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返回列表
»

[都市言情]

[都市] 車手 作者:七劍下麪條 (已完成)

複製鏈接   關閉
line
頭像被屏蔽
88986 326 6
本帖最後由 Nickice 於 2012-12-20 17:58 編輯

1083853.jpg





楔子
更新時間2008-11-5 13:28:38  字數:6795

  咔嚓!

  隨著一聲響,剛才還黑乎乎的地方瞬間燈火通明。

  出現在眼前的,是一個宛如舊車廢棄場一樣的地方,偌大的裸土地面上,平平齊齊的停著各式各樣的車,林林種種,倒是從高檔的邁巴赫法拉利之類,到最便宜的夏利捷達之流都有。只是,一般的舊車廢棄場都是車子摞車子,這裏卻是一輛輛停的整整齊齊。如果不是因為這些車大多數都破破爛爛,顯然有不少都是經過猛烈碰撞的,還有可能讓人覺得這裏是一個停車場。

  「看看這些車吧,都是他的戰利品!」一個年紀大點兒的男人,信手指了指那些跟廢品沒什麼區別的車。

  「這兒少說也有上百輛了,他能贏了這麼多場?」二十多歲長著一個鷹鉤鼻的男人很是難以相信,原本就由於那個碩大的鷹鉤鼻和削薄的嘴唇而顯得陰翳的臉顯得更加的難看。

  「姚遠,你也不用太擔心,這裏邊也有不少是類似於玩笑的戰利品。你好歹也是義大利從來沒輸過的車手,真是要比技術,未必輸給他太多。」未必輸給他太多,就是說其實還是輸,只不過距離有限而已。

  「開玩笑的戰利品?」被叫做姚遠的人很是不理解,他皺了皺自己的鷹鉤鼻:「我說了,不要叫我姚遠,我討厭這個名字。」

  「呵呵,不管如何,都是你的名字,一個代號而已。」年紀大的男人無所謂的笑了笑,指指那群車裏:「比如那輛,邁巴赫57,幾乎全新的,我記得是空運過來的,就為了比那場比賽,跑了一公里多點兒,就丟在這兒了。呵呵,說出來很難讓人相信,這是世界首富比爾•蓋茨輸的。他就是聽說了他的名聲,完全是為了跟他比賽,所以才……」

  「比爾•蓋茨?哈哈,有趣!」姚遠也摸著鼻子笑了。

  「再看那個,瑪莎拉蒂Spyder,還有旁邊那輛保時捷911,都是好萊塢那個著名的老花花公子喬治•克魯尼輸給他的……」

  說到這兒,姚遠突然覺得不對勁:「那保時捷旁邊怎麼有架直升機?」

  「哈哈哈,那也是克魯尼的,那傢伙連輸了兩次卻玩心不死,問徐徹敢不敢用車子跟他的私人飛機比。徐徹提了個條件,讓他保持飛行不超過三十米的高度,就答應跟他賽一場。結果你已經看到了……」男子指了指那架飛機。

  「那倒是,要是飛到三百米,直接兜一圈,甭管什麼樣子的技術,都只能輸了。」姚遠不禁也覺得那個克魯尼實在是有點兒意思,居然拿著飛機跟人家比。

  「不過徐徹也不是純粹為了贏別人的好車,比如那邊,那輛大陸產的勝利牌拖拉機,當年那個老頭兒弄過來的時候,非說自己年輕的時候開著這輛拖拉機在高速公路上跟一輛法拉利比過,當時他還拼命亮左燈要超車……然後跑出去不到一百米,直接拋錨扔在這兒了,徐徹也不過跑出去一公里多點兒直接就笑著回來了。」

  姚遠就算是心裏擱著再多的事兒,也忍不住笑得前仰後合的:「那老頭兒這牛吹的也太大了吧?他這破拖拉機跟人家的法拉利比?」

  壯年男子擺了擺手:「倒也不是吹牛,當時情況是他的拖拉機壞了,人家法拉利好心拖著他走,但是說好了,要是老頭兒嫌車速太快就亮右燈,要是心臟受不了就左燈。於是老頭兒很聽話的亮了左燈,可是那傢伙已經跑瘋了,完全忘記後頭還拽著一輛拖拉機呢!」

