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返回列表
»

[都市言情]

[都市] 本不正經 作者:未知 (連載中)

複製鏈接
line
avatar
21197 100 1
[都市] 本不正經 作者:unknown(有大大知道的短信給我,先謝了)(連載中)

as

as
簡介: 
    一分才氣,能詩文,通舞藝,低調懷才運不濟  十分艷遇,似有意,似無心,男女之事最難明  萬分憊懶,有賊心,沒賊膽,眾香國裡尋花妍

第001章 畢業和離別


    「籃子,喝完這最後一杯酒,你就送我去車站吧!來,干了!」東明瞪著通紅的眼睛,由於即將離別的觸動而喘著重重的粗氣,樣子很是嚇人,很像傳說中的過度交媾之後的慘狀,阿門。

  「少來,又TM開始煽情,你知不知道,你那點煽情的工夫小學還沒畢業呢,也敢拿出來獻醜……」我的舌頭已經大了,不過腦袋還算清醒,用力地跟東明碰杯,兩隻酒杯在空氣中發出清越的鳴吟,似乎也在提醒我們離別時刻的到來。

  說不傷感肯定是假的,君不聞畢業和ED是大學男生的兩大悲哀嗎?畢業造就失業,ED鑄成分手,該傷感還是要傷感滴,於是我決定忍受著對自己的BS狠狠地煽情一把:「東明,人家都說兄弟有今生沒來世,我他媽不信,下輩子我們還做兄弟,誰反對都不行,玉皇大帝拉後腿,老子照樣宰他!」在下煽情的功夫貌似也不怎麼樣,不過好在通俗易懂,不算一無是處。

  東明道:「干!幹他娘的!一日是兄弟,一輩子都是兄弟!哥們兒就在東華市,扒上動車,才3個小時車程,有空的話記得過去找我拼酒。我還是那句話,你還是盡快找份正經工作,別打游擊了,也好叫我放心。」

  東明的第二句話讓我汗了一把,「一日是兄弟」,我忽然想起「日」字豐富的含義了,要是按照那個別開生面的意義來解釋,那就只能說「一日是夫妻」阿,至於那什麼「一日為師」……啊,不說了,再說下去就噁心了。

  東明姓黎,是我大學四年的室友和兄弟,人高馬大,一米八多,九零不到,莽夫一條,性格暴躁,動輒跟人大打出手,鮮有不見血的,大學四年竟然在風口浪尖上平安渡過,也算異數了。

  而在下我姓高,單名一個瀾字,非常不幸的是,這個波瀾壯闊的名字到了那群牲口嘴裡竟然搖身一變成了「籃子」,好像娘們的小名一樣,汗顏阿!不過想開了也就罷了,名字乃一符號而已,如同功名利祿,生不帶來死不帶去,天要下雨,莊稼要生蟲,隨他叫去吧!不是有句很經典的話麼:Life is like being raped, if you can not resist it, then enjoy it!

  和東明相反,我的原則比較中庸一點:人不犯我我不犯人!性格稍許有些孤僻,不喜歡拉幫結伙,更不喜歡爭風出頭,拔高一點就是為人比較低調,嘿嘿,老衲深諳棒打出頭鳥的古訓,就明哲保身了。(東明那廝是出頭鳥不假,但人家是大雕,是鳥中的BOSS,打不掉!)

  東明曾戲言,智慧加拳頭,肯定珠聯璧合天下無敵,比如我們兄弟倆!我一笑了之,東明太抬舉我了,我的智商並沒有超過人類100的平均IQ太多,頂多也就101的樣子,也並不是那種可以打天下的人,只希望找份工作朝九晚五,謹小慎微平安是福,娶妻生子天倫之樂……應該是個沒有遠大理想的小農民吧,對,就是小農民了!當初來南河上大學沒有轉移戶口,因為一旦如此俺那一畝三分責任田就要被收回去了,那可虧大發了……靠,別BS我啊,BS我就是BS勞動農民,你罪過大了我對你說!

  東明拍了拍我的肩膀,歎氣道:「籃子,哥們兒嘴臭,說話不好聽,不過你既然叫我一聲兄弟,我也就跟你說幾句掏心的話。你的脾氣得改改了,別再太固執了。在學校裡沒有什麼,可是進了社會就不一樣了,現今這個社會裡陰險的人、陰險的事太多了!而你呢,平時脾氣太好、太善了,有道是『人無傷虎心,虎有傷人意』啊。兄弟,我知道,『傷人之心』你定是沒有的,可是這『防人之心』你得給我支起來,處處小心才是。」

