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返回列表
»

[玄幻奇幻]

[異世大陸] 異界重生之劍皇 作者:雨辰宇 (已完成)

複製鏈接     關閉
line
avatar
451085 225 51
內容簡介︰

劍皇境,傳說中劍道的巔峰。

雲逸,一個從小被收養的殺手。

在生命的最後一秒,他悟了。然而,一切枉然。

上天給了他又一次機會。

「上一世的遺憾一定要彌補回來。」

「守護親情,守護友情,守護愛情!」

「任何企圖奪去自己注重的東西的人,都要付出代價!無論他是誰!」

第一卷 初臨 第一章 憶 (第二次修改篇)

亮,好亮……

雲逸感覺,在這一瞬間,一切都消失了。只剩下那近乎無邊無際的白色。

身體的感覺早在那皇者力量接觸的一刻消失不見。過往的一切,記得的,不記得的,如同放電影一般從他眼前閃過。

「這,就是死的感覺嗎?」

對於死亡,雲逸從來就不陌生。在他的手上,不知道接觸過多少次的死亡。雖然那時,是他賜予別人。但他認為,對於死亡,他真的已經很熟悉了。

彷彿又回到了那裡。那個除了黑暗就是死亡的地方。

他是一個孤兒,他沒有名子。雲逸,是義父賜予他的稱呼。那個給予他生,又給予他死的男子。

在義父那裡,他第一次吃到了一頓飽飯,第一次睡在了柔軟的席夢思上,第一次接觸了武術,也第一次接觸了死亡。

曾幾何時,雲逸是那個被他稱為『義父』的男子最得力的助手。從那個被世人稱為『煉獄』的地方出來後,他便成為了他的影子。

那時候的他,是一個整天面上掛著淡然笑容,但任何人都對他心存恐懼的存在。他唯一會的技能,就是殺人。

殺人。說實話,雲逸很不喜歡殺人。那種一個原本鮮活的生命,在他的手上變成一具破爛的感覺,他很反感。但沒有辦法。他必須這麼做,一切,只為了生存。

從20000多人中脫穎而出的他,得到了『義父』的重視。他,成為了組織最強悍的殺手。組織內外的人,都在背後稱他為--笑面修羅。

修羅,真是一個讓人聽到都不禁靈魂顫抖的詞語啊。但天知道在這個詞語的背後,是如何一種血腥。每當他一個人的時候,收起掛在臉上的廉價面具的時候,他都會不禁疑惑--他的存在,只是為了給這個世界帶來殺戮嗎?

一切的改變都源自一次失敗的任務。

組織接了一個任務。這是一個大任務。光是任務之前的定金,就高達200億美圓的天價。

天上不會掉餡餅。這是一個真理。沒有人會花費如此天價而發放一個簡單的如同吃飯一般的任務。

目標,中國龍組組長--龍怒。

中國龍組,一個被全世界承認的最強特別組織。而作為這個組織的組長,龍怒是當之無愧的世界第一人。

任務失敗了。是的,失敗了。這是雲逸第一次如此徹底的失敗。無論是對方精神異能頂尖掌控者身份,還是對方那一身幾乎已經不似這人類該有的力量,都足以讓雲逸失敗。

所有人都死了。前去阻截龍怒的所有人都死了--除了他。

他依然清晰的記得龍怒離開時對他說的話,「殺戮之劍?呵,可惜了。以你的天資,本是有望觸及皇者之境的。可惜,你悟錯了道。劍道,並非殺戮之道。今日我不殺你,只不希望這世界少一敵手。當你悟到真正的皇者之境,再來找我吧。」

劍皇之境!傳說中劍道的極致。但是不是極致呢?沒有人知道,或許,龍怒會知道吧?

今日想來,自己或許真的錯了吧?劍皇之道,確實並非殺戮之道啊!皇者,天也!天為何?博大也!殺戮之道太窄,如何能體悟到皇者之寬廣?