  「哈哈,這真是只能當笑話聽了!你不會打算告訴我,徐徹這個所謂的地下車神,這十幾年都是贏得這些角色吧?」

  「那又怎麼可能?你看那邊那輛爆了缸的法拉利,是舒馬赫二十一歲那年,贏了澳門格蘭披治的F3冠軍之後,來比的。那場比賽比的極為艱苦,徐徹最後贏了舒馬赫也僅僅就是一個車身的距離。剛過終點,舒馬赫的車就直接爆缸了!」壯年男子很嚴肅的說,生怕姚遠對徐徹有什麼輕視之心。

  「呵呵,他還贏過誰?二十一歲的舒馬赫也不過如此而已。」看得出來,姚遠對於自己的車技很是自傲。

  壯年男子冷笑了兩聲:「正如你所言,徐徹真正出名,還不是在90年的時候贏了年輕的舒馬赫,而是在91年底,跟當時如日中天的車王塞納進行了一場非正式的比賽。比賽的結果沒有人知道,當時就他們兩個人在場。只是,你看到了,那輛蓮花,92年停產前的最後一批車裏的一輛,完整的留在了這裏。徐徹提起這件事的時候,雖然說是自己輸了,只是塞納很欣賞他,所以把車留下了。但是更多的猜測是說徐徹其實贏了,只是為了給車王留個面子而已,否則,兩人也不用比那場非公開的比賽了。而塞納,從那以後對於本場比賽也是絕口不提……」

  「塞納?」姚遠有些沉默了,這個看上去似乎很遙遠的名字,在八十年代末到九十年代初,幾乎成為了世界上所有愛車之人的偶像。似乎這個名字就代表著極速,別說是贏了,就算是能跟塞納並駕齊驅,這個結果也足夠讓人震撼了。

  「不要輕敵,還有三個小時就要看你的了!總之,你要記住公司的話!」壯年男沉聲說了一句,臉上流露出幾分遺憾。

  三個小時之後,姚遠駕駛著一輛蘭博基尼出現在另外一個場地上。

  這裏已經擠滿了不下百多輛各式各樣的跑車,一聽那轟鳴的馬達就知道,幾乎全都是經過了改裝的車型,整個動力系統已經完全不是出廠的時候的那種樣子了。毫不誇張的說,這裏的車,至少有超過半數以上的,在改裝過後的車速都達到了之前的兩倍以上,甚至更高。

  那些車邊都是一幫染著奇怪頭發,穿著也盡可能招搖前衛的男男女女,一個個花枝招展的,生怕別人從人堆裏看不到他們的樣子。來來往往的女人們,無一例外都是身材火爆,長相雖然不盡相同但是卻絕對都會讓人看了之後暗挑大拇指的類型。更主要的,是這幫女人都極盡風騷,讓男人看了一眼之後,荷爾蒙的分泌就上升到平時的三倍以上。

  周圍是震耳欲聾的美國黑人饒舌音樂,似乎只要有地下賽車的地方,就有這樣的音樂,已經形成了固定的搭配。

  只是,幾乎所有人的目光都凝視在場地的正中央。那裏停著兩輛大相徑庭的車,一輛自然是挑戰者姚遠的蘭博基尼,另一輛,卻居然是一輛普通的法國原產標致406。讓人驚訝的是,周圍的這些男女,他們的尖叫,似乎卻都是送給那輛標致的。

  標致車旁,靠著一個看上去很懶散的男子,穿的也很普通,不像個超一流的車神,倒是像個普通的修車工。他臉上掛著慵懶的笑容跟周圍的熟人打著招呼,相比之下,姚遠這邊就乏人問津,要不是組織者偶爾跟他說兩句話,他甚至都只能選擇緊緊的閉著嘴巴。

  一個穿著滿身嘻哈服裝的矮個子男人,耳朵上掛了至少十幾個耳環,跳到一輛車頂之上,大聲的要求所有的人都安靜下來。

  「前邊已經傳來了好消息,所有的條子都回去摟著小妞兒睡覺了,道路也封鎖好了,今晚的挑戰賽很快就可以開始了!」周圍是一片尖叫和口哨聲,那個嘻哈男做了個向下壓的手勢,再次安靜下來之後他說:「按照慣例介紹一下,我們的車神,徐徹,自然不用說了……」全場一片歡騰,女人熱烈的媚眼更是無數,更有大膽的女人甚至沖著正揮手致意的徐徹拉開了自己的衣襟,露出那雪白的奶子。

