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返回列表
»

[科幻靈異]

[末世危機]深淵之主 作者:無境界 (已完成)

複製鏈接     關閉
line
頭像被屏蔽
426915 440 39
32326.jpg

  末世、廢土、地表淪陷,高魔時代。
  魔物、惡魔、位面傾斜,階梯重現。
  靈魂、深淵、掌控力量,轉戰天下。



第一卷 野人回歸

第一章 意外的救援者

  宋一舟已經在一處破敗的不是很厲害的民宅裏窩了七個多小時,儘管天放亮已有那麼一會兒,但他仍然心情忐忑,猶豫着、不敢輕易走出房門。

  宋一舟非常確定的知道,特別行動小隊的人全完了!他親眼見了那些惡魔,也從通訊器中清晰地聽到了小隊成員瀕死的呼喊,六種不同嗓音發出的慘叫,那正是這次行動小隊的人數。至於他,他不是戰士,也不屬於任何一個戰鬥組。況且,憑他那不入流的身手,也沒有資格加入倖存者中戰力極強的『軒轅後裔』,更不可能成為其下四大騎士團——『雷火』的一員。

  宋一舟是名研究員。代史、神學、神秘學……這些,才是他的長項,像他這樣的人,最適合的工作崗位,應該是有桌有椅、有電腦、有大量資料文獻可供調閱參考的房間,而不是危險的地表。

  是的,地表現在很危險,差不多兩年前,這裏就已經成了惡魔的後花園。

  「該死!」一想到這次任務,宋一舟就覺得胸腔裏有團火在燒,憤怒之火!

  「並不是所有從事研究工作、並且在短時間內幹出些成績的人都是廢寢忘食、為了研究無畏無懼的瘋子,最起碼我不是!」這句話,是宋一舟當初準備用來拒絕參加這次行動所準備的措辭,可惜最後,也只能成為埋藏在心中的呐喊。非常時期,每個活着的人都必須承擔一份責任,很重的責任,這其中包括家裏連他在內的三張嘴要養。除非他打算把一家三口都餓死,否則,他無法拒絕,也拒絕不了出這次任務。

  宋一舟很希望今天會是個晴天,陽光普照的那種。儘管他知道這個願望有些奢侈,但誰沒有點不切實際的夢想,或者說,幻想呢?

  夢想跟現實總是有差距,透過未被窗簾完全遮住的縫隙,宋一舟可以清晰的看到天色,灰濛濛的,隱約可以看到雲層的飄移變幻,就像被風吹動的一大片死水,再怎麼漾動,也不會消失。這是核爆後形成的亂雲,由大量塵埃組成,宋一舟心裏清楚,很可能,在他有生之年,是再也看不到太陽了。

  沒有陽光,那些殭屍、那些惡魔,就能更加肆無忌憚的到處活動,不知疲倦的尋找活着的人類,將其殺死、吃掉、或者變成它們的一員。

  「呸!還真是他媽的環環緊扣!」宋一舟停止了對人類未來命運的擔憂,還是先想想自己怎麼活吧!他的注意力回到了房外的小街上。

  寬不足五米、兩旁斷壁殘垣相連、高低錯落、鱗次櫛比,稱其是條巷子也沒錯。

  宋一舟數了數,三十米之內,小街上遊蕩的殭屍有7頭,不是很多,憑他手中的武器,他有信心解決掉這些因黑暗侵蝕,而變得醜陋、腐敗的魔物。

  宋一舟遲遲不能決定,是因為他忌憚那些高等的魔物,那些智慧不輸於人類多少,陰險、狡詐、狠毒、兇殘的傢伙。

  凌晨時分襲擊他們的那些魔物知道他的存在,這一點,宋一舟毫不懷疑。什麼守株待兔、誘伏……這類的把戲,惡魔們也會,宋一舟怕的,就是自己成為再一次證明這個常識的實例。

  另外,雖然小巷中不像主幹道上那樣魔物成群,但小巷有小巷的危險,一旦有魔物從巷子兩側的房屋中撲出,往往會讓人措手不及。就算是最低等的殭屍,被其近身纏住,也會異常危險,宋一舟知道,有不少人,就是死在魔物這樣的偷襲中。

  死等救援?

  似乎也不是辦法,遠程聯絡設備不在他手裏,天知道搜救隊什麼時候會被派出,又要用多長時間才能搜尋到這裏!誰能想到,像他們這樣由精英中的精英組成的小隊,竟然連向基地求援的機會都沒有,就全軍覆沒了呢?

  宋一舟舉棋不定,他感覺就如同賭博壓大小,無論選擇哪種,成功率最高都是五五開,問題是,他現在賭的可是自己的命!

