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返回列表
»

[武俠仙俠]

[武俠] 武道 作者:流浪的狐狸 (已完成)

複製鏈接   關閉
line
avatar
38835 173 8
內容簡介  
  在武道的世界,站著諸多的強者,他們傲氣凌然,橫掃天下,為接近武道的至高境界而不斷修煉。     
  他,趙宇涵,喜愛武道,從小在父親的指導下逐漸掌握住拳法的精奧,在通向武道神秘境界的路上歷經磨難,最終掌握了武道真正的奧秘所在,成為不可戰勝的神話。     
  -->【作者簡介】     
  流浪的狐狸,男。     
  我是一片葉子。   
  《武道》這部小說從七月十日開始動筆,至十二月二十三日完成,歷時五個月十三天。     
  在這段日子裡白天上班,五點半下班,晚上七點至凌晨一點、二點坐在電腦前埋頭苦幹,睡眠時間長期在五個多小時,終於,這部作品完成了,不由長吐一口氣。     
  全書全長七十萬字左右,對於我來說實在不容易,如果不是大家的支持我也不可能天天如一日的貫徹下來,這其中也少不了老婆大人的玉手減輕睡眠的壓力。回頭看看,那一個個電腦字都是由汗水、凍瘡、疼痛、關心、關愛、支持、熱忱等等情感因素組成,同時也不乏失望和悲哀,終於,當它們連成一片,我又不由為此高興。     
  完成了,我有了兩本全本小說,雖說不上是什麼好的作品,但也算是有始有終,對大家對自己都是一個交待。     
  《武道》的整個寫作過程有不少格鬥朋友參與並提供意見,讓這部作品有一定的實際理論支持,當然,小說就是小說,小說是娛樂性的東西,不同與格鬥教材,YY是必然的,合理性被我超載利用,而且加了許多幻想,只期望能看的更有味道。     
  有很多朋友問我為什麼不把《武道》寫的更長一些,不是我不想,而是因為在情節的發展上確實到了該結束的時候,拖的太長沒有什麼實際意義,該結束時就要結束,該收手時就要收手,拖只會讓這部作品失去原有的色彩。     

