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首頁  >  小說  >  長篇小說
上一主題 下一主題
返回列表
»

[科幻靈異]

[恐怖驚悚] 極限進化空間 作者:血髓 (太監)

複製鏈接
line
avatar
68617 138 14
本帖最後由 biching 於 2009-2-27 21:59 編輯

內容:
這是一個殘酷的空間,這是一個死亡的空間、、、為了生存,主角接受了連主神都無法完全掌控的血統---魔人布歐血統

ps:這本書還不錯看,只不過....已經太監三個月了....



第一章 老套的故事(一)


  「呼~~~」!

  吐出一口濃煙,聶塵絕望的苦笑一聲。此時外面早已警笛大作,可是對聶塵來說,一點也幫助也沒有,反而是他的災難。坐在一超市食品包裝箱中間,聶塵思來想去只有一個念頭-逃出去,不然只有死路一條,他怕死,死了就再也無法見到他親愛的父母了,哦,不說錯了,應該說聶塵很討厭他的父母,不止討厭,而且恨他們。

  聶塵是一個孤兒,確切的說,是老頭從垃圾堆裡撿到的。老頭撿到聶塵後,看聶塵胖嘟嘟的很是可愛就把他收留了,一直靠撿垃圾賺錢把聶塵拉扯到這麼大。老頭也是個孤兒,連自己姓什麼都不知道,也沒一個名字,別人都是叫他破老頭的,意思是收破爛的老頭。

  不過,你可別小瞧老頭,近七十五歲依然硬朗的老頭是上過戰場,殺過越南鬼子的老軍人,這也是老頭最為驕傲的一件事,沒事經常給聶塵吹噓他當年是如何、如何的。

  在聶塵二三歲時,老頭就以軍人特有的嚴歷強迫他學字,後又教聶塵各種各樣他所能教他的知識。每天帶著聶塵這小小兵出操、跑步、爬山什麼的。然後回來就是必修的習字背詩課。看得出爺爺教聶塵教的很吃力,因為他的一條腿在越戰時,落了個殘疾、、、但軍人特有的堅毅及強忍任讓他每天的堅持。而知識,說實在老頭的文化程度太低了,差不多也就是認字的級別。但儘管如此爺爺仍認真的教,同時也不住的吃力的捧著些書自已看懂了,就又來教他。

  聶塵是撿破爛的,自然不會有小朋友找他玩,而爺爺軍人的嚴格又是聶塵所無能為力的,所以也就只能認真的學。當然也因為除了跟爺爺學習外,他也沒地方玩,與其發呆當然就不如學了,日子快過些嘛,而且不時爺爺還會跟聶塵講講他年輕時當兵的趣事,及在中越邊境自衛反擊戰中,部隊上的一些事,偶爾還會說些戰事。

  在聶塵七歲要上學的時需要個名字,老頭就給聶塵弄了』聶『這個姓,並查了一晚上字典,取了個自認為很有品味的名字『塵』。這個聶字是在老頭撿到聶塵的箱子裡找到一塊碎步,上面寫個聶字,老頭就把它當聶塵的性了,也希望將來聶塵的父母或許能借此找到他。

  想到此,聶塵剛毅的面容不禁淌下一行淚珠,伸出手吻了吻右手拇指上的血紅色大扳指。這個扳指是老頭留給他的唯一物品。

  這個扳指和老頭說的一樣,很神奇,戴上它後,聶塵的大腦時時刻刻保持著清明,學什麼都很快,甚至讓聶塵有了過目不忘的本事,而且對危險的警覺性變的非常高。老頭再給他的時候很鄭重,從老頭的話來說,這個扳指是在一次逃亡的時候,在一個深山的老林裡撿到的。而且這個扳指也給了他五次生命,也就是說,這枚扳指救了他五次。

  那時候聶塵不明白老頭這話的意思,可是現在他明白了、、、這扳指絕對是一件神奇的寶貝!

  讓聶塵沒想到的是,在他上高一的時候,他相依為命的老頭死了,是被人殺死的,是一群奇怪的人殺死的,目的只有一個,要聶塵的這條小命。

  那時聶塵才只有十六歲,很害怕,真的好害怕。聶塵不敢回家,因為那些人還在那裡等他,他也不敢去學校,心裡和現在一樣,只有一個年頭,就是逃出去!