  就在這時,滴!耳塞式通訊儀中傳來了一聲輕響,對宋一舟來說,這一生輕響不亞於天籟之音!GPS自動定位系統的報警之聲,這意味着在半徑兩公里範圍內有其他的倖存者,而且,從報警的鳴叫類型分辨,還是同一制式的!「難道是其他執行任務的雷火成員?」宋一舟第一時間判斷。

  「喂!我是安順街基地成員,編號GDL44503,在協同雷火小隊的任務中失散,我需要幫助,聽到請回答……」宋一舟壓着嗓子呼叫,儘管帶着專門的全封閉式頭盔,他還是擔心自己的聲音太大,會驚動屋外的殭屍。

  殭屍,人們耳朵都聽出了繭子的一種活死人。這種行動緩慢、智商低下的傢伙,似乎是可以拿根削尖的木棍、就能將其捅個對穿的。而實際上,這絕對是個錯誤的認知。在這個世界,殭屍已經是惡魔的獵犬,嗅覺、聽覺遠超常人,而且,只要四肢健全,力量、速度基本能達到普通人的1.5倍,身體強韌程度更是遠遠超過普通人,就連IQ,也接近狗的聰慧,對上他們,稍不留心,就會付出慘重的代價。

  宋一舟的呼救,另一邊沒有做出任何答覆。

  宋一舟又呼叫了一遍。

  對方仍是沒有回答。

  「聽見我說話嗎?請回答!我需要幫助!我被困住了!帶我脫離險境,不管你有什麼要求,我都可以滿足你!我保證,不會讓你失望的……」宋一舟的聲音裏已滿是乞求。

  「好吧!我試試看,這種定位儀器,我不是很會用。從一名死者身上拾到的,他就在我旁邊。」對方終於有了回應,是名男性,嗓音略顯低沉,卻又帶着磁音,聽起來很悅耳。

  「哦謝天謝地!」心情激動,宋一舟的聲音有些發顫。「死去的應該是我的一名同伴,我就在你的附近,定位感應儀的極限範圍是2公里,顯示儀一般裝在左腕上,希望它還在,還能用!」

  「嗯,找到了!」

  「太好了!摁左邊綠色摁鈕,以便我確認你的方位,沒有生命識別認證,定位儀只能啟動被動功能。」

  很快,宋一舟看到了對方的位置。「我在你的西邊10點鐘方向,直線距離大約是1700米!」

  對方沒有再回答,不過,通過顯示儀,宋一舟看到,那人已經開始向這邊趕來。

  「呼!似乎運氣不錯!」宋一舟心中稍定。

  等待總有一種漫長的感覺,像大多數人一樣,宋一舟開始用胡思亂想打發時間。「居然沒有通訊儀、定位儀,就來地表冒險,這是什麼人?還沒有編入任何一個基地的地表倖存者?如果是這樣那這個人就太厲害了!要知道,現在距惡魔全面佔據地表已經過去了22個月,靠自己的力量在這種險境中存活了兩年多,這得多大的能耐!又或者,是從偏遠城市來的狩魔人?可能性不大,哪有連最基本儀器都不裝備的狩魔人!除非那個城市已經被徹底毀滅而真正返回了石器時代或一直與世隔絕……」

  能從事研究工作,宋一舟當然不可能是個笨蛋,相反,他的洞察能力、邏輯思維能力還是比較強的,往往從一些細節上,他可以推敲出許多內容。就拿這個突然出現的『拯救者』來說,只通過他不會使用定位感應儀,不懂得報自己的身份編號,宋一舟就能判斷出,這人不屬於這個城市,甚至鄰近的兩個城市也沒有他的檔案資料。

  單單這一點,就會讓所有倖存者警覺。

  嚮往黑暗,試圖從惡魔手中獲取力量而甘願為其賣命的人,古來就有,到了現代,更是多如過江之鯽。那些將黑暗的暴力、血腥藝術化的影視媒體,更是讓許多未經歷過真正殘酷場面的年輕人,把這種負面的東西和酷、炫、拉風、刺激一類的詞彙連在了一起。現在想想,其中很可能就有惡魔的真正僕人,用這種手段為人類洗腦,在人類心中埋下越來越多的黑暗的種子。

  正是因為這樣,才會在深淵之門開啟的前後,出現多到讓人目瞪口呆的人類叛徒。現在,為了徹底毀滅倖存者,這些被稱為『魔狗』的人類叛徒會使用一些陰險狡詐的手段,比如冒充未被收編的倖存者,進入倖存者基地,從內部破壞或跟魔物裏應外合,不少倖存者基地就是吃了這樣的虧,損失慘重,或被摧毀。

