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返回列表
»

[玄幻奇幻]

[玄幻] 魔界英雄傳 作者:腐爛 (連載中)

複製鏈接
line
頭像被屏蔽
21890 74 2
第一卷 第一章 夕陽下的悲歌 宿命之路的不速之客

    寒武歷1547年。經過了6次「光明復興」戰役、消耗了300萬人類士兵、17萬精靈族射手、20萬矮人族戰士後,終於誘使魔族主力100萬人在「亞尼迅」平原決戰。

    決戰底28天,人類聯軍發起總攻,矮人族30萬戰士與10萬人類重甲騎兵、40萬人類重甲槍兵,20萬長弓手被派往中線抵禦魔族裝甲獸軍團和飛龍騎士團兩隻精銳部隊的進攻。他們承受了魔族魔法兵團的絕大部分魔法打擊,即使在戰場兵力比接近10:1(裝甲獸和飛龍騎士團分別有10萬和1200兵力)的情況下也幾乎全軍覆滅。死傷慘重。

    在中路軍團經受了決大部分魔族的魔法打擊後,人類兵團以全大陸12個魔導士為核心,集合了2000個以上的中高級魔法師向魔族大軍發動了火系禁咒魔法「末日審判」。

    魔族法師由於在事前的進攻中耗盡了魔法,無力張開結界,結果魔族統帥「伊凡·山德羅夫」及全部魔法軍團全部當場陣亡,魔族中軍潰散。

    下午2點:「聖·安德烈·亞斯」元帥下令向魔族發動總攻,集合了全大陸最著名的包括「光輝騎士團」、「條頓騎士軍團」、「神聖騎士團」為主力的30萬騎兵為突擊部隊,兩翼分別部署了一個5萬人「野蠻人」方陣和兩個5萬人的「重裝猛犸」軍團掩護。以突擊部隊為核心殺入魔族軍團。

    大勝。

    最後魔族軍隊只有不到1萬人安全撤退。是役,雙方損失如下:魔族軍隊:99萬人。統帥「伊凡·山德羅夫」戰死,魔法軍團全滅。人類聯軍:人類:100萬,魔導師12人死亡10人,法師軍團2000人大部死亡。精靈族:11萬。矮人族33萬。族長「倭特·寇涅斯」戰死。「野蠻人」族:9。7萬。族長「雄鷹」戰死。

    這場戰役使得雙方損失慘重,人類聯軍更是精英盡毀。故大陸改紀元歷為「紅月曆」寒武歷1547年記為「紅月曆元年」。

    紅月曆300年,魔族再次出現在瑪拉大陸的海岸上,但是這次帶來的不是戰爭,而是財富。當人們看到魔族帶來的大量財寶時,幾乎沒有猶豫就開始了和魔族的通商,紅月曆330年人類的商人首次踏上魔族大陸,從此開始了繁忙的海上貿易。矮人族和精靈族卻因為生命遠遠超過人類,因而對魔族仍然敵視,也因此疏遠了人類。不過基於對魔族長相的天生恐懼以及當年戰爭故事被添油加醋的描寫。魔族始終在也沒有機會深入大陸內部,只能在沿海有限的幾個港*易。

    瑪拉大陸,北高南低。

    「阿拉薩斯山」,由東自西橫跨整個大陸,最高峰「比利琉斯峰」海拔6781米。平均海拔5200米。將大陸分成一大、一小兩個部分。山脈以南佔大陸5/6的部分,主要由平原和丘陵構成。山脈以北是山地地區,越往北走,氣候越寒冷。由於強烈的元素波動干擾整個山脈及以山脈為半徑40里內,任何魔法都會受到強烈干擾、效果異常低下,且無法控制施魔法的結果。所以又被魔法師稱為詛咒山脈。

    山脈兩邊的居民來往大陸兩邊有三條路可以走:一是從山麓中部的「卡蹦」山口通過,該山口海拔1300米,就像阿拉薩斯山的一個缺口,將大山一分為二。經過「卡蹦」通過一個長17里的山谷可以直接到達大陸的另一邊,山谷最寬處1里,最短處僅300米。其戰略位置可想而知。因此該山谷又被稱為「咽喉谷」。

