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返回列表
»

[都市言情]

拳罡 作者:特別白 (連載中)

複製鏈接
line
avatar
37541 101 6
正文 第一章 練拳的年輕人
               

    「呵!」

    「哈!」

    「邦!邦!……」

    凌晨四點的湖畔樹林深處,總是會聽到這樣的吐氣聲和擊打的聲音,這裡算是很僻靜的地方,就算是晨練的老人也不會來到這裡,自然也就沒有人發現什麼。

    九水湖和周圍的樹林綠地可是被稱為青田市的「城市之肺」,在大興土木的今天,一個寸土寸金的沿海城市能有這樣的自然景觀,可是了不得的財富,所以湖水的周圍早在十五年前就被劃為了禁止採伐的區域,單獨的列為了湖心公園。

    除了冬天,這裡一年三季碧波蕩漾,清風習習,綠樹成蔭,雖然沒有西湖太湖的歷史背景,可也是難得的休閒去處,周圍的樹木因為政策的保護,都是茁壯的成長,很多樹木甚至有了四五十年的樹齡,粗大異常。

    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也不知道是誰發現的,九水湖周圍的樹木開始有了枯死,粗大的樹木樹葉落盡,枝幹枯黃,更加奇怪的是,這些樹木不管是硬木還是什麼,樹幹都是變得酥爛,鋸開後,用手一碰裡面的芯子就完全的變成了木渣子,有人判斷是蟲害,但是卻沒有發現一點蟲子或者是蟲卵的蹤跡。

    而且湖畔森林中樹木枯死的速度在慢慢的加速,根據園林部門的統計,三年前大概是三個月枯死一棵,到了現在差不多一月就枯死一棵,這真是讓人傷透了腦筋,不管是噴灑蟲藥,圈設圍欄各種方法都是試過了,一點作用也沒有,也請來了專家查看,這些專家同樣是說不出什麼所以然來,這也成了青田市的一個小謎團。

    好在一年少掉十幾棵樹木也不算是什麼大事,每年都有大樹進城的項目,到時候補充上去就是了。

    最近某專家總結出來的結論,差不多被大家公認是原因了,這名專家分析,枯死的樹木都是樹齡較長的硬木種,之所以出現枯死,那是因為九水湖已經是有了輕微的污染,污染通過水源到了山上,有些不適應的樹木承受不住,出現了爛芯枯死的情況。不過,城外化工廠邊上的污染更重,那邊的幾棵樹卻還是鬱鬱蔥蔥,這就沒有人去理睬了。

    當然,如果園林部門和來調查的專家早點起床,比如說四點左右來到山上,也許就能找到樹木枯死的原因,順著吐氣和擊打的聲音找尋過去,就能看到李錚在那裡用力的揮拳捶打樹木。

    拳,掌,上臂不斷的擊打在面前的樹幹之上,力量用的十足,肉體和樹木的碰撞碰碰有聲,不過李錚臉上沒有什麼痛苦或者吃力的表情,甚至連汗都沒有流下一滴,只是在那裡重複著擊打。

    每一拳擊出的前,李錚的手臂都是收回到最大的幅度,能看到他的肱二頭肌變得漲大,上面的筋絡在這個過程中逐漸的粗起來,到了頂點的時候,李錚吐氣,一拳直直的揮出打向樹幹,整個過程清晰無比,好像是很慢,實際上卻是很快,他的雙臂就好似是打樁的機器一般,一下下的捶打,動作卻不變形。

    照理說,這樣的力量擊打在樹上,李錚面前的樹木也就是碗口粗細的柞樹,樹幹應該晃動才是,不過樹幹就好像是沒有經受擊打一般,紋絲不動。

    動作很簡單,就是左右雙拳不停的擊打,這樣持續了兩個小時,天色已經是很亮了,李錚最後幾下動作放緩了頻率,停了下來。兩個小時頻率不變的擊打,他的臉上沒有一點汗漬,拳頭和胳膊上沒有什麼變化,只是能看到血管和筋絡變得異常的粗大,而且是愈來愈青,完全不是正常的顏色。

    晃動肩膀,雙手觸地前後活動腰部,李錚長長的吐出一口氣,說來也是奇怪,這口氣吐出來,他胳膊上的血管和筋絡也就緩緩的恢復了正常。

    「已經打一星期了,也不知道這棵樹還能用多久?」

    李錚自言自語的說道,湊到那顆柞樹的跟前,屈指敲了敲,聲音有些空洞,他皺皺眉,伸出手指一戳,這棵柞樹就好像是破敗的紙板一樣,他的手指一下子陷了進去,入木三分。

    「明天要換一棵樹嘍!」

    他嘿嘿一笑,放在一旁的衣服穿上,大步的跑了出去,快要到湖畔林蔭道的時候,自己找了一塊空地,在那裡打起了拳,要是有懂得武術的人在旁邊,看到李錚所練的拳腳,非得笑掉了大牙。

    先不說什麼招式章法,就連最基本的套路順暢都做不到,李錚在這裡打拳的時候,都是早晨六點左右,這個鐘點,那些晨練的老人已經是開始多了起來,開始還有人感興趣看上幾眼,不過後來,也就沒有人理會了。

    東邊一拳,西邊一腳,或者是肩膀撞擊,或者是抬腿高踢,每個單一的動作都還是標準無比,就是組合起來混亂不堪。也有四五個動作連貫起來,看著像是某個招式,可是接下來又是跳到了另外的路子上面去,這等動作除了力量之外,一絲的美感也無,甚至比不上那些集體打健身太極的老人。

    既然是這樣,誰還會有興趣去觀看,一向是關注了了。

    方才捶打樹木兩個小時多,李錚並沒有出汗,但是半個多小時的胡亂舞動,卻讓他滿頭大汗。

    在遠處響起了有些混濁,不過十分宏大的音樂,早晨七點,廣場上鐘樓開始報時了,聽到這個熟悉的東方紅旋律,李錚伸手抹了一把額頭上的汗水,取下掛在樹枝上的外套,朝著湖心公園的外面跑出去。

加入屬於你的卡提諾

line

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卡提諾論壇
加入好友
長篇小說
加入好友
言情&BL
加入好友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文章推薦

一篇5苦勞值,上限50苦勞值 (請先登入)

問你喔

你覺得網站好用嗎?
邀請您填寫網站易用性調查 快速填寫>>

返回列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