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返回列表
»

[武俠仙俠]

[仙俠] 仙道求索 作者:蟲豸(已完成)

複製鏈接     關閉
line
avatar
1550111 710 116
本帖最後由 wohohohw 於 2009-12-5 18:07 編輯

第一章.精怪
  在神州浩土的南部,是廣袤不知其止境的十萬荒山。這裡土地荒蕪,多有沼澤毒蟲,更有瘴氣盛行,甚至有傳言說還有許多自遠古就遺留下來的強大妖獸藏身於此。所以除了那些修道煉氣可以飛天入地之士外,普通的人類實在是不適合在這裡居住。所以在很久之前,人們就基本已經放棄了此處,絕大部分都居住在神州浩土的中部和東部,那裡土地肥沃平坦、氣候溫和。
  但只要有人的地方就會有階級和衝突存在,統治階級享受勞動成果卻不務勞動,被統治階級辛苦工作卻缺衣少食,曾經有人嘆曰:「苛政猛於虎也」。受壓迫之下,許多人迫於生計逃離了家園來到這裡,建立山寨防禦猛獸,在貧瘠的土地上努力耕作以獲取得食物。雖然辛苦,但卻也遠離朝廷,戰亂不致,更加沒有稅收,所以還至少有一條活路。
  當然,深入南荒是不敢的,但如果只是在南荒邊際之地建立村寨的話,人們卻還是有一份自保之力的。就這樣,漸漸的南荒邊緣之處也有了幾分興盛。在遠離朝廷壓迫之下甚至還有幾許逍遙自在的味道。
  徐凡的祖先就是如此,三百年前帶領著族人來到這十萬荒山外圍,建立起了徐家寨。其實所謂山寨,也就是建立在一處小土包之上,方圓不過百丈,人口不過數百,但由於徐家族人世代練武健體的緣故,卻也在這南荒之中數百年屹立不倒。
  但這所有的一切,卻都在三天前全部改變了。
  原來在三天前,徐家寨內一支精心培植了數百年的九葉靈芝終於快要成熟了!只要把這支靈芝製成丹藥服用下去,那徐家寨裡眾多高手的實力馬上就會提升一大截。這樣一來,因為實力提升的緣故,徐家寨的生活在幾十年間也會變得更加美好。
  這是徐家寨的希望源泉,卻也成了徐家寨毀滅的開始!
  在靈芝快要成熟之時,所散發出來的靈氣濃郁到了極點,簡直是無可遮擋。面對那濃郁的靈氣,徐家寨的各位長老本來還很高興,因為如果在這濃重的靈氣中修行,練武之人進步會非常之快。
  但馬上,長老們就笑不出來了。因為這濃郁的靈氣實在是太顯眼了,在荒蕪的南荒當中就好像是暗夜中的一輪圓月般引人注意,為徐家寨引來了無數的麻煩。先是其他山寨的刺探,然後是低級妖獸的進攻,到了後來,這靈芝甚至引來了一隻人階高級妖獸——碧眼雲蹄獸!
  練武者的強大隻是相對於普通人而言的,武術畢竟還沒有達到仙道功法那樣的玄妙和高度。所以在面對碧眼雲蹄獸這種奇獸的時候,徐家寨眾人根本沒有絲毫的抵抗之力。刀劍砍在它的身上,卻連一個白痕都沒有留下。而碧眼雲蹄獸僅僅一個衝撞就能一下子撞死徐家寨很多族人。更不要說它嘴裡那些恐怖的獠牙和噴吐的火焰了。即使是徐家寨的大長老徐輝,多年修行以來武功早已趨至化境,但面對這隻身高三丈且又力大無窮來去如風的猛獸,也僅僅只是抵抗了兩炷香的時候,便被碧眼雲蹄獸一口咬掉了腦袋。
  但也就在徐輝奮力抵抗碧眼雲蹄獸的時候,徐凡以及徐家寨的十幾個青少年在父母族人的拚死掩護下,逃出了這個曾經的家園。
  並不是他們怕死,他們也想陪著父母抵禦妖獸保衛家園。但是他們還要擔負起延續徐家血脈的重任,所以他們必須活著。
  「你們都快跑,現在不是講忠孝仁義的時候!我們這些人活的時間已經夠長了,就算被妖獸吃了也算不枉此生。但你們還年輕,徐家寨以後重建的希望、徐家血脈的延續,這些就都要看你們的了。快走!!」
  本來徐凡和身邊幾位同齡人是要跟著父母一起去抵抗妖獸的,但二長老徐聞卻突然出現擋住了大家,說出了這麼一番話。