    山脈兩邊的國家分別在山谷兩邊修建了保護和控制目的的要塞。通常被統稱為「咽喉要塞」。所不同的是,山谷北邊的「西爾曼」大公國的要塞叫「冰雪之門」因為過了這個要塞就可以進入全國70%的土地被冰雪覆蓋的「西爾曼」大公國。山谷南邊的要塞叫「歌德之斧」是「蘭法西特」帝國開國皇帝「凱曼·歌德」為了防禦當時還被稱為「西爾曼」帝國的入侵而修建的。

    第二條路是從海路,繞道2000里,穿過「死亡海」進入大陸的另一邊。

    「死亡海」由於終年受極地冰山漂浮和海裡雜亂無章的海流影響而得名,基本上沒有可供船隊航行的航道。

    大陸歷史上曾經在各個時代出現過許多的宏濤大略、氣灌山河的英明君主,無數次的有人想統一瑪拉大陸,許多次都有人想通過「死亡海」向山脈對面的對手發起突然襲擊。結果往往無功而反。

    最著名的一次戰役:紅月曆1330年當時的「西爾曼」帝國國王「西爾曼。哈因」「趁「蘭法西特」帝國國王「歌德三世」向大陸南面的其他帝國開展統一戰役時以15萬重裝步兵為餌強攻「歌德之斧」。同時派帝國精銳「重裝猛犸」象騎兵5000、重裝騎兵10萬,步兵30萬乘船希望繞道「死亡之海」直擊「蘭法西特」帝國王都「日落城」結果突遇海流改道,部隊全部被帶到的極北的永久凍土,全軍41萬人,只有300人生還。

    「蘭法西特」帝國在得到消息後揮軍反擊。50萬大軍直壓「西爾曼」帝國「咽喉要塞」——「冰雪之門」。一度曾經攻入要塞內部,如果不是「咽喉谷」地勢狹小,無法展開大規模的軍隊,「冰雪之門」可能已經陷落。「西爾曼」帝國卻因為帝國精銳盡毀於「死亡之海」無力增兵援助,最後「蘭法西特」帝國後方的已經被征服的國家發生暴亂,帝國再無法繼續進攻,「西爾曼」帝國也適時的向「蘭法西特」提出議和條件:向「蘭法西特」稱臣改為公國、撤消領地內所有的魔法學院、每年進貢金幣30萬枚、猛犸象20頭為代價保持了自己的領土完整。史稱「天命之役」既這場戰爭的決定權不在交戰雙方,而在冥冥之中的上蒼。

    第三條路就是直接翻越。「阿拉薩斯山」。但是由於該山終年積雪,平均氣溫只有-20C度。平均坡度60度,任何馬匹都沒有辦法在這種溫度和坡度下安然通過。「蘭法西特」帝國開國皇帝「凱曼·歌德」曾經估計如果要強行翻越這座大山,不考慮後勤補給和馬匹無法通過等問題,步兵因為凍傷等原因會非戰鬥減員40%。

    大陸上的任何一個國家都不會愚蠢到認為只依靠步兵在沒有後勤補給保證的情況下就可以戰勝對手。所以,除了一些亡命的採藥工人或魔晶礦工為了稀有的藥材或是強力的魔力水晶冒險上山外再也沒有人願意去翻越這座恐怖的高山。

    紅月曆1430年,即「天命之役」後的第100年。整個大陸的格局竟然沒有什麼的變化,一句話就可以概括「戰爭——和平、再戰爭——和平……一樣的混亂、一樣的無序,今天兩個國家是朋友,明天或許就是敵人,須然當事人是很認真的對待,但歷史卻近乎枯燥的翻過了一頁又一頁」。