第一章 武道的真意     
  「你知道嗎,明天將是CJHW的決賽,WH市中學的柳明惠對BJ市中學的關雲飛。」     
  「啊?!全國中學武道賽決賽就在明天?你怎麼不早說,快去買票。」     
  「還買什麼啊,昨天我都沒有買到票,真不知道這幾天你都在做啥。」     
  在WH市街頭,一對初中生邊說邊聊。     
  時至今日,武道,修身修心,萬法歸一,天下武學盡皆一統,不分流派不分國籍,均為武道。     
  何為武?何為道?     
  武是技,道是心,內外雙修乃為武道。     
  只通技乃是蠻力之人,只通心,意雖達而身體卻是不至。     
  一個武者,不止要修技還要修心,修技容易修心難,修心能夠提高武者的技法意境,提高武者堅定不拔的意志,以求達到武技的未知境界,為人民大眾而生存,此乃武道的真正含意。     
  故C國流行武道,從初中開始學校就有了武道協會,有了全國性質的武道大賽。     
  在C國,武道賽有四大賽事,全國中學武道賽(CJHW)、全國高中武道賽(CSHW)、全國大學武道賽(CUW)、全國職業武道爭霸賽(CCHW),這四大賽事均是人們關注的焦點,當然最有份量的就是CCHW了。     
  CJHW、CSHW、CUW三大賽事均是每年舉行一次,為了避免賽事衝突,CJHW在八月份,CSHW在七月份,CUW則在六月份。     
  至於CCHW,則是每隔兩年在元月份舉行,由排名前十四位的職業選手再加上兩名CUW的冠亞軍,總共十六人來爭奪,十六人中的勝利者才有資格挑戰冠軍,整個比賽時長達四個月,至於平時的比賽是一個積累積分的過程。     
  今年的全國中學武道賽(CJHW)是在WH市最大的武道館舉行,漢中武道館,這個武道館可以容納四萬人,即使在全國也是屈指可數。     
  今天將要進行兩場比賽,一場是第三名的爭奪,一場就是重頭戲WH市中學柳明惠對BJ市中學關雲飛的決賽。     
  這兩場比賽吸引了眾多的武道愛好者,武道館人聲鼎沸,座無虛席,而此時離第一場比賽開始還有一個小時的時間。     
  在現場的觀眾大多是大人帶著孩子,均有意讓自己的孩子看看同輩傑出人材的高超武技,以便讓他們樹立一個人生的目標。     
  道館中間的拳場是一個十乘十米的檯子,高半米,台上鋪一層厚墊,周圍沒有護索,要說明一點的是CJHW賽事沒有回合制,只有時間限制,這兩場CJHW比賽的時間限制是十分鐘,倒地和被擊出到台外都會失分,誰先取得三分,誰就獲勝,如果十分鐘內都還站著,就以計分決勝負。     
  看台上,一個四十歲不到的中年人向自己十五歲的孩子問道:「過幾天你就要升入高中了,這場比賽看了有用嗎?」     
  這人披散著頭髮,面容顯得有些妖異,一雙眼睛猶如死水,不帶一絲波動,他的孩子也如他一般散亂著頭髮,不過面容俊秀,漆黑的雙眼炯炯有神,透出執著。     
  「吸取他人的拳法經驗不是你告訴我的嗎?」他輕輕說道。     
  中年人點點頭說道:「不過回去後可不要告訴你媽,你媽最討厭你學拳了,光練身體她倒是無所謂。」     
  「知道了,爸,為什麼你不親自教我武道,而要我自己去學去體會?」     
  中年人似是回想到很久以前,許久才說道:「我的拳是殺人的拳,殺氣太重,不屬於這個社會,也不屬於武道,它是為殺人而生的拳道,你要學的是武道而不是殺人的拳法,什麼是武道要由你自己去體會,一些基礎的東西我已經教給了你,剩下的全看自己的領悟。」     
  話雖如此,中年人何嘗不想親自去教兒子,可是妻子的阻力實在是太大了。     
  「嗯,我知道了,爸。」     
  「今天這兩場比賽你看好,真正的拳法高手不會打滿十分鐘。」     
  「是。」     
  雖說只是一場CJHW的決賽,場中周圍仍架有四台攝影機,空中一台,WH市電視台和C國國家電視台都對今天的比賽進行實況轉播。     
  而擔任今天比賽評說的其中一個評審員,竟是獲得全國職業武道爭霸賽CCHW冠軍頭銜的柳天龍,當然參與評說與其兒子打入了決賽,有密不可分的關係。另一個評審員是WH市電視台一名熟通拳法的工作人員,也是電視上的熟面孔,程力。     
  「柳大師,今天的重頭戲是關雲飛和貴公子柳明惠的決賽,前幾場比賽中關雲飛和貴公子一路過關斬將,您認為誰能獲得最後的冠軍?」程力在比賽開始之前找些解悶的話題。     