  不過,隨着時間的推移,這一招愈來愈見效低微,各基地現在已不負當初的混亂狀態,而且人們對打算久居的外來者都相當的警覺,就算是有編號,也會被實施監控,初期,連活動區域也會被嚴格限制,更不可能參與重大行動。經過相當長的時間考核,或者殺足夠多的魔物作為『投名狀』,才能換取信任。

  宋一舟對這名『拯救者』也是心存疑慮的,不僅僅是因為對方的『登場』方式,更因為對方的能力。通過顯示儀,宋一舟發現,這人竟然是直線移動,而且是非常迅捷的那種!這裏可是城市廢墟,從對方所在的位置到他這裏,有N多的建築阻隔。能在斷壁殘垣間直線移動的,對方會飛?莫非是『術者』中的『暴風使徒』?就算是暴風使徒,也不能這麼明目張膽而來呀!這不等於一邊大聲嚎叫、一邊穿過獅群領地的羚羊嗎?

  儘管起疑,但宋一舟並不打算放過這根『救命稻草』,「就算是魔狗,在成功侵入基地之前,他也需要自己做引薦人,所以,對方身份越有問題,自己反倒越安全!」抱着這樣的想法,宋一舟靜等拯救者的出現。

  大約二十分鐘,拯救者出現了,伴隨着這名可疑任務登場的,是數道黑色的淒冽弧光。

  弧光過處,小街上幾個殭屍,全部身首異處,從它們的反應不難看出,這些魔物甚至沒搞清楚狀況,就已經送了命。

  「好凌厲的斬切!這似乎是『甲士』中的『刀鋒戰士』才有的手段,不過,那劍上附着的黑暗魔能,可不像能量節提供的,到更像是術者的手段!」只憑藉那黑色的弧光,宋一舟就看出了不少端倪,甲士和術者的結合體,這樣的能力者他可是聞所未聞!

  「你準備繼續在那間屋子裏待多久?」拯救者望着宋一舟的方向,用通訊器表達了自己的不滿,在他看來,作為一個出現在地表的人類,宋一舟的表現也太過懦弱了。在這樣一處在他看來威脅值只有1的地方,宋一舟竟然只懂得死守!拯救者想不出,如果沒有外來的救援,這樣的膽小鬼要怎樣擺脫困境!等餓到四肢乏力、頭眼昏花才拼死突圍?還是乾脆餓死在裏邊?

  從用傢具堆砌的臨時掩體中跳出來,宋一舟一路小跑,噔噔噔,下了二樓,沖出小院,來到街上。同時不忘四下顧盼,見活着的魔物一個都看不到,這才將懸着的一顆心放回到了肚子裏。

  「非常感謝,真的,謝謝你,我叫宋一舟!」宋一舟向拯救者伸出了手。

  「羅凌!」拯救者也伸出手,簡單的同宋一舟握了下,或者說,挨碰了一下。

  「你好,你好!」宋一舟拿出了足夠的熱情,努力讓自己臉上儘量多出現一些『包子褶』。「能夠遇到你,實在是太幸運了!你大概看出來了,我不是戰士,事實上,我遇到這樣無助求救的情況並不多。這一次,是因為同我一齊出任務的戰鬥組成員都犧牲了!誰能想到,軒轅後裔的精英團隊雷火成員,竟被殺的連求救都來不及!襲擊我們的那些惡魔,想想它們的樣子都覺得後怕!」宋一舟說着,不由自主的打了個冷顫。

  說話的同時,宋一舟很仔細的觀察着拯救者:個頭不算高,大概178CM的樣子,體格跟健壯魁梧也不搭邊,很顯然沒有經過什麼甲士類的強化改造。至於身上的衣服裝備,鞋子是見習『狙魔手』的強化革短靴,褲子是術者的多袋褲,款式都很老,至於上身甲,似乎只有前年的『科技工兵』才會穿這類帶有條塊合金甲片和維修零件包的『鐵背心』。

  「這是從哪具古屍身上剝了這麼套垃圾披在自己身上?」宋一舟心中嘀咕。

  再往上看,這人頭部的扮相更是糟糕,如同蒙面的阿拉伯人,宋一舟實在想不出,那塊遮蓋住口鼻的黑紗,除了略微能阻擋些沙塵外,還能做什麼。保持神秘感?用不着吧!在魔物眼裏,人類是男是女,長什麼模樣,區別實在不大,這就像人類不會在意某頭豬是否長着雙眼皮一樣。

