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返回列表
»

[武俠仙俠]

丐魔 作者:黑天魔神 (連載中)

複製鏈接
line
avatar
19292 30 0
丐魔 作者:黑天魔神(連載中)

正文 第一節 滅殺

  莽蒼山,闊及十萬里。

  “山不在高,有仙則名。水不在深,有龍則靈。”

  有道之人,當算半仙。據山為府,不名都難。

  只是,名有善惡之分。在眾多正道人士眼中,“莽蒼”,乃是天下至凶至險的惡山。

  “你們。。。。。。實在太狠了!竟然。。。。。。殺我如此之多的門人。難道,就不怕天循之報嗎?”

  站在莽蒼頂峰,望著腳下仿如烈色般慘紅的山巒。赤焰魔尊只覺得渾身一陣莫名的顫抖,雙目幾欲眥裂。

  此山,乃是一靈氣充沛之地。

  在他的印象中。莽蒼山,從來都是一片蒼翠之色。

  即便深秋或者寒冬,也不過稍有微黃。其間偶有朱丹之色,也乃是異果成熟之狀。根本不會如同現在這般,紅得如火,如荼。

  撲面而來的狂風,帶起陣陣濃烈的腥味兒。濕潤,淡淡有股微咸。

  那是被血液浸透之後染成的紅色。

  人的血。

  而且,非常新鮮。

  “魔門之徒,人人得而誅之。何況還是你赤焰魔頭的門下。不殺,留著何用?”

  說話的,是一模樣俊朗,手持青鋒,身穿玄色袍服的中年男子。遙遙指向對面赤焰魔尊的劍尖上,還兀自滴下點點血珠。

  在他的身邊,圍聚著數百名或僧、或俗、或道、或儒之眾。無數形狀各異的兵器,蘊含巨大威力的法、印之決,以及各種捏在手中,隨時準備祭起的法寶。均死死對準了場中奄奄一息的赤焰魔尊。

  “哈哈哈哈!殺人,便是殺人。玉清子,我真的對你很失望。想不到你堂堂昆侖掌門,竟然也需要用上如此拙劣的借口。”

  盡管身受重傷,可是赤焰眉宇間的狂放之色依然不改。依靠手中“逆鱗劍”的勉強支撐,幾近油盡燈枯的他,仍在凜冽的風中傲然獨立。

  “借口?”玉清子淡笑道︰“如果僅僅只是如此,天下群雄何以會齊聚這莽蒼之頂?又何至與你為敵?”

  “群雄?土雞瓦狗,根本就是一群垃圾。”魔尊怒喝一聲︰“若非你用計令我失去大半功力。這幫雜碎,此刻早已被我殺得魂飛魄散。又有何顏面站在這里夸夸其談?”

  “盟主,何必與他多言?”忽然,一名身穿儒袍的老者閃出陣來。放聲叱道︰“魔頭,還我兒子的命來!”

  “你兒子?”赤焰眉頭一皺︰“雜毛道士,你又是何人?”

  “寂源派掌門,琮真道人。”

  “我道是誰?原來是條死不掉的老狗!”魔尊嘿然冷笑︰“你兒子做得好事。連續奸淫我門下四名女徒。事後,還將她們陰部以利劍剖開,毀面割乳,烤炙下酒。手段之暴虐,行事之殘忍。不殺,不足以平我內心之憤。”

  “魔門之人,天生淫賤。區區四個賤貨,殺便殺了,又能如何?”琮真道人咬牙切齒道︰“我兒天生良質。足以擔當我派掌門之責。魔頭,今日我定要生啖你肉方解心頭之恨!”

  “就憑你,有那個能耐嗎?”

  說話間,赤焰眼中精光一閃。手中逆鱗劍狠命一揮。只見一道熾熱的火焰瞬間驟起,徑直襲向琮真。慌亂中,琮真老道根本措手不及。只得慘叫著,眼睜睜地看那鋪天蓋地的大火,將自己活活燒盡。

  一時間,場中諸人不由得倒吸一口冷氣。心下怯意,更多了幾分。

  琮真道人的修為,雖入不得頂級之流。卻也當屬一流高手。不過一個照面,便被赤焰輕松滅殺。“魔尊”的名頭,當真不是浪得虛名。

  “用不著怕他。”見狀,玉清子急道︰“諸位仙友只需聯手合圍,魔頭根本無法抵擋。他已中毒,體內功力也損耗大半。重擊之下,魔頭必死無疑。”

  恍然間,眾人不再多言。只將手中兵器法寶盡數劈空打去。赫然是要置赤焰于死命。

  “玉清老賊,天下正道,即便六道輪換為畜為鬼,老子也絕對不會放過你們!赤焰以血立誓,定要殺絕各派全門,乃至最後一人。”

  淒厲的怒吼聲中,魔尊手持逆鱗劍亂舞,幻化出無數的鋒利光芒。體內散發而出的巨大法力,將空中砸下的諸多法寶或反擊、或抵擋、或粉碎。上百件被修者視若珍命的寶貝,硬是被他獨自一人生生扛住。

