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返回列表
»

[武俠仙俠]

[武俠] 身在江湖 作者︰李我 (已完成)

複製鏈接   關閉
line
avatar
26491 152 1
第一章 孤鶩
  何山水是太原一帶的首富,他對錢莊一向不大信任,所以把百萬家財都放在家裡。自己雖也會點三角貓的功夫,但他很有自知之明,因此請了很多高手來當護院,號稱連一直蒼蠅都飛不進來,於是何府在太原人眼中似乎比皇城還難入,普通小賊雖然明知裡面有料卻也只能望而興嘆。
  但最近卻有人放出消息,附近一帶名聲鶴起的飛天大盜盯上了何山水。於是何山水也只好忍痛再花錢請了些可靠的高手,並把身份不明的護院一一辭退,他一向是個小心謹慎的人,而這也是他一直風光到現在的關鍵。
  三天,傳說飛天大盜偷一件東西最多需要三天,只要熬過三天就好,據傳飛天大盜剛又在200里外的地方剛幹了件案子,而這次倒霉的是自己的結義兄弟趙愚,但趙愚並不愚,非但不蠢而且比鬼都精,何山水心裡很清楚他這個結義兄弟家的護院不會比自己家的差多少。何山水總算送了一口氣,相隔如此之遠,自己應該算是安全了,慶幸之餘心中多少還有點幸災樂禍,雖然兄弟被劫但畢竟,畢竟不是劫的自己!
  但這飛天大盜似乎也確實不簡單,既然能偷了趙愚的東西,恐怕自己的寶貝放的地方也不安全,該不該換個地方收藏?
  何山水小心翼翼的摸進密室,警惕的打開壁櫥,裡面的金銀還在,而且跟昨天晚上來察看的時候擺放的位置完全一樣。他登時放心不少,這幾天,他每天都要來察看,沒辦法,這幾乎是自己所有的家當,放不下心,丟不起啊!
  還好,看來還在!何山水鬆了一口氣,取下一些金銀,又輕輕取下一些木板,露出石壁。何山水觸動木櫃上的機關,石壁的門開了,原來相對來說外面的都是不值錢的,真正的寶貝全在裡面。但這一瞬間,何山水卻面色慘白,呆若木雞。石壁中的寶物均不翼而飛,只餘下一張布條:外面的留給你養老足夠了!
  山腰間有兩間小屋,相隔僅數十米,一間新,一間舊。新的剛蓋兩三月而已,舊的已少有人記得蓋了多少年。一位記性不大好的老人說:「好像是二十年前蓋的,哎!記不清了,反正好像早就有了。」舊的茅屋顯得與山很相稱,很和諧,彷彿一融入這大山之中;而新的茅屋則似乎有些礙眼,這是山下的一些村民說的。
  孤鶩就是住在新屋裡的人。屋是他自己花了三天時間蓋的,裡面甚至連張桌子都沒有;有床,但孤鶩總是睡在屋外的大石頭上。
  舊的茅屋住的是祖孫女兩人。老的年過花甲,是個常採藥的郎中;孫女只有十三四歲,極其可愛,常在爺爺的藥兜後面蹦來蹦去。
  雖是鄰居,他們卻極少往來,相互間很少談話,很少瞭解,唯一的共同點是:夜晚,都喜歡很遲才睡。小女孩老是不知疲倦的數星星,而孤鶩只喜歡靜靜的躺在大石頭上,木然的望著天空,不知道在想些什麼,或許他正分享小女孩與爺爺數星星那平淡而又溫馨的一刻。
  孤鶩從爺爺口中知道,小女孩叫可兒。可兒卻不知他叫什麼。但他看得出這位叔叔很不開心。她知道他每天晚上呆呆的望著天空,卻肯定不和自己一樣,在數星星。
  自孤鶩住上山後,山下附近幾個村常發生怪事。經常有人莫名其妙的在自家門前窗檯上,甚至桌上或床上「撿」到一些金銀,而可兒也曾碰到過一次。
  一天夜裡,可兒在聽完爺爺講的故事後,可兒問道:「爺爺,你剛才說的夜明珠是什麼樣子的?我好想有一顆,只要天天看看它就足夠了。」爺爺道:「你看天上,星星就是窮人的夜明珠,你每天晚上都能看,想看那顆都行。」
  第二天一大早,爺爺出去採藥去了。可兒隨後醒來卻發現桌上有兩顆微微發亮的珠子。
  可兒也發現,有些天晚上,孤鶩屋外的石頭上會沒有人。
  孤鶩幾乎沒有說過一句話,可兒最初甚至把他當啞巴,一個不快樂的啞巴。
  小可兒自己也常溜出去幫爺爺採藥,爺爺根本管不住她,只得無數次叮囑她小心些。