  最讓宋一舟絕倒的是拯救者所使用的武器,拎着一把刀,看起來像是自製的,做的很不規矩、殺豬刀不殺豬刀、雁翎刀不雁翎刀,歪歪扭扭,還有幾分斬馬刀和打刀的味道,唯一的優點,就是看起來森寒滲人。「祖傳古董四不像刀?!」宋一舟心下臆測。

  拯救者不但拎着刀,還背着一杆槍。這槍的結構,明明就是六分鐵管兩頭擰了剔出血槽的三棱錐,為了讓三棱錐能跟水管上的螺旋扣擰住,三棱錐的底部,是跟一個鐵質的活扣焊接在一起的,那做工叫一個粗糙!宋一舟懷疑,這位原來是不是水暖工?而且還是邊荒地區的那種,N早以前,類似的活扣、水管子就被PVC、PPR管代替了,也許只有邊荒地區還有這類鐵質的存貨!

  拯救者背着的槍絕非一種,還有一把也叫槍,狙擊槍,標準的『狙魔手』用的『狼牙III』狙魔槍,這是最好的、不需要識別認證的狙魔槍,一般見習狙魔手都用這個,廉價、易保養、使用簡單、彈夾容量大……當然,與其相對應的是射擊時聲音大、容易暴露位置,精准度差、威力低、射擊頻率低……

  拯救者還背着一個包,就是那種民間旅遊用的、雙背帶的背包,鼓囊囊的,不曉得裝着什麼。

  觀察完畢,宋一舟算是看出來了,眼前這位,就一典型的逃難土着!這都穿的、拿的什麼亂七八糟!見過扮相齷齪的,沒見過比這位更齷齪的!「這傢伙不是從原始林出來的野人探險者吧?」宋一舟有些惡意的想。

  「去基地?」羅凌有些不耐的催促道。他不喜歡眼前這個傢伙的眼神,像是在動物園裏看籠子裏的野獸,未免太少見多怪了!

  聽到基地兩個字,宋一舟的警覺性再度提高。「十年九不遇的巧合救援讓自己趕上了,這會不會又是魔狗變着法兒的想打入倖存者內部?」

  更加確信了這樣的想法後,宋一舟反倒不急着回去了,「恐怕我們還不能就這樣回去!」他一臉為難的對羅凌道:「我們這一次任務很重要,雷火派遣精英小組出動,並且讓我這樣的研究型累贅隨行,目的是為了找到我的導師李教授。當然,我們現在已經沒有了繼續這一任務的能力,但至少要將精英小組攜帶的、尋找李教授的重要線索帶回基地,那是惟一的,沒有它,要想找到李教授,無異於大海撈針!」

  宋一舟當然沒有說實話,根本沒有什麼惟一的重要線索,他不過是想取回『黑盒子』,給自己活着的原因,找到更充分的證據。

  羅凌皺了皺眉,宋一舟所說的事並不是很困難,找到某些人的屍體而已,相信離這裏不會很遠,可羅凌不喜歡宋一舟的做法,早不說清楚,現在才加條件!

  似乎明白羅凌因何不悅,宋一舟解釋道:「你知道,為了防止『魔狗』打入倖存者內部,各基地對外來者防範都很嚴,我其實也不想冒險,做出這個選擇,是為了回去的時候好說話嘛!畢竟是你幫忙找到了尋找李教授的惟一線索,這樣有助於改善大家對你的看法……」

  「帶路吧!」思忖了片刻,羅凌決定忍讓一下,他已經獨自旅行了太久,無論是精神狀態還是身體情況,都已極度疲倦,急需一個安全的港灣休整。

  對這個生活了近三十年的城市,宋一舟還是比較熟悉的,再說是找他的戰友,他作引路人,自然責無旁貸。

  宋一舟辨了辨方位,招呼羅凌一聲:「這邊!」兩人順着小巷一路南行,這是宋一舟凌晨逃亡路線的一部分,現在要做的就是沿路線往回走。

  羅凌的冷淡態度讓宋一舟提不起絲毫攀談的興趣,更何況現在隨時都有危險,宋一舟也不敢大意。端着XM41-『爆炎』機槍,宋一舟行動時,不自覺的模仿着那些特種兵出身的狙魔手,當然,也僅僅是樣子像,並且,顯得有點賊頭賊腦的猥瑣。

  相較而言,羅凌就顯得無畏的多,右手持刀、左手握150CM長度的矛槍,除了看起來這樣的武器搭配有些彆扭外,行走的極為穩健。只是不疾不徐的闊步而行,卻需要宋一舟小跑着才能跟的上,這讓宋一舟相當不解。「傳說中的誇父後裔外加野人滑步?……」