  這個話題一出,道館中安靜不少,柳天龍的大名誰人不知誰人不曉,他是武道界頂峰上的人物,是武道者追求的目標。     
  「爸,你認為誰會勝?」     
  「我又不是神算,前幾場比賽沒看過,哪知道誰會勝誰會負。」     
  柳天龍沉聲道:「從前幾場比賽來看,兩人在初中生裡都是難得一見的人材。關雲飛身高體大穩重,拳頭勢大力沉,要就不出手,一出手必是重拳。柳明惠身材較小顯得靈活,動作如行雲流水,攻擊一旦展開,連綿不絕,對方將會沒有還手的餘地。兩人勝負的關鍵在雙方的功底,誰先制敵誰就會獲勝,可以說雙方都有機會獲得最後的勝利。」     
  程力見柳天龍繞圈子說話,不放棄的追問道:「那您認為誰的勝率更高一些?」     
  「五五吧。」柳天龍隨即應道,明顯話不由衷,天下做父母的誰不希望自己的兒子能夠獲勝?     
  「他的中氣很足,武技修為不淺,全國武道爭霸賽的冠軍確實不一樣。」     
  中年人眼中劃過一抹興奮,孩子看在眼中,「爸,你是不是很想和他較量一下,如果想,我支持。」眼裡分明有種期待,從小到大他只知道父親很厲害,但是厲害到什麼程度他卻不知。     
  中年人摸了摸孩子的頭,微笑道:「你媽不肯。」     
  孩子明白事理的點點頭道:「明白,你怕媽,就像老鼠見到貓。」     
  中年人笑道:「那不是怕,今後你會明白。」     
  在中年人和孩子交談時,程力和柳天龍在對第一場爭奪第三名的比賽閒扯著。     
  時間過得很快,場中響起一聲鑼響,武道館立即鴉雀無聲,第一場比賽就要開始了。     
  主持人步入場中,用充滿激情的聲音說道:「全國中學武道賽第三名爭奪賽的雙方均來自SH市,首先讓我們歡迎海濱中學的…陳列。」     
  主持人說到名字時聲音有意提高了八度,陳列在工作人員的帶領下,從參賽人員通道出口處出來,就見他赤身赤足,下身穿著黑色的拳褲,身高有一.六八米,這在初中生當中算是偏高的身高。     
  觀眾掌聲四起,「陳列必勝…陳列必勝…」道館內少數幾人拉著橫幅高喊。     
  「再讓我們歡迎SH市源和中學的…王朝陽。」     
  話落,王朝陽隨著掌聲和同樣少的加油聲步入場中,他身高比陳列要高上許多,足有一.七五米,下身穿的則是紅色的短褲。     
  兩人在場中互相擊掌打著招呼,從雙方表情來看顯然互相認識,彼此瞭解。     
  「看樣子王朝陽會勝。」孩子低聲道。     
  中年人問道:「為什麼?」     
  「王朝陽身高臂長,打起來他肯定佔優勢。」     
  中年摸著孩子的頭問道:「如果王朝陽和我打,誰會勝?」     
  孩子愣道:「那還要回答嗎,當然是爸厲害。」     
  「可我沒他高。」中年人笑道。     
  「高又怎麼樣…」     
  「哈哈!」中年人見孩子說到後來,聲音小了下去不免笑起來,「他們比的是拳法不是身高,你是我兒子,你也高不到哪裡去,今後見到高個你就不敢打了嗎?」     
  「不是。」孩子搖搖頭,「剛才我說錯了。」     
  「好,沒有狡辯這點我很讚賞,我的兒子不該是個平凡的人,你是不是很喜歡武道?」     
  「是。」     
  「那就把你媽媽的話放到一邊去,有什麼事我擋著,從今天開始你光明正大的學武,要立志成為武道中的高手,有一天站到武道世界的頂峰。」中年人豁出了。     
  「可是媽媽很厲害…」     
  「有我在你怕什麼,哼。」     
  「可你也怕媽媽。」     
  「那是假的,我才不怕。」     
  「你怕,有一次你跪在媽媽面前…」     
  中年人慌忙摀住孩子的嘴,左右看了看道:「住口,你…還看不看比賽?要開始了。」     
  場中裁判正在給兩位小選手宣讀規則,程力又在問柳天龍誰將會是這場比賽的勝利者,柳天龍顯然對這場比賽並不關注,也缺乏對兩位選手的瞭解,很簡短的說了句五五之類的話,引起了觀眾一片噓聲。     
  好在比賽不久就開始了,程力馬上轉移話題,把大家的視線集中到比武台上。     
  陳列和王朝陽自上初中開始,沒少在區域比賽中相遇,互相極為熟悉,比賽鑼聲一響,兩人之間沒有試探,王朝陽衝上去就是一個飛踢,身體騰空高,舒展漂亮,贏來一片掌聲。     
  陳列似是早有預料,腳步移動閃開,人在台上游動起來,腳步顯得極為靈活。     
