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返回列表
»

[遊戲競技]

[網遊] 網游之天幻星辰 作者︰54企鵝 (連載中)

複製鏈接
line
avatar
120167 259 16
第一卷
第一章 決心
  
望著眼前的墓碑,子健的腦中卻是一片空白。在這墓碑之下長眠的,極有可能就是他的母親。作為一個不了解自己身世的孩子,沒有什么比得到親人的消息更令子健感到歡喜。可令子健萬萬想不到的是,親人的消息,卻讓子健陷入了從未有過的痛苦之中。

“老大,你的親生父親很可能是四大世家之首王家的現任家主。據說王家主母在生產的時候為了保住孩子而犧牲了自己,但王家對外卻宣稱母子雙亡。那個孩子從此杳無音訊、不知所蹤。根據你告訴我們的,我們覺得那個孩子很可能就是你。你身上的那個令牌是王家以前使用的,后來不知什么原因被現在的令牌替換了,我也是翻閱機密文件的時候無意中看到的。當時只是覺得換個令牌也記入機密,有點小題大做,就順手看了看,沒想到發現王家以前使用的令牌和你那個一模一樣。”

好友何文浩帶來的消息令子健呆立在了那里………………

從子健懂事的時候起,陪在他身邊的就只有一個老頭。老頭十分邋遢,身體瘦弱,仿佛一陣風就可以將他吹倒,可事實証明他的身體異常健康。對于自己的身世好奇的子健不止一次問過老頭自己的來歷,老頭總是告訴子健,是他碰巧在路邊撿到了子健,只有在襁褓中的一個刻著王字的牌子証明子健的姓氏,此外就只有一本名字叫做星辰決的書。而那本書,老頭說是很厲害的武功。子健也因此被老頭毒害了N個年頭。子健不止一次懷疑過老頭的身份,因為他好像什么都知道,那瘦弱的身體卻蘊含著強大的力量。至少以子健目前第3重的星辰決和他交手撐不過兩招。

星辰決共9重,沒有什么深奧的口訣,也沒有什么復雜的圖示,有的只是普通的几句話。但是隨著子健修為的精進,越發覺得星辰決十分不簡單。自從步入第3重,子健就几乎沒再睡過覺了,但是精力卻依舊十分充沛。‘或許等我修為更高的時候真的可以像小說中那樣辟谷吧。’子健經常在心中這樣想到。

修煉的日子很苦,除了上學之外几乎所有時間子健都被老頭抓去練功。雖然很苦,但子健卻滿足于這充實的生活。可是事與愿違,這日子在子健15歲那年結束了。

子健十分清楚的記得那天晚上,老頭很意外的沒有讓子健練功,只是把子健叫到身旁,真正的像一個長者那樣跟子健談論人生。老頭說了很多,子健卻因為擔心是新的訓練手段而小心戒備,什么都沒有聽進去。子健印象最深的就是老頭讓他回屋之前,意味深長的對他說:“子鍵,一定要努力,一定要堅持,別人做不到的事情你一定能做到。”老頭那張一向被子健認為十分猥瑣的臉上首次浮現出長者關懷的笑容。

第二天早上,老頭失蹤了,僅僅留下了一句‘以后靠你自己了,記得要考上華夏大學,這對于你來講應該不是難事’。

老頭的離去對于子健來說是一個沉重的打擊。子健對于父母的了解僅僅是一塊刻著王字的木牌,而老頭卻陪伴了他15年。因此,老頭才是子健最親近的人。

老頭的離去使子健陷入了低谷,但子健還是完成了他的要求,考上了華夏大學。這所世界第一的大學對于絕大多數人來說是個遙不可及的夢,對于子健來說卻與隨手可得相差不大。星辰決使子健精力充沛的同時也讓他頭腦時刻保持冷靜,停留在最佳狀態。加上子健過人的天賦,似乎做什么事情都十分簡單。

唯一讓子健感到沮喪的就是星辰決在進入第三層之后就再也沒有寸進了,無論他如何努力結果都一樣。

老頭的離去讓子健變得憂郁起來,什么事情都不大放在心上。何文浩帶來的消息是三年來唯一一次讓他的精神產生波動的事情。

和每一個無家的孩子一樣,子健渴望有一個家,渴望知道自己的父母是誰。這種感覺在老頭離開之后更加強烈了,只不過一直被他壓在心底。現在有了希望,自然不會放棄。為了親人,他可以不惜一切。