  整個城市已經被破壞的相當厲害,主要是當年深淵之門開啟時發生的那場地震所致。再者,倖存者跟魔物的一次次城市戰、巷戰對加大城市破敗力度,也是功不可沒的。總之,現在這裏到處是殘骸、廢墟,有些當初的路面被拱起了數米高、甚至十數米高的土棱,成了坡、成了斷崖,阻了路,還有些是汽車、防洪混凝土條等人為的阻攔物橫在道路中間,它們曾是抵禦魔物的防線,現在,則連同斷了的路面一起,將這座城市變成了天然的冒險迷宮。

  有別於普通的地震,在這個城市裏,還有一些與眾不同的遺物,一簇簇別致的裂痕,外觀就如同向上拱凸的龜裂,直徑一般不會超過兩米,裂縫中終日散發着熔岩般的光芒和蒸騰扭曲的淡淡黑煙,這樣的、被稱為空間創痕的景觀遍佈大街小巷,不僅地上有,牆壁上也有,甚至像一團豔麗的絨球花那樣懸浮於空中,給人的感覺,就是整個空間都破碎了,到處是創傷和裂縫。

  和那些變成殭屍的低級魔物一樣,原本屬於這個世界的生命,並非全都死光,比如最常見的植物,受無數空間創痕中洩露的魔能的影響,不少植物換了一種新的活法,有一些成了惡魔們食譜中的調劑品,另一些則變得像惡魔一樣危險,食肉、吸血,活人、甚至低級一點的惡魔都是它們的目標。

  「哇嗚!」一隻殭屍發現了食物,猛的從某處小院的斷壁後縱掠而出,那張牙舞爪的樣子,如同撲食的猛獸。

  噗!羅凌的反應比宋一舟的快的多,迎上一槍,直接捅進了殭屍的嘴裏,槍尖從後腦勺突了出來帶起一捧黑色的血霧和碎肉。

  「嘶!」宋一舟又打了個冷顫,這一槍太猛烈了。

  殭屍已被挑飛,飛落於不遠處某輛報廢的垃圾車的後馬槽裏,嘭!翻起些灰塵,再沒了動靜。

  並不算太大的響動在有風呼嚎的街上顯得異常突兀,十幾秒之後,兩人的視野中已經出現了七八個被驚動了的殭屍。

  「喀拉!」宋一舟拉動槍栓,就要開槍。卻被羅凌一把摁住了。「我來!」羅凌說着縱身掠了出去。

  宋一舟知道羅凌擔心什麼,槍聲一響,只會讓更多的魔物察知他們的存在,所以宋一舟手裏這種威力湊合、但過於鬧騰的武器,能不用還是不用的好。

  對宋一舟這種武技門外漢來講,羅凌的戰鬥方法就是兩個字——凌厲!一如同他手中揮舞的戰刀般讓人看了體毛直豎。

  羅凌的衝殺動作非常具有爆發力、也非常可怕,那種無可抵擋的勢頭,仿佛前邊就是山,也能劈裂,就是河,也可斷流。

  又像是撞針擊打子彈的底火,羅凌每一個暴起的動作,結果必將是一個殭屍的死亡,那是一種有節奏的、有間歇的、從容的卻又猛烈的殺戮,讓人看了熱血沸騰的暴擊,絕對的一刀兩斷。

  殭屍們那灰色的、如同老樹皮般粗糙、又帶着某種隱隱魔光的甲皮,根本抵擋不住羅凌的斬切和捅刺,幾個呼吸之間,便被羅凌砍瓜切菜般剁翻了一地。

  咻!一聲刀嘯,黑血隨着刀的揮落而盡去,複露寒芒吞吐。

  挎着槍越過羅凌繼續前進的宋一舟朝他豎了豎拇指。

  一路上,倆人的運氣頗好,除了幾個不開眼的殭屍,被羅凌三幾下解決,沒有遇到一個高等些的魔物。十幾分鐘後,在一處住宅區的小公園裏,宋一舟找到了包括這次行動小隊隊長在內的四個人的屍體。

  四個人的死狀都很慘,兩個身首異處,一個被攔腰斬成了兩截,另一個是被鋒利的爪扯碎的,內臟血肉流的滿地都是。

  解決掉幾個啃食屍體的殭屍,羅凌眯着精光流動的眼眸,警戒的踱着步子,看似漫無目的,又似在尋找什麼。

  宋一舟則在隊長的身上摸索翻找,不一會,拿到一根外形如閉合的紙扇般的金屬條狀物,這事物很明顯是科技的產物,拇指薄厚,兩指寬、20CM長,規規整整,嚴絲合縫,縫隙呈拉長的Z字,其中的一頭頂端有不知名的突起扣合,而橫側的一邊靠下,一溜數字摁鈕散發着瑩藍的光亮。

