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返回列表
»

[玄幻奇幻]

見習陰差 作者:愛睡覺的豬 (連載中)

複製鏈接
line
avatar
35154 103 12
第一卷 初入地府
第一章 我不想去地府

  農歷七月十五,鬼節,下午兩點,龍王爺好象是特別喜愛這一天,也可能是一到這一天就心情不爽,總之每年這一天都會或多或少的下點兒雨,今天也不例外,而且雨比平時還大了許多。

  其實說是大雨還好聽些,這根本就是暴雨,路上的行人都在以百米沖刺的速度狂奔,有車的就往自已的車里奔,沒車的就趕快向路邊的小店奔,大部分人想的都是,以后就是相信布什說自已愛好和平,也不會再相信天氣預報了。

  這個時候有一個人影(在狂風暴雨里也就只能看清個人影了)慢慢的出現在躲在路邊小店避雨的人們眼中。

  “丫還挺會耍酷呀,這么大雨還在走貓步,嘿哥們兒,走直線呀,走歪了小心踩苗兒(又一個被趙大叔忽悠的大好青年)”

  “是不是精神病呀”

  “我看像,下這么大正常人哪有不知道避雨的呀”

  風雨聲太大了,其實就算沒風沒雨林志也聽不到這些嘲笑的話,現在的林志機械般的向連他自已都不知道的地方走去。

  17歲的林志從來不是一個愛說話的人,瘦弱的身材,身上穿的是一件常年不變,已經有些退色但還是很干凈的校服,不管走到哪里都不是一個會引人注意的人,如果不是他的成績總是班里前三名的話,恐怕連自已班的同學都不記得班上還有這么一個人。

  “滾出去,我沒你這個不爭氣的兒子”

  看著從小到大從沒罵過自已一句的媽媽這樣傷心的哭喊著罵自已,林志連死的心都有了,也許自已根本就不該來到這個世上,如果沒有自已,媽媽這十七年就不用這么辛苦委曲的活著。

  媽媽是在一個小巷子里撿到小林志的,當時林志只有3歲,看著當時小臉凍的通紅,連哭都沒了力氣的小林志,媽媽一把就抱在了懷里。媽媽一個人帶著弟弟在這個城市靠撿點兒廢品和幫別人打個小工過活,現在又多了一個小林志,生活更艱辛了,不過再苦也沒有讓小林志干一點點兒活,為了讓林志能夠上學有出息兒,連弟弟都一直幫著媽媽干活,連學都沒怎么上了,媽媽是寧肯讓自已的親兒子怪自已一輩子,也不想讓可憐的小林志再受一點苦,就因為這樣,怨恨媽媽的弟弟后來就整天的跟街上的小混混們混在一起,終于有一天因為惹到了不該惹的人被送進了牢獄。

  在這個世上只有媽媽唯一一個把林志當成心肝寶貝一樣呵護的人,可這個擔子對于媽媽來說卻又太重了些,為了小林志,不到四十的媽媽頭上已見了白發,可每次看到林志的成績單的時候,媽媽心里就又升起了希望,再苦再累也要把林志培養成人。

  正因為這個原因,當林志對媽媽說不想去上大學了要出去打工的時候,媽媽在林志有生以來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罵了林志。

  這個時候風雨更大了,可是在林志心里這個世界都仿佛不存在了,只有手里握著的從媽媽口袋里發現的診斷書。

  也許是這么些年一直緊張學習的原故,高考結束后終于放松下來的林志這一段時間以來都是睡到中午才出房門,看到桌上已經做好的飯菜可是媽媽卻沒在桌邊,在房間里看到正躺在床上休息的媽媽,媽媽太累了,這幾個月經常看到媽媽做完飯后就躺在床上休息,林志想起媽媽要洗的衣服還在洗衣間就想著幫媽媽去洗,當從媽媽的衣服口袋里發現那張醫院的診斷書時林志呆在了當場,由于要照顧兩個孩子,又要出去工作,回來還要做家務,媽媽的腰再也支撐不起這個家了。

