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返回列表
»

[玄幻奇幻]

異界之我會武功 作者:文文 (連載中)

複製鏈接
line
avatar
577682 515 74
第一卷 初臨異界 第一章 都是老頭惹的禍
    20世紀,在中國某一無名山上,兩條身影正激烈地進行著搏斗,周圍的樹木和石頭都已經被兩人所發出的掌風擊打得傷痕累累。

  “臭小子,只要你能打敗我,這次我一定放你下山。”一個身穿灰色古式長衫的老頭對著對面的藍裝少年說到,他嘴角微微上翹,眼楮里明顯充滿了不屑。

  “老頭子,這可是你說的哦,我都已經在這呆了3年了,連電腦都沒的玩,這下可以出去,真是太好了。”藍衫少年越說越激動,從眼里閃爍的光芒可以知道,他已經陷入對下山後美好生活的幻想之中,“老頭,接我這招!”少年大喊一聲,身形一閃,如一道藍色流星般向灰衫老人急射而去,速度之快讓少年只能听到耳邊呼呼的風聲。少年面露微笑,仿佛自己的攻擊早已經打在了老人身上一般。

  嘿嘿,老頭子,這次看你怎麼辦,這可是我自創的追風掌,少年暗自竊喜。眼看少年攻擊已到,老人暗叫不好,急忙運氣功力,硬踫硬的對掌而去,嘴上仍不落下風的叫道︰“想打敗我,你還早了一百年呢,喝。”

  雙掌對在了一起,強大的內力踫撞使得周圍刮起了小旋風,把旁邊的樹葉都卷的四處飛散。只听“ ”的一聲巨響,少年早已被生生的擊了出去,身體猶如斷了線的風箏般直直的朝著山下落去。

  “喂!臭小子!”老人眼見徒弟被擊飛,大喊道。剛剛那一對掌,自己也已受傷,此時也只能眼巴巴的看著徒弟落下山崖無能為力。

  “哎,讓我一點都不行嗎,該死的老頭,這次我死定了。”往下墜落的少年吐了口鮮血想到。

  突然,一個黑色旋轉的洞出現在少年墜下的下方,一股強大的吸力將少年吸了進去,他感到一陣強壓,眩暈感隨之而來,暈死過去。

  啊,好痛,雲平從昏迷中清醒過來,慢慢睜開眼楮。用手摸了摸還在發漲的腦袋,好讓自己更加清醒一點,他很費力地用雙手撐著地面,讓自己站起身子,低下頭打量起來。哎,這衣服怎麼破成這樣,乞丐現在都比我穿的好吧,雲平暗暗叫苦。

  自己全身上下的衣服大部分早已成了布條條,只能用勉強可以遮擋重要部位來形容,露出的皮膚可以明顯的看見早已結疤的傷痕,怪不的這麼痛。

  雲平抬起頭,打量著四周的環境,都是一些高大參天的樹木,有自己認識的,也有完全沒有見過叫不上名字的樹木,樹很高,茂盛的葉子把天空全部籠罩起來,只有偶爾透進來的一縷縷陽光可以讓人知道現在是白天。看著那些陌生的樹木,雲平知道現在自己肯定不是在練武的深山里,因為那深山自己早已經完全轉了個遍,連哪個地方有些什麼小蟲子都一清二楚。

  這是哪啊,從那麼高的山上掉下來,怎麼我還沒掛啊,又或者我已經死了?現在是在地獄?不象啊,明明還感覺到疼的,雲平用手擰了下自己的手臂,一陣刺痛感頓時傳了過來。

  算了,現在身子好酸好痛,還是先檢查一下自己的傷勢吧。雲平想到著,邊直接坐在地上,運起體內的真氣檢查起自己的身子。神識進入體內,只見身上的經脈猶如樹藤般雜亂的盤結在一起,一道淡藍色的真氣正在體內緩緩的流動,修復著那些受傷的經脈,真氣每經過一個地方,盤結的經脈便會慢慢的自動復原。復原的經脈變得更加的寬闊,真氣也越來越壯大,每轉一周就會強大一分。他暗暗吃驚,現在自己身體里的真氣已經越來越多,似乎已經達到了無極真氣第5層才能達到的量。