墓碑上的照片是那么的親切,在看到照片的一剎那,子健就知道,這就是他的母親。照片上她的笑容是那么的慈愛,在一瞬間刻在了子健的心底。

子健陷入悲痛的時候,身后傳來一陣腳步聲,一位中年男子在四位黑衣保鏢的簇擁下向這里走來。男子大概1米75的身高,黑色的剪裁合體的西服穿在身上,透出陣陣威嚴的氣息。

子健起身回頭,男子也正好向他看來。四目相對,那一刻,有一個聲音在子健的腦海中呼喊‘那就是我的父親’。

男子揮手讓四個保鏢退下,獨自一人向子健走來,在離子健大概5米遠的地方停了下來。

他上下大量著子健,眼中閃現著俯視眾生的神態。毫無疑問,只有長期處于高位的人才有可能擁有這種氣質。

“你來了”只有三個字,他緩慢的充滿磁性卻冰冷異常的聲音讓子健感覺他們之間的距離不是5米,而是橫亙著一道懸崖。

“我來了”子健努力控制自己因激動而有些顫抖的聲音,讓自己的語氣盡量平和。也只是三個字,這讓子健突然體會到他們之間有著無數的牆。內心雖然激動,可聲音卻如男子那般冰冷。或許因為子健無法釋懷他拋棄了自己,亦或是因為體內流著男子的血。也許子健心底那一絲激動與期待是希望男子給他一個能說服自己的解釋吧。

子健毫不懷疑如果男子給自己一個合理的解釋自己會毫不猶豫的扑過去,去感受父親溫暖的懷抱。一個他等了18年的擁抱。可現實是殘酷的,它將夢想無情的擊碎。

“看過了就走吧,就當一切沒有發生過,以后再也不要來這里了。”男子的聲音一如先前的冰冷,不帶有一絲感情。

子健呆立在那里,仿佛被抽空了所有力氣。思維陷入了一片混亂。“為什么,為什么,到底是為什么”他喃喃的說著,不知是問自己還是問那個男子。

壓抑多年的情感突然爆發,子健用盡全部力氣向那個男子吼到:“這一切都是為什么?”

“因為你是個武學廢材,天生不適合練武。”那不含任何感情的聲音再一次傳來。

“不可能,星辰決我早已練到第3層,怎么可能不適合練武。”子健几近瘋狂,歇斯底里的沖他喊著,可是頭腦中卻有一絲靈光閃現,仔細想的時候,卻什么也抓不住。

“第三層?星辰決這種上古修煉之法給你真是浪費了,即使僅僅是上部。”男子冷冷的話語如同一盆冰水澆在了子健的頭上。

“枉稱天才,你那几個朋友修煉的功法比你的差太多了,卻也早已超越你那所謂的第九層了。”聲音中蘊含了一絲譏笑,聽起來更加的刺耳。

或許是被刺激的麻木了吧,他的話沒有讓子健陷入痛苦或者瘋狂中,反而格外的冷靜。十八年來的各種事情被串連在了一起,子健終于知道剛才腦中閃現的是什么了。

“老頭呢?”接連的打擊使子健的聲音如同萬年寒冰,似乎讓周圍的溫度都在瞬間降低了許多。

“不錯,怪不得他說你是個天才,這么快就理清全部事情了。讓我聽聽你都想到什么了。”男子的臉上出奇的有著一絲笑容,可是那笑容在子健看來卻是那么的諷刺。

“恐怕是我剛出生你就看出我不適合學武,便對外宣稱我和母親母子雙亡。你不能讓一個在武功上無法服眾的人來繼承家主,你不能讓王家成為別人的笑柄。”說到這里,子健抬頭看了男子一眼,臉上滿是嘲笑與鄙夷,卻也夾雜著一絲落寞。

“或許是你答應過母親什么,或許是你想看看我還有沒有練武的可能,你派了老頭在我身邊,直到我15歲那年你確定我沒有習武天賦之后他就離開了,是這樣么?”說到這里,兩滴晶瑩的淚水滑落臉頰,子健有生以來第一次嘗到了淚水的苦澀。

‘啪啪啪啪’男子臉上帶著欣賞的笑容鼓掌,但是那表情在子健看來是那么的虛偽。“不愧于身上留著王家的血啊,如果你稍有武學天賦的話,恐怕會被那些老頑固當成寶啊。”

“老頭在哪里?”提到老頭,子健的聲音有了些溫度,甚至還有些急切。

“已經沒有老頭了。”他的聲音又恢復了冰冷,表情也如雕像一般“老頭的存在只是為了了解你到底能在武學之路上走多遠,當這一切都清楚的時候他也就沒有存在的必要了。”

“難道,難道你們把他……”子健再也無法保持平靜的聲音,那顫抖異常的聲音體現出他心里的波瀾。雙手攥的死死的,指甲陷入肉中也毫無感覺。老頭,那個陪伴他15年的老頭居然不存在了。如果必須讓子健在父母與老頭之間做也選擇的話他會毫不猶豫的選擇老頭。子健相信老頭對自己的關懷絕對是發自內心的,而不是為了什么任務。相比之下,拋棄他的父母并沒有老頭重要。

“哈哈哈哈哈,難成大氣啊。一個輕易被自己的感情左右的人是成不了大氣的。老頭是沒了,不過王家多了位下人,犯了錯受罰的下人。”他仿佛聽到了世間最好笑的事情一樣,大笑不止。