  聶塵盲目的在一個又一個城市間逃竄的,這個要殺他的勢力很恐怖,不管聶塵逃到哪裡,都能被很快找到。不過,幸好是,聶塵總能在一次次的刺殺時,提前察覺到危險來臨,從而一次次的逃掉。

  直到四年後的今天!

  不斷的逃亡中、拚命中,讓聶塵從爺爺鍛鍊出的一個合格士兵慢慢變強著。追殺聶塵的一個個殺手在聶塵手上送了小命,他估計自己現在單兵作戰能力絕對不次於那些特種兵。

  「冷靜!冷靜!媽的,聶塵,你要冷靜,」聶塵不斷的一邊勸說自己,一邊擰他因恐懼而不自覺的顫抖的手,肺裡濃密的尼古丁和手上的疼痛讓他感覺好了很多。

  過了很久聶塵理出了點頭緒,讓他絕望的發現,自己現在恐怕必死無疑了。四年的追殺,都只是和那股無形的龐大勢力在周旋,可是這次讓他沒想到他們竟然動用了國家機器,把他成了中國A級通緝犯!

  「也許就算我現在逃出去,也逃不出中國,留給我的只有死路一條吧!」聶塵嘆息著,嘴裡的濃煙不斷的往外吞吐。

  「裡面的人聽著,你已經被包圍了,快放下武器投降,快放下武器投降!」

  「投你媽個頭」,抓起手上從追殺他的人中奪取的UMP45,抬手對著悄悄準備潛進來的警察一通掃射,警察又一次被聶塵逼退:「媽的,別惹火老子,小心我連警察也殺、、、該死,催淚彈」。

  怒罵了一聲,迅速向電梯跑去,偌大的超市現在一個人也沒有,只有那個被他打死的追殺者躺在地上。看著腰上露在外面的兩把沙漠之鷹,急忙伸手這兩個倒霉鬼身上拔出來插在自己腰上。

  外面被警察和幾百武警包圍了,想要出去估計是不可能了,聶塵知道此時在超市的樓上面還有十幾個追殺他的人。深吸一口氣,明白今天是必死無疑了,不過在死時也要拉幾個墊背的。

  超市裡面還有個運貨電梯,那個電梯可以真接上下所有樓層,不過是專用電梯,所以是鎖著的。拿出槍對準鎖就是一槍,鎖如願打開了,按了上五樓的鍵。

  安全的抵達五樓,拿著UMP5衝鋒槍,聶塵竄出電梯掃視了一眼,五樓大廳中沒有人,從走廊向下看到停了十幾警車和十輛軍車,其中有兩輛已經被打成了篩子,幾十名警察稀稀拉拉的圍在外面,幾十個武警已經開始又慢慢潛入了。

  「媽逼,抓我一個,用不著這麼多人吧」!

  一聲電梯響,聶塵趕緊躲在一個墻角,電梯沒停直接上去了,鬆了口氣,看來追殺他的人估計還在盲目尋找中。偷偷的走到大廳,從上面可以直接看到一樓的大廳,大廳裡四個黑衣人正拿著槍不斷在一個一個角落尋找著。

  拿起UMP45對準四人,四下清脆的點射後,在他面前緩緩倒下去了。

  不敢在此多停留了,順著安全通道聶塵悄悄的下到了四樓,順著感覺向東摸去,聶塵估計那裡應該還有兩個。突然傳來兩個低沉的聲音,聶塵趕緊順身一溜藏在了邊上的櫃臺下。

  「該死,又死了四個。」

  「這小子越來越強了,已經四年了,估計已經殺了少爺手下不下百人了!」

  「唉,是啊!」

  「你說聶少爺為什麼非要殺了這小子?」

  「聶少爺?」聶塵心中一驚,急忙把耳朵豎起。

  「噓~~,這些事情不是我們談論的,小心隔墻有耳」。

  「聽說這個被追殺的小子,和老爺年輕時長的一模一樣,不是說聶家的小少爺小時候丟失了,而大少爺是老爺收養的,難道說?」

  「讓你不要說了,讓少爺聽見了,小心你的小命」。

  「嘿嘿,知道了,哎,少爺來了,在十樓頂上,我們快去」。

  兩個人從聶塵藏身的櫃臺走過向大廳走了過去。等他們走遠了,也不動,只是靜靜的躺在那裡。聶塵不笨,相反還很聰明,從兩人的對話中,一個家族遺產爭奪的老套故事出現在我腦中。