  怎麼回事!難道我已經練到第5層了?不對啊,第5層應該是大周天自動運轉,打通所有經脈才是啊,自己現在明明還是在運轉小周天,而且經脈也沒有完全打通,明顯還處于無極真氣第四層的境界而已,雲平暗想。算了,想不通就不想了,反正這是好事,現在還是先去找到回去的路比較好。打定主意,便站起身子,身上的傷經過剛剛的治療,早已經好了九成,那些沒好的都是被刮傷的傷痕,不過大多已經結疤,已經沒什麼大礙。

  反正不知道方向,不如就往一個方向直走好了,雲平運起輕功,往一個方向直馳而去,由于真氣壯大了一倍有余,速度自然比原來快了不少,自己每躍一次差不多都有30幾米遠。超快的速度使的他心情大好,一路上還哼著自己3年前沒上山的時候流行的歌曲。

  在樹林里蹦達了一個多小時左右,終于看見了森林的外圍,只不過,那是一條藍色的河,其實也不知道是湖還是河,但是看起來比較長的樣子,應該是河才對。泛藍的河水反射著陽光,美麗極了。

  奔了這麼久,雲平也覺得有點渴了,去喝點河水再抓點魚充饑算了。他借著樹枝,三兩下便蹦到了河邊。水很清,可以看見水里不知名的魚兒在暢游,水質也很好,用雙手捧著水喝了幾口,一股清涼的感覺直入心底,一個字︰爽。

  突然,一股殺氣從背後黑暗的樹林里直沖他而來。雲平警惕的站起了身子,眼楮戒備的盯著樹林,可惜森林太黑了,什麼也看不到。沙沙的踏著枯枝葉所發出的聲音越來越近,聲音非常的急促。突然間聲音停止了,從森林中冒出一雙綠色的眼楮,眼楮里閃爍著殘忍的光芒,要是膽小的人,也許早已經被嚇呆了。眼楮的主人慢慢現出了自己的身子,那是一頭青色的狼,也許不能稱為狼,雖然長的一樣,但是它比雲平以前見過的狼都要大,就象是一頭獅子。

  雲平正在想要不要主動攻擊,青狼已早已先一步做動作了,它張嘴一吐,一陣透明的罡風向他直射而來。“狼也會氣功?還會化氣為形?”雲平嚇了一跳,但並沒有因此而呆站著,他靈敏的側了下身子,風仞已經從身邊 過,擊在雲平身後的河面上,一條倒霉的小魚由于逃跑不及,早已生生的被割成了兩段。

  “不錯嘛,可惜你遇見的是我。”也不管它是否能听懂,雲平縱身向青狼躍去。那一擊已經讓他知道了它的底細,雖然威力很強,但是對卻沒有多大的用處,他可是被師父整天逼著吃什麼藥物才有這麼強的功力的,加上來這里後真氣更是加強了一倍,就算是直接打在身上,也破不了他現在那真氣形成的保護層。

  也不知道是不是知道了並不好惹,青狼膽怯的向後退了幾步,看見那人向它躍來,連忙對著雲平瘋狂放著風仞。雲平連躲也沒躲,風仞直接割在了他的身上,由于護體真氣的阻擋,那些風仞連他的衣服都沒有刮破。

  青狼正想躲開,可惜雲平的速度並不是它能擺脫的,只見雲平右手橫出一拳,重重的打在了青狼的頭部。狼頭就象是個西瓜一樣,生生裂開,淡藍色的血水激射而出。青狼被這一拳打的側飛出去,打著轉飛了好幾米才落地,落下的身體又滾出了幾米,身子微微抖了幾下便沒了聲息。