  出去打工賺錢,讓媽媽的別在去工作了,在家好好的養病,哪怕再也進不了大學校園了也不能讓自已的媽媽就這樣病倒下去,這是林志現在腦海里唯一的想法。

  “砰”的一聲,這個想法就被暴雨中飛馳的汽車撞碎了。

  好恨,現在的林志真的好恨。

  恨自已為什么會不知不覺的走到馬路中間。

  恨自已以后再也沒機會去照顧自已病倒的媽媽。

  特別是恨那輛撞向自已的破車(這能怪我嗎,這么大的雨根本就看不遠,你自已走到路中間的,路又這么滑,看見你時踩了剎車還是停不住。司機大哥也同樣委屈的說)

  可是當看到眼前的那個一臉恐怖的笑容(如果沒有那條一尺長的舌頭的話我就收回恐怖兩個字),一身白衣,頭戴一頂長帽,上有“你也來了”四字的家伙的時候,林志就知道再怎么恨也晚了,這個標準的造型,除了傳說中的黑白無常里的白無常外,還能是誰,這下完了,雙腿激動的不停顫抖著(是害怕的顫抖吧,讀者心說)。

  “我就知道每年這一天都要加班加到很晚,這才下午兩點,就比一個星期干的活都多”

  白同志很不愛崗敬業的說。

  到了這個時候再怎么怕也沒用了,林志穩了穩心神和自已那雙不知道激動還是害怕的不停顫抖著的雙腿,大著膽子向白無常面前走了兩步(不是不想多走,是腿實在是不爭氣),弱弱的問到:“找我有事嗎”

  “梆”的一記人體倒地的沉悶聲。

  白同志整理了一下那條被自已差點咬斷的舌頭憤憤的說到:“這么白癡的問題也能問的出來,害我差點把自已的舌頭咬下來”

  “沒事留那么長的舌頭干嘛,咬到了能怪我”

  林志心里這么想,可還沒白癡的說出來。

  “好了,沒時間廢話了,快點跟我走,早點兒把你送下去還我也能休息一會兒,誰知道什么時候就又要開工了”

  “去…去哪?”

  這下白同志好象真生氣了

  “平常不知道多讀書看報嗎,看了我這身造型還不知道我是誰嗎,你說能送你去哪”

  “這么說我真的已經死了嗎”雖說看到了傳說中的白同志,可林志還是不死心的想問一下。

  “很多人…應該是很多鬼剛見到我時都是這么問的,不過我可以很負責任的答應你,你確時是死了,不然你也不會見得到我,好了,快走吧,有什么疑問等下去了以后找客服務問吧”隨著眼前一片刺目的白光,不等林志再想問什么就和白無常一起消失在了這個世上。

  **********************************************

  一陣眩暈過后,林志才勉強睜開雙眼,這時候呈現在林志面前的影像只能用四個字形象,詭異、壯觀。

  一輪鮮紅的過份的太陽(因為是在天空出現的,所以林志本能的理解為是太陽)灰白色的天空和一樣灰白色一眼望不到邊際的大地,仿佛天地是一體的,高樓大廈聳立,沒錯,如果天空和大地顏色正常些的話,林志真的以為自已是在某個城市里。

  “這就是傳說中的地府嗎,不是應該像地道戰里的地下洞穴一樣嗎?”以為是被白同志帶錯地方的林志小聲的發出了疑問。

  白無常毀人不倦的教育道:“誰告訴你地府就是地道的,那只是你們心里以為的,其實地府跟人間界沒多少分別,這里要比別人想像的要大,這里也是一個世界,你也可以理解成這里就是一個異世,有異于人間界的一個世界”

  說著白無常就帶林志來到不遠處的一個大廳里,對里邊的一個服務生打份的女孩說道:“又來了一個,帶他到第一殿秦廣王大人那里吧”說完一道白光又消失在了林志眼前。

  這時林志才發現這個大廳就像是一個接待廳,幾個身穿服務生制服的女孩坐在一排桌子后邊,桌子上放著一個寫有“登記處”三個字的小牌子和一臺奇怪四方型的小機器,正上邊還有一個一寸大小的四方形的類似手機的屏幕,一些保安打扮小伙子在大廳里來回的巡羅,一個保安打扮小伙子正帶著一個看上去和自已差不多的,應該也是剛到這里的…鬼(林志一開始還不轉變不過來自已的身份)走出大廳后邊的門。

  剛才白無常交待過的那個女孩子對林志上下打量了一眼,然后說道:“請用食指按一下身份驗證器”