  二長老從小體弱多病,是徐家寨裡唯一的一個不會武功的人,但由於他聰明、識字、善於組織,所以被大家被公推為二長老。而且他為人和善,且經常教小輩習文,所以在山寨裡所受尊重的程度並不下於武功高強的大長老。但一向文弱的二長老說這話的時候,臉上的表情卻是那麼的威嚴莊重,讓徐凡等人根本不敢違抗。
  曾經擁有三百多人口的徐家寨,就這樣只逃出來寥寥不足十人,面對南荒那無邊無際的荒山和未知的危險,這些人根本沒有絲毫的自保之力。即使能從荒山中活下來,他們又該如何生存?
  換而言之,徐家寨剩下的這些人,能活下去的希望渺茫。
  但他們和徐凡相比,無疑還算幸運的,因為至少他們還在一起,身邊還有同伴可以依靠。而徐凡自己,卻和其他人走散了。
  在逃出山寨的時候,徐凡跟著眾人一起一起往山寨外跑,聽著身後父母族人在和妖獸搏鬥時發出的呼喝聲和接連的慘叫,徐凡心如刀割。四十多歲的父母卻要拚死掩護十七歲的自己逃跑,這讓徐凡無論如何也無法接受。
  徐凡雖然在二長老的命令之下跟著眾人逃出了山寨,但也畢竟不是心甘情願。一想到這次父母凶多吉少有死無生,徐凡就覺得心裡刺痛,雙眼更是不知不覺的被淚水模糊起來。感覺每一聲慘叫都好像是自己的父母發出的。但就這麼一分神之際,徐凡沒有注意到腳下,一不小心就被一根橫在路邊的枯枝絆倒在地,止不住的向另一邊的山坡滾去。而急於逃跑的眾人卻沒有發現身後的徐凡已經跟他們越滾越遠了。
  等徐凡好不容易止住滾動的身形時,站起身來,原本的同伴卻哪有蹤影?
  就這樣,徐凡跟眾人走散了。
  其實,在徐家寨的時候,徐凡就跟其他同齡人有些不合群。和其他同齡人相比,徐凡並不喜歡舞刀弄槍。除了打坐練習內功每天都會保持之外,拳腳功夫都是能省則省。餘下的時間反而經常跑到二長老徐聞那裡學習各種書本知識,比如說那本山寨中除了二長老之外誰也看不懂的《易經》。以至於在沒有共同語言之下,長到這麼大了徐凡身邊卻連一個知心好友都沒有。所以徐凡的失蹤,想必也不會引起什麼波瀾。也許,還有人會為自己身邊少了一個拖油瓶而暗自慶幸呢吧。
  徐凡和眾人失散之後,茫然又恐慌的他漫無目的的向印象中的方向快速追跑著,希望可以追上自己的同伴。可惜,即使徐凡跑了整整一個下午,卻哪有找到同伴們的身影?就這樣,也不知走了多久,也不知走過了多少座野嶺荒山,徐凡再也跑不動了,感覺又困又餓,而南荒那灰色的天空也不知在什麼時候開始慢慢變暗了。
  在南荒當中,夜行是很危險的。徐凡也知道這個道理。雖然徐凡一向喜靜不喜動,但自幼生長在南疆,至少野外的生存技能還是會的。知道追上大部隊的可能性渺茫,所以察覺到天黑之後,徐凡就強忍著心中的恐慌,找到一個小山丘,在背風處生起一堆火來取暖,然後又找來一些無毒的野果來果腹。吃完之後就平躺到地上,靜靜的看著漆黑的天空,心中淒苦茫然。
  想到徐家寨的悲劇和凶多吉少的父母,勞累了一天的徐凡,心中更是悲苦絕望。父親的教導,母親的慈愛,彷彿還是剛才的事情。但是,僅僅只過了一天,什麼都變了,山寨沒了,族人沒了,父母,也沒了。天地間彷彿就只剩下徐凡一人孤苦伶仃的活著。在這危機四伏的南荒中,獨自一人的徐凡又該如何生存?想到這裡,徐凡心中的絕望痛苦愈加濃烈。而那張因為自幼讀書所以顯得有些秀氣儒雅的臉龐也越加的蒼白。
  只是徐凡性格天生有些沉悶,情緒很少表露在臉上,哪怕是獨自一人的時候。所以在外表上看,此時的徐凡只是顯得很沉悶,卻有誰能看到他心中的淒苦徬徨?
  荒蕪的南荒晚上當然沒有什麼人煙,入夜之後更是只有滿天烏雲,連月光都沒有。
  就在這一片黑暗之中,唯一的光明來源就是徐凡身旁的那堆篝火,可是篝火雖然光亮,卻無法驅除徐凡心中哪怕一絲的昏暗。
  「從現在開始,我就只有自己一個人了。」徐凡暗暗的想著。
  南荒的黑夜連星星都少見,徐凡不由的想起了二長老描述中土的黑夜。據說在那裡,夜晚的天空不僅有又圓又大的月亮,更是有滿天的星星,不僅明亮,而且漂亮極了。
  可惜,那個經常給他講故事的二長老,現在也已經被妖獸殺死了。