自己確實是陷入了左道了。如今豁然明朗,以是進入劍皇之境了吧?但又如何?人死燈滅,一切,已成枉然。

思緒再飛,又回到了受傷之時。

渾渾噩噩,已然如同一具行屍走肉。打擊來的太大,這讓一向心高氣傲的他無所適從。本以為自己歷經數年殺戮的磨練,並成功的活了下來,世上已然再無抗手。誰曾想,今日卻如同一隻螻蟻一般,需他人放生才能苟活?龍怒並未對他露出不屑之色,但敗於他手,而他卻又未取他性命。這讓他高傲的心,一瞬間跌的粉碎。

身心俱疲之下,即便是他,也不禁昏了過去。然後,是長達三年的,如今回憶起來依然會讓他露出會心笑容的甜蜜。

那是一個怎麼樣的女孩兒啊?純潔如水,透明如玉。世上竟沒有一個詞語可以形容在雲逸心中對她的感覺。

她的眼楮看不見,卻是她,將他從死亡的邊境拉了回來。

她的笑很美,很燦爛。如陽光。雖然她的世界沒有陽光,但她真的給予了他陽光。讓他一直以來都是黑暗的世界,出現了一抹明亮。

養傷的那段時間,他想了很多。對於未來,他感到迷茫。回去?繼續當那讓人談之色變的『修羅』?思慮良久,他決定了。既然世人已然認為他以死亡,那便就這樣吧。殺戮?已然太多。他心以累,以不想再去殺戮了。

那段時間,是他笑容最多的時間。雖然以往執行任務的時候,他也會笑。但那種笑,卻是發自內心的。

他娶了她。他承諾會照顧她一輩子。

婚禮不大,在那個祥和的如同世外之境的小村上。他和她受到了那些淳樸村民的祝福。

在村民的幫助下,有些破敗的小屋被翻新,缺少的家什也被一一補齊。這讓一直以來生活在爾虞我詐的環境中的他一時間竟然愣住。這世上,竟真有如此可愛的人們。

接下來,是一段如果可能他永遠都不願醒來的夢。她為他生了一個大胖小子。很可愛的男孩,肥嘟嘟的小手總是喜歡在他長滿了胡茬的臉上撫摸,牙牙喊著「爸,爸爸……」

在那個時候,他甚至忘了自己的曾經。忘了那個名為『笑面修羅』的冷酷男子。

好景總是不長久。如果可以回到從前,他一定不會去救那個女子。

女人的慘叫聲突然鑽進了他的耳朵,男人刺耳的叫喊聲和笑罵聲讓原本祥和的小村出現了一絲隱晦。

他出手了。手中雖然無劍,但對於達到天劍之境的他而言,這並不是什麼問題。

劍芒閃,參與這場輪姦案的男子全數付諸。那是一個漂亮的女孩。一雙本是明亮,此時卻黯然的大眼楮中流露出恐懼。那恐懼,將他的心狠狠的刺痛。這讓他突然想起了自己的曾經--那個被人稱為『修羅』的男子。

「離開這裡。今天,你什麼都沒看見。」

將幾名男人的屍體扛起,對女孩淡然一笑,留下這段話,他飄然而去。

然而,世間事總是不如人意。公安光臨了這個淳樸的小村。

他依然記得,他被公安帶走時,她抱這兒子悲痛的哭喊,小村村民望向他時那帶著絲絲恐懼的眼神。他本可以反抗,以他的力量,並不是十幾個帶著手槍的公安可以抗衡的。但他沒有,因為他不想。不想自己陰暗的一面暴露在她的面前。即便她看不見。

「在家等我,我很快回來。」

他對她說,臉上露出笑容。他相信,她能感覺到。

然後,他走了。再然後,當他再回來的時候,一切,都沒了。

祥和寧靜的小村變成了廢墟,公安、消防等單位的人員在廢墟之中尋找著,那些還有一絲生氣的人。看見這一幕,他整個人完全呆滯了。

他瘋了一般朝家奔去。他大聲的喊這她和兒子的名子。然而,家,也變成了廢墟……

劍芒起,廢墟上的瓦片、倒塌後的牆壁頓時飛起。他看見了她。

她是被人殺的!作為資深殺手,他自然能夠很輕易的分辨出她的死亡原因。雖然,她的身體已經被燒的體無完膚。

兒子在她的身邊。本是胖嘟嘟的身體,已經被火燒成一種怪異的樣子。嬌嫩的肌膚燒成了灰色,並繃的緊緊。

他仰天悲嘯,聲音中的悲痛、自責、痛苦,讓所有任在搜救的人愕然望向他。

這一嘯,竟是整整一天。聲音從一開始的嘹亮,到沙啞,到最後甚至連聲音都已經無法發出。但他依然沒有停止。雙目中溢出來的血淚被風乾,然後又溢出,以是不知道幾次。

然後,他停止,沒有人靠近他百米之內。那股深沉的如同化不開的悲痛和眷戀讓所有人潸然淚下。

他離開了那裡。帶著她和兒子的屍體。

再後來,他回到了組織。『義父』對於他的回歸表現出驚人的驚喜。似乎一切都回到了從前,『修羅』又回來了。唯一不同的是,在他一個人的時候,他不在疑惑自己存在的原因,而是一遍一遍的呢喃著一個女人和一個孩子的名子。