  這時林志才發現桌上那個四方形的小機器上寫著“身份驗證器”幾個小字,不仔細看還真看不出來,猶豫一下林志還是很聽話的用自已的食指按了一下那個1寸大小的小屏幕,過了不到兩秒鐘就傳來一陣機械般的聲音:“身份確認完畢,林志;男;17歲;死于車禍;生平簡介:確認打印”。

  不到半分鐘就從機器后邊打出一張寫滿密密麻麻小字的紙了,林志掃了一眼,發現生平簡介寫的最多,應該是把從出生到死所有重要事跡都寫了下來。

  那個女孩叫過一個保安來把紙交給他說:“帶他去第一殿那里”。

  “第一殿是什么意思,每個剛來的都要到那里嗎?”林志邊跟著走連問那個保安。

  “第一殿就是秦廣王大人負責的那個殿,是專管人間的長壽與夭折、出生與死亡的冊簿戶籍;統一管理陰間的吉、兇鬼判。凡是善人壽終的時候,有的被接引往生天界,有的接到西方極樂世界。凡是在世間惡行較多、善行較少的人,則引入殿右邊的高臺,稱為孽鏡臺。臺高一丈,鏡子大約十人圈圍。向東懸掛,上面橫寫著七個字:“孽鏡臺前無好人。”

  被押赴來的鬼魂,自然地在鏡子里好像播放錄像一樣見到自己在世時心理的奸險兇殘,以及所做過的種種壞事和死后在地獄受苦的慘狀。這時才知道:萬兩的黃金財寶和各種的福祿名利享受都帶不進去,只有自己造的罪孽跟隨著到地獄來。

  照過鏡臺后,押解到第二殿,開始將犯人分發地獄,運用刑具,讓作惡的人受各種痛苦的刑罰。”

  林志覺得不應該叫他保安,應該叫他客服才對,看來是經常給鬼介紹了,這么一大段話都能背的下來。

  不多會就來了一座大殿,或是說大樓更準確些,這是一棟9層的大樓,整個樓面外層都是用紫色的玻璃做成的,一個標準的四方形建筑,大門正上方掛著一塊牌匾,只簡單的寫了三個大字“第一殿”,進了大樓后保安直接帶林志上了一個電梯(這里也用電梯,看來鬼也是很懶的,不想走樓梯)。

  “這位大哥,不知道秦廣王大人脾氣怎么樣”林志很客氣的詢問道。

  “想什么呢,秦廣王大人怎么可能見你,要是每個鬼都見那怎么樣見的過來,放心吧,你只是去見下負責具體分配的鬼差,他們會根椐你的資料來判定你是上天享福還是投胎還是發住地獄受刑的。”

  原來跟人間界的差不多嘛,都是領導高高在上,干活的還是低下人。

  電梯到了二樓就停了,出來后走了沒幾步就到了一間大房間,剛到門口就聽到里邊傳來哭喊聲“我不要去那里,我知道錯了,再也不敢了”。

  房間跟一般的辦室場所布置差不多,房間中間背靠背放著兩排六張桌子,桌前就看到一個鬼像攤爛泥一樣的癱坐在地上,一個牛腦袋和一個馬腦袋的一身獄警打份(應該是法警吧,反正制服都差不多)的家伙架起他就向外走,走出多遠還能聽到凄慘的哭喊聲。

  不用問就知道要帶他去哪里,林志這時也有些發虛,不停的問自已以前是做的好事多還是壞事多,還沒等他想清楚就聽那個看完他的簡介的鬼差說道:“不好也不壞,只是普通人一個,好了,小牛小馬,帶他輪回轉世去吧”。

  “輪回轉世”,這兩個字突然驚醒了林志,由于是剛剛死去,腦子里還沒反應過來的林志這時才想起來,原來自已再也回不了家了,可是,可是媽媽怎么辦,辛苦養育了自已那么多年,現在又病重,自已還沒好好照顧她一天,從沒盡過做兒子的責任,不行,不能去投胎,一投胎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不,我不要去輪回轉世!”

[ 本帖最後由 q609427007 於 2008-11-28 10:47 編輯 ]

加入屬於你的卡提諾

line

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卡提諾論壇
加入好友
長篇小說
加入好友
言情&BL
加入好友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文章推薦

一篇5苦勞值,上限50苦勞值 (請先登入)

問你喔

你覺得網站好用嗎?
邀請您填寫網站易用性調查 快速填寫>>

返回列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