    幸運的是大規模的大陸大戰已經好久沒有發生了。「西爾曼」公國和「蘭法西特」帝國之間也好像早就忘掉了100年前的戰爭。商人和旅客川流不息的來往於兩個國家之間。只有山兩邊的「咽喉要塞」以及要塞中的士兵好像還在提醒著人們什麼似的。

    「巴斯拖尼」,位於「蘭法西特」帝國一側,距離「咽喉要塞」130里,是出入「咽喉谷」經過要塞後的第一個小鎮,雖然小但是往來的客商和旅客都會在這裡做稍微的休息,整個小鎮卻也是欣欣向榮的。酒館、鐵匠鋪、雜貨鋪、冒險者工會、傭兵任務接待站、旅店。所有大陸上應該有的公共設施,這裡基本上都有,除了小了一點以外。

    初春的小雨剛剛下了幾滴,從「卡蹦」山口吹來的寒風還讓人冷的直縮脖子。隨著早上的陽光和山口吹來的寒風,在「巴斯拖尼」小鎮口出現了4個人。三男一女。走在最前面的是一個穿著一件白色的斗篷(應該是女的但是因為整個人都被包裹在了斗篷後面無法看出年齡和樣貌),從樣式上看應該是牧師或者白魔法師用的那種樣式,但是剪裁卻不應該是瑪拉大陸的風格。

    後邊跟著兩個人。

    一個身高大概在1。75米左右,年齡應該在三十二三之間。全身黑甲,連檔風用的斗篷也是黑色的。背後背著一把黑色的雙手大劍,右腰斜挎著一把黑色的騎士劍,看來是一個左撇子。最讓人過目不忘的是他那掛在嘴邊的漫不經心的微笑。

    另一個人首先印入眼簾的是他那一頭紅色的頭髮。身高至少有2。1米以上,兩倍於正常人的圍度,背後背著一把長1.70米的雙刃巨斧。年齡在20歲左右。從那個斧頭的體積來看,至少有兩百斤以上。是那種連獸人族可能也很難完全揮動的巨斧。身上穿著一件標準的半身型戰士鎧甲,胸前一個護心鏡,鎧甲從護心鏡延伸出來一直將右臂完全包裹住。上身其他地方竟然再也沒有穿其他的衣服。在別人都被北風吹的縮成一團時,他卻好像一點也不覺得冷似的。斗篷被他拿在手上揮來揮去。

    最後是一個穿著銀白色盔甲,腰間跨騎士劍。灰色的斗篷下是一張普普通通的娃娃臉,背上背著一個看上去很沉的旅行包,看上去大概有十七八歲。

    四個人站在鎮口卻沒有進去。鎮子口有一個曬太陽的老頭,早年也是一個走南闖北的傭兵,到老了就定居在這個鎮子上。老頭看了他們一下,下意識的抖了一下,不是因為他們的殺氣,因為他們根本就沒有殺氣。而是因為他們的裝束,他們的行動方式。

    就通常的經驗來說,走在最前面的那個女的如果不是僧侶就是一個白魔法師。即使她不是女的一般也不會讓他走在最前面。如果這樣,遇到危險她根本就沒有時間唸咒語。而且她走路的姿勢太奇怪了,即使是隔著厚厚的斗篷也可以看的出她的步伐太整齊了,太規則了。根本不是一個魔法師或是僧侶應該有的步伐。

    再說走在中間的那個黑衣騎士。之所以說他是個騎士是因為他的裝束和那種標準貴族式的笑容。那是一種只有經過嚴格的教育與貴族天生的優越感相混合後才會產生的笑容,絕對不是輕易可以裝出來的。但是沒有騎士會背一把雙手劍,而且是那種只有傭兵才會使用的雙手劍。沒有騎士會願意降格去做傭兵,即使是發生重大變故也不會,更何況是一個貴族。

    還有那個紅頭髮的戰士,大陸上不是沒有戰士這種職業存在,但是絕對沒有人會使用這麼大的戰斧,狂戰士或是半獸人也不會。可以揮動兩百斤的巨斧的整個大陸只有獸人族的「巨魔」。