  「知道了,你八婆啊,囉嗦!」我善良嗎?我脾氣好嗎?反正我是第一次聽人這麼說,連我自己吹牛的時候都沒有說過。

  「還有阿,這都畢業了,你小子卻連個女朋友都沒有,咱們大學這麼多美眉,難道一個讓你動心的都沒有?MD,你不會是那裡不行吧?」

  在下聽了差點蒙掉,大怒道:「你那裡才不行呢!」

  「既然不是那裡不行,為什麼不找個MM?你知道不,男人的寶貝長期不用會退化的!或者……難道你是玻璃?可是怎麼這麼久了都沒有發現呢?你不是……對我……」東明誇張地大叫。

  「去死,你才是TMD玻璃呢!」我忍無可忍,狠狠地擊了他一拳,砰然作響,MD,這廝肌肉太硬,震得我手疼。

  「這也不是,那也不是,那就太奇怪了,你這方面的性格真不像我的兄弟!我說,你別太善良了,要學得流氓點,俗話說男人不壞,女人不愛,你總不能一輩子打光棍吧?」MD,這廝整個一唐僧,在下要抓狂了。

  「你這都是幾百年前的理論啦!靠,你還有臉說我呢,追人家張儷MM追了一年也沒有給拿下!」居然說我善良,奶奶的,說得我都不好意思了,有滿嘴髒話的善人嗎?

  東明聽了訕訕不已,假裝猛地咳嗽了幾聲以掩飾尷尬,不過一張老臉也真夠厚的,連紅都沒有紅一點:「MLGBD,傻B才一棵樹桑吊死呢,老子放棄了還不行嗎!?至於我的理論,你別管過不過時,毛主席還說了,別管是黑貓白貓逮到老鼠就是好貓!就算是資本主義理論,對咱有用的還得借鑒不是?」

  「靠,那句話是小坪同志說得好不?真懷疑你的四年大學都幹什麼去了,哦,想起來了,都用來追女人了,四年追了四個女人,可惜,一個也沒有追上!」我好一陣挖苦。

  東明聽了也不惱,四年來我們每天都要這麼「打情罵俏」的,抗擊打能力堪比南河尚存的老城牆,大炮群轟都不虞出現問題。

  東明露出神秘的臉色,裝模作樣看了看四周(又裝B了,整個宿舍樓都剩不下幾個人了,看什麼看?),小心翼翼地道:「你知道我為什麼追不到張儷嗎?」

  「我又不是你,我怎麼知道?」我喝了一大口啤酒,沒好氣地道。

  「嘿嘿,因為她心裡已經有人了。」東明得意洋洋地道,好像爆料了一個超級大艷星的絕對隱私一樣。

  「誰?」在下隨口問道。

  「你啊!」

  「噗——阿,咳咳……」我的一口酒沒有嚥下去,一下子噴了東明一臉,自己也被嗆了個半死。

  東明似乎很滿意這個效果,也不怪罪,已經到了「唾面自乾」的地步了,揶揄地望著我,不懷好意地淫笑。

  我漲紅了臉,倒不是害羞了,一半是被酒嗆的,一半是被他的話嗆的,老羞成怒道:「太陽你的!這個玩笑一點都不好笑!」

  「不信拉倒,反正現在我已經放棄了,張儷大美眉跟我一點關係都沒有了,哦,從來都沒有關係!我說籃子,既然人家對你有意思,那你也不要繃著啦,大膽去愛吧,不用不好意思,也不要覺得對不起我,像張儷這樣既漂亮又多金的極品MM,一定要把握機會呀!」黎東明此刻很「說客」,一副十足的欠揍模樣。

  「日,我怎麼覺得你的口氣好像在推銷舊皮鞋一樣?讓張儷知道了,你就等著下地獄吧!」

  「這裡就咱們兩個人,你不說我不說,張儷怎麼會知道?」說了一半,東明似乎意識到什麼,忽然很嚴肅地望著我,警覺地道,「喂,籃子,你丫的不會出賣我吧?好歹咱也是四年的兄弟了啊!」

  「那說不準,人家不是說,兄弟是什麼,兄弟是用來出賣的阿,嘿嘿,無利不起早,就看你出的價碼了!」

  「日,算你狠!就一千塊錢,要不要拉倒,不過要還的!」東明露出如喪考的皺紋,好像洩了氣的輪胎。

  「好兄弟啊!反正你已經找到了工作了,那麼大一保安公司阿,有錢途得很阿,不像你可憐的兄弟我,老師不疼,老闆不愛的……」

  「少來這一套,得了便宜還賣乖!」

  「咳咳……你該去車站了,走吧!」

  「你該去經商啊,籃子。」

  「什麼意思?」

  「無奸不商啊!」

  「……」

  看著火車緩緩開出車站,好像我心裡的什麼東西也緩緩地開走了,一下子變得空蕩蕩的。如果沒有要緊的事情,我們將不會經常見面了。恍惚間,我記起了一本書的幾句話:「兄弟是什麼,兄弟是助你成就義氣的人。義氣是什麼,義氣是專門為兄弟準備的烈酒!」

  大約便是如此吧。

  不必探究什麼是失落,離別是這個世界上除了愛情以外另一樣可以品味出永恆的東西。當然,還有一點淡淡的哀傷。

  我忽然覺得臉上一片冰涼,難道我落淚了嗎?我偷偷打了自己一巴掌,真TM搞笑,不過是送走一個兄弟,又不是永別,居然要流淚,丟人啊!看了看四周,還好,沒人!