  羅凌只見宋一舟一抬手,那事物便消失無蹤,同時,一件巴掌大小的古怪儀器出現在宋一舟手中。

  那儀器似乎是電子驅動,電器聲響中,儀器擴展開來,前端有天線鍋般形狀的發射器,後邊還有一個手槍式的握把,宋一舟對着屍體所穿的甲胄來回那麼一照,本來光亮的甲面迅速失去了光澤並產生了無數細小的裂縫,那樣子就像過火的土坯,暗淡無光,甲胄上其中幾處放射着或閃爍着魔光的凸起和凹陷,也熄滅了光芒,而幾粒手指大小的凝結物和能量珠則出現在了甲胄表面。

  見羅凌看他,宋一舟略顯尷尬的道:「除了人,倖存者組織什麼都缺,這些,是構成魔能甲胄的精華和特殊材料,與其為死者陪葬,不如傳承給活着的人。」說着又揚了揚手中的儀器,「解離器!」

  說話間,宋一舟又從死者的腕上摘下一個帶有電子扣帶的腕輪,「空間環!科技結合魔法的產物,用於存放物品,像雷火的戰鬥成員所攜帶的這種,內部大約有3個立方的空間,可惜有特殊的鎖定系統,一般人可打不開,要不然倒是可以給你一個,這東西價格不菲,現在只能當作遺物上交。」

  就在宋一舟絮絮叨叨講解的時候,羅凌突然竄上前,照着宋一舟就是一腳,直接將他踹出三米多遠。

  下一秒,一道黑影從天而降,噗!塵土飛揚、火星閃爍,一把藍紫色的、劍身如同細長柳葉帶一個彎尖的奇形劍一劍落空,砍在了地上。

  狼狽萬狀的宋一舟扭身觀瞧之下,驚呼道:「精怪魔暗殺者!」

      ☆★☆★☆★☆★☆★☆★☆★☆★☆★

      第二章 倖存的野人 上

        宋一舟口中的精怪魔暗殺者是一隻人形怪,高度有185的樣子,異常魁梧,如同磨砂紙般的細鱗皮是墨綠色的,下肢是如同偶蹄動物般的反關節腿,上身類人,但只有三根手指,而且指端有烏黑鋒利的角質指甲。看這傢伙沒有鼻子,沒有嘴唇,耳朵跟雞一樣,只有耳孔,臉的上半部如同假面舞會的假面,是個鼓起的角質殼,其上有分列三隻烏溜溜的眼睛,像是蜘蛛的眼睛,角質殼如同冠般向後揚起,從角質殼跟頭頂結合的根部,三根章魚觸鬚般的肉冠向後披著,一動一動的,很特別的頭髮……


        精怪魔暗殺者穿著甲冑,差不多屬於半身甲,樣式古怪,上面有魔紋的光芒閃爍,雖然做工粗糙,但看起來頗結實,跟身上的幾處被角質層覆蓋的硬殼結合起來,倒也相宜,乍一看防護全面,挺是那麼回事。


        各類魔物中,精怪魔是倖存者極不願意碰到,卻又最常見的凶悍存在。這些傢伙不但皮糙肉厚、更有著魔能力場護盾,被倖存者稱作頑石屠夫,人數少的情況下遇上它,一般武器很難在短時間內對其造成致命傷害。精怪魔暗殺者更是多了隱匿的本領,雖然一旦發動攻擊就會現身,但由於其近戰攻擊力相當強悍,又往往是偷襲,所以非常致命。


        這頭從樹端躍下、偷襲不成的精怪魔暗殺者,現在正抻著脖子、張開四方闊口,對著羅凌怒聲嚎叫。

        羅凌冷冷的注視著它,從容的挪動著腳步,向一片較大的空場移動。

        「嗷!」精怪魔暗殺者舉著一長一短兩把魔刃衝了上來,氣勢十足。就在它的長刀揮斬而下的時候,羅凌身形一閃,以分毫之差躲過攻擊,醜陋的戰刀暴起黑色的魔光,猛烈的從側後砍向魔精兵的背。


        彭!精怪魔暗殺者的身體外圍,圓形的光罩乍亮,上面佈滿了神秘、古拙的符號紋路,但只亮了一瞬,就炸裂消失,散發著魔光的能量碎片就像碎玻璃,四下飛濺。


        宋一舟目瞪口呆,精怪魔暗殺者的能量罩可是大約200個標準單位,竟經不住羅凌的一擊,這得多大的力道,多強悍的攻擊力?難道羅凌這傢伙是綠巨人般的怪力男?