    最後是那個少年,普普通通的裝束,雖然是標準的劍士打扮,但是僅僅看他走路的姿勢就知道他腳下浮躁,沒有什麼武術根基。應該是這隊人裡面最弱的一個,現在卻叫他走最後一個,如果被人從後面偷襲他們肯定全軍覆沒。

    老人簡單的計算了一下後得出一個專業的結論:如果沒有猜錯的話只有兩種可能。一是某個貴族的傻兒子出來搞冒險遊戲。另一個可能就是他們確實是高手,那種高到了你看不出深淺的高手。

    四個人就那樣站著沒有動。一直到中午都沒有動。

    鎮子裡有些人也看出了有點不對勁,悄悄的把自己的孩子叫回了家。晾在外邊的衣服,即使沒有干也已經被收了回去。

    中午的時候,那四個人走到一起,好像交換了一下意見。然後就看見其他三個人退到了後邊的樹林邊,穿黑甲的騎士一個人走進了小鎮。

    一個下午都沒有看見他出來。

    傍晚的時候,除了那個穿白色衣服的魔法師還筆直的站在路邊外,另外兩個人都已經靠著大樹座下了。連鎮口曬太陽的老頭也回家了。臨進門的時候還沒有忘記叮囑了一下自己的小孫子,「今天不要出門,晚上一定會有事發生。」

    天快黑的時候,進鎮的黑衣騎士還沒有出來。

    終於那個女的好像也忍不住了,似乎是下了決心。轉過頭去與躺在地下的那個灰衣少年商量。

    「總長」,女的對躺在地下的那個腳下浮躁的少年說到,「如果再過五分鐘,哈恩還沒有出來,我建議我們就衝進去。」

    「中尉」那個少年回答到,「我不反對你衝進去,但是我是不會進去的,我丟不起這個臉,如果哈恩連這點事情都辦不好,那只說明我們只能走到這個程度,那樣的話,我認為我們應該馬上回去,把這裡的事情全部忘掉」。

    女的似乎早就預料到了這個回答,轉過頭看看那個紅髮少年似乎是在尋求幫助,紅髮少年想了想,好像是不忍那哀求的目光,咬了咬牙,說到:「如果那樣,我陪你去」。

    就在他們說話的時候,那個黑衣騎士走出了鎮子。

    步子很慢,但很有節奏,臉上仍然掛著那漫不經心的微笑。配上落霞的餘輝看上去甚至很美。

    當他走到樹下的時候,地下的那個被稱為總長的傢伙馬上圍了過去,第一句話就是:「辦成了嗎」?。黑衣騎士笑了笑,攤了攤雙手。那三個人的表情一下就露出了極其沮喪的樣子。看來是沒有成功。