  「呵呵!」中年人一下笑出聲來,讓他來看這種比賽實在沒辦法不讓他笑出聲,「中學生的武道就只有這個程度嗎?」他暗問自己。     
  「爸,你發神經?」孩子俊秀的眼睛不解地看著父親。     
  「沒大沒小,看比賽,對了,不要聽那些沒有營養的解說。」中年人用手指敲了一下孩子的後腦。     
  此時程力在大力吹噓王朝陽剛才的動作如何剛猛有力,陳列的動作如何靈動異常,語聲激昂口沫橫飛,只聽的柳天龍直搖頭,程力邊解說邊無奈的朝柳天龍聳聳肩,意思是我也沒辦法啊,這是工作。     
  陳列的游動讓王朝陽無所適從,王朝陽接連出了幾次擺拳,都被陳列躲過,這也不是說王朝陽的動作不快,而是陳列根本就不與王朝陽近身打,他利用腳法比王朝陽靈活,圍著王朝陽不停轉圈,王朝陽由於腳法上的劣勢根本就不能逼住陳列,台上一時就見王朝陽追打,陳列東躲西藏的局面。     
  場面有些無趣,柳天龍一句話不說的坐著,眼神散而不聚,思維不知飛到何處,程力接連找柳天龍搭腔以調解場面的沉悶,柳天龍雙耳不聞周邊事,不理不睬端坐著,一直沒從出神狀態中恢復過來。     
  程力經驗非常足夠,隨即自顧的說起陳列和王朝陽的技術特點。     
  時間很快過去了兩分鐘,場面一如既往,觀眾紛紛感到無聊,有些年青人開始叫喊起來:「你們玩捉迷藏啊。」     
  以前陳列在和王朝陽對抗時從未用過這樣的戰法,在多次的較量中敗多勝少,今天採取游動戰術顯而易見是有備而來,他並不著急出手,他還在等,等王朝陽逐漸失去理智。     
  此時王朝陽心裡那個急啊,恨不得衝上去抱住陳列好好揍他一頓,為了追求速度,步伐的移動漸漸開始凌亂,慢慢步入陳列為他準備的戰術陷阱當中。     
  「他好傻,還不如直接跑上去,現在這樣子即不像跑也沒有章法,腳與身體的配合都亂了,這時陳列如果攻擊,他多半要被擊倒。」孩子突然說道。     
  中年人笑道:「你都看出來了,看樣子第三名之爭實在沒有看頭。」     
  孩子氣道:「你不要小看我。」     
  中年人哈哈一笑,繼續看向場中,腦中卻在想如果真的不親自教他,他能學到真正的武技嗎?可是自己的拳法與現在的武道精神格格不入,教他到底是有害還是有益?     
  五分鐘後,王朝陽完全落入陳列的戰術陷阱中。     
  心浮氣躁,腳步不穩,有時候想跑卻又要顧及步伐,思想起了衝突,腳下就是磕磕碰碰,有一次還差點將自己絆倒。     
  陳列臉上現出笑容,那是得意的神情,王朝陽直氣得想在台上罵人。     
  萬人矚目,不,應該說億人矚目,王朝陽一想到這裡心煩意亂,不,不能輸,在比賽前他還吹過牛,這場比賽十拿九穩,如今…     
  他朝陳列氣沖沖地衝了過去,沒有步調,只是想著衝近了再說。     
  陳列意外的突然站立,雙腳開弓,右腳前左腳後,間距半米,身體右側向著王朝陽,右臂前屈在前,左手握拳護在胸前。     
  是大弓步側身站法,王朝陽冷哼一聲,要防守嗎?他放慢腳步,開始尋找節奏,以便到了拿手絕招騰空二連踢的範圍時,右足落地點要恰到好處。     
  陳列對王朝陽瞭解極深,哪會讓王朝陽輕鬆施出騰空二連踢,他等的就是王朝陽調整步伐的這個時候,他左足猛然發力,身體前衝。     
  王朝陽大驚,心神慌亂,此時他的右腳正在前邁,左腳也剛剛離地,雙臂與身體不能協調,這時候正是無法躲閃也無法阻擋的尷尬時候。     
  陳列左手一把抓住王朝陽右手腕,回拉,右手扣在王朝陽右胳肢窩下,右足止,身體回轉,「嘿!」吐氣開聲,雙臂一用勁,王朝陽就從他頭頂摔了出去,這一招正是他拿手的旋身摔。     
  「好一記旋身摔,將擒、力、准發揮的淋漓盡致,時機的掌握也恰到好處。」程力瞟了瞟柳天龍,柳天龍仍沒有任何反應,好像比賽根本就不關他的事一般。     
  「他好笨,為什麼不直接將對手完完全全的擊倒,不再讓他有爬起的機會?」孩子疑惑不解。     
  中年人看了他一眼說道:「如果換作是你,你有把握擊倒對手嗎?」     
  「不知道。」孩子老實答道。     
  「為什麼?」     
  「他身體那麼壯,我不知道能不能打倒他。」     
  中年人笑了笑說道:「每個人的抗擊打能力和反應力都不同,在真正出手前必須先用招試探對手,瞭解到對手實力後再全力出擊。陳列很瞭解王朝陽,他沒有把握擊倒對手。」話雖如此,但是中年人還有一點沒說出,那就是擊打要害遠比擊打其他部位要有效的多,兒子沒有想到這方面,至少現在沒想到,他也就不好告訴兒子這一點,因為擊打要害太危險,對力量的控制要求太高。     