  可兒現在就很危險,她正在後山峭壁之上,離上面還有一仗多距離,可兒還在往下爬!山崖並不是很高,但已足夠要他的小命兒。可兒爬得很慢很小心,若不是下面兩丈多的地方有兩朵鮮紅的蘑菇,她也不會如此冒險。她認出那是爺爺配藥夢寐以求的「紅雲」,有了它,爺爺又能配出好多藥來。
  可兒終於下到那兩朵「紅雲」旁,「紅雲」伸手可及。可兒調整了一下,確定站穩了不至掉下,才緩緩伸手採摘。
  「紅雲」終於到手,可兒深深舒了口氣。
  爬上比爬下簡單多了,可兒爬得很輕鬆。
  天氣陰沉沉的,風突然有飛沙走石之勢,吹的人耳膜鼓鼓作響。孤鶩無聲無息出現在了不遠的懸崖邊,抬頭望天,深深呼了一口氣。
  一直以來,在可兒的心目中,孤鶩都似乎有很多心事,很不開心。在這樣一個陰沉的天,一個人跑到後山吹冷風,顯然又想起了不開心的事,不知道為什麼,也許是可兒平生第一次體會到不開心,她剛才到紅雲的好心情霎那間沒了,有些頹然。
  孤鶩顯然並未發覺崖下不遠處有人,可能是他什麼事想的太投入了,忽然一聲驚呼從旁邊的崖邊傳來,可兒沒有抓牢,往崖下掉去。
  孤鶩反應極快,忙往丈外的崖撲去,但可兒先落,儘管孤鶩加速亦難趕的及,可兒轉眼間已落下兩三丈,可孤鶩距她還有一仗距離。孤鶩此時比可兒快,但若抓住可兒時間太遲,到時即使抓住可兒,由於速度已經太快,也只得陪著可兒掉下去。孤鶩終於在下面四、五丈處抓住了可兒的手,立即提氣減速,可已經太遲,已不能從下躍起,又在下落。可兒驚魂未定,剛剛停住下落有往下落,驚呼中,「紅雲」從袖中掉落崖下,孤鶩當機立斷,閃電般拔劍,刺向崖壁,孤鶩距崖壁正好半丈多,手觸不到,劍卻正好。由於距離剛剛夠,劍能刺進崖壁一寸卻並不深,於是二人仍不斷往下滑,劍在石壁上刻出一道火花,速度略有減小,但劍在此時碰到一塊鐵石,折斷了!
  二人再度下落,孤鶩拚盡全力,險險用手指尖觸到崖壁,運功指尖插入石壁,使之起劍尖的作用,以減緩下落。幸好下落的速度在剛才一系列的搶救下已有減慢,否則孤鶩的手指休想保全。砂石不斷的滾下山崖,二人也還在下滑。
  終於,孤鶩下滑的手牢牢抓住一塊略微突出的石頭,終於止住下滑,孤鶩和可兒幾乎同時舒了一口氣。
  可難產的還在後面,現在他們離崖上有十丈多,即使孤鶩一人,也不能一躍而上,何況還有可兒。整個石壁極為平直,少有可以借力或落腳的地方,想慢慢爬上去幾乎不可能。
  剛剛從驚嚇中緩過神來的可兒雖小,卻不似尋常小女駭般早就嚇得沒了魂,她顯然也看到了這一點,但她毫無辦法。只對孤鶩還抱有一絲希望,畢竟孤鶩剛才撲救她時表現出了極好的輕功,否則不可能這麼快抓到她。問道:「現在怎麼辦?」孤鶩心裡也沒底,答道:「現在先等我恢復全部體力。」
  盞茶功夫過去了,可兒沒敢打擾他,但從心裡她已開始暗責自己害得別人陪自己一起死。而孤鶩則開始抬頭望望上面什麼地方可以借力,一丈、兩丈之上都沒有,僅三丈處有一地方可以,但那高度他一個人躍上還差不多,帶可兒就一絲把握也沒有,他不敢冒險。
  孤鶩低頭望可兒,見她似乎有些悶悶不樂,他不知可兒是在自責,以為她因求生無望而傷心。開解他道:「小丫頭,別擔心,有叔叔在,你會沒事的。」可兒更是搖頭,淚也流了出來。孤鶩更是不解,問道:「那你是為了什麼……哭?難道是為了那兩朵紅蘑菇?現在保住小命要緊,大不了叔叔改天下去幫你找回來。」
  可兒漸漸收住哭。孤鶩道:「一會兒我先把你拋到空中,然後你會掉下來,但不要怕,我會在下面接住你。」可兒一雙仍含著淚的大眼睛望著孤鶩,順從的點了點頭。孤鶩鼓勵道:「不用怕,閉上眼睛,我一定會接住你的!」
  可兒被拋上五丈高,孤鶩隨後躍上三丈多高,左手抓住上面的那塊小石頭,右手正好接住從上掉下的可兒。
  孤鶩抬頭望上,上面大約四丈的地方,即是可兒採摘紅雲的地方,到哪兒即安全了。但孤鶩只能把可兒拋起五丈多高,若自己約到四丈,恐怕來不及,幸好上面三丈左右有兩處都可以借力,最後確定大約三丈七的地方,放棄了三丈和兩丈遠的兩處。