  “藍色的血液?難道這不是我們的世界?”雲平不由的心神一震,再一想,那麼多沒見過的植物,這一回不會真的讓我說中了吧!沒跟師父學武之前我可也是經常上網看小說的,那些玄幻小說的情節也早已熟悉的不行。要是3年前,他可能不會覺得自己會到另外一個世界,但是現在,他絕對會完全相信,因為師父自己就是一個400多歲的老頭子,而且還是還差一點點就可以御劍飛行的修真人,由于地球的天地元氣不足,所以到現在還沒有修到元嬰期。

  竟然連修真的人都有,那自己到另一個世界也是完全有可能的了。雲平抬起頭看了看天空,稍微一愣頓時大叫︰“為什麼我以前說了那麼多次要中獎卻沒中一次,這次怎麼就給我說中了呢,真是張烏鴉嘴,現在真不是在地球了。”原來,天空中的出現了2個太陽,各在兩端,一個散發著藍色的光,讓人有種暖暖的感覺,另一個跟地球上的太陽一樣,是金色的光,特別耀眼。

  該死的老頭啊,你怎麼可以這麼害我,現在叫我怎麼辦啊,這要是在什麼原始星球怎麼辦,到處都是野蠻人,我可怎麼活啊,邊想邊看著四周的環境,越看越感覺是個野蠻的地方,不然的話,哪還有這麼多高大有歷史的樹木啊。要是還在地球上,憑著我現在的本事,那還不是任我馳騁,而且說不定金錢美女一大堆啊,這書上不都是這麼說的嗎?雲平苦惱的想。

  “哎,算了,先找到人跡再說吧,說不定沒那麼落後。”雲平自語道,“不管還能不能回去,現在我先要活下去,不是說無極真氣練到第九層就能破開虛空嗎?說不定就可以回去了。”想到這,便一頭扎進水里洗了個澡。

  洗完澡,穿好衣服,看看了不遠處已經死了好一會的青狼,頓時覺得肚子有點餓了。雲平朝著青狼走了過去道,“對不起了狼大哥,誰叫你先惹我呢,我好人做到底,把你吃了,讓你早死早超生吧,嘿嘿。”

  他把狼弄到河邊,用手把皮撕下,運氣刀手,生生的割開狼肚。頓時內髒混著鮮血一起流了出來。這時候,他突然發現狼的心髒附近有一個發著淡淡的青光珠子,上面還帶著血絲,與是將那東西取了出來放在水里洗了洗,頓時感到了里面所蘊藏的能量。啊,這不會就是那些小說里面所說的魔獸的魔核吧!“嘿嘿,據說是個可以賣錢的東西。”雲平欣喜的把它裝在了褲袋里。

  由于沒有作料,雲平只好將狼肉直接烤了便吃,本以為一定會淡而無味,卻沒想到這些肉根本不需要放鹽,那香香的肉味使得他胃口大開。其實他的無極真氣練到第四層已經無所謂吃不吃東西了,水也只需要少量的便可以,跟修真的避谷期差不多。不過因為習慣和自己比較好吃,所以經常還是保持著一日三餐,在山上的時候也不曾間斷。

  吃完狼肉,雲平便自行睡去,當然練功到了這個境界,只要一有危險,還是能及時發現的,睡覺的時候也是半睡半醒。當陽光再次照到他身上的時候,新的一天開始了。精神大好,找有人的地方去咯。

  “沿著河流,應該很快就可以找到有人的地方吧。”雲平按著人類居住的習慣,沿著河流,運氣輕功快速奔馳。經過了昨天的了解,讓他知道這里一天的時間跟地球上的時間差不了多少。

  過了整整一天,他終于發現了一條大路。啊,真是上天保佑啊,雲平心情也跟著高興起來。因為,有人的地方才會有這麼大的路,野獸的話,根本不會按有規則的路走的。

  正高興著,突然听到遠處傳來馬匹的嘶叫聲和人趕車的鞭打聲。“哈,有人!真是好事連連啊。”雲平站在大路的一邊,馬車的聲音已經越來越近。看清了,那是一輛中世紀歐洲式的馬車,駕車的是一個金色頭發的中年人,頭發有點亂,一看就是僕人的樣子,身後還跟著兩個騎著馬的青年人,一身白色的盔甲,連頭也擋住了,就剩下兩只眼楮和嘴巴露了出來,腰掛長劍,顯然是個騎士的摸樣。