  「我一定要學一身本事回來,給父母和二長老報仇。」想著平日裡父母和二長老對自己的愛護,徐凡終於還是無法控制住心中的悲憤,自己對自己大聲的說道。兩行清淚不知不覺的滑過臉龐。
  自己對自己打氣之後,徐凡卻又沉默起來,因為連他自己都知道,雖然這願望是美好的,但想要實現卻很難很難。要知道,大長老的武功早已經達到化境了,隨手的一腳一拳都有著近千斤的大力,可是即使這樣都無法對那隻妖獸造成絲毫的傷害,更何況徐凡自己呢?
  想到這裡,徐凡原本變得炙熱的心不禁又冰涼起來,因為他知道,自己練武的天賦平平,想要達到大長老的境界都很難,更何況要殺死那隻恐怖的妖獸呢?
  「也許,只有遇到傳說中的神仙,請他們收我為徒,我才有望報仇吧?」想起自己以前讀書時的一些隻言片語,徐凡對著自己輕聲說道。
  所謂仙人者,餐風飲露,朝游北冥暮歸山,那是何等的境界!
  而就在徐凡躺在地上胡思亂想的時候,兩點綠油油的光芒慢慢的向徐凡靠近著,沒有一點聲息。等到這兩點綠光靠近到徐凡身周不足一丈之處的時候,徐凡終於發現了不對勁,一陣血腥味直衝胸鼻,讓徐凡腸胃翻騰不已。抬頭一看,原來那兩點綠色光芒竟然是一個怪物的眼睛!!不由的驚呼一聲:「山精木怪!!」
  即使徐凡一直自詡自己遇驚不變,心神淡定,此時的聲音也是無法控制的帶著絲絲顫抖和恐慌。
  山精木怪,是十萬荒山中很恐怖的一種精怪,樣子如樹,身體非金非石非木,每日清晨傍晚都會吸收自動的天地之間的木乙之氣,喜歡以虎豹血肉為食,以前徐凡就經常聽說其他山寨的獵人被山精木怪所害的消息,在南荒中實有止小兒啼哭之惡名。
  看這山精木怪身高數丈彷彿參天大樹的樣子,徐凡知道這只山精木怪至少已經修煉了有上千年了,即使遇到那隻碧眼雲蹄獸,也是勝算居多,卻沒想到這次卻被徐凡遇到了。
  腦中閃電般閃過關於山精木怪的各種資料傳聞,徐凡心中一時大為恐慌,一咕嚕爬起身來就急忙往反方向跑去,頭也不敢回。
  但沒跑幾步,就突然感覺腳下似乎被什麼東西纏住而摔倒在地,止不住往前急衝的身體,徐凡狼狽的摔倒在地。顧不得身上的疼痛,徐凡急忙低頭一看,卻發現是一根細細的樹枝不知什麼時候已經纏住了自己的腳踝。
  接著,這根樹枝開始慢慢的把徐凡向山精木怪處拉去,原來,纏住他腳踝的並不是什麼樹枝,而是山精木怪的一支觸手!!
  隨著徐凡離山精木怪越來越近,山精木怪仿若樹幹的臉上也慢慢張開了一張滿是細碎獠牙的大嘴,腥臭味撲面而來。而那類似樹枝的觸手也吊著徐凡向它嘴中喂去。
  看著山精木怪越來越近嘴巴,徐凡先是身體不斷的掙扎,大聲呼叫。但山精木怪哪裡是他可以掙脫掉的?不久之後,徐清凡終於發現了自己的掙扎是無用功,心中嘆息一聲,知道自己這次是死定了。只是心中卻出奇的沒有恐慌,只是一片絕望。
  「早知道是這個結果,我還不如跟著父母一起跟那碧眼雲蹄獸拚命呢,至少還可以跟大家死在一起。」
  這是徐凡心中此刻最後的想法。
  • 3評分人數

  • +17經驗值

  • 評分理由
avatar   lordloki +6 劇情不錯 雖然文學造詣較差 還有常誤植人名物品名派別名
avatar   雲渺渺 +1 未超出前人窠臼 像在記流水帳
avatar   vince8116004 +10 低調推

查看全部評分 我要評分

加入屬於你的卡提諾

line

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卡提諾論壇
加入好友
長篇小說
加入好友
言情&BL
加入好友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文章推薦

一篇5苦勞值,上限50苦勞值 (請先登入)

問你喔

你覺得網站好用嗎?
邀請您填寫網站易用性調查 快速填寫>>

返回列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