  我整理了一下心情,迎著晚上清涼的風,暫時把離別的傷感拋下,仔細思考自己下一步的打算。學校規定搬離寢室的最後期限還有半個多月,大部分人都因找到工作或者回家而離開了,東明多陪了我幾天,馬上就要上班,今天也終於必須走了,我暫時還沒有想到租房子,所以還留在學校。

  東明上車之前讓我一定找一份工作,照我本來的意思不想這麼快找工作的,我現在給一家市級晚報《南河都市報》供稿,亂七八糟,什麼都寫,每月少說也能混上一二千大元,緊緊巴巴也能混日子。

  但是東明說這個不是長久之計,還是找份固定的工作比較穩妥,他一片好意,我只好答應了。我苦笑著搖頭。走在南河市的大街上,看著閃爍不定的霓虹燈,川流不息的車流,還有熙熙攘攘的為各自目而匆匆奔走的人群,我陷入了深深的迷惘,我的人生即將怎樣開始?

  酒吧裡傳來動感十足的DJ,震得我心裡怦怦直跳,我忽然發現,在南河這個燈紅酒綠紙醉金迷的城市裡上了四年大學,我居然都沒有進過一次酒吧呢!說自己是個標準的鄉巴佬書獃子也不算過分!不知道是出於為了填補這個不大不小的遺憾還是由於失落傷感的情緒,左右無事,我很想進入酒吧看看。

  我並不想喝酒,用腳趾頭想一想也知道酒吧裡的酒定要比外面貴上好多,畢竟是「非常時期」,還沒有找到工作,處處用錢,要不然也不會跟東明借錢了,實在不能浪費。我只是想進去看看,酒吧到底是個什麼東西,有什麼魔力,把許多年輕人以及許多不太年輕的人牢牢地拴在那裡讓他們樂不思蜀樂此不疲。電視裡經常出現酒吧裡的場景,但畢竟沒有親身體驗,這點好奇心還是有的。

  24歲了,沒有進過酒吧,不知道有沒有人把這當作一件好笑的事情,笑吧,我不會在意的!或許我想看看酒吧的眾生百態,或許因為此刻自己很孤獨,下意識地想找一個擠滿人群的地方,沖淡我內心的荒涼和冷寂。(搞不好還弄個「一夜晴」什麼的……)

  酒吧門口的看門的(我不知道他們應該怎麼稱呼,只好把他們當作「看門的」)並沒有阻止我的進入,看來24歲已經足夠老了,不會再有被當作未成年人的危險。

  我找了一個昏暗的角落坐了下去,我不想跳舞,其實也不會,便很有自知之明地不去獻醜。坐在昏暗的角落,至少侍者不會問我是否需要哪怕一杯冰水,五塊錢省下了!而且,這個角落裡可以看到酒吧的大部分地方,偷窺那些穿著清涼的MM而不虞被人發現……(汗!我並不是真的要偷窺,只是隨口說說……)

  酒吧裡到處流竄著光怪陸離的燈光,充斥著嘈雜勁爆的音樂,瀰漫著酒精煙卷的味道,難道這就是所謂的酒吧?MD,跟電視劇裡面的似乎很不一樣啊,腐糜的氣息讓我眉頭緊皺,看著舞池中瘋狂扭動的人群,我的心裡一陣陣異樣的不舒服和失望。

  突然,我到處亂竄的目光發現了一個女孩,引得我心裡一陣悸動,竟然會是王晴!她和一個看上去頗為美艷的女孩坐在吧檯上,手裡各自攥著一瓶清啤,興高采烈地談著什麼,不時發出一陣嬌笑,加上清涼的裝扮,清純的臉蛋,惹得旁邊的一群狂蜂浪蝶大吹口哨。

  她真的是我認識的王晴嗎?我以為我所認識的一副乖乖女形象的王晴MM似乎是那種永遠都不可能來這種地方的,難道在下看走眼了?

[ 本帖最後由 沃土學師 於 2008-12-5 20:23 編輯 ]

加入屬於你的卡提諾

line

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卡提諾論壇
加入好友
長篇小說
加入好友
言情&BL
加入好友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文章推薦

一篇5苦勞值,上限50苦勞值 (請先登入)

問你喔

你覺得網站好用嗎?
邀請您填寫網站易用性調查 快速填寫>>

返回列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