    樹林邊傳來了一聲錐心裂骨的慘叫。是那個被別人稱為「總長」的人發出的。小鎮口的那個老人坐在壁爐旁邊,默默的說道:「終於開始了」。

    小鎮外總長:「我說,你真的一點吃的都沒有要到?」

    哈恩(那個黑衣騎士):「沒辦法,他們怎麼也不相信我們被打劫了。」嘴邊還掛著那漫不經心的微笑。其他三個人則裝著沒看見。

    事實上任何人也不會相信一個身上背著兩把大刀的人在被打劫後還會背著兩把大刀。

    總長:「那你身上的裝備呢?一樣都沒有賣出去?」

    哈恩掛著那漫不經心的微笑:「鎮裡的鐵匠看了一眼就認出了這是鍍金屬裝備。連看第二眼都不願意。」

    總長:「你就沒有給他解釋一下,這些裝備的好處?還有你能不能不要微笑了,附近根本就沒有美女,你沒有必要裝貴族了。」

    哈恩還是掛著那漫不經心的微笑:「你是希望我給這裡的鐵匠上一堂材料力學的課程之後再順便給他講講生物工程技術的最新發展成果?」

    總長:「你的斗篷呢?那個東西好像可以賣錢吧?」

    哈恩還在微笑:「雜貨店的老闆說,斗篷的樣式又土,布料又不耐磨。只適合當抹布。」三個人不約而同的看了看那個女的。女的臉色有點蒼白。

    終於,連那個女的也靠著大樹坐了下來。看來任何人不吃東西,還要直直的站一天都是很累的。

    過了很久,天已經完全黑了,「卡蹦」山口吹來的風更大,更刺骨了,連那個紅髮少年也把斗篷穿上了。四周除了風聲和發抖的聲音,很靜很靜。

    「啊砌」,有人被冷醒了。是那個腳下浮躁的少年總長。

    總長:「我說中尉。」

    白衣女子:「是,長官。」

    總長:「我想問你一個問題。」

    白衣女子「是,長官。」

    總長:「你們,不應該說我們,被打敗是在1萬年前的事情吧?」

    白衣女子:「是的,長官。」

    總長:「在最後的戰役中,你們,不應該是我們,(少年好像並不習慣用我們這種稱呼)發動了天空之城的毀滅性武器——最終審判,然而在最後時刻,要塞的中心控制系統,對就是我吧,被強行卸載,結果導致「最終審判」異常啟動,我以及你們被捲進了異次元空間。最後落到與這個世界平行的地球?」

    白衣女子「是的,長官。」

    總長:「然後議會及總參謀部用了若干千年才找到了經過若干次轉生的我?」

    白衣女子:「是的,長官。」

    總長:「然後你們又啟動了最後的輔助能源,強行打開了兩個世界的通道。」

    白衣女子:「是的,長官。」

    總長:「再然後你們對我使用暴力手段,並且收買了我的好朋友對我進行利誘。(說話的時候他看了看好像睡熟了的哈恩和紅髮少年)要求我扮演王子復仇記的男主角。」

    白衣女子:「…………是的,長官。」

    總長:「再然後,按你們對這個世界的觀察,對我們進行了最逼真的包裝,不應該叫偽裝後將我們送到了這個世界。要我回來重新啟動天空之城,奪會大地的統治權。」

    白衣女子:「是的,長官。」

    總長:「斧劍全部是陶瓷製品。」

    白衣女子:「是的,長官,使用這種材料其強度比鈦合金優越5倍,重量只有鋼的1/10。是我們現階段可以找到的最優異的材料。」如果小鎮上的那個老頭聽見不知會做何感想,確實沒有人能夠揮舞兩百斤的巨斧。但是能夠揮動20斤斧子的人全大陸卻數不勝數。

    事實上那把斧頭的實際重量為80斤在瑪拉大陸也算是重型巨斧。

    總長:「盔甲是陶瓷合成物。還加的有那個什麼什麼蛋白?」

    白衣女子:「是的,長官,是角質膠元蛋白,可以起到3倍的力量增副作用。」

    總長:「還按照這裡的風格做了斗篷。還有這些*,」說著用腳踢了一下旁邊的一個旅行背包。

    白衣女子:「…………」

    總長:「簡直是計劃的完美無缺!只等我回來啟動天空之城,我就可以重新統治這快大陸了!」

    白衣女子:「…………」

    總長:「但是,我想問的是,你們就沒有計劃帶一點點乾糧,或者一點點錢,說的專業點就是一般等價物。比如可以買四個麵包的一般等價物?」

    白衣女子:「…………」

    總長:「而我們配備的這些高科技裝備卻根本賣不出去!這是第幾次了?山谷那邊2次。路上3次,連今天這次一共6次了。!6次。整整6次了,每次都被別人當成騙子。還有那個死哈恩,為什麼每次都要微笑著去賣盔甲,那根本就是只有騙子才有的微笑嘛!他的臉皮真是夠厚,每次都敢去。不過話說回來他裝的還真相。」

    紅髮少年:「那是因為我們都沒有那個膽量去」總長越說越激動,聲音越來越大連紅髮少年也醒了。

    哈恩嘴邊掛著微笑和口水,還在熟睡。

    總長:「為什麼會這樣!為什麼!為什麼!」他已經激動的大吼起來。聲音經過空曠的樹林放大後傳到小鎮上空。鎮口的那個曬太陽的老頭剛剛睡下就被嚇醒了。老人一邊發抖,一邊咕嚕著:「我就知道,我就知道,今天晚上有事發生。」