“他犯了什么錯,為什么要受罰?難道執行你們的任務就要受罰么?”子健早已顧不得許多,沖上去抓住他的肩膀,用力的搖著。

看到子健沖上來,一直等候在不遠處的四位保鏢向這邊跑來,速度快的出奇。

“好了,都下去吧,沒有我的吩咐不要過來。”男子喝退了四位保鏢,而子健卻震驚的發現在那一瞬間,四人的攻擊已經到了自己的要害,而自己卻毫無反應,甚至連他們如何過來并出手都沒有看清。

“犯了什么錯?作為王家的人,他必須服從王家的一切決定。他和你說了那么多祕聞,告訴你那么多事情,按照族規他早就永遠消失了。要不是看在他為王家盡心盡力,絕對不會是受罰這么簡單。”男子的聲音恢復了冰冷,臉上也變回了雕像那般。

“你走吧,就當從來沒來過這里,你想知道的都知道了,憑你的能力應該會過的很好。”說完,男子徑直轉頭離開。走了几步,又回過頭來對子健說道:“記住,你和王家一點關系都沒有。以前沒有,現在沒有,將來也不會有。另外和你那几個朋友保持些距離,你們不是一個世界的人。”

子健沖著他離去的背影喊到:“要怎么樣你們才會承認我?我只是要一個家,要的只是親情,不是什么世家繼承人,為什么你們都這么絕情,所謂的面子真的比親人更重要么?”

“作為延續了上千年的世家,人才輩出,我們要的只是家族的興盛,為了這些一切都可以放棄。或許你會認為我們冷血,但這就是世家。包括你的那些朋友也一樣,如果需要,他們會毫不猶豫的出賣你,甚至是犧牲你,因為家族就是它們的一切。”

這些話讓子健無言以對,他們仿佛是兩個世界的人,應該說他們就是兩個世界的人。

男子離開了,留下子健一人跪坐在墓碑前。

望著母親的墓碑,子健的腦中一片混亂。他幻想過無數次和親人團聚的場景,但從沒想過會是這樣。在母親的墓旁呆坐了半天,待頭腦稍微清醒一些,子健才起身返回學校。

‘既然你們因為我難以學武而拋棄我,那我就做給你們看,我一定會比任何人都強。既然你們認為我在王家只會使王家成為別人的笑柄,那我就去闖出屬于自己的一片天,讓任何人都不敢小覷我。我一定要你們為曾經做過的感到后悔。我會不斷向你們証明的,直到你們接受我。’子健在心中喊著。為了親人、親情,他絕對會不惜一切。

想通了這些,子健加快腳步返回學校,早日離開這個讓他悲傷的地方。

最后看了一眼母親的墓碑,子健在心底吶喊著:“放心吧,母親。我一定會再來看你的。當我再回來的時候一切都會改變的。”

子健所不知道的是,就在他剛剛離去,那個在他看來虛偽到極點的父親再一次出現在的墓前,這次他身旁多了一位老人。如果子健在場的話一定會認出,這個老人就是教導他15年的老頭。

“老爺,這樣對少爺是不是太殘酷了些。”老人望著子健離去的背影,有些不忍的說道。

“我答應過季蘭,絕對不讓他受到一點傷害。天幻神脈,不愧于傳說中因為過于強大而被封印的神奇體質啊,居然連上古絕學星辰決也無法突破它的封印,多么可怕的封印啊。”

“可是這樣對于少爺來說太殘酷了。”

“沒有辦法啊,如果無法突破天幻神脈,他的武學就再難有寸進了。即使繼承了王家也會被別人所覬覦,反而害了他。還不如現在就讓他遠離這個是非之地。現在刺激他一下,或許他真的可以突破這號稱永恆不滅的封印。即使無法突破封印,以他的能力也可以生活的很好,我也算完成對季蘭的承諾了。”

說完,男子蹲在墓碑旁,撫摸著上面的照片,聲音十分輕柔,仿佛聲音稍微大一點就會驚擾沉睡在這里的人。出奇的,他臉上寫滿了悲傷:“秀蘭,我也沒有辦法,我能做的只有這些了,希望你不要怪我。”

男子說完這番話,早已淚流滿面,旁邊的老者也不由的嘆了口氣。

男子在墓碑前坐了很久,說了很多話,直到天色昏暗才和老人離開。

墓碑旁又恢復了往昔的平靜,可是子鍵的人生卻在今天發生了轉折。

[ 本帖最後由 shaun99990 於 2008-11-11 15:38 編輯 ]

加入屬於你的卡提諾

line

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卡提諾論壇
加入好友
長篇小說
加入好友
言情&BL
加入好友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文章推薦

一篇5苦勞值,上限50苦勞值 (請先登入)

問你喔

你覺得網站好用嗎?
邀請您填寫網站易用性調查 快速填寫>>

返回列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