  陳列首先獲得一分,在後面的時間裡,他為了維持這一分更是離王朝陽遠遠的,不管王朝陽的破綻有多大他也不出手,直到時間結束,兩人是再也沒交過招。     
  在兩人下台時,觀眾對他們的表現發出強烈的不滿,噓聲四起。     
  「這場比賽好沒意思。」孩子喃喃自語。     
  「程度比我想像的要低的多,陳列太消極了,本來戰術思想是對的,可是少了對武道的追求,太著重於比賽的勝負了。」中年人同意孩子的看法。     
  柳天龍突然對著話筒說道:「比賽消極,不思上進,陳列雖是贏得了比賽卻得不到觀眾的尊重,這是一場沒有意義的比賽,他忘了競技精神,更缺少武道精神,他不配成為武道者。」     
  聲音傳遍整個武道館,引起了大家的共鳴,館內「嘩」地雜音大起,接著就有人喊起柳天龍的名字,一人呼萬人起,震耳欲聾,一時之間「柳天龍」三字響遍館內每個角落,好像這場比賽不是初中生的比賽,而是柳天龍的全國爭霸賽,攝影鏡頭也整齊地對準了柳天龍。     
  程力怔住,一直以為柳天龍沒有看比賽,沒想到柳天龍不止看了,還發表了言詞鋒利毫不留情的批判,眼見陳列在台上滿臉羞愧,如果性格軟弱一些的話,只怕武道界會失去一個可塑造的人才。     
  「柳天龍,你給我記住,」陳列突然指著柳天龍的方向大喊起來,「五年,不會超過五年,我會把你從頂峰上拉下來,你就等著我吧!」     
  不止是程力,整個全場的觀眾都愣了,好有氣魄卻是好不自量力的一句話。     
  敏銳的記者們立即又給陳列來了個特寫。     
  「他這是在向全國冠軍發出挑戰宣言?」     
  「是氣糊塗了吧,他那程度就算是十年也趕不上柳天龍啊。」     
  「嘿嘿,我看他是在添加新聞話題。」     
  「柳天龍肯定不會理這個白癡小子了。」     
  觀眾互相交談。     
  「我等你五年。」     
  當柳天龍說出這句話,全場立即議論紛紛,七嘴八舌說什麼的都有,整個館場吵雜無比。     
  「五年嗎?」中年人搔了搔頭,「到那一年陳列二十歲在讀大學,嘿嘿,他必須獲得全國大學武道賽的冠軍或是亞軍,才有資格參加全國武道爭霸賽,要不然只能走職業的路,不過以現在目前的情況來看,他獲得CUW的冠軍或亞軍似乎是不大可能,你說是吧,兒子。」     
  孩子學著父親的樣子搔搔頭道:「可是我不想讀大學,讀完高中後直接參加職業聯賽不行嗎?」     
  中年人愣了愣,繼而大怒道:「放屁,老子沒讀過大學,你讀大學不是為你自己,是為老子我。」     
  「生什麼氣,只是說說而已,你當什麼真?知道你以前不好好讀書…別動手,媽媽不讓你打我的,說你下手重,會打死我的。」     
  「你…」     
  兩父子正在互相糾纏時,館場內突然沸騰,爆發出熱烈的掌聲以及整齊劃一的高喊。     
  「柳明惠…」     
  「加油!」     
  「柳明惠…」     
  「勝利!」     
  「柳明惠…」     
  「不敗!」     
  柳明惠,這個全國冠軍的兒子,身穿白色拳褲步入場中,而BJ市中學的關雲飛已經先一步在比武台上等待。     
  「柳明惠,身高一.七二米,體重六十八公斤,是上屆全國中學武道賽的冠軍獲得者,其技術特點是步伐靈活,拳速既快又重,最擅長的是晃打。關雲飛,身高一.七八米,體重七十四公斤,其技術特點是下盤極穩,拳腳威力極大,最擅長的是側連踢及掃連踢。這場決賽可以說是龍爭虎鬥,鹿死誰手不可而知。」     
  程力這次學了乖,見柳天龍眼神又一次空洞,沒有主動朝他搭腔,只是自顧自的宣讀決賽雙方的資料。    

加入屬於你的卡提諾

line

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卡提諾論壇
加入好友
長篇小說
加入好友
言情&BL
加入好友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文章推薦

一篇5苦勞值,上限50苦勞值 (請先登入)

問你喔

你覺得網站好用嗎?
邀請您填寫網站易用性調查 快速填寫>>

返回列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