    總長:「如果我死在這裡,請把我葬在這可樹下,墓誌銘上寫:世界的統治者餓死於該樹下。」

    總長:「我要回家~~~~~~~~~!」家字還沒有喊出來就被紅髮少年手上的東西堵上了嘴。是一塊烤的半生不熟的鹿肉,因為中尉沒有經驗外面的烤焦了裡面卻沒有熟。是兩天前他們在路上發現的一隻被雷電擊中的小鹿。如果不是這隻鹿恐怕他們早就被全部餓死了。

    總長眼中含著眼淚,嘴裡含著鹿肉,用那雙沾滿鹿油的雙手抱著紅髮少年說道:「亞斯。還是你最照顧我。」亞斯(那個紅髮少年)一把將他推開,看了看兩隻胳膊上的油印,怪噁心的。!

    哈恩:「你的目標就是那快肉吧?」原來他也醒了。

    總長:「這個……這個……,既然大家都醒了,我們就來分肉吃吧!」

    結果那快鹿肉被平等的分成了四塊,需然這塊肉本來就不大。

    見到大家都吃了,總長道:「好了,既然大家都吃了東西,而且又都沒有睡意,我們來研究研究明天的行動計劃吧!」腳下浮躁的少年總長一邊在旅行背包上擦著油手(就是那個用來裝*的背包)一邊裝腔作勢的用鼻音說到。

    總長:「我個人的意見嘛!啊,基本上還是那句老話,現在我們就回去」哈恩好像又準備睡覺了,亞斯拿出一塊小油石開始磨斧頭。中尉沒有動靜。

    「當然,這個只是一個大的方向嘛!大家可以發表自己的意見嘛,有什麼都可以說出來討論嘛!」見到大家沒有反映,總長趕緊補充。結果哈恩翻了個身背過去睡了。亞斯一邊磨斧頭一邊抿嘴偷笑。

    中尉站起身來,立正:「長官,請求發言」。

    總長:「對嘛,就是應該這樣子嘛,快說!,快說!」哈恩和亞斯終於忍不住笑出了聲。

    中尉:「長官,通道被打開後只能維持五分鐘的連通狀態。輔助能源系統的能源已經被完全耗盡,再次補充需要1000年才可以完成。除非啟動天空之城不然沒有辦法回去的。」哈恩和亞斯笑的連眼淚都留出來了。

    總長:「這個我知道,你都說了好幾十遍了。」

    中尉:「報告長官,是11次,」中尉糾正道。

    總長滿臉推笑的說:「我是說,你看,我都問了11次了。除了那個辦法以外還有沒有其他辦法可以回去,不要千年等一回的那種?」哈恩捂著肚子正在用頭撞地,亞斯使勁的咬著自己的斗篷,全身抖個不停。只有那個中尉筆直的站著好像沒有看見他們的反映。

