手機不知如何是好,遊樂祺絲毫沒有接聽的意思,阿Paul則是同情心大起的搶了過去,塞到遊樂祺手裡。

  「你這小子能不能冷靜點啊?人高馬大的還結巴?報社派你跟著阿祺是要你照顧他,不是要他費心照顧你啊……」阿Paul像個老媽子似的拉起洪俊銘嘀嘀咕咕教訓著,其實,他是有私心的,以他相人無數的經驗來看,洪俊銘這個目前看起來憨憨的小伙子,打扮、打扮再上幾堂課,其實夠格當明星,反正這年頭是個人都可以當明星……

  不理會那頭還在長篇大論的阿Paul及洪俊銘,遊樂祺歎了口氣按下通話鍵,他甚至不必看來電顯示都可以知道電話那頭的是何方神聖,因為這支手機、這個號碼永遠只有一個人知道,方便那個人隨時掌握到他的行蹤,報社那個神經兮兮的二世祖,頭銜掛著總編輯三個字卻啥事都不瞭解的羅文凱。

  『你死在哪去了?我放你假讓你去開攝影展,沒說過你可以搞失蹤!俊銘那個混小子如果還看不牢你,叫他不必回來了!』連招呼都不打一聲,劈頭就是一陣咆哮,這就是羅文凱的個人風格,遊樂祺將電話拿得遠遠的一臉苦笑,離得老遠的阿Paul跟洪俊銘都聽得見叫罵聲,尤其是洪俊銘,高頭大馬的卻一臉蒼白的可憐兮兮。

  「罵夠了?出氣了?」吸了口雪笳,遊樂祺平靜的回答,電話那頭的羅文凱一愣,通常前者用這種語氣說話,一就是他犯頭痛了,二就是他心情不爽,不管是哪一個都不是好事。

  『怎麼了?老毛病又犯了?吃藥了嗎?』語氣突然一軟,羅文凱突然覺得自己這個上司當得很可悲,為什麼面對遊樂祺這個混蛋他要這麼謙卑?不就是天才了點,長期又縱又慣之下,這傢伙真的爬到所有人頭上,氣焰永遠比他更高漲。

  「沒用……,不必罵俊銘,他回不回去不關我事,我不想回去了……」

  『不想回來?你想在香港定居?』

  「我是說我不想回你的報社!我不想幹了!」

  『他媽的是誰敢挖角?他給你多少錢?你叫阿Paul聽電話,我知道他就在你身邊,他媽的敢挖角?信不信我盯死他家所有藝人,寫都能寫臭他們!』

  「羅文凱!你他媽的不是東西,不要自己不要臉就以為全世界的人都跟你一樣不要臉!」電話嗖的讓阿Paul搶了過去,用不著換氣霹靂啪啦的就是一頓罵,遊樂祺看好戲似的笑了眼睛,平日裡有點娘氣的阿Paul只有遇上羅文凱時,才會突然冒出這些不知哪生出來的男子氣概,這兩人從中學吵到現在,真不愧是青梅竹馬的死黨。

  『我在跟我家阿祺講電話,你插什麼嘴?死開啦!』

  「什麼你家我家?你要搞Gay是你家的事,不要拖阿祺下水!」

  『死娘娘腔,你少纏著阿祺……』

  怕兩人在大庭廣眾之下愈罵愈難聽,遊樂祺先一步的搶走電話,沒好氣的看了阿Paul一眼,這傢伙氣鼓鼓的還是很不平,拖著傻在一旁的洪俊銘繼續的抱怨著,只是這回主角從陰沉的遊樂祺換成幼智、低能兼白癡的羅文凱。

  「說!什麼事急著找我?」遊樂祺灌了一口Vodka,頭又開始微微痛了起來,這是什麼時候留下的症狀?似乎從那次不幸的事件之後,他的女友慘死、遊樂祺重傷,之後就再也擺脫不了這種快要炸開的疼痛感。

  『你在那裡正好,有看新聞嗎?一件離奇的焚屍案,去幫我跑一下。』

  「文凱……你什麼時候管到這裡來?」

  『不是報紙新聞,我是要你做個雜誌專題,現在只要跟靈異兩個字沾上點邊就能大賣,這件焚屍案很有話題性。』

  「我不是雜誌記者,我甚至不是你的報社記者,我是個攝影師。」

  『阿祺——我知道你行的!幫個忙啊!』

  「我知道了……,錢還是照算。」

  『一定、一定!』

  掛上電話,不等阿Paul及洪俊銘追問,遊樂祺喝乾了那杯Vodka、捻熄了雪笳,一語不發的朝外走去。

  

[ 本帖最後由 櫻.... 於 2008-11-23 22:31 編輯 ]

加入屬於你的卡提諾

line

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卡提諾論壇
加入好友
長篇小說
加入好友
言情&BL
加入好友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文章推薦

一篇5苦勞值,上限50苦勞值 (請先登入)

問你喔

你覺得網站好用嗎?
邀請您填寫網站易用性調查 快速填寫>>

返回列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