  「至於另外一位,則是挑戰者——姚遠。據說,他在義大利出賽三十七場,無一敗績。無疑,今晚將是一場龍爭虎鬥……」嘻哈男的話還沒說完,就被一陣噓聲給噓倒了,顯然,沒有人相信徐徹會輸給這個聽都沒聽過的所謂姚遠。

  「廢話少說,你,還有你,去檢查他們倆的車,確認沒有任何的改裝。記住,哪怕是後視鏡不是原廠出的,都可以直接判定那人輸掉比賽。」嘻哈男一聲令下,兩個站在一旁的壯漢就向著場地中央走去。

  徐徹看了看對面的姚遠,笑著說:「蘭博基尼Murcielago6.2MT,百公里加速只要3.8秒,留下來你不會心疼麼?」

  姚遠鐵青著臉,今晚的冷遇是他在義大利從未遇過的,哪怕是他第一次參加比賽,也沒有遇到如此這般的噓聲。

  「就憑你那輛該死的標致407?比贏我再說吧!」

  徐徹懶洋洋的一笑,扭過頭,隨意在人群裏掃了一眼,然後笑著沖著一個坐在吉普車頂上的小個子女孩兒走去。走到車前,他彎下腰,很紳士的做了個邀請的動作:「請問,你願意坐在我的車裏,成為我今晚的女伴麼?」周圍一片遺憾的聲音,都是那些眼光中原本充滿期待的女孩子發出來的,她們都在殷切的盼望著,能夠成為今晚坐在徐徹身邊的女人。可是,現在徐徹卻選擇了這個一點兒都不起眼,卻看上去甚至有些羞澀的女孩兒。

  女孩兒認真的看了徐徹一眼,淡淡的說:「隨便!」

  徐徹咧開嘴一笑,他已經覺得這個女孩兒與眾不同了,伸出手直接把女孩兒從車上抱了下來,往自己的車走了過去。周圍,自然又是一片艷羨的驚叫聲,還有男人飽含深意的口哨聲。徐徹注意到,自己懷裏的女孩兒居然微微的紅了紅臉……

  兩輛車都已經發動了起來,周圍的車子卻反倒都熄滅了發動機,整個場地裏,只有這兩輛車的馬達轟鳴聲在繼續了。

  一個身材高大凹凸有致的惹火女郎,上身僅僅穿著一條火紅色的BRA,緩緩走到了兩輛車的中間,嘻哈男在車頂上賣力的大喊:「當你們看到那頭種馬胸前的兩點的時候,就可以出發了……」隨之而來的,自然是周圍所有男人帶著強烈荷爾蒙的口哨聲,以及女人們的尖叫聲。

  可是種馬卻並沒有直接脫掉自己的BRA,而是饒有興致的湊到了徐徹的車旁,敲了兩下,徐徹緩緩的降下車窗,種馬很是風騷的給了徐徹一個媚眼:「我想把自己當成今晚勝利者的夜宵,不知道你願意帶著我走麼?」

  徐徹哈哈一笑:「很抱歉,我已經有夜宵了!」說著,摟住了身旁那個女孩兒的肩膀,在她臉上輕輕一吻。

  種馬很是有點兒悻悻的樣子,嘴裏嘀咕著「3P也沒問題,只要你願意帶我走」,可是徐徹卻已經關閉了車窗。

  回到兩輛車中間,種馬的雙手背向身後,扭動了幾下她那不帶一絲贅肉的蠻腰之後,解開了BRA的後扣,場內口哨聲一聲高過一聲,氣氛顯然已經達到了頂峰。

  隨著種馬的雙手移到了胸前,用極緩慢招搖的速度將那只紅色BRA揭開拋向天空,兩只籃球一般的大奶子在眾人眼前跳躍,兩輛車不約而同的向前竄去……

  紅色的BRA惹眼至極,幾乎沒有下墜的過程,就被兩輛車帶出來的氣流托的更高,種馬的長發也隨之飛舞了起來,像是應和兩輛車的速度一般,空氣裏頓時充斥著精液的味道。

  不得不說,蘭博基尼的強勁引擎的確不是蓋的,不到4秒就能加速到百公里的沖擊力,很快就搶在了標致的前頭,而且一騎絕塵,似乎標致根本沒有任何的機會超越。而明眼人都知道,如果在開始的時候,標致能搶在蘭博基尼之前,說不定還有機會依靠技術,壓制住對方,不給對方超車的機會。可是即便這樣也不保險,畢竟這不是正規比賽,擦撞之類的事情是絕對允許的,蘭博基尼即便在標致後邊,也可以利用自己的速度強行撞開標致。