    中尉:「報告長官,沒有」。

    終於,亞斯站起來,說:「我還是去撿點木材生個火吧。」

    總長:「不要,不要,如果我們在鎮子口點一堆火就不像高手,而像乞丐了。」似乎他已經忘記了傍晚的時候誰第一個衝到哈恩面前問要到東西沒有。

    亞斯只好坐下,順便把還筆直的站著的中尉拉著坐下了。

    過了好久,哈恩終於不笑了。抬起頭來說道:「反正我們現在暫時沒有辦法回去了,傳送地點又比預料的偏差了十萬八千里。中尉你的電子設備有沒有修復的可能?」

    中尉:「在這裡是沒有辦法的了,全部完全報廢了。」

    哈恩:「也就是連我們到底偏離了目標多少都沒有辦法知道?」

    中尉:「是的,但是就最後的追蹤數據顯示,至少差了……」

    總長很來勁的問到:「多少?」

    中尉:「報告長官,直線距離24000里。」

    總長:「什麼方向?」

    中尉:「報告長官,向下。」

    總長:「向下是什麼方向?東、南、西、北?」

    哈恩:「就是你腳下24000里。」

    總長:「腳下24000里,那不是在另外一個半球嗎?我們要找到它…等等,讓我計算一下。」只見他趴在地下,裝腔作勢的列起了方程式。3秒鐘後。他絕望的抬起頭說到:「考慮到我們現在的經濟狀況、所處地區的國內情況以及大的國際局勢,還有就是這個地方的科技發展水平。找到天空之城的的可能性相當於哥倫布航海去月球的難度。」

    中尉:「…????」。

    哈恩:「就是沒有可能。」亞斯又忍不住笑了。

    中尉:「不論有多大困難我都會完成任務,這是軍人的天職。」顯的很激動。

    哈恩:「各位、各位,找不找天空之城先不說。我們還是先來談談明天吃什麼的問題吧!」另外兩個人馬上就安靜下來了。

    哈恩:「今天我進鎮子需然沒有搞到吃的,但是我發現我們其實可以通過打工找點收入的。」

    總長:「對呀,」軟腳總長好像來勁了。「過去在學校我們打牌輸了生活費,下半個月不也是靠打工過的嗎?我還去餐館洗盤子,晚上還可以偷點香腸回來。哈恩你還是到去談鋼琴。」

    亞斯:「我也可以還去當伐木工」亞斯的父親是西伯利亞的伐木工(怪不得用斧頭)

    總長:「至於中尉嘛,可以去當招待小姐,保證吃香。」

    中尉:「…………???!!!!!」

    哈恩:「哦~~~~~,我說各位,能不能想點更有創意的工作。」

    中尉:「我~~~~~我,也覺得自己也不是很適合當招待。」說話的時候好像有點緊張。

    總長:「那你說我們能做什麼?」

    哈恩:「我到鎮上看到這個地方除了從事第三產業的社會實踐外(哈恩對自己過去到酒店彈鋼琴的事情就是這樣對外界聲稱的。)還可以當傭兵,也可以到冒險者工會去接任務掙錢。

    中尉:「但是我們的任務~~~~!「哈恩:「中尉,我想洗個熱水澡,吃頓帶湯水的東西後躺在床上睡一覺是有利於我們提高戰鬥力的吧?。」中尉也不再堅持反對了,須然覺得好像什麼地方有點不對勁。

    總長:「有沒有生命危險?會不會流血?,有危險我可不幹!」

    中尉:「長官,請求發言」一聽到這個話就知道是在對那個軟腳總長說話。

    總長:「說吧,說吧。」

    中尉:「長官,您是肩負了帝國興衰重任於一身的人,請注意您的言論對下屬的影響。」

    總長:「好了,好了,反正這個地方也只有我們幾個。除了你這個自己貼上來非說是我的部下的人以外,根本就沒有別人了。」

    中尉:「長官!」

    總長:「好的,好的,知道了。」

    亞斯:「我沒有問題,反正我父親也希望我多見識一下的。」

    總長對亞斯道:「也希望你去當傭兵還是冒險家?你老爸到底是不是從事正當職業的?」

    亞斯紅著臉不好意思的笑了。

    哈恩:「那我們就這樣決定了,明天我們就去傭兵工會和冒險者工會看看有什麼可幹的。」

    亞斯:「好」

    中尉:「恩」需然有點不情願。

    總長:「最好不要把小命丟了」咕嚕著說,怕被中尉聽見。

[ 本帖最後由 mk2257 於 2008-12-1 03:05 編輯 ]

加入屬於你的卡提諾

line

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卡提諾論壇
加入好友
長篇小說
加入好友
言情&BL
加入好友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文章推薦

一篇5苦勞值,上限50苦勞值 (請先登入)

問你喔

你覺得網站好用嗎?
邀請您填寫網站易用性調查 快速填寫>>

返回列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