  一個騎士顯然已經看見了在路邊的招手的雲平。由于不知道語言通不通,所以雲平沒有主動上前說話。那名騎士騎著馬過來了,“你在這攔著我們的馬車干什麼?看你這麼瘦弱,不會是想打劫吧?”口氣里滿是不屑。

  竟然語言相通,也是漢語,真是走運啊。但是對于他騎士不屑的口氣,雲平完全不在意,畢竟這是在這個世界上他第一次見到人。

  “既然你都說我這麼瘦弱,怎麼可能會打劫你們呢?”雲平回答道。

  “哦,那你怎麼會在這兒?你可知道這是附近就是遺忘森林,這里可是有很多危險的魔獸的,就你這樣,一不小心小命就都沒了。”騎士看看雲平道。

  “大哥,我迷路了,我不知道這是什麼地方啊。”媽的,難道我能告訴你我是從其他世界來的嗎?說了你也不會相信吧。

  “不要叫我大哥,我叫法爾,是個白銀騎士,請叫我法爾大騎士。還有,你從哪來的?”年輕騎士介紹著自己,腰挺的更直了,好象對自己的騎士稱號感到自豪。

  “哎,我其實是從森林里出來的。”雲平指了指森林,“你看,這衣服都是在里面劃破的。”提起袖子晃了晃給他看。

  “遺忘森林!”法爾顯得很驚訝,心想,森林里到處是魔獸,而卻越中心的地方,魔獸越厲害,我都只能在外面逛,他竟然說自己是從里面出來的,難道里面的魔獸已經死光了嗎?

  雲平看他好象愣住了,便繼續道︰“我只是想跟著你們的隊伍找到城市而已,你也知道,我現在迷路了,可以嗎?”雲平說話時表現得十分謙遜。

  “這個我得先去問問車里的人,你等一下吧,我們只是一些護衛。”法爾恢復過來,縱馬走近馬車,詢問車里的人。

  雖然他們說的很小聲,但是並不影響雲平的听力,以他現在的能力,跟在耳邊說沒什麼兩樣。他听見車里的人輕咳了一下,聲音有點蒼老,“隨便吧,讓他跟著好了。”

  法爾已經過來,“你可以跟著,不過你要自己走著跟著我們,跟不跟的上就是你自己的事了。而且到最近的城市還需要2天,食物你要自己準備。”

  “當然當然。”雲平連忙應到,心想,怕我跟不上麼,我要是跑起來,你們的馬都跟不上,我只是不知道路而已,背上還有吃剩下的狼肉呢,而且我也不需要吃東西。

  法爾和他的同伴暗暗為這個瘦弱的家伙感到同情,要知道,他們是奔跑著去的,估計還沒到遺忘之城,他就累死了。而且路上還可能會出現強盜,他們肯定是不會保護他的,這個黑發的小子這麼瘦弱,明顯不可能在強盜的襲擊下活下來。就算沒遇到強盜,不累死,估計也會因為饑餓而沒有體力跟上吧。

  想到這家伙就快死了,也便對他投去微笑。看到他笑,雲平也微笑的對他回應。這時的法爾絕不會想到這個黑頭發,黑眼楮的奇怪家伙會對這個大陸帶來多麼意想不到的影響吧。

加入屬於你的卡提諾

line

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卡提諾論壇
加入好友
長篇小說
加入好友
言情&BL
加入好友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文章推薦

一篇5苦勞值,上限50苦勞值 (請先登入)

問你喔

你覺得網站好用嗎?
邀請您填寫網站易用性調查 快速填寫>>

返回列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