  「我只是個還沒出生就注定是個孤兒的孤兒,是爺爺收養了我,有爺爺我才會有親人,才會有愛,才會有家的感覺、、、沒有爺爺就沒有我的一切。我從小都只隨遇而安,從沒想爭取些什麼,別人欺負我我也從沒做出什麼,我只想好好的和爺爺一起,享受我本享受不到的家的溫暖,我只想在我有能力時能好好的孝順爺爺,讓他娛養天年,用我的能力最大的報答爺爺對我無盡愛的恩情、、、

  可是、、、可是為什麼,這他媽的是為什麼啊!我只想好好的孝順爺爺的微小要求都沒辦法實現?為什麼要那麼慘忍的奪去爺爺剝奪我孝順爺爺報答爺爺的機會!什麼家族,什麼狗屁遺產,都去他媽的,可是這是為什麼?為什麼!!!」

  血液順著被聶塵咬破的嘴唇低落到地面,也流進了嘴裡,添了一下,鹹鹹的!

  「呵呵,既然我活不成了,那麼你也別想好受」。

  檢查了遍身上的武器,發現沒什麼問題後,順著安全通道跑去。

  就在這個時候,突然腳下碰到了一個易拉罐,發出了清脆的響聲,聶塵急忙一撲抓住了易拉罐,可是還是遲了,一陣急切的腳步聲向他這邊奔來,聶塵爬起來就跑,剛出店門就正和剛轉過拐角的兩個人碰上。

  「站住」聽聲音就知道是剛才說話的那兩個傢伙,聲音不好聽,長的也難看,平頭大鼻子。另一個個子不高臉挺長。聶塵想也不想,憑著自己超強的感覺,轉身就是兩搶。

  「嘭~!」

  一聲慘叫後,高臉的肩膀被沙漠一槍打成了稀爛,另一個見到槍指向他,身體迅速向旁邊一閃躲開了。

  「抓住他,他在我們剛才說話的地方,他一定全聽到了。不能讓他跑了。」高臉的傢伙挺賊。

  察覺兩個黑黑的槍管指向自己,聶塵側身一番身體迅速從旁邊的門彎出閃過,背後的槍就響了,子彈穿過空氣的聲音似乎就在他脖梗後面響起。子彈打在墻上炸起的水泥碎片,打的聶塵臉生痛。

  身體矯捷的繞著彎跑,跑直了人家一槍就給他爆了,這點聶塵從一次次的逃亡中深有體會。也不認識路,跑了半天一抬頭,媽的跑死胡同了,右手邊上是個電梯,電梯對面是個牛仔衣的櫃臺,下面肯定聽到槍聲了,估計有人已經上來了,坐電梯下去肯定是個死,看了看手裡的UMP45,咬咬牙,聶塵準備拼了!按了一下電梯,躲在了電梯對面的櫃臺後面,準備拼一把。

  聽著越來越近的腳步聲,身上泛起一股奇怪的感覺。聶塵覺著渾身輕漂漂的,心口從裡向外傳來一陣陣的酥癢感,緊了緊右手上拿著的UMP45。

  摒住呼吸,吸著自己的心跳,幾秒鍾的時間好像幾年一樣慢長,電梯的門剛打開,兩個傢伙就跑過來了,聶塵是背對著門口的,面前是個穿衣鏡從鏡中可是看到他們先探了一下頭然後兩個人一起跳了出來,就在這時電梯沒人進,門自己就關了起來,聲音一下就把兩個人吸引的過來。兩個人飛快竄到了電梯門前,電梯已經下去了,高臉從背後包裡拿出一個無線電對講機,叫道:「少爺那個傢伙坐東區的電梯上去了!您要小心。」