  可兒再次被拋出,孤鶩到了卻剛好抓不住可兒。於是他毫不猶豫捨棄左手抓住的岩石,右手抓住可兒略向裡一帶,二人下降。孤鶩趕緊左手抓住三丈處的那塊突石,可那塊石頭並不牢。孤鶩剛一搭上,那突石則脫落,滾下山崖。二人再次下滑,孤鶩的左手再次充當劍的作用。他可不想再回到最初的位置,幸好兩丈處比較牢,二人再次舒了口氣。
  孤鶩道:「我這次會直接把你送上地面,可能會有一點疼。」可兒道:「我不怕疼!」孤鶩笑笑,把可兒拋上,幾乎剛到,自然不會真的摔疼。隨即他略微休息也躍上,問道:「你沒事兒吧?」可兒臉上還有未乾的淚痕,但卻有點頑皮的笑道:「一點兒都不疼。」
  孤鶩終於露出一絲微笑道:「以後別再冒險,你爺爺會很擔心你的。」可兒頑皮道:「你不說,我不說,他就不會知道了。」
  太陽已快落山,孤鶩道:「早些回去吧,不然我就無法幫你保密了。」可兒小嘴一厥,擦了擦臉上的淚痕,往回跑去。
  孤鶩望著小可兒的背影,會心的笑了笑,深深舒了口氣,感受了一下傍晚的冷風,看了看還在滴血的手指,輕輕慢步向回走去。
  一進小屋,卻發現可兒已在自己屋內,孤鶩倒是吃了一驚。可兒道:「我拿藥來包紮你的手。」
  孤鶩道:「不用了,一點小傷,不礙事。」可兒堅持到:「這是孤我爺爺配的藥,包管你馬上就不痛了。」
  孤鶩笑道:「我不怕痛」,可兒還是搶著給他包紮了。孤鶩也不得不心下承認,效果真的很好!
  孤鶩一邊看著可兒為自己包紮一邊道:「你爺爺不在?」可兒道:「還沒回來,可能又到後山和古爺爺下棋去了,他們經常下棋,一下就很久。」
  「好了,你該回去了,否則你爺爺回來看不到你會很急的」孤鶩道。可兒雖不情願,也只好乖乖的回去。
  爺爺已在家中。可兒笑道:「爺爺,你回來了!」爺爺問道:「剛才,你去哪兒了?」
  可兒道:「我……」爺爺道:「又去幫爺爺採藥了?」
  可兒忙道:「是啊!」
  爺爺拿出兩朵「紅雲」道:「是不是為了它?」可兒雖是一驚,卻是立即閉嘴了。爺爺卻是隨手把那兩朵「紅雲」扔進了火爐裡。
  可兒驚道:「爺爺,你不是一直最想要『紅雲』麼?」衝過去想解救「紅雲」。
  爺爺輕輕拉住她,柔聲道:「爺爺只想讓你知道,任何東西跟可兒的小命兒都沒的比,以後你不准再冒險了!」
  可兒道:「你怎麼好像都知道了。」爺爺道:「知不知道崖下三里外有個森林,裡面有不少珍貴藥材,今天我和古爺爺正好在那裡採藥,一切都看到了,只是我們一時間趕不過來,只得心頭著急,說起來,到真是多虧了那年輕人!」
  可兒點頭道:「爺爺,他武功好高哦!到底是什麼人?」
  爺爺道:「爺爺也不知道,但它的輕功是爺爺見過的中最好的。以他的武功,這麼年輕就隱逸山林,想是別有隱情。」可兒若有所思的點點頭。
  孤鶩站在半山腰,星辰下,與群山,與黑夜融為一體。昨天夜裡他發現有人在打聽消息,他知道有人已經找來,顯然這地方已不再安全。他明白離開的時候到了,在別人找來的之前走,總好過被人趕走。
  第二天一大早,可兒就悄悄溜進孤鶩的房間,手裡還拿著新的傷藥。她等了一整天,孤鶩沒有回來,一個月,孤鶩也沒有再回來。

加入屬於你的卡提諾

line

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卡提諾論壇
加入好友
長篇小說
加入好友
言情&BL
加入好友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文章推薦

一篇5苦勞值,上限50苦勞值 (請先登入)

問你喔

你覺得網站好用嗎?
邀請您填寫網站易用性調查 快速填寫>>

返回列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