  一看到對方的車尾燈距離自己的視線越來越遠,徐徹身邊的女孩兒就忍不住抱怨說:「你知道他的引擎是V10,而你的只是V6?你的0到100公里的加速時間是人家的一倍以上,而且,你知道蘭博基尼的最高時速是330而你的只有235?」

  徐徹笑了:「你對車的數據倒還是挺瞭解的,不過,賽車的靈魂是車手,不是車!」說完的時候,徐徹的車就贏來了第一個彎道,一個漂亮的漂移動作,幾乎完全沒有減速的過程,徐徹就已經輕巧的過了這個大彎。

  女孩兒發出一聲驚叫:「真該死,你難道不需要減速的麼?」

  徐徹忙裏偷閑,指了指自己膝蓋前方:「我的剎車線斷了……」

  「你真他媽~的瘋了,你難道真的是在找死麼?」女孩兒不由自主的大聲咒怨著,顯然她認為這是徐徹幹的事情。

  「我就算用不上剎車,也不至於把它剪斷……看來,這個姚遠不簡單啊!」徐徹一邊換到了六檔,標致的車速也終於提升到了一百八左右。

  至於前邊的姚遠,神情就要輕松多了,還有閑情跟身邊自己帶來的女人用義大利語開玩笑:「親愛的,今晚有沒有興趣來個3P?剛才那個大胸脯的女人說了,想要把自己奉獻給勝利者呢!」

  金發女嫵媚的一笑,伸手摸了摸姚遠的襠部。姚遠哈哈一笑,笑完卻有點兒緊張的樣子了。

  這時候,兩輛車都進入了一個組合彎,蘭博基尼很自然的換到了四檔,減速過彎,可是身後的標致卻依舊如同野馬一般,完全用漂移的方式來渡過那些組合彎,車速幾乎絲毫不減。

  「靠!這個傢伙是瘋子麼?老子就沒看見他減過速!」姚遠喊了一聲,車子已經出了這個組合彎的最後一個彎道,他匆忙的把檔位換成五檔。

  而此刻,標致也僅僅只剩下最後一個彎道了,轉眼間再次使用了一個漂移的動作,結束了他的全部彎道表演。在姚遠的耳畔,甚至能聽到標致的引擎聲了,兩車之間的距離甚至不足十幾米遠。

  再往前不遠,就是本次比賽的折返點了,那是個如同P字型的道路,比賽的規則是,必須把車子開到另外一條道上進行折返,最終回到原先的道路上來。而在這段雙股的道路上,選擇在那個部分來掉頭,車手可以自行選擇。不過,所有人都明白,雖然說從分岔處掉頭最近,但是路面也最窄,最難以安全的駛到另外一條車道上去,而在P字的頂端,卻會有足夠的距離掉頭。這點兒時間的耽誤,對于時速高達兩百公里以上的車而言,幾乎可以忽略不計了。並且,稍稍離開分岔口處,兩條道路之間就全都架滿了高高的廣告牌,下緣距離地面也就是一米左右的高度。

  「親愛的,趴到我的腿上來……」徐徹的車,已經越來越接近那個分岔口了。

  女孩兒一愣:「什麼?」臉上又紅了,心說這傢伙不會想著在車上就……

  「我讓你趴在我的腿上,如果你不想死的話……」徐徹的語氣顯得異常的輕松,可是女孩兒卻不放心的看了看側前方的廣告牌,心想這個傢伙不會打算從那個廣告牌底下鉆過去吧?