  突然,天空中驟然落下一道巨大的紫色光柱。直接砸向赤焰的頭頂。在這股無法阻擋的可怕威勢面前,飛舞在空中的剩余法寶,只得被迫成為其中的附庸。朝著魔尊頭頂直貫而下。

  “紫煞天雷?玉清子,竟然是你。。。。。。”

  望著頭頂即將落下的紫雷。赤焰魔尊只覺得內心一片清明。他總算明白︰那些被視作修真界最大秘密的東西,究竟是從何而來?還有,那些困擾自己多年的疑問,最終的答案,也在這一刻得到了最好的解釋。

  他甚至看到︰滿面肅容的玉清子嘴角,分明掠過一絲不易察覺的冷笑。

  只是,所有的一切,實在明白得太晚。

  陰險的對手,只想把這些秘密,連同自己,全部埋葬在這可怕的天雷之下。

  “悔啊!老子好後悔啊。。。。。。不————我不能死!就算散盡量全部功力從頭開始,老子也要活,要親手殺光你們這些假仁假義,滿口虛偽的狗雜種————”

  雷霆萬鈞,沒有人能夠听到赤焰絕命前的慘呼。震耳欲聾的雷聲,徹底渙四鸝膳碌氖難浴br />   慘烈的莽蒼山之戰,隨著一道天雷,徹底終結了天焰魔門的歷史。魔尊赤焰的名字,也被各大參與圍剿的門派,作為顯赫標榜的偉績,高高刻畫在本門的功勞簿上。

  十四萬天焰門修魔者,除六萬余戰死。

  其余人等,無論老弱婦孺,均在投降後,被各大派當場誅殺。

  鮮紅的人血,浸透了莽蒼山。堆積腐爛的人尸,更成為無數魔獸腹中的食糧。因其山勢慘紅,此役後,莽蒼遂改名“血山”。

  赤焰魔尊,位列法界功力最為高絕者。也是億萬魔頭之尊。魔尊一滅,正、魔兩大勢力的平衡被徹底打破。從此,法界再無修魔者一說。有的,僅僅只是名門正派的修真者,以及永遠都會被他們追殺的魔噩邪士。。。。。。

  彈指一揮間,便是五百年。

  人界,是一個光怪陸離的世界。更是一個無比現實的空間。

  昆明城,第X人民醫院,婦產科特別手術室。

  高級加護的育嬰室里,永遠都籠罩著一層柔和的藍光。

  無菌化的恆溫箱內,躺著一名出生還不到二十四小時,尚在熟睡中的男嬰。兩只在睡夢中還緊緊捏纂在一起的小拳頭,似乎說明著︰在剛剛從母體脫離而出的經歷中,這個可愛的小生命,曾經付出了多麼艱辛的努力。

  這種病房的價格極其昂貴。普通人家根本無緣問津。

  何況,按照常理,新生嬰兒在接受初步護理後,通常都會直接被送往母親身邊接受哺乳。如果不是母體在生產過程中出現異常,或者嬰兒本身患有先天性的疾病。根本不會被單獨分隔在兩張床上。

  夜,已經深了。

  忙碌了一天的人們,早已疲憊不堪。除了兩名當值的護士,空曠整潔的特別護理室內。只剩下恆溫箱中兀自熟睡的嬰兒。

  一名護士,像平常那樣,端起兩只白瓷口缸,去醫院食堂購買宵夜。

  另外一個,則將透明溫箱中的男嬰偷偷抱起,閃身穿過旁邊的走廊。走進樓道隔壁的普通護理室。把懷中熟睡的嬰孩,與另外一只恆溫箱內的患兒進行了調換。同時,飛快地摘下他們用作身份標志的手環、腳牌。。。。。。不過幾分鐘的光景,兩名身世截然不同的嬰兒,在無法抗拒的情況下,被迫改變了自己的一切。

  第二天,加護病房迎來了一群身份顯赫的人。他們興高采烈地接走了醒後接受護理完畢的男嬰。誰也沒有發現︰懷中可愛的孩子,已經被換成了另外一人。。。。。。。

  時光流逝,眨眼又是五年。

  高樓大廈林立的城市里,總有著低矮陰森的角落。它們的外觀雖然沒有任何可比性。但是,內中卻有著同樣被稱之為“人類”的居住者。

  城市擴大化的結果,是將區域周邊的農村盡量圈入其中。這些被裹入城市中央的村子,仍然保持了最下層社會的所有習慣。髒、亂、差,無規劃的房屋私搭亂建。也是各種罪犯們最愛聚集的地下天堂。