  另一個則是看著電梯顯示燈,看電梯升到幾樓了。

  這是最好的機會了,聶塵身體『噌』的一聲,從角落蹦出,手上的槍對準兩人就是一通掃射。

  看著兩人倒下,身體一軟坐在了兩人身邊。聶塵太累了,三天三夜沒睡過一覺,飯倒是在今天逃入超市後吃了。聶塵明白,自己的身體已經到極限了,現在僅僅是靠手上不知名的扳指,源源不斷給大腦傳送著什麼,刺激的大腦支撐到現在。

  「喂喂,那邊情況如何?喂喂、、、」

  無線對講機裡不斷傳來呼叫聲,強打起精神,一把抓起無線對講機向電梯跑去:「哈囉,各位好啊,是不是聽到我的聲音很失望呢!」

  對講機裡一陣沉默,片刻後聽到一個男子的聲音,不過很低。

  「少爺,是他」。

  「嗯?恩,來,給我」。

  衝進了電梯,要點十樓又猶豫了一下,最終點了七樓。

  「聶塵?」

  一個富有磁性的年輕男子的聲音從對講機裡傳來,聶塵冷哼一聲,拿起對講機冷笑:「聶家大少?或者說,是聶家一個不合格的繼承人」

  感覺對面愣了一下,接著便是一陣咒罵聲,想來是明白聶塵已經猜出自己的身份。

  「嗯,看來你清楚了?」

  清楚個屁,還不是看電視看來的,這樣老套的情節,用腳後跟也能猜出來。

  「呵呵,這次看來非得要殺你了,我親愛的弟弟」。

  電梯到了七樓,連忙打開電梯門出去。如果沒記錯的話,這層是賣面包點心的,在七樓裡迅速轉了一圈,憑藉記憶終於湊齊了十幾個煤氣罐仍在電梯裡,讓電梯繼續往上升,自己閃身進入了旁邊另一個電梯:「真是抱歉,您這個想法雖然持續了N年,可是您還是沒法實現,以前不行,以後也不會實現」,說完關了手上的對講機!

  幾秒後,一陣噼裡啪啦的子彈聲過後,便是嘭的一聲爆炸聲響起,這時我的電梯也已經到了頂層。

  在電梯門開的一瞬間,手上UMP45瘋狂的掃射出去,聶塵在剛才爆炸產生的煙霧中,隱約中十幾個人在他的掃射下倒了下去。

  「沒了?」

  隨著煙霧散去,聶塵愣愣的看著前面,又四下小心的看了一眼,發現確實沒有站立的人了,心中頓時一鬆弛,『通』一聲跪在了地上:「哈哈哈哈,爺爺看到了麼,我給您報仇了,哈哈哈,我已經把那個夠娘養的殺了,哈哈、、、嗚~~,爺爺,看到了麼,我給你報仇了、、、」。

  淒厲的哭喊聲在空曠的樓頂迴蕩著,直到再沒有一點力氣了,才軟倒在地上。

  「嗡、、、」

  一陣震動從手上的對講機傳來,心中一怔,手有些顫抖的按下了接通。

  「呵呵,我親愛的弟弟,哦,重複說一下您的話,是不是聽到我的聲音很失望呢!哈哈哈,忘了告訴你,你可能聽錯了,我在十樓頂層,可並沒說是這棟樓的頂層,哈哈哈哈哈~~~」

  聶塵有些不敢相信的看向對面的樓頂,穿過百多米的空氣,一個身著白色西裝的人影出現在眼前,恍惚中,好像他在向他笑,笑的是那麼得意,那麼張狂!

  緊接著便是兩道亮光向他射來,如果自己沒猜錯的話,那應該是兩枚火箭筒發射的炮彈!!!

[ 本帖最後由 biching 於 2008-12-31 00:21 編輯 ]

加入屬於你的卡提諾

line

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卡提諾論壇
加入好友
長篇小說
加入好友
言情&BL
加入好友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文章推薦

一篇5苦勞值,上限50苦勞值 (請先登入)

問你喔

你覺得網站好用嗎?
邀請您填寫網站易用性調查 快速填寫>>

返回列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