  嘴裏嘟嘟囔囔說:「神經病,你的車身可絕對超過一米五啊……」但是女孩兒還是順從的把腦袋放在了徐徹的大腿上,小臉蛋兒微微有些發紅的碰到了徐徹褲襠正中那鼓起的部分。

  徐徹臉上浮現出熟悉的笑容,方向盤瞬間打死,油門也踩到了底,拎起手剎,只見車子沿著前輪,來了一個徹底的甩尾動作。女孩兒細心的發現,徐徹已經將右腳同時踩在了油門和剎車上……可是,他的車不是沒有剎車了麼?踩上去還有什麼用?

  徐徹很快給出了答案,他一隻手松開了方向盤,將那兩根被剪斷的剎車線捏在了一起。一串火花冒起,輪胎瞬間被徹底抱死,但是那兩根露頭的剎車線也由於短路算是徹底報廢了。

  女孩兒被火星嚇得閉上了眼睛,但是心裏卻已經明白了,想要做到這種前輪做支點,後輪徹底不沾地就直接甩出一個一百八十度大彎的技術,只能是讓手剎剎死,而剎車卻只能有不到0.5秒的閉合。可是人的反應時間就需要0.3秒,就算是經過特別訓練的,至少也在0.2秒以上,根本就不可能做到這麼精確的計算。可是,採用這樣的方式卻可以做到,那是因為兩根電線在接觸的一瞬間就會造成短路,隨後就會被高強度的溫度灼化,從而達到理想的狀態。

  車子甩過來的同時,速度幾乎不減,直接從廣告牌下硬插了進去,整個車頂被完全掀翻,金屬斷裂的聲音顯得那麼的刺耳但卻動聽,等到女孩兒睜開眼睛的時候,她發現,標致已經搶在了蘭博基尼的前邊,他們居然領先了!!

  「哈哈,標致407敞篷,這我還是第一次坐呢!」女孩兒興奮的叫了起來,然後偷眼瞟到徐徹的襠部,謔笑著說:「喂,該換擋了!」

  徐徹低頭看到自己幾乎豎旗的襠部,不由得尷尬的一笑,手裏卻不停著,檔位瞬間換到了六檔……

  在他們身後,姚遠突然看到廣告牌劇烈的震動,然後下方都陡然沖出了徐徹的車,身體的自然反應讓他瞬間踩死了剎車,一聲尖叫,姚遠的車速直接降到了百公里以內。

  徐徹車上的女孩兒突然沖著徐徹甜甜的一笑:「看來車神的確不是吹出來的!」說完,竟然又趴到了徐徹的腿上,只是,這次她居然拉開了徐徹褲襠的拉鏈,撫摸了一把高高昂起的小徐徹:「還真是個大傢伙呢,今晚以後,它是我的了!」說完,居然在小徐徹上邊親了一口,才又幫徐徹拉上了褲鏈。

  徐徹從後視鏡裏看到蘭博基尼無奈的左沖右突,卻苦於被標致封住了超越的路線,根本提不到極速了。

  「這個該死的傢伙,居然這麼玩命!」姚遠一邊咒罵著,一邊繼續試圖強行超越,可是,徐徹的技術讓他根本沒有一丁點兒的機會。

  姚遠的目光越發的陰翳了起來,死死的盯著前方標致的屁股,想起了之前那個壯年男人說的話:「總之,你要記住公司的話!」

  公司的話,那就是要麼姚遠贏,要麼徐徹死……

  進入了組合彎的第一個彎道之後,姚遠猛地踩下了油門,蘭博基尼發出怒吼,瞬間就把速度提升了上來,狠狠撞在標致已經飄過去的車身中部……

  標致的那一側,是深深的山谷……

  徐徹感覺到自己飛了起來,輕飄飄的,全身用不上任何的力量。很奇怪,他心裏居然沒有對於對手陰險的痛恨,也許,是因為從剎車線被剪,他就能看得出來,對方已經準備對他痛下殺手了吧?在徐徹的心裏,只有一個念頭:我還不知道那個女孩兒的名字呢……

加入屬於你的卡提諾

line

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卡提諾論壇
加入好友
長篇小說
加入好友
言情&BL
加入好友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文章推薦

一篇5苦勞值,上限50苦勞值 (請先登入)

問你喔

你覺得網站好用嗎?
邀請您填寫網站易用性調查 快速填寫>>

返回列表

TOP