  當然,這種貧民窟也有著為外來人口最為喜愛的一個優點————房屋的租金,極其便宜。

  一間不過十余平米面積的小房間里。列隊站著七、八個面黃肌瘦的孩子。

  看上去,其中年紀最大的,不過十歲左右。最小的,則只有兩個多月。還趴在一個瘦弱小女孩的背上。用一只餿黃發臭的襁褓緊緊裹起。口里還拼命吸吮著一只骯髒不堪的塑料奶嘴。

  對面的床上,側躺著一個約莫三十,嘴里斜叼著一支“紅塔山”香煙,渾身滿是松贅肥肉的男人。

  也許是作為一種必要的裝飾吧!男子赤裸的胸前,還有一條張牙舞爪的龍形紋身。只是手工實在太過粗劣,使得本該威武的神龍,看上去活像一條營養不良的爛死蛇。

  趙天,就站在隊列的中間。

  他的左手,正揣在衣服口袋里。小心地將兩枚一元硬幣,悄悄塞進袋子底部的破洞。

  右手,則已經捏攏一小疊細心整理過的皴皺紙票和鋼 。正準備放到男子腳下,那只沒剩幾塊光瓷的破臉盆里。

  五塊零四角,這是他今天的全部收入所得。也是必須老實上繳的所有。

  除了他自己,沒人知道那兩枚一元硬幣的存在。

  每一個孩子手中,都捏有或多或少的錢幣。他們不約而同地將之輕輕放入破爛的瓷盆後。分別帶著不舍、好奇、恐懼的各異目光,紛紛站立到牆角。睜大自己的眼楮,等待著最後的發落。

  這是一群無家可歸的流浪兒。

  他們每天的“工作”,就是在城市的各個角落沿街乞討。全部“勞動所得”,都統一上繳給這個胖男人。從他那里獲取僅供果腹的微薄食物。

  很快,趙天走到了瓷盆跟前。

  他盡量做出一副若無其事的樣子,把纂在手心里已經汗濕的零散鈔票往盆里一扔。隨即轉身站到了牆壁的角落。

  “你,過來————”

  一個半大孩子,怎麼可能瞞過一個經驗老到的賊頭?

  張嘴、吐舌,平伸雙手、胯部分開,由里到外順序脫下全部的衣服。。。。。。一系列比海關緝私還要仔細萬倍的檢查過後。兩枚冰冷的一元硬幣,終于從破爛的衣角被搜了出來。

  “小雜種,竟敢給老子藏私?你他媽的怕是不想活了————”

  滾燙的煙頭,在趙天稚嫩的手臂上烙出一個個烏黑焦糊的血印。厚重的銅扣皮帶,從胖男人手中狠命揮下。把那赤裸的孩童身軀抽出一條條鮮紅的淤痕。最後,一記沉重的腳踢,造成了無比清脆的骨頭裂響。

  趙天的左手,被活活踢斷。

  “誰要再敢藏起一個子兒,老子就把他扔到盤龍江里去填泥————”

  罵罵咧咧的胖男人,看也不看在地上疼得來回打滾的趙天。重新叼起一支新的煙卷。鑽心的劇痛,從斷開的手臂一直擴散到了全身。趙天綣縮著身體,死死捂住受傷的創口。緊緊咬合在一起的牙齒間,根本找不到絲毫縫隙。

  疼————疼啊————

  如果不是萬不得已,他根本不會藏起那兩枚硬幣。

  明天,就是四月五日。

  也是那條一直包裹著自己,如今已經變成身上這件外套襯里的襁褓上,用紅線繡出的時間數字。

  沒有人告訴過趙天實際的年齡。他只知道︰自己應該介于七————八歲之間。

  這僅僅只是一種模糊的概念。依據,不過是平日里乞討的時候。從旁邊圍觀者的只言片語中獲得。

  四月五日,或許,就是自己的生日吧!

  他只想用這兩塊錢,悄悄買上一塊糕餅店里最廉價的點心。美美地享受一次。

  據說,城里的孩子,都時興用這樣的方式慶祝生日。

  夜,已經深了。

  狹窄小房間冰冷的水泥地面上,已經鋪起一層薄薄的爛棉絮。裹著骯髒黑臭的被子,疲憊不堪的流浪兒們,紛紛簇擁在一起。在相互體溫的暖和下,進入了甜美的夢鄉。

  趙天獨自坐在牆角。滿是污垢的小臉上,還掛著顯然干去不久的淚痕。

  窗外的天幕,陰沉、黑暗。就連星星也看不到絲毫的微光。

  折斷的手臂,已經被兩根堅硬的木條牢牢固定。用殘存的右手和口中稚嫩的牙齒,趙天硬是把那些捆綁用的爛布條,系得沒有任何縫隙。

  連他自己也說不清楚,為什麼要對折斷的手臂作如此處理。他只知道︰如果不這樣做,用不了幾天,傷口處的斷骨便會錯位。到了那個時候,這只手,就徹底廢了。

[ 本帖最後由 小和 於 2008-11-25 18:38 編輯 ]

加入屬於你的卡提諾

line

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卡提諾論壇
加入好友
長篇小說
加入好友
言情&BL
加入好友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文章推薦

一篇5苦勞值,上限50苦勞值 (請先登入)

問你喔

你覺得網站好用嗎?
邀請您填寫網站易用性調查 快速填寫>>

返回列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