        擊破能量罩這還不算完,羅凌的刀結結實實的砍在了精怪魔暗殺者的背上,砰!甲裂、血濺,這一擊再加上衝勢,精怪魔暗殺者衝出近十米遠才剎住身形。

        也不知是憤怒,還是疼痛,魔精兵嗷嗷直叫,觸鬚般的頭髮都翹上了天,口涎飛舞的就沖了回來。

        再一次,羅凌在魔刃加身的剎那閃躲開來,不過這一次,羅凌是用充斥了魔能的槍猛抽魔精兵的背,力道之大,竟將超過300磅的精怪魔暗殺者直接抽飛,來了個狗啃屎。


        精怪魔暗殺者搖搖晃晃的站起身,復又咆哮著沖了回來,然後第三次被抽飛了出去……

        第一次,宋一舟見到以速度迅猛著稱的精怪魔暗殺者會如此吃癟。它就像頭被頂級鬥牛士手中的紅布氣瘋了的蠻牛,只知道勇猛衝鋒,卻一次次被抽飛,一次次爬起,再抽飛,到最後,兵器都丟了,神智都模糊了,張著一雙爪撲上來,被羅凌一頓腿技蹂躪,那真是腳腳到肉,宋一舟看的都疼,他很懷疑被這麼一頓腿技踢下來,這精怪魔暗殺者還能剩下幾根未斷的肋骨!


        總之,精怪魔暗殺者最後實在不行了,光是從傷口流出的,和嘴裡吐的,宋一舟估摸著它就把全身三分之一的血液損失了,然後,在宋一舟難以置信的目光中,精怪魔暗殺者選擇了逃跑!這個現像可是太稀有了,凶悍而不畏死的精怪魔尖兵,竟然臨陣逃逸,就是酒桌上吹牛,恐怕也吹不出這樣的內容!


        羅凌顯然根本沒打算讓這頭魔物活著,槍矛如黑色的閃電般投射而出,直接穿透了精怪魔暗殺者的胸腔,將它如掛布般釘在了一株枯死的大樹上。

        拎著刀走過去,羅凌扯住精怪魔暗殺者的甲冑,刺啦!將其胸甲扯飛,然後左手如爪般探出,噗!血肉洞穿,直接從精怪魔暗殺者的後背掏入,然後拉出血淋淋的、還在跳動的心核,宋一舟看見,那精怪魔暗殺者的屍身此時還在無助的抽搐……


        宋一舟有那麼點想噓噓的感覺,羅凌的殺戮手法真的是……聲光效果相當刺激!簡直就是比惡魔更凶悍的惡魔,這該怎麼稱呼?魔魔?嬤嬤?摸摸……

        再度對上羅凌那淡漠的眼神,宋一舟就覺得有股寒意打心底升起。太強悍的人,就算是己方陣營,也同樣會讓人產生畏懼,對普通人來說,跟這樣的人親近,就像跟野生獅子接吻般,真的很需要膽魄!


        「嗯嗯……這個魔族的戰甲可是好東西,雖然做工差勁,但材質特殊,別浪費了!」宋一舟沒話找話,這樣有助於緩解心理壓力。

        揚揚手,羅凌道:「我只需要這心臟,剩下的你隨便!」

        有些手忙腳亂的從精怪魔暗殺者的甲冑上提煉出大約1300克材料元素,宋一舟又從自己的空間環裡翻出一個精緻的冷凍箱和一把閃爍著魔光的弧刃匕首,「精怪魔暗殺者的身上儘是寶,上臂、大腿上的肌肉組是某些魔導器和法器的材料,頭上的觸鬚也是,大腦和牙齒以及顱骨,都是施法材料,特殊的聚魔器官也能買個好價錢……」


        嘴上說著,宋一舟用小刀極為麻利的剝皮取肉,見羅凌聽的很認真,又道:「但凡敢來地表轉悠的人,三件東西是必不可少的,空間環、解離器和魔刨刀,從魔物身上或其他魔化物中提取的材料,回到基地可以換成通用貨幣,有了錢才能更好的武裝自己、保全性命、填飽肚子……狩魔,是一種新興的工作。」


        羅凌點頭表示理解,「這些材料能幹什麼?」

        「那可就多了,科研,製造,我們用的,吃的,穿的,防護的甲冑、手中的武器……生活中的點點滴滴無不濃縮著這些材料的影子。」

        說話間,精怪魔暗殺者的屍體已經處理完畢,該冷藏的冷藏,該收藏的收藏,宋一舟又轉到那幾具戰友的屍體上,開始新一輪的搜刮。

        「死了的人已經死了,活著的人還得活著!雖然人們都知道,現在倖存者使用的魔法,就是深淵之門開啟的根源,但畢竟要為眼前著想,總不能為了已經發生的事,有好武器不用,有好護甲不穿吧!能這樣想,也可能是破罐子破摔的情結在作祟吧!生存環境再糟糕,又能比現在糟糕多少呢?」