『走訪』了幾個隸屬組織的國內分部,他用了一些特殊的手段之後,得到了他想知道的答案--一切,都因他而起。

同時死亡4人以上,已經可以算是特大案件了。媒體的曝光,致使他再次出現在了世人的面前。組織分部的一個分部長,將他出現的消息向上面

給了一個報告。然後,小村就沒了。

那個本正興奮的等待著上面獎勵的分部長,在迎來獎勵之前,卻是迎來了『修羅』。

三天三夜。整整三天三夜。他面帶微笑的一刀一刀的仔細的從那分部長身上割下一片片的肉。痛苦、恐懼的慘叫和悲鳴聲,甚至讓這森林中的一些野獸也驚的四下奔逃。

再然後,一具完全失去皮膚的人形肉體,出現在了大街旁的電線桿頂端。

他自然知道,那分部長最多也只能算是幫兇。而真正的兇手,是那個被他叫了二十餘年『義父』的男子。

但他卻不能對他出手。不是不想,而是不能。

他自然知道『義父』的身邊除了他以外,還有五個影子。或許那五個影子中的任何一個,他都可以輕易的結束其性命。但當五個聯手,即便是他,也沒有任何戰勝的可能。那是無限接近皇者級別的力量,並不是他那個走入左道的天劍可以抗衡的。

於是,他學會了隱忍。在無間斷的殺戮之中,他企圖走出左道,體悟真正的皇者之境。然而,殺戮太重,他的心,無法平靜。

或是『義父』已經看出他的異心了吧?雖然他自問表現的並不明顯,但跟了『義父』十餘年,他很清楚『義父』的為人。寧錯勿放。於是,一個根本是自殺的任務被交到了他的手中。他知道,再不動手,便沒有機會了。

他出手,卻分明看見了『義父』陰沉臉上的不屑。劍芒閃過,卻被另一道五色劍芒所阻。

『義父』陰沉的笑著,「養了你二十多年,今日卻反咬我一口?哼,你的一切都是我賜予的,既然我能給你,自然也能剝奪。現在,我便要剝奪我賜予你的生命。」

五色劍芒再閃,無限接近皇者級別的力量如摧枯拉朽一般襲入他的身體。天劍之境與劍皇之境的差別實在太大。大到讓他連一絲反抗的餘地都沒有。

但他卻笑了。是的,笑了。

一直以來他就不是一個魯莽的人。這點從他可以隱忍這麼多年上就可以看出來。雖然『義父』對他出手的時間早的讓他有些出乎意料。但他既然出手,便是沒有十足把握,也定然要將這把握提高到最高的地步。

皇級力量果然是強大的可怕啊。強到他甚至連揚劍反抗的力量都沒有。

但是,如果只是輕輕用手指按一個按鈕的話。這一點,他還是可以做到的。

一直未曾動過的左手拇指輕輕的將一直掌握在手中的事物一摁……

『轟!轟!轟!!』

巨大的爆炸聲響。在黑暗來臨之前,他分明看到了『義父』那一從來就只有陰暗笑容的臉上露出驚慌的神色。無數火舌襲來,他,也陷入了黑暗。

激動,是的。雖然黑暗吞噬了他,但他清晰的感覺到了自己情緒上的激動。多年來一直沉積在他心頭的隱晦總算是去掉了。他,為她和兒子報了仇……

這一刻,他沒有恐懼,沒有絕望。有的,只是新生般的快樂。對於一個殺手而言,死亡,也許是最好的歸宿吧??

放下一切,龍怒的話突然在他的耳邊響起。他悟了。在生命的最後一秒,悟了。

然而,已成枉然……

[ 本帖最後由 aa0120u 於 2008-11-13 10:51 編輯 ]

[ 本帖最後由 huro 於 2008-12-27 13:45 編輯 ]
  • 2評分人數

  • +3經驗值

  • 評分理由
avatar   練邪真 +2 前期的敘述筆法頗矯揉造作 中期好些 後期爛尾意圖很明顯 細節一堆BUG 不大推荐
avatar   c13891089 +1 沒人看過留個心得嗎

查看全部評分 我要評分

加入屬於你的卡提諾

line

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卡提諾論壇
加入好友
長篇小說
加入好友
言情&BL
加入好友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文章推薦

一篇5苦勞值,上限50苦勞值 (請先登入)

問你喔

你覺得網站好用嗎?
邀請您填寫網站易用性調查 快速填寫>>

返回列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