        「為了一己私慾而胡亂使用魔法,胡亂進行魔法試驗,這確實是黑暗降臨的根源,現在才發覺這一點,的確太晚了!」羅凌用低沉的嗓音唏噓著,眼中儘是緬懷過去的神色。


        「聽你這話,似乎很早就接觸了魔能?」

        羅凌哼聲道:「受害者而已!動作快點,我感覺有強大的魔物在接近。」

        見羅凌沒有進一步談下去的意圖,又聽說有強大魔物接近,不管真假,宋一舟拿出最快速度搜屍,嘴裡還嘟囔著「馬上就好,馬上……」

        羅凌暗自搖頭,「典型的要錢不要命!」

        「咦?」只聽宋一舟輕叫道:「竟然有一個沒來得及關閉的空間環,這敢情好,可以擦拭塗改,裡邊東西還不少,解離器、魔刨刀、還有些不怎麼值錢的材料和私人物品,它歸你了!總比你背那個包方便的多!」宋一舟說著從一個屍體上剝下一個腕輪,拋給了羅凌。宋一舟還有一點沒說,這類團隊訂購的制式空間環,是有定位功能的。


        羅凌也不客氣,直接收了起來,只要有助於更好的生存下去的物品,都是有用的物品。這就是羅凌的認知之一。

        有專門的魔能燃料用於點燃屍體,這是一種安葬的方法,也是為了防止死去的人在暗能的催化下成為殭屍復生。熊熊的火焰燃起,帶著白濛濛的聖光般的光亮,宋一舟望著那燃燒的屍身,神色肅穆的行注目禮,祈禱他們的靈魂升天。


        羅凌在一邊沉默的看著這一切,雖然早已麻木,但,對這種儀式,他還是給予了應有的莊重。

        一路疾行,倆人穿屋越脊,全速前進。羅凌並沒有對宋一舟撒謊,確實有一個強大魔物在向他們這邊接近,雖然還看不到,但羅凌有百分百的把握確信這一點。這是身為一個合格獵人的直覺,也是他到現在仍活著的依仗之一。


        如果是最佳狀態,在不啟用非人力量的前提下,羅凌有6成把握幹掉這個魔物,至於現在,3成不到。

        儘管戰鬥風格如狂颱風雨般猛烈,但好勇鬥狠卻從來不是羅凌的性格,相反,羅凌是狡猾、狡詐、甚至陰險的。

        「敵人強,我們就要比他更強,敵人狡猾、卑鄙,我們就要比他更狡猾、更卑鄙!」這是在他一次又一次死裡逃生後總結並信奉的生存法則,為此,他的性格和生活方式比之最初,已經有了太多的改變。


        奔跑中的宋一舟見羅凌漸漸皺起了眉頭,聰明如他,當然明白這可不是個好現像。宋一舟知道,有些魔物已經強大到了人力近乎無法對抗的地步,同時在這個地獄之門大開的時代,有些人也在特定的情況下,擁有了奇特的力量。宋一舟相信,如果羅凌不是『魔狗』,那麼就是後一種,自然進化的能力者。同時,他也見識了羅凌的強大,被羅凌稱之為強大危險的魔物,就算用腳趾頭想也能猜的出來,那決不是他宋一舟所能對抗的,十有八九是一招即死的下場。所以,宋一舟在心中不斷祈禱,千萬別讓自己看到那魔物的模樣,因為那很可能代表著他無法逃脫!


        確實如宋一舟猜測的那樣,那個強大的魔物在後邊一直緊追不放,羅凌不知道那傢伙追蹤而來憑持的是不是氣味,但他還是從腰間的兜囊中捏出一撮熒綠的粉墨,魔力運用之下,粉墨在手中化作一團如火燃燒般模樣的黑色煙塵,一甩一撒,煙塵包裹了他和宋一舟,圍而不散,兩人就這樣被包裹著一路遁逸,遠遠看去,就如同小說中架黑雲而去的妖怪。


      ☆★☆★☆★☆★☆★☆★☆★☆★☆★ 本帖最後由 Nickice 於 2013-11-11 22:06 編輯

加入屬於你的卡提諾

line

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卡提諾論壇
加入好友
長篇小說
加入好友
言情&BL
加入好友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文章推薦

一篇5苦勞值,上限50苦勞值 (請先登入)

問你喔

你覺得網站好用嗎?
邀請您填寫網站易用性調查 快速填寫>>

返回列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